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手套
  • 点击:8135评论:182018/07/23 11:05

我从二十八楼跳下去的时候,一直以来在眼前晃动的红色消失了,世界一片洁白,就像北方一场大雪之后,天地间的庄严美丽和圣洁。我感到一片轻松,干枯多年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久经折磨的灵魂挣脱了沉重的肉身,像一只大鸟一样在空中盘旋而去,直上云端。

我在云端上看到了我那一米七五一百三十斤的躯体笔直坠落,自由落体的运动在高楼与马路之间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时间仿佛静止,我清楚地看到了我的脸率先着了地,接着整个脑袋被巨大的冲击力摔成了两半,全身的骨头粉碎后,急速飞溅的鲜血像花朵一样在空气中绽放,落在地上摊成了薄薄一层红色的膜。这种红色在我生命最后的岁月里,曾经笼罩了我所看到的一切,它让洁白的婚纱淌下了血,湛蓝的天空和海洋翻起了红色的浪,雪白的墙壁斑驳地长出了红红的蘑菇。这是朱红的罪,如影随形地折磨着我,只有当我跃下二十八楼的时候,这种朱红才奇异消失。那一刻,我知道我得到了永生的救赎,世间的罪孽在我眼前散开。那一刻,世界洁白如新,而我圣洁的像初生的婴儿。这个时候我的鼻尖闻到了一股花香,那是路旁的石楠花盛开的气味,这种气味极其消魂,充满了肉欲的味道,让人清晰地感知到这个季节,正是春天。

此时夜阑人静,万籁无声,我的尸体躺在长街之中无人发现。而在百米之外,万丈红尘,站街女郎还在娇声软语地跟面目不清的男子讨价还价,火锅店里还是人声鼎沸,连带着整个城市都在说不尽的繁华与喧嚣中骚动。我在云端上对着我残破的尸体微笑,春风吹过,落花飘零,长街的尽头有人急急而过,奔赴着自己人生的盛宴。那个夜晚,我听到了落花叹息的声音,脚步匆忙的声音,鸟儿尖刺的声音,还有一扇扇窗户后面女人婉转承欢的声音。所有的声音汇合在一起,像是在祝福,又好像是在诅咒,如同月下的歌声般,缥缈无依。

我看到我的尸体上眼睛并没有合上,它久久地凝视着这尘世的一切,目光永远定格在了北半球这个充满情欲的春天。


我叫邱海南,认识姚思婷的时候,我刚过完四十八岁的生日,我人生已经走完了上半程,但是遇见她的那一刻,我猛然间发现,我人生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在这之前,我完全感觉不到四季的变幻究竟有多么美好,我人生存在的所有意义,都是为了挣钱。挣很多钱,挣花不完的钱。事实上,在深圳这样的一个金钱世界里,只有你的钱,才能让你得到起码的尊严。

我来自一个贫困的家庭,十三岁以前,我从没有穿过鞋子。在我上初中那年,我的母亲才把一双新买的球鞋套在了我的脚上。穿上它,我将要去乡镇上的中学开始我新的求学生涯。

那双新的鞋子是那么白那么美,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股钱的味道。这股钱的味道在我脚上久久不散,整整穿透了三年的时间,直至三年以后那双鞋子早已残破不堪,我仍然舍不得扔掉它。仿佛鞋子一穿到脚上,那三年充满自卑又光荣的时间就一层一层在套在了身上。

那一双鞋子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因此在这之后的许多年里,我像一辆开足马力的汽车,一刻不停地在挣钱的高速公路上奔驰,以至于忽略了许多人生重要的风景。而深圳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风景。这里四季常绿,鲜花常开,姑娘们一年到头都穿着短短的裙子,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光溜溜的臂膀,空气中到处都是青春的味道,荷尔蒙的味道。一切都非常美好。但一直以来,对于这些美好的风景,我都是熟视无睹的。办公室里狼烟四起,酒桌上烽火连天,就这些已经能让一个男人天天狼奔豕突疲于奔命了。

