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梯
  • 点击:1338评论:12018/08/30 20:01

六月的天气,像更年期的妇女,说变就变,刚刚还极为温顺的晴天,一转眼乌云翻滚,紧接着雨就劈头盖脸砸下,又急又大,啪啪哒哒的甩在地上,把灰尘的污渍砸成圆圈,转眼没了影踪,路上的行人就那么一眨眼不见了,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到两小时,所有的视觉全是一片江洋,雨帘从天上一直垂挂到地面,或深或浅,地面上砸起的不是水泡泡,夸张一点地说简直就是小碗大小的球从天往下掉,一个个晶莹剔透,此起彼落煞是好看。所有的物景也都是朦朦胧胧。辨不清哪里是树哪里是屋哪里是云,整个儿都是白雾腾腾的水世界;天,一会儿暗一会儿明,屋檐的雨水倾盆而下,隔着一条马路,对面的建筑模模糊糊摆动,像海市蜃楼。

雨声的世界一片喧嚣,又似乎是那么安宁,安宁得只剩下大雨惊天动地的乐章,它分明奏响了天地的胸膛,殷勤的鼓点敲落不停,豪迈的声音在宇宙间穿梭不息。

“这个鬼天气”站在欣欣五金厂门卫室屋檐下的高依依暗暗地咒骂,不知是雨下得太大的原故还是这五金厂不在镇中心的原故,反正,五六十米远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巴跑得飞快,它们如水里泛舟一般,尾后拖着一条白雾疾飞而过,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的招手;她右手拿着一个灰色素花的雨伞,肩上斜挂着一个黑色的帆布提包,来来回回地从屋檐下往雨中、再从雨中往檐下跑了几个回合后,兰花白底的连衣裙就黏湿湿地一片,后背上衣服濡湿、紧贴在身体上痒痒难耐;伞外下着大雨,咚咚地砸落声使得伞不住地晃荡,依依几乎抓不住它伞柄,而伞内开始下着小雨,轻轻地顺着依依的发梢滴落到后背,她只得不停地侧动着雨伞方向,以奢望雨滴不要落在自己的身上。

依依有些后悔下午不该来大浪应聘,在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没想到雨中乘一辆车就这么困难,看着越来越暗的天气,依依决定拦过路车,管它是不是载人的客车,只要是车就拦住它,想起这一招,还是在上初中与高中时和同学曾经用过,那时好心的过路司机竟不少,她们几乎百试不爽。

“网上明明注明招工,招满了竟然没有删除,这破厂!”依依叹了一口气,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只要看见有招聘的地方,只要离老公不是太远的地方,她都要去试试。

远远地,有辆小车的轮廓模糊出现在雨中,依依再次从屋檐下跑到公路上站定,并高高的扬着手拼命地摇晃,雨水顺着她的手臂灌进了腋窝。

小车的主人江洋看见有人在雨中拦车,他本想把车开过去一冲而过,但神差鬼使中脚下却又踩了刹车,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他摇下副座车窗,依依的那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布满的脸就映射在他的视线里,高高地马尾松湿漉漉地贴在脑后根上,额前留海虽然粘在脑门前、脸颊上,但依然能够看出,这是个五官端正的女人,尽管脸色有些发红,但脖子以下的肉很白,可以用细皮嫩肉来形容。

“先生,求求你带我一段路好吗?我想回家!”依依迫不及待地对着车内那个胖胖的一堆肉哀求,她几乎是带着哭腔。

“快上车吧,上了车再说,把伞给我扔掉,别给我的车打湿了。”江洋点着头说,语气有些命令和霸道,同时,他抓起副座上的手提包扔到后排座上。

依依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车内,并顺从地丢掉雨伞。一坐进带着冷空气的小车内,她的全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微微地打了个寒噤。

江洋一言不发地把纸巾盒递了过来,依依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后,就开始抽着纸巾没头没有脑在脸上与发梢上抹着,等她抹好了湿淋淋的脸与头发后,她才开始抬起眼帘打量着眼前这个好心的司机。

