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许之地
  • 点击:6177评论:102018/07/13 12:44

1.

地梁打好了,房子基脚轮廓有了,房子整体轮廓也像有了,王桑北目光往虚高处拉伸,拉出一幢两层小楼,黛顶、粉墙、环以圆柱栅栏阳台。

天欲黄昏,一列大雁在惨白的天空点出行歪斜的“一”字,眼看就要越过面前的江水扑进岸边连绵的峦怀。王桑北站在石坝上,像块立石。

那天黄昏,窗外也有几只鸟,它们水珠般,在几棵树上溅来溅去,伴杂叽叽喳喳的叫声。周玲如望向窗外,神情木木地。靠窗的病床上,躺着王操,护工正在给他擦身,男护工力气大,摆弄物件样将王操推起侧翻,王操一动不动,仿佛呼吸都没有,一只脚扭着塞到身下,脚趾扭得发红,桑北见了,赶紧抽出脚摆好。

“爸爸就这样一直住医院吗?”她看着周玲如,眼神却不像在问。

“那还能住哪?”周玲如转过头,目光涣散地铺了一病床。

“总要有个去处吧。长期在医院可不行。”王桑北叹口气。

夕阳又冷了一层。周玲如也叹了口气。这两年,医院已经成了她们另一处家,每天早晚报到,白天值守,除了病床上的王操,每个人都散架数次又一次次重新组装。

“妈,我有个主意……”王桑北打起精神,顿了顿,看了王操两眼,又看看周玲如:“我在老家盖幢房子,把爸爸接回老家。”

“啊……”周玲如一时没明白。

“爸爸会高兴的。”

“回老家?”周玲如不敢相信,抬头把眼前的两缕灰白头发撩至耳后。

“爸爸一高兴,说不定就醒过来了,我问过医生,爸爸可以出院,反正他不用治疗也不用吃药。”王桑北说着说着,眼睛突然闪闪发光。

“还要盖房子?说得轻巧!”周玲如悟过来,眉心皱成“川”字。

“醒不过来,爸爸也高兴,房子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有我,钱也不是问题。”王桑北明白周玲如担心什么。

“你爸爸真想回老家?他这一回,可就……再说,这一路上的折腾,他受得了吗?”周玲如说。

“爸爸怎么不想回,他这人就这样,有话从来不明说的。”桑北撇撇嘴,“我知道他。”

“真的?!”周玲如猛地昂头,提高嗓门,“你爸爸真的想回去啊?”

王桑北接住她的目光,将它扶稳、又抚拍两下:“怎么不是真的!”

周玲如低下头,兀自点点,回味了几秒,道:“是了,是了吧。”

桑北转过身,推开阳台门,步出病房,城市的烟火气与喧闹声扑撞而来。具体,还得再想想。她倚靠栏杆,抬起右手,叉开五指,插入头发一下下梳拉。医院处于闹市区,薄薄的暮色如一层淡淡的愁绪,罩住天地,无数点灯光依次亮起,大小车辆如爬动的大虫,人群蚁蚁行行,暮色胶裹着楼房、车辆、人群、灯光,灯光伸伸腿抬抬头,陷进更深的暮色中。

她记得,有一次,她开车带他们去海边,经过一处墓地,墓地很大,整面山坡全是排列整齐的墓碑,她突然说:“埋在这儿也不错啊,风景这么好,离市区也近。”周玲如说是的是的。王操却没说话,只皱眉咳了两声。桑北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问晚上在哪儿吃海鲜。


2.

