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芜的雨滴在夜里明亮极了
  • 点击:1672评论:02018/07/16 17:04


黄鹤楼


而诗,而辣

因为黄,特别个性

使人难以忘记

因为你的纤细

而变得与众不同

有人说你曾驾鹤西去

因为你的一襟带水


我和长江共同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黄鹤归来

我梦见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等

都在,他们喝酒,比雅兴


如果有时间,崔颢

我要和你一样写诗

步你们的后尘



第七个生日说不


说下你的大胆和无措

说下你的辛酸和鱼子酱

说一下你的过去和花篮


你不承认的喜鹊和杜鹃

还有你笨笨的小水袋

挂在你裤腰带上叮当作响的钥匙

你们俩有没有去三豪家走亲戚

说下你的摆宴

和他的结婚

你们冒着犯全天下的大不韪

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


可是呢,人不可能永远没有隔阂

五月十五那一场洞庭风波告诉我

任何一场小小的水漶

都可以令阴沟里翻船


天晴后,那天,桑老大又驾着船出海

去捕鱼了

你要是心烦就跟我一起去吧

我会在海的尽头

为你捞一船明月



黄药水


黄药水原本不姓黄,姓汤

汤显祖的汤

但是他嫌姓汤不好听

他说,什么都变成了汤

汤是水,汤他妈真没有意思


后来他改姓了黄

黄帝、黄生、黄豆啦

黄药师,老东邪

最后他还是改成了黄药水


黄药水举着黄药水

他说他妈的感冒了

真磨人

他举着的黄药水上面写着五个字

“止咳枇杷露”



过道


有必要互相挖一个洞

在探视中

为了节省时间

你我必须打通任督二脉


不要走正道

因为人间有太多监视的眼睛

我们要不屈不挠的守在

各自的洞口

为了准确的到达通关的时间

我们必需没日没夜的准备好

盐、水、豆浆、米粒和碗

然后生一堆火

各自煮各自的断续膏

因为我们都有爱,且偷情

而且不容于世间


因为我们来自于人间

必将消失于人间。



霜儿


有必要告诉你风的所在

和留情的位置

我的村子里开满鲜花

那么多芍药、牡丹、杜鹃、月季

当它们疯狂的开

开在我的心上、发际,指端

开在你记得到的地方


那好,请你来到我的镇上

骑马,打猎

有人恭候你的大驾


在我的村口里

在你的心坎

必然留下一场花的盛宴

海的筵席



反复


半夜起来咳嗽

反复的声音撩拨寂静


被你骗

被你搜身

被你带偏

被你带到一个荒芜人烟之处


你的水壶

白色漆带上画着凤凰


多少被你打断的屈辱

多少被你坑蒙拐骗附带的累

我说过,大海之后必有退路

大悔之后必有痛楚


不必要的困苦

不必要的伤感的话

放在谁身上都是一种无措。



一只野猪跑了出来


我把猪草刈进了竹箩

山崖上

一只野猪跑了出来

它有可能是受到了我的惊吓

也有可能只是出来觅食而已


它的两根獠牙做为武器

它睁着两只通红的眼睛望着我

它的疯狂让我害怕


我想起了去年的一只野母狗

当它发起情来

它疯狂的向另一只母狗扑了上去


我想起了我们人类

会有人为了爱情

也会这么奋不顾身的冲上去的。



如花似玉的夜晚


先焚好香

沐完浴

有必要换上最洁净的围巾,素服


准备好乌苏草、木人兰

床上铺好温柔的羊毛毯

把房子重新打扫一遍

换上十台抽油烟机

空气是需要最好的北极冰


雕花的木格窗子

紫檀木的壁橱

换上最耀眼的夜明珠

明晃晃的

知道你要来


今天必需是一个

充满激情的,明丽丽的

如花似玉的夜晚



荒芜的雨滴在夜里明亮极了


荒芜的雨滴在夜里明亮极了

她们披头散发

进步而又激怒

狂野而又奔放

仿佛一个个披荆斩棘的屠夫,举着刀子

向地球进发

像一个个被波亚斯关闭已久的灵魂

此刻被阿斯米的恶之犬释放


想要和平,想要完成自己此刻心底的怒吼

她们此时太留恋这个世界

尽管它充满猥琐,和良心的谴责

尽管她们此刻拒绝黑暗,寻找光明

尽管她们此刻正在通往寻找法兰西的道路上


瞧!利彼得大桥水满为患

澳大利亚悉尼洪水汹涌

此刻长江虽然澎湃,发出它们自己的声音

此刻黄河尽管沉默,谁能担保它不正是在出场

前的酝酿


你的脚步匆匆,仿佛正有千万滴雨水在你心

底燃烧,仿佛有五千万只骏马

正驮着莱比锡公主向你赶来,太激烈了

激动的夜穿透城市,和任何你想要到达的地方

风雨中,罗盛教的声音在朝鲜战场上高高升起,而独裁者萨达姆的雕像却轰然倒地


古罗马,圆形的角斗场还在,只是那些为自由而生的三百勇士,剑已消声匿迹

午夜,做鬼也风流,

据说红衣主教和路易十六的争伐才刚刚开始


而我站在世贸大厦的广场前,低下头

此刻心怦怦跳动,期待你捧着梅花的手

从紧闭的百叶窗中显现

好大的一场事故,好大的一场雨

而夜里的雨水,有它自己的荒芜。



小鸟的叫声永远重复


在山那边,盛产樱桃的种子

小鸟的叫声永远重复


持续的风还没来得及侵袭这里

这里我只是想建一些垅子或堤坝

当然我也要防着四脚兽

它们的蹄子曾无情的践踏过村寨


没有去路的地方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有没有信心

不知道可爱的雪地蓝和篓子

会不会被一种当时的憧憬所诱惑

期待,会不会被一时的宣泄所惊扰

你来,都是整装待发

你在,那是用白色替代


为你养生,在太阳戏弄人间的时候

为你减持,在你罪逆深重的时候

为你把风,把酒颠倒

痛苦一生

在你歌不成歌,曲不成曲的时候,满足不了你瞬间的忧愁。


我所看见的罪逆深重啊,城市正在经历一场苦难

所有爱和恨都与世隔绝,所有的钟都停摆

而放在心里的,有什么无言的语句?

