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美深圳
  • 点击:12882评论:12018/08/30 17:15



深圳有诗,放眼这里迤逦婉约的山海,置身这里车流人海里,扑面而来的海风,吹拂起心田蕴藏的缕缕情愫,无论人们处在哪个社会层面上,心间会有诗情涌动,会有触景生情的情感需要表达。所以,深圳的诗意,从来是有感而发的诗情画意下的真情抒发,也许没有大诗人气势磅礴的长诗一泻千里,但在深圳,这里从不缺乏纯真优美又涓涓流淌的诗歌,流进人们的眼帘,引起唏嘘一片的惊喜。原来深圳有纯美的诗,有暖意浓浓的城市诗歌,有这么多人有一颗诗人的心,不经意间在键盘上敲下一行行诗句,表达对深圳的爱,抒情自我的情感触觉,于是,一首首诗歌从城市心灵的窗户里飘扬出来,汇成深圳新时代的交响乐。

深圳是有诗意的城市,人流如织,山海相连的城市若没有诗意,没有诗人的存在,简直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深圳当然有诗,而且到处洋溢着春天的诗情,深圳的诗像一道彩虹靓丽了这里的山海,让人们重新认识这座科技时尚之都,闪现出不被人所知的诗之境界。

不知何时说起,有人形容在深圳喜欢写作的人达到十万人,写诗的人数在一万多人,洋洋洒洒好不壮观。相当于一百多人中有一位喜欢写作的人,一千多人中有一位喜欢诗歌的文学爱好者,这么庞大的写作人群,可能让不了解深圳的人感到非常意外,以为这是深圳人自抬身价瞎编乱造,会不以为然。有什么依据来证明呢?有。每年全国各个出版发行单位发往深圳的销书数据,常年高居国内各大城市榜首,明白无误地显示深圳是爱书人最多的城市,没有之一。单凭这个数据,看出深圳人不是自我吹嘘,或自以为是的自我膨胀使然,

为什么是深圳?这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会发生在这座城市呢。

无独有偶,这得益于深圳有一千多万的流动大军。要说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来这里打工的人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真正读书人不是很多,是现实状况,造成国人对深圳是文化沙漠的偏见认知外,现今的深圳有了质的飞跃,伴随这座城市产业升级转型成功,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几年,深圳制定的人才引进工程,让来深圳求职打工者的文化素质有了门槛限制,虽然谁都可以来深圳打工求职,但这座城市的众多高科技公司需求的各类人才,无形中阻止没有学历没有真才实学的人们涌进。同时,随着爱书人呈现阶梯型增长,让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敦实丰厚起来,文化沙漠之说不攻自破,深圳当之无愧成为全国全民阅读的典范城市。

当深圳特区的城市年龄定格在38岁之际,深圳焕然一新,诗意的深圳像登临出海的旭日,喷薄而出。

诗人的群落里悄然绽放许多中年女诗人,她们从哪里来?写诗的激情缘何而来?这不奇怪,她们从繁琐的生活里解放出来,她们从流水线的职场中脱身而来,用诗歌表达她们对生活的热爱,用诗歌诠释她们的情感内心,她们可以去广场跳舞,可以去麻将桌上摆龙门阵,可以载歌载舞尽情地表达自己的世界,但她们选择了爱诗写诗来展现自我。城市诗人中有了她们的存在,有了生活气息的质感,象牙之塔上的诗歌落入平常人家,于是,大众诗歌给深圳这座时尚科技之城注入人间烟火。诗歌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利,也不从属于专业男女诗人阳春白雪的曲高和寡,诗歌走进城市普通人群,是诗歌的胜利,也是一座城市的骄傲。

谁都可以写诗,成为自己情感的诗人,这样的深圳才有诗意。这不是深圳独有的喜人趋势,而是目前中国城市萌动的文化现象,诗歌是最能抒发自我情感,有诗歌的地方,就充满明媚的阳光。爱诗写诗热衷文朋诗友的文学交流,胜过在家打麻将追看电视连续剧,而且心理更健康向上,为什么不去爱诗写诗呢?所以,诗人群体出现中老年的身影越多,诗歌才更容易融入百姓生活里,大家一起吟诗高歌岂不乐乎!

是的,每逢周末,走在大街上的人们,其中有人并不是去逛商场参加学习培训班,而是参加形式多样的文学沙龙聚会。这不是时髦的事,但在深圳这地界却是常有的事情。如今写诗人不再满足埋头寻觅诗情自娱自乐,而是喜欢凑在一起品茶聊天中,开始朗诵吟唱自己的诗作。气氛相当热烈,好似在一个很大的卡拉OK大厅,大家围坐在一起,轮流上台献歌一样。写诗不会朗读自己的诗作,怎么能行呢?所以,如今深圳的写诗者,正在纠正诗人羞涩朗诵诗歌的致命缺陷,只有这样的诗会,才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诗人聚会。

诗人是敏感而惆怅的,诗人是情感丰富且激情四射的人,只是在深圳的山海面前,在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面前,诗歌有了深圳人特有的灵性与气质。诗歌有了特区建设者们的情怀,携带着这座城市的创新烙印,讴歌深圳的新时代。

深圳万名写诗大军中,可以不喜欢诗人的诗歌,请不要侮辱诗人的人格,可以不喜欢某个诗人,请不要远离深圳拥有的这么多诗歌。他们中有当年朦胧诗派的徐敬亚、王小妮等诗人,有谢宏、田粟、黄国晟等本土诗人、小说家,有黄惠波这样出过五部诗集的政府公务员,有早年靠打工写诗并出版诗集的诗人王国华、谢湖南、杜劲松、海舒、伟彬、阿狸等,有女诗人兼作家秦锦屏、赵婧、李可君、姚峥华、兰浅、杨点墨、马虹玫、朱蔓青、陈丽、佛花、芒果等,有深圳艺术的拥趸者胡野秋、老亨、邵兵等雅士学者,有分布在市区作协的诗人们,还有蛰伏在深圳各地匿名写诗的未名诗人,他们身后有深圳的诗歌评论家、出版传媒人、各级政府,以及二千万人的深圳人,诗人们傍山依海在深圳张开想象与激情的翅膀,拓展深圳的诗美空间。

时值深圳特区走过38周年的日子,来了就是深圳人,那么诗人来了深圳,就是深圳的诗人,一起向深圳真善美的大境界再出发,诗意盎然的深圳,才是一座适宜起居生活的艺术之城。


  • 1
  • 关键词:深圳诗歌诗人全民阅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伟彬5进士2018/08/31 11:19:54
    • 分享到:
  • 深圳有一颗诗人的心,这颗诗心,年轻有活力,青春而诗意。深圳成为全国全民阅读典范城市,实至名归。深圳暨“全民阅读城市”后,又在朝“全民写作城市”努力,目前的邻家文学网写作平台,已把“全民写作”的炬火点燃。自2013年以来,聚汇约2万名注册作者,孵化近17万篇深圳题材原创作品,可量化阅读量近1.8亿人次。每年百万巨资支持全民写作,人人可写,人人可评,人人可奖,每年都有诗人获奖,真乃全国写作之典范。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金敦,1966年出生,山东人,现居深圳。1987年始,发表文学作品,现已创作出版十几部文学专著。
  • 金敦,1966年出生,山东人,现居深圳。1987年始,发表文学作品,现已创作出版十几部文学专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475
  • 12
  • 1350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