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京城苦旅
  • 点击:1402评论:02018/07/12 17:23

陈州是一座生长在豫东平原的城市,在这里驻足停留的人,都会被这里的风土人情所感动,来陈州游览的旅客,都说这里散发着灵性。城市的中央有一座龙湖,龙湖清澈的水面上有很多荷花,湖的周围种满了柳树,迎风飘扬,美得极至。

育新中学就建在龙湖的旁边,是这个城市最出名的学校,每年都有很多学生从这里考入重点大学。有人说:“这全是沾了龙湖的光,从这里考入大学的子弟,都是喝了龙湖里的水,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

充满灵性的风水,总会滋养出许多名人来,萧雨就是育新中学里的名人之一。萧雨的祖辈都是军人出身,祖父在抗日战争时期就牺牲了。他有父亲是部队的一个海军军官,在一次出海演习中为了拯救一个新兵不幸身亡。自从父亲遇难后,他的母亲也带着姐姐离开了这座小城。

萧雨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后来他在回忆当中说,“虽然那段生活寂寞了一些,但那是他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他跟祖母生活的很好,他一直留恋着那段日子。但是,在他刚上初一那年,祖母病故了。在祖母去世那天,天空里飘荡着雪花,他不顾别人的劝阻,不吃不喝,在祖母的坟前待了整整三天三夜。后来,他去了母亲那里生活。

萧雨从小就读过很多书,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每次报社寄送的稿费,他都会拿出来请同学吃饭。他有一个叫秦诗的女朋友,还有一个叫栖云女孩,是给他印象最深的两个人。

直到上高二那年冬天,萧雨的继父李江决定不再让他读书,他做出了去北京工作的打算。离开学校的时候,他跟秦诗提出分手,他没有告诉秦诗要去哪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未来!

已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了,他还在候车室等着,两眼发麻,但又不敢入睡,他惟恐错过了这次去北京的机会。尽管很饿,却又不肯去买半点面包。他在想,如果这次买了,到了北京之后,两手空空的他,一定找不到着落。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愈加短暂,他的心里就愈加沉重。

外面的公路上是来回穿梭的人群,公交车的鸣啼声在嘶杀着,有的闯了红灯,正在被交警训斥着。有的目精打彩似的,见了交警,还会瞟上几眼,这是“阔佬们”在声张自己的权势,故意摆出来的架子。更多的还是那些手挽手的情侣,她们个个都欢愉着,手提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街头来回穿梭。

已是晚上二点了,火车才“轰—轰—”地响起来,萧雨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

只有他才会知道,坐在火车上的心情与感受,或凄凉,或悲惨,这必竟是他初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程。坐在黑夜的车厢内,更显得吓人,幸好车厢里的灯一直都在亮着。窗外的行人,也被黑夜笼罩着。偶尔有几个人,也不难让人误认为是落难的犯人。只有吠声在叫。

萧雨坐在车厢的最后一排里,前面有一张空桌子,也是车厢内唯一的桌子,只是比较凌乱。他对面坐着两名女孩,看上去像是学生。桌子上放着两本英语书、咖啡、面包、汽水之类的食品。她们在高谈论阔,很少注意在她们身边经过的行人。

车厢内是一片喧哗声,他在一旁思索着,有一种杂乱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萧雨向里面望了望,看见两名男子正在向他的方向走来,一个拄着拐杖,另一个是稍微胖些的男人,左手拿着一把吉它。右手的中指己不存在,像是被刀砍掉的。在走到车厢中间时,他们止住了脚步。“各位大伯,大婶,你们好!你们都看一下,我们两人都四肢不全,无力支撑生活的残疾人,只想出来混口饭吃,请大家行个好,有多拿多,没多拿少,给支援一点。”

说话的是那名拄着拐杖的男子,那声音哄亮得决不像是在乞讨,而是在演出。

“是啊!能跟大家在火车上相遇也算是一种荣幸,现在,我们把这首歌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给一点支援。”手拿吉它的男子说着就跪到了地上。

一种悠美的音律从车厢里传了进来,是那首人们都比较熟悉的《流浪歌》。

歌声落下之后,他们就站了起来,开始向乘客们收钱。轮到萧雨时,他摸了摸兜里的钱,总共不足二十元。

“对不起,我身上带的钱不多,不给你们行吗?”萧雨见别人都相继掏出了钱,心中充满了苦思。

“这怎么能行,出外的谁不多带些钱。”拿吉它的男子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听到没有?一块也拿不出来吗?”

