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京城苦旅
  • 点击:1925评论:02018/07/12 17:23

陈州是一座生长在豫东平原的城市,在这里驻足停留的人,都会被这里的风土人情所感动,来陈州游览的旅客,都说这里散发着灵性。城市的中央有一座龙湖,龙湖清澈的水面上有很多荷花,湖的周围种满了柳树,迎风飘扬,美得极至。

育新中学就建在龙湖的旁边,是这个城市最出名的学校,每年都有很多学生从这里考入重点大学。有人说:“这全是沾了龙湖的光,从这里考入大学的子弟,都是喝了龙湖里的水,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

充满灵性的风水,总会滋养出许多名人来,萧雨就是育新中学里的名人之一。萧雨的祖辈都是军人出身,祖父在抗日战争时期就牺牲了。他有父亲是部队的一个海军军官,在一次出海演习中为了拯救一个新兵不幸身亡。自从父亲遇难后,他的母亲也带着姐姐离开了这座小城。

萧雨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后来他在回忆当中说,“虽然那段生活寂寞了一些,但那是他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他跟祖母生活的很好,他一直留恋着那段日子。但是,在他刚上初一那年,祖母病故了。在祖母去世那天,天空里飘荡着雪花,他不顾别人的劝阻,不吃不喝,在祖母的坟前待了整整三天三夜。后来,他去了母亲那里生活。

萧雨从小就读过很多书,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每次报社寄送的稿费,他都会拿出来请同学吃饭。他有一个叫秦诗的女朋友,还有一个叫栖云女孩,是给他印象最深的两个人。

直到上高二那年冬天,萧雨的继父李江决定不再让他读书,他做出了去北京工作的打算。离开学校的时候,他跟秦诗提出分手,他没有告诉秦诗要去哪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未来!

已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了,他还在候车室等着,两眼发麻,但又不敢入睡,他惟恐错过了这次去北京的机会。尽管很饿,却又不肯去买半点面包。他在想,如果这次买了,到了北京之后,两手空空的他,一定找不到着落。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愈加短暂,他的心里就愈加沉重。

外面的公路上是来回穿梭的人群,公交车的鸣啼声在嘶杀着,有的闯了红灯,正在被交警训斥着。有的目精打彩似的,见了交警,还会瞟上几眼,这是“阔佬们”在声张自己的权势,故意摆出来的架子。更多的还是那些手挽手的情侣,她们个个都欢愉着,手提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街头来回穿梭。

已是晚上二点了,火车才“轰—轰—”地响起来,萧雨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

只有他才会知道,坐在火车上的心情与感受,或凄凉,或悲惨,这必竟是他初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程。坐在黑夜的车厢内,更显得吓人,幸好车厢里的灯一直都在亮着。窗外的行人,也被黑夜笼罩着。偶尔有几个人,也不难让人误认为是落难的犯人。只有吠声在叫。

萧雨坐在车厢的最后一排里,前面有一张空桌子,也是车厢内唯一的桌子,只是比较凌乱。他对面坐着两名女孩,看上去像是学生。桌子上放着两本英语书、咖啡、面包、汽水之类的食品。她们在高谈论阔,很少注意在她们身边经过的行人。

车厢内是一片喧哗声,他在一旁思索着,有一种杂乱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萧雨向里面望了望,看见两名男子正在向他的方向走来,一个拄着拐杖,另一个是稍微胖些的男人,左手拿着一把吉它。右手的中指己不存在,像是被刀砍掉的。在走到车厢中间时,他们止住了脚步。“各位大伯,大婶,你们好!你们都看一下,我们两人都四肢不全,无力支撑生活的残疾人,只想出来混口饭吃,请大家行个好,有多拿多,没多拿少,给支援一点。”

说话的是那名拄着拐杖的男子,那声音哄亮得决不像是在乞讨,而是在演出。

“是啊!能跟大家在火车上相遇也算是一种荣幸,现在,我们把这首歌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给一点支援。”手拿吉它的男子说着就跪到了地上。

一种悠美的音律从车厢里传了进来,是那首人们都比较熟悉的《流浪歌》。

歌声落下之后,他们就站了起来,开始向乘客们收钱。轮到萧雨时,他摸了摸兜里的钱,总共不足二十元。

“对不起,我身上带的钱不多,不给你们行吗?”萧雨见别人都相继掏出了钱,心中充满了苦思。

“这怎么能行,出外的谁不多带些钱。”拿吉它的男子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听到没有?一块也拿不出来吗?”

“可我还要急着用呢。”萧雨打量着他,他哪像是在要钱,分明是在强迫,他们的脸色、语气都充满了险恶。

“快点拿出来!别啰嗦!”男子用拐杖敲着他的小腿腕,“快点!听到没有,混帐!”

