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 点击:31014评论:132018/08/31 22:13

外面下着雨,王秋石坐在房里看书,读的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杂感》,正读到“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悲愁。这时,手机响了,王秋石从沉思中缓过来,是有人把他拖进了一个微信群。近来,不断有这样的小圈子出现,一帮人总是被拉来拉去,无形中被截流分支,按兴趣职业身份被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其实,现实中也不乏有这样的团体,只是没有字面和数据上的体现。王秋石不喜欢混别人的圈子,他有自己的圈子,但仍然免不了被人拉走的命运。

拉王秋石进群的是苟剑桥,王秋石一起长大的哥们,比他大了六岁,两人一起打过架,在乡下偷过鸡,打过狗,厮混了很长一段乱七八糟的日子。后来,王秋石大学毕业,在深圳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也写点小说,诗歌,偶尔能在报刊占一块很小的版面。相对整个文化圈来说,这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成绩,但这也足够他在朋友圈里炫耀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王秋石那点薄名,在同学朋友群中备受青睐,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管是吃饭,还是聚会,总要习惯性地叫上‘作家’王秋石。好像一场饭局没有王秋石,就显不出档次,缺了文化底蕴。王秋石其实并不喜欢参加各类饭局,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窝在一间十余平米的出租房里看书,写作。所以,这类饭局总是能推就推。

苟剑桥在群里问,有谁在福田。王秋石心里一愣,难道苟剑桥来福田了!王秋石记得,据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里,王秋石一直在这间出租房里,除了去杂志社上班,大部份时间都是泡在书本中。而且,近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经济与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同学朋友们已经很难对王秋石这个作家带有崇敬之心了,接近而立之年,大家谈论更多的是怎么赚钱,赚多少钱,去哪里吃饭,或是游玩,包二奶。而多年以后,作家王秋石仍然是王秋石,一没开车,二没买房,同几年前没有区别,这在同学眼中不免有点江郎才尽的意思。不光如此,王秋石所在的文化圈也是一落千丈,作家的人生暗淡无光,有些杂志社连工资都拖欠,就别说支付作者稿费了。整个文化出版行业,像一群饱受网店冲击下的实体店,每天都在清仓歇业,今天不是这本杂志停刊,就是那家杂志社发不出稿费,或者书商破产,跑路了。

王秋石回了信息,告诉苟剑桥,说他在福田。苟剑桥立马说,你在福田哪里?王秋石说,福民路。苟剑桥要了王秋石手机号码,马上拔了过来,让王秋石到天虹商场等他,晚点带他去吃家乡菜。王秋石看了看外面的雨,手上那本书,就像是一件老旧了的衣服,又受了潮,折皱巴巴地搭在膝盖上,他深呼了口气,该出去走走了,即便是一个雨天。

王秋石答应去见苟剑桥,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好久没见到苟剑桥了,他有些想他。记得王秋石参加高考那年,因为前一夜心情紧张,导致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挂到山头了。王秋石拔腿就往外跑,他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考场,可是半路上堵车,的士根本开不动。眼看就要迟到了,迟到是无法参加考试的。王秋石拼了三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他自杀的心都有。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苟剑桥骑了一辆摩托车经过。王秋石想也没想,摇下车窗,冲苟剑桥喊。苟剑桥停下摩托,问清了原因,他有些为难了。他骑的摩托车后面是两大包刚收上来的山货,根本无法载下王秋石。王秋石见苟剑桥没答应,急得眼泪直掉。最后,是苟剑桥见他掉了泪,就把山货卸下来,扔到路边,让王秋石上了摩托车,没了命地往考场赶。

多年以后,王秋石想,如果没有苟剑桥那次帮忙,他肯定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他的未来,他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他。然而,王秋石考的大学在北京,因为家里贫困,每期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王秋石为了筹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做家教,赚取一点学费。除了年关前后,王秋石就没有回去过。而在那个时候,苟剑桥早已因为贩卖娃娃鱼,被判了两年刑。出狱后,苟剑桥又去了广东,过年也没有回家。大学四年,王秋石只回去过四次,他好几次找人探听苟剑桥,想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但总是没有什么消息。一直到大学毕业,王秋石到深圳工作,才与苟剑桥联系上了。不过此时的苟剑桥已然大变模样,穿着花哨,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条青龙,王秋石听说,苟剑桥带了几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软饭,包括他的老婆也跟着当了小姐。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秋石断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也就不想和他再多做接触,只是潦草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王秋石在深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苟剑桥居所不定,昼伏夜出,这让王秋石有了不相见的理由。

