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画展览会
  • 点击:10714评论:122018/07/11 00:42

2017年底,我听了一场钢琴音乐会,其中有一首长达三十几分钟的曲子,演奏之前琴者介绍,那是俄罗斯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代表作品:图画展览会。曲子的灵感源自于穆索尔斯基去参观一位已经逝世的朋友的画作展览会,根据其中十画作十曲,又作音轨将十曲无缝连接,似是与亡友对话之意。而穆索尔斯基的这首作品,又是在他逝世五年之后由他的朋友整理,方得出版发行流传后世。整曲听来酣畅淋漓,似是一曲,却又段落曲风分明,让人沉醉。归来后,我听遍此曲的众多版本,它的旋律震撼着我的耳膜,它的故事打动着我的心,然我既不识宫商徵羽,又不懂阴影留白,只能作散文“漫步”,对应音轨漫步,另作十篇小故事对应十曲,凑成是谓我的-------图画展览会。

--------题记



目录:

漫步-----------------------------对应音轨:漫步

权杖-----------------------------对应曲1:侏儒

催眠曲---------------------------对应曲2:古堡

选妃-----------------------------对应曲3:杜伊勒里宫的花园

拾荒者 --------------------------对应曲4:牛车

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喘气的男人-----对应曲5:雏鸡的舞蹈

钓鱼-----------------------------对应曲6:穷富犹太人

克莱因蓝和锈玫瑰----------------对应曲7:里莫日市场

最后九十天 ----------------------对应曲8:墓穴

琉璃樽 --------------------------对应曲9:女巫的小屋

月光下---------------------------对应曲10:基辅的大门



 漫步    


在黄昏的时候出发是最好的。

蛇口线,漫长的地铁里,看不到天空,所以期待天空的心情更为迫切,像期待一个久未谋面的恋人。

能感觉到,人正在一个长长的时光隧道里穿行,头顶是高楼是花园是大道是世人的足底。当从那幽闭的隧道穿行而出,朝出口走去时,就好像要告别黑暗进入光明,这种愉悦的希望,给人带来莫名的兴奋。

电梯一点点地往上升,终于看到明媚的光,在光里穿行而过,走过一个路口,眼前顿时出现一片坦阔草坪。

在那片坦阔的绿草坪上,一个白色的雕塑吸引着我的目光。

她迎着风亭亭玉立,发丝飞扬,身体有着原始神秘的丰美。

人们都唤她女娲,她并没有足,她靠尾而立,那尾十分韧美修长,似乎可以让她立时飞天而去。站在她面前,我甚至一度怀疑,刚刚那漫长的隧道,是否,就是她的尾开辟而成?然而她娴雅不语,只是举着她手里的石头,她的双臂弧度优美,几乎探到天空里去,顺着她举着的那石望去,就能望见了蓝色的海,还有,那海上的世界。

于是,我朝海走去。

这北回归线以南的城市,有季风从那海上吹来,咸涩芬芳又稠密。人的皮肤,还有寻寻觅觅的每一根末梢神经,都得到了极温柔的抚触,那海风抚触着你,像抚触着一个新生的幼儿,让你霎时变得从未有过的温顺。

于是脚步更轻盈了,而每多迈一步,那蓝色的大海就更宽广一分,渐渐地,你满眼里都是海了,还有那海上倦泊的舟楫,在安静的港湾里轻轻地摇晃。

此时,我看见,在那遥望港湾的平坦处,立着一个老人。

老人意气风发神采奕奕,卷着衣袖大步向前,南风吹动着他的发和领带,他目光炯炯,要去完成一场壮举的样子,前行的热度让他把外套脱下挽在手里,他足下的碑,刻着他如雷贯耳的名。

我在传说里听说过那位叫袁庚的老人,而现在,那位老人的征途,早已拓过他面前的滔滔南海,并将他身边的海岸线变成了一片迤逦灿烂的花园。

我就在那里,沿着那花园和大海之间的大道,长长地漫步。

七叶树泛出毛茸茸的新绿,黄铃还有好几树,金灿灿太阳似的,木芙蓉娇粉可爱,它们一棵棵地与人点头致意。

那些朵儿叶儿,随着海风摇摆着,海风还把海水也吹出了花朵似的涟漪。是呵,水性本虚,随风则结沦漪,而木本实,到了季节,得了风露,自然花萼振奋。

花萼如此振奋,自然如此振奋,路过的人纵有千般愁绪,也是会化去的了。

愁绪化去,则漫步兴意更浓,继续沿着海岸前行。

日光渐斜,天空却仍是蓝白分明,堆堆的白云倒影在微皱的海面上,碧绿的海面多了几分剔透,老坑的冰种翠玉一般,一些白舟飘在那里,好像随时能带上你去远方游离。

逾晚,风逾好起来,衣裾轻扬,徐徐向前。

而每走一步,那水面的光影又不相同,随着夕阳的远去,先是浮着些灿烂的绛红,后又是一望无际安静的深蓝。那岸上的花却只是连绵,猩红的凤凰不断跃入眼睛,偶又遇到几蓬灿烂的红桑,吐着长长的穗子,朱红惊艳。

