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攸县的哥记:从黑夜到白天
  • 点击:22404评论:22018/08/31 00:15

2018年,我国改革开放走过波澜壮阔的40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工业经济与城市化进程,以惊人的速度,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加入到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书写壮丽多彩的中国画卷。

1980年,原本是渔村的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开启一段属于深圳的传奇。在这边火热的土地上,南下的工程兵,成为深圳最早的拓荒者与建设者,接着是工业的兴起,第一代打工者纷纷南下,深圳成为了淘金者的热土。随着城市的扩张,随着工业经济的井喷,深圳的人口剧增,交通问题困扰着深圳这座城市,就从湖南株洲攸县引进从事运输行业的群体,深圳的交通发展从一片空白走向轰轰烈烈的黄金时代,而深圳把来自攸县从事运输交通行业的人称为“攸县的哥”。

◎攸县的哥,车窗外的深圳

在深圳,我有一个习惯,每当坐上红色的士,我总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认真地看着固定在挡风玻璃处立着的白色牌子,上面写着的士司机的名字,还有的哥一张头像照片,我也会习惯性询问的哥是否来自攸县。

深圳短短38年的发展史上,这群人对深圳的发展与贡献,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同样有着重要影响力的群体,这个群体正在被深圳所遗忘,也正在被来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所遗忘,这个群体就是——攸县的哥。

攸县,是湖南株洲的一个县城,却为什么会跟深圳发生关联呢?攸县的哥,为什么会成为深圳一群特殊的群体呢?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寻找攸县的哥为什么成群成批的南下深圳?而且是义无反顾地来到深圳,而且是持续不断地从攸县去往深圳。

据说,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深圳正处于火热建设中,城市的日益发展需要大量匹配的技能型人才,公共交通的快速发展,导致公交大巴司机缺乏,于是,深圳一家运输公司去攸县招聘了30多名司机,其中的两人来深圳后看中了的士出租行业,便做起了出租车司机。从此,攸县的哥,成为深圳特殊的一个簇群,也是深圳建设最为重要的一个群体。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群体,后来就很关注这个群体。我曾一个人去过深圳攸县的哥集聚的石厦村、皇岗村、大望村、民乐村等。曾去接触这个群体,和他们聊天吃饭,成为朋友,坐在石厦村的大榕树下,听他们的故事,看他们坐在一排打扑克。记得2012年6月,我带着相机来到了石厦村,用相机记录这个城中村与攸县的哥的生活居住情景,让我去了解攸县的哥群体背后的艰辛与梦想。

当攸县的哥络绎不绝来深圳,他们心中最真实的愿望就是能多赚钱,于是,这些攸县人选择了南下深圳,选择了来到大发展大建设的深圳,服务于深圳的交通运输行业,大部分攸县的哥开起了红色出租车,穿行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连接着深圳的白天与黑夜。

攸县的哥,是深圳城市人口迁徙的搬运工,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从一个关口到另一个关口,从一座火车站到另一座火车站,从一座城中村到另一座城中村,从一座高楼大厦到另一座高楼大厦,从一个公交站到另一个公交站,都有他们的身影,都有出租车的鸣笛声。他们见证了深圳的飞速发展与城市变迁,他们在这座城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穿行在城市之间,与风雨同行,成为一座城市独特的风景。

他们远离家乡,他们的梦想连接着深圳的白天与黑夜,他们把每一个乘客准时地送往到指定的地点,他们与时间赛跑,他们与深圳的梦想赛跑,成为他们的责任与使命。他们见证了着深南大道的变化,也见证了深圳从一座小渔村变成大都市的神奇,更见证了无数的外乡人涌入深圳追梦的历程与华丽转身。

短短的30多年时间里,“攸县的哥”这一特殊的迁徙群体,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还在延续着。一批又一批的湖南攸县人,带着生活的梦想,带着农村人的朴实,在深圳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行,有的成为了深圳人,有的却只能在这座城市的白天与黑夜里继续奔波着。

