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年,药很苦
  • 点击:53637评论:62018/07/02 14:53

1                        

紫微,你好吗?

高中同学刘年说,他的工资从600多元涨到5000多了,我不信,我们县城的小科员每月才500块,他一个保安嘛,两三年不见就神了?他还说他们公司上班有空调吹,并且设有专门的洗衣房,连衣服都不用自己洗。“天堂”吗?

我不放心地问。“哥哥,你没蒙我吧。”

“不信?你自己来看呀。爱信不信。”电话那头丢了下一句硬邦邦的话,砸了我一下。

我跟母亲讲,刘年这个混蛋一月都能混到5000多块,我一个大学生起码得混个一万两万的,用不了两年我该升为老总开宝马坐奔驰了。等着瞧吧。


2

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但人们看不见它们,这让我联想到一款非常热门网游DNF:

地下城,蔓延着黑色的枝条,黑色的枝条挂着许多幽怨花朵,幽怨花朵不懂得热爱,而地铁里上上下下人们,他们也没有时间热爱。

他们或她们正在追赶时间。

时间不是正沿着珠江流入了太平洋吗?

如同我

在同富科技公司的流水线上追赶速度。

在公司,我是储备干部,简称“储干”。

早上七点半左右,散布于工业园各处的宿舍楼里的员工们,蚂蚁般的涌出来,他们或她们穿着清一色的厂服,匆匆穿过纵横交错的工业区厂道,形成巨大的人流涌向各个工厂区。

在这里,我能够想起它庞大的美丽。

你想想呀,工业园近万名花季青年男女如同鲜花同时盛开,这是怎样恢弘的美丽呀!但是,一万朵招展的花朵中,除了衣袂在走动中发出簌簌的声音之外,更多的是寂静。

在我们小村,清晨从来不会寂静,早起的人们,发出劳作的响动;早起的鸟儿,总会站在枝头上跳跃,对着新的一天七嘴八舌,或者叽叽喳喳,或者放声歌唱,而此时的她们,则与小鸟完全相反,她们从不激动,从不。

一些人尚在沉睡之中,我们的厂区,注定不会有什么人用笑声惊醒沉睡的人或者铁器。

她们从时间上整齐地踏过。

踏过7:30分,刷卡,鱼贯而入,插入工位。我凝神,坐定,一天的时间,就在流水线转动下准时转动,突然,一名美女袅袅娜娜地飘到我的跟前,就象一只白蝴蝶,把失去的往事推到我的面前。

我往往控制不住自已情绪的波动,还有那些无端加入的幻觉。

数年前,正是这样的白蝴蝶偷走了我的爱情。

飘来的那只白蝴蝶,名叫紫微,是我们PCEBG群新任课长,她走路的样子,象一根富有弹性皮筋,仿佛一支刚要起步的芭蕾,显得格外的动人。紫微的后面,跟着吴台干(台湾来的干部简称“台干”)紫微走到那里,吴台干就跟到哪里,仿佛他是紫微课长的跟班,实际上吴台干比紫微高出三个级别,紫微师五,吴台干师八。

我们公司比较特别,车间不叫车间,叫“群”,干部级别称“师”。

这个吴台干根本不把大陆员工当人看,只要他一来到车间,准有人遭灾,轻则被臭骂,重则被罚款。当我看着吴台干趾高气扬地在车间里走来走去,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来气。我想,他妈的,如果我“强奸”这个吴台干心爱的“马子”,他还嚣张个屁呀。当然,我这么想,并不是恨紫微。

工厂是“三班倒”,即歇人不歇流水线,我被调到上夜班,负责运货。我很不适应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

凌晨五点,我太困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上洗手间去冲了一下水,清醒了一会儿又开始困了,我看了一下左右没人注意到我,于是,我就偷偷溜到一大堆纸皮后面,钻进纸皮堆旁一个大大的纸箱里偷睡一小会。我想,这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我睡在纸箱中。不幸的是,刚刚钻进去,课长紫微巡查来了,她用脚踢了一下这个纸箱,我立马从纸箱中滚出来。紫微发现纸箱中睡着一个人,又恼又气,朝着纸箱又踢了一脚。

哎呀一声,她这一踢,可能幅度太大,没站稳,她还来不及进行第二个菜单,就摔倒了。

我本能地冲上前抱住她,双手正好抱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上,突然间我像抱了一对烫手的山芋,又迅速地丢开了。当我迅速地丢掉一对烫手的“山芋”时,紫微也被我丢掉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紫微一脸害羞,样子看上去非常迷人。我也尴尬看着她。