都是水,都是一场梦,都是一场照做不误

那没有风的日子,风筝

都被人扬弃,惟人间正在经历一场痛苦

没有人不辗转反侧,夜夜难眠

没有人不在高歌的时候痛楚莫名

而词语堆砌,谎言持续高涨

一场大雨正持续滂沱

那流过的泪啊,竖起花环


白云压住墙角

所有的汉子回到寓所

你只是我的无名小妹

只有你喋喋不休



修炼


修炼到了一定的时候

狐狸也是有灵性的

小时候看过的《白蛇传》

据说白娘子就是历尽千千心结

从白蛇修炼出了人形

而且嫁给许仙后

还给他生过孩子

我无意于参惮打坐

因为,远历也是一种修行

我无意于吃斋念佛

因为,干活也是一种修身养性

古云: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当你无意于一场鏖战

内心的一场风暴

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

而会自然而然消弥于无形


我认为,当你心中有佛

佛就会在你心中,无处不在

当你心中无佛,更多只有贪念时

哪怕你天天念佛

佛也到不了你身边,你也成不了佛。



一双耳朵改变了原来的主意


一双耳朵改变了原来的主意

它们敞开心扉听取海螺的声音


你看那海水闪着猫步

那深水鱼簇拥着农夫


我的沙滩上盖着房子

他写的诗留下野兽的痕迹

他思念着

她被爱情困扰成魔

他走了她也不会死心

她走了他就会走神

他们不到半夜是不会睡着的



一声枪响


二十张脸

二十件不可饶恕的过往

当你还没有看清

远处的炊烟已深入人心

这时候,警察和破坏份子难以

达成妥协


二十张脸

宽阔的可可西里

雾霾升起的地方

悲伤的索南达杰

望着瀑布一样远去的蹄声


悲伤的索南达杰站了起来

我听见一声枪响

我放下了枕边书



我的小说里有不朽的雷声


我的小说里有不朽的雷声

它们是我心底里真真彻彻的心声

它们焦灼、痛苦

包裹着欲望之泪


它们像西瓜那么大

一个个从草原里冒起

升上天空

化作霹雳之电


你的窗前或许有雨

苍槐在你身前摇摆

霹雳的雷声震耳欲聋

闪电映入你的眼眸


哦,那是我小说中不朽的雷声

试图将昏聩的人间

和迷蒙已久的人类的心灵唤醒。



纯真无邪的小妹去了兰村


二十四层的凯居大厦刚刚建成

许多用户就搬迁了进去

这里有蔗麻林、咸湿地

有鳄鱼公园


村委会把一块自留地建了篮球场

旁边一个超市一个图书馆一个游泳池

汽车多数停留在小巷边球场后

夜晚广场供大妈们跳广场舞

东壁厢有个酒吧

我和小西常常去那里坐坐

求职者偶尔去榕树下冒冒头

有的撕几张招工广告就拍拍手走了

我那纯真的小妹也到了这个兰村

从此她就不再走了


自从她当了厨师

考上了夜大后

与一个工程师谈了一场恋爱

从此她就在这里扎下了根来。



散养记


不必感叹来时的路

忽远忽近的是你的心灵,不是羊群

平日里,你或许喜欢不停的做着白日梦


周公他很坏,掌管了蝴蝶的未来

成年的人都是猴子,尽管孤单

也要学会去努力承担


不要感叹儿时的风景,旧时的路

人走过就不用停留

好多梦留在现在,也没几个人去看

一厢的情愿何曾换来旧侣翩跹

大路口,山那边

散放的狼群,散放的星星

无数的脚步,紧蹑其后

莫说风光无限,只见大河里有无数倒影

数以万计的鱼类与羊群

人们彼此风马牛不相及两不相干

你做白日梦,我做渡边淳

多少冬日,狼皮悬挂于屋顶

蓝宝石的星星,你坐在墙角根写字

书房里,紫色的秋葵望着渔火

和杜鹃一样,声声

声、声、声、声、地咳出血来



去年去了十里外的桃林


上去第一次就捡了一块铁

两条河夹在两片小山中

竹林如《卧虎藏龙》中那一片竹林

郁郁葱葱的

可惜没有熊猫,只有老鼠

是著名的竹鼠啦

因为是风景区受保护

它们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

坡度有点大

惟一的一间茅舍夹峙在一片青山绿水中

林中有少见的赤尾狐、红斑鸠

估计白面猴也不只对这里的一点红樱果感兴趣

许多游人偷着拿苹果和香蕉给它们吃

相机和摄像机啪啪不停

快闪镜头总是给这里留下一帧帧美照

这里真是人如其名物华天宝

天空蓝得澄澈而桃林璀璨



去年,我的草棚里不见一只凤凰


去年,我的草棚里不见一只凤凰

我很焦急

我是一个信教之人

我相信

一些十恶不赦不洁之人

是无法看到这么圣洁之物的


我把自己斋戒了三天

并把自己放进坛子里焖了三遍

诚心焚香祷告


我把自己搬到了悬崖上

并把自己掊上了净土

我整日守在丽水湖边

我相信

通过我的诚心

总有一天

我一定会见到我心中的凤凰。





  • 1
  • 关键词:诗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8000
  • 6
  • 65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