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厘米
  • 点击:37859评论:292018/08/02 15:42

吃过午饭,不到两点,化妆师如约到来。鲜艳的红唇先于她的人夺目而至。灰扑扑的屋子,似乎也被她的艳光眷顾,跟着亮堂起来。女人行走处,香风阵阵。

虽然不是第一次会面,帛锦心内还是将女人唤作妖精。脸上却笑嘻嘻地,忙着张罗来客换鞋。身为客家人的帛锦,于待客之道,不会有丝毫怠慢。

化妆师红唇,黑衣,大红色浅口尖头高跟鞋,踩在帛锦家门厅玄关处,手上拖着行李箱。帛锦对今天的箱子尤为期待。化妆师脱下来的高跟鞋,尺寸介于三十六七码之间。鞋跟比帛锦手指细。鞋头尖尖的,鞋身窄窄的,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鞋跟应该不低于十厘米,这个高度,看得帛锦心颤。帛锦对高跟鞋,虽然发自内心的喜爱,也发自内心的无奈。

门厅,来客的高跟鞋赫然耸立。帛锦和丈夫叶从志的鞋,不成双不成对,随意散乱。男人鞋就那几样,没什么新奇名目。帛姐的鞋也好认,低跟,式样老旧土气。每双鞋无一例外宽胖肿胀,比丈夫的鞋还粗笨。这类鞋在鞋店有个统一的名称——妈妈鞋。毫无美感的造型,看不出材质的用料,每双都被她的大脚板撑到变形。这些鞋和化妆师脱下来的红色尖头细高跟放在一处,自惭形秽乡里乡气的。

妖精穿的鞋,帛姐撇撇嘴。视线落在自己悲催的脚上。

肥厚的脚掌几乎没有足弓。生在农家,却因为平脚走不得路,挑不起重物。大脚趾扁大,趾甲内陷,其他几个脚趾头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都像被锤扁了还开裂的烂蚕豆。帛锦双脚的形状,宽、厚、长三个字足够形容。这双脚的主人被它们拖累,什么娇小玲珑这种词,是绝对用不到帛锦身上的。无论穿鞋还是光脚,这双脚没有一点诱惑力。

“要是脚也能化妆变美就好了。”帛锦近来总琢磨这事。

嘴上跟化妆师打着招呼说着客气话,帛锦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转到沙发那头。

帛锦的老公,叶从志,歪在沙发上。他毫不见外地穿着家常背心,松松垮垮的。下半身则是化纤面料的大号短裤。短裤面料轻薄,软塌塌贴在他缺乏锻炼的无毛细腿上。客人到家,美女驾临,老公叶从志没什么反应,脑袋一点一点的,配合着手的动作,痴痴盯着手机。

帛锦懒得理他,用儿子的话说,这叫“放弃治疗”。

老公和帛锦同年。说起来,同龄男女,总是男人显得年轻。帛锦和叶从志两口子从前也是如此,直到最近。最近这半年来,叶从志老态日显,衬托得帛锦年轻不少。原因嘛,帛锦认为——是自己变了。

今晚,帛锦将要出席一场沙龙,名曰“铂金女士之夜”。邀请函写道,到场的名媛仕女,非富即贵,集财富、美貌以及社会地位于一身。这种名头的沙龙,以帛锦现有的身份,有几分高攀的嫌疑。不过,谁说帛锦就没机会达到她们,甚至超越她们呢。

把自己收拾漂漂亮亮的,出没各种上档次社交沙龙,认识更多成功人士,大半年来,帛锦只干这一件事。老公叶从志,则痴迷各种项目投资、考察,理财,每天守着电脑,盯着手机,哪儿都不去。外貌气质与从前并无二致,还是客家人的简朴随意。

