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楼有鬼
  • 点击:20767评论:132018/08/22 18:37

(一) 女鬼现身


早上七点,刘苏匆匆走出合租房,奔向地铁站。

一刻钟后,刘苏母鱼产卵般,被挤送出地铁口。她即将工作的写字楼巍峨地耸立在前方三百米处,写字楼整体造型如一把敦厚巨大的蓝剑,霸气十足地直刺苍穹。

十分钟后,刘苏略带怯意地出现在二十八楼。电梯口迎面墙上嵌着公司铜质招牌,上铸金光闪闪的正楷字:S市东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两扇厚重的玻璃门严丝合缝紧闭着,豪华前台空无一人。刘苏四下搜索门铃位置,一阵香风袭来,一袅娜女子从她身后走上来,抬手在门右侧打了卡,玻璃门静悄悄地裂开。刘苏犹豫一阵后正待跟进,门又合上了。好在女子回过身来,两只漂亮的双凤眼却是瞅也不瞅刘苏,只抬手在里面又打了下卡。刘苏赶紧闪身进去,道了声“谢谢”,女子却不回应,高跟鞋在地板砖上点得脆响,一阵轻烟似地朝靠右的长廓飘远。

不知所措间,老王满面是笑地迎过来了。老王客客气气欢迎刘苏加入公司,然后带她参观。他略微自得地介绍:“这幢楼是我们自有物业,二十八层归我们自用,是特别装修设计的,带四部专用电梯。”老王四十多岁,是东远科技的人事文员,和刘苏见过三次了,他身材高大,略有些匍匐的上半身托举着一张向谁都似乎在馅媚的脸。这样的脸,刘苏并不陌生,老家西安,大多数升迁无望混吃等死的中年机关职员都这样。

整个办公空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中间套着一个长方形的活动室,两个长方形间是四条走廓,走廓以内是活动室,以外是刘苏一时数不清的房间,分别是四个老总的办公室、各个部门的办公室、大小会议室、茶水间、卫生间……刘苏亦步亦趋地跟在老王微驼的身后,僵硬地笑着,科技部、商务部、业务部、财务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笑过去,不时机械地点头问好。同事大多表现冷漠,在电脑显示屏后抬起来头与她打招呼的,也不过是好奇,想看看公司精挑细选,选定了一个姿色到底如何的总经理秘书。轮到老王及刘苏所属的总经理工作部时,才有了一丝欢迎气氛,几个同事放下手中工作,起身同刘苏打招呼。总经理工作部有两名人事文员,两名行政文员,两位司机,一位前台文员,再加上部门经理古经理与刘苏,一共九人,是公司最“庞大”的一个部门。刚才给刘苏开门的那位美女就是另一位人事文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宁珠珠,刘苏冲她露出“谢谢你”的微笑,宁小姐却眼皮一搭,身子一扭,径直走向办公室角落的复印机。

最后,老王将刘苏带到东北角的一间小办公室,说:“这是你的根据地。”办公室七八平米大小,进门右侧安着一张黑色三人真皮沙发,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迎面背墙设着一张精致的小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传真打印扫描一体机和一台崭新的苹果台式机。办公桌左后侧亮出一扇半开的门,不消介绍,里面自然是刘苏顶头上司总经理的办公室。老王蹑手蹑脚地侧身走入,有点鬼鬼祟祟地回头招手示意刘苏跟上。

一进去,眼前“豁然开朗”,有武陵人“忽逢桃花林”的意境。总经理办公室宽宽大大、方方正正,足有七八十平方米,还带有一个附卫生间的休息室。办公室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画、古董、根雕及各种绿色植物,还配有冰箱、空气清新器和饮水机。办公室太大太豪华,四十出头、其貌不扬、穿着普通的吴总坐在大班桌后,显得渺小而寂寞。他站起身,伸出胖乎乎的右手,和蔼可亲地招呼:“小刘,欢迎,欢迎加入。”老王使眼色催促刘苏赶紧与之握手。

吴总握住刘苏右手的前端,轻轻摇晃了几下。刘苏很紧张,微微涨红了脸轻声道:“吴总好!”

“老王,我很忙,你让古经理给小刘交待一下工作。”吴总吩咐。

古经理不在。

刘苏略微忐忑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几个常用软件。看看办公桌上的一体机,试着摆弄一下,不会,便走进总经理工作部的大办公室求教。 老王不在,刘苏略一踌躇,走到 “宁珠珠”面前,小声请她帮忙。宁珠珠翻了一个白眼,扔给她一本说明书,让她“自己研究”。刘苏捧着说明书回自己办公室,听到宁珠珠在身后冷嘲热讽:“还一本呢!我说招个有工作经验的,偏招个啥也不会的花瓶……”

刘苏虽平常家庭出身,凭着长相与成绩,从小到大享受的也是“公主待遇”,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遭白眼。想着初来乍到,凡事多忍,便咬着嘴角装没听见。

宁珠珠偏偏不肯放过她。又是她,一个小时后在卫生间与刘苏同在洗手台前洗手。她白了镜中的刘苏一眼,扭扭身子问:“我漂亮吗?”刘苏很诧异,但还是低声回答“漂亮!”。在烘干机的哄哄声响中,听得还在揽镜自照的宁珠珠又问:“我年轻不?”刘苏头也不回地淡淡回答:“年轻”。其实,刘苏心底在嘟哝:“神经病,老孔雀!”

