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启示录
  • 点击:19961评论:162018/08/24 22:14

深圳启示录


01

中秋节,刘子安本该在家休息的。在处理了一个棘手的业主纠纷后,他决定关掉一切联络方式,以睡眠的方式对抗时间的流逝。但他最终没有选择关闭一切联络方式,直到早上八点被电话吵醒,他才意识到失策了。这个他本想气愤掐掉的电话公司副总邱总打来的。他内心气愤地骂了对方,提起电话,口气一下子温糯得如江南的糍膏。

“刘经理,你去办公室去取个文件,就那天业主成立管委会的章程。我下午要用,到时你送到小区门口。对,就在吴总的办公室桌上。”他嘀咕了一下,这关邱总什么事,他那天说不管这事的。但碍于职位差异,他还是去了。

他骑着单车很快到了办公室。忽然他看到很熟悉的宝马车,吴总的车。“莫非吴总中秋还加班?”他没多想,就开门进去了。屋子里窗帘被全部拉上了。正当他开灯时,门突然开了。他吓了一跳,吴总居然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刘子安震惊地站在远处,好像被闪电击过一样:平时衣冠楚楚的吴总像一只秃毛的公鸡,本就没几根毛的头发湿哒哒地趴在额头,十分滑稽,更为滑稽的是那根东西居然还在一跳一跳的,在略微灰白的草丛里有点害羞地躲藏着。吴总本来有点古铜色的脸忽然发白了,才说了句“你,……”就按着心口倒了下去。这下真把刘子安吓坏了。他赶紧掐吴总的人中,里面的女人惊慌失措地胡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刘子安连个影儿都没看清。

“小刘,赶紧送我去医院。”吴总有气无力地拉着他说。刘子安一边拨打120,一边帮吴总穿好衣服。他一边略带粗鲁地帮吴总穿上内裤,然后是那条灯芯绒的骆驼毛色长裤,一件汗衫有点皱了,随意套了上去。外套是一件阿玛尼,应该是最新款的,袖口上纹着amani的字样,而那条金光灿灿的H型的皮带,随便扔在沙发下,他也懒得给吴总系上了。老吴感激地笑了笑,很痛苦地闭上眼睛,看上去已经快不行了。

刘子安一边咒骂医院磨磨蹭蹭,一边心中暗忖,活该,谁叫你中秋节在办公室做这些事情。当天很多业主都在小区里准备中秋晚餐,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人。有些人认出吴总,跟刘子安打听情况,刘子安佯称吴总加班忽然犯病,或许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然而,事情在不久急转直下。还没等他拿到那个业主名单,就接到号称是辖区派出所民警电话,说要跟他了解下情况。他吓了一跳,冷汗从脑壳门直冒出来。

吴总死了。

死于心肌梗塞,吴总之前做过心脏搭桥,这次估计是吃了一吓,旧病复发。

刘子安几乎无法反应过来。

刘子安被传唤,其实也就是询问,毕竟法医鉴定是死于心肌梗死。

“刘先生,你当时在现场对吧?”

“是的,是我给吴总拨120的。”

“就你一个人吗?”

刘子安犹豫了一下,“是的。”

“为什么吴总下体有红肿?”

刘子安忽然感到燥热不安,“什么下体?”

“我们法医尸检时发现吴总下体充血,显然是死前有过性行为。”

“啊?”刘子安提出让他喝口水。

“如果刘先生与吴总没什么关系的话,我们推测有其他人在现场,你再仔细想想。”满脸严肃的警察并没有戏谑的表情,反而是谆谆善诱,“我们相信你是清白的。”

刘子安想到那个模糊面孔的女人,那是谁呢?与吴总的死有关?但是肯定的是她跟吴总发生过性关系。

“其实,在吴总倒地时,一个女人从他办公室冲出来,黑衣长发。当时光线很暗,我没看清面孔,也不知年龄,感觉比较年轻。”刘子安实在无法隐瞒事实,否则自己和吴总的关系就说不过去了。

“你是诚实的。我们通过唯一仅存的视频看到了那个女人的部分面孔,我们正在排查。”警察最后总结似的说,“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回去了。”

