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 点击:2405评论:72018/10/23 19:14


不敢相信,在6年前,我还一无所知的上沙村,转眼竟占去我一辈子十分之一的时光——如果一辈子按60年计算的话。

这和家乡的那个村庄不同,回过头再去看看上沙村的人,每一张面孔,竟然全部是生疏的,甚至,我叫不出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也许, 这都缘于上沙村是别人的村庄吧!

可是我的记忆里,分明认识过那么多人。


二房东


二房东是梅州人,是我在上沙村接触到的第一个人,6年时间,见面不足百次,但就这频率,已经是我在上沙村见面最多的人了。虽然和她见面全都是因为交租金的事情,而且每次时间不超过3分钟,但我仍记住了她穿着长裙气喘嘘嘘地跑到7楼的场景,记住她一边敲着隔壁的房门,一边嗓门很高地问,“家里有人吗?”的样子,也记得偶尔开玩笑后,她咧着嘴,昂着头,花枝乱颤的大笑……

二房东很爱笑,这是我跟她面对面沟通时,感觉到的。在其他场合遇到她的时候,倒是很少看她笑,常常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那种表情,我并不陌生,因为,我也见过——在她提出涨租,我又提出抗议的时候。但往往的结果是,她嘟着嘴说,”我也没有办法啊,大房东要涨租,我只有服从安排。大房东时不时会打听这边的房租市场,房子能租多少钱,他比我还清楚……你如果不接受,那就只有搬家了……”

居无定所的人都知道,搬一次家有多麻烦。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一次一次妥协,一次一次接受了她涨租的要求。其实,这房租虽然涨了150块,比起周边来说,差不多户型的房子,并不算贵。

有天晚上,我在外面上课。回到住处时,才发现钥匙丢在办公室了。我试着联系二房东,去拿她家的备用钥匙。看到我的信息后,她马上回复说,“我在陪女儿练琴,大概半个小时后回来,我打车回,很快的,你到10巷4号102等我……”

那是我第一次去她的住所。和大部分城中村楼房的首层一样,一楼是饭厅和厨房,二楼是卧室。看我到了门口,她赶紧从沙发后面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看上去很有历史的月饼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串串钥匙。“都在这里,3号楼的钥匙都在这里,你自己找一下,上面贴着标签,704。”她说着,就把装钥匙的月饼盒递给我。

二房东,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很高,一头染过色的头发,做成大波浪的效果,走起来路,波浪一起一伏。有时候会在小巷里看到她和她的大女儿,很漂亮。她也总是很骄傲地揽过她,说,“这是我女儿,大提琴拉得非常棒……”每每这时,我总是很客套地回应,“厉害,厉害!”我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来夸奖她。

二房东的两个女儿,都高挑漂亮,虽然只有10岁左右,但已经出落得相当俊俏。而她的儿子,相比之下,倒有些逊色——皮肤黑黑的,身子壮壮的,不过也算是个帅气的小男生。后来,见到二房东的老公,才发现,基因真的是个奇迹。

前不久,在二房东的朋友圈,看到她女儿获得了全国比赛某个奖项的消息,我点了一个赞。点评了一句:恭喜恭喜棒棒哒!

二房东很快回复:谢谢!

这样的形式,像极了我们的关系。有着合作关系的客套,也有着普通朋友间的适当迎合。我相信,她不看微信,不看租房合同,一定想不起我的名字。就像我,总不记得她姓甚名谁一样。



卖鱼佬


楼下有一家菜店,200平方的面积,蔬菜、水果、鸡鸭鱼肉、海鲜等等,一应俱全。

和附近的大型超市比起来,这里的蔬菜新鲜而且价格便宜。很多人会被店门口标注着“0.29元一斤的大白菜,0.69元一斤的大萝卜”的广告牌给“惊”住了。确实很难想象,在深圳这样的城市,还有这么便宜的蔬菜。

住在上沙的6年,我的餐桌上的菜肴,基本上都来自这里。一来二去,就和里面的整菜员、收银员熟络了。

这种熟络仅限于我是顾客,他们是店员的关系。在路上遇到,我能认出他们,他们未必会认得我。所以,有时候,在路上遇到,我会故意走进路边的其他商店。

有些关系,离开了特定场合,打招呼都尴尬。

他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经常听到他牛哄哄地对讨价还价的顾客说“不讲价,讲价请去别处买。”我心里暗想,啥时候卖鱼的,也这么拽了?