在石厦村、大望村、皇岗村等,这些攸县的哥群居的城中村,他们的梦想在车窗之外,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还是台风,他们会一如既往地穿梭在城市中,微笑着面对上车的乘客,并安全准确地把乘客送到另一个地方,他们维系着深圳这座城市的运转,也维系着深圳城市人口的流动与迁徙。

◎左安:我欠孩子成长太多的父爱

石厦村中的两棵大榕树,旺盛地生长着,默默陪伴着这座城中村的攸县人走过春夏秋冬,两棵树繁茂的枝桠与叶片,如同一对父母,守护着攸县的哥的白天与黑夜,守望着每一个攸县的哥的走出与归来。

2017年8月的一个晚上,下班后,我来到了石厦村,我习惯站在那两棵榕树下观察,观察这里的一切,夜晚的榕树下如一幅活生生的生活画卷,除了身穿着出租服的白班的哥外,也有拿着蒲扇乘凉的老人,也有相互聊天的女人,也有独自坐在石板上吸烟的,也有打着赤膊一起打扑克的,也有站着看打扑克的人,还有玩手机的年轻人,还有独坐的人。

我站着正在看四个攸县的哥在打扑克,我抬头时不时观察周围人群,看见3米之外圆形花池的石墩上坐着一个穿着天蓝色衬衣、戴着眼镜的男人正在认真地看着手机,我轻轻走近他,尝试着跟他攀谈交流起来,他没有排斥我,而是很顺利地聊了起来。

他告诉我,他叫左安,2009年3月,跟着村里的人从攸县南下深圳,成了一名的哥司机,并一直住在石厦村。来到深圳8年多,寒来暑往,一直开着出租车,穿梭在深圳,很少回攸县,他说,把孩子留在老家,对成长的两个孩子亏欠太多的父爱,也没有照顾到自己年迈的父母,说完,我借着路边的灯光看到了他的眼睛湿润了,我听完这些话,心里酸酸的。

左安,70后,来深圳之前,他在老家从事运输行业,在老家跑了7年的运输,虽然能养家糊口,但不能赚太多的钱,在来深圳之前,他身边有很多的亲戚朋友陆陆续续走出攸县、南下深圳,去深圳闯荡,而且收入非常高,月薪过万是常事,这也激起了左安心中的梦想,过了而立之年的他,决定南下深圳闯荡。

他拿到出租车司机准许证后,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深圳,加入到了攸县的哥的队伍中,他很期待能赚到更多的钱,让生活过得好点,他的愿望是美好的,然而当他进入到出租车行业,他遭遇了重重一击。他刚来时,是开夜班的,那晚当他驾车载着一名东北的男乘客行驶到南山某路段时,乘客的目的地到了,就在这时,让左安没有料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该男乘客说,左安开的出租车绕路了,不给钱。这对于左安来说,他刚来深圳开出租车,对深圳的各条路段也不熟悉,况且他也是按照乘客的指点线路驾车行驶的。

于是,左安在停车的顿时跟乘客理论了起来,按理说乘客给钱天经地义,但他不也不知道怎么应对,也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乘客,夜色深下去,深圳变得安静下来,马路上只有出租车,左安很冷静,他不断跟乘客解释,如果说服不了乘客,他也打算不要车费,就当是一次教训,他更多的是无奈,刚加入到出租车行业,就遭遇这样不讲理的乘客,他当初来深圳开出租车的年头有些动摇,这个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好。

正在左安与乘客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开车路过的热心司机停车过来,该司机了解情况后,就站了出来了,也跟那个乘客理论起来了,并尽力沟通,然而无论怎样,乘客还是不给车费。此时,该热心司机说要报警,交给警方协调处理,当该热心司机正准备拨打报警电话时,乘客立即把车费付给了左安,那个热心的司机也驾车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左安收到钱后,心里很高兴,他也很感激那个热心的司机,他说很后悔没有要到那个热心司机的电话,毕竟那个司机很热心,打抱不平,想到这里,也坚定了左安开出租车的信念,后来,他一直在寻找那个热心的司机,可没有找到,再也没有遇到那个热心司机了。

