• 故事比爱情更迷人
  • 点击:2519评论:22018/05/12 10:28

毕业季 分手季


我一个虎跃用140多斤的体重牢牢铆在吴建身上,天台拦杆就成了吴建扑向死神的隔挡。他还要继续挣脱完成跨栏动作时,我大叫一声:要把我也带走哇!乘他一楞神的当儿,我腾出一只手狠狠向他头部击去,两人都翻坐在天台上。

吴建一下嚎啕起来,嗓子一噎一噎像要背过气去,同时喷射出浓烈酒味,五官抽搐得没了人样。大男人真哭起来,模样挺吓人的。我一身都是冷汗,心里更后怕的是:万一……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陪他爬到这12层教学楼的楼顶。

直到第二天中午吴建才从床上醒了,昨晚我陪他迷糊了一夜,真怕他再弄出个好歹来。他一起来就灌下一大杯冷茶。问:有烟吗?我丢过一支。他瞅一眼宿舍里没其他人,直直对我一揖到底:惭愧惭愧!兄弟,把你害苦了。我死过这一次,人也解脱了。真的!等那天,我还要赶来喝她的结婚酒呢。真的!

一段长长的烟灰从他嘴角跌下来。生死顿悟?反正这家伙出窍的灵魂回归了。是我一拳把它敲回的。

吴建所说的她,就是同班的张敏丽,这俩人在校园名声响得利害,被称做连体婴儿。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就敢粘乎得没个正形,我们都说这俩是“合二为一”的哲学钻研得太深 。    

在大食堂里两个人肩挨肩吃饭,张敏丽在自己的份菜中找到一片肉,竟要用汤匙喂进吴建嘴里,还娇声嗲气地叫着:不嘛,你张开……。一付幼儿园大班动作。我们都被雷倒,那样子真叫人又肉麻又嫉妒。

而坐在我对面的杨芳,总会不失时机地用脚在饭桌下踢过来,她爱用高跟鞋指挥我的眼球。我俩走在街上杨芳也是这样,当对面有长发飘过来的时候。

大学男女生出双入对,就像现在吃个早点都可用微信支付一样不奇怪,形单影只的同学倒是让人怀疑生理或心理有毛病。吴建是校篮球队的中锋,只要女生啦啦队喊得疯狂一片时,肯定都是他在场上。

他打篮球攒人气,而我玩网球捡实惠。学校网球场上,观众几乎就是玩球者自己。但如今企业都爱冠名赞助各种网球赛事,他们认为新潮的东西更易打响自己的知名度。校内校外的网球赛我都报名,至少有几筒球的纪念品,拿了名次那就是实打实的现金了。

吴建这个块头不算小的家伙会蹭热点,街舞流行时他也上,闪跃挪腾引得满地跌落的眼球,都可以扫出一筐。中文系的系花张敏丽,理所当然把自己系到他身上。

这样摇曳多姿浪漫飞扬的日子感觉没多久,忽然,我们要毕业了。更要命的是,我们毕业正碰上全球经济下行。校方说“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就把一群男女生凝成各式造型的思想者塑像,散布在校园的不同角落。

整幢宿舍楼乱得像个溃败撤离的军营,那些曾像圣经一样要我们虔诚背诵的书本和复习资料扔得到处都是,与空饮料瓶为伍。不同的是这些纸张里的养份,并没有如饮料一样被我们吮完,却浸润着我们四年的青春一起被时间抛弃。


咫尺 然后天涯


费尽口舌,我好不容易才把杨芳放在这里卖的那台电脑,转让给了低两级的学弟球友,还搭上我的一付网球拍。我想,大学的好日子结束了,总不能带那玩艺去找工作。刚揣上2000元在床铺上要喘口气,就见吴建发疯一样冲回宿舍,一屁股重重砸在下铺,险些把我从上面震落。问他话他也不说,两手狠扯自己的头发,好像那里有千丝万缕的答案。

谣言成了现实,张敏丽这朵人见人爱的系花,突然把自己系到院长办公室的陈助理的身上。再不济的歪树也比草根站得高,陈助理帮她谋到一家高职的教师位置。当然,说“突然”这有点牵强,陈助理追张敏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她过去从未正眼瞧过他。

