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深第一天:靓仔加身
  • 点击:11268评论:32018/08/24 15:24


1993年4月22日,我在江西上饶火车站买了一张硬座票,匆匆踏上了深圳行程,23日下午四点到达深圳火车站,从此命运和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

都说来深圳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内地混得很好的,为追求更崇高的目标,来深圳创造举世伟业;一种是在内地混不下去,把深圳作为逃生地,希望得到收留的。我当然属于后者。

在某个寒冬的苦闷夜晚,喝了两杯寡酒,抽了两根纸烟,突然猛一拍桌,他娘的,走。于是我决定离开工作了五年的乡下小供销社,那个充满谄媚、虚伪、暗算、内耗的是非之地,去深圳,远走高飞,去寻找纯洁、多爱、友善的桃花源。

所以,我是带着沉重,茫然来的,前路在何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我必须走,走得破釜沉舟,不留一丝牵挂。正是这样,我当时对主任毅然出口的是辞职。主任见我要走了,其言也善,让我先还是请假,不行再回来上班。但是我的心已辞职。那个压抑的地方,多留一天我都会发疯。

来之前同学给我联系了深圳的一个转折亲张红莺,但一直没收到她回信,左等右等,都四月下旬了。同学说你直接去吧,沾了亲的嘛。这个转折亲有多转折呢,我同学是她妹夫的妹夫。

在火车站打电话,我做了自我介绍,电话里是一个柔美的女声,她说她没收到信,但是你既然来了,又是亲戚的好同学,她很欢迎。她让我坐二路大巴在市政府下,她来接。

愁了一路的落脚问题一瞬间就解决了,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做的最坏打算是,她不回信,也不接待我,我自己找旅社。在打电话之前,我去看过火车站对面的罗湖桥宾馆,一晚八十八元。而我只带了一千五。我的心凉凉的。

下了车,张红莺果真来接了。他乡遇故知,让我特别亲切。接下来说了一堆假话。她问,车上挤吧?我答,不挤。她问,累吧?我答,不累。她问,饿了吧?我答,吃过了。其实,中午十二点直快才到广州,下了车排老长的队买来深圳的票,然后是候车、上车、下车,中途只啃了两个带来的面包,早饿得肚子叽里咕噜了。张红莺笑了笑,出一只手帮我提包,就没再问。

住处是巴登埔尾新村某栋,有一个牌子,上饶地区行署驻深办。能在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落脚,出门之前的各种防扒防骗,反调虎离山计反美人计反美人连环计都放下了。

晚上,办事处吃饭的人很多,张红莺拿大碗装了一大碗饭菜,让我先吃。她说,你应该饿了,先吃吧。虽然有点尴尬,我还是不客气吃起来。估计是当时的吃相狼狈,大厅有几个女人一直在看着我嗤嗤轻笑。我痛苦地放慢速度。这时,一个年纪大点的说,靓仔,没事,吃吧。我忙抬头感激的看她一眼,不知怎么回答。

饭后,我和办事处一个小老乡出门散步。我问他,广东人靓仔是什么意思?尽管我知道它的意思,但还是想证实一下。小老乡比我早来半个月,他说,就是说你长得漂亮。听完,我脸上忽然一阵温热。我脸红了。这应该是平生第一次有人夸我漂亮吧。

夜幕下,深圳已是一派盛夏景象,逛街的男人穿着拖鞋、大短裤,女人穿着吊带背心,也是穿着拖鞋,不同的是都涂着红红的脚指甲。和我出差去过的其他城市比,我感觉深圳人很洋气很开放,霓虹灯闪闪烁烁,一街的豪车,这都是内地城市远没有的。

这时,一个挑担的女人挡住我们,靓仔,买芒果,海南芒果。一会,又一个女人对我们粲笑,靓仔,香港录像带。我看了看小老乡,他是挺靓的,菱角分明,身材高大。我问他,这些女人是叫我们俩个?小老乡脖子一梗,那肯定。我又问,我也靓吗?小老乡哈哈一笑,你肯定靓啦,戴着眼镜,像有知识的样子。

我的心气不由慢慢高起来,都有几个女人说我靓了,况且我又没跟人家做生意。我的脚步开始轻盈,心花开始怒放。深圳真是个好地方,双向六车道的大街,又宽又干净,高大的树上开满火一样大朵大朵的红花,激情奔放,这也是内地城市从没见过的。小老乡说那叫木棉,象征热恋。小老乡还说,来深圳算你来对了,这个城市,引领时尚,经济又发达,随便找一个工厂一月都是三四百块,做几年就可以回家讨老婆建屋了。

小老乡有亲戚在深圳工厂,知道的事多,我一个劲听着。虽然觉得他没什么大志向,还是心潮澎湃,为自己的选择肃然起敬。

路过祠堂村一家发廊,一个乳峰挺拔的漂亮女人对我们抛来一个媚眼,靓仔,进来坐一下,洗头。我霎时脸又一红。这样漂亮的女人都叫我靓仔了,脸能不红吗?虽然二十六了,我可是恋爱都还没谈过呢。

我估计我的脸红了一路。一是那女人实在是迷人,老远就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二是人家再一次证实了我是靓仔。错一次,不可能错二次三次吧。

回到办事处,我利用上卫生间的机会久久凝视镜中的自己,我像看偶像一样审视镜中的眼睛、鼻子、嘴巴、额头,那一刻,我有委屈,有庆幸,我竟然是一颗落了些灰尘的明珠,是卧草之龙。

在内地,由于自己爱憎分明,单位的很多事都看不顺眼,慢慢的和主流就有了疏离。晚上,我一般都是看书,那时已在省级刊物发了好几篇小说散文,一心想当文豪写名著,就更没时间和同事打牌聊天了。时间一长,好像我有什么错一样,不入染缸之错。

供销社,计划经济产物,在物资匮乏年代,是每个地方最红的单位。但到了我进供销社时,已是强弩之末,是没人愿多睬的过气老明星。这一点在我身上最明显的显效是,没女孩子能看上我。有一个远亲的女儿说我嘴小。一个同学的姐姐说我嘴大。一个朋友的表妹说我呆头呆脑。一个街坊的女儿说我喝汤的声音又响又长,像吹起床号,而她是护士,常上晚班。还有一个穿了九厘米高跟才一米五的乡村女老师竟然也说我小说写得还算通顺,可惜是八脚蜥的字,啧,啧,啧。

好在我那时沉迷于文学,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然非被那一帮小妖精气成内伤。

树挪死,人挪活,甫到深圳,我一下成了靓仔,我那些缺点呢?难道真是彼之砒霜,此之饴糖?我的心慢慢融化了。

这天晚上,我睡在办事处的席梦思上,因为累,所以睡得很甜。明天,深圳的明天,在梦中向我招手,靓仔,你好。



  • 关键词:第一天 靓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谢谢简和昆阳森林打赏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5 09:25:56
    • 分享到:
  • 卫华这篇写的很有趣!深圳人民热情,见面喊一声:靓仔,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经卫华之手这么一打趣,我感觉到了背后的含义——是深圳的包容,更是深圳的礼仪,也是深圳速度的表现方式之一。婉如我这个打工妹每次进菜市场,档口里所有做买卖的商贩,都会称呼我:老板娘。虽然我遇到的跟卫华的不太一样,但有同轴之味。《靓仔加身》之身,是种肯定,是自己被深圳人民所接纳的美好开始,当一颗心被热情慢慢融化,好日子自然就开始了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山顶问苍天,人渐老,文尚嫩,怎生是好?
  • 山顶问苍天,人渐老,文尚嫩,怎生是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90198
  • 20
  • 557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