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故事的三种讲法
  • 点击:2847评论:32018/07/16 10:18

A乾篇

1

湿淋淋的暗夜,静谧,时而几声犬吠,显得这个夜越发地静。

刀子心里忐忑着,他盯着张明,张明的身子哆嗦着,但眼睛里闪着光,亮亮的,像隧道里的探照灯。刀子知道,这灯光就是惊恐。

我们真的把张财旺给杀了?

刀子没有说话,看着已经不再抽搐的张财旺的尸体。

张财旺是村长,在张家湾,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而现在,张财旺绝对是风光不再了。一个人的牛逼和权威,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人必须活着,如果是死了,就什么也不是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张明带着哭腔说:“我们是不是做得过火了一些,毕竟你还没有娶张华月呢。”

刀子说:张华月是我的女人,张财旺睡了那么多的女人,我都给他说了,让他不要碰张华月,他既然碰了,我肯定要让他付出代价的。

张明叹了口气说:“唉!我这个介绍人当得不值,帮你介绍对象,现在又帮助你杀人,现在我真的后悔了。”

张华月是张明的堂姐,张明是刀子的工友,是张明介绍刀子和张华月认识,并发展为恋人的。

刀子说:现在人都死了,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呀。

张明依然带着哭腔说:“现在怎么办?跑也跑不了,因为张华月是我的堂姐,现在张财旺死了,警察顺藤摸瓜,肯定能追查到张华月,肯定也能追查到我。”

刀子说:也许没事,你看看这场大雨,当然会消灭我们的一切痕迹,另外,张财旺财富多,女人多,他在龙城的社会关系就像乱麻一样,要梳理张财旺的死因,头绪太多,龙城的警察应该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再说,我们是偷偷回来的,龙城的熟人,谁也不知道我们曾经回来过,现在我们赶快跑,跑得远远的,这件事谁也想不到我们头上。

张明生意颤抖着说:“跑?!往哪里跑?哦,去老青山,歪头山吧,那里人烟稀少,我们上山,找个山洞躲起来。”

刀子低头想了想:然后坚决地说,不,我们不去深山老林,我们就去深圳。

张明吃惊地说:“去深圳,你不想活了,深圳那里人那么多,人多嘴杂,我们去了不是很容易被逮住吗。”

刀子说:你错了,乡下是熟人社会,你去了乡村,立刻周围人就注意你了,深圳是流动人口众多的特大城市,那里居住的人,连住到自己对面的邻居都不关心,谁会注意我们呀?你我到了深圳,就如同投入到大海里的两滴水,不显山不漏水,我估计他们应该找不到我们的,因此去深圳,反而是安全之选。

张明还是有点儿怀疑地问:“去深圳能行?!”

刀子说:能行!

2

深圳,罗湖。

刀子和张明熟悉的城市。

多年以前,刀子和张明一起在深圳罗湖干过。那个时候,他们是农民工,被工头领着,风风火火地跑过不少的工地,建了不少的高楼。

有时候,刀子打趣地说,咱们不是农民工,我们是深圳的建设者。你看着这一座座的高楼大厦,都是咱们农民工一手一手建出来的。

张明不同意刀子的看法,反驳说:“刀子,不吹牛你能死呀?!你还深圳的建设者呢,别看你建了这么多楼,出了这么多力,这里也没有你我的一间卫生间,我们都不过是深圳的过客。”

刀子不说话了,张明说到了刀子的痛处。当时深圳的房价,已经是好几万一平方了。刀子只能望楼兴叹,深圳很贵,居之不易呀。

现在刀子和张明身负命案,两个人都更加觉得生命的可贵。

刀子说:眼下建筑工太累了,我们说不来哪天就会坏事,因此我们找个轻松的活,不干建筑工了。

张明说:“其实累一点儿好,我天天都想着张财旺临死时的眼神,有时候晚上根本睡不着觉。要是天天在工地上忙,一累起来,就没空考虑这些了,也许就能睡好觉了。”

但张明拗不过刀子,他们两个就在翠花居小区做了保安。

张明开玩笑地说:“刀子,我们是保安,保护一方平安的,要是居民知道我们是杀人犯,一定会惊呆的。”

刀子说:什么杀人犯,我们是为民除害,张财旺做了那么多坏事,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现在把他杀了,村里反而干净。

张明说:“张财旺干坏事,只有法律治他。郭伯雄,徐才厚这么牛,法律都拉他们下马了,张财旺能牛过他们吗”

刀子说:别扯得太远,法律也许会治他,因为张华月的事,家里找过公安,去过法院,不还是没有办法张财旺,法院,公安都是他买通的,能一手遮天的人,往往很容易无法无天。张财旺他就是强奸犯,不是我们出手,谁能治住他呀,我们这也是以法治暴不行了,才以暴治暴的。

张明说:“是的,这样倒好,我们把他治住了,宣判他死刑了,但我们两个却天天提心吊胆的。”

