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到燕归来
  • 点击:14707评论:02018/08/14 07:51

平静的生活,也许正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的波浪,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作为一个大学生,我分到最偏远的水洼乡粮所,每天要下乡收粮食,感到日子过得无聊而且漫长,除了身体累一点儿外,其他方面我感觉是平静的,但这平静会被一条短短的消息所打破。

接到泰兴声讯台短消息的时候,我正在乡下收小麦。我们从农户的粮囤里把小麦灌取出来,过磅计数之后,一袋子一袋子地往小拖上扛。这个时候我的传呼机响了,我放下肩上扛着的麦袋子,打开信息看。

上面闪出一排字:“娘病重,速归。”

我心里一惊,便回头对一起搭伙收粮食的同事小侯说:“家里有急事,我要回去一趟。这里收粮食的事情你照料一下,刚才一共磅了589公斤,这个数据你记一下,一会儿好给老崔算账。”

小侯笑笑说:“好,你回去吧。办完事情,抓紧时间回来。这个月给我们分的小麦收购任务太高了,3万公斤,到现在我们才收了近1万公斤,还有三分之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眼看截止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小候热情地对我说。但我能听明白,他在热情的背后,有一种担忧和焦灼,他和我都是指望工资过生活的人,完不成任务,工资就发不全,这当然是他忧心之所在。

我说:“你放心吧,回去看一下,如果事情不太要紧的话,我会尽快回来的。”当然,我知道,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他宽一下心。

在粮所上班,和乡下人接触越来越多,因为粮所的职工多是附近村子上的人,这样的接触让我更加认识:乡下的人,淳朴、敦厚,但是更容易小性,更容易陷入到自我感觉的泥潭里。我知道“三句好话当钱使”的道理,在日常,我很注意给他们面子,用话语来支撑他们的自尊,用宽心来解开他们内心的疙瘩。只有这样,这些乡下人才能掏心掏肺地对待你。当然严格说来,我也是一名乡下人,从小在乡下长大,现在在乡下工作,只不过是在学校多喝了几年墨水罢了,喝墨水期间,和乡下人接触的比较少而已。

我母亲早年风风火火,曾经是当地的名人,当过我们村的妇女队长,办事泼辣,雷厉风行,干脆利落,总是不落后于任何人。但她最近的身体不好,也许是她的人生太操劳了,自从10年前诊断出来高血压后,身体开始明显差了,这几年,半身不遂一直像躲不开的藤子一样缠绕着她,最近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太灵便,走路有点儿明显的跛,她一直在吃药,药和拐杖成了她的必需品,虽然不断地吃药,但她的身体却不见有彻底的好转。

现在给我发传呼,那应该是又病重了。

好在我工作的水洼粮所离我家也不算太远,粮所到县城有班车,县城再到老家问村有出租车。两个小时后,我就到达我熟悉的家门口。

在我推门的时候,两只家燕从院子的左侧飞了过去,翅膀震动空气,发出扑棱棱的声音。当时是深秋季节,这些燕子该往南飞了,现在这样飞来飞去,我想应该是它们在临行南下前,和问村做最后的一个道别吧。

看到母亲正躺在走廊的床上,周围或坐或站着邻居和亲人,我已经出嫁的二姐和尚未出嫁的妹妹也站在旁边,大家看我回来了就冲我说,你可算回来了,快过来吧。

我走过去,冲周围的人说,这是怎么回事呀,不是让她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吗?怎么又这样了。

我爹在一边说:“怎么回事?还不是怪她自己,不让她下地干活,非去不可。这样可好,自己逞能,活没有干多少,又犯病了,这个种麦收秋的时节,这不是耽误事吗?”

母亲躺在床上,有点疲倦地说:“他爹,你就不要说了,我不是眼看着该种小麦了,别人家已经种完了,心里着急,想着到地里帮一下忙,赶紧把小麦给种上吗?”

爹说:“帮什么忙,这样可好。添乱了。地里的活,我能干的了。再说,要是急着种,整理的粗糙一些,反正地也不会说话。没早晚没好赖,种庄稼哪有那么多的穷讲究?!”

母亲抬高了声音说:“整理的毛糙一点儿?!你哪年不是把地整理的想毯子一样平整,把大的土坷垃打碎才开始种的,你会在粗糙的地里下耧播种吗?”

爹怔了怔,想说些什么,但他看了一下母亲,表情似乎有点儿吃惊,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我相信母亲说到了他的痛处。

父亲的确是这样,一直是种田的好把式,红薯垄起的像一条线一样齐,庄稼地里总是整理得没有一根杂草,麦子地总是平整到自己满意后才下耧耩地。这可能与父亲的人生经历有关,父亲小的时候就是地主家的佃农,没有自己的土地,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一直是他的渴望。自从包产到户开始有了自己的责任田,虽然只是自己的责任田,并不是完整意义上自己的土地,但父亲种好田的劲头儿一点儿也不受影响,在父亲的脑海里面,责任田就是真正的自己的土地,责任制点燃了父亲种好田的干劲和热情。

在前些年,由于没有实行责任田添人不添地,去人不去地,责任田长期稳定的制度,那时候的责任田经常因为添人去人而进行调整,隔3-5年,需要按每家每户增减后的人口数量重新丈量土地,重新分配。由于父亲舍得下力气,田地的底肥下的足,所以能分到我家种过的土地,是我们问村第五生产队(原来的称为生产队,后来改为村民小组)所有农户的盼望。

有时候,我们在家的时候,每当看到爹娘培育的这么好的土地分到别人的手里,就劝父亲不要再田里下那么大的力气了,下那么大力气也是给别人干。

父亲总是说,分给别人就给别人吧,你也上这么多年的学,都上到狗肚里了吧,他们都是自己村里的老少爷儿们,别人多打点粮食有什么不好呀?

