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原住民珍姐
  • 点击:8876评论:22019/02/01 17:43

前两年,罗湖水贝村每户拆迁补偿2亿元的消息被证实为假新闻,因为补偿款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在寸土寸金的深圳,一旦原住民村庄进行整体改造,每家每户的补偿款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村子整体改造,因整村没有任何人现身,巨额补偿款竟然无人领取。

这个村子是个很小的自然村,原本叫竹村。人丁不旺,只有五、六户人家。

之所以叫竹村,是因为全村周围都种着密集的簕竹,那种可以用来做天然防御屏障的竹子。附近的老人说,在很久以前,由于经常遭到土匪袭击,也因为争夺生存土地常常发生大规模械斗,所以村子周围都种满了簕竹。

历史记载,岭南客家人和广府人大规模械斗的年代,双方死伤数百万人,械斗时间长达百年,连清朝皇帝和岭南驻军都管不了。深圳正是广府人和客家人犬牙交错居住地,械斗的频次当然不少。竹村四围种满了簕竹,见证了竹村的先人为这片土地不知付出了多少鲜血与生命的代价。

可是终于到了荫庇子孙的年代,竹村的后人却在三十年前的一个夜晚集体消失,走得毅然决然,走得无影无踪。

人们开始认为竹村是整村逃港了,因为在逃港潮不断发生的年代,令人绝望的贫困比宗族械斗还让人难以忍受,由于内地与香港的收入相差近百倍,整村逃港的事件并不少。陈宏著的《1979-2000深圳重大决策和民间事件观察》以及陈秉安著的《大逃港》中均有提及。

随着改革开放之后经济不断发展,逃港的人逐渐回来了。到现在,能够回到深圳做一个村集体股份合作公司的股民,收入甚至反超香港居民了。

可奇怪的是,竹村的人却一直没有回来,甚至在香港的所有深圳人也从未听说过竹村任何一个人的消息,全村二十多口人就这样凭空消失在历史中了。

有年轻人说,可能是遇到了UFO,竹村全村人被外星人接走了。因为竹村人消失的时候,猪、牛、鸡、狗都在,有些屋子的门都没锁,甚至锅里还有剩饭。后来的岁月里,逃港者家里遗弃的牛跑到梧桐山里自生自灭,还被驴友误认为深圳有野牛。

有老人说,可能是逃港时船翻,全村人都遇难了。那时候为了奔赴香港求生,因逃港死难的人很多,深圳湾一带甚至因此出现了可去政府领补贴的收尸佬这个职业,收尸佬一天最多可收四、五十具尸体。

但是龙岭村的珍姐坚信,竹村的人一定会回来。珍姐男朋友就是竹村的阿光。

算起来,龙岭村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黄国标是珍姐的远房堂兄,也是阿光的小学同学。黄董说,据珍姐说,竹村人消失的前几天,阿光就对珍姐讲过,他们要整村逃港,让当时已经怀孕的珍姐等他回来接她。

珍姐是当时四乡八里最漂亮的姑娘,可能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长得完全不像广东人,而是像江浙人。珍姐的母亲上世纪六十年代随老父逃荒来到当时的宝安县,长大后在村小当民办老师,后来嫁给了在供销社工作的权叔,生了珍姐和珍姐的弟弟。

珍姐的母亲后来转为公办老师,珍姐和弟弟也随母亲转成了居民户口。

那时候有居民户口,意味着不需要在烈日下无望地种田,意味着国家可能会分配工作,可以拿工资。在村民眼里,有居民户口,那就是人上人。所以,珍姐和当地最穷最偏的竹村的光哥好上了,遭到父亲权叔的强烈反对,甚至以断绝父女关系相逼。

但是,从小性格温和的珍姐在这件事上却绝不妥协,誓与阿光在一起。

阿光在三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和全村人一起走了,杳无音讯,大着肚子的珍姐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权叔引为奇耻大辱,勒令珍姐将孩子打掉,并向乡里的计生部门举报自己的女儿怀孕。可是,乡卫生所医生见楚楚可怜的珍姐以死相拼,竟也下不了手,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最让珍姐痛心的是,孩子生下来不满三天,权叔就偷偷将孩子送人了,是个男孩。珍姐为此哭得死去活来,自己主动和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在权叔生前再也没有回过家一次。