有次,我去买海鲜,正遇上他跟一个大妈吵架——据说是大妈在装虾的水池里,一只一只捏虾,然后捏了十几分钟,说一句不新鲜,就将挑出来的几十只虾,一股脑儿又倒进了虾池。

这下卖鱼佬不愿意了,要她把那些奄奄一息的虾全买走。“这虾也不多,就三斤,你这么大力气,一只一只都捏得差不多了,买回家好好补补……”

不少人围上来看热闹,大妈就摆出了“我是上帝”的架式,“我买活虾,难道我看看虾是死是活错了吗?这虾本来就不新鲜,如果活蹦乱跳的虾,我拿一下就会死了?”

“这虾都是一早上岸的,你这样一个一个捏,水都让你搅浑了,能不死啊?废话少说,你不买这个虾,今天你就不要走了……”

我赶紧走开了,因为我一直信奉,看热闹的,从来没有好意外。

有天上午,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要来吃饭,还特别强调要吃那次吃的“干煸鱼”。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下楼去买鱼。结果,进了菜店,一摸口袋才发现,钱包没带,手机也没有带。我可是住在没有电梯的7楼啊,这可如何是好?我试着给那个卖鱼的说了一下,“老板,我想来买鱼的,结果刚才才发现,手机钱包都没有带,能不能先赊给我,等一下我再还你? ”

“没事,你要啥鱼?大的小的?”仍是往日那听起来牛哄哄的腔调,但此刻,竟然有些豪放。

“来条鲳鱼,一斤半左右就好。”朋友点名要吃的“干煸鱼”,就是不加水干煸闷成的“鲳鱼”。锅里加入适量的食用油之后,葱姜爆锅,将鱼放入油里煎两分钟,然后加入大料、蒜瓣、香菇等,继续干煸,然后加入酱油和醋,小火闷烧片刻即可出锅。因为时间短,且不加水,只能选取肉薄的鱼。鲳鱼肉薄,煎两分钟就差不多熟了,点了酱油醋再闷烧一下,就可以熟透了。因为是快烧烹制,鱼肉外焦里嫩,分外美味。

正陷在做鱼的回忆里,鱼就杀好了,“这鱼一斤四两,21元,再给你9块,你买配料。”卖鱼佬说着,一手递过来一张五元的纸币和四张一元的纸币,一手递过来装鱼的胶袋,“你回头还我30块就好。”

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不停地点着头,收下了卖鱼佬的钱。那一刻,我想,我们在有时候看到的所谓的“坏人”,也许并不坏,甚至是一个好人。

当我摘除那个有色眼镜,再去菜店买菜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在那里,人还是那个人,表情也还是那表情,却明显地感觉到比以前有了很多亲和力。

也许, 有些距离,是因为不了解。只是,有些了解,永远没有机会。

他肯赊鱼给我,一定把我当作认识的人,或者是觉得我是个面熟的人。同样的,他换掉那个菜店的工作服,再做个酷酷的发型,在路上遇到,我未必能认出他。

我认识的,只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其他信息,一概不知。

若有缘相见,不必问你的名字;若明日天涯,又何必问你的名字?我想,我们很多人,都因为这个原因,把很多疑问吞回了肚里。

真的,很多问题,不必问。


理发师


住处附近有个发廊,店名纤手。店主原是一个江西小伙,30岁左右的年纪,相貌普通,常常身着小镇青年的服装。在深圳,哪怕是在城中村,看起来,都有一些和深圳格格不入的感觉。发廊生意一直不太好,到他店里剪发的,多是快递小哥、搬运工、各种临时工等,我来来去去经过那里数十次,也不过看到两三次有女宾在洗头。

