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露函
  • 点击:116评论:02018/07/09 10:58

写在前面的话:

决定将故事记录下来,是因为露函一个眼神。她在寺院跳舞的时候,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但忍住了。写作的时候,部分时间需要独处,感觉身心好累,好倦,文字颓废而苍白。

有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去思索生命的意义,仿佛不弄清楚就没办法生存,而有的人则完全无意识。关于爱情,有人告诉我,爱应该是无条件的,这或许并不矛盾,因为渴望它的人也懂得给予相同的东西,不是需索,而是共振。

有时我想,无条件的爱与幸福是标配吗?人是有感知的,有时明知是深渊,还是要跳。


六月的深圳,天气异常火热,长时间在户外行走,脸上会有一种被晒过的灼痛感。从深圳到广州,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一直盯着窗外,看着从我眼前一闪而过的枝叶,我在幻想另一个世界与这里的区别。

深夜两点,大巴在广州南站一个狭小路口停下。此刻已夜深人静,繁华的都市此刻似乎显得有点落寞,小厢里微弱的路灯下,有拾荒者在垃圾堆里寻找有价值的东西,拾荒者当中有老人也有年轻人,他们的出没,让这个城市形形色色的不同人交织在了一起。

火车抵达的时候,我们都各自搬运自己的行李,有几个年轻的女生,背着小包,还有密码箱,她们不让别人帮忙,她们脸上绽放出的自信,让这次出行感觉放松。

从广州到北京,20多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一行30个人,分布在两三个不同的车厢,一路上,大家谈笑风声。林是这次出行的带队,他睡在我的上铺,我对面睡着一个叫戴薇的二十多岁的女生,她拿着Apple iPad,跟一个叫娟的女生,她留着长发,一双深蓝的眼睛,穿牛仔裤,有点调皮,她一直在看电视剧。

另一侧的车厢坐着两个男生,他们都是林的手下,也在拿着林的笔记本看电视,时常听到他们笑声。林不爱看电视,他一直在陪我聊天,还不时跑到洗手间去抽烟。

林是湖南人,他个子不高,留着短发,每天都穿公司的工装,喜欢抽烟。林二十多岁就到这家公司上班,然后自考专科,现在是这家公司的副总。我跟林在同一个办公室。隔壁财务一个同事每天都会到我的办公室,找林一起抽烟。在烟雾的笼罩下,我跟他们聊天,都是工作上的一些琐事。

在一次聊天中,林问我,子琪,你怎么不喜欢抽烟?

我告诉林抽烟会上火,林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他不相信我说的,而我,也在跟他们的聊天中吸吮着烟雾弥漫的空气。

我偶尔也会抽烟,比如在写作的时候,脑子里一片凌乱,抽烟会让我打发掉这段空虚的时间。

我不排斥抽烟对身体带来的伤害,但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每次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烟灰,随风飘扬,我会感觉到呕吐。

我家族里的很多女性都喜欢抽烟,伯母、姑妈、姨妈、舅妈,也包括我母亲。读书的时候,我会把省下来的钱买香烟送给母亲,母亲不说,但心里在感激我。

她抽烟的时候,多半是在思考,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印象中,在读初中之前没有跟她见过面。12岁那年,祖母去世,姑妈把把送到了母亲那里。在一个夏天暮色寂静的黄昏,我带着怅惘的心情,第一次走进母亲的院落,小院围墙里面种满了枣树,母亲穿着白棉布衬衣,留着浓密的头发,人很清瘦,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我鼓起很大的勇气,跟她打招呼,叫了她一声妈。告诉她,我来了。看似沉静的表情,却一直刻意压抑着即将崩溃的心情,夏季炎热的空气让我感到窒息,我打心里埋怨自己,痛打自己,责骂自己。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来了。母亲用微弱的声音跟我打招呼,然后,她回到了房间。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一个孤独的孩子,无法融入继父的圈子。虽然这是一个熟悉的城市,但我过的是一个人的生活。我经常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去河边散步,沿着空旷的田野的小路,一直往前走,眼看着离我的生长的地方越来越近,再原路返回。

