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梯
  • 点击:14291评论:12018/08/30 20:01

六月的天气,像更年期的妇女,说变就变,刚刚还极为温顺的晴天,一转眼乌云翻滚,紧接着雨就劈头盖脸砸下,又急又大,啪啪哒哒的甩在地上,把灰尘的污渍砸成圆圈,转眼没了影踪,路上的行人就那么一眨眼不见了,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到两小时,所有的视觉全是一片江洋,雨帘从天上一直垂挂到地面,或深或浅,地面上砸起的不是水泡泡,夸张一点地说简直就是小碗大小的球从天往下掉,一个个晶莹剔透,此起彼落煞是好看。所有的物景也都是朦朦胧胧。辨不清哪里是树哪里是屋哪里是云,整个儿都是白雾腾腾的水世界;天,一会儿暗一会儿明,屋檐的雨水倾盆而下,隔着一条马路,对面的建筑模模糊糊摆动,像海市蜃楼。

雨声的世界一片喧嚣,又似乎是那么安宁,安宁得只剩下大雨惊天动地的乐章,它分明奏响了天地的胸膛,殷勤的鼓点敲落不停,豪迈的声音在宇宙间穿梭不息。

“这个鬼天气”站在欣欣五金厂门卫室屋檐下的高依依暗暗地咒骂,不知是雨下得太大的原故还是这五金厂不在镇中心的原故,反正,五六十米远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巴跑得飞快,它们如水里泛舟一般,尾后拖着一条白雾疾飞而过,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的招手;她右手拿着一个灰色素花的雨伞,肩上斜挂着一个黑色的帆布提包,来来回回地从屋檐下往雨中、再从雨中往檐下跑了几个回合后,兰花白底的连衣裙就黏湿湿地一片,后背上衣服濡湿、紧贴在身体上痒痒难耐;伞外下着大雨,咚咚地砸落声使得伞不住地晃荡,依依几乎抓不住它伞柄,而伞内开始下着小雨,轻轻地顺着依依的发梢滴落到后背,她只得不停地侧动着雨伞方向,以奢望雨滴不要落在自己的身上。

依依有些后悔下午不该来大浪应聘,在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没想到雨中乘一辆车就这么困难,看着越来越暗的天气,依依决定拦过路车,管它是不是载人的客车,只要是车就拦住它,想起这一招,还是在上初中与高中时和同学曾经用过,那时好心的过路司机竟不少,她们几乎百试不爽。

“网上明明注明招工,招满了竟然没有删除,这破厂!”依依叹了一口气,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只要看见有招聘的地方,只要离老公不是太远的地方,她都要去试试。

远远地,有辆小车的轮廓模糊出现在雨中,依依再次从屋檐下跑到公路上站定,并高高的扬着手拼命地摇晃,雨水顺着她的手臂灌进了腋窝。

小车的主人江洋看见有人在雨中拦车,他本想把车开过去一冲而过,但神差鬼使中脚下却又踩了刹车,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他摇下副座车窗,依依的那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布满的脸就映射在他的视线里,高高地马尾松湿漉漉地贴在脑后根上,额前留海虽然粘在脑门前、脸颊上,但依然能够看出,这是个五官端正的女人,尽管脸色有些发红,但脖子以下的肉很白,可以用细皮嫩肉来形容。

“先生,求求你带我一段路好吗?我想回家!”依依迫不及待地对着车内那个胖胖的一堆肉哀求,她几乎是带着哭腔。

“快上车吧,上了车再说,把伞给我扔掉,别给我的车打湿了。”江洋点着头说,语气有些命令和霸道,同时,他抓起副座上的手提包扔到后排座上。

依依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车内,并顺从地丢掉雨伞。一坐进带着冷空气的小车内,她的全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微微地打了个寒噤。

江洋一言不发地把纸巾盒递了过来,依依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后,就开始抽着纸巾没头没有脑在脸上与发梢上抹着,等她抹好了湿淋淋的脸与头发后,她才开始抬起眼帘打量着眼前这个好心的司机。

眼前的司机相当肥胖,甚至可以说是超肥,他穿着非常简洁优雅的浅兰色休闲服装,坐在驾驶座上简直就是一堆胖佛陀,方面大耳肤白皮嫩,大约有四十多岁左右,由于肥胖,他眼睑周围有些皮松浮肿,看着他满脸横肉抖动的样子,依依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她想起了电视电影中的黑社会老大。