紫微自己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碰到我算你走运,再有下次有你好看的。

说完飞快地跑开了。用一种没有温度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嘴角上扬,却露出一丝暖意。

下一次?下一次还有机会碰碰一对烫手的“山芋”吗?呵呵。

紫微跑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偷偷地瞄一下她那对烫手的“山芋”,微微起伏。

最终,我被紫微发配到A拉当流水线工人,就像一枚螺丝钉一动不动地钉在了生产线上。

此后,许多个蚊虫叮咬的春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回想,回想美女课长紫微那一对丰满而烫手的“山芋”,还有她那细细的腰肢,桃花般的脸庞。

越是回想浑身就越躁热。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紫微。


3

我住在C栋员工宿舍楼701,701住着8个员工,每当我推开那扇绿色的宿舍门,仿佛象掀开一具绿色的棺材,里面充满混乱、忧伤、神秘而不明的气味。在公司,除了住在我上铺工友蓝刚以外,我几乎没有认识更多的人,蓝刚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男人,他有着一双丹凤眼,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平常不苟言笑,基本上是别人主动叫他才会回应,但蓝刚抽烟很历害,有时候一个人一支接一支地抽,我经常开他的玩笑,说他是烟鬼,吐毒气,他从不生气。

每每下班后,我会独自去网吧玩DNF。

我化名西门吹雪进入DNF,混迹于网上。

网游中,我:西门吹雪,漫无目的游走,就像我刚进厂一样,晕乎乎什么都不会做。

游戏中,转职要去打“牛毛”,我不知道“牛毛”在哪,于是满大街问:那位大哥哥大姐姐知道“牛毛”在那?没人理我。此时,我看到有个叫纸上红颜鬼剣士的召唤,我加了她,于是,很开心地进入了这个团,两队人马拉开了厮杀序幕,满屏幕的宝宝乱飞,我拍马冲上去,傻乎乎地几乎一刀未发,就直接挂掉了,团战根本没人保护我,对方太强大了,泰坦都出加速球了,加速球一开,一群小怪兽呼啦啦冲上来,现在,两队人头比是15比30,相差一倍的人头,我队两路被破,只能守在大水晶的的双牙下面,苦苦支撑。纸上红颜使用了一个暗夜猎手,她用占卜宝珠一照,我呆一旁,看到对方已经开始拿本局的第2条大龙了,败局已定。

纸上红颜在键盘上敲出了一句。

“MD,整个菜刀队,一个能扛(打)的都没有”。

纸上红颜,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在此,我拜她为师,叫她师傅。她叫我吹雪。

师傅拥有鬼剑士角色,精通所有剑类武器,在战场上,属于大神级别。

一些级别较高的大神,都带着如花的美眷,我心里的那个羡慕啊,禁不止地想要流口水了,现在我有一位美丽的师傅带我同行,很快乐,我一心跟着师傅纸上红颜练级。

师傅是一个冷傲高手,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她带着我浪迹江湖,我们仿佛是一对神仙眷侣。

屏幕上出现了魔枪四杀的鲜红大字。

我四下环顾,人呢?

酒馆大叔、荷东、杀马特,都躲在身后。

小地图一看,靠,纸上红颜在中路带兵“追,5杀。”

我使用了复活功能。头上突然出现一只眼睛,是猫妖的大招。

身边也出现了个猫妖落地的标志,暗咒猫妖一个跳跃到了我的前面,它咬击时有诅咒,我中招秒眩,往左边一滚,暗咒猫妖又是两下抓击,同时会吸掉玩家的蓝,攻击速度加快。

命运。

我躲无可躲。

“铿”的一声,黄牌精确的打在了我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紧接着一张万能牌从身上穿过。血条瞬间少了一半。

秒眩晕。

虽然秒眩晕,这点时间也足够师傅纸上红颜赶来增援了,师傅等5人及时赶到,走砍,一步,一刀,走一步转头一刀。这种逆风局,只有纸上红颜这种超级BOSS才能输出。看到如狼似虎冲过来的5人,猫妖有些兴奋,我A出了第三下,那箭已经飞在了半空,猫妖立即开启了金身,浪费了我的一击。现在的情况是我方纸上红颜、西门吹雪、酒馆的大叔、荷东、杀马特等5人,血量大多在一半到4分之三左右。我全副精神都在游戏上了,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猫妖将时间拖到了最后1秒才开金身,也为他的队友赢得了瞬息,后面的大队猫妖冲上来,一个大招--“深海冲击”,一束冲击波沿着指引着一路打来,我紧急避让,往左跑出了两步,与此同时“深海冲击”打在了我的身上,将我击飞,我滚落在幽怨花丛中,这时,猫妖的大招时间到了,一个盲沟的钩子抛了过去,抛到了花丛正中间。

