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楼有鬼
  • 点击:48439评论:132018/08/22 18:37

(一) 女鬼现身


早上七点,刘苏匆匆走出合租房,奔向地铁站。

一刻钟后,刘苏母鱼产卵般,被挤送出地铁口。她即将工作的写字楼巍峨地耸立在前方三百米处,写字楼整体造型如一把敦厚巨大的蓝剑,霸气十足地直刺苍穹。

十分钟后,刘苏略带怯意地出现在二十八楼。电梯口迎面墙上嵌着公司铜质招牌,上铸金光闪闪的正楷字:S市东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两扇厚重的玻璃门严丝合缝紧闭着,豪华前台空无一人。刘苏四下搜索门铃位置,一阵香风袭来,一袅娜女子从她身后走上来,抬手在门右侧打了卡,玻璃门静悄悄地裂开。刘苏犹豫一阵后正待跟进,门又合上了。好在女子回过身来,两只漂亮的双凤眼却是瞅也不瞅刘苏,只抬手在里面又打了下卡。刘苏赶紧闪身进去,道了声“谢谢”,女子却不回应,高跟鞋在地板砖上点得脆响,一阵轻烟似地朝靠右的长廓飘远。

不知所措间,老王满面是笑地迎过来了。老王客客气气欢迎刘苏加入公司,然后带她参观。他略微自得地介绍:“这幢楼是我们自有物业,二十八层归我们自用,是特别装修设计的,带四部专用电梯。”老王四十多岁,是东远科技的人事文员,和刘苏见过三次了,他身材高大,略有些匍匐的上半身托举着一张向谁都似乎在馅媚的脸。这样的脸,刘苏并不陌生,老家西安,大多数升迁无望混吃等死的中年机关职员都这样。

整个办公空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中间套着一个长方形的活动室,两个长方形间是四条走廓,走廓以内是活动室,以外是刘苏一时数不清的房间,分别是四个老总的办公室、各个部门的办公室、大小会议室、茶水间、卫生间……刘苏亦步亦趋地跟在老王微驼的身后,僵硬地笑着,科技部、商务部、业务部、财务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笑过去,不时机械地点头问好。同事大多表现冷漠,在电脑显示屏后抬起来头与她打招呼的,也不过是好奇,想看看公司精挑细选,选定了一个姿色到底如何的总经理秘书。轮到老王及刘苏所属的总经理工作部时,才有了一丝欢迎气氛,几个同事放下手中工作,起身同刘苏打招呼。总经理工作部有两名人事文员,两名行政文员,两位司机,一位前台文员,再加上部门经理古经理与刘苏,一共九人,是公司最“庞大”的一个部门。刚才给刘苏开门的那位美女就是另一位人事文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宁珠珠,刘苏冲她露出“谢谢你”的微笑,宁小姐却眼皮一搭,身子一扭,径直走向办公室角落的复印机。

最后,老王将刘苏带到东北角的一间小办公室,说:“这是你的根据地。”办公室七八平米大小,进门右侧安着一张黑色三人真皮沙发,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迎面背墙设着一张精致的小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传真打印扫描一体机和一台崭新的苹果台式机。办公桌左后侧亮出一扇半开的门,不消介绍,里面自然是刘苏顶头上司总经理的办公室。老王蹑手蹑脚地侧身走入,有点鬼鬼祟祟地回头招手示意刘苏跟上。

一进去,眼前“豁然开朗”,有武陵人“忽逢桃花林”的意境。总经理办公室宽宽大大、方方正正,足有七八十平方米,还带有一个附卫生间的休息室。办公室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画、古董、根雕及各种绿色植物,还配有冰箱、空气清新器和饮水机。办公室太大太豪华,四十出头、其貌不扬、穿着普通的吴总坐在大班桌后,显得渺小而寂寞。他站起身,伸出胖乎乎的右手,和蔼可亲地招呼:“小刘,欢迎,欢迎加入。”老王使眼色催促刘苏赶紧与之握手。

吴总握住刘苏右手的前端,轻轻摇晃了几下。刘苏很紧张,微微涨红了脸轻声道:“吴总好!”

“老王,我很忙,你让古经理给小刘交待一下工作。”吴总吩咐。

古经理不在。

刘苏略微忐忑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几个常用软件。看看办公桌上的一体机,试着摆弄一下,不会,便走进总经理工作部的大办公室求教。 老王不在,刘苏略一踌躇,走到 “宁珠珠”面前,小声请她帮忙。宁珠珠翻了一个白眼,扔给她一本说明书,让她“自己研究”。刘苏捧着说明书回自己办公室,听到宁珠珠在身后冷嘲热讽:“还一本呢!我说招个有工作经验的,偏招个啥也不会的花瓶……”

刘苏虽平常家庭出身,凭着长相与成绩,从小到大享受的也是“公主待遇”,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遭白眼。想着初来乍到,凡事多忍,便咬着嘴角装没听见。

宁珠珠偏偏不肯放过她。又是她,一个小时后在卫生间与刘苏同在洗手台前洗手。她白了镜中的刘苏一眼,扭扭身子问:“我漂亮吗?”刘苏很诧异,但还是低声回答“漂亮!”。在烘干机的哄哄声响中,听得还在揽镜自照的宁珠珠又问:“我年轻不?”刘苏头也不回地淡淡回答:“年轻”。其实,刘苏心底在嘟哝:“神经病,老孔雀!”

