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 点击:2056评论:32018/05/13 15:52

起先是这样开头的:

门里有一个人,一个人是我。我在门里什么样子什么举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门外传来了一阵很凶地敲门声。我打开门就见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半字未吐,就向我的头上猛砍一刀。我将头一歪,便被他砍中了肩膀。这多此一举的头一歪,导致了我还得挨上第二刀,也因我的反应没有刀快,我的头就被一分为二了,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也就跑了。

这个故事要想写下去,就得针对此后的公安行动,但我不熟悉也就思维不展。按照水只会向最无阻力的方向流动,就会轻易滑向我还没有死过兴的意识流之中。通过意识流动,我可能会把前因后果都搞清了,但因不能行动,再大的冤案,也只能是冤案了。当然,多些冤案,文人也会多些生意,但必须用纪实或曰非虚构形式,要是用意识流手法写小说,就不大好卖钱,就像装璜市场上的纯不朽钢都不好卖,而次品不朽钢却生意兴隆,就连生活水准十分高的江浙一带都是这样。而且纯意识流小说还非常难写,写之不好又要面对当代读者的心态,那就等于无字天书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写不出引人的,比喻最怪诞最搞笑也最诗意最朦胧的还怕就是意识流才好。也虽然我早就说过,《追忆逝水年华》既经写出,就像一条魔鬼一般的河流,那字里行间咀英含华开满鲜花闪光烁金的语句,可能让人错觉着不是奇珍异宝,至少也是莲花万朵绽放,莲子菱藕无穷,便一个个不自量力以为可以欺负病弱缠身的普鲁斯特,只要摘之采之就可以身价倍增富贵一方名标千古,就一拔接一拔地跳到河中淹死了。所以,当代社会,最理性就是知难而退。我且不如像蒲松龄那样,把我在还没死过兴的意识流中的灵魂出窍,去跟随那个杀我的满脸络腮胡,哪怕他正和老婆做爱或正在拉屎。也正因为他会和老婆做爱或拉屎,我才有机会。只要意志坚定心狠手辣,把人性暂抛一边,把兽性发扬光大,相信最终会报仇雪恨。这样就是意识流加魔幻加印度式的复仇雪恨,也算有模有样了……但还是有点俗套,而且很难有着蒲松龄的魔鬼诗意。不过,蒲松龄的外形,再怎么复制都可以像工业品一样卖钱,顶多是借他的瓶装我的酒,就像茅台镇数百家地下工厂靠着茅台酒瓶生产自己的酒一样。茅台酒厂还不好将他们斩尽杀绝,因为那些人也是人,也要吃饭活命,睁一眼闭一眼也不失为一种美德和策略。而喝着假茅台的人,因为省了钱而能常喝,还到处传说,喝假茅台比喝真茅台划算。假茅台的质量,都出自同一镇上的人手同一镇上暗传的技术同一镇上的水,所以不比真茅台差,有的甚至还是得了茅台真髓的老退休师傅亲手酿造把关的。所以,我又将开头改成如下这样:

我在门内听见有人把门敲得就像报丧或要救火或要报仇一样,我也迫不及待地拉开门。来人却向我头上闪电般的就是一刀。我也比闪电更快地矮身从他的胳膊底下钻到了门外,并将他反锁在屋内。

这个开头干脆利索,可能有点卡佛似的极简主义,但麻烦又来了。将他反锁屋内,也就把故事锁死了,也就是刚刚好学不容易开了个头又没戏了,一定要写也会把惊险赚钱的好故事写成了不赚钱的穷(纯)文学。再说,那人被锁在屋内一时不能施展,很有可能翻箱倒柜。我的东西虽不太值钱,但对我十分重要。有些东西缺了就证明我将虽生犹死,比如我那为数不多的现钞和存折,还有那电脑以及电脑里贮存着的好几本可能成为世界名著的打字稿。再说,把他关在门内也就等于我被关在了门外,好像吃亏的更是我。再说,我既被关在门外一时也不知下一步将如何,手也不知怎么放,脚也不知怎么放,既不屑于报警也懒得喊邻居,因为不想显得大惊小怪,就更显得像是个大孬子。想着这样写不大好,那样写也差强人意,我就想将他来个多种开头并列,让读者既要读前一句,同时也要读后一句;有时不妨先读下一行,再读上一行。当然,没那福气的就别读,毕竟读书要点品德,读我的书更是有良心。谁读我并读得顺心顺意,我就认他亲爹。当然,我还很穷,一时还没法孝敬那么多亲爹,为此,亲爹还是不要太多的好。于是,我又列出如下一种开头:

我在屋内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开门第一眼就见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男人,第二眼见他手拿一把大砍刀朝我头上就砍。我本少林俗家弟子,一身武功没处用,就一把擒住他的手,怒喝一声:我无权反对你杀人。当今世道,还能让你们这些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存在,确是有道理的。那些贪官、恶人的势力盘根错节,政府也管不了,但政府又不可能请你们帮忙,还真要你们主动些才好呢。三侠五义,七侠五义就是这么家喻户晓,名标千古的!但请确认一下你有没有搞错对像,我这门牌号码是我刚换的。他一迟疑,我就一个二指禅铲瞎了他的双眼,再捡起一个酒瓶将他砸得来不及喊叫(当然,这个酒瓶是我随笔写出来的,要不门边一般没有酒瓶)然后将他双手反捆,再打电话报了警。同时心想,什么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可能就是个二货头吧。当然,也有可能真是杀手,我也说不定可能和他化敌为友,让他为我所用,先去杀一贪官恶霸,一定要杀我,再杀不迟。

然而,这样写似乎也不太理想,因为打电话报警我从没干过,也不是我喜欢干的事。我这人必须有过亲身经历而且吃过大苦头才会写得顺风顺水。而我吃过大苦头的其中一次经历却是无端地被警察抓过也狠打过,结果也没搞清,那是真警察还是冒充的警察,所以我对警察这一名词有点怕或忌讳。那么,便只好继续水往低处流,相信文字的排列本身就会冒出或牵出一些理想的情节和含意,甚至会汇成一片湖,一片大海。为了流得更方便,我又列出另一种开头。每一种开头都列在一起,也是为了以后哪种开头或能引出赚大钱的好故事就将哪个开头提起来大写特写,就像《人猿泰山》一样。虽然真货就在《人猿泰山》第一部,但后面的几十部,人们不看就怕亏了。所以仅凭这种读者心理,也能赚大钱,就怕第一部钓不上勾。于是,干脆又有另一种以我为杀手地在门外手拿一把大砍刀紧急敲门的开头产生了。虽然还未搞清,我既为我杀手,到底要怎样杀人,杀什么人,怎么个杀法,怎么个心理演变,什么立意,要表达什么?等等。

于是,我就在门外敲门。门,很快打开。我手拿砍刀冲进门,根本没看清开门的人是谁,就当头一刀将他或她开了瓢,反身勿勿而去,同时心里慌到了极点,简直就像人体都要暴裂了。