晚风逾绵时,耳边的回响逾清晰:自己的呼吸声,足下的步声,还有晚潮悠悠的拍岸声……

这时,迎面走来一对母女,她们云也似的肤色,夕阳般的金发,母亲卷着个髻,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长发却是散着的,踩着一个滑板车,一溜一溜地走过来。

那母亲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那女孩却微笑地看着我,她海浪似的发卷应该比任何花瓣还要柔软,她清澈无邪的眼睛比任何海水还要湛蓝,她的酒窝,被晚风微微地吹开,随着她轻快的脚步,时深时浅。

那样的酒窝,让我忆起我曾孕育的柔软,于是我也微笑了。

我们互相挥手,再回头时,她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暮色已起的树影里。

微笑有种神秘的力量,让我更愉快地漫步着,我并没有前行的目的地,那一湾海,那一条路,那绵绵不绝的画卷,让我不知疲惫,流连缱绻。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位少年。

那是一位结实的少年,穿着运动短衣裤,黝黑的皮肤,在微弱的夕光里透着健康的红,浓密的卷发贴在脖颈后。他也许来自高原罢,也许才告别了掉了牙的祖母和刚出生的小羊羔,他推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背包,一只手里的手机播放着草原上悠扬的音乐,他随着那曲子,边观望着大海,边迈着结实的步伐行走在夕阳里,金光灿灿。

我想,那少年一定是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地看向海的那边,他在接近那座大桥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干粮和水,坐在了路边。

他边吃边看着那座桥。

那桥弯曲雄伟,夕阳渐渐地沉没在那桥墩之间的缝隙里,桥上高高的吊索下灯火已起,熠耀焜煌光彩炜炜,远远地延伸到海的另一边,把这花岸的城和另一座城连接起来,像是连接着两个迥异的世界。

少年显然很是喜爱和迷恋,他久久地遥望着,直到补充好了自己前行的体力,又继续推着箱子走起来,他的胳膊随着乐曲,前后欢快地摇摆。

我随着那少年漫步着,桥上的灯火在海面上撒上片片涌动的金箔,那金箔卷动着,破碎着,又消失不见。

漫步着,漫步着,一钩细月睁开了莹白的眼睛。

月下是一片墨色的沙滩,依稀只看得见白色的海水边缘,有些孩子在那里玩耍嬉闹,朵朵小小的浪花,温柔地漫过沙滩旁的岩石和孩子们贝壳般的小脚丫。

少年又停了下来,他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便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一块礁石边,将鞋脱下,跳跃着穿过沙滩,朝海里跑去。

那海静静地,拥抱着它怀抱里的孩子,匿藏着深不可测的万物,也包容着奔向它的少年。

我停下了脚步,看那些孩子和少年。

少年是欣喜的,雀跃地探向海水的深处去,海水渐渐地拥抱了少年的胸膛。

忽然,少年头一低,如一尾娴熟的鱼儿钻进了海里,瞬间在水面上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长串白色的泡泡。

我在心底惊叫了一声。但是很快,少年又破开水钻了出来,他开心地划着水,划着划着,如一个婴儿在母亲的怀里撒着欢,闹累了,才回到了沙滩上。

夜已经张开了它巨大的翅膀,笼罩了整个世界,桥上的灯火一盏盏地眨着明媚的眼睛,过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大人们在唤孩子们归去,少年也穿上了鞋子,推了行李箱,继续向前走去。

我轻捷地跟过去,看到那路上,少年滴下的长长水痕清晰无比,在路灯下闪着露珠似的光芒。

我欣喜地脱了鞋子,提在手里,踏着少年的足迹,雀跃漫步前去。

光和影,在黑夜的混沌里,劈开一条长长的隧道,在天与海之间延伸远去。

我在其中漫步,漫步,漫步,从黑夜,漫步到黎明。



权杖 


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过,这美艳到荼蘼的黄昏。

今天,我终于离开了医院,这一次,我在那呆了四十多天。

司机把我和徐萃芳还有大包小包送了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徐萃芳收拾了一下午,也就牢骚了一下午。然后她勉为其难地做了两菜一汤,催促我快点吃了,安排我坐到了阳台,她便急急忙忙地开始收拾餐桌。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嫌弃这所房子,因为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从餐厅收拾盘子拿去厨房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耽误了她去跳舞,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念叨了无数遍:我可四十多天没去跳舞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她急躁地嘟哝和忙乱,我已经忘记刚才吃到嘴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想不起来我上次在家里吃饭是什么时候。

阳台外,炽热未散的夕阳占据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它在空中不遗余力地撒过来,伴随着满天的霁霞,那些光晕在彩色琉璃推拉门上流淌,富丽堂皇得虚幻。

