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斑鸠
  • 点击:9834评论:02018/12/10 13:14

开学那天下午,陈小鹏差点和体育课代表干起来。

上午举行开学典礼,陈小鹏比很多女同学还要瘦小,站在前排。唱国歌时,面对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他很兴奋。升旗仪式结束后,他没直接去教室,去了洗手间。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上学前又去医院看了一下母亲喂了两勺中药,加上塞车,他差一点就迟到了,硬是憋着一泡尿才参加完开学典礼。从洗手间出来,他发现同学们全进教室了,一只斑鸠落在球场草坪上,便“Ceu-u, Ceu-u u”叫了几声,那斑鸠也“Ceu-u, Ceu-u u”应了两声。

跟同学们都不熟,课间休息时他独自坐在草坪里看鸟,除了几只白鸽和山麻雀,没见着斑鸠。他又蹲去榕树下,“Ceu-u, Ceu-u u”地叫,仍然失望。有几个调皮的同学围着他嘻嘻笑,他偶尔盯他们两眼,继续“Ceu-u, Ceu-u u”地叫。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语文。临近放学时老师布置家庭作业,要求同学们根据三张图片写一篇800字的作文。图片是通过幻灯片演示的。老师说这些图片是她早上亲自在校园里拍的,一张是球场草坪上的一只鸟,一张是花不像花草不是草的特写,还有一张是草坪里的三朵白蘑菇。老师又说,通过这些图片,大家展开联想,用一个故事把它们生动地串连起来,放学回去就写,明天早自习时交给科代表,优秀作品将在课堂上朗读,特别优秀的推荐给《校园风采》发表,希望大家认真对待。

老师边说边滚动图片,没两分钟就说完了,然后把投影也关了。有同学表示没听明白没看清图片,请老师再放放投影。老师姓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据说刚来这所职业中学实习,瘦小白净,要是穿上校服混在学生中间,你未必一眼能看出她是老师。黄老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同学们,我觉得我讲得很明白了,照片你们也看过了,还是不要重复了。为啥呢?一是考验你们认真听讲没有,二是快到点我也没时间多说了,三是正好给你们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有不明白的地方问问别的同学。

黄老师刚说完陈小鹏就站了起来。他举手道,黄老师,我全明白了,谁不懂可以问我。

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目光转向体育课代表。体育科代表是个男生,又高又壮,拿过市中学生运动会跳远第六名。他站起来盯着陈小鹏问,你一个新来的插班生出什么风头?全明白了?操场上有几条跑道你明白吗?第一张照片上是什么鸟你弄懂了吗?

我怎么不懂?斑鸠啊!陈小鹏说着便“Ceu-u, Ceu-u u” 叫了起来。

呵呵,斑鸠?明明是鸽子嘛!眼瞎咩?体育科代表说着一屁股坐在了课桌上。

你才眼瞎!我说是斑鸠就是斑鸠,陈小鹏转身问黄老师,你说是斑鸠还是鸽子?

黄老师没回答他的问题。她指着体育课代表说,请你下来,课桌不是拿来坐的。

这时语文课代表站了起来。她推了一下身旁的体育课代表,说你坐什么桌子呀?他傻你也傻?然后又问老师,我们校园里全是鸽子,怎么就来了只斑鸠呢?鸽子是和平的象征,是高智商的信使,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校园里从来没有斑鸠这种野鸟,我们怎么能因为这只斑鸠而损坏学校的声誉呢?同学们说对不对?

对!大部分同学吼了起来。

陈小鹏没吭声。他满脸通红,一跺脚,狠狠盯着语文课代表。

看什么看?她是你看的吗?死斑鸠臭野鸟抢什么风头?滚!体育课代表猛地推了陈小鹏一把。陈小鹏一个趔趄坐地上,怀里的课本跌落一地。他爬起来没回击体育课代表,默默地弯腰捡课本。语文课代表握着白白的小拳头,在他背上比划两下,又佯装踢了一脚,然后做一个鬼脸,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这时下课铃响了。语文老师来到体育课代表面前,嘴唇动了动,却啥也没说,低着头混在学生队伍中出了教室。

陈小鹏捧着课本,想拦住体育课代表说点什么,被他狠狠一推又坐在了地上。陈小鹏爬起来,没去追赶他,独自来到操场上,站在草坪里看着同学们有的被家长接走,有的自己出了校门。

他望望天空,夕阳通红,一抹晚霞泛着金光。一片宽大的叶子突然飘过来,恰巧盖住了一条不知名的小黑虫。他来到草坪中央盘腿坐下,“Ceu-u, Ceu-u u”叫几声,喧嚣的校园便显得安静了。

斑鸠呢?他又朝四周看了看。连一只山麻雀都没有,简直无聊极了!他只好摸出手机看父亲中午发来的信息:

你晓得的,你妈的病越来越来重了,可她就是不听,昨天又吐血了还吵着想去上班。小鹏啊,放学后你先别回家,这边的房子上午退了,你那边的房东想涨价,怕得重新找地方了,你随便吃点东西,晚上等我电话。

