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乡篇(组诗)
  • 点击:2208评论:92018/09/05 09:42

回乡篇


我行走过其它省,又回到了出生地

被我爱过的山,亲近过的水。还有四处随我浪游的云

都留不住我,且向故乡的旧墙寻找我的踪迹

就算向异乡做过深情表白

这一晚的火烧云和粮仓中的粮食

还有与我捉襟相对的乡下人。我逐渐意识到我爱着他们

这曾经被我背离过有着温暖和疼痛像尘埃一样落下来的

以致泪水涌现交织中人生的悲欢



有祖坟的地方不一定是故乡


心流浪久了,常常要对着它说话

原本以为血液融入了异乡,连生活习惯都改变了

和纽扣缀在一起的,是一条通往母亲的脐带

她在,我就是她命中的风筝,活在摇摇晃晃的天空

穿过两千公里的乡愁,地理上横写着的小数点就是我的出生地

它已经变成了荒草,被荒草掩埋的祖坟

不属于苍山,也不属于白云,也不属于程氏宗庙

我一直把它错误的画上句号,原来它只是省掉了根

和随水而漂的浮萍。姓老人,姓小孩的出生地

已经是一个精神涣散了的乡村

一个留守下来的人,走在它的路上

靠着耻辱取暖。心如果是在流浪,以白露为霜

回忆是一座城,且向天空白云悠悠

而我的出生地,到处都是坟

死去的灵魂我打扰了。白发苍苍的心犹如夕阳

活着的人

一直生活在所谓的第二故乡



母亲


我以为心安的地方就是故乡。在我踏出

出生地之后。我借着小小的躯体

建设城市。流汗,流血,流泪水

用一米七零的少年换回老态龙钟的老翁

和爷爷一样做了大地的儿子

那样去遗忘时光。我原本以为回到故乡

就真的尘埃落定了

所有埋葬青春的坟头,都是回望

我是一个容易喜欢悲剧的人,怀揣着一琴的忧郁

一袋的诗歌

回到母亲的子宫

我甚至不喜欢我的存在,除非我换掉我的骨血

除非我真的不懂得思考,只做一个现实中的奴隶

我再在母亲的脐带下挣脱而去

我这样像我儿子一样长到了十四岁

我以为诗歌可以拯救灵魂,可以改变我的身份

活到六十岁,我还是活回了自己

我以为有母亲的地方就是故乡,拍掉身上的灰尘

以血还血,以肉割肉

我却无法割掉我的坏脾气

我恋爱眼泪,恋爱独身

多少年来,母亲,你一次又一次送我出家门

你每一次背影,就像车轮碾碎灰尘

母亲期盼的,和我追求的

都成了反比

外出二十年来,我把你塑造的我完全打破

换回你不认识的我

我给了你贫穷,风声,从来没有让你抬起头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抱歉

我以为我真的不远游了,做母亲的丈夫

我变成了父亲的喉结

给你婚床,给你稻谷

给你儿女

给你黄金。今夜,我看你的头发从露水里白

你缝补了一夜的补丁

在我灵魂里不得安宁。我的每一双鞋子

都是不归的路

直到我变成了母性的你,嫁给有故乡的人



村庄安静下来了


像一个人静静的守着油灯读书

河岸两旁能听到翻书的声音,好静啊

静得人生敬畏。一个人走出去

身子空荡荡的,带着石子的口袋

他走了两天两晚,也没有碰到另一个人

喧闹了一阵子的村庄,静下来有些荒废

就像被丢到荒郊野岭的弹弓,风吹着瓦楞

走了两天两晚的人,头发都白完了

他回来收拾酒冷残棋的夜晚,他也想走出去

奈何脚下生着根须。他养育了三个儿子

家就像一个旅馆,他们回来时就小住两天

他闲下来就孤独,只有不停的走动

扫把扫着落叶,扫着春天的一筐筐火焰

尽管桌子都旧了,他都努力擦洗得很干净

像有什么人突然回来,他总是摆放着很多碗筷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书翻到了六十六页

