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向上
  • 点击:82697评论:392018/05/31 17:28
  • “东鹏特饮杯”深商故事大赛年度大奖


楔子

白石洲部分建筑正在拆除,几台勾机发出喧嚣地轰鸣,一片“轰轰”的巨响之后,张记小店追随着主体建筑倒塌成一片瓦砾,而后扬起一片灰蒙蒙的尘土……一群鸽子“咕咕咕”地从上面掠过,然后飞远。

王小千站在挡板之外,莫名地想起了这样的一句话:“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

也许不久,就会是“起朱楼,宴宾客”的另外一个场景了,王小千笑了笑转向离去。


第一章

1

7月8日晚上,林姐对王小千说,都十二点了,你去旅馆休息吧,明天不用起早。王小千想起林姐夫妇明天早上还得做肠粉,于是就告别他们回到南南旅馆。从“张记小店”到旅馆不过百米,旅馆狭小,旅客登记处就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小的服务台,一个中年妇女坐在台后昏昏欲睡,王小千轻轻地走过,她突然警觉地睁开了眼。王小千说,我住203房。她又闭上眼。王小千沿着贴满小广告的台阶上楼,开门进去,两张床上的被子还是叠得整整齐齐,说明今晚可能就住他一个人,王小千很高兴,开了空调,然后去洗澡,又洗了衣服。之后穿着短裤短袖坐在床前看电视,已经十二点半了,王小千并不着急睡觉。

有点累,但王小千的心情还是比较激动。电视开着,也没怎么看。这时有人敲门。王小千说,谁呀?没有回答。心想也许是另一个住客吧,赶紧下床开门。门外是一位女的,三十岁左右,穿着一件白色的工作服。王小千说,你找谁?女的说,先生要不要洗脚?王小千说,不用,我已经洗了。说着要关门。女人却飞快地挤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盆子,没等王小千反应过来,就把门关上了,说,洗个脚吧,保证你很舒服。王小千说,真的不用了,我都要睡觉了。女人并不理会,跑到洗手间盛一盆热水放到床边的地上,然后往里倒入一包棕色的粉末,说,来吧,你坐在床沿,我帮你洗洗,保证舒服。王小千没见过这场面,但他也知道这洗脚不可能是免费的,于是他说,多少钱?女人说,三十。王小千说,那好吧。他知道不给钱似乎已经不能让她走了,于是他就坐到床沿,把脚放到盆子里。女人蹲下身子,一边按着王小千的脚底,一边说,洗一下是不是很舒服呀?王小千说,是。女人洗脚技术还真的不错,还做脚底按压。王小千的确感到舒服。女人说,怎么样?王小千说,你的技术很好。女人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王小千说,还有更舒服的,要不要来一个?王小千没明白,女人用她还湿漉漉的手摸到了王小千的大腿根。王小千吓了一跳,赶紧说,不用了,脚从洗脚盆里抽了出来,说,可以了,可以了。女人站了起来一拉身子上白色工作服上的腰带,整个身子就暴露在王小千面前,她居然什么也没穿,王小千就感觉一个白色的身子一下子把他扑倒了,然后就趴在他身上。

王小千真的急了,说,不行,不行。女人说,你不是要舒服吗?姐给你舒服舒服。一边说,手也没闲下来。王小千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把对方掀翻了,站了起来,大声地说,你出去。女人却不着急,干脆把身上的衣服抖了下来,说,这样出去吗?王小千害怕了嗫嚅地说,你要怎么样?女人说,二百。王小千说,二百?我什么也没做。女人笑吟吟地说,要不,做一个,也是二百块。她赤裸裸的身段在日光灯下特别地耀眼,王小千感觉自己的身子在发烫,他是第一次这么真切在看到一个女子光滑的身体;但恐惧的念头告诉他,他什么也不能做了,于是说,我给你钱。女人才把衣服穿上。王小千给了她二百块,女人拿起盆子,走到了门口又回头笑眯眯地说,年青人,你真的不想来一个吗?不另收费的。她摇摇手里的钱。王小千说,你走吧。女人说,想的时候找我。这才走了。

王小千赶紧把门关上,心“怦怦怦”地跳个不停。这一折腾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王小千躺在床上,已无半点睡意,刚才的一切还都在眼前。