刀子说:想开点儿,天塌不了,不过在深圳,我感到我们以前真的有点儿鲁莽,要是再深圳,大家都依法办事了,我们就不会干像龙城那样的糊涂事。

张明说:“这几天,在法制班学习,我感到越学越不是滋味。”罗湖的保安,必须进行一周的法制培训。

刀子说:谁不是呢,张财旺天天在我心里撞,我一闭眼,他就跳到我的眼前了。

3、

翠花居小区很高端,出入豪车多,靓女多。

张明说:“现在深圳美女越来越多了。”

刀子说:是呀,深圳美女是不少,但要是论耐看,还是张华月。

张明打断刀子的兴致说:“张华月你就别想了。”

刀子说:为什么呀,凭什么我不能想张华月?

张明说:“刀子,你想呀,我们都是有命案的人,娶了张华月还不是害了她呀。”

刀子不说话了,张明再次触及了刀子的痛处。

张明为了缓和气氛说:“现在还是城市好,你看看在深圳,男的彬彬有礼,女的漂亮活泼,大家都讲法守善,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

刀子叹了口气说:也许吧,假如我们不来深圳,说不来还在深山老林里躲藏呢,缺吃少喝的。

张明说:“是呀,看来,我们来深圳是来对了。”

刀子说:到了深圳,越来越后悔我们的鲁莽。

张明说:“我也是,特别是昨天。”

刀子有点儿疑惑:昨天?

张明说:“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吧,昨天张财旺的儿子叶子让我帮他在深圳找工作。”

刀子问:他还用出来找工作呀。

张明说:“他说了,爹死了,他要养活他妈,只有出来打工了。”

刀子说,他家那么有钱,还用打工吗?

张明说:“你认为钱是死的,一点儿也不流动呀,张财旺有钱,但人一死,他的财富还不是如饵投海,社会上的鲨鱼还不把他的财富给啃个尸骨不存。”

刀子说,罪孽呀,我们杀了他,反而让一些不相关的人发了财。

张明说:“是的,我也在想,我们是不是错了,我们两个一碰头,就决定并宣判了张财旺的死刑,而法律是十多亿中国人研究制定出来了,我们两个人比十多亿人还正确,还聪明吗,昨天看到叶子,我感到我们给他的家庭带来了麻烦,本来有些事情可以避免的。”

经过前期的法制学习,张明的思想觉悟有太多的提升,知道了法律是人民意志的体现。

刀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4

保安的生活,显得较为平静,但也经常发生一些事情,比如一些人,可能怀着各种目的,企图混进小区,这些人总能被刀子他们给阻拦。

也许正是富人太富,这些业主才格外重视自我的保护。保安队长说,我们就是看门狗,业主给我们骨头,我们当然要为业主着想。刀子觉得队长说话的水平,还没有经过法制培训的张明高。但没有办法,人家是队长。说话再没有水平,他们也得听着。

翠花居作为高端小区,肯定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再说门口,楼道,电梯,门口还有一道道的限制。这些限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居住者富有的生活,不受打扰。

有些时候也有女人,光着脚,衣冠不整地下来,原来是发生了家暴。刀子张明跟着女人上去,施暴者并不胆怯,还在骂骂咧咧的。

说什么,娶来的老婆买来的驴,任我打来任我骑。施暴者全然的一副无赖嘴脸。这些让张明和刀子懂得,城市里也不全是月光,原来也有阴影。

后来热心人报警,来了警察,刀子张明心头闪过一丝惊恐,虽然他们明明知道警察是来处理家暴的。

警察对施暴者说,根据反家庭暴力法,你已经违法,我们可以依法拘留你。

施暴者一下子收敛了许多,小心地陪警察说软话,并向哭哭啼啼的女子道歉。

看来法律真的不是儿戏呀。

有阴影,更有热心的社区群众,社区的干部渗透到每个家庭。虽然有偶尔的家暴,但社区都会对这些家庭进行惊醒和帮助,对急躁情绪进行梳理和平息。

在北京有“朝阳群众”,在深圳,在翠花居,有大批的“罗湖群众”,他们盯着一切可疑人员,吸毒的,赌博的,在翠花居小区,几近绝迹,大家下棋,健身,在小区中心的湖心岛上跳广场舞,日子其乐融融。连刀子都说,深圳真的是一个让人留恋的地方。

在保安工作岗位,免不了和警察,驻片民警打交道,但每次见到警察,张明,刀子总是心惊肉跳的。

张明不止一次个刀子唠叨说:“这太提心吊胆了,我总是担心他随时会扣住我们,真不如在工地出苦力。”

刀子说: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哪个杀人犯敢来干保安呀,因此警察绝对不会怀疑我们,你放心吧。

张明说:“我看,我们还是少接触这些警察吧,万一坏了事,你就不吹牛了。”

刀子说:我真想把以前的事情都给警察说出来,憋到心里很难受呀。

张明说:“别急呀,现在我们要是坦白自首,我们这些日子的努力,千里的奔波,不都给浪费了吗?”