刘子安浑身湿透地走出派出所,他累得虚脱了。坐在路边的阶梯上,再也迈不动腿。


02

刘子安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看电视。从中央一套一直调到深圳卫视,正值重播《离婚十年》,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就跳转到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正在盲选。他很鄙夷地嘀咕了一句,“这么烂的唱功还四转?”那个嬉皮笑脸的导师还在呛另一位女导师,他啪地一声关掉电视。这时电话响了。

“最近如何?”对方先开口,“我离婚了。”很干脆,一点前戏都没有,丝毫不需要酝酿,却给听话者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你离了?”刘子安站了起来。

“别大惊小怪的,早晚的一天。”对方不以为然。

“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又没孩子,没所谓。”对方似乎如释重负,也许“没孩子”成了唯一的慰藉。

“那恭喜你又成了钻石王老五咯。”刘子安开玩笑地说。

“嘿嘿,不过是二手的啦。”谈话转瞬变为愉悦的调侃,讲着讲着不知已过了半小时。

来电话的是刘子安的老同学若寒。若寒当然不是真名,刘子安曾取笑他为何取个琼瑶式的笔名,“原名多好听,大气,杨铿锵。”刘子安是唯一迄今还叫着他本名的同学。杨铿锵是东北辽沈人,一副特有的人高马大东北人模样,走到街上,极能唬人。而骨子里,又柔情似水,全然不是铮铮铁骨的男子汉气质。偶尔唱一段二人转,也是阴柔有余,刚强不足。

刘子安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杨铿锵居然来真的。杨铿锵的婚姻可来之不易,一直被同学艳羡,且嫉妒着。

“你香蜜湖那套房子怎么办?”刘子安问杨铿锵。

“留给谢芳菲呗,再说当初是她老爹出钱买的。”

“那你净身出户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先搬到布吉雅苑去住。我计划把雅苑卖掉,准备回老家,也可能到东莞或惠州买套房子,度过余生。”

刘子安没有说太多话,只说一句,“你自己多保重”。就将电话丢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傍晚六点左右醒来,刘子安看了一下搬得空荡荡的房屋,悲从中来。他准备从聚海物业集团辞职,辞职申请报告已经写好。然而当他第二天去公司,打算把辞职报告交给上司邱总时,同事告诉他,“你不知道?邱总被抓了。”一种莫名的神态挂在他脸上。

他将辞职信放回包里,倒了一杯茶。“刘哥,现在公司都在传你跟吴总的关系,他们太无聊了,别理会他们。”给他发来微信的是下属若曦。

“谢谢你的信任。”他回了短信给若曦,这时一个巨大身影似乎在门口掠过,他擦擦眼睛,确定是看花了,吴总的办公室门没开。但他确定当时一个身影就是吴总的,他心惊肉跳地抽搐了一下,顺带把一本物业管理书籍弄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时电话响了。是老板袁总让刘子安去他办公室一趟。但刘子安经过有点曲折的办公室通道时,他感到无数眼光洪流般涌向他——那些软质金属制成的刀刃从四面八方袭来,他无处躲藏。他瞥见那排荣誉墙上吴总的照片,阴森森地骇人,如果不是这件事,吴总一直是他的榜样,尽管他是邱总招进来的。

他艰难地推开袁总的门。如果不是这次事件,刘子安估计是公司一个平庸的员工,老板几乎不会注意到他。他略微前倾的驼背显得怪异,总让人想到巴黎圣母院的夸西莫多的怪模样。虽然他的学历算是公司比较高的,不过他如此平庸,有谁会对他高看一眼呢,除了下属若曦。

等待他的是什么?被炒鱿鱼还是了解情况?刘子安惴惴不安地接过漂亮秘书递过来的水杯,眼睛因失神落魄变得有些模糊,但依稀看到袁总那肥硕的肚子在座椅上转动,让他想到被包在蓝色丝绸绒布里的气球一样的肚皮随时可能爆破。

“刘经理,你也知道现在公司发生这些事情,给你造成很大误会,让你受了莫大委屈。我也跟公安局与其他部门深入了解了情况,你是无辜的。”袁总情绪平稳,这让刘子安吃了定心丸,至少工作是可以保住的。

袁总继续翻动着他不那么令人喜欢的薄嘴唇,盯着刘子安说,“经过我们几个股东商议,公司决定提拔你为主管园林与工程的副总。”

