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文友
  • 点击:11216评论:32018/08/27 11:46


雪笛


上午十点半左右,文友雪笛兄如约而至。这是雪笛兄第三次到我这里来。

雪笛兄老家湖南永州。我们是湖南老乡。和雪笛兄相识,是《江门文艺》牵的线。雪笛兄是《江门文艺》的老作者,对《江门文艺》有着很深的感情。《江门文艺》未停刊前,有好几年,雪笛兄的新浪博客里,都会第一时间发布最新一期的目录。我最早给《江门文艺》投稿,发表小东西,是在2000年。当我的肚子饿得叽里咕噜,批评它的兄弟脑子进水,癞蛤蟆想吃天鹅时,我特意撒了泡尿照了照自己,结果自己被自己的面目丑得吓倒了。文曲星高挂天空,我只是地上的一条虫。逢场作戏的资格都不配,我只好丢下钢笔,老老实实做起了可以确保小家庭糊口的小生意。钢笔一丢十年整。到了2010下半年,经济方面稍微好过一点儿,我又有点不自量力,心痒手痒。于是又开始给《江门文艺》投稿,并通过百度,敲开了雪笛兄博客的门。

2012年第3期的《江门文艺》上,刊发了我一篇5000来字的散文。雪笛兄首先看到,很欣喜地告诉我。不只是告诉我,他还舍得花上宝贵的时间,认认真真反复阅读了那篇作品。雪笛兄毫不吝惜他的夸赞,却也真诚地指出了文中的几处不当。接下来的休息日,他又特意拿了样刊,跑到我这里来,与我深入交流。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缘起。

雪笛兄其实出生于新疆,并在新疆生活了13年。多年前,开发新疆需要从内地调进大量人才和劳务人员。那些满腔热情,支持边疆建设的青年中,一个女知青来自上海,一个知青则来自湖南永州。来自湖南永州的男知青有支生花妙笔,来自大都市上海的女知青则对生花妙笔满怀崇拜。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就是雪笛的爸爸妈妈。文学的基因,想必在雪笛出生前,就已经种在他的身体里了。

后来,雪笛的爸爸妈妈为了照顾在湖南老家年迈的奶奶,不得不双双舍弃在新疆的工作,回到湖南老家。回到老家后,家庭收入大为减少。雪笛因此只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辍学后的雪笛,还是想读书。可是家里哪有闲钱给他买书看?那时,街市上卖的面条,许多是用过期的报纸包装。实在找不到书读,雪笛就把自己家里那些包过面条的报纸小心展开,如获至宝,细加品读。报纸副刊上的文学作品,雪笛读完后,又小心地把它们一一剪下来,再贴到之前用过的作业本子上,方便经常翻阅。

学习过一段时间报纸副刊作品后,雪笛按捺不住,也迈开了自己的写作之路。

“那时,我收到的退稿信,一共有1999封,装满了一个大纸箱。”雪笛微笑着,心平气和地告诉我。

丘吉尔说过:成功就是从失败到失败,也依然不改热情。1999封退稿信,也不能阻止雪笛继续他追求缪斯女神的脚步。这种执著和勇气,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肃然起敬。而我,同样一个中学时代就开始学习写作,主动参加学校文学社的人,至今一封手写的退稿信都没收到过。不是我的习作写得好,一投出去就刊用了,而是我根本就没敢多投,也懒得多写。所以,我只能算是一个伪文学爱好者,断断续续码字多年,仍然难有长进。

收到第1999封退稿信后,雪笛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他的漂泊打工之旅。他随身的行李箱里,妈妈给他塞了本从亲戚家借来的《三毛全集》。他乡落稳脚跟后,雪笛迫不及待地捧读厚厚的《三毛全集》。书中有妈妈深沉的爱,雪笛心潮起伏,热泪慢慢盈满眼眶。千言万语在心中奔突。雪笛合上书,拿起笔,一口气写下一首两百多行的长诗。不久,这首经过几番删改的诗歌终于在湖北的一家刊物发表了。不仅仅是发表,这首诗后来经编辑推荐还获了奖。挺过了黎明前的黑暗,雪笛终于看到缪斯女神富有魅力的一笑。

2016年第17届深圳读书月活动:深圳十大劳动者诗人手迹展,雪笛兄名列其中。超过千万的深圳劳动者当中,业余写作的人,数以万计。雪笛兄有此成绩,实为孜孜以求,不懈努力的结果。

祝福雪笛兄!愿缪斯女神赐给他更多、更美丽、更灿烂的笑颜!



