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失偶的蝉
  • 点击:4553评论:62018/06/25 10:28

01

接到木从浙江打来的电话,是初秋的一个黄昏,城市边际那抹醉脸似的夕阳,染红了窗外一方天空。蝉正在厨房烧水煮面条,放在大厅的手机骤然响起的时候,锅里的水刚刚烧开,正“噗噗噗”地翻滚着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水泡。蝉把面条放进锅里,擦干手上的水,把煤气灶的火降小了一些,来到大厅拾起茶几上的手机。电话那端只一声低沉浑厚的“喂”,蝉便听出了是木。接下来,长达二十多分钟的通话后,蝉暗暗在心里装了个时钟,嘀嗒,嘀嗒,嘀嗒,开始倒计时。

木不是蝉的男人,木是蝉曾经的恋人。三年前,木离开了蝉,一个人去了浙江。那天夜里,两个人吵了一架,背对着背怄气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木闷声闷气收拾好行李,撂给蝉一句话:咱俩实在不合适,还是分了好。木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拉杆箱的滚轴在凹凸不平的地上咕叽咕叽响,把蝉的心都滚乱了。深秋的风卷起地上的枯叶,跟随着木一同消失在街的拐角处。木离开了三年,一去不复返,中间连个音信也没有。蝉没想到,时隔三年后的今天,木又出现了,还主动联系自己,说要回到她身边。蝉不知道木的哪根神经搭错了,当初是他要求离开的,怎么又想到回来呢?都说女人善变,其实男人更是莫名其妙。蝉这样想着,心里却涌起一股暖流。

木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蝉对他还是有爱的,只是这种爱不强烈,淡淡的,不温不火,从一开始就是。对自己的这种表现,蝉私下认为,一个经历过婚姻失败的人,是很难再轰轰烈烈爱起来的。就像烧着的柴禾,忽地从灶膛里抽出,扔进水里浸泡,然后捞起再焚烧,是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火势旺盛了。

木离开蝉后,蝉的感情生活空白了一年之久,后来跟一个男人相处了一段时间。蝉和那个男人同在一家公司上班,蝉在运营部,男人在销售部,两个人上班时很少见面,只在下班后才有一点独处的时间。据说男人结婚第二年,妻子在一场车祸中意外身亡。男人比蝉小两岁,个子不高,娃娃脸,俩人在一起倒像是姐弟关系。蝉给男人洗衣做饭,叠衣折被,像照顾弟弟那般对男人好,可以说该给的她都给了男人。唯独一件事,就是蝉不允许男人碰她的身子。蝉一开始就没打算跟男人结婚,只是在空虚孤寂的时候,两个命运相近的人在一起说说话解解闷罢了。后来不到半年的时间,男人渐渐疏远了蝉,跟一个未婚女孩好上了。对这段所谓的感情,蝉没受到任何伤害,两个人见面还像朋友那样打招呼。蝉有时就想,彼此没有付出真感情的两个人,分开后是不会伤到筋骨的。

后来蝉把女儿丹丹从老家接来,送进了民治上塘一所离租屋近的幼儿园。有了孩子在身边,蝉的生活多了些许的乐趣。蝉有时想,就这样带着女儿一天天,一年年过下去,应该也不错。

然而木的一个电话,如同一粒石子投进了蝉的心海,激起了一层层涟漪。


02

掐算着木说定的那个日子,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心里的时钟不停地“嘀嗒嘀嗒”响,她希望日子嗖一声过去。

一个人的时候,一旦安静下来,蝉就会想到木。木在电话里很坦诚,说他在浙江白混了三年,做生意不但没赚到钱,反而亏了好几万,没办法,只能干回他的老本行。木所说的老本行,指的是木匠。木做木匠有些年头了,木的技术好,做事也快,因此请过他干活的人都喜欢把他介绍给亲戚朋友。三年前,蝉的堂兄建了新房要装修,就是别人把木介绍过去的,也就在那个时候,蝉和木认识了。蝉的母亲觉得木这个人不错,有一手好手艺,人也长得周正靠谱,比蝉大一岁,只是没结过婚,怕木不同意。蝉的堂兄从侧面试探了一下木,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说双方可以先了解一段时间。那时蝉还在现在这家公司上班,有时请假回去看看母亲看看孩子。木是个初看有点好感,交往后还是有点好感的人,双方坐在河滩上聊了一个多小时,蝉考虑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外出打工。蝉回公司上班,木进了一个装修队,两个人相隔不远,自然而然就住在了一起。

