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 点击:3126评论:102018/08/31 22:13

外面下着雨,王秋石坐在房里看书,读的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杂感》,正读到“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悲愁。这时,手机响了,王秋石从沉思中缓过来,是有人把他拖进了一个微信群。近来,不断有这样的小圈子出现,一帮人总是被拉来拉去,无形中被截流分支,按兴趣职业身份被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其实,现实中也不乏有这样的团体,只是没有字面和数据上的体现。王秋石不喜欢混别人的圈子,他有自己的圈子,但仍然免不了被人拉走的命运。

拉王秋石进群的是苟剑桥,王秋石一起长大的哥们,比他大了六岁,两人一起打过架,在乡下偷过鸡,打过狗,厮混了很长一段乱七八糟的日子。后来,王秋石大学毕业,在深圳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也写点小说,诗歌,偶尔能在报刊占一块很小的版面。相对整个文化圈来说,这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成绩,但这也足够他在朋友圈里炫耀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王秋石那点薄名,在同学朋友群中备受青睐,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管是吃饭,还是聚会,总要习惯性地叫上‘作家’王秋石。好像一场饭局没有王秋石,就显不出档次,缺了文化底蕴。王秋石其实并不喜欢参加各类饭局,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窝在一间十余平米的出租房里看书,写作。所以,这类饭局总是能推就推。

苟剑桥在群里问,有谁在福田。王秋石心里一愣,难道苟剑桥来福田了!王秋石记得,据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里,王秋石一直在这间出租房里,除了去杂志社上班,大部份时间都是泡在书本中。而且,近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经济与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同学朋友们已经很难对王秋石这个作家带有崇敬之心了,接近而立之年,大家谈论更多的是怎么赚钱,赚多少钱,去哪里吃饭,或是游玩,包二奶。而多年以后,作家王秋石仍然是王秋石,一没开车,二没买房,同几年前没有区别,这在同学眼中不免有点江郎才尽的意思。不光如此,王秋石所在的文化圈也是一落千丈,作家的人生暗淡无光,有些杂志社连工资都拖欠,就别说支付作者稿费了。整个文化出版行业,像一群饱受网店冲击下的实体店,每天都在清仓歇业,今天不是这本杂志停刊,就是那家杂志社发不出稿费,或者书商破产,跑路了。

王秋石回了信息,告诉苟剑桥,说他在福田。苟剑桥立马说,你在福田哪里?王秋石说,福民路。苟剑桥要了王秋石手机号码,马上拔了过来,让王秋石到天虹商场等他,晚点带他去吃家乡菜。王秋石看了看外面的雨,手上那本书,就像是一件老旧了的衣服,又受了潮,折皱巴巴地搭在膝盖上,他深呼了口气,该出去走走了,即便是一个雨天。

王秋石答应去见苟剑桥,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好久没见到苟剑桥了,他有些想他。记得王秋石参加高考那年,因为前一夜心情紧张,导致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挂到山头了。王秋石拔腿就往外跑,他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考场,可是半路上堵车,的士根本开不动。眼看就要迟到了,迟到是无法参加考试的。王秋石拼了三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他自杀的心都有。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苟剑桥骑了一辆摩托车经过。王秋石想也没想,摇下车窗,冲苟剑桥喊。苟剑桥停下摩托,问清了原因,他有些为难了。他骑的摩托车后面是两大包刚收上来的山货,根本无法载下王秋石。王秋石见苟剑桥没答应,急得眼泪直掉。最后,是苟剑桥见他掉了泪,就把山货卸下来,扔到路边,让王秋石上了摩托车,没了命地往考场赶。

多年以后,王秋石想,如果没有苟剑桥那次帮忙,他肯定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他的未来,他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他。然而,王秋石考的大学在北京,因为家里贫困,每期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王秋石为了筹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做家教,赚取一点学费。除了年关前后,王秋石就没有回去过。而在那个时候,苟剑桥早已因为贩卖娃娃鱼,被判了两年刑。出狱后,苟剑桥又去了广东,过年也没有回家。大学四年,王秋石只回去过四次,他好几次找人探听苟剑桥,想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但总是没有什么消息。一直到大学毕业,王秋石到深圳工作,才与苟剑桥联系上了。不过此时的苟剑桥已然大变模样,穿着花哨,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条青龙,王秋石听说,苟剑桥带了几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软饭,包括他的老婆也跟着当了小姐。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秋石断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也就不想和他再多做接触,只是潦草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王秋石在深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苟剑桥居所不定,昼伏夜出,这让王秋石有了不相见的理由。

