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风吹晒布路
  • 点击:55216评论:162018/07/29 12:51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从中原大地到深圳东门,隔着十万八千里。

我在深圳寄居了快十年,因为某些人和事,很少再回去。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从故乡到深圳,需要步行十三天。风集聚了十年的思念,它加快脚步,日夜兼程,风尘仆仆,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

风来的时侯,正是清晨。阳光在窗外普照,蝉伏在树上鸣叫,邻居在院子里晾晒床单,床单上飘着花朵和蝴蝶,辣椒炒鸡蛋的香弥漫整个楼道,脚步声蹋蹋蹋传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在故乡了,心便微微痛起来。风知道我的心思,它只隔着窗户望我。我再也坐不下去,起身,打开门,想让风进来。

然而经过十年之隔,风已经不认得我了。当初我在故乡的院子里蹒跚学步,风在树梢上看我,荡着温柔的笑意。鸡和鸭也在咕咕叫着,太阳炙热地烤着大地。羊卧在槐树下,闭着眼睛,胡子被风握在手里,微微拂动。狗听到风来的声音,警觉地竖起耳朵,看到是风,又趴在地上继续睡觉。一个黄手帕晃晃悠悠,从院外跌落地面,上面趴着蝴蝶和花朵。我知道,这肯定是风在逗我。我抓起黄手帕,看到花蕊里藏着的灰尘。风看着我迈过门槛,走出院子。四野无人,只有风嗤嗤笑着。院子外有一个小池塘,由于夏季连日干旱,池塘的水位离岸很远。我趴在岸上,努力伸着小手帕,想让它湿到水面。然后,只听“扑通”一声,我已经掉下水。大人们都在屋里午睡,只有蝉伏在树有气无力地鸣着。风慌了,使劲摇着我的朝天辫,让它在水面浮动。终于,对面大路上过来一个人,看到池塘里即将被水灭顶的我,惊慌大叫:你们家丫头掉水了。当我被人救起时,看到风羞愧地躲在树梢。我朝它挥挥手,眨眨眼,原谅了风,风从树梢下来,温柔地将我抱在怀里。这件事成了我和风之间的秘密。

风看着我一天天长大,背起黄书包,到十里之外的学校上学。我起的很早,风也很早,它从旷野回来,呼呼穿过麦田,钻到我的小书包里,随着我进入教室。老师在讲台上“鹅鹅鹅”,它在书包里大睡。放学的时侯,它终于醒了,懒洋洋地随着我回到村庄。当又黄又大的夕阳挂在树梢,炊烟从每家的烟囱冒出,风醒了,只动动手指,烟囱们便细了腰身。风摇了摇树枝,夕阳像少女般羞红脸庞,快速隐入河岸的另一端。我在风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它陪伴我求学的每一个白昼,钻入我的每一个睡梦。无论白雪凯凯,暴雨如注,亦或烈日艳阳,细雨迷朦,它始终和我形影不离。

十六岁那年,迫于生计,我离开乡村,在黄昏里与风惜别,准备南下广东。

风悲伤地跟我告别,它觉得再也不能呵护我了。风自小生在乡村,习惯无拘无束的玩耍。它跟河流嬉戏,在麦田起舞,与树林捉迷藏。而城市里满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它甚至闻不惯车子屁股喷出的尾烟,深圳的高楼亦会让它迷路。

自跟风告别的第一天起,我便一天天老了下来。从一个对未来满怀憧憬的青春少女,变成为油盐折腰的中年母亲。皱纹悄悄爬上我的脸庞,眉间聚集成“川”字。我的眼神已经不再明亮,红晕也从脸上褪去。这个下午,风已经不认得我了,院子的菠萝蜜树使它陌生,每家每户的防盗窗更是让它止步。风在树间飘荡,徘徊又徘徊,发出“呜呜”的悲鸣。我却认得风,它是自幼滋养我长大的灵魂,是生我的父,养我的母。我想念故乡的时侯,风便无处不在。而此时此刻,它站在我的面前,却辩识不出面前的臃肿妇人,正是多年前在乡野里被它日夜呵护的女孩。

我默默走出深圳的院子,引领着风,教它辨认城市的方向。我在晒布路住了快十年,对每一条路线都了如指掌。我也熟悉我的邻居。比如说对面那户新搬来的人家。不,我更认得他们居住的屋子。那里原来住的是一对老夫妇。每天早上起来,便看到男主人在院子里晨练的身影。女主人从菜市场回来,拎着几个袋子,里面装着几块排骨,或者是马鲛鱼,也许是马蹄莲,绿汪汪的空心菜调皮地露出脑袋。女主人总是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早上!”我说“早上!”