有一次夜晚,我来到伯母家里,她正在小院的槐树下抽烟,见我回来,就把我带进了客厅,她问我在母亲那过的好吗?我没有回答她,然后抱着她痛哭。

如果不是对死亡的恐惧,我宁愿在阴暗而寂静的夜晚死去。

下午三点,火车抵达北京西站,离我们去大同的下一列火车还有三个多小时,林提出,要带我们去天安门广场,几个从南方来的同事异常兴奋,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北京。

也许是习惯了深圳的地铁,感觉这里的地铁年代已久,略显陈旧,也正是这样,让我感到这座古老城市的魅力。地铁上乘客很多,彼此都不交流,也许,大家都是初次来到这个城市,除了充满对这里的好奇,还有对陌生城市的一丝恐惧。

北京的天气不如南方炎热,在太阳的笼罩之下,广场上人烟稀少。女同事每到一个地方,都忙着不停地拍照,她们想用最短的时间欣赏这个城市。对于南方来的她们,或许,一生只来过北方一次。

我们在广场附近的一个特色餐厅用餐,餐厅里人很多,要排几分钟的队,然后服务员给我们每个倒一杯茶水,先让我们统计各自点的菜单,让我们耐心等待。

我看着菜单上面配的图片,点了一碗杂酱面,二十五块钱,这里的价格没有深圳繁华地段的贵,但对于我们这群刚过来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种奢侈。

从饭店走出来,戴薇告诉我服务员打电话过来,说是不是我的帽子忘在了饭店。

我接过戴薇的手机,告诉她,我要赶下午的火车,把帽子暂存在她那里。她开玩笑的说,喜欢这帽子,让我送给她。我告诉她,可以。

你是不是故意把帽子留下来的?戴薇接过手机,用迥异的目光盯着我。

我说,不是。

戴薇拿着一杯冷咖啡给我,她的眼神看过去浑浊而剔透,这是她看人的方式。她身上有一股男人应该有的野性。

火车抵达大同,一个叫大集的师兄在车站等候我们,她叫了三辆商务车,又辗转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座落在偏僻山区的山西小院。戴薇在车上跟我说,她对这里感到恐惧。

我说,我们来这里不是旅游,你早应该做好思想准备?

可是我没想这里会这么偏僻,刚才一路上,都没有几处灯光,是不是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我说,是的,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的陌生人。

寺院是一幢三层小楼,一层是餐厅,靠近楼梯的旁边放一樽佛像,周围放满了水果,每一个从这里路过的学者都会抬起双手,十指并拢,面向佛像,用发自内心的虔诚,阿弥陀佛。二层有几个教室,是我们平时学习的地方。三层是宿舍,还有寺院所有人洗澡的地方。

寺院被山坡包围着,方圆十公里没有村落,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这里都显得安静。寺院前面有一条小河,里面长满了水草,尽管水很浅,但我们无法跨越。

进入寺院之前,一个叫心慈的师姐让我们把行李从车上拿出来,告诉我们,寺院是佛门清净之地,让我们遵守这里的五条戒律。从遥远的南方城市来到这里,天气依旧持续闷热,踏入寺院,我们有一种罪恶感,都害怕无法融入这里的生活。

我们都是从一个城市迁移到另一个城市的平凡人,她们来到这里是出于一种好奇,一种旅行,而寺院极其寂静,每一个初次来到这里的人都一脸色惘然。

寺院二楼有一个方形的阳台,从佛堂的窗户可以直接进去。做功课的时候,我跟林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每人一个长方形的垫子,这是拜忏专用的工具,最后一堂课是念佛,唱佛歌,我喜欢《醒来》、《阿弥陀佛谢谢你》,唱歌的时候内心充满平静、虔诚和感恩。

林和几个男同事经常越过窗户去二楼的阳台上抽烟,聊天,谈工作,有个叫李亚的女同事也常跑到阳台上,然后向林要一支烟,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林说,七天,七天之后我们都将会离开这里。

可我不想待在这里了,你知道吗?昨天李姐念地藏经时突然晕倒,让我感到很恐惧,我怕我会死在这里。李亚情绪有些激动。

李姐是我们这批人当中年龄最大的,人很高,略显清瘦,留着长发,心地善良,跟我们每一个人关系都很好,她是南方城市一家饭店的老板。

寺院里不让饮酒,每天吃的都是五谷杂良一些素食,有各种各样的水果,馒头,面条,还有北方人爱喝的稀饭。心慈大师告诉我们,在这里不能浪费,打饭的时候尽量少打,如果不够吃的,就多打几次。

