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芍药
  • 点击:49402评论:212018/08/20 10:31

一、

浴室里的水,哗哗地流。噼哩啪啦的水花声,伴着母亲低沉而哀怨的呜咽声,洇湿了四处的墙壁与室外的空气。林芍药木然地坐在院子中间,望着低沉的天空,想这次母亲肯定会不顾林芍药和弟弟,跑得远远的。父亲对母亲的谩骂让她伤心透了,如果此时正好有个男子施出援手的话,林芍药母亲甚至不惜带上毒药,带上砒霜,一起逃离林芍药的父亲,舍她们姐弟而去。

母亲不是在洗澡,而是正在洗去刚才林芍药父亲那声嘶力竭地吐给她母亲的肮脏。父亲那些恶毒的话语,像一场混浊的雨水,浇淋在母亲洁白的身子上。林芍药母亲一边洗浴,一边饮泣吞声地哭泣。洗澡的水声哗哗地流,响亮而动听。林芍药隔着墙壁,仿佛看到了母亲那凝脂般的肌肤上,一颗颗晶亮的水珠,在她皮肤上不断地闪着光,滚动跳跃着。只见她一遍一遍地蹲下去撩水,站起来擦身……

一个小时前,父亲像一位饮了一杯残酒的暴君,骂她母亲是细脚婆,是四眼蛇!骂她是害家精!

在林芍药眼里,戴着副眼镜的母亲过于文弱。长相也不出色:她的脸过于端方,性格又过于的大气。从林芍药记事开始,母亲就梳着一个大辫子,从没有变过花样。尽管那辫子也算编得齐整,可是再好的东西,天天重样也看着腻。

林芍药的父亲身材颀长,面容清秀。在乡村五大三粗的男子行列里,他算长得出众。父亲感情丰富细腻,这些气质使他的眉宇间自然而然地露出一股英俊之气。

林芍药父母的婚姻,是由媒婆促成的。父亲六岁时,祖父就早早抛下他们撒手西去,兄弟姐妹多加上家境贫寒,父亲饥一顿饱一顿,才成年,能娶上林芍药母亲这样的老婆,算不错了。

林芍药的母亲是她们小镇上的大家闺秀,到了很大年龄才嫁给她父亲。母亲除了出身不好,是因为这造成这么大的年龄才嫁人,还是另有其因,林芍药一直没法弄清楚。

母亲贤惠,做事勤快。地里忙活,家里生养小孩,服侍老人,样样不落。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每每碰上不如意的事,就借故向母亲大发脾气,对她时不时恶语相向。

也许走得最近的人,彼此都是刺猥,不扎对方,扎谁?

父亲是大刺猥,也许只能怪母亲脾气太好,自己也没个主义,性格柔弱。对父亲她从不敢说个不字,要她近,她不敢远,要她远,她不敢近,林芍药稍大点都看不去,心里责怪母亲不争气。

也许小孩子对母亲有天然的亲近感,林芍药对父亲总是隔了一层似的。甚至觉得父亲对自己跟对弟弟就不一样。当然,这也许在八十年代的农村,父亲重男轻女的缘故。

到林芍芍长到十三岁以后,也许是女性开始发育了,她对父亲更是敬而远之,这可能是少女开始成熟后的微妙心理。也可能因为父亲对母亲的态度,让林芍药更多地站在了母亲这边。

在林芍药眼里,母亲仿佛是乡间河滩上的那支芒花,只会随风而动。如果没有父亲的风引领方向。她只会木然地待着。

那些河滩上的芒花,大片大片无色彩地成长,随时可能会遭受不经意的砍伐及践踏,芒花们随风飘扬,那是自然界最不起眼的风景。 

那一天,如果换作是林芍药,她会把一切都冲洗在脚下,把男人对她的有意无意的蹂躏都踩在脚下。然后收拾属于她的,回到生她养她的娘家严坑坝子去。

严坑坝子,对于林芍药的母亲来说,是个美丽的地方。一个山青风和的地方, 一个泉水沿着浮云呢喃而眠的地方;一个油菜花一开,就满坝子晃眼,除了天空是碧蓝的,周围一切都是黄艳艳的地方。


二、

她像一只在茫茫草原走失了家人的小鹿,七魂丢了五魂般从虔城宾馆12号房里逃了出来。脚步颠散,穿着细高跟鞋的脚,如两只鹭鸶的腿,交叉着往前,急急地从人行楼梯,仆仆地奔下去。她脸色绯红,披在身上的一件连体冬裙,如一件火龙袍,不停地散发着热气。

