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双
  • 点击:12961评论:02018/08/31 17:16




小飞告诉我,刚过十一点的时候,郑磊过来找过我。我躺着没说话。过了凌晨,我在被窝里把衣服穿好,趁着黑出了宿舍门。

月亮很好。透过铁丝网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的厂房。我出了宿舍楼,就沿着工厂通往外面的大路走着。道路空空荡荡,一个工友都没碰到,我也不怕碰到他们中的谁,他们管我叫郑磊的跟屁虫,这话我早就听够了,我他妈的也不在乎。我刚刚讲过,月色很好,我什么也没想,走在大道上,看着房顶,看着铁轨,突然觉得世间万物都蒙了层着了魔的冷灰色。今晚,连建筑工地上的噪音都听不见了。

我到了郑磊那,刚一上楼,就看见他站在走廊的灯光下,靠着门口,一只手插在短裤裤兜,一只手弹着烟灰。

“你怎么才来?”

“磊哥,我出来得晚。”我一边回答他,一边往他的房间里走。

“别进去了,我等你呢,咱们走吧!”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已经甩开步子,走在前面了。

“咱们去哪儿!”我在他后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快步跟上他的步伐。我们下了楼,走过一条宽马路,又沿着一条七拐八弯的小道走了五六分钟,走到一个居民楼前停下了。

他去敲了门。门开了,露出一条缝,看见是他,就招呼我们进去了。

那是一个出租房的大客厅,没几样家具,天花板上转着个大吊扇。房间里坐着八九个人,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同厂的工友,有一两个看上很眼熟。大家都在抽烟,满屋子都是烟味,房间里还混含着些方便面的味道。

“给大家介绍一下,周良,我的好兄弟,这次行动跟我一起,是我们二队的副队长。”郑磊声音洪亮,他的左手抵着我的腰窝,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我满是疑惑地望着他。可现场这么多人望着我,我又不好立即质问他。我向着他们勉强地笑了笑,被招呼着坐在了一旁。

听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因为最近厂里安排强制加班,工友们准备下周五举行罢工。加班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上个月三十号开始每天加班一个半小时。反正我是无所谓,因为加班的工资要比正常工作时间高一些。可我不知道这个加班是强制的,因为我那个车间就有些人没来加过班。现在他们说老板下周会提要求,要所有人必须加班,不加班的就给辞退。我听到这些,心里愤愤不平,但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什么二队的副队长,又觉得有些不痛快。

“听郑磊说,你是在安装车间啊?”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望着我,他留着浅的络腮胡,穿着件带条纹的短衬衫,手指间里夹着烟头。

“是,在c2车间,才转过去的。”

“就是做屏幕接装工作嘛?跟c1车间是一样的。”

“差不多,我们的不是8位接口,是16位的。其他都一样,都是2.4寸屏幕,背光也都一样,装4颗LED。”

“这工作很没意思的,对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轻轻地点了两下头。

“这个厂糟糕得要死,没有晋升培训,没有员工日活动。单子多的时候,加起班来不顾你死活,单子少的时候,根本不管你拿的工资够不够喝稀粥。”

不可否认,他的话蛮有道理。

听他介绍,从明天开始,各个分队就要开始忙活了。要制作横幅,发宣传单,号召集体签名,一大堆事情等着大伙去干。而今晚,大家聚在一起要把喊的口号定好,也讨论着怎么动员其他工友。

“工厂东区的那个五个车间,都由我去动员,包在我身上!”

郑磊的话一出,中断了刚刚零零散散的讨论声。大家都望着他,想听他怎么说。要知道,那五个车间全部加起来,超过全厂三分之一的人数了。

“有些东西,不去争取,就一定得不到!我完全有信心让我们的工友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强硬,必须得动真格的。”

郑磊一边说话,一边在空中挥舞着手臂,拿出一幅在台上演讲的姿态。他认真严肃的表情,激动颤抖的声音,让那些话听起来很有信服力。

我看见有两三个工友在点头,像是表示认可。刚刚问我话的那个中年男子,也轻轻地拍了拍郑磊的肩。

去年我和郑磊一起到的这家工厂。我第一次出远门,跟亲戚到了深圳,之后我看到宝安区的电子厂招人,就赶了过来。郑磊跟我一样,快满二十了。不过他之前在武汉干过两年,今年不想在那边干了,就跑到深圳找工作了。我还记得我和他是在报到那天认识的。当时我们领完工牌,正准备去做消防培训和答题,他排在我后面,我们就聊开了。他个子比我高,很能胡吹海聊。他培训考试没有做到80分,从工资上扣了200元,把他气得一路上都在咒骂。操他妈的,全是王八崽子!他这还没上班,就把厂长家人全都问候了一遍。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忙疯了。我本以为很多工友对我们的提议没兴趣,也会有人拒绝领宣传单,但真实情况却完全相反,我没碰到一个不愿意领宣传单的工友,也没碰到一个不愿意签名的工友。大家都很支持这次行动,他们问很多问题,能想到的所有问题,他们想知道如何不被厂里欺负,哪些规定又是霸王条款。甚至不少工友四处奔走转告,也有人想加入到组织者的行列中来。

在我们这些人当中,郑磊无疑是最出风头的一个。他动作敏捷,反应快,对人热情得过分,就像是一个刚充满电的电动玩具,精力旺盛得要命。他整天都在跟刚认识的工友交谈,在路上,在餐厅里,在抽烟的阳台,甚至在厕所,我没有看到过他嘴巴停下的时刻。他走在厂区,经常会有人叫他的名字。