眼前的司机相当肥胖,甚至可以说是超肥,他穿着非常简洁优雅的浅兰色休闲服装,坐在驾驶座上简直就是一堆胖佛陀,方面大耳肤白皮嫩,大约有四十多岁左右,由于肥胖,他眼睑周围有些皮松浮肿,看着他满脸横肉抖动的样子,依依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她想起了电视电影中的黑社会老大。

“你要去哪里?”江洋侧脸看着眼前这个用雨水把自己擦得素面朝天的中年女人,前胸后背都有淋湿的一片,若隐若现看到她美丽诱人的乳房曲线……一抹微笑挂上了他的嘴角,他的双眼像探照灯一样晃来晃去地射在依依身上。

依依瞥见他扫射过来的怪怪的一抹浅笑,顿时脸颊火烧火燎,一片绯红飞上来,如醉酒的酡红在脸上燃烧着,身上火辣辣的灼热起来;虽然说她已经三十一岁了,可是她每次面对陌生的人一直还是有些羞怯,她之前所生活的纯朴小镇,所接触的人,所生活的环境也都是民风纯朴敦厚;这次她从家里纺织厂裁员出来后,就随丈夫南下深圳找工,丈夫是两年前和同镇的老乡先过来的。

“这个人好像不是个好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她的心怦怦跳着,紧贴着沙发,害怕地僵直着身子,如坐针毡,小心地说:“我要回龙华镇,我是来应聘工作的,雨一直把我隔在这里……你如果顺路,就捎我一段路,要是不顺路,我可以下车……”她的语气胆怯而又轻飘飘的,似纸糊的风筝,风一吹就没了影。

车子缓缓地起跑,又重新在雨中驰骋,一路人,两人偶尔地说上几句话,不过,大部分都是江洋开口问的,依依只是被动地回复。

一路上雨慢慢小了起来,雨刷不再频频来回刷着玻璃,大约三十分钟左右,车子就驶进了龙华镇,依依悬挂的心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看看窗外,只有稀薄的毛毛雨还在洒落,如松毛一样飞扬了各个街道旮旯,地上的水洼洼此起彼落地泛起亮晶晶的银辉,有路灯的地方,这些积水也会随着路灯的颜色而变换着色彩,有的泛黄,有的泛红,有的赤白,远远地观望,地面上倒似铺了五彩灯幻。

“你叫什么名字?会五笔打字不?”在依依指定的地方,江洋停泊好车子,他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

“我叫高依依,在网吧里学过一些电脑知识,会一些简单操作。”依依羞涩地微微一笑,笑容并不怎生动,带着牵强的神情,嘴角两道浅短的笑纹似乎藏着一抹忧伤,她的一对虎牙在稍纵即逝的笑容露了出来,十分的可爱有趣;这对虎牙直接地落进江洋的眼里,这一瞬间使他想起离婚的前妻也是一对虎牙,心弦突突地跳动着,他冒冒失失、急不可待地问道:“你可以把电话给我么?哦……这是我的名片”他有些急不可耐地跳下车,拉开后车门,从后座的提包里掏着名片,不由分说地塞到依依手上:“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不好找工作,也许我能帮忙的。”怕依依扔掉,又叮咛一句:“你千万别扔,真的,没准有一天你能用得上。”

依依迟疑了片刻,但她还是礼貌接过名片:“我没有电话,我从家里才出来的,我老公还没有给我买手机呢!”脸色微微地有些窘态:“等我找好了工作后,我与老公商量给我买一个。”

“哦,那你记得给我电话呀,我认识的人多,也许能帮你找工作的。”江洋有些失落,由于车门是打开的,冷空气外溢,不知是天气太热的原故,还是内心过于急切,他肥肥的脑门上便开始松松散散出现了几滴汗滴。

“我老公说我找工作的地方离龙华镇不能太远了。”她脸上闪过一丝怯怯的忧郁,有些无奈,似乎有些身不由己,有些楚楚可怜,江洋看在眼里,他想:“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过得并不怎么开心。”

“我就在我们路上经过的地方,回头二十分钟左右就行了,不太远的。”江洋说道。

龙华镇的邻镇观澜镇上,在一栋506房间内,江洋穿着拖鞋、赤裸着油光闪亮的上身在两室一厅里来回走动着,1.70的个头,体重超标到两百斤左右,浑身的肥肉抖动着,白花花的摇晃,由于长年累月地饮啤酒,肚腩大得似乎十月怀胎,高高地突起,而两条腿在这样的相映下却显得不是那么匀称,甚至还看起来又细又短。