帛锦大名林帛锦,老公叶从志喊她阿锦,周围人称呼她帛姐。如今比不得从前,帛姐的老公,曾经的小工厂主,突然时来运转。身边莫名其妙多了些人,左一声叶总右一声叶总。来不及等帛锦想清楚缘由,仿佛为着与叶总的称呼相搭配,各种名目的考察会、投资会,理财分享会、宴会,隔三差五喊他们参加。去了几回,叶从志渐渐厌烦,不愿再去。倒是帛锦,仿佛打开人生新剧本。那些互相赞美,彼此恭维的社交场合,让她享受,让她沉迷,让她上瘾,让她陶醉。

他们的前半辈子不是在为别人的工厂打工,就是在为自己的工厂打工。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工作日休息日,吃住几乎都在工厂,工衣从早穿到晚。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风景,跟他们关系不大。再熬下去,帛锦觉得,自己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

苦哈哈的日子,土里土气的衣着,终于可以抛弃。工业区破败陈旧,他们那间不大不小的厂子,做几毛钱利润的产品,不说别的,政府也不允许这么做。腾笼换鸟,提高土地利用率,创新,这些新词,电视、网络、微信群天天在讲。旁边的工业区半年前被清空,规模不大的小工厂要么关张,要么搬到临近的东莞、惠州,或者更远的河源、梅州。做半生不死的工厂,名为实业,实则苦逼。帛锦和叶从志,身为过来人,体会尤甚。

一个据说来头很大的老板看中他们的工业区。要把陈旧落后的工业区改造成“云创空间”。配合政府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帛锦他们这种工厂主,可用设备和厂房入股。大老板不忘反复强调,成为股东,不但毫无风险,云空间一建好,还能享受分红。不用你们掏一分钱,只要停工,腾空厂房就行。把厂子停了,回家安安心心的。大老板最后用“躺着就把钱挣了”作为结语。帛锦一边鼓掌,一边感叹,大老板的气魄眼界,跟身边小工厂主就是不一样。

大老板带来的办事员,清一色全是年轻女性。她们身穿浅灰色西服套裙,脚蹬黑色细高跟鞋,露着好看的长腿一溜排开。帛锦半辈子在工厂打转,身边无论男女都是大老粗,包括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些美女们,她们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轻轻柔柔。以后将由她们来打理工业区,帛锦突然莫名其妙地自豪。

应该就是从那天起,帛锦认为自己变了。

既然有机会改头换面,还能轻松挣钱,为什么还死守没有前途的小厂。“靠做厂,赚不到钱的。”帛锦意识到这是个机会。政府搞腾笼换鸟,他们那间小笼子,注定装不下什么大鸟。利润极薄的手机周边小配件,做十个才有一两毛钱赚头,这种生意,说出去都丢人。老公叶从志一向只管生产,经营都靠帛锦。他不敢表露自己对生产线有感情,对工人有感情,他们跟着他,风里雨里熬过来……厂子停产,这些人怎么安顿,三四十岁的人,去哪里挣一份养家的钱。但叶从志知道,自己拗不过妻子,自觉更拗不过世道,索性闭嘴不说。

隔壁工业区从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再说了,几个老乡不也签了字入了股,真是躺着就把钱挣了。你看人家现在过得多爽,想玩就玩,想吃就吃,麻将桌上那个阔气哟……

帛锦夫妻两并非那种有宏大抱负的企业家。做工厂,不过是安身立命,拉扯着底下人,一起混口饭。熬了这些年,钱越来越难赚。

大老板宣讲之后没几天,帛锦就去办了手续。大老板带来的,令帛锦羡慕的,训练有素的职业女性,替她办完所有手续。走出厂区那一刻,帛锦仿佛卸下千斤重担,从此不再为下个月订单发愁,为发工资发愁。厂子不用去了,工人也做了遣散,虽然不舍得,也只能这样,不抛弃过去,怎么能迎接未来呢。

