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 点击:17329评论:132018/08/31 22:13

外面下着雨,王秋石坐在房里看书,读的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杂感》,正读到“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悲愁。这时,手机响了,王秋石从沉思中缓过来,是有人把他拖进了一个微信群。近来,不断有这样的小圈子出现,一帮人总是被拉来拉去,无形中被截流分支,按兴趣职业身份被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其实,现实中也不乏有这样的团体,只是没有字面和数据上的体现。王秋石不喜欢混别人的圈子,他有自己的圈子,但仍然免不了被人拉走的命运。

拉王秋石进群的是苟剑桥,王秋石一起长大的哥们,比他大了六岁,两人一起打过架,在乡下偷过鸡,打过狗,厮混了很长一段乱七八糟的日子。后来,王秋石大学毕业,在深圳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也写点小说,诗歌,偶尔能在报刊占一块很小的版面。相对整个文化圈来说,这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成绩,但这也足够他在朋友圈里炫耀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王秋石那点薄名,在同学朋友群中备受青睐,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管是吃饭,还是聚会,总要习惯性地叫上‘作家’王秋石。好像一场饭局没有王秋石,就显不出档次,缺了文化底蕴。王秋石其实并不喜欢参加各类饭局,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窝在一间十余平米的出租房里看书,写作。所以,这类饭局总是能推就推。

苟剑桥在群里问,有谁在福田。王秋石心里一愣,难道苟剑桥来福田了!王秋石记得,据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里,王秋石一直在这间出租房里,除了去杂志社上班,大部份时间都是泡在书本中。而且,近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经济与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同学朋友们已经很难对王秋石这个作家带有崇敬之心了,接近而立之年,大家谈论更多的是怎么赚钱,赚多少钱,去哪里吃饭,或是游玩,包二奶。而多年以后,作家王秋石仍然是王秋石,一没开车,二没买房,同几年前没有区别,这在同学眼中不免有点江郎才尽的意思。不光如此,王秋石所在的文化圈也是一落千丈,作家的人生暗淡无光,有些杂志社连工资都拖欠,就别说支付作者稿费了。整个文化出版行业,像一群饱受网店冲击下的实体店,每天都在清仓歇业,今天不是这本杂志停刊,就是那家杂志社发不出稿费,或者书商破产,跑路了。

王秋石回了信息,告诉苟剑桥,说他在福田。苟剑桥立马说,你在福田哪里?王秋石说,福民路。苟剑桥要了王秋石手机号码,马上拔了过来,让王秋石到天虹商场等他,晚点带他去吃家乡菜。王秋石看了看外面的雨,手上那本书,就像是一件老旧了的衣服,又受了潮,折皱巴巴地搭在膝盖上,他深呼了口气,该出去走走了,即便是一个雨天。

王秋石答应去见苟剑桥,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好久没见到苟剑桥了,他有些想他。记得王秋石参加高考那年,因为前一夜心情紧张,导致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挂到山头了。王秋石拔腿就往外跑,他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考场,可是半路上堵车,的士根本开不动。眼看就要迟到了,迟到是无法参加考试的。王秋石拼了三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他自杀的心都有。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苟剑桥骑了一辆摩托车经过。王秋石想也没想,摇下车窗,冲苟剑桥喊。苟剑桥停下摩托,问清了原因,他有些为难了。他骑的摩托车后面是两大包刚收上来的山货,根本无法载下王秋石。王秋石见苟剑桥没答应,急得眼泪直掉。最后,是苟剑桥见他掉了泪,就把山货卸下来,扔到路边,让王秋石上了摩托车,没了命地往考场赶。

多年以后,王秋石想,如果没有苟剑桥那次帮忙,他肯定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他的未来,他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他。然而,王秋石考的大学在北京,因为家里贫困,每期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王秋石为了筹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做家教,赚取一点学费。除了年关前后,王秋石就没有回去过。而在那个时候,苟剑桥早已因为贩卖娃娃鱼,被判了两年刑。出狱后,苟剑桥又去了广东,过年也没有回家。大学四年,王秋石只回去过四次,他好几次找人探听苟剑桥,想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但总是没有什么消息。一直到大学毕业,王秋石到深圳工作,才与苟剑桥联系上了。不过此时的苟剑桥已然大变模样,穿着花哨,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条青龙,王秋石听说,苟剑桥带了几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软饭,包括他的老婆也跟着当了小姐。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秋石断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也就不想和他再多做接触,只是潦草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王秋石在深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苟剑桥居所不定,昼伏夜出,这让王秋石有了不相见的理由。

