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厘米
  • 点击:43666评论:292018/08/02 15:42

吃过午饭,不到两点,化妆师如约到来。鲜艳的红唇先于她的人夺目而至。灰扑扑的屋子,似乎也被她的艳光眷顾,跟着亮堂起来。女人行走处,香风阵阵。

虽然不是第一次会面,帛锦心内还是将女人唤作妖精。脸上却笑嘻嘻地,忙着张罗来客换鞋。身为客家人的帛锦,于待客之道,不会有丝毫怠慢。

化妆师红唇,黑衣,大红色浅口尖头高跟鞋,踩在帛锦家门厅玄关处,手上拖着行李箱。帛锦对今天的箱子尤为期待。化妆师脱下来的高跟鞋,尺寸介于三十六七码之间。鞋跟比帛锦手指细。鞋头尖尖的,鞋身窄窄的,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鞋跟应该不低于十厘米,这个高度,看得帛锦心颤。帛锦对高跟鞋,虽然发自内心的喜爱,也发自内心的无奈。

门厅,来客的高跟鞋赫然耸立。帛锦和丈夫叶从志的鞋,不成双不成对,随意散乱。男人鞋就那几样,没什么新奇名目。帛姐的鞋也好认,低跟,式样老旧土气。每双鞋无一例外宽胖肿胀,比丈夫的鞋还粗笨。这类鞋在鞋店有个统一的名称——妈妈鞋。毫无美感的造型,看不出材质的用料,每双都被她的大脚板撑到变形。这些鞋和化妆师脱下来的红色尖头细高跟放在一处,自惭形秽乡里乡气的。

妖精穿的鞋,帛姐撇撇嘴。视线落在自己悲催的脚上。

肥厚的脚掌几乎没有足弓。生在农家,却因为平脚走不得路,挑不起重物。大脚趾扁大,趾甲内陷,其他几个脚趾头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都像被锤扁了还开裂的烂蚕豆。帛锦双脚的形状,宽、厚、长三个字足够形容。这双脚的主人被它们拖累,什么娇小玲珑这种词,是绝对用不到帛锦身上的。无论穿鞋还是光脚,这双脚没有一点诱惑力。

“要是脚也能化妆变美就好了。”帛锦近来总琢磨这事。

嘴上跟化妆师打着招呼说着客气话,帛锦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转到沙发那头。

帛锦的老公,叶从志,歪在沙发上。他毫不见外地穿着家常背心,松松垮垮的。下半身则是化纤面料的大号短裤。短裤面料轻薄,软塌塌贴在他缺乏锻炼的无毛细腿上。客人到家,美女驾临,老公叶从志没什么反应,脑袋一点一点的,配合着手的动作,痴痴盯着手机。

帛锦懒得理他,用儿子的话说,这叫“放弃治疗”。

老公和帛锦同年。说起来,同龄男女,总是男人显得年轻。帛锦和叶从志两口子从前也是如此,直到最近。最近这半年来,叶从志老态日显,衬托得帛锦年轻不少。原因嘛,帛锦认为——是自己变了。

今晚,帛锦将要出席一场沙龙,名曰“铂金女士之夜”。邀请函写道,到场的名媛仕女,非富即贵,集财富、美貌以及社会地位于一身。这种名头的沙龙,以帛锦现有的身份,有几分高攀的嫌疑。不过,谁说帛锦就没机会达到她们,甚至超越她们呢。

把自己收拾漂漂亮亮的,出没各种上档次社交沙龙,认识更多成功人士,大半年来,帛锦只干这一件事。老公叶从志,则痴迷各种项目投资、考察,理财,每天守着电脑,盯着手机,哪儿都不去。外貌气质与从前并无二致,还是客家人的简朴随意。