珍姐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的孩子。到权叔心软的时候,准备告诉珍姐孩子送到了哪户人家,却被告知孩子丢了,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跑了。珍姐又一次哭晕。

黄董说,古人说得真没错,自古红颜多薄命。珍姐这一辈子太可怜了,她与世无争,当年城市化的时候,因为是居民户口,没有股份合作公司的股民身份,没有村集体为股民缴纳的五险一金,没有分红,村里的征地款也没有她的份。当年宅基地建房的时候,因为家里没钱,五层的房子她家只有两层,建房的钱还是其他三层合作建房的人出的。这两层房子也收不到多少租金,珍姐就一直一个人在外面打工。

由于全家都是居民户口,按政策没有得到股份合作公司的股份,常年生着闷气的权叔没几年就过世了。珍姐后来会回家看母亲,但见到弟弟婚后一家也很艰苦,就没和弟弟弟媳争那仅有的两层房子,继续一个人在外面打拼。

在上海宾馆对面的服装厂里,是珍姐打工时间最长的地方。那个时候,珍姐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仔打工妹一起,每天没日没夜加班,一个月能赚两、三百块钱,收入算不错。但珍姐没存到多少钱,因为一有钱她就要去找她的孩子。为了找孩子,珍姐不知托付过多少人帮忙,其中有不少是骗她钱的。我们都为她心痛,劝她算了,黄董说,但她不听。

到后来,还在房价很低的时候,珍姐供了一套房子,终于不用到处租房住了。也幸亏有了这套房子,珍姐才算有了个安身的地方,有了晚年保障。否则,以珍姐现在的身体状态,她会是全深圳最可怜的原住民。

因为珍姐年轻时在服装厂长期加班,劳累过度,患下了腰腿毛病。据说是腰间盘突出导致梨状肌综合征,现在干不了重活,走不了远路,无儿无女无收入,一个人过,真是很可怜。社区股份合作公司鉴于珍姐的处境,安排她为村里的老庙搞卫生,领取一份薪水,才算勉强过日子。

只是,温和的珍姐很坚强,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外人完全看不出她生活的窘境。她说她要干干净净等光哥回来。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珍姐,有乡里的干部,有外地来的大学生,条件都非常好的,但珍姐谁也不答应,她坚信阿光一定回来。珍姐说,她的任务就是找到她和阿光的孩子。

要是真找到了孩子才好了,至少现在可以排除村民非议,通过股民代表大会,领到阿光家的拆迁补偿款。珍姐辛苦了一辈子,命运对她来说也算有个说法了。可是,孩子没找到,珍姐又没有与阿光结婚,股份合作公司和社区工作站讨论了好几次,还是认为珍姐缺少取得阿光家里拆迁补偿的资格。不过,应珍姐的要求,股份合作公司一直代为保管着阿光家里的补偿款,等阿光回来再交给他;或者,珍姐能找到那个丢失了的他与阿光的孩子——毕竟这个事实全社区的村民还是认的。

现在算起了,珍姐的孩子应该快三十岁了。但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呢?

珍姐到民政部门去登记了DNA,可是,一直没有回音。

其实,这件事情基本没有指望,因为那个丢了的孩子或者早被人贩子弄残了,早已不在人世了;又或者虽然被人收养了,但养父母一直没讲,孩子也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不可能去民政部门验DNA。

但珍姐一直抱着希望:万一他会去验DNA呢?

珍姐一直保持着见到路边讨钱的孩子就给钱的习惯,完全不管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因为她一看到这些孩子就会伤心。珍姐有时候会目不转睛盯着街边路过的年轻人,希望能从年轻人的眉目中发现到一些阿光的痕迹。黄董说,村民都担心珍姐会因此落下病。

2019年春节又快到了,却一直没人能帮得上珍姐。

(文中使用的是化名)

  • 1
  • 关键词:原住民拆迁补偿爱情股民打工住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南方1布衣2019/02/08 13:01:23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打赏!
  • 回复
    • 南方1布衣2019/02/08 11:20:20
    • 分享到:
  • 谢谢亨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00
  • 2
  • 53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