“你要去哪里?”江洋侧脸看着眼前这个用雨水把自己擦得素面朝天的中年女人,前胸后背都有淋湿的一片,若隐若现看到她美丽诱人的乳房曲线……一抹微笑挂上了他的嘴角,他的双眼像探照灯一样晃来晃去地射在依依身上。

依依瞥见他扫射过来的怪怪的一抹浅笑,顿时脸颊火烧火燎,一片绯红飞上来,如醉酒的酡红在脸上燃烧着,身上火辣辣的灼热起来;虽然说她已经三十一岁了,可是她每次面对陌生的人一直还是有些羞怯,她之前所生活的纯朴小镇,所接触的人,所生活的环境也都是民风纯朴敦厚;这次她从家里纺织厂裁员出来后,就随丈夫南下深圳找工,丈夫是两年前和同镇的老乡先过来的。

“这个人好像不是个好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她的心怦怦跳着,紧贴着沙发,害怕地僵直着身子,如坐针毡,小心地说:“我要回龙华镇,我是来应聘工作的,雨一直把我隔在这里……你如果顺路,就捎我一段路,要是不顺路,我可以下车……”她的语气胆怯而又轻飘飘的,似纸糊的风筝,风一吹就没了影。

车子缓缓地起跑,又重新在雨中驰骋,一路人,两人偶尔地说上几句话,不过,大部分都是江洋开口问的,依依只是被动地回复。

一路上雨慢慢小了起来,雨刷不再频频来回刷着玻璃,大约三十分钟左右,车子就驶进了龙华镇,依依悬挂的心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看看窗外,只有稀薄的毛毛雨还在洒落,如松毛一样飞扬了各个街道旮旯,地上的水洼洼此起彼落地泛起亮晶晶的银辉,有路灯的地方,这些积水也会随着路灯的颜色而变换着色彩,有的泛黄,有的泛红,有的赤白,远远地观望,地面上倒似铺了五彩灯幻。

“你叫什么名字?会五笔打字不?”在依依指定的地方,江洋停泊好车子,他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

“我叫高依依,在网吧里学过一些电脑知识,会一些简单操作。”依依羞涩地微微一笑,笑容并不怎生动,带着牵强的神情,嘴角两道浅短的笑纹似乎藏着一抹忧伤,她的一对虎牙在稍纵即逝的笑容露了出来,十分的可爱有趣;这对虎牙直接地落进江洋的眼里,这一瞬间使他想起离婚的前妻也是一对虎牙,心弦突突地跳动着,他冒冒失失、急不可待地问道:“你可以把电话给我么?哦……这是我的名片”他有些急不可耐地跳下车,拉开后车门,从后座的提包里掏着名片,不由分说地塞到依依手上:“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不好找工作,也许我能帮忙的。”怕依依扔掉,又叮咛一句:“你千万别扔,真的,没准有一天你能用得上。”

依依迟疑了片刻,但她还是礼貌接过名片:“我没有电话,我从家里才出来的,我老公还没有给我买手机呢!”脸色微微地有些窘态:“等我找好了工作后,我与老公商量给我买一个。”

“哦,那你记得给我电话呀,我认识的人多,也许能帮你找工作的。”江洋有些失落,由于车门是打开的,冷空气外溢,不知是天气太热的原故,还是内心过于急切,他肥肥的脑门上便开始松松散散出现了几滴汗滴。

“我老公说我找工作的地方离龙华镇不能太远了。”她脸上闪过一丝怯怯的忧郁,有些无奈,似乎有些身不由己,有些楚楚可怜,江洋看在眼里,他想:“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过得并不怎么开心。”

“我就在我们路上经过的地方,回头二十分钟左右就行了,不太远的。”江洋说道。

龙华镇的邻镇观澜镇上,在一栋506房间内,江洋穿着拖鞋、赤裸着油光闪亮的上身在两室一厅里来回走动着,1.70的个头,体重超标到两百斤左右,浑身的肥肉抖动着,白花花的摇晃,由于长年累月地饮啤酒,肚腩大得似乎十月怀胎,高高地突起,而两条腿在这样的相映下却显得不是那么匀称,甚至还看起来又细又短。