春丽


去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春丽在我的QQ留言:“林涛大哥,我以后可能没有机会跟你说话了。我的情况很不乐观。虽然没有拿到结果,但我身体已经出现不适症状。我感觉离死亡近了。”

看到这段留言,我的心陡然一沉。足足发了十分钟呆后,我才回复:“会好起来的。”

好在,这到底只是一场虚惊。检查结果出来后,春丽的身体并无大碍。

我和春丽初识在邻家社区。春丽除了自己勤奋写作外,点评文友们的作品,也非常卖力,非常诚恳。她给文友们的作品点评,一定是认真阅读,反复琢磨后才动笔。因此她的点评往往非常中肯,不只是给作者简单的鼓励,还一一列举具体好在哪里,也不乏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文友之间,光是敷衍和相互吹捧,无益于写作长进。我于是对春丽刮目相看。

第一次与春丽见面,是在邻家举办的2016年520微咖大赛作者代表及工作人员代表聚会活动上。春丽衣着质朴,素面朝天。我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很瘦的一个人,精神却不错。话不多,对谁都是一张笑脸,极其友善。一年后,同样是520微咖大赛的一次聚会活动,我第二次见到春丽。那次,她主动坐到我旁边,提出跟我合影留念。

算起来,我与春丽的交流,其实也不是很多。最值得记录的,还是她生病后,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十来天。春丽之前就提出过要跟我学习写闪小说。我呢,自知只是徒有点虚名,写作底子一点也不扎实,更无天分可言,哪敢带学生?春丽生病后,甚至是她自己猜测的绝症,依然放不下向我学习闪小说写作的心愿。“很早之前,我想拜你为师。现在迟了,不会有机会了。”这样的话,至真至诚,我再不好意思敷衍和推辞。春丽把我当成值得信赖的大哥,跟我讲她的病情,讲她的家人,讲她的家事。我为之感动,也为之担忧。春丽跟我讲得最多的,还是闪小说写作。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每写好一篇习作后,就发给我,要我提建议。如果哪天没有新作,她就翻出之前的旧作。我则尽自己所能,把自己对闪小说的点滴认识,毫无保留地跟她交流。我不能确定,我能帮助春丽提高哪怕一点点写作水平。但以心交心,我们都做到了。

天道酬勤,我注意到,今年里,春丽在许多征文比赛中,都有出色的表现。祝贺她!同时也提醒她要多保重身体,劳逸结合。身体健康,一切美好追求才有归依。



小崔


几年前,《深圳晚报》副刊开辟了一个“小崔逛书店”专栏。此小崔当然不会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前央视一哥主持人崔永元。

有一天,小崔电话里说要来我们小书店采访。约定的时间到了,我正在店门口的电脑桌旁引颈远眺,店里面突然转出一个女孩。女孩微笑着,双手握着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我。原来她就是晚报记者小崔,已不声不响把我们巴掌大的小书店看了个遍。她何时进书店的,我居然不知道。记者就是记者!

小崔采访完,临走时,递给我钱,为她选好的一本《老照片》买单。那样一本薄薄的书,我们的售价也就2元,我自然不肯收她的钱。她坚持要给,不收她就把书放下。最后我只好老老实实把书款收下。

小崔采访我时,我有意告诉她我喜欢闪小说。我心里的小九九,是希望通过她的报道,顺便给闪小说这种新兴文体做做宣传。我的手边甚至早就准备了一本闪小说刊物。待小崔付完她要买的那本书的书款后,我拿起那本刊物,说送给她。我说刊物里有我的一篇习作,请她多指教。小崔很高兴地接收了这份不怎么像样的礼物,并执意要我在刊物里签上大名。

小崔这次采访我的内容,刊登在2013年9月29日的《深圳晚报》。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还有一点很特别。谢林涛除了喜欢读文学书,也喜欢闲时在网站和报章上写些文字,曾发表过不少。他钟爱闪小说,一种比小小说篇幅还短的体裁。我在一本闪小说杂志上读过他的文章,文字简洁,思维独特。”

呵呵,我的阴谋得逞了。

我称小崔为文友,其实不太恰当。毕竟,我们之间并不像其他文友那样,在写作上经常有沟通交流。倒不如称她为贵人。她推介我们的小书店总是不遗余力。因为她的介绍,深圳电台、电视台都来采访过我们。有了这些采访报道,我们小店的日子,自然会好过一些。