蝉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每天工作八小时,木的工作时间比蝉多了两个小时,很多时候木回到租屋,就可以吃到可口的饭菜。木有了满足感,对这样的生活很快就习惯了。蝉的模样好看,虽然生过小孩,身材却没有走样,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她没结婚。木有意无意把蝉介绍给同事,有时还叫人回来吃饭,每当同事夸蝉漂亮贤惠时,木就一脸喜色,心里很受用。

也不知从哪天开始,两个人就有了矛盾,很难说清谁对谁错,磕磕碰碰的,你说我一句,我顶你两声,渐渐裂痕越来越深,发展到两个人在一起,几天都哑巴一样不说话。蝉最不容忍的是,木每天下班一回来,就往床上一躺,工作服不换,脏兮兮的看了就烦。木说蝉太强势,刁蛮公主一样,说一不二,什么都要听她的。就这样,两个人谁都不服谁,死掐着,感情温度势如冬至后的气温,呈抛物线下降。

秋风吹过,道路两旁的树叶纷纷飘落。白天变得一天比一天短,六点下班后,远处的景物开始朦胧起来。蝉穿一身绿色连衣裙,窈窕地走在通往幼儿园的路上。公司到幼儿园算不得远,走路也就二十来分钟,坐公交车两块钱就到。蝉很少坐这趟公交车,除非有急事非坐不可。三个站点不到的路程,上去屁股还没坐热就要下,不划算。所以蝉下班后,经常是走路去接女儿,省下的两块钱,还可以给女儿买点儿零食。

深夜里,蝉梦见了木。梦里的情景模糊,似乎是过往生活的一些细枝末节,木的面部很模糊,只知道他在笑,一直在笑,过后两个人好像吵了一架。蝉在激烈的吵架中醒了,屋里黑糊糊一片,女儿沉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外面一点声息也没有,仿佛城市浸没在一个黑幽幽的深水潭里。蝉睁着眼睛没了睡意,想到梦里吵架的情景,木的影子就在屋里浮现出来,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为了什么事吵架,梦里没有提示,像打开电视,就看到一部电影的画面,不知道是开头还是接近尾声,让人不得要领。

昨天木又打来电话,聊着聊着,就提到了两个人以前为什么吵架的事情上。话题是木先提及的,他笑着说,我那时的脾气也太臭了,很多时候为了屁大的一点事就跟你争吵不休。蝉,我往后一定改,所有你看不惯的臭毛病我都改,咱不吵了,好好过日。蝉在电话里笑了笑,想说什么又没说。谁没点脾气没点臭毛病呢,想想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蝉暗暗下决心以后注意一些,毕竟木是个男人。是男人就要面子,哪个愿意别人说自己是个怕老婆的“气管炎”呢。想想以前自己对木的态度,有些地方确实是过分了。可是,两个人住一起,就意味着是最亲近的人,心情不好,坏脾气来了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冷静下来心平气和说话的呢?别说是爱人,就是在父母面前,说话有时也急吼吼凶巴巴的,把父母顶撞得哑口无言,甚至唯唯若若。要改变一个人的脾性尽管很难,但蝉铁了心会尽量改变自己,不单单在木面前。


03

终于等来了木说定的那个日子,也算凑巧,正好是周末,蝉花了些时间打扮自己。蝉对着镜子,化了个淡妆。然后把发髻高高挽起,垂下的头发顺溜齐整,透出一股超凡脱俗的精神气。木喜欢蝉这种发型,说有一种迷人的古典美,像个演古装电影的明星。

选择穿什么衣服的时候,蝉费了些心思,深圳的秋天,凉意来得迟,穿短袖不觉凉,穿长袖也不觉热,是个乱穿衣服的季节。蝉的身材修长,似乎什么衣服套在她身上,都能透出别有一番的韵味来。起初蝉穿了一套绿色短装,看看觉得有些小,紧绷绷的有些不舒服,又换了一套白色连衣裙,合身得体,看上去显得更加的年轻靓丽。

挑选衣服的时候,蝉的脑海里掠过“相亲”两个字。蝉相过两回亲,都是老家媒婆介绍的,头一回那男的各方面条件都可以,就是鼻子左侧有个痦子,看上去有些碍眼,蝉就放弃了。媒婆说一个黑点怕么事?命书上说这种人好有福气啰。蝉心里说,屁个福气哩,看着不顺就烦咧。后来还是那个媒婆,又给蝉介绍了一个帅小伙,蝉看一眼就喜欢上了,脸红心跳,有触电般的感觉。那个帅小伙就是蝉的前夫。婚后第二年,蝉生下了女儿丹丹,丈夫南下打工,可走了没一年,丈夫就跟他们厂里的一个女孩好上了,回来要和蝉离婚。离婚后的蝉偏执地想,太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当初要是应了那个“痦子男”,结果也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唉,或许这就是命。想到这里,蝉轻叹了口气。

一直在旁边玩纸飞机的丹丹,回头看一眼蝉,问道,妈妈是要出去吗?

