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影情结
  • 点击:1485评论:02018/05/13 11:07

2000年深秋,我第一次南下打工,踏进了深圳一个叫下梅林的地方。当时有人传说深圳到处是“黄金”,谁去谁发财。到此一看,没有看到什么“黄金”,倒是看到满眼楼房林立,车辆行色匆匆,到处是操着不同口音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工男女。我们几经辗转,转眼春节来临,不少人成群结队往火车站涌,回家和亲人团聚。我与几位同乡都不想回家,不是不想念家人,而是没有挣到多少钱,车票也不好买。经一位同乡介绍,我们一起来到了位于福田区的黄木岗立交桥下。那时的黄木岗立交桥上层桥面往一边滑落,必需用力顶将它推回原位,方能保障车辆通行。

承揽这项工程的是来自潮州的一个郑姓老板。郑老板听说我们春节都不回家了,就收留了我们,指派我们其中几个晚上给他守护工地,我是其中一人。所谓的工地,就是一字排开的数十座桥墩柱,每座桥墩柱都搭建了一个平台,上面摆放着力顶、垫板与仪器之类的东西,地面上到处是备用的钢管、垫板,这些东西向周围捡荒一族们散发着诱人的光芒。郑老板给我们每人分了一个桥墩柱,让我们夜里严把死守,须臾不可掉以轻心。当晚我们就上岗了。就这样,我当上了“保安”。

除夕过去,我们迎来新年第一天,因市政府明令禁止市区内燃放爆竹,缺少炮仗的喧嚣,周围冷清清的。吃罢早饭,我们决定出外去玩,都不相信深圳的春节没有热闹之处。有人提议去附近公园,有人想去华强步行街的男人世界女人世界,也有人要去看地王大厦。我提出去莲花山。我有一种预感,那里一定是欢乐的海洋。听说去那里能看到在家乡看不到的稀罕场面,大伙纷纷放弃了自己的主意,众口一词,走!去莲花山。

我们是步行走到莲花山的,来到山下,这里果然热闹异常,到处呈现着浓烈的年味与春天的气息。男女老幼,狮舞杂耍,很多精彩我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一对对情侣们,两手共扯一线,将风筝放飞到极限,惊喜地仰望着天空,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我想他们放飞的哪是风筝,应该是爱的希望。我们踏上了登山的台阶,也许是上山的人太多了,通往山顶的台阶显得十分狭窄,整个通道简直就是一条人行飘带,壮观悦目。我看见有一对白发老人相互搀扶着拾级而上,尽管气喘吁吁,依然坚定信念,一定要攀上山顶。我非常佩服他们,轻轻从他们旁边走过。

终于到了山顶。上面早聚满了人,花团锦簇,芳香四溢。感觉不一样的是,山下人声鼎沸,这里却异常安静,庄严肃穆。这时我突然看见一尊高大的雕塑巨像,啊,是敬爱的邓大师!望着他昂首挺胸健步如飞的矫健雄姿,我耳边响起了优美的旋律: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我不由对大师肃然起敬,情不自禁靠近大师,像别人那样,向大师献了鲜花,行了鞠躬礼,这时我耳边有人轻声说话:邓老,我们平日都忙,没时间来看望您,今天是春节,我们来了,托您老的鸿福,我们甩脱了贫穷,过上了好日子,感谢您老的英明正确领导······我转脸观看,是一对中年男女,个个气质非凡,我想他们就是大师向世人承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幸运一族,不是老总也是经理什么的。接着他们就开始拍照,分别与大师拍了合影。我突然也萌生与大师合个影的念想,就悄悄问一边的同乡想不想。同乡摇摇头。你们不想,我想!我立马叫来附近一名摄影师,要与大师合个影。同乡一见,赶紧把我拉开一边,说:你一个穷打工的照什么照哇。我指了指那对一直拍照不止的中年夫妇还有其他人。同乡乐了:切,你看看人家哪个不是有钱人,你瞧瞧你一副穷酸相,一边呆去吧!有这十块钱拿回去给孩子买俩本本好好上学哩!我怕同乡的乌鸦嘴还会再说出更加难听让我难堪的话来,没有坚持拍照,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啪啪连声,那一刻我羡慕极了。

当晚,面对长夜,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有坚持拍一张,以后还有机会吗?在以后的数天里,这种后悔的心情与日俱增,甚至到了厌恶同乡的地步。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怒视着同乡:你算什么东西,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同乡莫名其妙:你这家伙,啥时候得罪你啦?听,早把这事忘了。我再也懒得理他,悻悻走开了。要与大师合个影,成了我心中未了的情结。

到了五月底,家乡收麦子的日子到了。我们向郑老板要求结账,因有约在先,郑老板答应的很痛快,我们订了车票准备回家。一位同乡的亲戚打电话让同乡给他带些钱回去,因领班不准假,同乡必须去见亲戚一面,他想抓个说话的一块去,冤枉路谁也不想跑,后又问我去不去,我一打听,原来就在莲花山附近,我兴奋地说去。与同乡的亲戚告别后,我告诉同乡想去莲花山上拍张照片。是不是想和邓大师来张合影?同乡问我。我吃惊地望着同乡,说你咋知道?同乡说他也想与邓老来一张。

就这样我与同乡第二次登上了莲花山。到了山顶,我才意识到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太阳躲进云层里不肯出来,周围光线有些暗淡。问摄影师能不能拍照,摄影师说绝对没问题,他的摄像机带有闪光灯,不影响效果,可以立照立取。我与同乡各自拍了一张,终于如愿以偿了!

回到家中,我在一溜纸条上写下拍摄此照片的年月日并粘贴在照片背后,然后将照片珍藏起来。十年过去了,照片完整无损,只是不知啥时候悄悄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昏黄。这张照片我也说不清凝望多少回了,每一回,都使我不由缅怀大师的丰功伟绩!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去深圳,如果能成行,我还会上莲花山,再与大师合张影。

  • 1
  • 关键词:莲花山合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2300
  • 13
  • 128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