冬日的天气,室内温暖如春。一出门就刮风了。冬天就是冬天,风挟着一股寒冷,把她身上的燥热,一下子凉到了极点。她得赶紧赶车去。她要追上她所撇下的老公及儿子。他们应当快到家了,家里暖和。她这身单衣,待会儿赶在路上,风寒冷重的,她不受凉才怪。

她本是带着老公及儿子回娘家的。就在要回程的时候,老史给她电话了。说他也回L城了,电话里老史恳切地说,咱们见见面吧,这么多年不见。

时间是个小偷,下起狠手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在他们身上偷走了二十年。林芍药经老史这话一提起,脑子里也不由得电影倒带般,倒回二十年前她从那所学校出来,南下深圳寻找工作的过程。电影带子急速地从她眼前晃过去,让她不得不把自己拉回到过去。林芍药下深圳一年后,老史也停薪留职,丢下那帮山村小学生,南下深圳在商场奋战。二十年来,彼此隐隐约约地通过熟人大致知道彼知的近况。据说老史已跟曾是高中同学的结发妻子感情闹得很僵,基本处于分居的状态。林芍药对此见惯不怪,于老史年轻时候的风度,加上现在的经济实力,风流韵事不请自来,拦也拦不住。曾是少女的林芍药也已结婚十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在家相夫教子,过着平常夫妻日子。

现在的林芍药能有多少风姿,我不敢吹。可二十年前的林芍药的确有着清纯的容貌,苗条的身材,举手投足之间自然地流露出一股熟读诗书女子的气质。

老史在那个穷山僻壤的乡村小学夜深人静时,多少山鸟入眠了,他还在学鸟叫睡不着。那十八岁的林芍药对他就是一副麻药。只要想着她的气息,当年的小史就麻酥酥地入梦了。

林芍药的婚礼,当年的老史还不是老史的时候,也被邀请参加了。本来他是不打算去的。可是,林芍药的请柬都发了,不去不是证明自己懦弱?去吧,心里怀着对新郎的嫉妒恨去。去之前,他真怕自己情绪难于自控。他使了一个小坏心眼,拿了一个空的红包交付给林芍药。一来表示他的心空了,二来表示他的不满。反正让她明白他的心就是了。

使了一点小坏的小史,本来打算好自为之。只是好酒的小史,看着神采奕奕的新郎,自然喝得酩酊大醉,酒席散了场,他还拉着几个半熟不熟的人,划拳鸹闹得厉害。

穿着新娘装的林芍药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史大伟的表现,心有三分知但也七分装。

老史说不见不散啊,这次难得回来,学生们已为他订好了房,他不能不领情。林芍药说,行!正好我也借机见见那些学生,他们都出息了。

对于二十年前的人,她还是想去见见,叙叙旧。当然至于是否因那份情愫在起着作用,也不可否定。她跟老公说你们爷俩先回家去,我去虔城宾馆见一个老朋友,晚点回来。林芍药老公李家振体贴地对她说:天气要变了,你尽早快回!李家振对林芍药的行动一向自由而宽容。俩人结婚十年来,李家振事事都依着她,对于她的一切行动抱以信任和支持。李家振相貌在众人中一掩也就难于再找出来的那种,唯一的特点就是他长期埋头电脑IT业式的驼背,使他走起来路来,头一个劲儿地往前倾。谈恋爱时,林芍药对性格持重老成的李家振自然有好感,但真要跟他结婚,也犹豫,总觉得他身上缺少了一点什么。她父母亲倒是挺看好李家振,说林芍药你见好就收,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的。你看人家李家振哪样对你不好?你就别横挑鼻子竖挑眼了。林芍药说我还没嫁出去呢,你们就胳膊肘儿往外拐了,怕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般向着李家振。

婚后,李家振果不负岳父母所望,除对林芍药好外,对岳父母更是贴心入微,父母亲对李家振溢美之词有加,反而时时告诫林芍药得收敛收敛小姑娘脾气。


三、

九十年代末期。一个雨天,史大伟约了林芍药去校外的一个山村农庄吃饭。俩人撑着伞走在泥路上,周围人迹罕见。雨天的乡村,像一幅轻纱笼罩着的水彩画,颜色淡青,雾霭轻绕。雨水浇淋过的大地,显得干净而通透。整个世界,除了雨声,除了他俩的脚步声,一切寂静。这寂静里,俩人的心情如轻绕的雨雾越过远处的山,坠在树叶上,滴着晶莹的水珠。他们有一句无一句地闲话着。具体说了些什么,林芍药到现在全都忘了。也许,年轻的心无需说,只愿默默地听雨声,一路美好:山路越走越远,心越走越近。

