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男友
  • 点击:14193评论:42019/04/01 17:38

(一)

大叔大叔大叔,呼叫大叔,赶快过来呀!!!

前两天来住过的那个小玉姑娘又回来了,一直在客厅等你,但我们女生房间木有了床位哦,你赶紧过来安排一下吧。

这是在我的旅舍长住的小铃铛姑娘给我发来的微信。

我是个在深圳开青旅的小老板,但在这里住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说我知性和蔼,像他们的家长,都不叫我老板,都亲切地叫我大叔,当然我也很乐意充当一下他们的临时家长。

好滴,我过去看看。我立即回复了微信,立即赶了过去。

那天是元宵节,我回家和家人过节了,没在旅舍。


(二)

这是小玉姑娘第三次来住我的旅舍了。

她第一次来住我的旅舍,是今年春节前半个月的时候。

我的旅舍说是青年旅馆,但和那些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的客人,大都是来旅游的人士,而深圳的青旅所接待的,绝大部分是来深圳找工作的年轻人,另外一部分是找到工作后因难以负担深圳高昂的房租、只好在这里包租一个床位的长租客。

我的旅舍来客状况有个规律,就是在深圳这样的移民城市,每年春节前大家都要回家过年,住客寥寥无几,几乎都是空房,偶尔来一两个客人,也大多是赶火车回老家过春节的人——我的旅舍开在布吉深圳东火车站旁的龙围花园里,离东站不到三百米,乘火车特别方便。

今年春节前,也就是公历二〇一九年元月底,我却很稀罕接到协程酒店预订平台来的一个住十天的长订单,一直要住到二月二号,即春节的前两天——今年的春节是二月五号,客人就是这个叫小玉的姑娘。

预订的日期到了,小玉肩膀上斜跨着一个大红色的小包、手里拖着一个同样是大红色的大行李箱风风火火地如期而至。

她高高的个子,圆脸微胖,皮肤白皙,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滴溜溜水灵灵好像会说话一般,按部就班扫描身份证、登记、安排床位、备好床上用品,就住下来了。

安顿好了后,诧异于放年假后其他人都心急火燎地往老家赶、而她却偏要在旅馆住到那么晚才回老家过年,我顺口问了一句,小玉姑娘,你这么早放年假了,干吗要拖到那么迟才回老家,这多匆忙,是没有买到火车票吗?

不是没买到火车票,她回答我说,我是等要我的男朋友,我男朋友还没放年假,我要等他放了年假后,和他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

这样啊,恭喜恭喜!我祝贺了她。

扫描身份证的时候,我知道了她出生于一九九〇年,不小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个年龄段,在深圳这样的脱单难于脱贫的大都市里,如愿找合适的意中人太不容易了,值得嘉许。

谢谢大叔啦!她欢快地向我致谢,幸福满脸,笑魇如花。

意外的是,只住了一晚,她就要退房。

大叔,我现在就要回老家,我能提前退房吗,第二天一早她找到我提出退房要求。

可以退的。你是在协程预订的房间,你打电话给协程客服,说行程有变要提前退房,然后协程客服会打电话给我协商退房,我接到平台协商退房的电话后,会通知平台给你退房,就行了。我教了她退房的办法。

为什么要退房呢,你不是要等你的男朋友放年假后和你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的吗?我忍不住又追问。

哎……他,不跟我回老家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郁郁寡欢地说,声音又小又短。

退房后,小玉拖着她的大红色行李箱,一脸落寞、形单影只的回老家了。

这一次,她没有等到那个人。


(三)

春节在热闹或喧闹中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快到了元宵节,回老家过完春节的人们又陆续回深圳打拼了,我的旅舍又开始忙碌起来,床位紧张。

元宵节的前两天傍晚,我刚从外面吃了晚饭,走回到旅舍楼下,看到小玉姑娘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在等我。

大叔新年好,恭喜发财,我正在等你呢,我要到你的旅舍住几天。小玉见了我就给我拜了年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小玉新年好,欢迎常回家看看,没问题,今晚刚好还有一个床位。我热忱以待。

大叔,还有个问题,我的身份证回老家的时候丢了,我只有我们镇派出所开的身份证明书,可以入住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到网上预订,直接入住行吗?她提出了她的疑虑。

没事的,只要有你们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就没问题,另外直接入住更好,还可以省去网络预订平台的抽成,更实惠。我打消了她的顾虑。

她小心翼翼从她的大红色包包里拿出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镇派出所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展开,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我,并特意指着上面载明的有效期给我看。是在有效期内,我用手机拍了照,上传给辖区的警务室备案,安排她入住了。

这是小玉第二次住我的旅舍。

刚从寒冷的襄阳老家过来,小玉高高的身子上还穿着细方格银灰薄呢大衣,稍显臃肿,或许是过年大鱼大肉吃的有点多,她似乎比年前更见白皙丰腴了,除此之外,就是眼睛不如之前活灵活现,明显的木讷了许多。