三十多年前,王桑北和周玲如到达深圳的那个早晨,天还没亮透。

她们是跟着王操战友一家一起从老家坐了几天火车来深圳的,王操在信里说,单位要赶工,他走不开,战友姓刘,是他的好兄弟,会照顾好她们。

放下行李,喝了碗稀饭,母女俩就往工地赶,王操戴顶安全帽,上身光着,下身穿条长军裤,脸上全是水泥点麻子,他抹两把肌肉一鼓一鼓的胸,笑得一嘴牙花:“你们也不睡一觉,跑这儿来做啥,工地又脏又危险。”周玲如掏出手绢给他擦汗,“这是哪儿,房子建得还像样儿。”“华强北!深圳市中心!”王操昂脸,抬起右手划拉一圈,“看嘛,那幢高楼是我们才刚建好的,二十八层,不过,比国际大厦还是矮了一半,现在这个建的是厂房。”厂房尽管只有六层,但已经算华强北的高海拔物体,王操双手叉腰,领着母女俩在楼顶逛了一圈,指着四周,“那边,看见没得,要建口岸,通到香港;这边,要建商贸区;还有那边,看得见吧,小河那边,将来……”母女俩随着他的指头扭头,齐刷刷将脸盘朝向现在还一无所有的地方,营养不良的黄沙地在接近正午的烈日下,亮晃晃地反照着她俩同样亮晃晃的脸盘。王桑北捡起一根断钢筋,又捡了几根钉子。王操哇哇叫:“放下放下,这些不是玩具。”几个跟王操同样装扮的男人嘻嘻哈哈,“让她玩,王队长,你要教你女儿建房子,她将来比你还能干呢。”

晚上,她们就歇息在华强北的临时工棚里。这片工棚其实是军营,王操他们部队来深圳拓荒,第一个歇脚点就是华强北。王操从自挖井里压了一大盆水上来,给母女俩洗脸洗脚,工棚四周长满半人高的杂草,天甫黑,蚊子们如潜伏了许久的敌兵,见有活物,嗡嗡吵嚷着成团往人身上扑,王操笑笑,“你们算命好了,有蚊帐,但是蛇我就不敢保证了,睡觉前把被子翻两遍,上次一个战友差点把蛇当枕头睡。”

夏天的工棚闷热无比,周玲如不停挥摇蒲扇,由于困倦,王桑北很快就睡着了,王操却兴奋得很,不停跟周玲如叽叽咕咕,王桑北迷糊中听得他问,“这儿比东北好吧,将来还要好。”周玲如拍他一蒲扇,“你喜欢拿蛇当枕头啊,好好,好得很。”


3.

对岸小沔镇已经灯火粲然。一艘渡船犁开水面驶近,更近,陆陆续续从舱里吐出几个黑点,有个黑点沿着石板路折上水泥路,起起伏伏地蠕动,王桑北站在水泥路这头,黑点像磁石,吸着她往下小跑。

“蒲儿姐。”桑北唤。

黑点抬起头,“桑北,怎么长变了?”

几年不见的俩个人,一时不知该不该拥抱,王桑北接过蒲儿背上的包,“本来想去镇上接你的,怕你找不到。”

“找不到?隔我老家有好远嘛。”蒲儿故作嗔怪。

表叔表娘已经做好了夜饭。几个工人一桌,他们四个人一桌。吃过夜饭收拾好。桑北和蒲儿帮着表叔表娘整理明天要到集上卖的菜。

蒲儿回老家后嫁了人,现在县里开超市,王桑北回老家修房子,蒲儿坚持要来看她。王操的事她也知道了。家前面有片工地,每天,中过风的王操的主要活动,就是看工地的工人建房子。这天他一如往常,趴在落地窗前打望,周玲如喊他吃饭,王操没应,周玲如又喊了两声,走过来,“天天看,好好吃饭,吃饱了跟他们一起去建。”照往常,王操准会顶她嘴,但他这次没吭声,依然定定地望向窗外,周玲如伸出指头点点他,王操顺势倒歪,手指急追而上,幸亏扯往角衣袂。

“老头,老头!”周玲如轻声唤他,掩不住的害怕与急切。

王操愣了愣,缓缓睁开眼,目光又稀又软,“有点不舒服,我先睡会再吃。”他边说边费力地爬上床,周玲如帮他盖好被子,等她吃完饭来看,王操像是睡死了,她喊他,他没应;她摇他,他没动。她没想到,王操这回真是睡死了,他再也没有醒来,成了植物人。

“医院里人都说爸爸死了,他明明是个活人,他们瞎眼了吧。”王桑北愤愤地。

“就是,哪里会,你爸爸那么能干的人。”蒲儿姐附和。

表叔咳出口痰,“王操都不见老,就是头发白了,那年他回老家,就是这个样儿。”

王桑北知道表叔说的那年,是指将近三十年前,他们一家来深圳后头回回老家,士别五年,爸爸说,该回去看看了。

还在重庆火车站,就有人来接了。二爸(爸爸的弟弟)迎上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可到了可到了,火车还算准点。火车其实晚了两个小时。路上他们又换了两趟汽车,还没过河,就看见渡口黄桷树下站了几个人,二爸对桑北说,“那不是你爷爷姑爷他们吗?”