风说,不对,应该说“您咋起来恁早?”或者,“你吃了没有?”风忘了,这是在广东。风又悲伤起来,它想起在故乡的村庄,每家每户也起得很早,做好饭,便端着碗,蹲到门外吃饭。故乡的人家挨得近,一户接着一户,他们蹲在自家门口,一边喝汤,一边跟对门的邻居拉家常,讨论着上午是上北坡干活,还是到西坡割草。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它喜欢早晨的露水打在路边小草上,喜欢看炊烟在乡村的烟囱升起,喜欢看人们碗里的玉米糊糊掉下来,喜欢让鸡和鸭围在人们脚边打转。

可是这是在深圳,风你看,对面的那对老夫妇已经搬走了,他们的脚步已经支撑不住到菜市场的距离,他们的儿女联系了幸福之家的养老院,让在那里安居晚年。我还记得男主人临走的时侯,在院子里转了又转,菠萝蜜树沙沙地响着,他亲手种下的桂花树已经随风飘出香味。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不是,那个时侯,它正在故乡的村庄,穿行在杨树的林中,和杨树们一起,观望半空的月亮。它不认得菠萝蜜树,也不认得桂花树。而老家的邻居们,长年累月,还是那几张面庞,他们生于厮长于厮,辈辈守在这个村庄。谁家娶媳妇了,谁家添小孩了,谁家共有几辈人,风都记得很清楚。可是我住在对面的深圳邻居,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先是住进来携着一双儿女的潮州夫妻。他们做药材生意,搬来的第一天,便在门口装了监控,灯日夜明着。很快的,生意失了利,他们搬走了,灯却留下来。一个黄昏的光景,又搬来一户求学的人家。孩子在附近上中学,婆婆在家做饭。每天都能看到穿着校服的女孩,沉默着,低着头,穿过院子,穿过菠萝蜜树,走进深圳中学的校门。风在后面微微刮起她的衣衫。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那个女孩使我陌生,我护送的女孩,只走在乡村田野求学的道路上,我让路边开出小花,我让麦田翩翩起舞,我让蚂蚱在她脚边跳动,可她却在最好的年华,走进异乡的城市。

风,来吧,我带你认识我的邻居,说不定你会喜欢他们,就如同喜欢我村里的父老乡亲。可是在这座城市,我见过我的邻居每一张面庞,却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不过不要紧,过不多久,我的新邻居便会替代旧邻居。你看,斜对门干洗店的老板娘已经搬走了,她在这里住了快十年,我看着她从一个活泼美艳的少妇,步入脚步迟缓的中年。她的干洗店日夜不休,养育着两个上高中的儿子。当孩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一家人都搬走了。现在,这里居住着十几个快递员,他们停在门口的电动车上,有着达达、饿了么、美团的字样。他们总是清晨启程,夜晚回来,说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乡音,在黑夜里与风热烈地交谈。

风沉默着,跟随我的衣角,走出院子,穿过小区。值班室坐着一个保安,我搬来的时侯,他还是年青男孩的模样,见人总是一脸腼腆的笑纹。如今,他成了家,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胖脸上盛着麻木,眼神里现着忧苦。我听到风叹息了一声。

我携着风走出小区。看到一列街铺已经换了模样。这里原来是一家潮汕饭店,灯火通明,夜晚里,尽是啤酒碰杯的声音。早起的时侯,能看到几只偌大的老鼠从里面嗖嗖跑出。后来,饭店关了门。路口搭起一排铁皮房子,装修工人热火朝天的住进来,一个屋角还摆了一盆三角梅。哦,风,我忘记跟你说了,你看在深圳,每户人家的窗台上,都种着三角梅。风说,我还是喜欢你种的指甲花。可不是,我微笑起来,小的时侯,我最喜欢种指甲花。白的,红的,粉的,各色指甲花都被我种遍了。花开的时侯,先是鼓起花骨朵。风知道我喜欢花开的模样,在半夜里使劲吹向花骨朵。第二天早上,我便看到一盆开得红艳艳的指甲花。我欣喜地大叫,风,快来看。风笑着,打了个旋,从我头顶的树梢,跑向田野。正值青麦生长季节,正是和它们捉迷藏的好时节,有一首歌叫“风吹麦浪”,不是这样的吗?

风和我一起,陷入往事的沉思中。一阵馄饨的香飘过来。迎面望去,是一家上海饭铺。不,不对的,风,这里原来是一家兰州拉面,有日夜戴着白帽子的大爷,和裹着头巾的新疆妇人,他们做的拉面里,有大块的牛肉,切得细碎的葱花,羊肉清汤里,飘着如蝶状的香菜。