“可我还要急着用呢。”萧雨打量着他,他哪像是在要钱,分明是在强迫,他们的脸色、语气都充满了险恶。

“快点拿出来!别啰嗦!”男子用拐杖敲着他的小腿腕,“快点!听到没有,混帐!”

萧雨的腿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无奈地拿出二元钱给了他。

坐在萧雨对面的两名女孩也都相继交了钱,她们多半是受了恐惧。最大方的是走廊右边的一对男女,他们很大方地给了男子五元钱,男的像是从农村走出来,身上还带着一种乡土气息,也许是挣了些钱,握着一部手机在不停地玩弄。女孩很容易看得出来就是他的女友,她一直在抽烟,偶尔会讲一些淫秽的东西,给人一种厌恶的感觉。她留着一幅短发,白胖,眼睛像是很呆滞,上身穿一件红衬衣,下穿牛仔裤,让人看去有些不自在。一看就知道不像是那种正派的人物。

“姑娘,我能看一下你的书吗?”为了让自己清静一下,萧雨把心思放在了对面女孩的两本书上。

“好,你拿去看吧!”那女孩看了他一下。

萧雨道了声谢谢,开始打开了那本似曾相识的英语书。但是,一种苦水又涌上了心头,今天这一别,就说明他要与书隔绝了。

“你也是学生吗?”另一个女孩问道。

萧雨有点伤感地说,“不是的……”

看着书本上的英文字母,他又起了愁绪,想起了他在校园的那段日子。他是多么地洒脱、浪漫、被人称之为“小才子”。但是,现在他所有的荣誉都已一挥而尽。

“谢谢—”萧雨郑重在说。

萧雨默默无闻,也许,现在他更需要安静。

车厢里的人大多在晕晕欲睡,偶尔有几个人,也是在翻报刊。他所在的位置正好靠近厕所,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在此经过,他无法入眠。

又过了一会儿,萧雨被一阵狗叫声惊醒了,窗外吹进一阵冷风,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姐姐,你去把窗户关上好吗?”对面的女孩从梦中醒来。寒风正向着她们吹来,她们是被风吹醒的。

“我来吧!”不等她开口,萧雨站了起来。

“谢谢—”那名被称为“姐姐”的女孩说。

看萧雨帮她关上了窗户,她很是感激。于是,她们又开始睡起来。火车已进入了石家庄,她们还在熟睡着。

“姑娘,快醒醒,你到站了。”萧雨怕她们错过车站,试着叫醒她们。

“什么啊?”女孩晕迷似地说。

“你们不是在石家庄下车吗?已经到站了。”萧雨说。

“啊—”女孩向外望了望,立刻醒悟过来了,急切地说,“芹儿姐,快醒醒!快到站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芹儿从梦中醒来,急忙问,“晚了吗?”

“还不晚?”女孩感激地说,“我也是刚醒的吗,多亏他提醒,不然……”

“谢谢你—”芹儿感激地说。

“不用的—”萧雨向她们一笑,表示这并不算什么。

她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他脸上呈现出一种机灵和聪慧,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光芒。

“小晴,我们下站吧!”芹儿一直向外看着,知道她们已到了目的站。

“好的—”小晴开始向车栅上去取行礼,可是,栅栏太高,她很吃力。

“我来吧!”萧雨把行礼给她们取回来,放在了桌上。

见萧雨屡次给她们帮忙,她们都感动了。

萧雨向窗外给她们招了招手,表示客气,欣然地坐了下来。他依旧向窗外望去,火车所经过的每一个城市,他都历历在目。他知道,北京离他的距离已经不远了。

火车准时到达北京西站。候车室旁边人声鼎沸。萧雨向四周望了望,有许多接站的人,手举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他们要找的人。萧雨知道这没他的份,就径直向外面走去。时间已悄然过去,他开始向各个地方去找,包括工厂、饭厅。他想,那怕是一个洗盘子的小活,也不至于让他挨饿。

他找了很多地方,但是,仍然找不到他想要的工作。像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他万般无奈地流落在街头,看着行人鄙视的目光。日已西落,萧雨急切的心情,更是深不可测。他又来到了一家名叫“红梦”的宾馆,下面还用英文写着营业的时间。