每天都有宴席,每户人家都争着请他们,舂糍粑推豆花,正是年节,灶屋的热水烧得白烟滚滚,滚圆的年猪被众人死死按住,哦哦地吼叫。

村里人对什么都好奇,说完了在电视里看到的深圳的楼房、马路、公园,又说起了王操的工作,王操从东北调过来,分配到深圳建筑业某国企。他们问,楼房怎么盖的?听电视里说你们三天能盖一层楼?有神仙助力吗?你们真的那么厉害?王操笑吟吟地,脚一跷架起二朗腿,不紧不慢地回答,他口才好,又是他烂熟的,说到精彩处还手比脚划,像说评书。

也就是那次,他们一家结束探亲回深圳,身后跟了几个男女,其中就有表叔和蒲儿姐,表叔已经当爸爸了,蒲儿姐高中毕业没考上学,男的,王操把他们安排到单位工地做小工,一天能挣几十元;至于蒲儿姐,她进了服装厂,厂址就在华强北。周玲如觉得委屈了,“蒲儿聪明,又是高中生,完全可以坐办公室的。”但蒲儿说她喜欢做衣服,厂里的姐妹们也好相处,几十个人整天打打闹闹,白天流水线,晚上逛夜市,从早到晚都欢欢喜喜。


4.

他们一家没在华强北的临时工棚住几天,王操就带她们住到相隔不远的单位家属区了,综合广场靠里那幢的一楼A单元,此后,他们就算在深圳安定下来,表叔和蒲儿姐在这个家住过,后来陆续来深圳打工的亲戚也住过,当然,还有别的人,那是后话了。

蒲儿姐和表叔搬出家住进宿舍不久那天傍晚,天清亮亮地,刘叔叔踩着自行车溜过来,捏住刹车,腿一支,将车锁在王家阳台外铁杆上,抬头往里探,“老王,老王在家没得?”

王操也刚下班,在楼梯间擦他的自行车呢,每天回家,只要有空,他都要擦这辆二六永久牌男式自行车。王桑北坐在阳台上写作业,阳台光线比房间足,她马上中考了,头个志愿报的财经中专,桑北成绩从未下过全级前五,市里学校任她挑,这几年流行读中专,深圳到处是职业高中和中专,财经中专是其中的佼佼者,学生没毕业即被各大银行抢光了,王操却要她报普高,将来考大学。王桑北懒得跟他争,王操这个初中生,连专科本科都搞不清,要她考大学,不过是看到单位下了文件,大学生可以直接进他单位入编制。王桑北才不要进那个建筑单位呢,整天灰头土脸,像只土拔鼠。

刘叔叔没穿蓝色的工装,上身黄色带领套头棉衫,下身蓝色牛仔裤,显得他比平常个子高挺。周玲如炸了花生米、炒了碟回锅肉、焖了锅豆腐烩菜,刘叔叔客气道,“我们老乡天天见还麻烦你们,我今天来是想跟老王商量点事。”

分边落座。一杯高梁酒下肚,刘叔叔就切入正题,问王操愿不愿挪个窝。

“挪窝?挪什么窝?”王操瞪大双眼。

“ 你晓得咯,我停薪了,从单位出来好几个月了。”刘叔叔将空酒杯斟满,娓娓语来。

“ 我现在带了个装修队,没几个人,做些泥瓦木工活,以为拉不到活,结果活多得做不过来。”

“你头脑灵活嘛。”王操说。刘叔叔在部队时,就得了鬼灵精的外号。

“你也出来单干吧,过来帮我也好,你不知道外面的形势,社会发展快得很,一天一个样。”