我在那里理发的时候,店里只有我和他。他感叹深圳的花销太大,说这里的姑娘都很物质,说自己工作多年,还没有攒到钱,说自己的女朋友因为自己穷,跟了别人……从他的嘴里,我没有听到过一条好消息。他的每一条信息里,都包含着怨气。

最后一次去理发的时候,他说他的侄子要跟他妈妈一起来深圳了,他要去看看她们。“他们过来了,很烦的,小侄子又超级调皮。只能住我哥那里,我这里住不下的……”

几天之后,经过那家发廊,看到了一个衣着鲜亮的时尚小伙,正在帮一个美女烫发。仔细一看房间布局也有调整,设施也有增加,就连灯光也美了不少。我这才明白,原来,这发廊被江西小伙转让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衣着光鲜,面容白皙的理发师,很快吸引了众多女顾客和白领阶层。虽然价格比以前贵了三分之一,人却比以前明显多了起来——至少,我每次去的时候,前面至少要等三到五位。

和江西小伙不同,这个东北小伙有着开朗的性格,室内的音箱里一直放着流行歌曲,都是大家可以跟着哼的那种。东北小伙爱聊天,讲他们那里的二人传,讲东北人谈恋爱的风俗,讲自己闹的笑话……

有次他问我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快餐,我推荐了一家砂锅饭。“只是不知道你这个东北人,是否能吃得习惯了,我个人感觉是不错的。”后来,我去了那家砂锅店,给他拿来了订餐小卡片。再去理发的时候,东北小伙告诉我,“那砂锅不错,尤其是腊肠双拼,贼香……”

和他聊理发行业的规则,他说,“理发,是美的需要,更是基本生活的需要。不修边幅,怎么说,也都是贬义词。如果条件允许,我相信,没有人会不修边幅。 我们做这行的,就更要把自己装扮得好好的,我想,你肯定不会到一间看起来脏乱差的发廊理发,也不敢将你的发型交给一个外表看起来很邋遢的理发师……”

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理发师。很多岗位,都要从对自己有要求开始的。

前不久,经过那家发廊,看到东北小伙仍和以前一样忙着,边上多了一个洗头的小工。对面二手家具店老板告诉我,“生意太好,忙不过来,他请了一个小工,专门帮客人洗头,吹风……”

这是我见到的,关于“好项目,好地段,还需要适合的人去做”的最好证明。

我扫码付款给他,知道他叫小军。而对我,他亲热地叫“哥”。这应该是他对所有成年男性的称呼。走出他的发廊,他不一定会记得,或者是他愿意认我这个“哥”。


馒头店老板


在塘宴七街,有一条长约500米的小巷子。之所以,叫它小巷子,因为它不足四米宽,蜿蜒在林立的民房间。在这小巷两旁,却密集地排列着上百家店铺。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

作为一个北方人,对馒头的感情一直很深厚,这种感情只属于那种有弹性有韧性的北方馒头,像南方那种软软的,跟面包一样的馒头,北方人多数吃不习惯。而在这个狭长的巷道一旁,就开着一家北方馒头店。

每次经过,我都能闻到小麦的香味,那种香味,时常能让我想到年少时,在厨房里母亲掀开蒸馒头锅盖的场景。

“老面馒头,不用发酵粉。”第一次光顾,老板就这样告诉我。老板是安徽人,黝黑的皮肤,眼睛很亮。我相信他说的话,从此,我成了他家店铺的常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上沙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30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8-10-29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 小宇2018/10/26 15:15:12
    • 分享到:
  • 离开上沙几个月了,这篇文章,算是对那5年半的一个总结。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转身,就再也不见了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3 20:13:29
    • 分享到: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 小宇2018/10/26 15:14:07
    • 分享到:
  • 作为一名生活在深圳的打工者,日常接触的人群,就是这些啊,是他们组成了我的生活,成就了我的日常。感谢黄老师!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10/23 19:31:35
    • 分享到: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 回复
  • 反应真快,下次再来篇真正的访谈。
    • 小宇2018/10/26 15:15:46
    • 分享到:
  • 应该会有一篇真正的访谈。待我找到“精彩”的人选。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玉
  • (江湖无名号)
  • 5进士
  • 4星
  • 3钻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508044
  • 44
  • 2137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