萧雨的腿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无奈地拿出二元钱给了他。

坐在萧雨对面的两名女孩也都相继交了钱,她们多半是受了恐惧。最大方的是走廊右边的一对男女,他们很大方地给了男子五元钱,男的像是从农村走出来,身上还带着一种乡土气息,也许是挣了些钱,握着一部手机在不停地玩弄。女孩很容易看得出来就是他的女友,她一直在抽烟,偶尔会讲一些淫秽的东西,给人一种厌恶的感觉。她留着一幅短发,白胖,眼睛像是很呆滞,上身穿一件红衬衣,下穿牛仔裤,让人看去有些不自在。一看就知道不像是那种正派的人物。

“姑娘,我能看一下你的书吗?”为了让自己清静一下,萧雨把心思放在了对面女孩的两本书上。

“好,你拿去看吧!”那女孩看了他一下。

萧雨道了声谢谢,开始打开了那本似曾相识的英语书。但是,一种苦水又涌上了心头,今天这一别,就说明他要与书隔绝了。

“你也是学生吗?”另一个女孩问道。

萧雨有点伤感地说,“不是的……”

看着书本上的英文字母,他又起了愁绪,想起了他在校园的那段日子。他是多么地洒脱、浪漫、被人称之为“小才子”。但是,现在他所有的荣誉都已一挥而尽。

“谢谢—”萧雨郑重在说。

萧雨默默无闻,也许,现在他更需要安静。

车厢里的人大多在晕晕欲睡,偶尔有几个人,也是在翻报刊。他所在的位置正好靠近厕所,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在此经过,他无法入眠。

又过了一会儿,萧雨被一阵狗叫声惊醒了,窗外吹进一阵冷风,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姐姐,你去把窗户关上好吗?”对面的女孩从梦中醒来。寒风正向着她们吹来,她们是被风吹醒的。

“我来吧!”不等她开口,萧雨站了起来。

“谢谢—”那名被称为“姐姐”的女孩说。

看萧雨帮她关上了窗户,她很是感激。于是,她们又开始睡起来。火车已进入了石家庄,她们还在熟睡着。

“姑娘,快醒醒,你到站了。”萧雨怕她们错过车站,试着叫醒她们。

“什么啊?”女孩晕迷似地说。

“你们不是在石家庄下车吗?已经到站了。”萧雨说。

“啊—”女孩向外望了望,立刻醒悟过来了,急切地说,“芹儿姐,快醒醒!快到站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芹儿从梦中醒来,急忙问,“晚了吗?”

“还不晚?”女孩感激地说,“我也是刚醒的吗,多亏他提醒,不然……”

“谢谢你—”芹儿感激地说。

“不用的—”萧雨向她们一笑,表示这并不算什么。

她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他脸上呈现出一种机灵和聪慧,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光芒。

“小晴,我们下站吧!”芹儿一直向外看着,知道她们已到了目的站。

“好的—”小晴开始向车栅上去取行礼,可是,栅栏太高,她很吃力。

“我来吧!”萧雨把行礼给她们取回来,放在了桌上。

见萧雨屡次给她们帮忙,她们都感动了。

萧雨向窗外给她们招了招手,表示客气,欣然地坐了下来。他依旧向窗外望去,火车所经过的每一个城市,他都历历在目。他知道,北京离他的距离已经不远了。

火车准时到达北京西站。候车室旁边人声鼎沸。萧雨向四周望了望,有许多接站的人,手举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他们要找的人。萧雨知道这没他的份,就径直向外面走去。时间已悄然过去,他开始向各个地方去找,包括工厂、饭厅。他想,那怕是一个洗盘子的小活,也不至于让他挨饿。

他找了很多地方,但是,仍然找不到他想要的工作。像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他万般无奈地流落在街头,看着行人鄙视的目光。日已西落,萧雨急切的心情,更是深不可测。他又来到了一家名叫“红梦”的宾馆,下面还用英文写着营业的时间。

萧雨走了进去,有了上几次的经验,这次他也变得聪明了许多。

“欢迎光临!”迎宾员礼貌地说。

萧雨在一旁坐了下来,故作镇静,给自己鼓满了勇气。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服务员向他走了进来,把一个菜单交给了他。

“先叫你们老板来一趟,我找他有事。”萧雨放大了语气。

服务员见他一幅心平气和的样子,似乎大有来头,开始向经理室走去。然后又示意让他进去。

“王老板好!”萧雨仔细打量着她,虽然她看上去已有三十多岁,却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乌黑的头发,口唇像霓虹一样的红润,还穿着一身红装,显然是经过化装打扮的。

“你找我有事吗?”王瑞在一张光洁的沙发上坐着,嘴里抽着香烟,还吐着烟圈,让人看上去很肉麻。

“你是来找工作的吗?”她把脚停放在桌面上,依旧抽她的烟。

“是的……算是被你猜准了。”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人是需要赞美的,不论是否可用,他都打算试一下。只要不被赶走就行。

“你不必跟我甜言蜜语,像这种事老娘见的多了,只是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大胆的。”她漫不经心地说。

“王老板见多识广,哪能像我啊!”萧雨想尽量颇得她的欢欣。

“那是,老娘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她欣然地说。

萧雨看得出来,虽然她说话强盛了一点,但她并无恶意。她是那种时尚的女人,为了生计,他只有顺着她来。

“你以后就跟这里的服务员一样,可以去拿菜单,也可洗盘子、碗之类的活儿。”王瑞盯着他不放,又镇静地说,“这里大多是女孩,以后抹地板之类的活儿,你也得做。”

“我会做好的,你放心吧!”他当然答应,只要能填好他的肚子,己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晚,萧雨吃了他到北京来的第一顿饱饭。由于宾馆里住宿不够,他就在路边睡觉。一张被子,一张席子,是他惟一的陪伴。还有,就是这浓黑的夜色。


  • 1
  • 关键词:北京遇见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