学校附近好吃的东西可多了,中午他已出去看过。开学第一天,那些住校的同学都回家了,学校没供应晚餐。他想去重庆小面馆吃一碗牛肉豌豆面。

刚出草坪,脸上凉了一下。他抹抹脸望着天,天空仍然晴朗,夕辉穿过榕树叶,一只鸟落向了草坪。他伸手一闻,真是鸟屎。那鸟灰灰的,在草坪里蹦来跳去。斑鸠?真是斑鸠啊!没错,这里确实有斑鸠。黄老师拍的就是斑鸠嘛!我怎么连斑鸠都不认识呢?你们真讨厌!斑鸠怎么了?野鸟怎么了?老子就是斑鸠,自由飞翔。老子就是野鸟,海阔天空。怎么了?黄老师你听,斑鸠“Ceu-u, Ceu-u u”叫呢。陈小鹏差点叫了出来。

这斑鸠像是饿了,在草丛里觅食。夏季多雨,暑假后球场上的草深浅不一,有的已没过脚背。那斑鸠脖子一伸一缩的,多可爱呀!陈小鹏想拍一张完整的照片发到同学群里证明一下。斑鸠越来越近,他有点急了,恨不得扑过去逮住它。草梗子在鞋底下发出声声细响,那斑鸠便警觉起来,扑腾着翅膀。陈小鹏“Ceu-u, Ceu-u u”一叫,它居然回应了两声继续觅食。

陈小鹏没见过爷爷,爷爷老早就去世了。母亲生下他三个月后,便跟着父亲去了深圳龙华打工。这十多年来,他跟着奶奶在山里生活,天天跟雀鸟打交道,学它们鸣叫,学它们唱歌,了解它们的习性。每年天气转暖后,成群结队的候鸟回到麻柳湾,在山林里筑巢产卵,在房前屋后的荒地里觅食嬉戏。奶奶翻出旧年未完成的千层底,把针尖放头皮上擦几下,再用粘了唾液的指头抹抹。奶奶说三狗子可怜啊,那些年我每年都给做两双鞋呢,现在不中用了,一年一对都没完不成了。奶奶确实老了,她的头皮跟指头一样枯竭了,起皱了,怎么擦抹那针尖也涩涩的,就算歪着嘴巴纳上一针也非常吃力。这时她便朝着田间地头“鹏娃鹏娃”地叫。陈小鹏正跟鸟们欢喜着呢,有时应两声,有时懒得理她,甚至事后还怨她吓走了那些雀鸟。去年年底奶奶中风了,能吃不能动,躺进了大姑家里。母亲做完胸部手术刚痊愈,便在电话里跟大姑吵了一架,最后决定春节时让父亲带他去深圳上学。上学期快结束时,父亲说厂子里效益不那么好了,你妈的病越来越严重,清湖的房租和学杂费都翻番了,我们迟早都得搬,你不如去那个职业学校看看。父亲看看陈小鹏又说,听说那附近还有工业区没搬,还有便宜的旧房子没拆,过几年你技校毕业进个厂也比老子啊。也不晓得父亲托了谁的关系花了多少钱,开学前的第三天总算把名报了。母亲对父亲说,我的日子不多了,这娃娃害过病,脾气古怪不合群,你还是让他读住宿多跟同学打打交道,我们在附近随便找个厂子住工厂宿舍也行。父亲不同意,说去了别的工厂人生地不熟谁的宿舍会让你天天煎中药啊?还时不时吐着血呢,到时你厂门都进不去的,还是租个房子好。父亲又说,麻柳湾就要修水库了,房子说拆就拆,说不定年底我们回去就不来了。陈小鹏说我才不住学校呢,这边的同学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我跟你们住,放学后帮妈煎药。母亲说好吧,那你们去找房子,别超过五百块。

开学的前两天母亲又住进了医院。趁她安静时,父亲带着陈小鹏去学校附近找房子,未找到五百以下的,只好瞒着母亲花八百元讲好一间单房。房东说开学后搬来吧,先把定金交了。结果中午父亲就来信息说那房子可能黄了,房东想涨价。

这才几天啊,还他妈交了定金呢。陈小鹏盯着眼前的斑鸠,一骂人脑壳就麻了。那斑鸠被陈小鹏的骂声一吓,“呼”一声飞到了榕树上。

陈小鹏站操场上,盯着树上的斑鸠,“Ceu-u, Ceu-u u”叫着。那斑鸠似乎听懂了,“Ceu-u, Ceu-u u”应两声,却未飞回草坪。他从地上捡起一粒小石子抛去,石子从枝杆上弹回来差点落在他头上,那斑鸠便飞向了另一棵榕树。于是他不再叫唤,掏出家伙对着夕阳准备撒一泡尿。

刚掏出家伙,保安过来了,陈小鹏才想起自己在深圳而不是麻柳湾。他记得刚来深圳时老师就训过他,说深圳是一座讲文明的城市,你来了就是深圳人就得讲文明,明白么?

