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写下横岭村(组诗)
  • 点击:17143评论:12018/07/24 09:52

荒凉


在民康路口

我看了看天,很蓝

很辽阔

就像老家打谷场办家宴时

铺的一次性蓝桌布

而月亮,散席后的一只空盘子

没见吴刚,嫦娥,与玉兔

盘子上的画,咋就那么容易掉色呢

兄弟们都醉了

抱着酒瓶瘫倒在桌下

鸡叫三遍,也不醒

2017.7.27


再见,亲爱的小鸟


骑着单车去车站

看见路边的凤凰花开了

一只小鸟在前方

飞飞停停,像是在引路

记得小时候

父亲也是这样的

这个世上还有许多美好的地方

没去过的地方,我都不能去

再见,亲爱的小鸟

谢谢你的好意

路上的行人已越来越多

路边的铁栏杆已越来越亮

今后的日子

我会像你一样欢唱

2017.7.27


美好,又不确定的事情


八月之后

我得拾一些金色的银杏叶

红色的枫叶,大大咧咧的白桦叶

雨露洗过的那种

嗅得着阳光香味的那种

落到窗前空地的那种

飞鸟一样期待着来生的那种

我要用月光把它们糊在一起

做一个信封

然后,把自己变成一粒种子装进去

不写一字,也不写地址和姓名

很随意地放在秋天的桌上

就像树上刚落下的树叶

为了便于发现,一个上午

我都在变换着信的位置

躲在九月,或者十月的树下

看谁会是第一个收信的人

谁会落下第一滴树脂的眼泪

事实上,我并不急于把自己寄到

比人间更远的地方,八月之后

我总爱想一些,有关死亡的事情

美好,又不确定的事情

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2017.7.26


天堂


夜,特别安静

我趴在窗边,看了好久

也没有人经过,说话

被夜色按住的树

一动不动

连树叶都停止了挣扎

比孤独与寂寞这对孪生兄弟

更加内向。如果这个时候

站到楼下,仰望星空

也许就能看见天堂

但我懒得下楼,懒得仰望

就躺在出租屋里

人间清苦,自有牵挂

我还不打算搬家

2017.7.25


呱,呱呱


雨后的蛙鸣

在横岭村极为罕见

但我分明听到了

当然,也有幻听的可能

耳朵里急驰着高铁的可能

不管今夜的蛙鸣是故乡的

还是横岭的,都很亲切

窗外,灰白色的天空

台风摇曳着树木

我似乎看到了青蛙一鼓一息的

腮帮子,呱,呱呱

三蹦两跳就来到了跟前

今夜的横岭村

每一张床都是一片风雨中的荷叶

有着雨水一样晶莹的蛙鸣

撩拨着七月的乡愁

今夜的横岭村

每个人,都能听见横岭村

一起一伏的心跳

呱,呱呱

2017.7.24


横岭村


横岭村,昨夜的雨水

已不知去向

时光在清晨的流动

比体内的血液还安静

横岭村,像一台脱粒机

还没开动,还没把我们从夜色中

脱粒出来,昨夜七点半

从地下偷偷爬上树的蝉

在九点与十点之间长了翅膀

飞到了更高的居所

捕蝉者,在大伏之后

将不在树林中出现,不休的蝉声

对自由不厌其烦的吟唱

使阳光金色的树叶

有了破洞,更多的阳光涌动

或者,悄然消逝。都像是金蝉脱壳

一条河流的旋涡

每天都有新的开始与结束

人间麦子一样,被脱粒出来

扑腾着翅膀,一下异乡一下故乡

粮食的喧嚣

从村庄的外套里脱粒出来

从谎言与恶梦中脱粒出来

从肉身与骨灰里脱粒出来

细胞的长城,抵御着疾病的入侵

前仆后继,周公解梦

并不在流程之内

还有更多的事物将被脱粒

高楼打开的窗户,解冻的车流

梦呓似的叫卖声,各种机关,寺庙

忠诚与背叛,草叶上的露水

夏天,和不远处的秋天

都赤裸裸地站到面前

今天的镜子,不需要虚构

一件皇帝的新装

清晨的横岭村,像刚剥开的荔枝

从如烟的往事里脱粒出来

鲜嫩多汁,比一颗钻石更加柔软

不需要绿叶的伪装

我习惯性地伸出右手,又伸出了左手

把与横岭村的握手

换成了拥抱

2017.7.23


那些飞鸟都是骗子


横岭五区的飞鸟

清晨就在飞檐走壁

扑打着隐私的窗玻璃

和窗帘上褪色的花朵

虚构的春天

雨在电线上悬挂的钻石

早晚会被阳光取走

我们不再谈论理想与爱情

那些飞鸟都是骗子

它们与跳楼的人一样

看起来,好像是要去天空

而事实上,只是为了更快地

扑向大地

归还所有的痛苦与欢乐:

从此与人间互不相欠

2017.7.21


灰喜鹊


今夜有点漫长

我的身体里有果实熟了

两只灰喜鹊在树上跳来跳去

看起来,还没饿

风抚摸着每一片树叶

就像写信,写了一页又一页

然后,投进秋天的邮箱

今夜很快就会过去

太阳出来后

我被另外的事物吸引

两只灰喜鹊

说飞走就飞走了

就像一个人在忙碌中忘了

恼人的病痛

2017.7.20


安静


三点五十二的横岭是安静的

我曾一度怀疑回到了故乡

庄稼地里的玉米都老了

棉花正逢花季

泡桐树紫色的魔法

改变了小半个天空的梦想

谁对这个尘世没有抱怨

谁的人生,就不完整

五点三十的梅林关

已聚集了十多个等7路车的人

刚刚骑摩拜单车出来的时候

天还是暗淡的,现在却看到了天边

放火似的朝霞

谁在这时候,没有燃烧的冲动

就真的老了。这样的清晨

我知道所有的忧伤都是短暂的

城市正在苏醒,当你把一切的喧嚣

化着布谷声声

寂寥的七月,便是充实的

像一条泄了气的轮胎

面对漫长的道路,再次

鼓足了勇气

2017.7.21


这个中午是轻的


这个中午是轻的

沥干了水份的空气里

微风走动的脚步,也是轻的

没有杨树叶为人间鼓掌

阳光的翅膀,比鸟翅更薄更透明

蜻蜓点水般地颤动

湖水一笑,就生起皱纹

爱哭的女朋友,像突然晴朗的雨季

让我珍惜,把往事搬出去晒晒

添一点阳光的香味

我在自己的身体上行走

有一些人,始终杳无音讯

这个中午是轻的

是可以被风吹起的

我不想遇见任何人,任何事

不喝酒,不叙旧

人越孤独,飞翔的欲望

会越强烈

2017.7.9



  • 1
  • 关键词:横岭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27 09:51:45
    • 分享到:
  • 居于横岭村的人应该有不少,他们每天都在与横岭村零距离接触,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倾听横岭村?庆幸的是,来自异乡的作者做到了,正如本组诗歌的标题“我就写下横岭村”那样,仅在2018年7月,作者就写下了三组若干篇与横岭村有关的诗歌,期待作者如森林兄的“鸟城系列小说”那般,在邻家井喷“横岭村系列诗歌”。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刘炜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3钻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13200
  • 116
  • 1011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