然而,事隔多年后的这个雨天,有些落落寡合的王秋石,在这一刻竟然回想起了昔日与苟剑桥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文学的不景气,物质匮乏,生活上孤独与未来的迷惘使他落了泪。王秋石性子傲,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朋友,大家再提起王秋石,谈起他稍显落魄的生活,脸上不免挂了嘲弄。王秋石变得孤独起来,他急于想找一个人诉诸一下他的疼痛。尽管他觉得苟剑桥并不是一位好的倾诉者,但那又怎么样了?总比无处诉东南好,何况,每次想起苟剑桥丢下山货,送他去考场的情义,经过多年后,已经变得越发金贵了。

窗外的雨势并不大,王秋石找了雨伞,换好衣服,准备去赴约。出门前,他将抽屉里一包珍藏的好烟揣在了身上。走下楼,刚刚步出小区,天空忽然刮起一股狂风,一团巨大的乌云,铺天盖地,像是被水墨画师重重地泼洒在了白纸上,才一个提笔顿收,小雨变大雨,硕大的水珠,从半空现形,很快就在道路上积水成沟,成溪,成湖,哗啦啦,几条大街小巷,倾刻宛如一片汪洋。

王秋石打起了退堂鼓,他不想去了,雨水败坏了他的心情,但这时候,苟剑桥却打来电话,问他到了没有。王秋石只好一边说到了,一边加快脚步;多年未见,见惯世态炎凉的王秋石不想寒了一个老友的心。

在去的路上,伞太小,雨太大,有好几阵狂风暴雨差点要把人掀翻的兆头,尽管走得很小心,他的后背和鞋子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

到了约定地点,王秋石没有找到苟剑桥。他打电话问,苟剑桥笑哈哈地说,王秋石,我都看到你了,请你回头。

王秋石回头,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阵阵的暴雨和被雨水侵袭的大街上停靠的一排小轿车,哪见半个人影。

苟剑桥继续说,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没有,是越野款的。王秋石心里一惊,朝那辆在暴雨中划动雨刷的轿车望去。不用确认了,没等王秋石缓过神,苟剑桥把车开了过来,王秋石顶着伞跑过去,匆忙中,他见到车窗里竟有两个人,便赶紧缩回拉副架驶车门的手,打开后车厢,顺势爬了上去。一上去,王秋石就觉得身上有些难受起来,后背湿了,鞋子湿了,不知道是否该坐下,还是出去,他看到苟剑桥扭头正朝他挤眉弄眼,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阵难堪。

苟剑桥开了一辆小车来接王秋石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坐在轿车后面,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苟剑桥,苟剑桥剃了个光头,身材发了富,肚子隆起来,像一口锅,脖颈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特别晃眼。苟剑桥笑毕,指了指副驾驶的那个人说,这是我栋梁哥。

栋梁哥应声回头,四十多岁模样,额头有道刀疤痕,黑脸,面容刚毅,脖子也缠了条大金链子,比苟剑桥的还要粗上一圈。王秋石喉咙里咕嘟了声,心中有些畏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手伸进裤裆里准备拿烟,栋梁哥却已经抢先递了根过来,说,兄弟,抽烟。

定睛看看,是一根中华。王秋石手哆嗦了下,像口袋里进了条蛇,他赶紧接了过来,然而,刚放进嘴里,苟剑桥说,雨大,开不了窗,一会抽。

王秋石本没打算抽,只是习惯性放嘴边,听了,只好又把烟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苟剑桥把车挪了个位置,王秋石以为他要走,苟剑桥却把车停到了商场侧门口,还故意打开了车灯。车灯在暴雨中,要显得黯淡,却足以罩住正站在商场门口躲雨的一群女人。王秋石想说,这样不礼貌。栋梁哥却忽然高兴起来,指着说,对,就这样,娘的,这里的女人就是漂亮,有骚劲。

苟剑桥哈哈一笑,说,是啊,你瞧那个穿小短裙的女人,两条腿多白啊,夹得又紧,真是水灵哟。

王秋石心里打了个哽,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

苟剑桥和栋梁哥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调侃着商场门口的女人,淫秽的话语像是轿车里热辣的舞曲,让王秋石感到头昏脑胀。王秋石坐卧不安,他鞋子进水了,十个脚指头在鞋兜里抓了抓,滑溜溜的,像是两窝小蛇。他后背湿了,不得不把手伸进去把衣服顶起来。王秋石动作很慢,生恐苟剑桥从车窗后视镜瞧见他的窘迫。为此,他变得安静下来,一肚子准备对苟剑桥提醒拨正之类的话,全闷在了这辆轿车里。

苟剑桥扭过头来,问王秋石,现在做什么工作。王秋石说,还是编辑。苟剑桥皱了下眉头,似乎发现了一个难题,说,什么编辑?