一直忙到四十八岁,我有了妻子,有了一双儿女,有了高档小区的几套房子,当然还有了车子和银行账户上八位数字以上的存款。再回头看看我的同龄人,他们因为错失了房产买入的机会,大部分还在为了一套房子而苦苦奋斗。

四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夜里,我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仔细地打量了自己。我的双手慢慢地抚过松软肥大的肚腩,松弛下垂的嘴角,肿胀暗沉的眼袋,蓦地停留在了两鬓斑白的头发上。刚刚盘点了人生资产还颇为自得的心情立刻凉了下来,我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我久久地盯着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仿佛看着遍地鲜血凶杀案的现场,异常的触目惊心。

那个杀人的凶手,它的名字叫时间。

对着镜子,我所有的心事都化作了一声叹息。那声叹息积压在我的喉咙里,回旋往复,沉闷冗长。仿佛四十八年的时间变成了巨轮,从我身上辗压过去,只剩下血肉模糊。

在长久的凝视中,晶莹的镜子景象悄然改变。我看见了一条深遂的通道,在那尽头,有微微的蓝光折射,一个黑色的人影目光冷冷地盯着我。

这是死神!

我怔住了,那黑衣人散发出的死亡气息镇摄住了我,它像磁石一般把我牢牢地钉在那里。我们的目光在深遂的通道中相遇,那冰冷的凉意直透我的心底,然后向四肢百骸蔓延。我艰难地别过了脑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镜子前挪开了我的躯体。接着,我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逃出了卫生间。

死神并没有从镜子里追出来,屋里依然充满的妻子燕红布置的温馨气息。但是我知道,它一直呆在镜子里,总有一天,它会出来收割我的生命,就像农夫收割成熟的麦子一样。总有一天,我会像我的祖祖辈辈一样,一身血肉,尽归于黄土。

四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在一生中最富贵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了死神,并且感知到了他无所不在的召唤,我惊慌失措的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照过镜子。

我心慌意乱地举着红酒,站在二十八楼的露台上发呆。头顶上的星星很亮,但是我知道,落到了我眼中的星光并不是它现在的星光,这是星星在几百年前发出的光,它穿过了茫茫的宇宙,经过了几百年的旅行这才到达地球。亘古以来,宇宙以它自有的规律运行着,我生之前,它是如此,我死之后,它仍然如此。在我的生与死之间,我所看到的光明也仅仅只有几十年罢了。那么宇宙呢?它也有诞生与死亡,不管那些星云有多么的瑰丽灿烂,一切的一切,终将归于黑暗。

露台上的紫茉莉在悄无声息地绽放,我的鼻尖萦绕着幽幽的清香,我知道天亮之后,它将黯然凋落,它所见的到光明,也很短,很短。

我在露台上呆了很久的时间,这才回到卧室。女儿向明与儿子向阳卧室里的灯都关了,而妻子燕红没有睡,她坐在床头拿了本杂志在看。见我进来,燕红放下了杂志,就睡下了。

结婚二十年,该说的话早已说完了。燕红原本是一个爱唠叨的人,她的嘴里像住了一窝马蜂,可以整天“嗡嗡”地说一些无意义的废话,没完没了。但是在我发过几次火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在我面前唠叨了,我的世界清净了下来。对此,我非常满意,管住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嘴巴的难度,不亚于联合国维持耶路撒冷和平的难度。

我在燕红的身边躺了下来,伸手过去揽住了她。燕红的身体有些僵硬,她慌乱地往后缩了缩,显得非常意外。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过了,久到燕红的身体已经对我的手臂已经不太适应了。虽然我们还躺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但是我们没有皮肤与皮肤的接触,不再牵手,不再拥抱和亲吻,当然也不再做爱。那种恋人间的情意绵绵的喁喁细语,炽热目光的长久凝视甚至从来就没有在我跟燕红之间出现过。

燕红问我:你这是怎么啦?

嘘,别说话!