“小刘,以后别穿得这样正式,我们公司不兴。”走到门边时,又听到还在照镜的宁珠珠揶揄她。

刘苏今天特意模仿屏幕上的白领,化着精致的妆,穿白色长袖衬衫配黑色一步裙,踩着黑色高跟皮鞋。她早已发现公司从上到下都穿着随意,宁珠珠穿的就是一条一字肩的斜条纹深蓝色真丝长裙。宁珠珠的这句话,像一片芒刺撒在刘苏背上,又疼又痒。刘苏沿着走廊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以为宁珠珠一直盯着她后背,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其实,宁珠珠一直盯着镜子涂口红,鲜艳的大红,一层又一层,浓烈得透不过气来。

接下来,刘苏有些“怕”去卫生间,担心再与宁珠珠“狭路相逢”。下午,实在憋不住了才去。

卫生间很安静,刘苏紧绷的心放松下来。她想不通外表和善的宁珠珠为什么对自己心怀敌意,想起她上午在卫生间那莫名其妙的问话,刘苏揣测她可能是因为女人间的妒忌?站在洗手台前洗完手时,刘苏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一张有轮有廓的尖下颌脸,额头略鼓,五官俊秀,尤其是那双秋水明眸的大眼,简直灵气逼人。想起许多人都说她笑起来像个孩子,刘苏故意露齿一笑,镜中红艳艳粉嘟嘟的小嘴一咧,像一粒干净的小石子投入春日静湖,美丽的笑纹在脸上荡漾,整张脸立刻波光粼粼、春色烂漫……

“外面谁在?”又是宁珠珠,刘苏情不自禁一激灵。

“我”。刘苏声音都有点颤栗了。

“你是谁?”宁珠珠的声音娇滴滴的。

“刘苏。”

“撞到鬼了,今天怎么尽遇到你。”宁珠珠没好气地说。“不好意思,你那有卫生巾没有,借我个。”

“没有。”刘苏压住心头的火,淡淡地说。

“那去帮我借个来,麻烦了。”话虽客气,却是指派人的语气。

刘苏没好意思去找新同事“借个”,只好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回了一包。

当她气喘吁吁跑回卫生间时,宁珠珠又已经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了。

“有同事给了我。”看着刘苏手上的新买的一整包,她终于对刘苏露齿一笑。

刘苏没好气地扭头要走。

宁珠珠对着镜子自顾自说:“小刘,知道不,你能来这家公司,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你的美丽。不过,女人的美呢,永远是把双刃剑。”

“是吗?宁姐也是因为生得美才来这家公司的吧!”刘苏听出话里的诅咒意味,忍不住回敬她。

“在这家公司,不要随便打听别人的来历。”镜子中宁珠珠那张精描细画的脸又扳起来。

回到自己办公室,刘苏趴在一体机使用说明书上生闷气。不过,仔细想想,宁珠珠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刚大学毕业,没任何工作经验,到S市不满半月便能顺利进入这家正厅级的国有企业做总经理秘书,年轻与美丽的确是重要因素。如果她不美,管人事的老王就不会在上千份贴着近照的简历中挑中她来面试;如果不够美,第一轮面试后,一百个二十至二十五岁的求职者中,她便不会是那留下来的十分之一。复试时,是才艺展示环节,十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子,个个都聪明、活泼、能歌善舞,英语流利,计算机操作熟练……刘苏运气不错,工会主席现场考她诗词,她顺势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工会主席提到的诗词,每一句她都知道出处,还能一首首声情并茂地背诵。也许是这一点征服了在座的八位部门经理,她顺利晋级三强。三强都是985本科,貌美如花兼才华横溢,谁落选都有点冤。当时,三人坐在会议室中等了半晌,吴总才得闲走进来,随意问了几句话,眼光并不让人反感地在她们三人身上跳了几跳,可能,刘苏最合他眼缘,或者,她简历中的某项更打动他。总之,刚离开公司不到十分钟,老王便打电话通知她第二天正式上班。

接到消息后,她颇为开心,虽然总经理秘书不是理想岗位,但她首先需要一份工作让她在物价高昂的S市生存下来。

刘苏一直呆在单独小办公室中,与其他同事没接触,不知道整层楼下午四点后在传递一骇人的新闻:女卫生间一个蹲位一直被反锁,有同事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前台文员王棉绘声绘色向每一位找来听她讲故事的同事描述:我下午去卫生间,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在洗手台前洗手,水哗啦啦放着,等我上了厕所走到洗手台前,那女人还放着水冲手,那双手已经泡得苍白浮肿。长发掩脸,看不清长什么样。我没见到这个女人进公司,觉得奇怪,于是问:“你是谁?怎么洗这么久?”那个女人不理我,自言自语:“怎么回事,这双手总也洗不干净。”我吓得头皮发麻,赶紧溜之大吉,手都没洗……

女同事们都吓得不敢去卫生间了。

宁珠珠偏不信邪,纠集了几个女同事壮着胆一起去,在洗手台洗手的女人倒是没看见,但那个蹲位依旧被反锁着。宁珠珠逞能,大声说:“怕啥,大白天还会有鬼,我下午还蹲过这个位置。”她一边说,一边壮着胆子上前敲门:“喂,里面是谁?”