这致命一勾,勾中必死。

猫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勾空了。哈哈哈。

我完好无损,不是我躲过了,是因为纸上红颜放出了Q技能,魔枪“疏通航道”,我滚出花丛中间,猫妖看不到我,也钩不到。

纸上红颜的魔枪绝对名列前茅。

在师傅的关照下,很快,我就开始练更高级别的觉醒和狂战士,顺利地升上40级,40级的技能令我拥有有连级的动力。50级有一个觉醒的任务,去打死亡之塔,打30层,然后去月光酒馆找阿尔伯特,大约花费50W,我顺利获得狂战士,它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角色,是典型的战斗机器。我可以自己补血,也可以把自己的血转换给队友,血越少能力越强,且精通二刀流,在每一次攻击中给对手造成双重伤害。在使用巨型武器的同时,灵活性仅次于师傅的鬼剑士之剑魂,剑气让每一个对手都不寒而栗。

我与师傅纸上红颜约好,周未晚上通宵DNF。


4

我正在检测PV板子,当我检测接近7200块板子时,一向寂寥的流水线上突然飞出一句歌声: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啊……”。

突如其来的歌声是工友蓝刚发出的。

我们机械站在流水线上,在噪音和白炽灯光中,祼露着空茫的脑袋,麻木地制造着美丽的苹果手机,大家对突然出现的歌声毫无心理准备,尽管“突发”的歌声非常短暂,只有十几秒钟,但是,歌声还是袭击了我们,几秒的歌声直接瘫痪了整条流水线:

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齐望向发出歌声的工位,瞬间,车间整条流水线上的电路板在无人检测的情形下,一个工位向下一工位流去。整条线都乱套了。

在工厂,一些事物或机器都可以弄出巨大响声,惟有人不可以。

蓝刚的歌声是在偶然失控中发出的,像一根锋利的针刺中我们的麻木已久的神经,我突然意识到,我很久都没有唱过、笑过了。

线长也从惊愕中回过神。他首先打破了这种寂静,转过身大骂蓝刚:

“你这个神经病,上班唱什么歌?不想干马上走人!”

很快,在线长的呵斥中,流水线恢复了流动。

“楚歌,我们车间的一帮人本周末去海边玩。AA制,每人100元。你报不报名?”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范廷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5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03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2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7-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是一场打怪兽的游戏,你死我活的杀戮层层闯关升级,沉浸于游戏的魔幻世界里,现实无法逃离,始终要面对。“我”日复一日穿梭在游戏和现实中,摸到生活的痛处却无力改变,明知生活的药很苦,再苦也要喝下去,默默承受方有活下去的勇气。女友紫微妥协于现实生存通过婚姻获得逃离,而他的工友蓝刚同样通过沉迷网络虚拟世界,却最终选择了彻底的解脱。满纸血泪,人生何尝不是这象征意味的苦药,是走向毁灭还是重生,唯有默默吞咽。
  • 回复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9 08:07:49
    • 分享到:
  • 故事情节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来回交织,这也是当前某些在深圳打拼的底层人群真实的生活写照。在现实中,他们面临着许多不顺,如晋职的艰难、爱情遭遇现实,等等。确实,这些“药”真的很苦。怎么办?有的人在虚拟的网络游戏中寻找慰藉;有的人屈从现实,选择攀龙附凤;有的人逃避现实,一死了之。他们有错吗?令人深思。
  • 回复
  • 感谢老享在万千文章和百忙中光临小文。其实呀,并非我要回到往事之中,而文学将我推上“回望”这辆的马车;过去一些事物并不意味它已经消失或不再重复,而是在另一些地点,另一些背景,另一些人身上重演,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文学,就是以文字照亮,或点灯,或为境。文学不再是我的一个爱好,或兴趣、或自娱、或抒情、或咏志、或以文会友。
  • 回复
  • 确实写得好,诗歌好,小说又好,好难得。只是一直在那一年、在那件事,纸上故事,令人难以忘怀。
  • 前者是享受阳光的人赞美阳光,后者是一些人站在黑夜之中,说出那些另一部人不可体察的黑色部份。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后者他一定是挖到生活的深处,摸到生命的痛处,从而获得了历史的重量和生命相称的能量?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6817
  • 16
  • 278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