镜子里死神的冰冷的目光让我产生了莫名的焦虑,我迫切地需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仍然处于精力充沛的盛年。在我看来,再没有比一次畅快淋漓的性爱更适合了。

我脱掉了燕红的睡衣,开始对她进行亲吻和抚摸。燕红的腰肢是粗壮的,皮肤是松弛的,乳房已经开始下垂。我的手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动作。燕红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的身体依然是我最熟悉不过的身体,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反应依然在我的预料之中。想到这些,我只觉得索然无味,瞬间就萎靡了,全身软得跟一团烂泥没什么两样。

燕红的呼吸顿住,她顺手把我推开,重新穿上睡衣,翻过身去就准备睡觉。

她知道我在嫌弃她,更知道我们之间的爱情早已经死亡。

身体是骗不了人的,我们身体远远比嘴巴来得诚实。但是可悲的是,我们依然还要躺在同一张床上。

我仿佛看到了死神脸上冷冷的笑意,心有不甘地伸手抚上了她的乳尖,燕红把被子一掀:我还是到书房去睡沙发吧!

燕红抱的枕头和被子出去了。我躺在床上,只觉得疲惫之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虚空。我知道,我的肾跟我此时的心一样,也是虚空的。黑暗之中,那种莫名的焦虑又出现了,它潜藏在我的心底,像一头噬人的猛虎,甚至深入到我的梦里,让我做了一夜的噩梦。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而又沉重的身躯,照常地起床了。吃了燕红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我一如往常地去了公司。

在这间颇具规模的物业管理公司,我有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总经理是我的老同学董天明,从创业开始,他就把我招至麾下,我们一起并肩做战了许多年,虽然有些矛盾,但是配合还算默契。

那一天,因为没睡好,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无精打采,心不在焉地等着中午下班,在办公室好好地补眠。快下班的时候,人事经理带着一个姑娘进了我的办公室,昏昏欲睡的我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姚思婷,本科应届毕业生,到这来是想应聘副总办公室文员这个职位……

轻柔的女音像电一样窜过我的背脊,令我不得不端正了一下我的坐姿。我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求职者。她穿着灰色的套裙,雪白的衬衣与裙子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想起春天的百合花。她还有纤细的身影和乌黑的长发,脸上微微的笑容像春日的晚霞那般明艳 ,落落大方的姿态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羞涩与紧张。

我的呼吸顿住了,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向她点了点头:请坐吧。


姚思婷从我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得到了这份办工室文员的工作。在她入职不久,燕红就敏锐地发现了我容貌衣饰上的改变:我的鼻毛与胡子被修剪的一干二净,身上被名贵的香水喷得香飘十里,面料挺括的高档西装衬衣更是把我打扮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我扔掉了以前舒适宽松的运动装,惯常使用的华为手机也换成了更受年轻人喜欢的苹果。这么一身装扮下来,起码年轻了五岁都不止。用我老板兼同学董天明的话来说,就是风骚得开天辟地,史无前例。

我笑而不语,这一切的更改,只是为了让我看上去不像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而已。在姚思婷面前,我竭力地想遮住我日渐加重的体臭和越来越粗的肚腰。我希望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精明能干而又不失活力的成熟男人的形象。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亲子鉴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0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蛮好的开头。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除了亲子鉴定那个哏。我的意思是说,亲子鉴定是个好哏。没错,一个短篇小说,哪怕写好一个哏就成了。简直可以说,短篇小说就是一个哏,一个设置得那么必偶两然天衣无缝的哏。有了这个哏,我觉得这个小说是有点小意思的,哪怕语言稍打点折。接下来我说的是,语言还有提升的空间,少了点小说的那种特别的味儿。至于什么味儿,我也说不清。依我看,再磨磨,这会成为一个好小说。
    • 青桐2018/09/04 16:57:56
    • 分享到:
  • 感谢郭建勋老师的精彩点评。的确,短篇小说就是一个哏,如何用好这个哏,是个大学问。以后写作,我会记住这些话,不断去完善作品。谢谢!

