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风吹晒布路
  • 点击:33029评论:152018/07/29 12:51
  • 第六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从中原大地到深圳东门,隔着十万八千里。

我在深圳寄居了快十年,因为某些人和事,很少再回去。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从故乡到深圳,需要步行十三天。风集聚了十年的思念,它加快脚步,日夜兼程,风尘仆仆,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

风来的时侯,正是清晨。阳光在窗外普照,蝉伏在树上鸣叫,邻居在院子里晾晒床单,床单上飘着花朵和蝴蝶,辣椒炒鸡蛋的香弥漫整个楼道,脚步声蹋蹋蹋传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在故乡了,心便微微痛起来。风知道我的心思,它只隔着窗户望我。我再也坐不下去,起身,打开门,想让风进来。

然而经过十年之隔,风已经不认得我了。当初我在故乡的院子里蹒跚学步,风在树梢上看我,荡着温柔的笑意。鸡和鸭也在咕咕叫着,太阳炙热地烤着大地。羊卧在槐树下,闭着眼睛,胡子被风握在手里,微微拂动。狗听到风来的声音,警觉地竖起耳朵,看到是风,又趴在地上继续睡觉。一个黄手帕晃晃悠悠,从院外跌落地面,上面趴着蝴蝶和花朵。我知道,这肯定是风在逗我。我抓起黄手帕,看到花蕊里藏着的灰尘。风看着我迈过门槛,走出院子。四野无人,只有风嗤嗤笑着。院子外有一个小池塘,由于夏季连日干旱,池塘的水位离岸很远。我趴在岸上,努力伸着小手帕,想让它湿到水面。然后,只听“扑通”一声,我已经掉下水。大人们都在屋里午睡,只有蝉伏在树有气无力地鸣着。风慌了,使劲摇着我的朝天辫,让它在水面浮动。终于,对面大路上过来一个人,看到池塘里即将被水灭顶的我,惊慌大叫:你们家丫头掉水了。当我被人救起时,看到风羞愧地躲在树梢。我朝它挥挥手,眨眨眼,原谅了风,风从树梢下来,温柔地将我抱在怀里。这件事成了我和风之间的秘密。

风看着我一天天长大,背起黄书包,到十里之外的学校上学。我起的很早,风也很早,它从旷野回来,呼呼穿过麦田,钻到我的小书包里,随着我进入教室。老师在讲台上“鹅鹅鹅”,它在书包里大睡。放学的时侯,它终于醒了,懒洋洋地随着我回到村庄。当又黄又大的夕阳挂在树梢,炊烟从每家的烟囱冒出,风醒了,只动动手指,烟囱们便细了腰身。风摇了摇树枝,夕阳像少女般羞红脸庞,快速隐入河岸的另一端。我在风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它陪伴我求学的每一个白昼,钻入我的每一个睡梦。无论白雪凯凯,暴雨如注,亦或烈日艳阳,细雨迷朦,它始终和我形影不离。

十六岁那年,迫于生计,我离开乡村,在黄昏里与风惜别,准备南下广东。

风悲伤地跟我告别,它觉得再也不能呵护我了。风自小生在乡村,习惯无拘无束的玩耍。它跟河流嬉戏,在麦田起舞,与树林捉迷藏。而城市里满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它甚至闻不惯车子屁股喷出的尾烟,深圳的高楼亦会让它迷路。

自跟风告别的第一天起,我便一天天老了下来。从一个对未来满怀憧憬的青春少女,变成为油盐折腰的中年母亲。皱纹悄悄爬上我的脸庞,眉间聚集成“川”字。我的眼神已经不再明亮,红晕也从脸上褪去。这个下午,风已经不认得我了,院子的菠萝蜜树使它陌生,每家每户的防盗窗更是让它止步。风在树间飘荡,徘徊又徘徊,发出“呜呜”的悲鸣。我却认得风,它是自幼滋养我长大的灵魂,是生我的父,养我的母。我想念故乡的时侯,风便无处不在。而此时此刻,它站在我的面前,却辩识不出面前的臃肿妇人,正是多年前在乡野里被它日夜呵护的女孩。

我默默走出深圳的院子,引领着风,教它辨认城市的方向。我在晒布路住了快十年,对每一条路线都了如指掌。我也熟悉我的邻居。比如说对面那户新搬来的人家。不,我更认得他们居住的屋子。那里原来住的是一对老夫妇。每天早上起来,便看到男主人在院子里晨练的身影。女主人从菜市场回来,拎着几个袋子,里面装着几块排骨,或者是马鲛鱼,也许是马蹄莲,绿汪汪的空心菜调皮地露出脑袋。女主人总是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早上!”我说“早上!”