萧雨走了进去,有了上几次的经验,这次他也变得聪明了许多。

“欢迎光临!”迎宾员礼貌地说。

萧雨在一旁坐了下来,故作镇静,给自己鼓满了勇气。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服务员向他走了进来,把一个菜单交给了他。

“先叫你们老板来一趟,我找他有事。”萧雨放大了语气。

服务员见他一幅心平气和的样子,似乎大有来头,开始向经理室走去。然后又示意让他进去。

“王老板好!”萧雨仔细打量着她,虽然她看上去已有三十多岁,却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乌黑的头发,口唇像霓虹一样的红润,还穿着一身红装,显然是经过化装打扮的。

“你找我有事吗?”王瑞在一张光洁的沙发上坐着,嘴里抽着香烟,还吐着烟圈,让人看上去很肉麻。

“你是来找工作的吗?”她把脚停放在桌面上,依旧抽她的烟。

“是的……算是被你猜准了。”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人是需要赞美的,不论是否可用,他都打算试一下。只要不被赶走就行。

“你不必跟我甜言蜜语,像这种事老娘见的多了,只是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大胆的。”她漫不经心地说。

“王老板见多识广,哪能像我啊!”萧雨想尽量颇得她的欢欣。

“那是,老娘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她欣然地说。

萧雨看得出来,虽然她说话强盛了一点,但她并无恶意。她是那种时尚的女人,为了生计,他只有顺着她来。

“你以后就跟这里的服务员一样,可以去拿菜单,也可洗盘子、碗之类的活儿。”王瑞盯着他不放,又镇静地说,“这里大多是女孩,以后抹地板之类的活儿,你也得做。”

“我会做好的,你放心吧!”他当然答应,只要能填好他的肚子,己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晚,萧雨吃了他到北京来的第一顿饱饭。由于宾馆里住宿不够,他就在路边睡觉。一张被子,一张席子,是他惟一的陪伴。还有,就是这浓黑的夜色。


  • 1
  • 关键词:北京遇见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一个离了婚的女子,舍下年幼的女儿南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执着啊!那些辛苦和心酸,不是亲历者,应该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不过,在那个时代,南下深圳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难过,但坚持到现在,还在深圳的人,一定收获了很多的快乐和财富,让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就是当初坚守的回报。 好的东西,总是要等等的,生活也一样。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0 10:36:47
  •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艰辛。苦难是最好的阶梯,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因为苦难过,更懂得珍惜;因为苦难过,更懂得坚持。因为珍惜和坚持,我们留了下来,留下来“深圳人”或者异乡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可圈可点的动人故事。 如你,如我。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0:17:30
  • 这文笔,果然了得!三言两语,深圳的变化,房价的飞涨,深圳入学的难度,深圳办事的公正,小孩子说话的知趣,作者自己的远见卓识都淋漓尽致!一句……“这地方我做噩梦来过!”成了文眼,熠熠闪光!

    昆阳森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8:49:55
  • 《索居深圳》以意象+哲思的文字切入,企及社会裂变时代尚存的人文力量,从情感层面深入到灵魂深处,是对生活思考和感悟后的提炼和升华,不断思索和追问人生、生命的意义。海舒组诗表达平复现实的落差,抚慰那些无奈的、忧郁的、奋斗的、委婉的言无不尽,给灵魂找个栖落之处,以便向更好的生活回归本真。海舒作为一个追求心灵真实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些现实的细微处驻足,捕捉到慰藉生命的美好与向往,以另一种存在的表达昭示希望。

    张军索居深圳

    2018/8/20 0:03:03
  •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2018/8/19 22:42:31
  • 人这一辈子,不仅仅有生死,还有若干不期而遇的“第一次”。通读完本文,我们不难发现,标题中的“骗”是贬义褒用。一个“骗”字反映了深商在创业伊始,对人才很是“饥渴”。本人空活三十余载,迄今还未到过深圳,无缘登上“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这艘豪华游轮。庆幸的是,邻家向来倡导“你吃肉来我喝汤,你若获奖我沾光”,点赞支持首篇贴在邻家上的参赛作品,也算是一种参与吧。

    黄元罗我来深圳第一天:被“骗”到深圳

    2018/8/19 18:37:47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