然而,事隔多年后的这个雨天,有些落落寡合的王秋石,在这一刻竟然回想起了昔日与苟剑桥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文学的不景气,物质匮乏,生活上孤独与未来的迷惘使他落了泪。王秋石性子傲,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朋友,大家再提起王秋石,谈起他稍显落魄的生活,脸上不免挂了嘲弄。王秋石变得孤独起来,他急于想找一个人诉诸一下他的疼痛。尽管他觉得苟剑桥并不是一位好的倾诉者,但那又怎么样了?总比无处诉东南好,何况,每次想起苟剑桥丢下山货,送他去考场的情义,经过多年后,已经变得越发金贵了。

窗外的雨势并不大,王秋石找了雨伞,换好衣服,准备去赴约。出门前,他将抽屉里一包珍藏的好烟揣在了身上。走下楼,刚刚步出小区,天空忽然刮起一股狂风,一团巨大的乌云,铺天盖地,像是被水墨画师重重地泼洒在了白纸上,才一个提笔顿收,小雨变大雨,硕大的水珠,从半空现形,很快就在道路上积水成沟,成溪,成湖,哗啦啦,几条大街小巷,倾刻宛如一片汪洋。

王秋石打起了退堂鼓,他不想去了,雨水败坏了他的心情,但这时候,苟剑桥却打来电话,问他到了没有。王秋石只好一边说到了,一边加快脚步;多年未见,见惯世态炎凉的王秋石不想寒了一个老友的心。

在去的路上,伞太小,雨太大,有好几阵狂风暴雨差点要把人掀翻的兆头,尽管走得很小心,他的后背和鞋子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

到了约定地点,王秋石没有找到苟剑桥。他打电话问,苟剑桥笑哈哈地说,王秋石,我都看到你了,请你回头。

王秋石回头,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阵阵的暴雨和被雨水侵袭的大街上停靠的一排小轿车,哪见半个人影。

苟剑桥继续说,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没有,是越野款的。王秋石心里一惊,朝那辆在暴雨中划动雨刷的轿车望去。不用确认了,没等王秋石缓过神,苟剑桥把车开了过来,王秋石顶着伞跑过去,匆忙中,他见到车窗里竟有两个人,便赶紧缩回拉副架驶车门的手,打开后车厢,顺势爬了上去。一上去,王秋石就觉得身上有些难受起来,后背湿了,鞋子湿了,不知道是否该坐下,还是出去,他看到苟剑桥扭头正朝他挤眉弄眼,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阵难堪。

苟剑桥开了一辆小车来接王秋石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坐在轿车后面,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苟剑桥,苟剑桥剃了个光头,身材发了富,肚子隆起来,像一口锅,脖颈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特别晃眼。苟剑桥笑毕,指了指副驾驶的那个人说,这是我栋梁哥。

栋梁哥应声回头,四十多岁模样,额头有道刀疤痕,黑脸,面容刚毅,脖子也缠了条大金链子,比苟剑桥的还要粗上一圈。王秋石喉咙里咕嘟了声,心中有些畏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手伸进裤裆里准备拿烟,栋梁哥却已经抢先递了根过来,说,兄弟,抽烟。

定睛看看,是一根中华。王秋石手哆嗦了下,像口袋里进了条蛇,他赶紧接了过来,然而,刚放进嘴里,苟剑桥说,雨大,开不了窗,一会抽。

王秋石本没打算抽,只是习惯性放嘴边,听了,只好又把烟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苟剑桥把车挪了个位置,王秋石以为他要走,苟剑桥却把车停到了商场侧门口,还故意打开了车灯。车灯在暴雨中,要显得黯淡,却足以罩住正站在商场门口躲雨的一群女人。王秋石想说,这样不礼貌。栋梁哥却忽然高兴起来,指着说,对,就这样,娘的,这里的女人就是漂亮,有骚劲。

苟剑桥哈哈一笑,说,是啊,你瞧那个穿小短裙的女人,两条腿多白啊,夹得又紧,真是水灵哟。

王秋石心里打了个哽,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

苟剑桥和栋梁哥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调侃着商场门口的女人,淫秽的话语像是轿车里热辣的舞曲,让王秋石感到头昏脑胀。王秋石坐卧不安,他鞋子进水了,十个脚指头在鞋兜里抓了抓,滑溜溜的,像是两窝小蛇。他后背湿了,不得不把手伸进去把衣服顶起来。王秋石动作很慢,生恐苟剑桥从车窗后视镜瞧见他的窘迫。为此,他变得安静下来,一肚子准备对苟剑桥提醒拨正之类的话,全闷在了这辆轿车里。

苟剑桥扭过头来,问王秋石,现在做什么工作。王秋石说,还是编辑。苟剑桥皱了下眉头,似乎发现了一个难题,说,什么编辑?