正是这样的原因,在我们村里,那些自己的田地种的不好的人,就总是盼望着生产队里能早点儿重新分地。

老光棍震杰是地主出身,原来家庭有钱,从小就是少爷,不用自己亲自种地,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后来解放了,新社会改造剥削者,地主的子女也不得不亲手种地了,但总是种的不好。这种情况在大集体的时候无所谓,因为都是集体的,只要按时出工,还是可以混日子的。但大包干以后,开始凭本事吃饭了,震杰就显得有点儿不适应。在那些时候,看着贫瘠的土地,震杰会说,这怎么行,我的一亩地才产300来斤,要是种上老四的土地就好了(父亲排行第四)。有一年,震杰竟然真的分到了我家的土地,于是震杰十分欣喜,第二年,这块地小麦的亩产一下子达到了600多斤。

于是村里的人就开父亲的玩笑,说父亲这个人,就是一个佃农命,没有解放的时候,给地主干活,现在解放了,自己养好的土地分到震杰手里,算来算去还是给地主干呀。

父亲则回答说:“大家就不要说风凉话了,震杰家早年红火的时候有几百顷地,是一个多么金贵的人。现在我们把人家的地种了,还要在政治上把人家打到,让人家娶不到老婆,现在看到人家受苦,我们应该帮助人家,不应该笑话人家。当年人家得势的时候,震杰的爹娘对村里的人真的不错呀,农忙的时候大肉包子让大家吃个够,别的村庄的下力人有这个生活待遇吗?做人可不能看着眼前,忘了以前呀!”

众人更笑父亲的迂腐,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为地主阶级唱赞歌。

村里大人小孩都知道,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我们劳苦大众翻身了,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在政治上加速了地主阶级的没落,我们的社会从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政权,变成了多数人来管理国家的新的政权,这样的变化可以说是几十年超过了几千年。我们无产阶级这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呀!?父亲在这个时候,同情地主,帮助地主是不是错误的?

父亲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我想,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在责任制的这个模式下,土地3-5年一调整的频繁流动的情况下,谁往地里下的力气大,谁家的地养的好,谁家在调整土地地的时候就吃亏了,于是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倾向,大家在分到土地的第一年,都很舍得力气,农家肥可劲往地里拉,到第三年,快要动地的时候,就开始不再往地里下力气,静等其变,农家肥堆在自己家里,只往地里撒化肥,甚至撒化肥也只是撒一时起效的碳铵,不撒长期起效的尿素和复合肥。

父亲不是这样,在第三年反而干的更有劲了,因为土地经过他亲手的两年精心培育,已经远远比村里的其他人的土地更加肥沃喜人了,看到这么好的土地,父亲想在自己手里让自己的土地继续好下去,经常是自己积的农家肥用完后,还到处早起拾粪,补充农家肥。所以我家的土地和别人家的情况相反,到该动地的时候,我家的责任田往往是土地地力最强,最能多打粮食的时候。

村里有许多人都笑父亲太固执。我也认为父亲很迂腐。

但父亲还是这样,不受别人的看法所左右,持续对土地倾注热情,对分到的土地,不管当时怎样,父亲都有力量让它重新肥沃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母亲高度和父亲一致,为了提高地力,原来她的身体还比较好,每天都要早早的起来拾粪,小时候,我还没有起床,窗台总是臭气飘荡,把我熏得无法再睡,便有点儿不太满意家里的环境,对母亲有些怨言。母亲这个时候就批评我,说,上这么长时间学了,该知道五谷再生,香臭循环的道理吧,你闻着臭,娘怎么感觉不到,你把这个想象成粮食,就不觉得臭了。

我听母亲的话,把这堆臭烘烘的东西想象成粮食,但还是臭,便忍不住说,不行,太臭了。我就说,咱家这么臭气熏天,再这样下去,连小燕子也不在咱家了。

娘瞪了我一眼,好像在看着一个不懂道理的人。见我不说话,便叹了口气说,燕子把窝安在咱家,它们才不会像你这样挑剔,这样娇贵的。

娘曾经对我说过,世间的万物,各有各的秉性,无法说出什么东西是好的,什么东西是坏的,都是千百年来造化的结果。但作为在土地上熬生活的人,娘还是喜欢燕子。因为燕子,作为一种鸟,从不地下觅食,总是在疾风骤雨的飞驰中,扑捉虫子,这好像是教给人们一个道理,只有自己艰辛付出的收获才是自己真正的收获,可以让我们打消不劳而获的念头。如果莲藕洁白纯净让人想起清廉的话,那么燕子不栖枝头叶下,总是呆在干干净净,光光明明的电线上,不吃地上,粘土的食物,表明了一种严格的清高的生存原则,因此,在飞鸟里面,娘给我们说,燕子,从来都是堂堂正正,有原则,有品格,有操守的,做人就要像燕子那样。娘还跟我说过,小燕子长大,老燕子就要把他们赶出去讨生活,这和人是一样的,将来你们都要闯自己的世界,爹和娘不能养你们一辈子。娘还说,燕子每年都要衔泥筑巢,每天都要外出觅食,这和人一样,安居才能乐业,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燕子小的时候,燕子妈养活小燕子,和人一样,在孩子小的时候,大人要好好照顾小孩。燕子双栖双飞,互帮互助,在母燕子孵卵的时候,公燕子就承担觅食的任务,是恩爱和谐的模范------提起燕子,娘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亲情乡土百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14690
  • 76
  • 1102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