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数首
  • 点击:9042评论:22019/02/02 23:05

▌无题

—寄Z师


牙印与污泥,堆积

在你的袍子上:天赐的众生相

在此刻进入琥珀。



▌寄独孤长沙


很久了,云中的天色,

仍未亮起来。

墙壁上被反噬的嘴

仍在墙上



▌无题

—寄卢山


饮水。沉默,桂魄匆忙。

“望门投止思张俭”

饮水,匣中有鹿,

有尺,有惠特曼与刀剑。



▌无题

—寄江平


呼吸中打捞银质的树干,下海或上山,

交换肌肉像交换啤酒。

有时夜巨人突然躬身江湖,苦游鱼,

跃出身体,也跃出清晨。



▌石头记

—寄南歌


喉中巨石,浮雕历史与红旗。

飞奔如蝙蝠的时间,没入海市蜃楼的行道树。

同样没入的,同样哑默的小孩,

树下吃胀破四季与经纬的苹果,无言的苹果。石头般的苹果。



▌蝴蝶

—寄尤佑、卢山、双木、北鱼、俊杰、余退、沙之塔诸兄


冥想中的蝴蝶,升起花园。

一朵朵热血的蜜,召它起飞,吸收成株的老者,

吸收渴,吸收粗粝的指节,墨色与凋谢。

它飞,穿过尖锐满身的玫瑰,变成公共的。




▌和K在晓书馆


午后的阳光像抒情的蜂蜜

浩瀚架起巨翼的沉默,正围绕你我




▌城北荒步


磨砺柏油褪尽新时代多汁想象的尘土

磨砺束齐视线与思想的长路发黄,如巨型马尾弓

沙粒也如蝙蝠立满弓上,沉默如圣歌

云朵之暗终将招来硬鞋底

如新年舒展贫乏的玩乐



▌先声与回声

—寄尤佑


沙头敲石火,烧竹照渔船。

——李贺《南园十三首》


白天在下沉,闪烁的锐,

已扼住夜鸟消逝的歌声。

你我共饮的微暗时光,也不再枯等

脚步声的深潭,所分娩来新生活的回声。

口腹的音乐从一开始,就领我们

驶过虚拟感官的宿醉。泡沫飞向旧鲁迅的

小周天,召来鼠窜的飞刀拉什迪;与

提舌尖赴死的哈苏吉一起,随机转身,撇下

栅栏外的未婚妻,和肝胆两昆仑的留白译本。

口舌的浪潮会向谁静默,也许

在沪杭沉默死的奈保尔,也终于带走

大洋洲夜以继日的尖刻嘲讽。这是

误读的胜利。耳朵焦虑于

共识的厌倦,价位残酷的切口,

带来经验迥乎的逻辑阶级插满喉咙。

幼嫩而索居的意识刺猬,希望

逆向穿透时间的线性逻辑,

而喉咙干哑如枯稻管,又根深般

拥堵于地铁与机场,汲取

飞奔如风暴的感官快感。

虚构未来的故事已召集历史,

而历史的一小片鳞,将翻转

新旧交叠时的命运,你我都在,

枪炮斗篷的躲避下,租借的

咖啡馆时光,彼此的口舌都

挑起纸张的旗帜,彼此对峙

于空空的口腹,或空空的眼镜。

锅炉旁穿过衬衫与青长杉的手

伸出筷子,反复试探旱烟与雪茄烟火红的脉搏。

而汉阳造的铜铁锅口,与飞驰而粘腻的唾沫星子

都尚未煮出纸面上汉语最简洁崭新的啼鸣。误读的

焦虑,从时代树荫的那一头

将他们的语言伸向我们。他们的言语

像嫩愣的枝头,被时代夜雨

钉在求索道上。那时的求索道也叫霞飞路,也叫西湖畔,

也叫武汉,也叫南昌,也叫

香港与延安。



▌新青年

—不寄谁


最早起,赶去火车站的那

一拨人,被晨光染掉了名字。

我们,仰面往上想的时候,

够不着时代天河中落下的车轮与泥土。

那个词,像平时不见鹰鸟的人想象的

鹰鸟在夕阳中振翅。也许夕阳下,

呼啸的是蝙蝠。总之,那也真不是

现在的人,会轻易从那一端引火上身的词。

一个人的疯狂就已足够,让人却步。

其实,一轮明月也够了。有没有

一扇小窗,都一样

得让人,被惶恐瞄准,击中。这足够

让火山般不受控的鬼牙,为此停留。

也足够让小腹内愈见消融的雾,堆积如糖原。

咬紧牙关,再坚持几年,

久藏于怀的青年,就会咽气了。

接下来,大概只轮到蜷缩外卖

与黎明、午夜

与零花钱的帐篷,在各大旗舰店门口

恭候新青年的logo。






  • 1
  • 关键词:哑默反噬尖锐公共青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新年快乐,期待新作
    • 行安2019/02/11 14:44:50
    • 分享到:
  • 谢谢兄新年快乐!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8989
  • 19
  • 18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