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第一张照片
  • 点击:14617评论:32018/08/17 18:09

我是2002年8月那个暑热天回宝安家里来上幼儿园的,当时我刚满三岁。妈妈现在还经常翻出当年的照片打趣我,头一次进深圳,土里土气一身白衫红裤绿皮鞋,外加上一头黄稻草似的野发,哪有一点南国客家女娃的娟秀气,在公共汽车里不安份,看见什么都新奇,指着窗外那一幢幢摩天高楼惊奇地喊:“瞧瞧,好高房房!”惹得一车的叔叔阿姨笑得肚皮痛。

外公外婆老远就接我来了。外公看上去六十多岁年纪,瘦瘦高高的,颧骨微耸,有一张古铜色的脸,稀疏的头发向后梳理,脸上满是欣慰;白胖的外婆则穿着一件崭新的蓝色印花竹布夹,梳得一丝不乱的头发挽了个好看的髻髻,弯弯的眼睛里满含着笑意,透出亲切慈祥,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谁知道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就闹了个大笑话。外婆知道我们今天到家,一大早就煲好了老火靓汤,斩了一盆看上去油光锃亮的白切鸡,两只肥肥的鸡腿直伸出盘外。中午了外婆喂我吃饭,用一口浓重的广府普通话哄我:“好乖仔,啊要鱼肉食食?!啊要鸡鸡食食?!好食嗒嗒的!”我一下子推开外婆,哭着扑到妈妈怀里,“我不要外婆!我不要外婆喂嘛!”“为什么?!”“外婆是个老日本鬼子!”惹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我记得自己在桃源上过两个幼儿园。第一个幼儿园是家私人办学,条件比较简陋,印象中房间里到处贴满了小猫小狗小白兔长颈鹿的,花花绿绿的,看得人眼晕。每天上学,阿姨都要背着我飞跑过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当时爸爸妈妈创业不久,也不大顾得上我,经常放学很久了,小朋友都走光了,还剩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晃来荡去等家里的大人来接。大班那年,爸爸妈妈的公司发展很好,给我换了一家规模大的政府办的幼儿园。每天清晨我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在自家楼下等校车,校车载着我们一帮小朋友走在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前进路上,在一路歌声中来到幼儿园。幼儿园里有很多好玩的设施,我们小朋友一起做游戏、唱歌、跳舞、识字、玩耍、吃东西,也没有作业,最好笑的是每次考试,老师都把答案写在黑板上让我们抄,看谁抄得好,然后每人打100分,奖一朵小红花。说实话,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岁月,我至今都非常非常留恋。

岁月如水般流淌着,我的一头黄发变乌黑也长长了,妈妈说是因为我们桃源的水土养人。我经常跟随着虔诚拜佛的外婆去临近的凤凰山凤岩古庙烧香祈福,凤岩古庙座落在半山腰上。我依偎着外婆一路走一路看,凤凰山奇拔峻秀,山上繁花杂树,茂林修竹,四季葱茏;峰峦虽说不高,但连绵叠翠,百鸟啼鸣,花果飘香;加上一路上的山泉浅唱,壑洞幽藏,奇石多姿,游客如云,我一点都不感觉到累。到了供奉着大慈大悲观音莲座的大雄宝殿里,我也学着外婆的样,像个潜心修法的小和尚,跪拜倒蒲团上,双手合十,给每一个模样迥异法力无边的菩萨们都磕了一个头,嘴里喃喃念叨:观音娘娘、如来佛祖、地藏王菩萨们,请你们保佑我期末考试门门A+!阿弥陀佛!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给我盼来了腊月。家家户户都开始挂灯笼,炸油角,祭灶神,贴春联,粘窗花,摆金桔,放烟火;隔三差五,一些赶好日子出嫁的大姐姐,大哥哥娶新娘子,我们桃源就更热闹了,鞭炮齐鸣鼓乐喧天,穿红挂彩贴双喜字的车队能逶迤出整个长长的街道。远在美国、澳洲的表哥表姐也乳燕归巢般回桃源了,我又多了几个玩伴。白天醒狮舞,晚上耍龙灯,在那繁花似锦,人海如潮的花市里,我们高举着买来的桃花、银柳、展翅欲飞的各色蝴蝶兰,一边争抢着外婆打的好吃的萝卜糕芋头糕马蹄糕,一边叽叽喳喳地争论同一个话题:世界上到底哪个地方过春节最独特别致?是悉尼?还是咱五湖四海人汇聚的桃源?当然最终是我赢!因为我答应明天带他们几个去吃一年一度的“大盆菜宴”,我细数那盆菜煎炸烹烧焖煮烩,酒水饮个饱,早已馋得他们一个个口水三千丈,抓耳掏腮心旌摇曳,兴奋得像只活猴。

夜幕降临了,明亮温暖的灯火点燃了我们幸福安详的梦,桃源瞬间成了灯的世界。沿前进二路顺街而行,万家灯火交相辉映,波翻浪涌,溢彩流金。如果你停步驻足观看,会发现那一串串灯饰、一条条光柱,或大红大紫格外耀眼,或七色相间赏心悦目,或娴静如水温柔羞涩,或上下舞动活力十足,晶莹璀璨,火树银花不夜天。那一刻,整个桃源区宛如镶嵌着一条珍珠玛瑙美玉的飘逸彩带,睡熟在童话里。

现在,当年懵懂无知的孩童已是高校的一名大学生了。我们学院,依山而建,钟灵毓秀,美丽而幽静,像个世外桃源。大理石磊筑的汉白玉廊柱,雍容典雅;宽阔的运动场,腥红色的塑胶跑道一眼都望不到边;演艺厅、图书馆、宿舍楼、珍馐室、国际部,星罗棋布;几十幢崭新的多功能教学楼掩映在绿树鲜花丛中,整洁漂亮,熠熠生辉。每天,我们在静谧的林荫道上早读,晨练。在宽敞明亮的现代化的教室里学习,读书。“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我们每一个中外莘莘学子们的毕生追求。但我会依然不知翻出那张初进深圳时的照片,鞭策自己。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与这个时代一同幸福成长,我的未来一定会与鹏城共同展翅飞翔!


(作者简介:张子逸,女,汉,深圳人,1999年11月出生,现大学在读。散文《我爱同里我爱古镇》获《人民文学》“人文同里”全国征文三等奖。诗歌《一个六年级小学生的梦》获《星星诗刊》全国中学生诗歌优秀作品二等奖。中篇小说《没有作业的校园》获首届深圳青春校园文学一等奖。作品有入选《中国校园文学》《红树林杂志典藏版》等。

  • 1
  • 关键词:初来深圳照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砍石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生清新的文字。
  • 谢谢您!

    回复

    • 张子逸2童生2018/08/17 19:59:18
    • 分享到:
  • 时间更正为2002年。哈哈,给这丰厚奖金闹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大学生。喜欢文学、美食、旅游、运动、阅读、思考、探索。健康亦阳光!
  • 大学生。喜欢文学、美食、旅游、运动、阅读、思考、探索。健康亦阳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100
  • 8
  • 137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