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自己
  • 点击:14155评论:22018/08/21 10:14

1.

2018年8月18日,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作品赏析会在位于八卦岭的《香港文学》深圳编辑部举行,我和我的好朋友青年作家卫鸦应协办方费老师之邀,参加了此次赏析会,我担任现场摄影师,卫鸦找了个靠边的座位,听台上的名家讲谈。摄影是我的业余爱好,我喜欢人物摄影,但不喜欢摆拍,最钟爱的方式是不经意间去捕捉人们最自然最美的一刻,抓拍到一张好照片会让我欣喜万分,当然,如果一天都没有拍到称心如意的照片,我也会很沮丧。

那天的活动氛围很好,我的眼睛在人群里到处溜达,寻找亮点。这时,我发现一个戴着牛仔帽,穿着牛仔服的中年男人,低着头坐在最后面靠近出口的地方,手里捧着一个笔记本认真地做着记录。那是一个温馨的画面,我赶紧举起相机,脚下前后挪动,寻找最佳角度和位置。我太过专注,没注意到我的脚步已经挪出了室外。

室外阳光强烈,我举下意识地举起手来遮挡,心里暗暗奇怪,位于四楼的编辑部怎么会有了阳光?我放下相机,环视四周,我吓得不轻,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编辑部呢?会场的人们呢?我举起相机,取景器里,我又看到了会场,看到那个戴着牛仔帽的男人在取景器里朝我微笑。我又放下相机,周围仍然车水马龙。我再次举起相机,取景器里漆黑一片,相机没电了。


2.

我无法相信,不敢相信,赶紧掏出手机,想给卫鸦打电话,没想到手机也没电了。我问了几个过路人,他们认为我是神经病。我在地上捡了份《深圳特区报》,上面的日期是2001年6月5日。我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那只有一个可能:我穿越了时间。

我认为我所在的位置是罗湖火车站广场,找了个过路人,问询现在的时间,路人看了看表,告诉我是早上9点。我身无分文,内心恐慌,心怀巨大疑惑,却不得不接受现实。我坐在广场的石凳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我想念我才两岁的女儿。


3.

我在广场上坐了三个小时,时至中午,口干舌燥,饥肠辘辘。我该去弄点吃的,广场边的茶餐厅里飘来阵阵香味,我吞了吞口水,手上只有两件值钱的物品,一是苹果6手机,一是索尼A7II相机。肚饿难耐,我找到车站广场一家卖电话卡的店,店里摆了一排BB机,还有几台手机模型,都是诺基亚6150,摩托罗拉998等老式机型。我厚着脸皮把苹果6递给店家,店家拿在手上掂了掂,说:做工真好。我说,出个价。店家说,二十块。我难以置信。店家说,一个模型你还想要多少?我说这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店家说,你当我是小孩呀?你打个电话试试?我还真没法打电话,手机没电,也充不了电,我才意识到这是2001年,没有充电线,这个手机就是个废铁。

我肚子咕咕的响,手机填不饱肚子,相机也填不饱肚子。现实是残酷的,我狠狠心,说二十就二十吧。


4.

我一直走到建设路,才找到一家很小的粉面馆,粉面馆开在一栋大厦的楼梯间,要了八元的一碗素面,我不舍得加肉,加肉要十二元。我坐在粉面馆的简易小桌上吃面,肚子饿了什么样的食物都香,几大口就把吃掉一大半。我环顾四周,觉得这家粉面馆很眼熟。剩下的半碗我细嚼慢咽,一边吃一边想。是的,我记起来了,记忆之门瞬间被打开:2001年6月5日,是我第一天来深圳的日子,这家粉面馆,是我当年下火车后吃的第一顿饭。算算是时间,那时也是中午。天啊!老天是想让我重复十七年前的路吗?

我一边想一边吃完最后一口面,又一个念头冒出脑海:说不定我可以碰到十七年前的自己!一想及此,我心情激动起来,那该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呀,三十八岁的我碰到二十一岁的自己,多么的不可思议!我打量四周的人们,此刻正是正餐时间,食客很多。可没有一个年轻人像我。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当年的行装,最大的特征是一只蓝色的手提箱,手提箱是斜面的,市面上很少见,那是我唯一算得上气派的东西。

结帐时我问老板娘,有没有见过一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箱的食客,老板娘摆摆手,说没见过。我还想再问,但她明显不耐烦,只有作罢。这时,坐在门口的一坐中年食客朝我招招手,我走过去,中年食客说,那位提着斜面手提箱的年轻人刚刚离开不久,大概一刻钟左右。


5.