这唯一的声嚣,搅起了村庄的微瀾



所有回乡的路都是奔丧的路


秋云弄巧,微风有信

心中早早立起了坟,在离乡的高速公路上

一辆波光粼粼的大货车像一条巨蟒

所有离乡的人,背着身上的井

在水旁折一枝杨柳,依依的就此告别了父老

他们浩浩荡荡地正中巨蟒的血盆大口

如今,又气喘吁吁的磨着大货车的轮胎

心中的坟早已离开了人间,身上的井

寸草不生的被遗弃在秋光收尽的高速公路上

“这里才是你最终的家”,“我死也不回来”

他和父亲最后的对话,就像汽车开上悬崖

所有回乡的路都是奔丧的路

而回乡的人早已挖好了自己的坟



故乡


我们要搬运天空的石头,才能填满故乡的河流

我们要放空内心的棉絮,才能得到十足的冬眠

真的,我不能再呆下去了

从去年冬天,我一直学会孤独的抽烟

有时,我走出故乡的村口

望望山,除了山还是山

有时,我去集镇上买粮食

去问问汽车,我连外出的勇气都丧失了

我从来不敢去提出任何一句外乡

我怕藏在心里的担忧,表露出给别人了

曾经以为做一个回到故乡的人

我是抽出内心的诗人,鞭打现实中的自己

我在村里养了一只又一只狗

我希望它替我看管房子。再我又一次踏出远方的思想

它替我舔着舌头

当我知道我无法再饲养它的时候,我内心的恐惧

只有河床再挖掘我的双脚




冬天逼近粮仓,暮色稍微后退了一点

我在村里的一棵鸟巢里,盼望着又一个春天

乌鸦最后告别我的时候,它穿了一件灰色的衣裳

它像是去卡夫卡的城堡,变形成一个人的样子

我是一个不会侍弄庄稼的农民了,我在孤独的营建房子

我建完了一栋,又拆毁它一栋

我就孤独的营建房子

我保持了一个城市里的建筑者,我把那份耻辱当成了尊容

如果天空再远一点,我就不会孤独

大地再宽容一些,就不会那么愤怒

有时候,我走下月亮的梯子

我只是看到影子成了三个人



尘埃落定的后退


再也不能后退了,一退就回到了小学校

孤零零的两棵榕树还在,枝繁叶茂的我曾叫它母树

另一棵叶淡枝疏的,我们的语文老师曾让我描写过

它们是恋爱中的树,像一块怀抱抱着课堂

一退再退,就是母亲的子宫了

黎明是静静的产床,诞生了诗人和思想

站在小学校前,两棵恋爱中的榕树

孤零零的,一棵是叶淡枝疏的我叫它公树

另一棵枝繁叶茂的,我曾在作文里对它进行描写过

它们相互站着,又相互陌生了几十年

它们的怀抱抱着课堂,手不及处,课桌纷飞

脚不及地,鼠蛇逃走

一种尘埃无法落定的后退



扒开荒草寻找故乡


活在荒草里与草虫做伴

他已经活了整整八十年了,他也不肯搬到山下去

荒草里的山风和明月,祖坟和太阳

是他最终的宿命。荒草已经埋到他的脖子了

他也不显得惊慌,从容不迫的灵魂荒废着

寂寞了,就扒开荒草找老伴的坟墓

内心的荒芜早已经没有人烟

只剩下躯壳重重的挂在身体上,像水袋那样渴

他也没有世外桃源的想法,从搬迁到此

他就注定是这土地上的最后的亡灵

儿子爬山涉水从深圳回来,扒开草丛

他还在享受着阳光的暖意,嘴里嚼着草茎

腊月初四,宰猪杀羊,烹肉打酒,他和儿子就团了年

儿子就返回了深圳过年。酒杯间

他吐露了真情,当年他的父母走投无路

是这块土地收留了他们,包含土地上的人



别母辞


又一次别,青山为雪白头

坐在大巴上我听见雪的融化声

雪很细,像发丝一样润在心里浸泡离别无绪

向着离去的背影,脖子上,以及侧身而去的村庄

像天堂一样,我看见,时光交织下的朝如青丝

转眼是暮雪沉沉,二十年来,是多少辞别

我按住,一颗泪,当一切奔涌到眼底

这打工的泪,雨雪纷纷

她掏出一分分的纸币,从一层一层的布手帕里

展开了一望无垠的山川,她的希望

是我从此天涯,奔波无数的月光

思想是落草为寇,异乡的赌注像乌鸦开了一场宴席

第一次别,从此有天涯的勇气