他们早就走了,风说。

我诧异起来,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风又调皮起来,抓住榕树的胡须,贴着地面荡漾。这些榕树我都认识,看着它们的胡子一天天变长,叶子一天天苍翠,里面藏了无数个风的远方侄孙。我沉默地往前走着,风跟在我的后面,犹如小时侯护送我上学的模样。风,这里原来是一家超市,后来也搬走了,改成一家茶餐厅。茶餐厅的老板娘我认识,白白净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我还记得她肚子鼓起的模样,都说她要生儿子,结果她生了一个女儿。从那时起,就再也见不到她的笑了。再后来,这里换了一家牛肉火锅,门口的鲜花篮摆了一溜又一溜。前面是一家面包店,还有一个理发店,它们永远在装修啊在装修。风,我记得晒布路上的每一家店,犹如关注我的父老乡亲,他们的每一个动态都牵动我的身心。不见风的回应,回头望时,风正从鲜花篮里跃出来,钻入我的怀抱,扑扑哧哧,霎那间,有秋天到来的感觉。

你还记得老家的秋吗?风说。

记得呀,怎么能不记得。当杨树的叶子变得金黄,打着旋儿,从树上落下来,小孩们便在树下欢呼:秋天来了。是啊,秋天是成熟的季节,所有在春天植下的,都可以在秋天收获,你看,就像这菠萝蜜树,春天时,还只是拳头大的模样,现在,经过无数个雨淋日晒,里面已经蕴了蜜一样的甜。风轻轻吹向挂在树上的菠萝蜜,那些菠萝蜜微微晃了晃身子,如仪态万方的孕妇,含蓄地同我们打着招呼。我诧异地望着风,你怎么记得南方的春天?风笑而不答,温柔地拂过我的脸庞,如恋人的手。

风,我记得老家每一个季节的模样。秋天过后,便是白雪茫茫的冬季。我们在暖和的被窝里熟睡,你也跟着进入梦乡。第二天早起时,大地给了我们大大的惊喜,白雪铺满四野,从村庄到麦田,一脚下去,怕痒的白雪们笑得咯吱咯吱响。等到上冻的天气,更是好玩。清晨起来,便能看到冰凌柱子一条条挂在屋檐,用手掰下来,咬在嘴里咯嘣咯嘣响。经历了一个冬季的睡眠,大地醒过来时,百花开满山坡,绿草从土中生出,树叶展出嫩芽,鱼儿跃出水面。风,这是老家的春啊!可是你见过晒布路的春吗?永远是一年四季不变模样,三角梅常年开着,菠萝蜜树常年绿着,街道上的人常年变着。台风到来的深夜,我便怀疑,是你思念我的声音。风,我在深圳居住的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风吹晒布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大明府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0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文字让人欣喜,定位为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可以称得上精品。文中的场景都是读者所熟知的,如果以常态的方式进入,不一定让人提起兴趣。作者将主人公设定为“风”。叙述过程中,轻松自如,云淡风轻,不做作,不伪饰,结尾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
  • 感谢王老师提名

    回复

  • 这篇文章之所以令人眼前一亮,恰恰是因为其诗意的品质。作者在写作中,找到了“风”这个很好的意象:“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这样的描写,表现出作者具有很好的文字意识。没有繁冗的形容词,语言干净、贴切,以情直抵人心。“风”在作者的笔下是鲜活灵动,充满感情的,它是故乡的使者,慰藉着每一个思乡者的心。
  • 谢谢唐老师提名

    回复

  • 万物有灵,风也是。以诗意写红尘,以童心写沧桑。这篇散文,别有“风”致。整篇文字清新灵动,但结尾用一个大家熟知的格言收笔,略俗。
  • 不好意思,才看到评委老师的点评,感谢感谢!这实际上是第二稿,原稿不是这样的,很悲观,之所以要改成这样,是想正能量

    回复

  • 虚实结合,挺别致的一篇散文。
  • 感谢段老师留言!

    回复

    • 大明府1布衣2019/11/24 21:08:23
    • 分享到: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2 08:51:55
    • 分享到:
  • 以风为媒,将远在中原的故乡与现如今客居的深圳串联起来,从中我们看到了内地与沿海、乡村与城市在生活理念上的迥异。描写思乡之情的优美句子似乎冲淡了些许忧愁,读罢却又让人惆怅许久。友情提醒:在邻家,作品尽量不要在双休日发,不然会错失某些机遇。就像这篇佳作,很遗憾,或许就是因为发表时间选择不佳,最终与周冠军失之交臂。还好,现在是睦邻文学奖提名季,被提名应该是妥妥的,看好你哦。
  • 感谢黄老师的真切解读和温馨提示,我只有周末才能空出大块时间,虽常关注邻家,但并不知一篇文章还可以同时参加周作品评选,谢谢老师的祝福,邻家人才济济,想要突围很难。再次感谢,祝好!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7/30 14:54:56
    • 分享到:
  • 诗意的风,诗意的句子。 一个旅人对故乡的思念无处不在,哪怕只是一阵风,都能打开回忆的窗。
  • 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7/30 11:56:32
    • 分享到:
  • 清新的小散文,透着股暖意。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34800
  • 12
  • 403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