他起来喝了点冷水,这才渐渐平复下来了。

这一天的遭遇王小千感觉就是在做梦。

昨天这个时间,他还在前往深圳的大巴上,要不是碰上林姐,也许今生都不会碰上这一切。他突然想起了林姐,想起早上她头发湿湿的模样,还有那件荷色的短袖。

……

纵使时隔多年,王小千也不会忘记7月7日,虽然与历史上的卢沟桥事变没有关系。这一天是星期天,下午三点,他离开故乡福建省青石县,坐长途卧铺大巴前往深圳,铺位为三纵上下铺,王小千睡在四排下铺的中间,右边是一位六十出头的大爷,身上有很重的旱烟味;王小千就把头转向左边,靠窗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三十出头的模样,不是那种特漂亮,但看着舒服的女人。她向王小千笑笑说,去深圳?王小千说,你也是?女的说,是呀。王小千有些拘束不知道接着说什么,于是低头看《全唐诗》第三卷,随手翻到崔知贤的《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鱼字(同赋六人,孙慎行为之序)》“……而岁不我与,人生若浮。挥鲁阳之戈,奔曦可驻;骋山公之骑,余兴方遒。”鲁阳公挥动长戈,能使太阳倒退三舍之地,虽是传说但可以励志,他有些热血沸腾,这也是喜欢随身带《全唐诗》的原因之一,再说读诗节省时间,也节省视力,看一句可以琢磨一下,然后再看一句。

……

大巴到泉州境内,全体乘客下车吃大巴提供的免费晚餐。重新上车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大巴内开着昏黄的小灯,王小千睡了一会儿,醒来了,瞥见左边的女子青丝蓬松的睡姿,想起了一句唐诗“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他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又睡了一会儿;有人从他的身边过去上洗手间,又醒了一会儿,一个晚上就在摇摇晃晃醒醒睡睡中过去了。车到惠州站有人下车,车内喧闹了一阵子,王小千再也没睡了,去过深圳的人告诉他,到惠州离深圳就近了,他的心也随之怦怦跳动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到深圳,深圳那是一个他完全陌生而且遥远的地方。

7月8日凌晨四点大巴到达深圳的布吉长途汽车站。

王小千下车后的第一感觉,深圳很热,比他想象的要热,车站闹腾了一会儿,之后很多人就走了,停车坪又安静了。王小千计划等到早上六点坐公交车到南山,怎么坐车他都问好了。

时间还早,他就坐在车站候车室外面的石级上消磨时间。你去哪?王小千听到有人问他,说的是家乡话。王小千抬头,认出是同车的女子。王小千笑着回答,去南山。女的说,我也去南山,南山哪里?王小千说,华侨城。他又说了学校的名字。女的说,我知道那个学校,我住白石洲,学校就在白石洲边上。你是那个学校的老师?王小千说,我是来应聘的。

女的说,我们一起拼个车吧。王小千说,要多少钱?女的说,打的大概一百二左右,不打表,压一压一百就够了。王小千说,行。虽然有点心疼钱,但毕竟离公交车始发时间还得有二个小时,毕竟自己又人生地不熟。有了同伴心里就踏实了。女的说,你叫什么名字,王小千说,我叫王小千,也问了女的。女的说,我姓林,你叫我林姐好了。王小千说,好。

车站等候的的士很多,林姐叫了车,王小千与司机一起把她的三大包行李放到后备箱,上车后,王小千选择后排,林姐坐在副驾驶位置。车没有空调,但开着窗。车开了,热风就涌了进来,但还是舒服了许多,王小千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碰上一个老乡就有了一个依靠;王小千就望着车外,昏黄中有些疲倦的城市灯光从车前一闪而过,高高低低的房子一片片地过来又一片片地过去;车子过了一片只有灯光没有房子的地方,车速慢下来了,司机说,把你们的《边防证》准备好。车进了边检站,王小千看了一眼,后面有长长的车队,一名解放军战士检查了他们的《边防证》,车就过了,之后又过了一片有青山的地方,很快又出现了城市的高楼。车子在一段繁华一段平静中行驶了近四十分钟,终于进入了一片钢筋水泥房子簇拥的灰色群落。司机对林姐说,你们在哪儿下车?林姐说,到沙河汽配厂吧。

车子在灰色的房中又走了一段,王小千看到车子外面已经有不少行人。林姐说,再往前开一点。回头对王小千说,王老师,先到我店里歇一会儿,早餐之后再去学校。王小千说,到了?林姐说,到了,已经过了沙河不锈钢厂了。林姐对司机说,停车。

他们下了车,林姐把钱给了司机,王小千掏出一百给林姐。林姐说,不急,你先帮助我把行李弄下来。王小千与司机把三个大包从车上提下来。王小千看到街道很脏,与老家的菜市场极像,于是他把一个大包背了起来,左右手各提一个。林姐说,给我一个吧。王小千说,没事。

天已经亮了,天空有些灰暗,司机把车开走了。

王小千说,我们往哪里走?林姐说,提到店里就可以。王小千看到了“张记肠粉店”的小店。店外面摆了五六张小方桌,已经有几个顾客正在埋头用餐,店里的货架上也摆着不少食品,店里一个男人正在煤气灶前忙碌着,一个女工正在端着盘子,另外一个女孩子正站在柜台里。