“我哪有空帮你,队里天天赶工。”王操嗞溜口酒。他说的实话,单位一年干足三百六十天,他这个小队长,又要管理又要干活。

  • 1
1/10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20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6
  • L.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7-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前面写得有点平,渐入佳境,最后面两节还蛮感人。桑北私服的发展历程也是千万个桑北私服的影子,一路走来,不怎么坎坷起伏,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更没有太多尔虞我诈的骗局,这也许是就是创业的现实吧,都是逼出来的事情。
  • 回复
  • 游利华写上世纪末深圳人家的日常生活,就像写她村里的事儿,有生活有细节有腔调,不愧是在深圳长大的重庆人,小说有看头。
  • 你是说麻辣火锅吗?好好,什么菜都涮得。

    回复

    • 游利华2童生2018/08/20 12:19:21
    • 分享到:
  • 今天才回来深圳,感谢各位点评。 这个小说,还是关于寻找与自我。深圳在我看来,是一个隐喻,一块应许之地,我们都在其中寻找付出,历经世事,最后,有的人实现了,有的人失落,但是,真的实现了吗?真的失落了吗?父女俩父为镜子,女儿是父亲的延续,应许之地,到底是哪儿?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也许惟有寻找,是永恒的。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8/14 15:39:00
    • 分享到:
  • 作者描述了上个世纪末一家人的平凡故事,简简单单,细水长流。看完之后仿佛我的人生也在90年代走了一槽,经历了时代变迁,岁月打磨。在普通的世界里,看到不平凡的存在。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09 16:27:17
    • 分享到:
  • 先马着 晚点看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7/14 14:59:45
    • 分享到:
  • 游游的语言一如既往地精致,这是阅读丰富带来的宝贵沉淀。学习了。
  • 谢谢夏夏的肯定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7/13 14:32:25
    • 分享到:
  • 这文章越写越长,都看不过来了
  • 下次争取写短点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6
  • 60000
  • 10
  • 1140
  • 一个离了婚的女子,舍下年幼的女儿南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执着啊!那些辛苦和心酸,不是亲历者,应该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不过,在那个时代,南下深圳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难过,但坚持到现在,还在深圳的人,一定收获了很多的快乐和财富,让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就是当初坚守的回报。 好的东西,总是要等等的,生活也一样。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0 10:36:47
  •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艰辛。苦难是最好的阶梯,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因为苦难过,更懂得珍惜;因为苦难过,更懂得坚持。因为珍惜和坚持,我们留了下来,留下来“深圳人”或者异乡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可圈可点的动人故事。 如你,如我。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0:17:30
  • 这文笔,果然了得!三言两语,深圳的变化,房价的飞涨,深圳入学的难度,深圳办事的公正,小孩子说话的知趣,作者自己的远见卓识都淋漓尽致!一句……“这地方我做噩梦来过!”成了文眼,熠熠闪光!

    昆阳森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8:49:55
  • 《索居深圳》以意象+哲思的文字切入,企及社会裂变时代尚存的人文力量,从情感层面深入到灵魂深处,是对生活思考和感悟后的提炼和升华,不断思索和追问人生、生命的意义。海舒组诗表达平复现实的落差,抚慰那些无奈的、忧郁的、奋斗的、委婉的言无不尽,给灵魂找个栖落之处,以便向更好的生活回归本真。海舒作为一个追求心灵真实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些现实的细微处驻足,捕捉到慰藉生命的美好与向往,以另一种存在的表达昭示希望。

    张军索居深圳

    2018/8/20 0:03:03
  •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2018/8/19 22:42:31
  • 人这一辈子,不仅仅有生死,还有若干不期而遇的“第一次”。通读完本文,我们不难发现,标题中的“骗”是贬义褒用。一个“骗”字反映了深商在创业伊始,对人才很是“饥渴”。本人空活三十余载,迄今还未到过深圳,无缘登上“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这艘豪华游轮。庆幸的是,邻家向来倡导“你吃肉来我喝汤,你若获奖我沾光”,点赞支持首篇贴在邻家上的参赛作品,也算是一种参与吧。

    黄元罗我来深圳第一天:被“骗”到深圳

    2018/8/19 18:37:47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