六年前的江洋,在北京本来有一份正当的铁饭碗,因受不了小机关一杯茶一张报纸无所事事且还迂腐的日子,便辞职回家决定要另找门路。然而一年多下来,他不仅在家白吃白喝长得脑满肠肥,且还不安分守己地神出鬼没、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他老婆一气之下跟他离了婚而后嫁到新加坡;好在,江洋是那种视女人如衣服的男人,老婆的离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打击,留下的一个十岁的儿子成成足以令他感到此生无悔。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江洋与同伙常常在外面的房子里看着各种各样的案例或与绑架恐吓有关的碟子,看着各种各样罪犯如何逃亡的书籍,从张子强绑架李嘉诚的儿子获得十亿港币的成功绑架案里,他受到了很多启发与鼓舞。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学毕业的高智商。

在一系列周密研究之后,他与同伙正式离开北京,先后潜伏、追踪在上海、青岛、杭州、西藏甚至泰国等地,并成功的绑架、恐吓勒索了几家富豪,当他积蓄了近六百万后,就金盆洗手,立马南下深圳投资开了一家南来北往的贸易公司。

江洋,确实是块做生意的材料,当夏季南方的荔枝出来时,他就指挥人马成车地收购,在北方最早联络上市;当内地的纯正蜂蜜出来时,他又指挥得力助手们收购,然后运往联络好的东方商家出手;当东北的黑米出来时,他又是第一个用敏感头脑的捕捉出商机……总之,这个男人在生意上简直是个奇才,号称“贩爷”当之无愧。几年下来,由他南北倒腾、龚断经营、分散投资、散枝开花的财产已上千万。

他一年四季在四个固定的地方分别呆上三四个月左右,江苏、青皇岛、新疆、深圳,因为他大部分客户和商家都在这四条线上,同时,除了深圳外,他在其它三个地方都有一个固定的已婚女人当情人,在他的思维模式里,已婚的女人大都善解人意,会把自己照顾得服服贴贴,再者,这些女人因为有家庭,都不会缠着他要求结婚;而结婚对于他来说,是最不愿意最头痛的事;他每次去这三个不同的地方,都会要求女方像侍候皇上一样的照顾着他;当然,他的出手千金比起他的霸道更令女人们着迷。一旦有某个女人要求离开他,他也从不强求,双方好说好散,他甚至还会送上一笔分手费给女方,在他的眼里,女人是一件能够买卖的衣服,可遇而不可强求。

他在住处来回晃悠,一身汗潸潸的横肉在冷气的安抚,终于重新回到皮下层组织。他冲了一杯咖啡端进卧室,正准备打开电脑时,杭州市的情人万金发来信息:“狗儿的,上线吧,我老公不在家。”

他也回复了一条:“他妈的,急什么急?老子这就在开机了,想我了是不是?还是缺钱花?”

QQ里,两人侃得肉麻火热,情到浓时,他甚至要求女方在视频里与他裸聊,万金一样照办,这年头,谁不爱钱呢?这个一年中偶尔也会到杭州与她相处两三个月的男人,不仅出手阔绰,而且还从来不主动联络打扰她正常的生活。跟他偷偷摸摸三年了,万金对江洋多少也产生一些感情,当然,她的老公还从来不知自己的老婆在外傍了个大款,他更不知道,这都是因为网络的方便快捷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 1
1/22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江洋晴天更年期原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终于看完了这么长的小说。我比较喜欢小说中江洋敢爱敢恨,虽然这个离婚的男人身边女人较多,但自从认识了高依依后,对她十分关爱如大哥般。当江洋得知高依依过得并不幸福,经常被老公打骂。高依依儿子死后,更是生活困难重重。在江洋的帮助下,高重心找回生活的勇气。两个身份相差悬殊,命运的变化把他们紧紧绑在一起。好事多磨,江洋因车祸而死,高依依与死人举行婚礼后选择跳楼而死。这是一部充满悲剧的爱情小说,值得一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张喆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600
  • 4
  • 76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