王秋石说,某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工资高吗?听口气,苟剑桥好像不知道什么杂志社。

工资不高,但意义大。

王秋石最怕遇到这种不懂文学的人,没法了解一家省级刊物编辑的地位,也就不能更好地展现出他自己。他顺手在脊背抓了一把,背上湿湿的,有点黏,他用力刮了刮,刮走一部份水渍,见苟剑桥还愣着,忙掩饰道,一般吧,不能跟你比。

苟剑桥说,我听说你是作家了。

“瞎混。”谈到作家,王秋石腼腆地笑了笑。

“作家赚钱多吗?”

“啊,不多……没法和你比”。

王秋石十根脚趾头又在鞋兜里抓了抓,他把头扭向窗外,窗外狂风暴雨,天色乌云滚滚,像是到了夜晚。

栋梁哥脱了鞋,一只脚搭在车窗上,另一只脚扳在手心里,这时回过头来,说,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是个文化人啊。

王秋石只好一个劲地陪笑。苟剑桥说,栋梁哥,我这哥们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们村里那些后生,就他一个最牛逼。

栋梁哥笑了笑,把手心里的脚扳开,又掏烟,递了一根过来。王秋石赶忙举起手上的烟,说,还有,还有。

时间一点点过去,雨势越来越大,车窗外面全是水,整个世界都好像泡在了水上。王秋石摸不准苟剑桥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迟迟不走。不过他没有开口问,虽然他们以前是好哥们,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想法,那样直接问,显得太不礼貌了。既然苟剑桥请吃饭,那就安心等吃饭吧。

雨小下来的时候,栋梁哥的手机响了,一个女人打过来的,问他们在哪。栋梁哥说,就在天虹侧门口,你们出来就能看见。王秋石想,原来还有女人,的确,女人是要等的,王秋石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文学杂志清代诗人黄景仁文学圈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20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 回复
  • 这是对的,短篇写个断面就行了,从这个断面蠡测各色人等,弄个故事的“核”。汪曾祺说,短篇,把必要的东西写出来。通过一个饭局,说一场人生的局,杂以快死的文学、女人、猫头鹰等,皆是局里的好玩耍,我说,它是精简而好的。但我说,立意是伪善的,作者还在试图为文学和知识鸣冤,想通过一个失败得透顶文学青年竖一个道德的标,以期对这个腐烂到顶的时代作点小决裂,看起来三观正确,其实未必。塑造人物就行了,别塑造道德。
  • 谢谢郭老师佳评,一语击中我心中的那点担忧。我想,这是我贴出这篇小说最大的收获之一。

    回复

  • 冰冷的大雨和坚硬的饭局,展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金钱高高在上,坐在拜物教教主的位子上,睥睨众生,企图一统江湖。这个短篇,极为真实且生动地描写了王秋石面对一群拜物教信众时的心理挣扎。没有装饰,没有装逼,一切赤裸裸,暴露在一场大雨之下。宴会填塞了肚子,却让大脑更加空虚。原生态的描写带来刺痛,也带来拷问,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读完这篇小说,似有一场大雨聚落,将我全身淋湿。
  • 孙行者是孙勇评委吗?谢谢您的给了我一个高度评价,能得到您的妙赞,万分高兴,感谢。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9/06 16:28:52
    • 分享到:
  •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05 00:05:41
    • 分享到:
  •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6:04
    • 分享到:
  • 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矛盾和悖论。时至今日,往昔神圣的文学竟然深深陷入令人意料不到的困境: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鲜有人问津;有数不清的文学创作者不仅在物质上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连身边的人也对其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相反,诸如苟剑桥这类在工地上揽点小工程的不学无术者,不仅很轻松的就赚得钵满盆满,还受到了村里人,甚至是部分城里人的另眼相看。如此强烈反差不禁令人深思:当下,文学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 感谢黄兄的认可,赞赏。拙作因有你的佳评而倍感荣耀。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666
  • 666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92204
  • 8
  • 562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