我的一篇闪小说作品,侥幸获得2013年中国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冠军,当我把这个喜讯告诉小崔,并希望她能在晚报发条消息时,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正是因为有了她在《深圳晚报》的报道,后来的《南方都市报》记者才能获得信息,也来采访我。

小崔后来因故离开了《深圳晚报》。当我获得这一消息时,很是遗憾。她一离开,我能攀得上的这一宣传闪小说的好阵地,基本上就丧失了。

小崔虽然不在晚报社干了,就依然不忘通过QQ和微信朋友圈的点赞和点评,时时给我生意上和创作上以鼓励。非常感谢她!也祝愿她及她的家庭幸福甜蜜!



元海


和我有交集,且至今保持联系的文友,交往最久的就是元海。二十多年前,我们是家乡小镇一个化肥厂的同事。那时的元海写诗歌。诗歌创作需要天分,需要激情。元海这些方面都比我强。

老家的化肥厂处境越来越艰难,元海先知先觉:守着半死不活的厂子,混下去没有出路。他毅然辞职,南下打工。元海外出打工后,有好几年,我们断了联系。等到化肥厂彻底垮后,我沦为失业者,也不得不南下打工糊口。我先是在珠海打了半年零工,接着摆了半年地摊,然后在2000年春节后,来到深圳。

再与元海联系上,则是2006年的某天。我回老家办事,在街上碰到一个前同事,终于在他手里问到了元海的手机号码。

我很快拨通元海的手机,才知道他又回了老家,在县城一家饲料厂做仓管。我赶紧跟他约好,说去看他。

再见元海,他举止沉稳,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只是他抽烟很凶。我想,这个习惯,一定跟他长期熬夜写作有关。元海把我带到他的宿舍,费力从一张空床上抡下一个大麻袋。麻袋里,装的都是他发表作品的样报样刊。短短几年里,他写作上取得如此大的成绩,而我则早把这事丢到爪哇国去了,真是惭愧。

元海微笑着告诉我,其实前些年,他也一直在深圳。我以为元海在深圳打工的日子,一定过得非常滋润。他跟我提及的,都是些打工文学中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光稿费一个月就能挣到五六千,隔三差五跟文友们喝酒聊天,吐槽吹牛,逍遥赛过神仙。

我回到深圳后,迫不及待的在网上搜索元海的相关情况。我惊讶地发现,元海在深圳的生活,并不完全像他本人描述的那样幸福满满。有过风光是不错的,但失意,无奈,落寞,似乎也不少。人生在世,沉沉浮浮,本是常情。熬过的夜,受过的累,吃过的苦,蒙过的冤,锁在心里。呈现在亲友面前的,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一面。这未免不是一种好的品格。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文友深圳闪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7 14:23:26
    • 分享到:
  • 文学圈里有这么一句话:文友相亲。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困难,人在困境中,当然希望有文友给予鼓励。我最难熬的时光,是我大哥确诊为肺癌晚期的时光。当时,我自己也感觉到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曾经误以为,自己也将成为癌症患者。好在,这个时候,得到过文友们的安抚,其实除了林涛大哥,还有红红的雨,春风妙语,也给过我非常多的精神上的鼓励和关爱。感谢他们,因为有他们及时的言语上的陪伴,我渡过了那个最艰难的时光。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31 17:13:36
    • 分享到:
  • 时间真快,今天是睦邻文学奖投稿最后一天啦,赶紧再上来写个评再挣个盒饭,不然又要等一年才能等到下一届睦邻。一直都关注邻家,即使有颈椎病,还是顶着痛每天来邻家签到。这里说的签到并不只是进来打混一下就走的。虽然没有给每一位作者一一写评论,但今年睦邻的大多数作品还是一一地花时间去阅读了。遇到心仪的作品,也学投资商黄元罗的投资手法——送上定金1000邻家币。一直喜欢读、写、评的氛围,一场赛制,重在交流和学习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30 18:37:05
    • 分享到:
  • 永不服输、热情有加的雪笛,勤奋不已、与人为善的春丽,锦上添花、不求回报的小崔,积极乐观、渐趋理性的元海,心存高远、矢志不渝的野哥,博学多才、一诺千金的五爷,这些曾经甚至是一直坚守在深圳的文友们,身上的亮点着实不少!难能可贵的是,有诸如作者这样的有心人进行整理并将之形成文字,让更多的人深切体会到:在深圳,文人相亲不是神话。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279
  • 37
  • 747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