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 点击:44628评论:132018/08/31 22:13

外面下着雨,王秋石坐在房里看书,读的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杂感》,正读到“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悲愁。这时,手机响了,王秋石从沉思中缓过来,是有人把他拖进了一个微信群。近来,不断有这样的小圈子出现,一帮人总是被拉来拉去,无形中被截流分支,按兴趣职业身份被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其实,现实中也不乏有这样的团体,只是没有字面和数据上的体现。王秋石不喜欢混别人的圈子,他有自己的圈子,但仍然免不了被人拉走的命运。

拉王秋石进群的是苟剑桥,王秋石一起长大的哥们,比他大了六岁,两人一起打过架,在乡下偷过鸡,打过狗,厮混了很长一段乱七八糟的日子。后来,王秋石大学毕业,在深圳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也写点小说,诗歌,偶尔能在报刊占一块很小的版面。相对整个文化圈来说,这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成绩,但这也足够他在朋友圈里炫耀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王秋石那点薄名,在同学朋友群中备受青睐,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管是吃饭,还是聚会,总要习惯性地叫上‘作家’王秋石。好像一场饭局没有王秋石,就显不出档次,缺了文化底蕴。王秋石其实并不喜欢参加各类饭局,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窝在一间十余平米的出租房里看书,写作。所以,这类饭局总是能推就推。

苟剑桥在群里问,有谁在福田。王秋石心里一愣,难道苟剑桥来福田了!王秋石记得,据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里,王秋石一直在这间出租房里,除了去杂志社上班,大部份时间都是泡在书本中。而且,近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经济与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同学朋友们已经很难对王秋石这个作家带有崇敬之心了,接近而立之年,大家谈论更多的是怎么赚钱,赚多少钱,去哪里吃饭,或是游玩,包二奶。而多年以后,作家王秋石仍然是王秋石,一没开车,二没买房,同几年前没有区别,这在同学眼中不免有点江郎才尽的意思。不光如此,王秋石所在的文化圈也是一落千丈,作家的人生暗淡无光,有些杂志社连工资都拖欠,就别说支付作者稿费了。整个文化出版行业,像一群饱受网店冲击下的实体店,每天都在清仓歇业,今天不是这本杂志停刊,就是那家杂志社发不出稿费,或者书商破产,跑路了。

王秋石回了信息,告诉苟剑桥,说他在福田。苟剑桥立马说,你在福田哪里?王秋石说,福民路。苟剑桥要了王秋石手机号码,马上拔了过来,让王秋石到天虹商场等他,晚点带他去吃家乡菜。王秋石看了看外面的雨,手上那本书,就像是一件老旧了的衣服,又受了潮,折皱巴巴地搭在膝盖上,他深呼了口气,该出去走走了,即便是一个雨天。

王秋石答应去见苟剑桥,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好久没见到苟剑桥了,他有些想他。记得王秋石参加高考那年,因为前一夜心情紧张,导致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挂到山头了。王秋石拔腿就往外跑,他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考场,可是半路上堵车,的士根本开不动。眼看就要迟到了,迟到是无法参加考试的。王秋石拼了三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他自杀的心都有。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苟剑桥骑了一辆摩托车经过。王秋石想也没想,摇下车窗,冲苟剑桥喊。苟剑桥停下摩托,问清了原因,他有些为难了。他骑的摩托车后面是两大包刚收上来的山货,根本无法载下王秋石。王秋石见苟剑桥没答应,急得眼泪直掉。最后,是苟剑桥见他掉了泪,就把山货卸下来,扔到路边,让王秋石上了摩托车,没了命地往考场赶。

多年以后,王秋石想,如果没有苟剑桥那次帮忙,他肯定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他的未来,他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他。然而,王秋石考的大学在北京,因为家里贫困,每期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王秋石为了筹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做家教,赚取一点学费。除了年关前后,王秋石就没有回去过。而在那个时候,苟剑桥早已因为贩卖娃娃鱼,被判了两年刑。出狱后,苟剑桥又去了广东,过年也没有回家。大学四年,王秋石只回去过四次,他好几次找人探听苟剑桥,想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但总是没有什么消息。一直到大学毕业,王秋石到深圳工作,才与苟剑桥联系上了。不过此时的苟剑桥已然大变模样,穿着花哨,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条青龙,王秋石听说,苟剑桥带了几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软饭,包括他的老婆也跟着当了小姐。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秋石断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也就不想和他再多做接触,只是潦草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王秋石在深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苟剑桥居所不定,昼伏夜出,这让王秋石有了不相见的理由。