帛锦大名林帛锦,老公叶从志喊她阿锦,周围人称呼她帛姐。如今比不得从前,帛姐的老公,曾经的小工厂主,突然时来运转。身边莫名其妙多了些人,左一声叶总右一声叶总。来不及等帛锦想清楚缘由,仿佛为着与叶总的称呼相搭配,各种名目的考察会、投资会,理财分享会、宴会,隔三差五喊他们参加。去了几回,叶从志渐渐厌烦,不愿再去。倒是帛锦,仿佛打开人生新剧本。那些互相赞美,彼此恭维的社交场合,让她享受,让她沉迷,让她上瘾,让她陶醉。

他们的前半辈子不是在为别人的工厂打工,就是在为自己的工厂打工。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工作日休息日,吃住几乎都在工厂,工衣从早穿到晚。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风景,跟他们关系不大。再熬下去,帛锦觉得,自己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

苦哈哈的日子,土里土气的衣着,终于可以抛弃。工业区破败陈旧,他们那间不大不小的厂子,做几毛钱利润的产品,不说别的,政府也不允许这么做。腾笼换鸟,提高土地利用率,创新,这些新词,电视、网络、微信群天天在讲。旁边的工业区半年前被清空,规模不大的小工厂要么关张,要么搬到临近的东莞、惠州,或者更远的河源、梅州。做半生不死的工厂,名为实业,实则苦逼。帛锦和叶从志,身为过来人,体会尤甚。

一个据说来头很大的老板看中他们的工业区。要把陈旧落后的工业区改造成“云创空间”。配合政府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帛锦他们这种工厂主,可用设备和厂房入股。大老板不忘反复强调,成为股东,不但毫无风险,云空间一建好,还能享受分红。不用你们掏一分钱,只要停工,腾空厂房就行。把厂子停了,回家安安心心的。大老板最后用“躺着就把钱挣了”作为结语。帛锦一边鼓掌,一边感叹,大老板的气魄眼界,跟身边小工厂主就是不一样。

大老板带来的办事员,清一色全是年轻女性。她们身穿浅灰色西服套裙,脚蹬黑色细高跟鞋,露着好看的长腿一溜排开。帛锦半辈子在工厂打转,身边无论男女都是大老粗,包括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些美女们,她们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轻轻柔柔。以后将由她们来打理工业区,帛锦突然莫名其妙地自豪。

应该就是从那天起,帛锦认为自己变了。

既然有机会改头换面,还能轻松挣钱,为什么还死守没有前途的小厂。“靠做厂,赚不到钱的。”帛锦意识到这是个机会。政府搞腾笼换鸟,他们那间小笼子,注定装不下什么大鸟。利润极薄的手机周边小配件,做十个才有一两毛钱赚头,这种生意,说出去都丢人。老公叶从志一向只管生产,经营都靠帛锦。他不敢表露自己对生产线有感情,对工人有感情,他们跟着他,风里雨里熬过来……厂子停产,这些人怎么安顿,三四十岁的人,去哪里挣一份养家的钱。但叶从志知道,自己拗不过妻子,自觉更拗不过世道,索性闭嘴不说。

隔壁工业区从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再说了,几个老乡不也签了字入了股,真是躺着就把钱挣了。你看人家现在过得多爽,想玩就玩,想吃就吃,麻将桌上那个阔气哟……

帛锦夫妻两并非那种有宏大抱负的企业家。做工厂,不过是安身立命,拉扯着底下人,一起混口饭。熬了这些年,钱越来越难赚。

大老板宣讲之后没几天,帛锦就去办了手续。大老板带来的,令帛锦羡慕的,训练有素的职业女性,替她办完所有手续。走出厂区那一刻,帛锦仿佛卸下千斤重担,从此不再为下个月订单发愁,为发工资发愁。厂子不用去了,工人也做了遣散,虽然不舍得,也只能这样,不抛弃过去,怎么能迎接未来呢。