阳台上,徐萃芳养了一排的芍药,此刻开得非常妖艳,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没忘了每天给她的花浇水,而我嘱托她养的一盆普通的金桂,却被放在阳台最边上的角落里,非常缺乏水分似的蔫吧着,在群花面前萎靡不振。

那些从防晒棚外射进来的阳光,穿过桂树的粗粝叶缝,几缕光射在我的裤子上,那些光柱里,有无数的细尘,被什么力量吹得飘舞着,翻滚着。

这让我猛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图书馆,和,白颜。

那年,我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人。

我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除了耕种,就是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点小工。我早已不记得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他人而去,从此没有了任何讯息。我东家一口西家半碗地混着长大,早早地开始帮忙农活,还学会了怎么把米和菜弄熟。父亲后来曾先后带回来过两个女人,可是她们都没呆多久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长年一副慌张的模样,仿佛手足无措地总想寻找什么,当我把红色的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就更慌张了。不过,他还是东拼西凑弄够了学费,并和我一起出发,去到学校所在B城的建筑工地谋活计。

当我穿着褪色的条纹运动服,踏着破洞的解放鞋,扛着家里唯一一床稍微好一点的秃棉絮站在B城那个伟岸的大理石校门口的时候,许多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有些目光甚至从我鞋子的破洞里透视了进去。

  • 1
1/2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合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1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始终觉得语言是小说的肉体,结构是小说的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这个小说具备了基本的肉体和灵魂,尽管在技巧的使用上还显稚嫩,还有模仿痕迹,但至少在邻家的众多小说中已经脱颖而出了。相对于那些努力地说故事,而且不讲究语言和结构地讲故事,这个系列小说高出太多了。
    • 无香2018/09/09 23:47:08
    • 分享到:
  • 感谢胡老师点评鼓励及提名,这么长的小说合辑,老师真是辛苦了感动
    • 无香2018/09/09 23:48:24
    • 分享到:
  • 不好意思,手机回复,点错表情了,老师见谅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13:47
    • 分享到:
  • 看前面部分时,我差点以为是散文。看到权杖那里才明白是小说。记得有个编辑说,他喜欢把小说写得不那么像小说的小说,而今年的鲁奖作品,有的小说就很像散文。好了,不绕口令了。吴香这篇小说,是动了些心思的,结构上有创新,进入得似乎有点慢,但只要有耐心,是可以领略到好景色的。吴香去年参赛出手的短篇小说是一个关于自闭症孩子的母亲的,有点惊艳。今年又带来了新的期待。
    • 无香2018/09/10 10:00:14
    • 分享到:
  • 谢谢夏姐鼓励,这一组是一个散文加十个短篇

    回复

    • 无香2童生2018/09/10 10:38:02
    • 分享到:
  • 曲9女巫的小屋,野性的音乐横冲直撞,似狂乱迷惘慌张的内心世界,对应的小说是:琉璃樽 曲10基辅的大门,庄严从容舒缓冷静,如释重负感,放下又有余味,对应的是:月光下 这是写这个系列的灵感来源,请各位老师多多指导
  • 回复
    • 无香2童生2018/09/10 10:31:29
    • 分享到:
  • 曲4牛车,曲调低沉缓慢,意似不堪重负的生活,对应的小说是:拾荒者 曲5雏鸡的舞蹈,混乱的音调,揪心的节奏,对应的小说是: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喘气的男人 曲6穷富犹太人,曲调时而高沉时而尖细密,类似无稽的争吵,对应的小说是:钓鱼 曲7立莫日市场,跳动 呱噪 喧闹 浮躁无安放感,对应的小说是:克莱因蓝和锈玫瑰 曲8墓穴,低音 威严 阴森 无奈的压力,对应的小说是:最后九十天
  • 回复
    • 无香2童生2018/09/10 10:23:06
    • 分享到:
  • 因为很喜欢这首曲子,所以根据它给我的听感和其音.画的故事写了这个系列: 散文漫步对应轻松悠扬类似对话的音轨:漫步 曲一:侏儒,给人的听感是怪诞 紧张 反应着艰难复杂的内心世界,对应的小说是:权杖 曲2古堡,音调忧伤,优美,如一个游吟诗人在夜色的田园风光里唱着动人的歌,对应的小说是:催眠曲 曲3杜乐利花园,音调嘈杂,如一群在游戏的人们发出的叽叽喳喳的吵闹,对应的小说是:选妃
  • 回复
  • 在这座世界教科文组织命名的创意之都,每天都有新奇的创意,这便是这座城市的活力。点赞! 其中的《权杖》我看过,很不错的一篇小说。
    • 无香2018/07/12 23:11:06
    • 分享到:
  • 谢谢大金牙厚赏去年音乐会归来后仍觉余音绕梁,忽然想,如果据那曲子的基调和它给与我的听感来写一组故事是不是很好玩呢?

    回复

  • 创新型的写作,必须支持
    • 无香2018/07/12 10:37:25
    • 分享到:
  • 谢掌门支持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08032
  • 12
  • 26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