我知道年轻的我去了哪里,当年的我去了东门。当年,我行李不多,提着一个手提箱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抵达深圳,无比的激动,看看时间还早,便决定好好看看深圳。我一直沿着建设路走到了深南东路,沿着深南东路一直走到文锦南路,原路折回,又拐进东门中路,走过东门老街,到了立交桥处,发现前面比较偏,又折回,一直走到了东门南路的彭年酒店,从彭年酒店处又折回。我怕迷路,便以东门路和深南路的交汇口为基点,四个方向都要走走,这样走一圈下来,便对这块区域很熟悉了,我去一个陌生城市,常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

现在的我沿着当年一样的路线追踪,才相隔一刻时间,差别不久,应该是可追上。我一路小跑,东张西望,期待看到当年的我。当我追到彭年酒店时,已经气喘吁吁,年岁不饶人,人至中年,精力难济。我折回慢慢往前走,前面百十米远处有一个很出名的歌厅-加洲红,我期望能在那里碰到当年的我。

当年的我沿着彭年酒店往前走,戴着一幅眼镜,朝气蓬勃。刚走不远,便看到一栋大厦的的入口支了一个招工板,入口上方有个很大的招牌-加洲红。招工板上写满了职位,大部分职位都要求有经验,只有一个职位不要求经验和学历,那就是PA 。我不知道PA是什么意思,因为没有什么入职要求,我决定去应试。我提着手提箱,走上入口的楼梯,在二楼前台处,我说明来意,前台小姐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让我稍等。不一会,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先生,坐在我对面,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也不问我情况,指着桌面问我,桌上有灰尘吗?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桌面光洁如新。我说没有。那位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你不合适做PA。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戴着眼镜,看不清桌上的灰尘。

现在的我知道当年的我或许正在加洲红面试,碰面的机率很大,我一路小跑,应该能赶上。我走上加洲红的楼梯,心比任何时候都跳得快。于是放慢脚步,让心平静一会,才鼓起走上二楼。前台小姐跟我问好,问我要订房吗?我说我找人,问她有没有见过一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包的年轻人,前台小姐噢了一声,她跟我说,我所问的年轻人刚刚走。


6.

我一路追踪当年的我,当年的我像影子一样在我身边,一路上我都能感觉到他,却追不上他。在追踪路途中,有时间容我仔细思考,如果见到了当年的我应该谈些什么,当年的我会相信现在的我吗?会不会也当我是神经病。不过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他相信,我熟知他的一切。如果见了面,我想跟他找一家小酒馆,好好聊聊,可以聊三天三夜,我要告诉他未来的人生路,哪些被我忽略了的人要好好珍惜,哪些错过的机会要好好把握,少喝酒,少泡吧,好好对待爱我的那些人。我甚至想好了要给他拟定一份理财计划,当年的房价多么便宜,一千多块一个平方,买房还带入户指标,不求凭着房价高涨成为富豪,至少要为自己在深圳谋一处立身之所。

我追累了。夜幕开始降临,不打算再追了,我知道他夜晚会住在哪里,我决定来个守株待兔,直接去旅社等。我清楚的记得,当年的我,一来深圳就住在了罗湖人才市场七楼一家叫源创的旅社,705号房间,12号床。当时入住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现在是六点,还早,还有两个小时,如果我直接在旅社前台等,毫无疑问,一定能把当年的我等到。

心里有了主意,我便不再着急,我在书城坐上18路车,在西湖宾馆下,沿着宝安北路慢悠悠地往罗湖人才市场走去,我想看看沿途的风景,这条路,每处地方,都残留着我的不少记忆。


7.

一过笋岗路,天就全黑了。还有几百米就到了,路边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求职的年轻人。时间还早,我在路边小摊吃了碗面,五块钱。一边吃一边打量着过往行人,突然间,我记起当年入夜时有一场阵雨,我没带伞,怕被雨淋湿,赶紧吃完结帐,便朝罗湖人才市场快步走去。我的记忆没错,还差几十米远到达时,豆大的雨就落了下来。我提着相机往人才市场大厦的大门跑去。我在雨中疾跑,前面就是大门,透过雨幕,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箱的年轻人。我挥舞着手臂,一边跑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没想到脚底一滑,在跨上台阶的一刹那,我摔倒了。


8.

醒醒,醒醒。

我听到身边有人在叫我,声音很熟悉,睁开眼睛,看到卫鸦。卫鸦当年也跟我住同一家旅社。我问他,我们在哪?

卫鸦说,当然在会场呀!

我不信,揉揉眼睛,往四周看了看,果然是在会场。台上,南翔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话。我坐在卫鸦身边的椅子上,相机也挂在脖子上。我问他,我怎么了?

卫鸦说,你刚刚迷迷糊糊走过来,也不跟我说话,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你说过你昨晚没睡好觉,我以为你累了,就没打扰你中,让你休息了一会。

那你叫醒我干什么?我有些气恼,明明都看到当年的我了,紧要关头,却被叫醒,尽管我已经知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可是就算在梦里,我也想跟当年的我说说心里话。

费老师在叫你拍照呢。卫鸦朝不远处的费老师一指,我一看,费老师在朝我招手。


9.

受梦境影响,我没法集中精神,照片拍得一踏糊涂。散场时,我答应费老师回家把照片修一修再发给他。

我和卫鸦走出编辑部大门,我想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我的手伸进裤袋的那一瞬间,我惊出一身冷汗,真见鬼,我的手机不见了!

  • 1
  • 关键词: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8/28 18:53:50
    • 分享到:
  • 故事情节亦幻亦真,作者以“梦”为药引,穿越到十七年前来深圳的第一天。惊诧并兴奋着,他绞尽脑汁想与那一日的他相遇,意欲凭借今日的他对后世的认知来改变昔日的他的人生轨迹,结果屡屡阴差阳错,俩人始终失之交臂。这种反传统、反理性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手法足见作者与众不同的巧妙构思,拜读并学习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2807
  • 16
  • 15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