也有孤独击穿的被头。她一次又一次交给我的是背影

我交给她的是绝尘而去的公车和偶尔的纸信

思念会随水而起,也会在异乡的街头化成梧桐

车还没停稳,她就大叫着

把一个又一个行李往车里送,行李闪开来

一颗颗金色的橘子滚出来,洒落在车厢的角落

车一停稳,又把她的命我的命生生的剥离

从此以后,她是故乡,我是异乡

只有偶尔的电话里能听到她似水无声的华发

两双鞋子孤独终老。我被什么勒痛

是针脚,是她孤灯下的针线,为的是明天的我

风里一程相送,雨里一程的温暖

那一双布鞋,我一直没穿,我穿下了城市橱窗下的幻梦

这一次别,我的青丝如华发,她的白发才隐隐的雪山

而我在城市艰辛奋斗的时候,也少不了她的责备

我骨子的傲骨随时会击穿我的皮肉

她不明究里,我的骨血里流着的是她的反骨

她不知我作诗,也不知诗有什么意义

而她活着就是我的诗,和我一次一次分别在马路上

那就是诗。当我的青春耗尽

而她却是拄着拐杖的老人,送我也是在马路

而我不能给她骄傲,她却为我们守着家

当我孤独时,她终身孤独

我们相逢而笑,为气短情长

挥泪而别。又一次而别,我两肩霜花

她世事洞察,我不能给她在亲友面前的肆气

一袋诗囊,不及阳春白雪

绝尘而弃的青烟,消失在村庄的竹林外

今夜的火车上,我不想她

而是想一首与她离别的诗。杨柳依依

离我不融化的雪山已在千山外,只有一轮明月

看清了我们的命运,稳住了一生

  • 1
  • 关键词:故乡母亲土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9-10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520周冠打赏48000,共计48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军评委2018/09/07 17:57:07
    • 分享到:
  • 故乡是诗人永恒的母题。诗人从大都市回到故乡,第二故乡就变成第一故乡了。他的感触却只是乡悲乡怨。同时他也感到现代工业文明对故乡农村文明的一种蚕食。特别是农村城市化,对故乡生态文明的一种浸食,都是他诗歌的主题。这是他祖上流浪到这个地方,被敞开怀抱收留的地方。他对故乡的情感是很深,在城市生活了20多年。观念思想都得到改变,他需要在都市奋斗、为家乡的亲人过上更好的幸福生活而努力。语言很有张力,非常耐读。
    • 程鹏2018/09/07 21:49:00
    • 分享到: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38:59
    • 分享到:
  • 这首诗为下一年的比赛开了个有分量的好头。
    • 程鹏2018/09/10 13:36:06
    • 分享到:
  • 回复

    • 文缘4举人2018/09/05 18:00:44
    • 分享到:
  • 文学就是文学,读了经典才知道什么是文学,文学就是用真实的文字书写真实的感情,用笔下的碰撞和內共鸣去书写人生、激发人生、感悟人生!把无奈写进了血液,把寄托写进了诗里,把情感写进了人的内心,把人生写进了大山“活在荒草里与草虫做伴…
    • 程鹏2018/09/06 09:15:08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写诗
  • 写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0125
  • 4
  • 48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