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画展览会
  • 点击:703评论:42018/07/11 00:42

2017年底,我听了一场钢琴音乐会,其中有一首长达三十几分钟的曲子,演奏之前琴者介绍,那是俄罗斯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代表作品:图画展览会。曲子的灵感源自于穆索尔斯基去参观一位已经逝世的朋友的画作展览会,根据其中十画作十曲,又作音轨将十曲无缝连接,似是与亡友对话之意。而穆索尔斯基的这首作品,又是在他逝世五年之后由他的朋友整理,方得出版发行流传后世。整曲听来酣畅淋漓,似是一曲,却又段落曲风分明,让人沉醉。归来后,我听遍此曲的众多版本,它的旋律震撼着我的耳膜,它的故事打动着我的心,然我既不识宫商徵羽,又不懂阴影留白,只能作散文“漫步”,对应音轨漫步,另作十篇小故事对应十曲,凑成是谓我的-------图画展览会。

--------题记



目录:

漫步-----------------------------对应音轨:漫步

权杖-----------------------------对应曲1:侏儒

催眠曲---------------------------对应曲2:古堡

选妃-----------------------------对应曲3:杜伊勒里宫的花园

拾荒者 --------------------------对应曲4:牛车

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喘气的男人-----对应曲5:雏鸡的舞蹈

钓鱼-----------------------------对应曲6:穷富犹太人

克莱因蓝和锈玫瑰----------------对应曲7:里莫日市场

最后九十天 ----------------------对应曲8:墓穴

琉璃樽 --------------------------对应曲9:女巫的小屋

月光下---------------------------对应曲10:基辅的大门



 漫步    


在黄昏的时候出发是最好的。

蛇口线,漫长的地铁里,看不到天空,所以期待天空的心情更为迫切,像期待一个久未谋面的恋人。

能感觉到,人正在一个长长的时光隧道里穿行,头顶是高楼是花园是大道是世人的足底。当从那幽闭的隧道穿行而出,朝出口走去时,就好像要告别黑暗进入光明,这种愉悦的希望,给人带来莫名的兴奋。

电梯一点点地往上升,终于看到明媚的光,在光里穿行而过,走过一个路口,眼前顿时出现一片坦阔草坪。

在那片坦阔的绿草坪上,一个白色的雕塑吸引着我的目光。

她迎着风亭亭玉立,发丝飞扬,身体有着原始神秘的丰美。

人们都唤她女娲,她并没有足,她靠尾而立,那尾十分韧美修长,似乎可以让她立时飞天而去。站在她面前,我甚至一度怀疑,刚刚那漫长的隧道,是否,就是她的尾开辟而成?然而她娴雅不语,只是举着她手里的石头,她的双臂弧度优美,几乎探到天空里去,顺着她举着的那石望去,就能望见了蓝色的海,还有,那海上的世界。

于是,我朝海走去。

这北回归线以南的城市,有季风从那海上吹来,咸涩芬芳又稠密。人的皮肤,还有寻寻觅觅的每一根末梢神经,都得到了极温柔的抚触,那海风抚触着你,像抚触着一个新生的幼儿,让你霎时变得从未有过的温顺。

于是脚步更轻盈了,而每多迈一步,那蓝色的大海就更宽广一分,渐渐地,你满眼里都是海了,还有那海上倦泊的舟楫,在安静的港湾里轻轻地摇晃。

此时,我看见,在那遥望港湾的平坦处,立着一个老人。

老人意气风发神采奕奕,卷着衣袖大步向前,南风吹动着他的发和领带,他目光炯炯,要去完成一场壮举的样子,前行的热度让他把外套脱下挽在手里,他足下的碑,刻着他如雷贯耳的名。