然而,事隔多年后的这个雨天,有些落落寡合的王秋石,在这一刻竟然回想起了昔日与苟剑桥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文学的不景气,物质匮乏,生活上孤独与未来的迷惘使他落了泪。王秋石性子傲,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朋友,大家再提起王秋石,谈起他稍显落魄的生活,脸上不免挂了嘲弄。王秋石变得孤独起来,他急于想找一个人诉诸一下他的疼痛。尽管他觉得苟剑桥并不是一位好的倾诉者,但那又怎么样了?总比无处诉东南好,何况,每次想起苟剑桥丢下山货,送他去考场的情义,经过多年后,已经变得越发金贵了。

窗外的雨势并不大,王秋石找了雨伞,换好衣服,准备去赴约。出门前,他将抽屉里一包珍藏的好烟揣在了身上。走下楼,刚刚步出小区,天空忽然刮起一股狂风,一团巨大的乌云,铺天盖地,像是被水墨画师重重地泼洒在了白纸上,才一个提笔顿收,小雨变大雨,硕大的水珠,从半空现形,很快就在道路上积水成沟,成溪,成湖,哗啦啦,几条大街小巷,倾刻宛如一片汪洋。

王秋石打起了退堂鼓,他不想去了,雨水败坏了他的心情,但这时候,苟剑桥却打来电话,问他到了没有。王秋石只好一边说到了,一边加快脚步;多年未见,见惯世态炎凉的王秋石不想寒了一个老友的心。

在去的路上,伞太小,雨太大,有好几阵狂风暴雨差点要把人掀翻的兆头,尽管走得很小心,他的后背和鞋子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

到了约定地点,王秋石没有找到苟剑桥。他打电话问,苟剑桥笑哈哈地说,王秋石,我都看到你了,请你回头。

王秋石回头,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阵阵的暴雨和被雨水侵袭的大街上停靠的一排小轿车,哪见半个人影。

苟剑桥继续说,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没有,是越野款的。王秋石心里一惊,朝那辆在暴雨中划动雨刷的轿车望去。不用确认了,没等王秋石缓过神,苟剑桥把车开了过来,王秋石顶着伞跑过去,匆忙中,他见到车窗里竟有两个人,便赶紧缩回拉副架驶车门的手,打开后车厢,顺势爬了上去。一上去,王秋石就觉得身上有些难受起来,后背湿了,鞋子湿了,不知道是否该坐下,还是出去,他看到苟剑桥扭头正朝他挤眉弄眼,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阵难堪。

苟剑桥开了一辆小车来接王秋石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坐在轿车后面,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苟剑桥,苟剑桥剃了个光头,身材发了富,肚子隆起来,像一口锅,脖颈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特别晃眼。苟剑桥笑毕,指了指副驾驶的那个人说,这是我栋梁哥。

栋梁哥应声回头,四十多岁模样,额头有道刀疤痕,黑脸,面容刚毅,脖子也缠了条大金链子,比苟剑桥的还要粗上一圈。王秋石喉咙里咕嘟了声,心中有些畏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手伸进裤裆里准备拿烟,栋梁哥却已经抢先递了根过来,说,兄弟,抽烟。

定睛看看,是一根中华。王秋石手哆嗦了下,像口袋里进了条蛇,他赶紧接了过来,然而,刚放进嘴里,苟剑桥说,雨大,开不了窗,一会抽。

王秋石本没打算抽,只是习惯性放嘴边,听了,只好又把烟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苟剑桥把车挪了个位置,王秋石以为他要走,苟剑桥却把车停到了商场侧门口,还故意打开了车灯。车灯在暴雨中,要显得黯淡,却足以罩住正站在商场门口躲雨的一群女人。王秋石想说,这样不礼貌。栋梁哥却忽然高兴起来,指着说,对,就这样,娘的,这里的女人就是漂亮,有骚劲。

苟剑桥哈哈一笑,说,是啊,你瞧那个穿小短裙的女人,两条腿多白啊,夹得又紧,真是水灵哟。

王秋石心里打了个哽,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

苟剑桥和栋梁哥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调侃着商场门口的女人,淫秽的话语像是轿车里热辣的舞曲,让王秋石感到头昏脑胀。王秋石坐卧不安,他鞋子进水了,十个脚指头在鞋兜里抓了抓,滑溜溜的,像是两窝小蛇。他后背湿了,不得不把手伸进去把衣服顶起来。王秋石动作很慢,生恐苟剑桥从车窗后视镜瞧见他的窘迫。为此,他变得安静下来,一肚子准备对苟剑桥提醒拨正之类的话,全闷在了这辆轿车里。

苟剑桥扭过头来,问王秋石,现在做什么工作。王秋石说,还是编辑。苟剑桥皱了下眉头,似乎发现了一个难题,说,什么编辑?