风说,不对,应该说“您咋起来恁早?”或者,“你吃了没有?”风忘了,这是在广东。风又悲伤起来,它想起在故乡的村庄,每家每户也起得很早,做好饭,便端着碗,蹲到门外吃饭。故乡的人家挨得近,一户接着一户,他们蹲在自家门口,一边喝汤,一边跟对门的邻居拉家常,讨论着上午是上北坡干活,还是到西坡割草。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它喜欢早晨的露水打在路边小草上,喜欢看炊烟在乡村的烟囱升起,喜欢看人们碗里的玉米糊糊掉下来,喜欢让鸡和鸭围在人们脚边打转。

可是这是在深圳,风你看,对面的那对老夫妇已经搬走了,他们的脚步已经支撑不住到菜市场的距离,他们的儿女联系了幸福之家的养老院,让在那里安居晚年。我还记得男主人临走的时侯,在院子里转了又转,菠萝蜜树沙沙地响着,他亲手种下的桂花树已经随风飘出香味。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不是,那个时侯,它正在故乡的村庄,穿行在杨树的林中,和杨树们一起,观望半空的月亮。它不认得菠萝蜜树,也不认得桂花树。而老家的邻居们,长年累月,还是那几张面庞,他们生于厮长于厮,辈辈守在这个村庄。谁家娶媳妇了,谁家添小孩了,谁家共有几辈人,风都记得很清楚。可是我住在对面的深圳邻居,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先是住进来携着一双儿女的潮州夫妻。他们做药材生意,搬来的第一天,便在门口装了监控,灯日夜明着。很快的,生意失了利,他们搬走了,灯却留下来。一个黄昏的光景,又搬来一户求学的人家。孩子在附近上中学,婆婆在家做饭。每天都能看到穿着校服的女孩,沉默着,低着头,穿过院子,穿过菠萝蜜树,走进深圳中学的校门。风在后面微微刮起她的衣衫。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那个女孩使我陌生,我护送的女孩,只走在乡村田野求学的道路上,我让路边开出小花,我让麦田翩翩起舞,我让蚂蚱在她脚边跳动,可她却在最好的年华,走进异乡的城市。

风,来吧,我带你认识我的邻居,说不定你会喜欢他们,就如同喜欢我村里的父老乡亲。可是在这座城市,我见过我的邻居每一张面庞,却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不过不要紧,过不多久,我的新邻居便会替代旧邻居。你看,斜对门干洗店的老板娘已经搬走了,她在这里住了快十年,我看着她从一个活泼美艳的少妇,步入脚步迟缓的中年。她的干洗店日夜不休,养育着两个上高中的儿子。当孩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一家人都搬走了。现在,这里居住着十几个快递员,他们停在门口的电动车上,有着达达、饿了么、美团的字样。他们总是清晨启程,夜晚回来,说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乡音,在黑夜里与风热烈地交谈。

风沉默着,跟随我的衣角,走出院子,穿过小区。值班室坐着一个保安,我搬来的时侯,他还是年青男孩的模样,见人总是一脸腼腆的笑纹。如今,他成了家,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胖脸上盛着麻木,眼神里现着忧苦。我听到风叹息了一声。

我携着风走出小区。看到一列街铺已经换了模样。这里原来是一家潮汕饭店,灯火通明,夜晚里,尽是啤酒碰杯的声音。早起的时侯,能看到几只偌大的老鼠从里面嗖嗖跑出。后来,饭店关了门。路口搭起一排铁皮房子,装修工人热火朝天的住进来,一个屋角还摆了一盆三角梅。哦,风,我忘记跟你说了,你看在深圳,每户人家的窗台上,都种着三角梅。风说,我还是喜欢你种的指甲花。可不是,我微笑起来,小的时侯,我最喜欢种指甲花。白的,红的,粉的,各色指甲花都被我种遍了。花开的时侯,先是鼓起花骨朵。风知道我喜欢花开的模样,在半夜里使劲吹向花骨朵。第二天早上,我便看到一盆开得红艳艳的指甲花。我欣喜地大叫,风,快来看。风笑着,打了个旋,从我头顶的树梢,跑向田野。正值青麦生长季节,正是和它们捉迷藏的好时节,有一首歌叫“风吹麦浪”,不是这样的吗?