然而,事隔多年后的这个雨天,有些落落寡合的王秋石,在这一刻竟然回想起了昔日与苟剑桥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文学的不景气,物质匮乏,生活上孤独与未来的迷惘使他落了泪。王秋石性子傲,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朋友,大家再提起王秋石,谈起他稍显落魄的生活,脸上不免挂了嘲弄。王秋石变得孤独起来,他急于想找一个人诉诸一下他的疼痛。尽管他觉得苟剑桥并不是一位好的倾诉者,但那又怎么样了?总比无处诉东南好,何况,每次想起苟剑桥丢下山货,送他去考场的情义,经过多年后,已经变得越发金贵了。

窗外的雨势并不大,王秋石找了雨伞,换好衣服,准备去赴约。出门前,他将抽屉里一包珍藏的好烟揣在了身上。走下楼,刚刚步出小区,天空忽然刮起一股狂风,一团巨大的乌云,铺天盖地,像是被水墨画师重重地泼洒在了白纸上,才一个提笔顿收,小雨变大雨,硕大的水珠,从半空现形,很快就在道路上积水成沟,成溪,成湖,哗啦啦,几条大街小巷,倾刻宛如一片汪洋。

王秋石打起了退堂鼓,他不想去了,雨水败坏了他的心情,但这时候,苟剑桥却打来电话,问他到了没有。王秋石只好一边说到了,一边加快脚步;多年未见,见惯世态炎凉的王秋石不想寒了一个老友的心。

在去的路上,伞太小,雨太大,有好几阵狂风暴雨差点要把人掀翻的兆头,尽管走得很小心,他的后背和鞋子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

到了约定地点,王秋石没有找到苟剑桥。他打电话问,苟剑桥笑哈哈地说,王秋石,我都看到你了,请你回头。

王秋石回头,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阵阵的暴雨和被雨水侵袭的大街上停靠的一排小轿车,哪见半个人影。

苟剑桥继续说,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没有,是越野款的。王秋石心里一惊,朝那辆在暴雨中划动雨刷的轿车望去。不用确认了,没等王秋石缓过神,苟剑桥把车开了过来,王秋石顶着伞跑过去,匆忙中,他见到车窗里竟有两个人,便赶紧缩回拉副架驶车门的手,打开后车厢,顺势爬了上去。一上去,王秋石就觉得身上有些难受起来,后背湿了,鞋子湿了,不知道是否该坐下,还是出去,他看到苟剑桥扭头正朝他挤眉弄眼,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阵难堪。

苟剑桥开了一辆小车来接王秋石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坐在轿车后面,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苟剑桥,苟剑桥剃了个光头,身材发了富,肚子隆起来,像一口锅,脖颈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特别晃眼。苟剑桥笑毕,指了指副驾驶的那个人说,这是我栋梁哥。

栋梁哥应声回头,四十多岁模样,额头有道刀疤痕,黑脸,面容刚毅,脖子也缠了条大金链子,比苟剑桥的还要粗上一圈。王秋石喉咙里咕嘟了声,心中有些畏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手伸进裤裆里准备拿烟,栋梁哥却已经抢先递了根过来,说,兄弟,抽烟。

定睛看看,是一根中华。王秋石手哆嗦了下,像口袋里进了条蛇,他赶紧接了过来,然而,刚放进嘴里,苟剑桥说,雨大,开不了窗,一会抽。

王秋石本没打算抽,只是习惯性放嘴边,听了,只好又把烟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苟剑桥把车挪了个位置,王秋石以为他要走,苟剑桥却把车停到了商场侧门口,还故意打开了车灯。车灯在暴雨中,要显得黯淡,却足以罩住正站在商场门口躲雨的一群女人。王秋石想说,这样不礼貌。栋梁哥却忽然高兴起来,指着说,对,就这样,娘的,这里的女人就是漂亮,有骚劲。

苟剑桥哈哈一笑,说,是啊,你瞧那个穿小短裙的女人,两条腿多白啊,夹得又紧,真是水灵哟。

王秋石心里打了个哽,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

苟剑桥和栋梁哥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调侃着商场门口的女人,淫秽的话语像是轿车里热辣的舞曲,让王秋石感到头昏脑胀。王秋石坐卧不安,他鞋子进水了,十个脚指头在鞋兜里抓了抓,滑溜溜的,像是两窝小蛇。他后背湿了,不得不把手伸进去把衣服顶起来。王秋石动作很慢,生恐苟剑桥从车窗后视镜瞧见他的窘迫。为此,他变得安静下来,一肚子准备对苟剑桥提醒拨正之类的话,全闷在了这辆轿车里。

苟剑桥扭过头来,问王秋石,现在做什么工作。王秋石说,还是编辑。苟剑桥皱了下眉头,似乎发现了一个难题,说,什么编辑?

