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是深二代
  • 点击:15295评论:32018/08/20 16:22

1、到底谁赢了

中考是我生命里遇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我的内心是矛盾的,既希望被第一志愿录取,又担心被第一志愿录取。那并不是我最喜欢的学校,可我偏偏又不听妈妈的劝告将它填报为第一志愿,嘴上说我非他莫属,心里清楚的很,这只是我与妈妈的又一场较量,妈妈说她知道我故意和她对着干。结果是,我中彩了,妈妈有些吃惊,我有些事与愿违的沮丧,本想被第二志愿录取,怎么就走了狗屎运呢。妈妈常说别人夸她培养了一个好女儿,而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知如何当妈了。她说我叛逆期没完没了,我反唇相讥她更年期提前报到。我不承认叛逆,她更不会承认更年期,并有事实为依据。这场较量,我和妈妈到底谁赢了,也许我们之间永远没有输赢,而较量却一直在继续。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记得从小到大妈妈总是让我做个听话的乖孩子,她喜欢为我包办一切,母爱泛滥到生活里的每一处缝隙。我明明喜欢黄色的连衣裙,妈妈非说蓝色更显文静乖巧,我心里不情愿,当着外人面也只能任她摆布,我也许就是她眼中的芭比娃娃,她想怎么给娃娃换装是不需要征求娃娃意见的。我想养小猫小狗,妈妈说那些小动物身上又是跳蚤又是细菌,对身体不好,坚决不许我养。我曾带回家一只小朋友送的小猫咪,黑白花纹活泼好动,妈妈看到它时发出一声尖叫,小猫咪吓得躲到了沙发下面。其实她怕小动物,才找各种借口不许我养。

如果说这些都是小矛盾,那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妈妈打碎了我的艺术梦。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妈妈就负责接送我上学放学,双休日去大家乐学习舞蹈、主持人表演、独唱甚至珠心算。大家乐是青少年活动中心,小孩子的各种兴趣班汇集之处,收费相对低,有各种表演机会。我嗓音好形象好,喜欢跳舞唱歌,妈妈从牙缝里省钱也要满足女儿的愿望。爸爸曾为此质疑,问妈妈想将我往什么路上引领,在爸爸眼中,唱歌跳舞将来艺考不是正路,实打实学有用的珠心算才会开发智力有益学习。妈妈观点不同,认为女孩子学习唱歌跳舞只是培养气质,不一定非要艺考,还说自己从小喜欢这些却没条件学,来到深圳就是为了培养女儿全面发展,不能心疼教育投资。

我唱歌跳舞包括朗诵都不错,可惜没能坚持到最后,小学四年级时听说班里的同学都去邦德学习英语和奥数,妈妈狠下心断了我在大家乐的兴趣班,转而进入邦德,那时妈妈可能希望我考入深外,就能避免没有学位房进普通初中的现实。我哭过求过,妈妈说小孩子不懂现实的残酷,学以致用就是为了学有用的,唱歌跳舞吃青春饭养不了自己一辈子。我说跳舞也不会影响学习英语和奥数,妈妈则认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得杂而不精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为了断我的念想,她甚至将我的舞鞋和舞裙偷偷扔掉。为了报复妈妈,我在邦德逃过课,被细心的老师发现及时告诉妈妈,后来我去上课,妈妈就守候在教室门口,哪怕她发烧到39度都没放松对我的监督。我又改变策略,故意考低分气她,老师又不答应了,主动给我讲解到我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为止。

我没能如她所愿考入深外,只进了一所普通初中,于是初中开始妈妈将我盯牢在邦德的课堂上,除了数学英语还有物理化学,目的性很明显,就是为了冲刺四大名校。邦德的费用加起来上万元,对于我家并不算小数目,妈妈曾经逗我说,你是千金,如果照这样算下来,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补课费用会有近20万,房子的首付都够了。我在心里冷笑,谁稀罕补课,谁稀罕当这个千金,明明就是你赤裸裸的绑架。

绑架也好,胁迫也罢,我的成绩一天比一天进步,到后来不用妈妈监督看管,我都像一只拉磨的驴子自己围着磨盘转个不停歇。因为我又有了新的梦想,而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就是成绩好。