跟我不一样,郑磊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他以前经常聊女人,只要他聊起这个话题,总有很多工友爱听。那时候他还住在宿舍,连隔壁宿舍的工友都会过来听他的“经验谈”。我记得有一次,他轻描淡写地说完一句“亲吻她们的感觉都差不多”,宿舍各个角落立马响起阵阵起哄声,夹杂一些羡慕的嘘声。他长得并不帅,也就是个子高点。他总会有意无意地传授一些诀窍,比如——女孩子的世界跟我们男生不同,我们懂的,她们不懂。来厂里才半年他谈了三个厂妹,听说老家还有两个相好。厂里女的少男的多,长相平平的女孩子往往都能找到很不错的男生。可郑磊这小子追到手的厂妹,却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他有时候带女朋友回宿舍过夜,后来不方便,就到外面租了个房。

第三天,我们去广告印刷店取了横幅,找了一些像人字梯这样的备用工具,还准备买点防中暑的药。一些参与过罢工的组织者或工友,谈得最多的是罢工当天怎么不自乱阵脚,怎么稳住形势,怎么在对峙中把握先机。

大家都觉得事在必成。当前的准备情况,比预期的还要好。

晚上我和小飞在外面的餐馆吃饭,郑磊临时也要过来。我们刚多加了两个菜,就看见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我一看,是我们厂的厂花王双双。

“这是我女朋友。”他大方地介绍道。

王双双对着我们腼腆地笑了笑。

我喝了一口茶,心里有些不自在。王双双我是见过的。她比我晚两个月进的厂,我没换班之前,跟王双双在同一个工作间,她的工作台就在我的斜对面。这姑娘的眉和眼都长得很对称,笑起来的时候有个酒窝,她说话很小声,举止斯文。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是我在家里种一辈子田,要是能娶一个像王双双这样的媳妇,那长长久久的日子也是值得过的。

那天晚上小飞在旁撺掇着,王双双喝了不少酒。郑磊也没帮着她。

“这几个都是自家兄弟,喝嘛,不怕丢什么面子。”郑磊说。

“我不会喝酒。”王双双手捏着杯子,犹豫不定地望着他。

“喝不了就别喝嘛。”我说。

“不会喝那就学,出社会哪能不喝酒的。”郑磊把她的酒杯端了起来。

小飞也在旁边起哄。她这酒还没喝,脸就红了。等到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她不得已接起酒杯,一饮而尽。小飞又给她倒满。她接着喝了两三杯。我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能让她不喝酒,但这样看起来,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在怕的了。

“磊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这个说起来,一点都不夸张,完全是她追的我。”

“哟,哟!”

“我相信那句话,男人认真的样子是最帅的。这几天我一直忙上忙下,四处奔走,就这样,我就一不小心引起大美女王双双的注意了。那我也没办法啊,这么好一姑娘,人家对你有意,你又正好单身,怎么好辜负这一片美意嘛!”

“你就使劲吹吧!”大家笑着。

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平时不善饮的我,也是跟着一杯接一杯。在郑磊洋洋洒洒的酒话中,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远大前程,而现在我们只需要往前跨几步,就能抱住它。

第二天我起来得晚了,到车间的时候都迟到了。上工的时候,听说周五的罢工被取消了,我不相信,猜想肯定是什么人在背后造谣。等到午饭时间,我找到郑磊。没想到他确认了这个消息。

“肯定是内部人搞鬼,”他手里捏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望着人来人往的食堂大门,“有人揭发。现在厂里做了准备,再闹不起来了。”

“到底是谁这么背信弃义啊!”

“四分队队长。”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确切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他斜着脑袋望着上空,频频点头,像在思考着什么,“你说,我们去找他一下怎么样?”

“找谁?”

“我刚刚说过,四分队队长啊。逼他就范,让他承认是干的。”

“那万一不是他干的呢?”

“那他就不会承认。”

“算了吧,不是这么回事。”

那一个多星期,郑磊想要找到一些确凿的证据,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可还没等他把证据找到,他就接到了被厂里辞退的通知,辞退的理由很勉强,用了一个消极待工的借口。

告别饭有些伤感,或许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觉得。我们找了一家川菜馆,拿了两箱啤酒,点了几个郑磊爱吃的菜。他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他告诉我们,王双双也要跟他一起走。

“厂里多补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真的,没骗你们,多补了两个月,”他用手指尖敲着桌子,“你们听说之前谁被辞退的,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吗?没有吧。哈哈哈,这些资本家就是怂蛋!”

“你们怎么打算的?”我问。

“去深圳市里上班啊!不在破工厂呆了,我在武汉干了两年,这儿又差不多一年,都是电子厂。待够了!”

“市里工作不好找吧,”小飞说道。

“谁说不好找,现在市里招快递员招得可多了,其他都不用会,会骑摩托车就可以,没什么要求。”

“真没想到你们最先走,这要真的走了,会不会舍不得呀?”

“屁才舍不得!我刚到厂里是做检测,最开始嘛,以为很洋气,穿着白大衣,整天倒腾些飞针检测仪、显微镜这些高级玩意儿,没想到不到半年眼睛就受不了,凸得厉害。后来回到生产线,做贴装工作又做烦了,天天对着贴片机安元器件,手胳臂动的频率都跟机器是一样的,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他妈的要成一个傻子。我就不知道你们怎么受得了?”

他望着我们,带着某种诘难。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打工、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影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600
  • 3
  • 430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