农庄是史大伟一个学生家长开的。放养的走地鸡煲的汤,香甜。鸡下水用猛火加上辣椒炒了,嫩香而辣。酒兑上山里的清泉,俩人把所有的话都放在杯子里,唯恐今夜不醉,一杯接一杯地往肚子里灌。

空气里酝酿着俩人的几多情愫,只是林芍药与史大伟之间,隔着史大伟与他未婚妻的厚度,彼此掏心的话,只能在两人心里默默地翻炒。风度翩翩的史大伟,在高中时就与他未婚妻蕊珠谈恋爱。大学一毕业,女方怕他有变故,就赶紧催着订了婚。优秀的男人,在女人手里就像一张抢手的彩票,不捷足先登涂上自己的名字,怎轮到自己呢。只是嫁优秀的男人,也不亚于赌彩票,不知到最后是赢还是输。但是彩票都不去涂的人,绝不可能中大奖。林芍药是个迟疑而又胆小的人,中彩票大奖的事,她不积极,所以也轮不到她。

就凭林芍药这动力,她无论如何也跑不过蕊珠,况且蕊珠先走一步。

再说她与史大伟,因为彼此倾心,俩人借机有事没事地混在一起。同事堆里闲聊,中文系毕业的史大伟自然是主角,他引经据典,言词滔滔,在一帮无聊而闷骚的乡村青年老师眼里颇有信服力。那时代网络娱乐方式没有,只能大家面对面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东拉西扯。说累了,只有白开水润喉,偶尔有人出资买一碟盐煮花生,哔哔剥剥边嚼花生米边吹牛。一群知识分子从国内大事到国际形势吹完了,意兴阑珊后,各自归各自的窝时,史大伟和林芍药凭借散场时人群里那么一点点的眼神交流,彼此就心满意足了。

林芍药高中毕业落榜,借了父亲是村支书的光,进了乡小学代课。情窦初开的她,当史大伟一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心里暗自惊乎:他太符合她心中的那个他了。史大伟的才学与任性不羁,他的激扬文字,口若悬河,甚至一米七八的身高,椭圆的脸形,都与那个他太吻合了,简直是量身定做。只是摆在眼前的现实是,他们之间除开他有未婚妻这厚厚的一堵墙外,林芍药致命的硬伤是她只是个农村临时代课老师,这隔着一纸户口及正式工作的距离,是事关生存的事。虽然她有着比他未婚妻小七八岁的年龄优势,但她这年龄软件优势在那年代无法敌过对方城市户口有正式工作的硬件。再说于我们林芍药的性格,她也不敢,也没有胆量,跨过那一道道世俗的鸿沟,去跟对方挑战。

况且,我们的史大伟,是那么地风流倜傥。连校长都说他是放错了地方,要是放在县政府,是秘书的料,是县一把手的料。城里大把有工作的姑娘等着,怎么也不可能轮到林芍药套上他。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婚姻唯美百相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乘风无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520周冠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8-27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芜薇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描写了两代人的三段婚姻和爱情。林芍药父母的婚姻,因媒妁之言,自然就像强扭的瓜,不甜。她与老公的婚姻同样是不匹配。其与当年的“小史”(后来的“老史”)照样是阴差阳错。多年后二人偶然相遇,老史对林芍药表现出的,却只是动物的情欲。他对林芍药的霸王硬上弓,让人就像看到了珍贵的瓷器落地。男人不懂得珍惜,才有女人心底永远无法医治的痛。真爱如此难觅!作者故事讲得不错,如果能够在语言上再下点功夫,那就更好了。
    • 叶紫2018/08/27 16:39:17
    • 分享到:
  • 谢谢唐小林老师的提名,及精彩点评。您提出的建议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连夜又重新润了一番,向唐老师学习!
    • 叶紫2018/08/27 16:40:04
    • 分享到:
  • 在此基础上,使某些表达不到位的地方,更加准确,也更加丰满,充分发挥语言的张力。谢谢您的指导,使我不断地进步!

    回复

  • 这篇抒情色彩很浓的小说在结构的布局上是下了功夫的,时空的自然变换,让故事很有立体感。这是一篇写爱情的小说,在许多人尤其是作家眼里,爱情是曼妙美好的。但现实并非如此。往往,总有人把所谓的一见钟情当做爱情,那不过是一种原始的欲望而已。就如芍药和老史。爱情应该是一种信仰,并全心全意为之付出。就如芍药的妈妈以及芍药的老公李家振。小说的题旨很好:真爱是细水长流,是充满了烟火味的真切的日子。
    • 叶紫2018/09/25 15:32:50
    • 分享到:
  • 谢谢唐兴林老师精到的点评,及提名!回复迟了,再次多谢!