    回复

  • 一个女作者把一个失败的男人写得这么惨,得多“狠心”啊!改天我也试着写一个失败的女人看看。男人写失败的女人时,应该要手下留情的。人到中年,危机四伏,怎么处理,如何面对,还真不是几篇小说能弄明白的。从写作的角度讲,青桐做这样的“先锋性”尝试是可以的,变着法式把一个俗旧老套的故事写出新花样新境界,作者是下了苦功的。
    • 青桐2018/09/04 17:05:05
    • 分享到:
  • 作文老师写失败的女人也写得挺惨的,您的《再见,有福》的主人公春香,就写得挺惨的,写死了。这个惨不惨的事不能怪我,小说的逻辑在推着走,没办法。

    回复

  • 故事虽然惨烈,但在深圳这样的城市也不稀奇。这个小说文笔之冷峻,叙述之利落,情节转换之顺畅自然,是推荐的重要原因。睦邻文学奖走到今天,题材上的拓展几近边界,而文笔的提升并不见明显效果,希望通过推荐这样的作品引起作者们对文笔的重视。
    • 青桐2018/09/02 14:46:26
    • 分享到:
  • 感谢王国华老师的提名。文学界有句话说:世界上只有天才的诗人,没有天才的小说家。写了很多年小说了,第一次被评委夸“文笔”好,让我实在是受宠若惊。

    回复

  • 不得不说,这篇小说语言冷峻,故事富有张力,读来让人惊心动魄。毫无疑问,作者在写作上是下了功夫的。无论是对人性的剥析还是对情节的安排,都显得纯熟自然。读完整个小说,让人新生震撼。短短的篇幅里,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以及作者的批判意识。好几年前,听说作者出版过一部长篇小说《才出狼窝又进虎穴》,想必也是蛮好读的。还是为这个女作者的才情点赞!
  • 打错了个子。
  • 打错了一个字。
    • 青桐2018/09/19 12:24:35
    • 分享到:
  • 感谢唐老师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与关怀。您的赞誉让我汗颜,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写出更好的小说,当得起您的赞美。谢谢!

    回复

  • 一个被欲望点燃并“焚烧“到毁灭的故事,内核包裹在“四季”里行走,时间之线,串联起细节和情节。可贵的是文笔之妙,妙在讲究,妙在切换自如的情节设置。为这样的构思和文字基本功点个赞。
    • 青桐2018/09/04 17:11:40
    • 分享到:
  • 秦锦屏老师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这几年来一直都在琢磨着写小说的事,但无论是语感,文字,还是结构,想起来很美,写到实处却并不理想。我想还是以各位老师为目标,写出更多好的作品出来吧。

    回复

    • 青桐1布衣2018/07/27 22:08:46
    • 分享到:
  • 其实我写的这篇东西,也是尝试性的写作。 很老套的写作方法,就是把一年四季的景相,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动而变动。主人公在春天的时候春心萌动,夏天的时候奸情火热,秋天的时候变故频生,冬天的时候崩溃结束。 当然这种在以前当作先锋小说的写法,现在已经非常常见了。但是我还是做了一点尝试。至于效果如何,也就这样了。
  • 回复
    • 青桐1布衣2018/07/27 22:08:06
    • 分享到:
  • 谢谢故里的打赏。这个小说其实写出来,已经放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想一个完美的标题,但是没有想到,只好将就着用了《白色手套》这个题目。毕竟是一个严肃的小说嘛,不可能学着现在的自媒体,起个名字叫:步步惊心!一个出轨男人是如何走上跳楼之路的?或者叫:为什么你经营不好你的婚姻?这就是原因!又或者叫:一个成功男人自找死路的一百种方法
  • 叫迷雾如何,雾里看花,以为是花,实则非花非雾

    回复

  • 标题取的不是很好,不够抓心。
    • 青桐2018/07/27 22:09:26
    • 分享到:
  • 回复太长了,发表不了,只好放在评论里了。

    回复

  • 故事还是那个故事,还是原来的婚姻工艺,熟悉的情人配方,倒是反转的剧情让不少狗血梗,变得顺理成章。主角从萎靡状态,遇见情人,亲子鉴定,迎娶情人,制造婴儿死亡,家庭毁灭到最后崩溃跳楼。一直都在变化,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不知一直被玩弄。自作孽,不可活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青桐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2星
  • 2钻
  • 我不想成为一棵树的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
  • 我不想成为一棵树的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4043
  • 3
  • 10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