显然,这个开头也难免让我嗒嘴,更联想到,要是编辑们读到这篇小说就文革似地问,这么写有什么意义,表现了什么揭示了什么,歌颂了什么,批判了什么?如果我一时口拙,我的小说,也就没有意义;如果理直气壮,又不伤害编辑,我的小说就有意义,意义就在答辩之中,谁嘴巴大谁就有理。我的嘴巴原本不大也不小,但我的脑血管有了肿瘤,我的思维便很迟钝了,甚至是想发疯都疯不起来。当然,最重要的是,就我这篇小说而言,我干嘛要以第一人称,并且满脸络腮胡子又干嘛要砍人?难道小白脸就不能砍人;难道不砍人就没故事;难道中国读者就喜欢看拿刀砍人?而且我在故事中,还没看清对方是男是女,而且那人有没有被砍死?要是死了又被公安发现?要是那人没死,一旦活过来就跟我一样宁可冤死都懒得报警,只要亲手找我报仇,不惜以一生的代价,不惜将地球翻个遍,我是不是要主动自首?且不说是他正义还是我正义,但我若不自首,这一生岂不要在逃命中度过?既是要在逃命中度过,生不如死,是不是应该迟死不如早死,并且自我了断?假如对方是女的而且长得不丑,我们就上下一勾通,就不砍了吧;假如对方是男的,也当问个究竟,又怕错过砍人的最佳时机,甚至被对方砍了。这样,故事没回到蒲松龄的老套,又回到杀手小说的老套了。还有我砍人之后要往那里逃,事先怎就没有设计好?公安局会不会找到我,我在百般逃亡之中,终被公安逮住,会否证明我杀的那人正是公安逮了多年没逮着的恶人,上帝和佛祖也向我昭示那人正是被上天有意留着遭人遣的败类,我也就这么傻乎乎糯米包似的歪打正着成了好人?事实上,我在生活中当个好人,已经受够折磨,在小说中干嘛还要当好人?可这么编下去不光有点折磨神经,还都有点老套,但我又编不出鬼故事,或世间根本没有的人的故事。就可惜我在世间不不光是个好人还是个蛤人,没法生造出人间没有的人的故事,更编不出神仙的故事。我在书上见过的神仙故事,也都是人的故事。真所谓,已有的还会有,未来的终需至,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照这么说,这人类的文学似也没必要再存在下去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这种不要描写不要细节不要写景不要心理活动直接进入惊险剌激的感观小说应该能卖钱,小说可能就是越没有艺术和思想越能卖钱。至于路遥、鲁迅之类的,就让他们到一边磕瓜子,凉快去吧。他们自己够累,也让我们累着了。我们要拟出一个信条,就是千万不能向鲁迅、路遥那一班人学习。我们不是鲁迅,不用铁肩担义,我们只要骗到钱就行,骗到钱,就可以向国家缴税,或者修路铺桥,甚至去照顾某对孤儿寡女,既赚爱情又赚名声。就是说,骗到钱,人家还说我们好,没骗钱,又没鲁迅、路遥的名气,就成孔乙己了,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为了尽我力所能及地把小说写得像小说,我将小说又开了一个头,这个头是这样的:

我手拿一把大砍刀开始敲门,门里有个人打开了门。我一看,又出乎意外地呆了。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个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姑且不论这女人年龄大小有否结婚生子,都让我一时不知所措,何况这很不合乎我想杀人玩个惊险剌激的既定构思。

这时,只听很像是美人的女人问我:先生!有什么好事?

只听这美人又问了一句:请问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我终于反应过来,说:我是来杀你的。

只听美人又问:你又没病,好好地杀我干啥?我是一个多好的人呀,你分明要杀我又怎么舍得杀我?说着,就用手,摸着我的头和鼻子。我打掉她的手,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杀手,知道么?就凭你说我没病,我就该杀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又没病,你认识我吗,你是我什么人呀?她抢着说:我换个地方摸你。就赶紧飞快地从我的鼻子我的脸和嘴,摸到下面那一块,我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头脑也就有些晕了,那是血有点流不过去的晕。

可能因为我反应迟钝,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就突然将我向门外一推,吼一声:滚出去!

我就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门外。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游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5-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5/14 10:11:28
    • 分享到: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 回复
    • 天行健2童生2018/05/15 17:17:03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写得汪洋恣肆,气宇不凡,本来以为主人公要杀人,不杀人至少要劫色,不劫至少要劫财。没有想到,主人抱的美女变成癞蛤蟆,劫财吧,却连一把小票也未得,最后被一盆尿水浇醒。在邻家,作品有多种可能!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让我们看到了别样的写作!!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5/14 10:35:30
    • 分享到:
  • 哎哟,奇葩!《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不伦不类的奇葩,以为作者喝高了,分不清小说与创作谈的区别,昏昏沉沉乱点鸳鸯谱指鹿为马。诧异中阅读,方识庐山真面目。意识流写法,作者与主人公穿一条裤子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结尾中兜圈子,托出对大千世界的认知,塑造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物。文笔细腻,细节之处见功夫。不过,略显罗嗦。以为,规定字符的微咖需淡定从容,不受字符限制的睦邻文学呢则需节制需敞亮。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2
  • 36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