“我还没完。”一个陌生而怪异的女声答道。

闻听此语,宁珠珠一行吓得尖叫着跑出卫生间。数宁珠珠跑得最快。

有人去找保安,几个保安偏偏都有事走不开。宁珠珠又带着几个女同事去前台那里查监控,没发现问题。

宁珠珠再次询问王棉:“一天都没有陌生女人来公司?”

“反正我没看见。”王棉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努力回忆后肯定地告诉大家。

没女同事再敢去卫生间了,除了毫不知情的刘苏。

下班前,刘苏再一次走进卫生间。她寻思:这一次再撞见宁珠珠的话,她就信邪了。

宁珠珠当然不在,却有一个长发女人埋首在洗手台前洗手。水一直放着,女人一双手在水柱下绞来绞去。刘苏好奇地问:“手怎么了?”女人不答,却问:“怎么回事,总也洗不干净?”刘苏说:“有洗手露呀,试一试?”女人不答,继续用力搓手。刘苏想:“这什么鬼公司,这么多神经病。”她自顾自上完厕所,在洗手台前洗手时,那个女人还在洗。刘苏有点生气了,用责备的语气提醒她:“洗不干净回家洗,可以用松节油洗,用汽油洗……你染的是什么,上网搜一搜呀,看什么能洗掉。”女人不理,埋着头怪腔怪调地说:“女人的美丽呢,永远是把双刃剑,有一天,你会明白,美丽,既是优势,亦是祸根。”

  • 1
  • 2
  • 3
  • 4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女鬼职场小白惊悚悬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5000
  • 2018-08-2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部分细节,还有进一步推敲完善的余裕,比如安排一个场景,让古经理来传达那些高层人事震动,可能比目前这种新闻通报式的交代更自然些。不过整体上看,小说完成度很高。对结构的精心把控,换来了节奏分明的紧张感,贡献了足够的可读性。主人公刘苏的成长速度显得太快了些?不过对于她的基本价值观设定,我很喜欢,可能是年纪大了,偏保守的人生抉择,更让人安心。
  • 谢谢王老师的中肯意见,小说完成得有些仓促,我会抽时间再努力修改一下。感谢推荐!

    回复

  • 小说引起我的思考,严肃创作与类型也许没什么清晰界线,但作为“文学”的好坏应该会有一个衡量尺度。这篇小说,一是如何能把王棉独特的女人成功学树立起来,与当下类型文学如总裁、多角恋、办公室恋情等区别开来,如何一种城市的精神性拉开距离!值得探讨。二是结尾时王棉刘苏的释疑是否有必要?严肃文学更多指向是现代性的诘问,理论上有无限解释空间。故事会或侦探小说的事发、侦探、真相三段论也是可以,但要以前一为重中之重。
  • 谢谢老师的阅读及评论,这一篇小说于是我一次全新的尝试,我试着把写类型电影剧本的一些方法用到小说创作中。我写的是一幅国营企业群丑图为背景下,一个职场小白初涉职场的惊险经历。
  • 我创作了一个悬疑的钩子希望吸引读者一直往下阅读,而把人文诉求深埋在精彩故事之中。可能笔力有限,小说的故事、主题、以及文学性都不够,不过,我会在这一条路上继续努力。
  • 正如同我在电影剧本创作上的追求:好看的故事为外衣,深刻的人文为内涵。
  • 说实话,已经很不错了

    回复

  • 做女人难,做个女能人更难,做个女强人更是难上加难。时值中元节来临,带着惊悚感读《高楼有鬼》,仿佛鬼就在身边。其实,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鬼?即便有鬼也不可怕,怕的是人心。作者巧妙地写出珠、棉、芳三个女性在写字楼的生活,有的身不由己,有的故意为之,有的紧守底线。印象最深的还是棉,她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女人的优势,与多个男人有染,在写字楼里上演鬼戏。小说情节生动,宕荡起伏,环环相扣,我喜欢。
  • 谢谢关注与精彩评论!

    回复

  • 总算等到菡萏的新作了。搬个小板凳,慢慢读,看看鬼到底是啥样子
  • 感谢老友关注!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22 20:33:28
    • 分享到:
  • 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 谢谢阅读及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2钻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2
  • 27500
  • 31
  • 808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