刘子安嘴巴略微张着,对他而言,这太不可思议。他屏住呼吸,过了几秒才有点慌乱地说,“谢谢袁总提拔。”

“你的成绩有目共睹,继续努力,刘副总。你去忙吧。”刘子安在袁总的欢快语调与欣赏目光里退出办公室,而当他再度经过那狭长的通道时,迎接他的是恭喜声和掌声,原先那些怪异的目光转瞬变成了对他的敬意,即便那些竞争对手也似乎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口说了恭喜。

他谦逊地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同时看到公布栏上一个大大的红章盖在一张任命通报上:鉴于刘子安同志的成绩有目共睹……,他终于明白那些恭喜与掌声的原因所在了。

这是几年来最令刘子安意外又幸运的一天。当他透过玻璃窗眺望外面时,一种不安似乎在心里发酵。吴总原来就是主管园林与工程的副总,难道自己要用那个被封闭的空间。虽然里面空空如也,那些关于吴总的一切都被他的家属拿走,留下的都给了楼下捡破烂的老头。即便如此,刘子安还是感觉惴惴不安,仿佛吴总就藏在某个角落,随时会蹦出来。


03

在某个温暖的午后,刘子安还是搬进原来属于吴总的办公室。换了橘黄色吊灯的房间比之前温暖很多,而原来吴总喜欢的惨白壁灯都被逐一拆除。房间的书架也被拆除,空间比之前空旷一倍,而真正让刘子安感觉刺目的是吴总供在房间东南角的佛像,佛像已被搬走,但那痕迹还在,而在保洁阿姨刚用福尔马林清洗了那些桌台后,痕迹淡了些。

刘子安把几本大部头的专业书放在身后的书柜里,最惹人注目的是800多页的菲利普科特勒的《营销管理》,这是当年他导师送给他的,作为商学院的高材生,他一直对自己的现状耿耿于怀;旁边是苏珊米勒的《星座大全》,一同上架的还有英国作家拜雅特的《隐之书》,以及著名的《百年孤独》,他很惭愧居然没读过哪怕一行。这些书与其说作为读物,不如说是摆饰。每次刘子安搬家时都会将那些沾染灰尘的书打包捆好,这次也不例外。

门上换了新名牌,“副总经理室,刘子安”,十几年后,他终于兑现了毕业时的理想,成为一个集团公司的高层。尽管这个机会来得有点诡异和意外,但也是对他多年孜孜不倦努力的褒奖。袁总允许刘子安休假一周,但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很多善后工作需要处理,同时也想尽快进入新职位。目前他管辖的一个小区山湖大地正在进行业委会换届,这将他置于崩溃的境地。两个月前,但他还是分管物业的经理时,他在小区微信群里备受攻击,那些掺杂着恶毒谩骂、诋毁、威胁的言语如刺刀刺入心窝,令他心烦又无可奈何。一周前,他的本田车后视灯被砸坏,而他住的A栋1018也被泼了油漆,更有诅咒的纸条塞入他门缝与信箱,诅咒他不得好死。

当他澄清一切都是为小区长治久安,并没有任何个人私利掺乎其中时,反而遭到更多的谩骂:“人面兽心的社会渣滓,迟早被天收。”

  • 1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深圳俗世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28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黑雪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28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为一名“房事”文案工作者,飞泉兄的工作压力之大与繁琐已令人窒息,还能写出这么长的小说,真心不易,不过,这世界有多少人容易呢?就像小说中的男男女女,谁都无法真实触摸到自己的心跳。
  • 段老能大致看完也不容易哈,还是写诗歌容易些。多谢你的妙笔点评。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8/08/28 10:33:46
    • 分享到:
  • 看得出,飞泉用了很大的心思来写这部小说。人物故事错综复杂,情节起伏多变,完全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天气太热,人心浮躁,耐心读下来的人并不多,实在可惜。写诗的人,对文字也是讲究的。仔细读来,文章里很多地方有你诗人的影子和独有的癖好。其中,也嫁接了不少自己生活的真实体验,渗透和隐喻着你对这个城市的认知、思考和期许和抱怨。
  • 丽娜慧眼,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这本来就是冲长篇去的,可惜能力有限。只好删除了一些枝节,不过这样也挺好,留下遗憾,更符合这部作品的心境。谢谢能花时间阅读。