连体婴儿就这样没一点悬念地被活生生撕开。吴建几天来一会咆哮着像头发怒的狮子,一会又沮丧地蜷缩在下铺成了个危重病号。

我开始怀疑哲学书上讲的“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决定的因素”这句话,如果外因大于内因,不就是“决定”因素吗?因为,我和杨芳也被“决定”了。

杨芳倒不是像张敏丽那样另攀高枝,她父亲来电话让杨芳马上回家,说她姑父已帮她联系好一家市里的国企,把档案一起带回就行。无论如何不肯让她去深圳求职。听口气,她父亲随时都要追到学校来。我知道杨芳有个姑父在当地任局长。

学校小树林里到处都是像我们差不多的沦落人,走到棵樟树下,我默默地把那卖电脑的钱递过去,被杨芳推开了,这是原来讲好买两张去深圳的车票钱。她抓住我手臂,一个劲推着: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说啊!我的思路一下被推出轨,竟滑到四年前入学的军训时光,我们俩就是那时认识的……。

等我缓过神来,杨芳还在问:我们明天就去深圳行不?她淌着眼泪在喊。我鼻子一酸眼睛发潮,怕泪水溢出,就抬头望树梢上的星星,只见远处一片模糊……。

几天后和吴建坐在一家小饭馆时,我和他去深圳的车票已买好,是杨芳的电脑钱买的。她走时我没有送,我已和她情断义绝,从那晚后我就与她陌为路人!是吴建帮她扛行李到火车站。开车前她又硬把这2000元塞给吴建,说是给我的。又求吴建在外面一定要关照我,他力气大些。

吴建喝过两杯后就拍桌骂我心狠,大绝情,杨芳是让我逼走的。

可我不决绝行吗?当时只要我态度软一点,甚至只要我继续沉默,这傻丫头就敢扔掉到手的饭碗,义无反顾要与我一起“走西口”。我不能害了这个单纯任性的姑娘,我只能用刀捅向自己,咫尺——然后天涯。这就是宿命!

心里流血最难止住,嘀嗒嘀嗒,把我眼睛都溅红了。只有酒能疗伤,我又斟上满满一杯,朝吴建一举:干!吴建说:你醉了……。



谁让我俩把镜子丢了



随着人流涌出深圳火车站,就让一片白晃晃的阳光刺得头晕目眩。如果周围不是高楼,会以为是到了非洲。吴建喊,热死了,热死了!把拉杆箱一放,就地剥衣服。我说,让这亚热带的太阳先晒走晦气吧。

我在一边用手机百度深圳地图,要确定一下行走路线,就见有几个男女朝这边围过来。难道在这光天化日下——我正要提醒吴建,这家伙已脱得只剩一件衬衫,捋起袖子,秀出手臂肌肉。

老板,住店吗?不远,又干净又便宜……。围着我们的男女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热情喊话,吵成一片烦躁。赶都赶不走,我觉得两人成了他们围捕的猎物。

我们是跳上一辆公交车才摆脱开,这些人不离不弃如影随形竟跟了我们一段路。看起来他们在这里挣口饭吃也不容易,我的心随着车子颠得七上八下。

转了两趟车才找到人才市场,都是和我们一般年龄的人在涌进涌出,各种口音的都有。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可人一背时总爱寻思命运,正如外国人遇到难题就喊上帝一样。这种看不见的存在,在电脑算卦里称为“命”;我们大家都叫“运气”;哲学书解释为“偶然”;指的就是这同一种东西。其实我们大家不都是“偶然”才来到这世界吗?

被人推了一下,把我从莫名的玄想中拽回现实,轮到我递简历了。但招聘人员只瞅了我一眼,根本不接简历,手一摆:下一位。我一楞刚想讨问,吴建已从后面挤过来,我总不能挡他的道。不料吴建也和我一样遭到摆手待遇。

我俩挤出人群,百思不得其解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只见吴建一脸油汗,嘴角胡碴上还粘着几粒面包屑,皱巴巴的衬衣裹在身上汗津津的。我估摸自己的模样,也比刚从地震灾区逃出来的难民好不了多少,昨天我们在硬座上熬了一晚呢。

再看周围求职的学兄学弟们个个衣着鲜亮,气宇轩昂。师姐师妹们统统都化了淡妆,举手投足仪态万方,像要上T台的模特。

我突然扑哧一笑:人家当我们是走错楼的民工了,劳务中心就在街对面。吴建一拍脑袋:嘿,忘了包装了。自从张敏丽与他拜拜后,这个注意修饰的家伙就不修边幅了。爱情是一面镜子,谁让我俩都把镜子丢了?