2、大当家“黄蜂”

开学第一天,我们高一3班的男生女生伸长脖子翘首以待,即将带领我们走进高中生活的班主任大当家是男是女何许人也,高矮胖瘦且不论,任教的科目决定了这个班的未来发展,有人认为教语文的老师适合当班主任,感性思维下会让班级呈现文艺浪漫气息,有人却认为教数学的老师更适合做班主任,严密的理性思维会让大家头脑清晰战无不胜。

一股呛人的烟草味从敞开的教室门钻入郝报的鼻孔里,像一只毛毛虫在黑洞洞的鼻腔里蠕动,阿嚏——郝报响亮地打了个打喷嚏,教室里刚才还嗡嗡声成片,仿佛被一巴掌拍死的蚊子,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份儿了。

“我敢打赌,咱们的班主任肯定是个男的!”郝报一边将食指竖在嘴边做嘘状,一边对我拍胸脯。我小声“切”了一下,旁边座位的李雨露给了郝报一个大白眼,嘀咕道,“用脚指头都能猜对,还用打赌?”

“嚓嚓——嚓嚓”,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郝报继续分析,“一定是个老男人”。李雨露又抢白他,“你是柯南看多了吧!”“没错,我是柯南死粉,我的梦想就是以后当个比柯南还牛的侦探。”门外嚓嚓声戛然而止,继而一声意味悠长的咳嗽,同学们个个正襟危坐,知道这是老师即将进来的信号。

“我是黄锋”,来人这四字介绍将故意绷紧面孔的同学们逗笑了,班主任大手大脚大眼大鼻大块头,怎么也不能和身材微小的黄蜂类比啊。黄锋也笑了,露出一排烟熏的板牙,“可惜我辜负了爹妈的美意,越长越离谱”,同学们更是爆笑,有人问,“老师你是教语文的吧,忒幽默。”黄锋道,“我对语文是爱在心头口难开,无奈只有勾三股四弦五了。”同学们明白了,原来是个充满幽默细胞的数学老师啊。

“我介绍过了,下面同学们开始轮流介绍自己吧,说说你是哪里人,你们家乡都有哪些美食,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十足吃货而且吃多少都不长肉。”班里最胖的张玉临马上站起来讨教光吃不胖的秘方,黄锋神秘摇头说,“暂时保密,等毕业之时我再告诉你。”

同学们三言二语都做了自我介绍,有四川的,有湖南湖北的,有安徽江西的,有广东的,还有东北的,美食更是多得数不完。已经打下课铃了,黄锋咽了咽口水,说“这么多美食听着都口水三千丈了,以后谁回老家都要带一份回来给老师解解馋。大家虽然来自四面八方,可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有句口号叫做——来了,就是深圳人。你们都是深圳人,是深圳的未来,高中生活是成就你们未来的关键,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共同加油!”


3、卧谈会

一个星期下来,男生女生从陌生人变成了同学和朋友,功课不算太紧张,晚上熄灯后躺在床上,女生们就开始了卧谈会。这是一所被民间称为深圳四大名校的高中,能考进来的自然都是佼佼者,每个人脸上嘴里都带着自信和骄傲。学校的住宿环境也不错,四人间,上床下桌大衣柜,堪比大学。我叫何田田,与李雨露、尹林玉瑶同班同寝,还有一个5班的鲁岳。我们叽叽喳喳一会八卦明星绯闻,一会又聊到特色小吃,聊得一个个直咽口水,嚷着周末回家一定要敞开肚皮吃个够。

说到回家,黑暗的寝室里变得寂静无声,我在心里长长叹息,听妈妈说房东又要涨五百,理由竟然是住这房子能考进四大名校,好房自然要好价相匹配才行。房东鬼精,将九十平的房子改造成两户小两房,而我家租的这套不到五十平米的两室一厅涨到每个月3500元了,还是与隔壁家共用一个门廊和卫生间,小小的阳台被当作厨房,卧室又暗又小,家里的书和衣物多是放在纸箱里靠墙叠放,就这样差的条件房东还变本加厉,妈妈气得与房东争论,那个老太婆满不在乎地说你们不想住没关系,很多人排队等着住吉房呢,限你们一个月时间,如果再不答应就赶快搬走,别耽误我赚钱。不知还要不要搬家,记忆中已经搬过三四次了,每次搬家妈妈都会和爸爸吵一次,话题就是不买房的后果。妈妈经常说对不起我,没给我像别的孩子一样舒适的家。