从那时候起,帛锦夫妻两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了。他们终于可以松散下来,终于有机会走进这座城市,品味从前二十来年没有品味过的,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不知道是谁先找上谁。仿佛某天打开门来,门口就站着一堆衣着鲜亮头衔高级的女人。她们向帛锦招招手,抛给她谄媚的眼神,将她引到名媛汇集,华丽堂皇的社交场。女人们在那里结识更高层次的人,他们和她们,将在某个不清晰的节点上助力彼此。不知不觉,帛姐居然也成了她们的一员。她们称她“叶太”。或许将来哪天,她们将直接称呼自己“林总”,以自己娘家的姓氏。

这一切来得太快,又来得太慢。帛锦迎头撞上这样的生活,人生半辈子已经过去。青春一去不复返。美貌,从前没有拥有过。异性的关照和恩宠,除了再无新鲜感的老公一直相伴,好像也没有享受过额外的。剩下的,似乎关于“自我”成就。帛锦交钱听过不少“女性成长”课程。她们教她,首先要懂得包装自己,美化自己,才能推销自己,拥有人脉,成就真我……改变自我,抬高层次,搭起阶层上攀的通途。

是的,现在的帛锦,叶总的太太,将来的林总,即将开始“拥有自我”的全新生活。

身为女人已经足够麻烦,改头换面,做一个精致的,衬得起“叶总太太”身份的女人,更是一大挑战。特别对于从来不事修饰,也不善美化自己的帛姐来说,但她不担心。只要花点钱,什么都可以改变,而改变,不正是自己期望的吗。

帛锦四十五六的年纪,脸部却过于积极地奔了五十往上。如果只用一个字形容帛姐,那就是“干”。干瘪的身材,可有可无的胸,扁塌塌瘦筋筋的屁股。面容干枯,嘴唇薄而紧。鼻子,当然像大部分的广东人那样,在最关键的鼻梁处塌陷下去,鼻孔和鼻头却极尽所能放开了长。眼角早已密布皱纹,即使面无表情,皱纹也依然深刻而显眼地存在着。头发发量稀少,听从发廊哥建议,做了大胆改良,头发染了流行的紫红色,还做了离子烫。帛姐觉得挺美,终于跟上时髦女人的节奏了。

丈夫叶从志,多少年没正眼看过自己。帛锦染发后,叶从志似乎提升了对太太的兴趣,只要她从眼前走过,叶从志就忍不住笑。

“阿锦,你像只椰子。”丈夫提醒她。

可不是,叶从志没说错。镜子里的帛姐,顶着满头的离子烫,弯弯曲曲的头发,一绺一绺耷在脑袋上,很像没褪毛的椰子。“那是你没有品位,现在流行这个”帛锦还嘴。

化妆师从自带的拉杆箱中取出几大盒化妆用品,琳琅满目,摆满妆台。化妆师来了多次,帛姐还是没能完全认清这些什物。这些东西,比从前工厂里的配件还让帛锦犯迷糊。

漂亮女人只需要将精力花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以及化妆品衣饰鞋帽上。帛锦的过往,则忙于苦拼苦做。要省钱,要精打细算每个月的支出开销,还要操心下个月工厂能不能开工,能不能交货……那种日子,已告结束。帛姐新的人生,就从做一个优雅的,有魅力的女人开始,真正的女人。

“睁大眼,看上面,不要眨眼……”

“现在,往下看,也不要眨眼……”

浓艳红唇,一张一合发出指令。红唇主人紧挺的胸,跟着手上的动作在帛锦脸前游移。那胸挺得,有点过分,压过来的时候,帛锦感到一种压力。帛锦本来就瘦,年轻时候不曾丰满过,结婚后生孩子奶孩子,早被掏空了皮肉。胸空了,仿佛心也空了一样。交际场上的成功女性,无论高矮胖瘦,个个乳沟深厚。