刀子说:心里的事,太见不得人,我有恐惧感。

张明说:同感呀,我夜里总是梦到张财旺。

刀子说:我也经常梦到张财旺,他浑身上下流着血,横在我和张华月之间,像是一座山似的,我去推他,可是一点儿也推不动,而且他山一样的身躯还在往高处长,往宽处长,以至于把我和张华月越隔越远。

5

在小区,经常进出一些漂亮的女人,她们年轻漂亮,也进出一些男人,他们多半年龄较大,器宇尊贵,当然是成功人士。

刀子和张明当然知道,这些女人,多半是这些男人的小三。穷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钱挥霍,显得众生平等。而现在,一些经过多年挣扎的人,依靠政策的照顾,朋友官员的帮助,再加上个人的努力,获得了一些财富,人就开始分化了。

这些获得财富的人,大部分人继续做大自己的事业,另外也有一部分人,感到功成名就,进取意志衰退,开始享受生活,他们要抓住青春的尾巴,这个尾巴就是这些漂亮年轻的女人。

张明说:“住着这样的房子,搂着这样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呀。”

刀子说:我看未必,你看他们每天都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觉得他们未必有你这样的感觉。

张明想了一下说:“也是,我看他们都不太高兴呀!”

这些富人要守住财富,要应对社会上的一切,跟方方面面打交道,原本就比较累。现在又加上女人,你以为女人都是好对付的吗。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们身边那么多女人,够他们对付了。

张明说:“靠,我说吗,我们怎么找不到老婆呢,原来都被他们占用了,我真希望再来一个打土豪,分老婆。”

  • 1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我们的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18 08:47:02
    • 分享到:
  • 这一年多来,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来邻家逛一逛,有幸拜读了森林兄十多篇“鸟城系列小说”,暂且不论这些作品质量如何,光这围绕着同一个故事核演绎不同精彩而又独立成篇的写作手法,在邻家,你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令人敬佩!不过,鸡汤再美味,喝多了也撑得慌。期待森林兄在今后能另辟蹊径,再创佳作。
  • 第一篇,男性视角,第二篇,女性视角,第三篇,中性视角。这是同一故事,放在一起,便对此解读!谢谢黄老师评论!

    回复

  • 在我们的故事中,我们都是主角!故事的不同讲法,也是故事的出发点不同而已。这是已经发过文章,汇集起来,真的会有不同的表现,我们只理解我们自己,他人的境况,对我们来说,真的就是罗生门,总是隔靴搔痒,不得要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244247
  • 69
  • 9150
  • 一个离了婚的女子,舍下年幼的女儿南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执着啊!那些辛苦和心酸,不是亲历者,应该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不过,在那个时代,南下深圳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难过,但坚持到现在,还在深圳的人,一定收获了很多的快乐和财富,让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就是当初坚守的回报。 好的东西,总是要等等的,生活也一样。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0 10:36:47
  •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艰辛。苦难是最好的阶梯,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因为苦难过,更懂得珍惜;因为苦难过,更懂得坚持。因为珍惜和坚持,我们留了下来,留下来“深圳人”或者异乡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可圈可点的动人故事。 如你,如我。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0:17:30
  • 这文笔,果然了得!三言两语,深圳的变化,房价的飞涨,深圳入学的难度,深圳办事的公正,小孩子说话的知趣,作者自己的远见卓识都淋漓尽致!一句……“这地方我做噩梦来过!”成了文眼,熠熠闪光!

    昆阳森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8:49:55
  • 《索居深圳》以意象+哲思的文字切入,企及社会裂变时代尚存的人文力量,从情感层面深入到灵魂深处,是对生活思考和感悟后的提炼和升华,不断思索和追问人生、生命的意义。海舒组诗表达平复现实的落差,抚慰那些无奈的、忧郁的、奋斗的、委婉的言无不尽,给灵魂找个栖落之处,以便向更好的生活回归本真。海舒作为一个追求心灵真实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些现实的细微处驻足,捕捉到慰藉生命的美好与向往,以另一种存在的表达昭示希望。

    张军索居深圳

    2018/8/20 0:03:03
  •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2018/8/19 22:42:31
  • 人这一辈子,不仅仅有生死,还有若干不期而遇的“第一次”。通读完本文,我们不难发现,标题中的“骗”是贬义褒用。一个“骗”字反映了深商在创业伊始,对人才很是“饥渴”。本人空活三十余载,迄今还未到过深圳,无缘登上“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这艘豪华游轮。庆幸的是,邻家向来倡导“你吃肉来我喝汤,你若获奖我沾光”,点赞支持首篇贴在邻家上的参赛作品,也算是一种参与吧。

    黄元罗我来深圳第一天:被“骗”到深圳

    2018/8/19 18:37:47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