“我巴不得早点离开那个家。”李雨露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也让其他两人睡意全无。我们不明白李雨露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你父母关系不好?”鲁岳大咧咧地问。“才不是,他们关系好着呢,再说我爸爸也不敢和我妈关系不好。”尹林玉瑶接茬笑嘻嘻问,“因为你妈妈是母老虎吗?”李雨露说,“母老虎算什么,我妈是猎人,猎物敢不听话,猎人会放过他吗?”我也暂时忘记了自家的烦恼,问,“当年是你妈追求你爸吧?”李雨露说,“是我爸追我妈,他当年一个穷小子,非要追班花,我妈可能被他打动了,不顾家里反对和我爸私奔,气得我外婆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直到我爸从穷小子变成包工头,又开工厂盖别墅,外婆他们才回心转意。”“原来你是白富美,典型富二代呀!”我们齐声尖叫。“这样有钱的家庭,怎么还不高兴呢?”“是不是你爸包二奶,你妈一哭二闹三上吊?”李雨露不耐烦地说,“你们惯性思维啊,再说我妈当年因为我爸和一个女下属眉来眼去,差点将我爸废了,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了。我讨厌回家是因为他们自从有了我妹妹,就不太关心我了。你们这些独生女能理解吗?”众人沉默片刻,尹林玉瑶说,“我有时希望有个妹妹玩呢,一个多孤单啊。”李雨露没好气地说,“如果有个弟弟妹妹与你抢夺父母的爱,还要抢夺本来属于你一个人的家产,你就不这样想了。凭什么我生下来就与父母一起吃苦受罪得不到外婆承认,她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受到全家人众星捧月的呵护,现在父母给我每个月零花钱一千,给她这个才八岁的小屁孩竟然八百。”我和玉瑶又是惊呼,“哇塞,土豪就是不一样啊,我们的零花钱还不到你妹妹的一半呢。”

想到房东每月涨五百对于妈妈都是负担,我心里打翻五味瓶似的,谁说人与人生而平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那里,这就是社会的残酷现实。于是闭上眼睛假装睡觉,现实里难以解决的,睡梦可以获得短暂的逃避。


4、这个同桌太放肆

入学后第一次期中考试,我的数学大受打击,明明“黄蜂”讲课挺不错的,自己这个学习委员却拉了全班后腿,太没面子了。而我的同桌郝报,平时嬉皮笑脸没个正行,数学居然考了全班第一,我不得不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了。我问郝报,“你父母是不是数学老师啊?”他也不正经回答,只是说,“无论做啥都是为人民服务嘛。”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儿,估计不是教育之家,也许做小商贩的不好意思说。在深圳经常能看到路边、学校门外、天桥有各种小商贩,卖水果蔬菜的、烧烤串的、日用品的、麦芽糖糯米糍的,顶着烈日受着寒风,冒着被城管遣散或没收商品的危险,四处流动打游击。以前放学路上我会花上两块钱买一盒现场压出的糯米糍,那首悦耳的曲子很熟悉,糯软香甜的口感更让我久久不忘。我有时还开玩笑,让妈妈也去做个小商贩,妈妈不情愿地回绝说,“我好歹也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去与小商贩为伍。”妈妈所说的大家闺秀是她的家族曾有几个当官的长辈,她还是大学毕业,要不是为了爸爸的理想,妈妈也不会放弃工作来深圳做个家庭主妇,她的心气高,与房东理论已经觉得跌落尘埃里了。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深二代大当家白雪公主筒男换师风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冰凌花3秀才2018/08/24 16:24:40
    • 分享到:
  • 感谢打赏此文的各位朋友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20 17:33:45
    • 分享到:
  • 不是深二代的二代发来贺电。
  • 感谢您的阅读并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18241
  • 22
  • 506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