蝉说,等一下妈妈要去接一个叔叔。

丹丹说,我也要去。

蝉看了看时间,估摸着木也差不多要到了。下火车的时候,木给蝉打了电话,问蝉是不是在火车站等他。蝉说,你又不是不识来上塘的路,我去火车站做什么,当你是个大人物?木笑着说,你就不能学学电影里的感人场面么?蝉说,美的你!

其实,蝉自己心里头搁着的那块烙铁,早已随着木从电话里传来的笑声,通了电似的热乎了起来。

蝉站在楼下路边的榕树下等木,榕树上有只蝉时断时续地鸣叫着,声音嘶哑低沉,一听就知道是只行将就木的老蝉。蝉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想起父亲曾经对她说过蝉这个名字的来历。父亲告诉蝉,说蝉出生的时候,是夏天行将结束的一个午后。从母亲喊肚子疼那刻起,屋旁枇杷树上一只蝉就开始叫,声音嘹亮,嘶哔咬,嘶哔咬一声没一声不停地嘶鸣。蝉是头胎,一时半会儿生不下来,母亲躺在床上嚎叫,接生婆进进出出,一会儿拿剪刀,一会儿取草纸,一会儿又端来一盆热水。接生婆对蝉的母亲说,等一下我叫你用力你就使劲用力,别怕痛,很快就好,头胎就是这样,母鸡下第一个蛋的时候,还不都是带着血丝儿?别紧张呵,你听外面的蝉儿叫得多欢畅,听,听听,嘶哔咬,嘶哔咬,嘶哔咬......出——力!随着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枇杷树上的蝉也适时停止了鸣叫,仿佛被新生儿的啼哭声惊到了。后来蝉的父亲就把女儿的名字起为蝉。每每讲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蝉的父亲就一脸喜色,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当时的生产细节,形象生动而逼真,仿佛蝉是从他肚子里生出来的。


04

木瘦了,也黑了,阳光透过榕树的枝枝杈杈,打在木黑黄的脸上,尽显缺睡的疲倦。

木看着蝉笑了笑。

蝉看着木笑了笑。

一直站在旁边的丹丹,抬头看看蝉,看看木,又看看放在地上的行李袋,开口问木,你是谁呀?我没见过你。

蝉说,叫叔叔。又对木说,我女儿,丹丹,记得跟你提过。木哦了一声,没说什么,提起了行李袋。

一房一厅,三年前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不同的是阳台上多了几盆花草,一盆兰花,一盆芦荟,一盆月季,还有一盆是三年前的仙人掌。那时蝉和木刚生活在一起,俩人手挽手在雨石街散步,在路边见人丢弃几株仙人掌,蝉捡起其中最大的一株,路过一家杂货铺,进去买了个小花盆,抠了些泥土,把仙人掌种植起来。木当时笑着对蝉说了一句话,他说,蝉,让这棵仙人掌见证我们的美好生活吧。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婚姻、生活、希望、漂泊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27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25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25
  • 繁柯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有无尽的结束,也有无尽的开始!蝉的命运多舛,有个漂亮的老公,却移情别恋,现在自己带着女儿,命运似乎给她的人生蒙上了一层悲凉的阴影。木的出现却给她的人生带来了温暖,虽然走上和解的道路并不平顺!经过生活的摔打,让相互明白,这个世界充满伤感,相互体谅,相互理解,相互发自内心的关心照顾,才能有温暖的家庭,才有温暖的人生!
  • 老师好!

    回复

    • 晓霞囡2童生2018/06/26 10:12:26
    • 分享到:
  • 语言简洁,有味道喜欢这样的不拖沓
  • 感谢老师支持。敬茶!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6/25 11:26:16
    • 分享到:
  • 千万不要被标题所迷惑,这是一个特别温暖,治愈系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爱,看到了争吵,看到了生活,看到了幸福。人物性格明显,主线明朗,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温情。
  • 谢谢老师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3100
  • 2
  • 30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