    回复

  • 飞泉一手写诗,一手写小说,有时候觉得他会以诗人的身份抢了小说家的饭碗,有时候又觉得他会以小说家的身份抢了诗人的风头。这篇小说很长,读完不易。故事复杂而精彩,两个子安,若曦,婷婷,亲人,同事,朋友,离过婚的,正准备离婚的,在事业上艰难攀升的……一一出呈露于笔下。中年人成为主角。多尴尬的一个人生阶段:不再有故事,却总是发生事故。人性在这个阶段又犹疑怯懦,又粗糙晦暗,城市如局,都在其中,无可逃避。悲夫!
  • 除了拥抱无以表达情感。能读完已让我动容,点评精彩万分,面对与主人公一样的尴尬存在的我们,心有戚戚焉。而逃路在哪?谁也无法说清。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8/27 15:59:23
    • 分享到:
  • 故事很精彩,只是有些长。不管是寻求视觉刺激还是感官刺激,慢慢看,总会有惊喜在下一秒等你。女主角为了报复前夫的不负责任与父亲的强词夺理,她约见的那些男人,长相几乎都与前夫差不多。她玩弄着这些年纪不一的风流男人,将他们压在自己的裙子底下,将他们变成自己的性奴——这种故事,这种类似的故事,一定存在于深圳的某个角落,关上门,拉上窗帘,重新看看自己,那时候才知道,在这座现代文明的城市里,自己是什么颜色。
  • 留言更精彩。真是点石成金,谢谢玉。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25 15:23:10
    • 分享到:
  • 斩新题材尝试,各色人等在大都市的存在与虚无。主人公的肉身与精神的双重交织,束缚中有搏斗,明媚处有暗斑。江子安在小说中其实不可解读,可视为刘子安的精神镜像——他无法抵达的精神远方,反之亦然。汪婷婷与若曦同样是如此,在“贞洁”与“放荡”之间无以自拔。结局其实是注定,离开,逃避与报应,是最终的方式。这让我想到每个到深圳的人,都有原罪的。成王败寇,都是缘分。文中有打断描绘所谓阶层上流的奢靡与骄纵
  • 事实上,又是可笑的,精神的畏缩,造成了形象的猥琐,仿佛华丽袍子上虱子。身居繁华都市,如何做到肉身与精神的齐位,将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7 10:45:52
    • 分享到:
  • 回到家已经是11点,他有夜读的习惯,尤其周末晚上,他会给自己一个钟头读书时间。他最近迷上了拉美作家的作品,从富恩特斯到胡安鲁尔福,再到略萨,更不用说他最推崇的马尔克斯。他对《百年孤独》这样的作品佩服之极,作品里通篇洋溢着中国文学缺乏的想象力与魔幻色彩。这是小说当中的一段话,特摘录,将之提取。我想说,文章里很多地方有飞泉的影子和独有的癖好,比如阅读。身居繁华都市,如何做到肉身与精神的齐位,点进来读吧
  • 谢谢春丽阅读并留言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30 12:05:35
    • 分享到:
  • 我一直很怕看职场题材的小说,有点“档次”的职场。他们当中有的人衣冠楚楚,竞争的手腕让人不寒而栗,有时简直是对他人的精神凌迟。作者写了这么多,真佩服他的能量,能hold得住,换了我早就崩溃了。文中两个子安,可以看作是一个人的不同侧面。但他们所面对的精神处境都是相同的。整篇小说的气质,如走在东门街坊,形形色色的呐喊高叫杂吵,只是每个人都不知道宁静的处所在哪里。
  • 春燕的点评很妙,最后一句的比喻堪称点睛之笔,恰如其分地评述了这篇小说,不过我也写得艰难,情节倒是一气呵成,但细节停留了好几次,如果时间允许,还可以写得更丰满些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28 19:04:26
    • 分享到:
  • 对于能写小说的诗人一直都很敬佩……飞泉兄威武
  • 你也可以写啊,拜桥师,近水楼台,多好的条件啊。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71011
  • 116
  • 2861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