王秋石说,某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工资高吗?听口气,苟剑桥好像不知道什么杂志社。

工资不高,但意义大。

王秋石最怕遇到这种不懂文学的人,没法了解一家省级刊物编辑的地位,也就不能更好地展现出他自己。他顺手在脊背抓了一把,背上湿湿的,有点黏,他用力刮了刮,刮走一部份水渍,见苟剑桥还愣着,忙掩饰道,一般吧,不能跟你比。

苟剑桥说,我听说你是作家了。

“瞎混。”谈到作家,王秋石腼腆地笑了笑。

“作家赚钱多吗?”

“啊,不多……没法和你比”。

王秋石十根脚趾头又在鞋兜里抓了抓,他把头扭向窗外,窗外狂风暴雨,天色乌云滚滚,像是到了夜晚。

栋梁哥脱了鞋,一只脚搭在车窗上,另一只脚扳在手心里,这时回过头来,说,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是个文化人啊。

王秋石只好一个劲地陪笑。苟剑桥说,栋梁哥,我这哥们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们村里那些后生,就他一个最牛逼。

栋梁哥笑了笑,把手心里的脚扳开,又掏烟,递了一根过来。王秋石赶忙举起手上的烟,说,还有,还有。

时间一点点过去,雨势越来越大,车窗外面全是水,整个世界都好像泡在了水上。王秋石摸不准苟剑桥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迟迟不走。不过他没有开口问,虽然他们以前是好哥们,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想法,那样直接问,显得太不礼貌了。既然苟剑桥请吃饭,那就安心等吃饭吧。

雨小下来的时候,栋梁哥的手机响了,一个女人打过来的,问他们在哪。栋梁哥说,就在天虹侧门口,你们出来就能看见。王秋石想,原来还有女人,的确,女人是要等的,王秋石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文学杂志清代诗人黄景仁文学圈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20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 回复
  • 这是对的,短篇写个断面就行了,从这个断面蠡测各色人等,弄个故事的“核”。汪曾祺说,短篇,把必要的东西写出来。通过一个饭局,说一场人生的局,杂以快死的文学、女人、猫头鹰等,皆是局里的好玩耍,我说,它是精简而好的。但我说,立意是伪善的,作者还在试图为文学和知识鸣冤,想通过一个失败得透顶文学青年竖一个道德的标,以期对这个腐烂到顶的时代作点小决裂,看起来三观正确,其实未必。塑造人物就行了,别塑造道德。
  • 谢谢郭老师佳评,一语击中我心中的那点担忧。我想,这是我贴出这篇小说最大的收获之一。

    回复

  • 冰冷的大雨和坚硬的饭局,展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金钱高高在上,坐在拜物教教主的位子上,睥睨众生,企图一统江湖。这个短篇,极为真实且生动地描写了王秋石面对一群拜物教信众时的心理挣扎。没有装饰,没有装逼,一切赤裸裸,暴露在一场大雨之下。宴会填塞了肚子,却让大脑更加空虚。原生态的描写带来刺痛,也带来拷问,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读完这篇小说,似有一场大雨聚落,将我全身淋湿。
  • 孙行者是孙勇评委吗?谢谢您的给了我一个高度评价,能得到您的妙赞,万分高兴,感谢。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9/06 16:28:52
    • 分享到:
  •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05 00:05:41
    • 分享到:
  •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6:04
    • 分享到:
  • 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矛盾和悖论。时至今日,往昔神圣的文学竟然深深陷入令人意料不到的困境: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鲜有人问津;有数不清的文学创作者不仅在物质上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连身边的人也对其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相反,诸如苟剑桥这类在工地上揽点小工程的不学无术者,不仅很轻松的就赚得钵满盆满,还受到了村里人,甚至是部分城里人的另眼相看。如此强烈反差不禁令人深思:当下,文学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 感谢黄兄的认可,赞赏。拙作因有你的佳评而倍感荣耀。

    回复

  • 作家?这个世界缺作家吗?从来都不缺。中国几千年出产的书不够么?还需要你们来写?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9/26 15:21:14
    • 分享到:
  • 一桌酒局,一段人生路。一个在上层社会纸醉金迷,一个底层世界边缘游走。贫富强差,道德人性。主角最后没有做成选择,而这个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有点意思。
  • 回复
  • 语言叙述很老到,唯觉话题有点陈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666
  • 666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2884
  • 8
  • 570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