“小刘,以后别穿得这样正式,我们公司不兴。”走到门边时,又听到还在照镜的宁珠珠揶揄她。

刘苏今天特意模仿屏幕上的白领,化着精致的妆,穿白色长袖衬衫配黑色一步裙,踩着黑色高跟皮鞋。她早已发现公司从上到下都穿着随意,宁珠珠穿的就是一条一字肩的斜条纹深蓝色真丝长裙。宁珠珠的这句话,像一片芒刺撒在刘苏背上,又疼又痒。刘苏沿着走廊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以为宁珠珠一直盯着她后背,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其实,宁珠珠一直盯着镜子涂口红,鲜艳的大红,一层又一层,浓烈得透不过气来。

接下来,刘苏有些“怕”去卫生间,担心再与宁珠珠“狭路相逢”。下午,实在憋不住了才去。

卫生间很安静,刘苏紧绷的心放松下来。她想不通外表和善的宁珠珠为什么对自己心怀敌意,想起她上午在卫生间那莫名其妙的问话,刘苏揣测她可能是因为女人间的妒忌?站在洗手台前洗完手时,刘苏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一张有轮有廓的尖下颌脸,额头略鼓,五官俊秀,尤其是那双秋水明眸的大眼,简直灵气逼人。想起许多人都说她笑起来像个孩子,刘苏故意露齿一笑,镜中红艳艳粉嘟嘟的小嘴一咧,像一粒干净的小石子投入春日静湖,美丽的笑纹在脸上荡漾,整张脸立刻波光粼粼、春色烂漫……

“外面谁在?”又是宁珠珠,刘苏情不自禁一激灵。

“我”。刘苏声音都有点颤栗了。

“你是谁?”宁珠珠的声音娇滴滴的。

“刘苏。”

“撞到鬼了,今天怎么尽遇到你。”宁珠珠没好气地说。“不好意思,你那有卫生巾没有,借我个。”

“没有。”刘苏压住心头的火,淡淡地说。

“那去帮我借个来,麻烦了。”话虽客气,却是指派人的语气。

刘苏没好意思去找新同事“借个”,只好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回了一包。

当她气喘吁吁跑回卫生间时,宁珠珠又已经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了。

“有同事给了我。”看着刘苏手上的新买的一整包,她终于对刘苏露齿一笑。

刘苏没好气地扭头要走。

宁珠珠对着镜子自顾自说:“小刘,知道不,你能来这家公司,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你的美丽。不过,女人的美呢,永远是把双刃剑。”

“是吗?宁姐也是因为生得美才来这家公司的吧!”刘苏听出话里的诅咒意味,忍不住回敬她。

“在这家公司,不要随便打听别人的来历。”镜子中宁珠珠那张精描细画的脸又扳起来。

回到自己办公室,刘苏趴在一体机使用说明书上生闷气。不过,仔细想想,宁珠珠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刚大学毕业,没任何工作经验,到S市不满半月便能顺利进入这家正厅级的国有企业做总经理秘书,年轻与美丽的确是重要因素。如果她不美,管人事的老王就不会在上千份贴着近照的简历中挑中她来面试;如果不够美,第一轮面试后,一百个二十至二十五岁的求职者中,她便不会是那留下来的十分之一。复试时,是才艺展示环节,十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子,个个都聪明、活泼、能歌善舞,英语流利,计算机操作熟练……刘苏运气不错,工会主席现场考她诗词,她顺势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工会主席提到的诗词,每一句她都知道出处,还能一首首声情并茂地背诵。也许是这一点征服了在座的八位部门经理,她顺利晋级三强。三强都是985本科,貌美如花兼才华横溢,谁落选都有点冤。当时,三人坐在会议室中等了半晌,吴总才得闲走进来,随意问了几句话,眼光并不让人反感地在她们三人身上跳了几跳,可能,刘苏最合他眼缘,或者,她简历中的某项更打动他。总之,刚离开公司不到十分钟,老王便打电话通知她第二天正式上班。

接到消息后,她颇为开心,虽然总经理秘书不是理想岗位,但她首先需要一份工作让她在物价高昂的S市生存下来。

刘苏一直呆在单独小办公室中,与其他同事没接触,不知道整层楼下午四点后在传递一骇人的新闻:女卫生间一个蹲位一直被反锁,有同事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前台文员王棉绘声绘色向每一位找来听她讲故事的同事描述:我下午去卫生间,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在洗手台前洗手,水哗啦啦放着,等我上了厕所走到洗手台前,那女人还放着水冲手,那双手已经泡得苍白浮肿。长发掩脸,看不清长什么样。我没见到这个女人进公司,觉得奇怪,于是问:“你是谁?怎么洗这么久?”那个女人不理我,自言自语:“怎么回事,这双手总也洗不干净。”我吓得头皮发麻,赶紧溜之大吉,手都没洗……