六年前的江洋,在北京本来有一份正当的铁饭碗,因受不了小机关一杯茶一张报纸无所事事且还迂腐的日子,便辞职回家决定要另找门路。然而一年多下来,他不仅在家白吃白喝长得脑满肠肥,且还不安分守己地神出鬼没、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他老婆一气之下跟他离了婚而后嫁到新加坡;好在,江洋是那种视女人如衣服的男人,老婆的离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打击,留下的一个十岁的儿子成成足以令他感到此生无悔。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江洋与同伙常常在外面的房子里看着各种各样的案例或与绑架恐吓有关的碟子,看着各种各样罪犯如何逃亡的书籍,从张子强绑架李嘉诚的儿子获得十亿港币的成功绑架案里,他受到了很多启发与鼓舞。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学毕业的高智商。

在一系列周密研究之后,他与同伙正式离开北京,先后潜伏、追踪在上海、青岛、杭州、西藏甚至泰国等地,并成功的绑架、恐吓勒索了几家富豪,当他积蓄了近六百万后,就金盆洗手,立马南下深圳投资开了一家南来北往的贸易公司。

江洋,确实是块做生意的材料,当夏季南方的荔枝出来时,他就指挥人马成车地收购,在北方最早联络上市;当内地的纯正蜂蜜出来时,他又指挥得力助手们收购,然后运往联络好的东方商家出手;当东北的黑米出来时,他又是第一个用敏感头脑的捕捉出商机……总之,这个男人在生意上简直是个奇才,号称“贩爷”当之无愧。几年下来,由他南北倒腾、龚断经营、分散投资、散枝开花的财产已上千万。

他一年四季在四个固定的地方分别呆上三四个月左右,江苏、青皇岛、新疆、深圳,因为他大部分客户和商家都在这四条线上,同时,除了深圳外,他在其它三个地方都有一个固定的已婚女人当情人,在他的思维模式里,已婚的女人大都善解人意,会把自己照顾得服服贴贴,再者,这些女人因为有家庭,都不会缠着他要求结婚;而结婚对于他来说,是最不愿意最头痛的事;他每次去这三个不同的地方,都会要求女方像侍候皇上一样的照顾着他;当然,他的出手千金比起他的霸道更令女人们着迷。一旦有某个女人要求离开他,他也从不强求,双方好说好散,他甚至还会送上一笔分手费给女方,在他的眼里,女人是一件能够买卖的衣服,可遇而不可强求。

他在住处来回晃悠,一身汗潸潸的横肉在冷气的安抚,终于重新回到皮下层组织。他冲了一杯咖啡端进卧室,正准备打开电脑时,杭州市的情人万金发来信息:“狗儿的,上线吧,我老公不在家。”

他也回复了一条:“他妈的,急什么急?老子这就在开机了,想我了是不是?还是缺钱花?”

QQ里,两人侃得肉麻火热,情到浓时,他甚至要求女方在视频里与他裸聊,万金一样照办,这年头,谁不爱钱呢?这个一年中偶尔也会到杭州与她相处两三个月的男人,不仅出手阔绰,而且还从来不主动联络打扰她正常的生活。跟他偷偷摸摸三年了,万金对江洋多少也产生一些感情,当然,她的老公还从来不知自己的老婆在外傍了个大款,他更不知道,这都是因为网络的方便快捷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 1
1/22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江洋晴天更年期原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终于看完了这么长的小说。我比较喜欢小说中江洋敢爱敢恨,虽然这个离婚的男人身边女人较多,但自从认识了高依依后,对她十分关爱如大哥般。当江洋得知高依依过得并不幸福,经常被老公打骂。高依依儿子死后,更是生活困难重重。在江洋的帮助下,高重心找回生活的勇气。两个身份相差悬殊,命运的变化把他们紧紧绑在一起。好事多磨,江洋因车祸而死,高依依与死人举行婚礼后选择跳楼而死。这是一部充满悲剧的爱情小说,值得一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张喆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600
  • 4
  • 780
  • 一篇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一段催人奋进的深圳打拼史。作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自己逃离内地,在深圳浴火重生的故事,可以说是在深圳奋斗的一个典型。或许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藏着这样的故事,写出来,每一篇都有特色。一座城市伟大,在于每一个善于学习的个体都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路,生存下去,并且活得更好。

    欧阳德彬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20 16:35:32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