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束光
  • 点击:10191评论:52018/08/22 11:35

2000年,千禧之年。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世界末日并未如期来临,各种传言中的病毒也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张牙舞爪,肆虐横行。新世纪的世界除了年龄稍长,并没有什么不同。贫穷的依然贫穷,嚣张的依然嚣张,富有的依然富有。

死亡的预言不攻自破,生存的欲望喷薄欲出。既然不会集体死亡,那就得各自求生存。

南下打工的浪潮继续汹涌,一群又一群打工者被推到广东,推到深圳。

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我非南下,我家就在广东河源的一个小城镇里,离深圳并不远,开车两个小时就到。当然,那时没有自己的车,那时的路况也不好,那时的大巴车还特别爱绕路兜客,下深圳需要四五个小时。

那时的我未满20岁,刚刚中师毕业。通过学校介绍,我获得一次到深圳横岗一所小学面试的机会。

妈妈很担心,因为我从未独自出过远门。我坚持要去,我向往人们津津乐道的“特区生活”,我渴望得到一份“月薪一千”的工作。那时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才600多,要养活一家五口。妈妈拗不过我,只好同意。

2000年7月18日,是我出发的日子。那天,整个世界热得像蒸笼,像梦想一样滚烫。

早上还好,有风。一大早,妈妈给我买了两个肉包子当早餐。里头的肥猪肉油腻得很,但我还是吃下去了,总比路上饿肚子好。但后来证明,宁愿饿肚子也不应该吃下这两个包子。

背着一个背包,我出发了。背包里放的不是衣物和食物,而是我读书时的一些获奖证书,还有两本书,《广东省中师生优秀作文集》和《师范教育》,里面有我的文章。那是20岁的我最值得骄傲和珍藏的荣耀。

我爸用摩托车把我送到国道,我要站在路边拦住下深圳的大巴或中巴。

我和我爸都没有出行经验。站在路边,我看到一辆从梅州到深圳的车,就伸手拦了下来。车上有一个人问:“去哪?”“横岗大厦,到吗?”“到到到,快点快点。”

我就这样上了车。

上了车才发现,那是一辆卧铺。车里一股浑浊的气息差点把我熏倒。里面铺着密密麻麻的床铺,无一虚席。我问收我钱的人:“还有位吗?”那人指指车尾的上铺,说:“那。”转身就去招揽路边客了。

摇摇晃晃的车考验着我的平衡力,我觉得胃里开始泛酸。我迫不及待地想找一个位置坐下,却不敢乱动,我感觉,想吐。

好不容易爬上了上铺,我靠在窗口的位置坐着。窗口却是封闭的,没有一丝自然风的光顾,这个角落显得更加沉闷憋屈。体内的翻江倒海刺激着嘴里的唾液不断外涌,恶心的感觉一直袭击着我,我拼命喝水,希望可以压制住胃里乱窜的洪流。

因为车厢的高度问题,坐在上铺的我没办法坐直腰,身体斜靠着后背,肚子更不舒服。当大巴车再次来了一次急刹车以后,我胃里的东西终于造反成功,从我嘴里奔涌而出,我吐得眼睛泛白,喉咙干痛,直到胃里的东西完全清空,我才觉得轻松了一点儿。

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场景更加难堪。我无法解决座位上的呕吐物。闷热的车厢里,它们的光临直接把空气里的味道推向让人崩溃的边缘。对面的人厌恶地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前面的人用手捂住嘴巴,继续逼迫自己睡觉。我觉得很惭愧,很难受,很尴尬,试图寻找一些东西把污物盖起来。可我发现,我的背包里竟然连一包纸巾都没有。

离我不远处有一位年轻人给我传来了一包纸巾。怀着十二万分的感激之情,我接过了他的纸巾。我本想省着点儿用,还能还他几张,可结果证明,还不够。在一层又一层白色纸巾的铺盖下,味道总算被掩盖了一部分,座位上看起来也没那么触目惊心了。我把自己使劲地往角落里靠,不敢再看它一眼,我怕我的想象会继续引发我的反胃。

那个年轻人对我说:“你到下层去吧,下层会舒服一点,有人下车你就去坐。 ”