    回复

  • 少女时代的乡村与少妇时代的深圳,两种截然不同的时空场域演绎着天壤之别的爱情故事,在对比烘托之中呈现出情感的荒谬与生活的薄凉。多年之后重逢,当年的如意郎君变成了现在虚胖油滑,求欢未遂便骂骂咧咧的渣男,个人的蜕变与爱情梦的幻灭令人唏嘘不已。
    • 叶紫2018/08/21 12:47:49
    • 分享到:
  • 谢谢德彬老师的打赏与点评。谢谢您精当地点出本文的主旨,除此主旨还,文中附含对三种婚姻状态的不同含蓄表达。只是我的笔力欠佳,可能不着到点上。在此能得到德彬老师的解读,万分感谢!

    回复

  • 这篇作品的细节描写很传神,两代人的婚姻,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涩。批着婚姻的这件神圣外衣,有多少是不堪,多少是无奈?芍药的母亲与父亲,在芍花眼中是不幸的一对,而对芍药母亲而言,她的父亲是个好人,因为收留了当时大肚子无处可去的母亲。文章开头的粗暴到了结尾,这一转折让憎恨的人变得可爱起来。生活是多维的,常因所处的位置决定了我们的思考,芍药与老史的感情纠葛,就像一碗掺了隔夜饭的麻辣糊,且让他糊涂去吧。
    • 叶紫2018/08/27 16:46:25
    • 分享到:
  • 谢谢乘风兄读出了文末最后的含意,婚姻其实就是因为有暖意及温情,才能长久。以前的婚姻尽管在外人看来,有不如意的打骂,但是因为双方真诚,都能过下去。这三种婚姻,孰好孰不好,值得品味。

    回复

    • 黑雪3秀才2018/08/28 10:56:14
    • 分享到:
  • 看似是个故事,其实隐喻了所有的爱情。时间是残酷的,爱情是最好的证明。叶紫的文字很有感染力,高雅和粗俗切换自如,云游在其中,自然而然被熏染。文章不长,却囊括了很多内容。所有的故事,走到最后,总是时间,给我们最好的回答。
    • 叶紫2018/08/28 16:06:52
    • 分享到:
  • 谢谢黑雪,这个故事,里面是蕴含了太多,除了婚姻,除了爱情,所有的事情前段是上好的丝绸,下一段是用粗劣的汲水布图鸦了人间燥情的庸俗闹市的一块画布。
    • 叶紫2018/08/28 16:07:57
    • 分享到:
  • 不是所有的好景好情都能够重演。只是所有的流水静深里还得有人间烟火地温暖下去。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27 20:28:04
    • 分享到:
  • 绚烂到极致,必将凋零。芍药一语双关,非常好地诠释了这点。
    • 叶紫2018/08/28 10:40:06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的打赏!写下去就是最好的诠释!

    回复

  • 这是三个不同的婚姻,芍药的父亲对母亲不好,母亲却竭力讨好父亲,在骂骂咧咧中也过了一辈子!这里的真相竟然是父亲不是自己的亲父亲!老史原本对爱情忠贞,现在有钱以后,反而堕落随意,沦为了自己欲望的奴隶,这是个人的原因,还是时代的原因,的确说不清楚。林家振这个人还不错,这该是本文的亮眼之处,结局自然是好人好报!
    • 叶紫2018/08/27 16:48:13
    • 分享到:
  • 谢谢森林的深层解读,向你学习!

    回复

  • 原生家庭的罪赎,情感的迷离,正叙倒叙两条线同步递进,好似主人公坎坷纠结的命运。故事简单,建议作者多在手法上下功夫。
    • 叶紫2018/08/20 16:11:51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打赏!你的热心的点评,将是我写下去的动力!一段婚姻,起初可以为写诗,可以为她放弃来自各方面的诱惑,最后却相互恶语相怼,分道扬镳,一段婚姻,可以为他忍受不断的责难与咒骂,却相守以白头。
    • 叶紫2018/08/20 16:12:29
    • 分享到:
  • 一段婚姻,因为自尊自重,相互体谅而尊重,彼此温暖。一段感情,可以纯到天黑不放晴,照样情意绵绵,而不逾越鸿沟,但是却经不住二十年后的世欲,毁得面目狰狞。-----我给这个小说写的概言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0 15:28:25
    • 分享到:
  • 文章以一条纯情的爱情为线索,穿插三种婚姻模式,也许所有的婚姻如这段恋情般,起初纯情,过了若干年再无人间美好。这是一篇绝对让你可以感觉到上半部分犹如初恋般唯美,下半部分粗俗不堪的婚姻爱情小说。我想说,世间什么事不是这样?恭候您的批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0
  • 18635
  • 56
  • 955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