刚开出租车,就遭遇了乘客的棒头一击,这是他没有万万没有想到的,想起这件事,他仍然心有余悸,而且回忆非常清晰,他知道,以后还会遇到这样的乘客,还会遇到这样热心的素不相识的司机。

在那棵榕树下,他一直讲述着他开车遇到的各种见闻,而且记忆力非常清晰,各种各样的乘客他都遇到过,他加入到攸县的哥队伍里,在这8年多的时间里,他坚持下来了,开过晚班,也开过白班,收入也很不稳定,但不会饿死人。这些年的出租车经验告诉他,不管遇到什么样刁难的乘客,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包容的心来面对,有过少给钱的、有过谩骂不讲理的、有的多给钱的、有过醉酒的……,这些都给了左安最好的记忆。在这8年中,最担心的就是车子坏了不能上路,这对高消费的深圳来说,压力极大。同时,对于乘客与自己而言,就怕路上堵车,这样会耽误乘客的时间,也会影响收入。

在大榕树下,他在静静地讲述他开出租车的心路历程与人生感想,他生有一儿一女,常年不在孩子身边,不能陪伴孩子成长,他说,一生很亏欠给予孩子成长中的父爱,即便赚再多钱的也无法弥补父爱的缺失,看到别人把孩子带在身边,他很内疚,也很自责。他说,想把孩子接过来,但是现实不允许,说到这些,他用手抹了抹了眼角。在他的言语里,我感受到了一个的哥司机对于孩子的爱与思念。

我问他,以后的打算是什么?

他说,再开几年,就回到老家,与家人团聚,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从事出租车行业,也不会让孩子加入到攸县的哥群体中。

他说:“我欠孩子很多,我欠孩子一份沉甸甸的父爱。”

◎刘大海:从电工到的哥

认识刘大海的那天,他正在石厦村的修车店修车,2005年10月,从攸县来到深圳,成为一名的哥司机。

来深圳之前,他一直在长沙打工,在一名技术过硬的电工,给湖南卫视各类节目舞台安装电路,也去过不少城市,也近距离接触过很多娱乐明星,但他身边很多的亲戚都在深圳开起了出租车,而且收入很高,比他的收入要高很多,他也很向往着去往深圳,去那座特区城市打拼。

有一天,他突然决定辞职,刚开始他的领导不同意,因为刘大海是一个技术型的电工,理论与实践很扎实,是不可或缺的员工,但是每个人不会安于现状,梦想总在远方,而且深圳是一座寸土寸金的城市,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攸县人来深圳做的哥。

来到深圳之前,他对深圳充满了期望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选择成为的哥,他在家拿到了驾照,第二天就南下深圳了,投奔到在深圳做的哥的哥哥家。

他刚来深圳时,住在大望村,跟他哥哥一台车,他开夜班,10月的深圳并不寒冷,夜晚的深圳更充满生活气息,他不停地穿梭在深圳,但对于初来深圳的他,在考验着他的初心,为了多赚钱,但是对于路况不熟,是所有的哥司机面临的难题,这会严重影响收入,而且很容易跟乘客发生纠纷与争执。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攸县的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5 08:29:17
    • 分享到:
  • 当某网络打车平台接二连三爆出负面新闻,这篇《深圳攸县的哥记》却让人感到阵阵温暖扑面而来。从这类群体身上我们不难看到其敬业精神,这令乘客放心。当然,从字里行间也发现了他们的不容易:背井离乡来深圳谋生,无法更好赡养年迈的父母及未成年子女;常年与深圳的白天与黑夜奔跑,见证深圳的巨变,却始终不能获得法律上所认可的“深圳人”的身份。个人认为,来自社会底层的呼喊正是本篇文章的精华。
  • 回复
    • Mr.老亨1布衣2018/08/31 14:53:06
    • 分享到:
  • 还可以再写更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我的社区,处处生长着文字。
  • 我的社区,处处生长着文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50600
  • 21
  • 183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