这保安看上去却不怎么文明。他用塑胶棒指着陈小鹏吼,问他放学这么久还在操场上溜达啥子?是不是想偷树上的芒果?陈小鹏说这里没芒果我也不吃芒果,吃了周身痒,我在找斑鸠,老师布置了作文,我找灵感。

你住校吗?不住校快回家去,走走走!保安不耐烦了。

大叔,听口音你也是四川人哈,过年我回家背两块腊肉你吃,我们那里的盐皮蛋也很香哦。陈小鹏说完嘻嘻一笑,然后去草坪里找蘑菇。

再不走我就记一笔哈,保安背着手说,你新来的吧?记一笔你娃娃就没书读了,我才不管你老乡不老乡。

陈小鹏没应他,围着操场转一圈,只看到几朵蔫菌子,然后去树下望,想搞明白老师拍的那张特写究竟是草还是花。

保安似乎没啥事干,叼着烟跟在陈小鹏屁股后面,后来见他在树下发呆,就问他是不是想掏鸟窝?陈小鹏比划两下,说了老师照片上的东西。保安说那是大王椰的花,没在操场里在植物园里,看完就马上回家,在外面你怎么搞怎么发神经都行,别害老子丢了饭碗。

两人来到植物园,天快黑了。陈小鹏掏出手机拍那高高在上的椰花时,父亲来电话了。父亲说母亲又吐血了,今晚得守着她,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清湖的房子退了你别过来睡了,找老师帮个忙别乱跑。陈小鹏应了一声。父亲又说,如果实在没地方睡就来医院吧,肿瘤科,你来过的。陈小鹏知道母亲的情况,也在医院陪过她几次,已经很去医院了,特别不想看到那些医生和护士,除了收钱,他们解决不了母亲的问题。母亲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苦,她都快认不出我了,看不看有啥关系?陈小鹏说,我还有一篇作文没写呢,我不来了。

挂掉电话陈小鹏又想,找老师开教室门,随便待一晚就行,这种事以前在老家经常干。从老家去学校全是山路,若遇冰雪天气,他就和几个男同学在教室里过夜。半夜,他们溜出教室去操场上逮野物烧了吃,有时麻雀有时斑鸠。那时他还在读小学低年级,后来大了跟斑鸠成了好朋友,那几个男同学就成了他的敌人。奶奶告诉他,你要保护斑鸠别让人乱吃啊,斑鸠是味药,和了夜明砂一起吃能治耳心痛。夜明砂就是蝙蝠屎,那年头麻柳湾的岩洞里有。有一年他耳心脓肿,奶奶舍不得花钱,半夜爬进岩洞里找夜明砂,回来时被蛇咬了脚背,落下蚕豆一样的疤。医生说他的耳病可能伤了脑子,大姑却为奶奶的事在电话里跟母亲吵了起来。后来有一次大姑也患了耳心脓肿,她却逼着奶奶半夜去岩洞里找夜明砂。奶奶赌气不去,跟她吵了三天,见她痛得实在难受还是去了。那些蝙蝠却不见了,夜明砂也全被人收走了。奶奶空手而回,大姑母只好去了医院,躺在病床上又骂她,骂她跟三狗子怎么怎么了。奶奶气不过,解下包头发的白帕子来到爷爷坟前的柏树下上吊,被放牛的三狗子救了。三狗子比奶奶年轻好几岁,脑子有时不好使,有时看上去又特灵通,板眼长得很。陈小鹏小学毕业那年,有天夜里三狗子说,你奶奶对你好吧?陈小鹏点点头。你不想她死吧?陈小鹏摇摇头又点点头。这就对了嘛,三狗子说,我也不想她死啊,你奶奶年轻时可漂亮呢,守寡几十年,可惜了那对毛冬瓜,命再苦也不该死在这柏树上呀。你大姑就是坏,还嫌这柏树坏,嫌它越长越高挡了你爷爷的眼睛看不见你奶奶偷人。三狗子说着说着就笑了。陈小鹏听出来三狗子在骂人,给了他两拳,说你奶奶才偷人呢,你再说我告诉奶奶去。三狗子说她巴不得听呢,你就说我说的。三狗子嘻嘻又一笑继续道,你奶奶呀真偷过人,要不我怎么会救她呢?要不你大姑怎么会砍掉这坟前的柏树呢?这树是我和你奶奶栽的晓得不?你看,都快被你大姑砍倒了。她初一来砍一刀十五来砍一刀,砍她妈的脑壳哟!这树上有好大一个斑鸠窝呢,你奶奶喜欢吃斑鸠蛋。陈小鹏听他说得有板有眼的,似乎信了,顺着三狗子的手势看上去,那树丫里真有一个鸟窝呀,又顺着他的手势看下来,那树杆真被人砍出一条大口子呢。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斑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1-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8-12-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3600
  • 3
  • 39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