我感激地对他笑了笑,艰难地爬下了上铺。我出征的第一个座位,留下的不是我的荣光,而是我的狼狈与肮脏。

我靠着铁栏杆站着。我不太敢靠近别人的床位,我觉得自己很脏。嘴巴、头发、衣服、手……都脏,我迫切需要干净的水把自己冲洗一遍。可在这大巴车上哪有水呢?在家千日好,离家一日难。刚出远门的我就已经深切感受到了这一点。

有人把下铺的窗打开了,有风吹进来,舒服得要命,我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接下来的路程我就这样站着,重心不断交替,左脚换右脚,右脚换左脚。我自信自己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人,我从七岁开始挑水砍柴浇菜卖菜,可我不得不说,这样站几个小时真的很累。

不仅累,还很紧张。我怕坐过头。我几次问那个卖票的人:“横岗大厦到了没有?”那个卖票人被我问得很不耐烦,狠狠地甩下一句:“到了会叫你!”

我不敢再问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他,我怕他忘了。但我又只能选择相信他,我根本不知道哪里是横岗大厦。

我到站的时候,上铺那个年轻人还没有下车,我想跟他再次说声谢谢,却来不及了。那个卖票的人像赶猪入笼的农场主急促地把我赶下了车。对深圳速度的最初感受,是在这个叫我上车催我下车的卖票人身上获得的。虽然我知道,真正的深圳速度指的并不是这个。

那个年轻人的样子我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一包纸巾的柔软与温暖,还一直包裹着我的心。而我出门必带纸巾的习惯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养成的。有时候,一张纸巾也可以温暖一个人一生的回忆。

下了车,我感到头晕目眩。头项上火辣辣的太阳光加上连站几个小时的疲惫让我脚步有些轻浮。我在一个站台上停下,靠在广告栏上稍作休息。我抬眼看看四周,眼前没有传说中的黄金满地、高楼林立,我所站立的地方似乎不是那么“深圳化”。要是现在,我一定会想:“我来的是一个假深圳吧?”

对面有一座楼的确很高,上面写着“横岗大厦”几个字,但外观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窗明几净。有一排排的厂房,也有低矮破旧的瓦房。我身后有一个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商场,但兜里的轻薄压抑了我走进去逛逛的冲动。我又把目光放在眼前,马路边上,有许多摆路边滩的小贩,卖菠萝卖玉米卖西瓜卖眼镜,再往巷子里看,是一排商铺,它们在卖衣服卖五金卖生活用品卖电器卖手机卖CALL机卖VCD。多家商铺面前都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公用电话”字样。

我之所以看得这么仔细,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好几辆摩托车仔向我围过来,在我身边来个急刹车:“小妹,去哪里啊?”有些摩托车没有靠过来,从我身边经过时会突然按响喇叭,好像在提醒我,要坐车就找我啦!

我双手握着背包的肩带,一直摇头。

有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大叔说:“小妹,别害怕,我不会收贵你的。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

“排榜街19号。”

“哦,那里啊!我知道,离这里不远,五块钱,上车吧。”大叔熟练地把摩托车掉转头。

我吞了吞口水,五块钱?我从家里坐车到深圳,坐了四个小时,我才花了20块。坐个摩托车就要五块?太贵了!

我摇摇头,绕过他们走上一条人行天桥,他不是说不远吗?我走过去就好了。我爸说过,路在脚下。

其实,是贫穷教我隐忍。

太阳实在太毒辣了,我没有带伞,走在没遮没挡的天桥上,我觉得自己快要被融化掉了。水泥地板散发出的热气自下而上穿过我的裤管,背包背在背上,像是给背部盖了一床棉被,汗水早已浸透衣背。我不断地摇晃着背包,试图创造一点儿风,给背部一点儿空隙,给身体一丝清凉。

天桥上竟然有人在卖东西!这么热的天,这么毒辣的太阳,他们只撑着一把伞,或什么都不用,就这样坐在路边守着他们的小摊档等待顾客光临。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比他们要幸运得多,至少我不必像他们那样蹲在太阳底下,我可以快速地走过他们身边,走向阴凉处。

走下天桥,就是那一条看起来非常热闹的小街。我看到路牌写着“排榜街”,我有些小兴奋,心想,学校离这里应该不远了。

走进这条小街,摩托车不时呼啸而过,音箱在耳边不停轰炸,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时有人对我叫唤:“小妹,买西瓜啊!不甜不要钱!”“小妹,买葡萄啊,很甜的!”我都不敢停下脚步,生怕他们以为我有买的意思。