王秋石说,某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工资高吗?听口气,苟剑桥好像不知道什么杂志社。

工资不高,但意义大。

王秋石最怕遇到这种不懂文学的人,没法了解一家省级刊物编辑的地位,也就不能更好地展现出他自己。他顺手在脊背抓了一把,背上湿湿的,有点黏,他用力刮了刮,刮走一部份水渍,见苟剑桥还愣着,忙掩饰道,一般吧,不能跟你比。

苟剑桥说,我听说你是作家了。

“瞎混。”谈到作家,王秋石腼腆地笑了笑。

“作家赚钱多吗?”

“啊,不多……没法和你比”。

王秋石十根脚趾头又在鞋兜里抓了抓,他把头扭向窗外,窗外狂风暴雨,天色乌云滚滚,像是到了夜晚。

栋梁哥脱了鞋,一只脚搭在车窗上,另一只脚扳在手心里,这时回过头来,说,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是个文化人啊。

王秋石只好一个劲地陪笑。苟剑桥说,栋梁哥,我这哥们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们村里那些后生,就他一个最牛逼。

栋梁哥笑了笑,把手心里的脚扳开,又掏烟,递了一根过来。王秋石赶忙举起手上的烟,说,还有,还有。

时间一点点过去,雨势越来越大,车窗外面全是水,整个世界都好像泡在了水上。王秋石摸不准苟剑桥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迟迟不走。不过他没有开口问,虽然他们以前是好哥们,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想法,那样直接问,显得太不礼貌了。既然苟剑桥请吃饭,那就安心等吃饭吧。

雨小下来的时候,栋梁哥的手机响了,一个女人打过来的,问他们在哪。栋梁哥说,就在天虹侧门口,你们出来就能看见。王秋石想,原来还有女人,的确,女人是要等的,王秋石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文学杂志清代诗人黄景仁文学圈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20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 回复
  • 这是对的,短篇写个断面就行了,从这个断面蠡测各色人等,弄个故事的“核”。汪曾祺说,短篇,把必要的东西写出来。通过一个饭局,说一场人生的局,杂以快死的文学、女人、猫头鹰等,皆是局里的好玩耍,我说,它是精简而好的。但我说,立意是伪善的,作者还在试图为文学和知识鸣冤,想通过一个失败得透顶文学青年竖一个道德的标,以期对这个腐烂到顶的时代作点小决裂,看起来三观正确,其实未必。塑造人物就行了,别塑造道德。
  • 谢谢郭老师佳评,一语击中我心中的那点担忧。我想,这是我贴出这篇小说最大的收获之一。

    回复

  • 冰冷的大雨和坚硬的饭局,展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金钱高高在上,坐在拜物教教主的位子上,睥睨众生,企图一统江湖。这个短篇,极为真实且生动地描写了王秋石面对一群拜物教信众时的心理挣扎。没有装饰,没有装逼,一切赤裸裸,暴露在一场大雨之下。宴会填塞了肚子,却让大脑更加空虚。原生态的描写带来刺痛,也带来拷问,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读完这篇小说,似有一场大雨聚落,将我全身淋湿。
  • 孙行者是孙勇评委吗?谢谢您的给了我一个高度评价,能得到您的妙赞,万分高兴,感谢。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9/06 16:28:52
    • 分享到:
  •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05 00:05:41
    • 分享到:
  •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6:04
    • 分享到:
  • 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矛盾和悖论。时至今日,往昔神圣的文学竟然深深陷入令人意料不到的困境: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鲜有人问津;有数不清的文学创作者不仅在物质上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连身边的人也对其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相反,诸如苟剑桥这类在工地上揽点小工程的不学无术者,不仅很轻松的就赚得钵满盆满,还受到了村里人,甚至是部分城里人的另眼相看。如此强烈反差不禁令人深思:当下,文学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 感谢黄兄的认可,赞赏。拙作因有你的佳评而倍感荣耀。

    回复

  • 作家?这个世界缺作家吗?从来都不缺。中国几千年出产的书不够么?还需要你们来写?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9/26 15:21:14
    • 分享到:
  • 一桌酒局,一段人生路。一个在上层社会纸醉金迷,一个底层世界边缘游走。贫富强差,道德人性。主角最后没有做成选择,而这个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有点意思。
  • 回复
  • 语言叙述很老到,唯觉话题有点陈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666
  • 666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2884
  • 8
  • 5620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