我在传说里听说过那位叫袁庚的老人,而现在,那位老人的征途,早已拓过他面前的滔滔南海,并将他身边的海岸线变成了一片迤逦灿烂的花园。

我就在那里,沿着那花园和大海之间的大道,长长地漫步。

七叶树泛出毛茸茸的新绿,黄铃还有好几树,金灿灿太阳似的,木芙蓉娇粉可爱,它们一棵棵地与人点头致意。

那些朵儿叶儿,随着海风摇摆着,海风还把海水也吹出了花朵似的涟漪。是呵,水性本虚,随风则结沦漪,而木本实,到了季节,得了风露,自然花萼振奋。

花萼如此振奋,自然如此振奋,路过的人纵有千般愁绪,也是会化去的了。

愁绪化去,则漫步兴意更浓,继续沿着海岸前行。

日光渐斜,天空却仍是蓝白分明,堆堆的白云倒影在微皱的海面上,碧绿的海面多了几分剔透,老坑的冰种翠玉一般,一些白舟飘在那里,好像随时能带上你去远方游离。

逾晚,风逾好起来,衣裾轻扬,徐徐向前。

而每走一步,那水面的光影又不相同,随着夕阳的远去,先是浮着些灿烂的绛红,后又是一望无际安静的深蓝。那岸上的花却只是连绵,猩红的凤凰不断跃入眼睛,偶又遇到几蓬灿烂的红桑,吐着长长的穗子,朱红惊艳。

晚风逾绵时,耳边的回响逾清晰:自己的呼吸声,足下的步声,还有晚潮悠悠的拍岸声……

这时,迎面走来一对母女,她们云也似的肤色,夕阳般的金发,母亲卷着个髻,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长发却是散着的,踩着一个滑板车,一溜一溜地走过来。

那母亲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那女孩却微笑地看着我,她海浪似的发卷应该比任何花瓣还要柔软,她清澈无邪的眼睛比任何海水还要湛蓝,她的酒窝,被晚风微微地吹开,随着她轻快的脚步,时深时浅。

那样的酒窝,让我忆起我曾孕育的柔软,于是我也微笑了。

我们互相挥手,再回头时,她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暮色已起的树影里。

微笑有种神秘的力量,让我更愉快地漫步着,我并没有前行的目的地,那一湾海,那一条路,那绵绵不绝的画卷,让我不知疲惫,流连缱绻。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位少年。

那是一位结实的少年,穿着运动短衣裤,黝黑的皮肤,在微弱的夕光里透着健康的红,浓密的卷发贴在脖颈后。他也许来自高原罢,也许才告别了掉了牙的祖母和刚出生的小羊羔,他推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背包,一只手里的手机播放着草原上悠扬的音乐,他随着那曲子,边观望着大海,边迈着结实的步伐行走在夕阳里,金光灿灿。

我想,那少年一定是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地看向海的那边,他在接近那座大桥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干粮和水,坐在了路边。

他边吃边看着那座桥。

那桥弯曲雄伟,夕阳渐渐地沉没在那桥墩之间的缝隙里,桥上高高的吊索下灯火已起,熠耀焜煌光彩炜炜,远远地延伸到海的另一边,把这花岸的城和另一座城连接起来,像是连接着两个迥异的世界。

少年显然很是喜爱和迷恋,他久久地遥望着,直到补充好了自己前行的体力,又继续推着箱子走起来,他的胳膊随着乐曲,前后欢快地摇摆。

我随着那少年漫步着,桥上的灯火在海面上撒上片片涌动的金箔,那金箔卷动着,破碎着,又消失不见。

漫步着,漫步着,一钩细月睁开了莹白的眼睛。

月下是一片墨色的沙滩,依稀只看得见白色的海水边缘,有些孩子在那里玩耍嬉闹,朵朵小小的浪花,温柔地漫过沙滩旁的岩石和孩子们贝壳般的小脚丫。

少年又停了下来,他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便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一块礁石边,将鞋脱下,跳跃着穿过沙滩,朝海里跑去。

那海静静地,拥抱着它怀抱里的孩子,匿藏着深不可测的万物,也包容着奔向它的少年。

我停下了脚步,看那些孩子和少年。

少年是欣喜的,雀跃地探向海水的深处去,海水渐渐地拥抱了少年的胸膛。

忽然,少年头一低,如一尾娴熟的鱼儿钻进了海里,瞬间在水面上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长串白色的泡泡。

我在心底惊叫了一声。但是很快,少年又破开水钻了出来,他开心地划着水,划着划着,如一个婴儿在母亲的怀里撒着欢,闹累了,才回到了沙滩上。

夜已经张开了它巨大的翅膀,笼罩了整个世界,桥上的灯火一盏盏地眨着明媚的眼睛,过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大人们在唤孩子们归去,少年也穿上了鞋子,推了行李箱,继续向前走去。