我俩不能煮豆燃萁


我们赶忙从人才市场大楼仓惶逃出,仿佛是两个穷光蛋冒充土豪又被人识破一样。大门外有好多人举着“住宿20元”和“住宿、热水30元”的牌牌,我窃笑这拿30元牌牌的人真傻,根本没一点竞争力也敢在这里泡。我俩朝一个模样老实巴交的拿着20元牌子的走去,好像找到无产阶级兄弟。

那人说:路近哩!就闷头前走。过一条小街,转两个弄口,一个若大的“城中村”竟藏在这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里。这里是民工和漂泊者的香格里拉,也是大学生求职的第一个驿站,农民房吃住都不贵。

穿行在一排排挤得亲密无间的“握手楼”下,抬头才见“一线天”。我们七拐八转才被领进一户人家,那人朝里喊:老板,来啦,两个。抓起那20元牌牌就走了,我们像一宗货物样被撂在这里。过来的老板是个女的,张嘴就露一排白晃晃的假牙:住几天?一天20块;开水、淋浴另加10块。上楼吧。

我和吴建躺在各自的上下铺,恍如又回到学校。一间房睡六人,卫生不比校舍差。另外那两人没回来,可能与我们是同类项。我想,深圳农民的素质就是不一般,光那写牌牌的智慧,我们中系加经管系毕业的也赶不上。

后来又从网上查到深圳还有青年驿站,来找工作的应届生可以食宿免费住一周,让我们心头一乐。再一细看,已在排队的人多得都数不过来,等轮到我俩,可能要到春节长假了。

大多招聘单位一听我们是文秘专业的,索性连简历都不接,只说:不适合!或NO!NO!NO!全惊叹号。连走几家,都是这付嘴脸。一打听,这里各个公司都不缺文员,而真正的秘书又全是老板的身边人。

我和吴建后来只好分别各找公司,不但是僧多粥少,而且特别难找。把寻访面扩大一倍,希望不就翻番了吗?人有时就得自欺欺人。再说同专业的在一起就是劲敌,我俩可不能煮豆燃萁骨肉相残。

再碰面时,瞧吴建那神色就知比我有戏。一家公司的老总在现场看了他的简历,就问:会开车?吴建说驾照拿了一年。老总踮脚用手拍拍他的肩,笑眯眯要他回去等消息。

吴建眉飞色舞对我讲了N遍,过去他可不是一个罗嗦的人。我有点明白范进中举后为什么会变那样。吴建又拉着我问,可能会是什么岗位?我眯眼想象着这位篮球中锋,跟在比自己矮一头的老总后面当后卫的屁颠模样。刚要玩笑一下,猛反思自己想屁颠还没人领着呢。就说:那就看公司的规模了,秘书兼保镖兼司机还兼带翻译都有可能。

吴建这才问起我的战果如何?我的情况可不乐观,只被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收了简历。而引起他注意的,竟是我在有何特长一栏中,填有:会打网球,自评4级。当时是随性而为,总不能让这位置空着吧?

那总监为此才多看了我一眼,问:在学校学的?我点点头:算体育学分的。他笑了,说,你七个工作日内等电话。就觉得他笑的有点怪异,有枯坐了半天总算钓到一条鱼般的得意。我有些懵圈,这里明明是利华商贸集团公司在招聘,怎么竟像网球俱乐部在选教练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求职惊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5-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3秀才2018/05/18 11:53:37
    • 分享到:
  • 着实感受了一把青春的气息,充满欢笑和泪水,初恋和失恋,如此青涩满怀热血的青春,嗯,年轻真好。
  • 留言真好!谢谢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00
  • 11
  • 123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