有次我跟林在吃饭的时候,寺院的义工在清理餐桌,看到餐具里面剩下的饭菜,她们整理了一下,然后一起吃了。一个高慧的义工,二十多岁,留着短发,身材稍微有点胖,皮肤很白,是一个美丽的女孩。

她跟我说,有次你们把吃了一口的苹果扔进了垃圾桶,是我捡起来,跑到宿舍,又默默地吃了。你知道吗?你们每一次犯错,都是义工来替你们接受惩罚。

我说,对不起,我会跟林说,让我们这批从南方过来的同事不再犯戒律。

林是我们的领队,大家都尊重他,他作为表率,每天凌晨两点多起床,然后再一个个把我们喊起来。三点开始拜忏,一直到六点,我们一起吃早餐。

上午念佛经《地藏七》,一百四十多页的书,我们双膝跪在地上,把胳膊抬起,手里捧着书,一直念三个小时,要时刻保持虔诚。中午画天地盘,分享,交流,学习传统文化,由心兹大师主持。下午去参观寺院的大棚菜园,在寺院大楼的前面,有一百多米远的距离,靠近小河。菜园里面放着几个音箱,循环唱诵念经拜佛。心慈大师说,在佛的加持下,这里的蔬菜生长的很快,更有营养。

寺院有不杀生的戒律,义工专门找了一小块地,种了一些蔬菜,把其它蔬菜上生长的虫子,全部集中到这里,给虫子享用。

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不停地忙着拍照,天气也开始变得清凉,大同蓝色的天空,给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些韵味。

太阳落山,整个寺院安静下来,林拿着从北京买的几只全聚德烤鸭,跟几个同事到宿舍找我。寺院不让带烤鸭进来,林用报纸包裹了一下,放在密码箱里来了进来。

我们带着烤鸭来到寺院前面的河沟,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美味,这是我们来到这里最奢侈的一餐。寺院里养有一只小狗,我们从寺院出来的时候一直叫,我跟林说,把剩下的烤鸭给它吃吧。

林说,不用,如果被心慈大师发现,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说,是的。真没想到,我们是来旅行,还是来修行。

半夜下了雨,空气凉爽起来,我们都醒了。凌晨一两点,我起床向佛堂走去,透着窗外,想听听窗外雨水滴落的声音。在佛堂狭窄的走廊微弱的灯光下,我看见林靠在墙壁上抽烟,他神情落寞,好像刚经历过沧桑。

子琪,这是我最后一支烟了,你说我该怎么办?这荒山野岭的,没有烟,我怕坚持不下去。

我说,林,你现在看上去很懦弱,就像一个吸毒的人,你让他戒毒,他会用生命来求你。烟不是你的全部,就像你当初劝我们一样,坚持几天,我们就会离开这个陌生的城市。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西宁爱情旅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前度刘郎今又来!祝贺,我特别喜欢第一首,孩子的世界,我们无法理解,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单纯的,饿了哭,病了闹,喜了笑!相反,我们大人,越来越善于伪装自己,越来越神情严肃,仿佛我们大人单纯了,世界就会倾斜,骗子就会找来!其实,也许是我们大人真的想多了!

    昆阳森林白鹭和我们(外7首)

    2018/7/20 6:22:04
  • 读兄长的诗歌,只要读开头的几句,我就立马能够分辨出来。 那种韵味,独特。 最为奇怪的是,兄长的诗歌中穿插了那么多深圳的地名,而我,比兄长早来深圳十多年。我的诗歌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地名。以后呀,兄长比我幸福,翻阅旧作的时候,那么多的地名,那么多的诗意和故事。 问好兄长,有空一起坐坐,喝喝茶,喝喝酒。

    子在川上曰大浪,下早新村

    2018/7/19 19:46:17
  • 本文专访对象“刘向阳”的奋斗史可算得上是若干深商成长历程的缩影,在商海浮沉二十多载的他,既有职业上的不断变化,也有身份上的数次转变。纪实类文学不好写,在情节上往往会因为过度求真从而弱化故事性,本文也存在这一缺陷。好在写的是深商故事,又跟深圳市福田区有关,参加比赛倒是有一定的优势,看好你哦。

    黄元罗​刘向阳:敢立潮头唱大风

    2018/7/18 8:51:09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