我轻捷地跟过去,看到那路上,少年滴下的长长水痕清晰无比,在路灯下闪着露珠似的光芒。

我欣喜地脱了鞋子,提在手里,踏着少年的足迹,雀跃漫步前去。

光和影,在黑夜的混沌里,劈开一条长长的隧道,在天与海之间延伸远去。

我在其中漫步,漫步,漫步,从黑夜,漫步到黎明。



权杖 


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过,这美艳到荼蘼的黄昏。

今天,我终于离开了医院,这一次,我在那呆了四十多天。

司机把我和徐萃芳还有大包小包送了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徐萃芳收拾了一下午,也就牢骚了一下午。然后她勉为其难地做了两菜一汤,催促我快点吃了,安排我坐到了阳台,她便急急忙忙地开始收拾餐桌。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嫌弃这所房子,因为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从餐厅收拾盘子拿去厨房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耽误了她去跳舞,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念叨了无数遍:我可四十多天没去跳舞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她急躁地嘟哝和忙乱,我已经忘记刚才吃到嘴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想不起来我上次在家里吃饭是什么时候。

阳台外,炽热未散的夕阳占据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它在空中不遗余力地撒过来,伴随着满天的霁霞,那些光晕在彩色琉璃推拉门上流淌,富丽堂皇得虚幻。

阳台上,徐萃芳养了一排的芍药,此刻开得非常妖艳,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没忘了每天给她的花浇水,而我嘱托她养的一盆普通的金桂,却被放在阳台最边上的角落里,非常缺乏水分似的蔫吧着,在群花面前萎靡不振。

那些从防晒棚外射进来的阳光,穿过桂树的粗粝叶缝,几缕光射在我的裤子上,那些光柱里,有无数的细尘,被什么力量吹得飘舞着,翻滚着。

这让我猛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图书馆,和,白颜。

那年,我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人。

我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除了耕种,就是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点小工。我早已不记得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他人而去,从此没有了任何讯息。我东家一口西家半碗地混着长大,早早地开始帮忙农活,还学会了怎么把米和菜弄熟。父亲后来曾先后带回来过两个女人,可是她们都没呆多久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长年一副慌张的模样,仿佛手足无措地总想寻找什么,当我把红色的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就更慌张了。不过,他还是东拼西凑弄够了学费,并和我一起出发,去到学校所在B城的建筑工地谋活计。

当我穿着褪色的条纹运动服,踏着破洞的解放鞋,扛着家里唯一一床稍微好一点的秃棉絮站在B城那个伟岸的大理石校门口的时候,许多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有些目光甚至从我鞋子的破洞里透视了进去。

  • 1
1/2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合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在这座世界教科文组织命名的创意之都,每天都有新奇的创意,这便是这座城市的活力。点赞! 其中的《权杖》我看过,很不错的一篇小说。
    • 无香2018/07/12 23:11:06
    • 分享到:
  • 谢谢大金牙厚赏去年音乐会归来后仍觉余音绕梁,忽然想,如果据那曲子的基调和它给与我的听感来写一组故事是不是很好玩呢?

    回复

  • 创新型的写作,必须支持
    • 无香2018/07/12 10:37:25
    • 分享到:
  • 谢掌门支持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09243
  • 12
  • 2400
  • 前度刘郎今又来!祝贺,我特别喜欢第一首,孩子的世界,我们无法理解,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单纯的,饿了哭,病了闹,喜了笑!相反,我们大人,越来越善于伪装自己,越来越神情严肃,仿佛我们大人单纯了,世界就会倾斜,骗子就会找来!其实,也许是我们大人真的想多了!

    昆阳森林白鹭和我们(外7首)

    2018/7/20 6:22:04
  • 读兄长的诗歌,只要读开头的几句,我就立马能够分辨出来。 那种韵味,独特。 最为奇怪的是,兄长的诗歌中穿插了那么多深圳的地名,而我,比兄长早来深圳十多年。我的诗歌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地名。以后呀,兄长比我幸福,翻阅旧作的时候,那么多的地名,那么多的诗意和故事。 问好兄长,有空一起坐坐,喝喝茶,喝喝酒。

    子在川上曰大浪,下早新村

    2018/7/19 19:46:17
  • 本文专访对象“刘向阳”的奋斗史可算得上是若干深商成长历程的缩影,在商海浮沉二十多载的他,既有职业上的不断变化,也有身份上的数次转变。纪实类文学不好写,在情节上往往会因为过度求真从而弱化故事性,本文也存在这一缺陷。好在写的是深商故事,又跟深圳市福田区有关,参加比赛倒是有一定的优势,看好你哦。

    黄元罗​刘向阳:敢立潮头唱大风

    2018/7/18 8:51:09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