王秋石说,某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工资高吗?听口气,苟剑桥好像不知道什么杂志社。

工资不高,但意义大。

王秋石最怕遇到这种不懂文学的人,没法了解一家省级刊物编辑的地位,也就不能更好地展现出他自己。他顺手在脊背抓了一把,背上湿湿的,有点黏,他用力刮了刮,刮走一部份水渍,见苟剑桥还愣着,忙掩饰道,一般吧,不能跟你比。

苟剑桥说,我听说你是作家了。

“瞎混。”谈到作家,王秋石腼腆地笑了笑。

“作家赚钱多吗?”

“啊,不多……没法和你比”。

王秋石十根脚趾头又在鞋兜里抓了抓,他把头扭向窗外,窗外狂风暴雨,天色乌云滚滚,像是到了夜晚。

栋梁哥脱了鞋,一只脚搭在车窗上,另一只脚扳在手心里,这时回过头来,说,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是个文化人啊。

王秋石只好一个劲地陪笑。苟剑桥说,栋梁哥,我这哥们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们村里那些后生,就他一个最牛逼。

栋梁哥笑了笑,把手心里的脚扳开,又掏烟,递了一根过来。王秋石赶忙举起手上的烟,说,还有,还有。

时间一点点过去,雨势越来越大,车窗外面全是水,整个世界都好像泡在了水上。王秋石摸不准苟剑桥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迟迟不走。不过他没有开口问,虽然他们以前是好哥们,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想法,那样直接问,显得太不礼貌了。既然苟剑桥请吃饭,那就安心等吃饭吧。

雨小下来的时候,栋梁哥的手机响了,一个女人打过来的,问他们在哪。栋梁哥说,就在天虹侧门口,你们出来就能看见。王秋石想,原来还有女人,的确,女人是要等的,王秋石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文学杂志清代诗人黄景仁文学圈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20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 回复
  • 这是对的,短篇写个断面就行了,从这个断面蠡测各色人等,弄个故事的“核”。汪曾祺说,短篇,把必要的东西写出来。通过一个饭局,说一场人生的局,杂以快死的文学、女人、猫头鹰等,皆是局里的好玩耍,我说,它是精简而好的。但我说,立意是伪善的,作者还在试图为文学和知识鸣冤,想通过一个失败得透顶文学青年竖一个道德的标,以期对这个腐烂到顶的时代作点小决裂,看起来三观正确,其实未必。塑造人物就行了,别塑造道德。
  • 谢谢郭老师佳评,一语击中我心中的那点担忧。我想,这是我贴出这篇小说最大的收获之一。

    回复

  • 冰冷的大雨和坚硬的饭局,展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金钱高高在上,坐在拜物教教主的位子上,睥睨众生,企图一统江湖。这个短篇,极为真实且生动地描写了王秋石面对一群拜物教信众时的心理挣扎。没有装饰,没有装逼,一切赤裸裸,暴露在一场大雨之下。宴会填塞了肚子,却让大脑更加空虚。原生态的描写带来刺痛,也带来拷问,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读完这篇小说,似有一场大雨聚落,将我全身淋湿。
  • 孙行者是孙勇评委吗?谢谢您的给了我一个高度评价,能得到您的妙赞,万分高兴,感谢。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9/06 16:28:52
    • 分享到:
  •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05 00:05:41
    • 分享到:
  •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6:04
    • 分享到:
  • 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矛盾和悖论。时至今日,往昔神圣的文学竟然深深陷入令人意料不到的困境: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鲜有人问津;有数不清的文学创作者不仅在物质上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连身边的人也对其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相反,诸如苟剑桥这类在工地上揽点小工程的不学无术者,不仅很轻松的就赚得钵满盆满,还受到了村里人,甚至是部分城里人的另眼相看。如此强烈反差不禁令人深思:当下,文学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 感谢黄兄的认可,赞赏。拙作因有你的佳评而倍感荣耀。

    回复

  • 作家?这个世界缺作家吗?从来都不缺。中国几千年出产的书不够么?还需要你们来写?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9/26 15:21:14
    • 分享到:
  • 一桌酒局,一段人生路。一个在上层社会纸醉金迷,一个底层世界边缘游走。贫富强差,道德人性。主角最后没有做成选择,而这个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有点意思。
  • 回复
  • 语言叙述很老到,唯觉话题有点陈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666
  • 666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2884
  • 8
  • 566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