转了几圈,问了好几个人,我发现我又回到了的原点。我很懊恼,酷热加上不认识路的沮丧让我焦躁不安。我不得不走到一个公共电话摊前,决定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具体的路怎么走。

我刚拿起电话,店老板走出来说:“打长途还是本地啊!长途这个,本地这个,收费不同的!”我赶紧放下我手里的电话,拿起了右边的那部电话。

还好,电话打通了,接电话的人也很友善,问我现在在哪里,应该怎么走怎么走,说大概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放下电话,我松了一口气,付了一元钱的电话费。店老板边收钱边说:“小妹,第一次来深圳啊,要小心点哦,你最好把背包背到前面,这里人多,小偷也多。”

店老板的语气依然是凶巴巴的,可他的提醒让我对他多了几分好感,我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我在路上走着,走过服装店,走过饮品店,走过鞋店,走过快餐店,走过五金店,我既想着着急赶路,又忍不住去打量路边的各种不同的小店。我羡慕店里的人此时此刻都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这些小小的店面里有些看起来凌乱不堪,有些看起来拥挤肮脏,但里面的人至少可以安心地坐在店里,吹着风扇,不用担心天黑以后可以去哪里。

走着走着,竟然起风了,而且,是大风。天上的乌云很快遮挡住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太阳,天空变得黑沉沉的。整个世界也跟着陷入了灰暗之中。

大风吹过街巷,那些撑在路边的太阳伞、帆布被吹得呼呼响。

我有些害怕。我没有伞,我可以扛住太阳,我挡不了风雨。

雨还是来了,我不得不躲进了一家店里。店主正在手忙脚乱地收回摆在外面的书。我趁机帮了他一下,好让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好意思躲在他的店里等雨停。

店主对我说了声谢谢。我哪好意思收这句谢谢,连忙也说谢谢。他看出了我的拘谨,笑了,说:“没关系的,等雨停了再走吧,夏天的雨下不久。”我又是连连说谢谢。

我打量起他的店,才发现这是一家旧书店,刚刚抢收回来的是一些过期的杂志。我斗胆问他:“我可以看看吗?”他说:“没事,你看吧,反正都是旧书,再旧一点儿也没关系。”

我拿起了一本《青年文摘》,那是我第一次看《青年文摘》,很快,就被其中的一篇文章给吸引了。文章的标题我已经记不住了,但主人公的奋斗史却深深地打动了我,文章最后说:“我一次又一次被打倒,每一次都摔得很惨,但每一次爬起来的我都活得比以前漂亮。”我内心莫名其妙地升腾起一股力量,觉得自己也要成为这样的人,觉得自己也要不惧眼前风雨,勇敢前行。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我来深圳的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花园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5
  • 花呗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5
  • 欧阳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1 11:19:31
    • 分享到:
  • 8月26日,在深圳中心书城北台阶,我见到了荣获一等奖的作者:李文芬。当初,读到这篇文章时,我就非常感动。后来,在中心书城的现场,看到了上台朗读作品的作者,我倍感欣慰!为“深圳特区38岁生日会”而写,《第一束光》呈现出的种种情景,其实很让人动容。初到深圳,舍不得花5块钱,不坐摩的,就是要自己走路过去……初来者与深圳的接触,有深圳人的善意。一束光,是指向温暖的光芒。我感受到一种力量的牵引。祝贺文芬!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4 10:24:51
    • 分享到:
  • 作者未满20岁,刚中师毕业。通过学校介绍,她获得到深圳横岗一小学面试的机会。她渴望得到一份“月薪一千”的工作。2000年7月18日,是她出发的日子。背包有读书时的一些获奖证书,还有两本书,《广东省中师生优秀作文集》和《师范教育》。她怕坐过头,几次问那个卖票的人:“横岗大厦到了没有?”看到作者的经历,想起自己的经历,我来深圳时,也背了好多书,有《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等书籍。这篇不错,元罗怎么没来打赏
  • 我来吧!
    • 千衣2018/08/27 23:41:36
    • 分享到:
  • 谢谢昆山森林的打赏
    • 千衣2018/08/27 23:42:35
    • 分享到:
  • 不好意思,是昆阳森林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4600
  • 1
  • 27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