从那时候起,帛锦夫妻两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了。他们终于可以松散下来,终于有机会走进这座城市,品味从前二十来年没有品味过的,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不知道是谁先找上谁。仿佛某天打开门来,门口就站着一堆衣着鲜亮头衔高级的女人。她们向帛锦招招手,抛给她谄媚的眼神,将她引到名媛汇集,华丽堂皇的社交场。女人们在那里结识更高层次的人,他们和她们,将在某个不清晰的节点上助力彼此。不知不觉,帛姐居然也成了她们的一员。她们称她“叶太”。或许将来哪天,她们将直接称呼自己“林总”,以自己娘家的姓氏。

这一切来得太快,又来得太慢。帛锦迎头撞上这样的生活,人生半辈子已经过去。青春一去不复返。美貌,从前没有拥有过。异性的关照和恩宠,除了再无新鲜感的老公一直相伴,好像也没有享受过额外的。剩下的,似乎关于“自我”成就。帛锦交钱听过不少“女性成长”课程。她们教她,首先要懂得包装自己,美化自己,才能推销自己,拥有人脉,成就真我……改变自我,抬高层次,搭起阶层上攀的通途。

是的,现在的帛锦,叶总的太太,将来的林总,即将开始“拥有自我”的全新生活。

身为女人已经足够麻烦,改头换面,做一个精致的,衬得起“叶总太太”身份的女人,更是一大挑战。特别对于从来不事修饰,也不善美化自己的帛姐来说,但她不担心。只要花点钱,什么都可以改变,而改变,不正是自己期望的吗。

帛锦四十五六的年纪,脸部却过于积极地奔了五十往上。如果只用一个字形容帛姐,那就是“干”。干瘪的身材,可有可无的胸,扁塌塌瘦筋筋的屁股。面容干枯,嘴唇薄而紧。鼻子,当然像大部分的广东人那样,在最关键的鼻梁处塌陷下去,鼻孔和鼻头却极尽所能放开了长。眼角早已密布皱纹,即使面无表情,皱纹也依然深刻而显眼地存在着。头发发量稀少,听从发廊哥建议,做了大胆改良,头发染了流行的紫红色,还做了离子烫。帛姐觉得挺美,终于跟上时髦女人的节奏了。

丈夫叶从志,多少年没正眼看过自己。帛锦染发后,叶从志似乎提升了对太太的兴趣,只要她从眼前走过,叶从志就忍不住笑。

“阿锦,你像只椰子。”丈夫提醒她。

可不是,叶从志没说错。镜子里的帛姐,顶着满头的离子烫,弯弯曲曲的头发,一绺一绺耷在脑袋上,很像没褪毛的椰子。“那是你没有品位,现在流行这个”帛锦还嘴。

化妆师从自带的拉杆箱中取出几大盒化妆用品,琳琅满目,摆满妆台。化妆师来了多次,帛姐还是没能完全认清这些什物。这些东西,比从前工厂里的配件还让帛锦犯迷糊。

漂亮女人只需要将精力花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以及化妆品衣饰鞋帽上。帛锦的过往,则忙于苦拼苦做。要省钱,要精打细算每个月的支出开销,还要操心下个月工厂能不能开工,能不能交货……那种日子,已告结束。帛姐新的人生,就从做一个优雅的,有魅力的女人开始,真正的女人。

“睁大眼,看上面,不要眨眼……”

“现在,往下看,也不要眨眼……”

浓艳红唇,一张一合发出指令。红唇主人紧挺的胸,跟着手上的动作在帛锦脸前游移。那胸挺得,有点过分,压过来的时候,帛锦感到一种压力。帛锦本来就瘦,年轻时候不曾丰满过,结婚后生孩子奶孩子,早被掏空了皮肉。胸空了,仿佛心也空了一样。交际场上的成功女性,无论高矮胖瘦,个个乳沟深厚。