“帛姐,你也去整整,没事的。”化妆师仿佛猜透帛锦心事,不失时机添上一句。

“你看我,也是动过的,女人没有事业线怎么行。”化妆师倒不见外,主动爆料自己整过胸。

帛锦脸红了红。

帛锦不敢眨眼,眼睛睁得酸胀也忍着。化妆师身上香水味袭来,害得帛锦不敢大口呼吸。她有过敏性鼻炎的毛病,尤其受不了香水的味道。不过,为了改变自己,再难受也得忍。

拔掉杂余眉毛、挤掉鼻尖的黑头,刺破脸上痘疤,撕掉紧贴脸皮的面膜……“疼”啊“疼”。一整套脸部清洁行动,扯弄得帛锦脸部生疼。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朝自己的脸下狠手,有点生理上的疼痛,还有些心理上的,说不清的感受。又痛又兴奋的刺激,让她觉得恍惚,仿佛坐在化妆师面前的,是自己的分身,不是真正的自己。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睦邻文学女性生存工商业命运浮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葳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3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的文学作品就是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口。即以怎样的方式来切入文学,从而反映生活。表现女人的虚荣,我们常常想起福楼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和莫泊桑《项链》中的玛蒂尔德。前者因对丈夫不满而出轨,身败名裂后服毒自杀,后者爱慕虚荣而负债如山。《九厘米》虽然写的是帛锦作为一个女人的虚荣,揭示的却是人性共同的弱点。小说一箭双雕,明线写帛锦幻想通过九厘米的高跟鞋挤入上层,暗线却反映出了小老板的心酸不易和整个企业的兴衰。
  • 感谢唐小林老师的点评和推荐。 这篇小说明暗线的设置,确是我有意为之,您看到了,我特别欣喜。 能得到您的指点,对我很有帮助。小说创作之路无止境,我继续学习,努力。

    回复

  • 9厘米,是女人高跟鞋的高度,是阔太们相互攀比的筹码,是下层人跻身上流社会的进阶术。这高跟鞋的穿行之处,是客厅,是职场,是交际圈,是红尘与人心难以捉摸的地带。透过高跟鞋和它的主人帛锦,可以看到一卷浮世绘,小说虽短,但容量不小。作者的语言有一股狠劲,笔法凌厉。作者对服饰审美有相当的研究(参见描写帛锦打扮的细节),并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民间庞氏理财与互联网金融乱象,在作品有所涉及),这是值得称道的。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进入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 没有正面写工厂如何凋敝,实业何等不济,这些都隐在女人追求虚浮生活的场景背后。通过女主角从前到现在衣着打扮的对比,生活方式的对比,侧面展开情节。
  • 往大处说,这是大环境碾压小人物命运使然,往小处写,就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的误解,被浮华市相吞噬……

    回复

  • 铺垫工作做得好哇
  • 令鹏老师所指为何?还请明示。感觉好深奥,解到点
  • 手机操作界面太不友好,需要完善。写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发出来乱七八糟了😂😂😂🐼
  • 还是电脑界面友爱、熟悉。
  • 小说在最后才“真相大白”,前面对女主人公形象、心理、氛围营造等都是一种铺垫。所以我说你的铺垫做得好。
  • 谢令鹏评委指点

    回复

    • 葳儿3秀才2018/08/10 19:32:07
    • 分享到: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手机操作不太方便😓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回复

  • 手机上回复的误操作,好像删不掉
  • 回复
  • 情节紧凑,叙述凌厉,写活了一个欲跻身上层贵妇女性的虚荣与渴望。其实,哪个女人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只是,它不一定适合你,就像那九厘米的高跟。
  • 🌹🌹🌹多谢赏读评论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7 12:58:59
    • 分享到:
  • 由一双高跟鞋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虚荣,更多的是渴望被另一个阶层所认同。讽刺意味后面是满满的悲凉。
  • 目光犀利,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3 10:50:15
    • 分享到:
  • 一个中年妇女爱美之心爆发后参与一场与自己圈子格格不入的宴会发生的故事,开始到结束并没有给予我们太多信息,然而作者用过细致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诚意。这可以是丑小鸭的完美蜕变,也可以是灰姑娘12点的诅咒。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7
  • 126921
  • 23
  • 3580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