林姐叫了一声,陶姐。女工抬头说,老板娘回来了。女孩子叫声,姐。就出来帮助提东西。煤气灶前的男人也抬头说,今天车这么早呀。看到了背着包的王小千问道,这是谁呀?林姐说,王老师,拼车来的。回头对王小千说,我老公,你叫他张哥好了,我妹,你叫小林就可以了。

张哥说,好,好,王老师,进来吧。

说着话,他们已经进入店里了。林姐说,王老师,包放到地上就可以。王小千看到店里很小。他把东西放下,就走到外面。

林姐说,王老师,你要吃点什么?王小千看到店里的招牌上用粉笔写着很多早点的名字,但主角是肠粉,王小千不知道肠粉是什么东西,于是他说,现在不饿,先歇一会儿。张哥说,也行,一边忙着一边问,你是那个镇的?王小千说,我是大桥的,张哥说,我是苍洋的。王小千说,隔壁乡的。

林姐把大包里东西掏出来了,都是家乡的特产。之后对王小千说,王老师,我带你到后面洗把脸吧。

一路奔波,王小千很需要洗把脸,他随着林姐到小店旁边小门,进门是一个狭窄的楼梯,电灯是一片昏暗,虽然是夏天,王小千能闻到潮湿的味道。他们上了二楼,二楼是一个走廊,灯光同样昏暗,走廊里堆着不少大大小小陈旧纸箱,两边都是房间,每个废房间都贴着对联,有的已经残破了。林姐走到其中的一间,掏出钥匙。林姐说,我们就租在这里。进屋林姐开了电灯,这是一个小客厅,有电视,有沙发,虽然挤一点但还干净。林姐说,小孩子还在睡觉呢。王小千看清了,这是一个两房一厅的套房。林姐说,洗手间在这里,她给王小千开了电灯。王小千说,谢谢林姐。林姐说,你带毛巾了吗?王小千说,带了,就从背包里拿出毛巾。洗手间很小,一个洗脸台,然后就是一个蹲式马桶坑。王小千洗了脸出来,林姐正在整理沙发上零乱的衣服。见王小千出来就说,洗好了?王小千说,洗好了,然后说,林姐,包放你这儿可以吗?我到楼下看看。林姐说,行,当然行。

  • 1
  • 2
  • 3
  • 4
1/33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南山蛇口奋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848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艾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1-03
  • 一山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9-02-16
  • 欣欣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11-27
  • 嘲讽打赏5000,共计9000
  • 2018-11-27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2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江飞泉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03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6-01
  • 嘲讽打赏2000,共计4000
  • 2018-06-01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0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01
  • 繁柯打赏5000,共计6000
  • 2018-06-01
  • 繁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6-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 回复
  • 初到深圳80天的王小千,带着福建人的闯劲,干下了几件可以写入人生“自传”的事情,为深圳故事开了个好头,如办培训班、装修公司等等,这里面的张姐和她的肠粉店最是感人,许多初来深圳打工的异乡人,老乡和老乡在城中村的租屋就是他们的落脚之地,张姐这个形象在深圳十分普遍,也十分具有代表性!值得好好挖掘出来!
  • 谢谢廖先生的肯定与抬爱,谢谢。

    回复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 谢谢孙先生的鼓励,写蒋和平夫妇去美国就是从外地人的眼里看深圳,可惜没注意写到美国人,应该写到美国人,谢谢您。

    回复

    • 范明评委2018/06/09 09:24:42
    • 分享到:
  •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深圳故事》吸引人之处是因为代表了许多来深建设者感同身受的东西。小说的时间跨度拉得比较长,注重了细节的描写。其中女主林姐塑造得比较成功。深圳是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城市,只要去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 谢谢范先生,谢谢您对作品的肯定,我自己也喜欢林姐,还有她的女儿圆圆,特别喜欢深二代有自己的理想,深二代与深一代不同,艰苦创业不再是他们的禀性了。