风和我一起,陷入往事的沉思中。一阵馄饨的香飘过来。迎面望去,是一家上海饭铺。不,不对的,风,这里原来是一家兰州拉面,有日夜戴着白帽子的大爷,和裹着头巾的新疆妇人,他们做的拉面里,有大块的牛肉,切得细碎的葱花,羊肉清汤里,飘着如蝶状的香菜。

他们早就走了,风说。

我诧异起来,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风又调皮起来,抓住榕树的胡须,贴着地面荡漾。这些榕树我都认识,看着它们的胡子一天天变长,叶子一天天苍翠,里面藏了无数个风的远方侄孙。我沉默地往前走着,风跟在我的后面,犹如小时侯护送我上学的模样。风,这里原来是一家超市,后来也搬走了,改成一家茶餐厅。茶餐厅的老板娘我认识,白白净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我还记得她肚子鼓起的模样,都说她要生儿子,结果她生了一个女儿。从那时起,就再也见不到她的笑了。再后来,这里换了一家牛肉火锅,门口的鲜花篮摆了一溜又一溜。前面是一家面包店,还有一个理发店,它们永远在装修啊在装修。风,我记得晒布路上的每一家店,犹如关注我的父老乡亲,他们的每一个动态都牵动我的身心。不见风的回应,回头望时,风正从鲜花篮里跃出来,钻入我的怀抱,扑扑哧哧,霎那间,有秋天到来的感觉。

你还记得老家的秋吗?风说。

记得呀,怎么能不记得。当杨树的叶子变得金黄,打着旋儿,从树上落下来,小孩们便在树下欢呼:秋天来了。是啊,秋天是成熟的季节,所有在春天植下的,都可以在秋天收获,你看,就像这菠萝蜜树,春天时,还只是拳头大的模样,现在,经过无数个雨淋日晒,里面已经蕴了蜜一样的甜。风轻轻吹向挂在树上的菠萝蜜,那些菠萝蜜微微晃了晃身子,如仪态万方的孕妇,含蓄地同我们打着招呼。我诧异地望着风,你怎么记得南方的春天?风笑而不答,温柔地拂过我的脸庞,如恋人的手。

风,我记得老家每一个季节的模样。秋天过后,便是白雪茫茫的冬季。我们在暖和的被窝里熟睡,你也跟着进入梦乡。第二天早起时,大地给了我们大大的惊喜,白雪铺满四野,从村庄到麦田,一脚下去,怕痒的白雪们笑得咯吱咯吱响。等到上冻的天气,更是好玩。清晨起来,便能看到冰凌柱子一条条挂在屋檐,用手掰下来,咬在嘴里咯嘣咯嘣响。经历了一个冬季的睡眠,大地醒过来时,百花开满山坡,绿草从土中生出,树叶展出嫩芽,鱼儿跃出水面。风,这是老家的春啊!可是你见过晒布路的春吗?永远是一年四季不变模样,三角梅常年开着,菠萝蜜树常年绿着,街道上的人常年变着。台风到来的深夜,我便怀疑,是你思念我的声音。风,我在深圳居住的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风吹晒布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0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文字让人欣喜,定位为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可以称得上精品。文中的场景都是读者所熟知的,如果以常态的方式进入,不一定让人提起兴趣。作者将主人公设定为“风”。叙述过程中,轻松自如,云淡风轻,不做作,不伪饰,结尾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
  • 感谢王老师提名

    回复

  • 这篇文章之所以令人眼前一亮,恰恰是因为其诗意的品质。作者在写作中,找到了“风”这个很好的意象:“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这样的描写,表现出作者具有很好的文字意识。没有繁冗的形容词,语言干净、贴切,以情直抵人心。“风”在作者的笔下是鲜活灵动,充满感情的,它是故乡的使者,慰藉着每一个思乡者的心。
  • 谢谢唐老师提名

    回复

  • 万物有灵,风也是。以诗意写红尘,以童心写沧桑。这篇散文,别有“风”致。整篇文字清新灵动,但结尾用一个大家熟知的格言收笔,略俗。
  • 不好意思,才看到评委老师的点评,感谢感谢!这实际上是第二稿,原稿不是这样的,很悲观,之所以要改成这样,是想正能量

    回复

  • 虚实结合,挺别致的一篇散文。
  • 感谢段老师留言!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2 08:51:55
    • 分享到:
  • 以风为媒,将远在中原的故乡与现如今客居的深圳串联起来,从中我们看到了内地与沿海、乡村与城市在生活理念上的迥异。描写思乡之情的优美句子似乎冲淡了些许忧愁,读罢却又让人惆怅许久。友情提醒:在邻家,作品尽量不要在双休日发,不然会错失某些机遇。就像这篇佳作,很遗憾,或许就是因为发表时间选择不佳,最终与周冠军失之交臂。还好,现在是睦邻文学奖提名季,被提名应该是妥妥的,看好你哦。
  • 感谢黄老师的真切解读和温馨提示,我只有周末才能空出大块时间,虽常关注邻家,但并不知一篇文章还可以同时参加周作品评选,谢谢老师的祝福,邻家人才济济,想要突围很难。再次感谢,祝好!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7/30 14:54:56
    • 分享到:
  • 诗意的风,诗意的句子。 一个旅人对故乡的思念无处不在,哪怕只是一阵风,都能打开回忆的窗。
  • 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7/30 11:56:32
    • 分享到:
  • 清新的小散文,透着股暖意。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34300
  • 12
  • 397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