“帛姐,你也去整整,没事的。”化妆师仿佛猜透帛锦心事,不失时机添上一句。

“你看我,也是动过的,女人没有事业线怎么行。”化妆师倒不见外,主动爆料自己整过胸。

帛锦脸红了红。

帛锦不敢眨眼,眼睛睁得酸胀也忍着。化妆师身上香水味袭来,害得帛锦不敢大口呼吸。她有过敏性鼻炎的毛病,尤其受不了香水的味道。不过,为了改变自己,再难受也得忍。

拔掉杂余眉毛、挤掉鼻尖的黑头,刺破脸上痘疤,撕掉紧贴脸皮的面膜……“疼”啊“疼”。一整套脸部清洁行动,扯弄得帛锦脸部生疼。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朝自己的脸下狠手,有点生理上的疼痛,还有些心理上的,说不清的感受。又痛又兴奋的刺激,让她觉得恍惚,仿佛坐在化妆师面前的,是自己的分身,不是真正的自己。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睦邻文学女性生存工商业命运浮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葳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3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的文学作品就是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口。即以怎样的方式来切入文学,从而反映生活。表现女人的虚荣,我们常常想起福楼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和莫泊桑《项链》中的玛蒂尔德。前者因对丈夫不满而出轨,身败名裂后服毒自杀,后者爱慕虚荣而负债如山。《九厘米》虽然写的是帛锦作为一个女人的虚荣,揭示的却是人性共同的弱点。小说一箭双雕,明线写帛锦幻想通过九厘米的高跟鞋挤入上层,暗线却反映出了小老板的心酸不易和整个企业的兴衰。
  • 感谢唐小林老师的点评和推荐。 这篇小说明暗线的设置,确是我有意为之,您看到了,我特别欣喜。 能得到您的指点,对我很有帮助。小说创作之路无止境,我继续学习,努力。

    回复

  • 9厘米,是女人高跟鞋的高度,是阔太们相互攀比的筹码,是下层人跻身上流社会的进阶术。这高跟鞋的穿行之处,是客厅,是职场,是交际圈,是红尘与人心难以捉摸的地带。透过高跟鞋和它的主人帛锦,可以看到一卷浮世绘,小说虽短,但容量不小。作者的语言有一股狠劲,笔法凌厉。作者对服饰审美有相当的研究(参见描写帛锦打扮的细节),并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民间庞氏理财与互联网金融乱象,在作品有所涉及),这是值得称道的。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进入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 没有正面写工厂如何凋敝,实业何等不济,这些都隐在女人追求虚浮生活的场景背后。通过女主角从前到现在衣着打扮的对比,生活方式的对比,侧面展开情节。
  • 往大处说,这是大环境碾压小人物命运使然,往小处写,就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的误解,被浮华市相吞噬……

    回复

  • 铺垫工作做得好哇
  • 令鹏老师所指为何?还请明示。感觉好深奥,解到点
  • 手机操作界面太不友好,需要完善。写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发出来乱七八糟了😂😂😂🐼
  • 还是电脑界面友爱、熟悉。
  • 小说在最后才“真相大白”,前面对女主人公形象、心理、氛围营造等都是一种铺垫。所以我说你的铺垫做得好。
  • 谢令鹏评委指点

    回复

    • 葳儿3秀才2018/08/10 19:32:07
    • 分享到: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手机操作不太方便😓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回复

  • 手机上回复的误操作,好像删不掉
  • 回复
  • 情节紧凑,叙述凌厉,写活了一个欲跻身上层贵妇女性的虚荣与渴望。其实,哪个女人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只是,它不一定适合你,就像那九厘米的高跟。
  • 🌹🌹🌹多谢赏读评论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7 12:58:59
    • 分享到:
  • 由一双高跟鞋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虚荣,更多的是渴望被另一个阶层所认同。讽刺意味后面是满满的悲凉。
  • 目光犀利,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3 10:50:15
    • 分享到:
  • 一个中年妇女爱美之心爆发后参与一场与自己圈子格格不入的宴会发生的故事,开始到结束并没有给予我们太多信息,然而作者用过细致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诚意。这可以是丑小鸭的完美蜕变,也可以是灰姑娘12点的诅咒。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63105
  • 22
  • 349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