    回复

    • 一山2童生2019/02/16 00:37:31
    • 分享到: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6/11 08:37:32
    • 分享到: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 感谢黄先生,您说得很对,不论是作品的人物还是现实的我们都与深圳一起成长,深圳见证了我们成长,我们也见证的深圳的辉煌。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1/07 08:35:24
    • 分享到:
  •  谢谢艾乙的打赏。老文章了。
  • 回复
  • 祝贺获得深商故事大赛年度大奖!
  • 回复
    • 欣欣3秀才2018/11/27 09:54:45
    • 分享到:
  • 很正能量的作品,赞一个。
  • 回复
  • 深圳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城市,深圳到处都是白手起家者的梦想。王小千本来在原有的轨迹上行走,阴错阳差地给深圳链接在一起,自己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从一无所有到财富盈身,每一步都彰显奋斗者的足迹。奋斗不是单打独斗,而是集体的合唱,没有林姐,也许就没有王小千的成功,没有王小千,也许林姐还在卖小吃,大家相互依存,共同创造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 回复
    • 子涓1布衣2018/06/08 16:43:09
    • 分享到:
  • 每每看邻家每一篇记述深圳闯荡者的文章后,我内心就极不平静。我们一家曾在深圳从2006年7月呆到2015年8月,整整9年时间,可后来还是因几个因素回到了老家。9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在深圳没有真正去闯过、奋斗过,究其原因是就是观念的问题,过于保守偏执甚至偏激,现在想起来真的总是后悔,后悔没有魄力去做一些决断,没有珍惜在深圳的机会。为王小千、蒋和平、林小洁、程诚等敢于闯荡的决心点赞,为他们的善良点赞
  • 谢谢子涓,回到老家同样可以创造出自己的一片天空。祝福您。

    回复

  • 32页看完,考验眼睛。原汁原味的生活,自然流淌的写法,讲述了一个充满传奇、奋斗的最深圳故事。更像一篇非虚构,小说的元素少了些。前半部更精彩。值得打赏。
  • 谢谢卫华兄,您的文章写得好,还能平和地读完拙作,真的太感谢了,你提的宝贵意见我一定会改进,再次感谢。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6/03 08:30:52
    • 分享到:
  • 文字细腻有趣,却字里行间都是闯深圳的心酸。
  • 感谢飞泉,你读懂了深漂的不易,谢谢。

    回复

  • 好故事,吸引着我一直看,看到13页了。不是明天还有家事,我会看完的。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6/01 19:45:32
    • 分享到:
  • 改革开放四十年,深圳成就璀璨亮眼。昔日的小渔村纵身跃进一线都市,一隅的天翻地覆,不仅生存发展环境的改变,对社会对国人的影响更为深远。人适应改变着环境,环境反过来影响改变着人生。人与环境的关系,也就作用与反作用、相反相成的关系。犹如这邻家社区,深圳人文环境的一部分,召引影响天下文笔,亦受天下文笔的反作用力。十多万字符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深圳故事》,浓墨重彩,内容丰实,喜欢,点赞
    • 默然2018/06/01 19:48:12
    • 分享到:
  • 纠误:“相辅相成”笔误“相反相成”了
  • 感谢默然兄的肯定,您说得对,环境与人的关系,我在以后的作品一定会注意到。

    回复

  • 王小千说,我回一中,见到了张涛等同事,我才知道青石与深圳的区别在哪儿,他们与我的距离在哪里。林姐说,在哪儿?王小千说,观念,深圳告诉我,幸福生活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林姐没有说话。王小千说,我还是原来的王小千,只一年时间深圳却让我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财富。林姐笑着说,我喜欢你激情洋溢的样子。王小千说,我真想像你一样帮助我们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特别是从农村来的。林姐说,小千,你真的很善良。
  • 引用的这一段,是这篇小说的魂。
  • 谢谢老亨兄,我是从福建来的,我深切地感受到老家的同事与深圳的同事在观念上的不同,谢谢您的肯定。
  • 《深圳向上》,太棒了,这一段足以为证:深圳不是向左,不是向右,而是向上!

    回复

  • 生动、真实、有趣,可读性强,堪称力作!问题是:其一,王小千作为第三者,置换有恩于他的老实人张哥,巧妙地攫取人家的老婆林姐,是否道德?小千之父为此扇他的耳光,这是传统道德的评说;但是,当今社会,家庭重组,司空见惯,这事发生在用情不专之人身上,必然是道德败坏;但是,发生在两个患难与共、改革精英、非常般配的青年男女身上,就成为令人同情的一大难题。其二,文章采用类似评书写法,自然、生动、有趣;但略显啰嗦!
  • 谢谢北国寒星先生,您提出的宝贵意见,我一定会注意,可能是我写作的随意性强,注重了作品真实而忘却了作品的艺术。谢谢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6/01 14:11:00
    • 分享到:
  • 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故事,是林姐和王小千的故事,是蒋和平和邱晴的故事,是圆圆的故事……林姐改变了王小千,邱晴改变了蒋和平。人物的设定都有这作者自己独到的安排,让我们看到了这座城市的魅力。深圳是座神奇的城市,满地的机遇,等着准备好的人儿随时发现。
  • 感谢何先生对拙作的肯定,深圳的确是一个有魅力的城市,我深受着深圳,我希望来深的都能喜欢上她。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5185
  • 11
  • 193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