女同事们都吓得不敢去卫生间了。

宁珠珠偏不信邪,纠集了几个女同事壮着胆一起去,在洗手台洗手的女人倒是没看见,但那个蹲位依旧被反锁着。宁珠珠逞能,大声说:“怕啥,大白天还会有鬼,我下午还蹲过这个位置。”她一边说,一边壮着胆子上前敲门:“喂,里面是谁?”

“我还没完。”一个陌生而怪异的女声答道。

闻听此语,宁珠珠一行吓得尖叫着跑出卫生间。数宁珠珠跑得最快。

有人去找保安,几个保安偏偏都有事走不开。宁珠珠又带着几个女同事去前台那里查监控,没发现问题。

宁珠珠再次询问王棉:“一天都没有陌生女人来公司?”

“反正我没看见。”王棉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努力回忆后肯定地告诉大家。

没女同事再敢去卫生间了,除了毫不知情的刘苏。

下班前,刘苏再一次走进卫生间。她寻思:这一次再撞见宁珠珠的话,她就信邪了。

宁珠珠当然不在,却有一个长发女人埋首在洗手台前洗手。水一直放着,女人一双手在水柱下绞来绞去。刘苏好奇地问:“手怎么了?”女人不答,却问:“怎么回事,总也洗不干净?”刘苏说:“有洗手露呀,试一试?”女人不答,继续用力搓手。刘苏想:“这什么鬼公司,这么多神经病。”她自顾自上完厕所,在洗手台前洗手时,那个女人还在洗。刘苏有点生气了,用责备的语气提醒她:“洗不干净回家洗,可以用松节油洗,用汽油洗……你染的是什么,上网搜一搜呀,看什么能洗掉。”女人不理,埋着头怪腔怪调地说:“女人的美丽呢,永远是把双刃剑,有一天,你会明白,美丽,既是优势,亦是祸根。”

  • 1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女鬼职场小白惊悚悬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5000
  • 2018-08-2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部分细节,还有进一步推敲完善的余裕,比如安排一个场景,让古经理来传达那些高层人事震动,可能比目前这种新闻通报式的交代更自然些。不过整体上看,小说完成度很高。对结构的精心把控,换来了节奏分明的紧张感,贡献了足够的可读性。主人公刘苏的成长速度显得太快了些?不过对于她的基本价值观设定,我很喜欢,可能是年纪大了,偏保守的人生抉择,更让人安心。
  • 谢谢王老师的中肯意见,小说完成得有些仓促,我会抽时间再努力修改一下。感谢推荐!

    回复

  • 小说引起我的思考,严肃创作与类型也许没什么清晰界线,但作为“文学”的好坏应该会有一个衡量尺度。这篇小说,一是如何能把王棉独特的女人成功学树立起来,与当下类型文学如总裁、多角恋、办公室恋情等区别开来,如何一种城市的精神性拉开距离!值得探讨。二是结尾时王棉刘苏的释疑是否有必要?严肃文学更多指向是现代性的诘问,理论上有无限解释空间。故事会或侦探小说的事发、侦探、真相三段论也是可以,但要以前一为重中之重。
  • 谢谢老师的阅读及评论,这一篇小说于是我一次全新的尝试,我试着把写类型电影剧本的一些方法用到小说创作中。我写的是一幅国营企业群丑图为背景下,一个职场小白初涉职场的惊险经历。
  • 我创作了一个悬疑的钩子希望吸引读者一直往下阅读,而把人文诉求深埋在精彩故事之中。可能笔力有限,小说的故事、主题、以及文学性都不够,不过,我会在这一条路上继续努力。
  • 正如同我在电影剧本创作上的追求:好看的故事为外衣,深刻的人文为内涵。
  • 说实话,已经很不错了

    回复

  • 做女人难,做个女能人更难,做个女强人更是难上加难。时值中元节来临,带着惊悚感读《高楼有鬼》,仿佛鬼就在身边。其实,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鬼?即便有鬼也不可怕,怕的是人心。作者巧妙地写出珠、棉、芳三个女性在写字楼的生活,有的身不由己,有的故意为之,有的紧守底线。印象最深的还是棉,她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女人的优势,与多个男人有染,在写字楼里上演鬼戏。小说情节生动,宕荡起伏,环环相扣,我喜欢。
  • 谢谢关注与精彩评论!

    回复

  • 总算等到菡萏的新作了。搬个小板凳,慢慢读,看看鬼到底是啥样子
  • 感谢老友关注!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22 20:33:28
    • 分享到:
  • 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 谢谢阅读及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2钻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1
  • 27000
  • 31
  • 808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