回老家过年好玩吗,吃的很好吧,我看你比年前更白更胖了,不过也更性感了更动人了,你男朋友见了你肯定会更加动心哦,是赶回深圳上班吧?一边给她办理入住手续,我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在老家过年,什么杀年猪、磨豆腐、烫豆折、打糍粑呀,什么炸米花、粘糖馃、捆缠蹄、酿米酒呀,什么贴门神、剪挂联、拜大年呀,名堂很多,年味很浓,更有味道。我们那里最著名最有特色的活动是司老爷查街表演,两个假衙役肩膀上抬着一根碗口粗的竹杠,在晃荡的竹杠上骑着司老爷,他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八字胡,手舞三尺长的旱烟袋,在一颠一簸有弹性的竹杠上表演坐杠、腾杠、立杠等高难动作,后面有个男扮女装老太婆,扮演司老爷太太,右手拿蒲扇,左手拿旱烟袋,夸张地扭扭捏捏地骑着黑叫驴,跟在抬着司老爷的竹杠后面走,前面还有二名假衙役打着肃静、回避的牌子,一名假衙役鸣锣开道,另有三名衙役扛着扫帚、拿着木锨、挑着夜壶随行,挨家挨户去检查过年的卫生搞得是否干净,很热闹很有趣,笑死人了。老家好吃的东西更不用说,简直大多了,什么缠蹄、夹沙肉、盘鳝呀,什么夜壶油茶、牛油面、玉带糕呀,我肚皮每天都吃得圆滚滚的,胖了好多,丑死了。我倒不急着上班,大叔,我男朋友这两天要来看我,叫我到这里等他。我不经意的两句闲聊,引得小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

她又要在我的旅舍等她的男朋友。

奇怪的是,和上次一样,第二天一早她又来找我退房。

我男朋友这两天有事,过来不了,要等几天再过来看我,大叔,我走了。小玉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又一次失望的走了,更显落寞、孤伶。

第二次,她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


(四)

等我辗转三趟公交再乘六站深圳地铁三号线赶回旅舍,已是傍晚时分。

我一进门,看见小玉站在阳台上,向外张望着什么,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神情专注。

旅舍是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改建的,大门正对着阳台。

小玉,又回来啦。我也走到阳台,招呼她。

她随即转过身来,回应我的招呼,是的,大叔,我回来了。

小玉已脱掉了从老家穿来薄呢大衣,换上了适合深圳气候的春装,在乳白色半截风衣衬托下,越加白皙,也轻盈飘逸了许多,不过一照面,我还是留意到她比前两天更见迟钝木讷,似乎有点神情恍惚,可想而知她男朋友两次的等而不来,对她的打击之大、伤害之痛、影响之深。

你要到我的旅舍住吗,可是今晚没有床位了。我对她说明了情况。

真的没有床位了吗?她似乎还有点不信。

确实没有了,你是老顾客,我们都这么熟了,有的话我还能不给你住吗。我尽量给她解释。

真没有的话,我就睡沙发可以吗?她又提出这个要求。

沙发位也没有了,早就给人包月了。这是实情,有个川妹子早在几个月前就包了沙发睡,我继续解释。

那我想想怎么办吧。说完,她从阳台走到姑娘们住的房间里去了。

这时,长住的小伙子可寒迅速走到我身边,悄悄地告诉我:大叔,我看这个姑娘脑子有点问题,我看到她整个下午都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一动不动,连我到阳台抽烟——我规定旅舍内不能抽烟,要抽烟只能到阳台上抽——她都不走开。我刚才在阳台抽烟怕熏着她,就叫她回客厅去,并把玻璃门拉上了,以免烟雾飘进客厅,可是没过两分钟她就把玻璃门打开了,走了出来,继续站在阳台上盯住楼下看,我又赶她回客厅又拉上玻璃门,她又打开又站到阳台上又总盯住楼下看,也不怕烟熏,如此反反复复好几回,怎么也赶她不走。阳台下面什么也没有,有啥看头,大叔你说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阳台下面是小区的铁围栏,围栏外面,是通往深圳东站的路,也是这个小区通往外界的唯一的出路。

阳台下或者那条通往东站的路上,有什么可看之物、可看之人抑或是可看之事吗?

我向阳台下瞧了瞧,阳台下面空无一物,只有漆成灰色的锈迹斑斑的铁围栏和好几颗去年被台风山竹刮折的光秃秃的大榕树桩,孤独的静静的矗立着,铁围栏外的路上,行人稀稀落落,影影憧憧,看不太分明。

没啥值得一看的东西呀!

可小玉为啥总是去阳台?她为啥总是站在阳台上?她为啥总是目不转睛盯着阳台下面看?

她是脑子有问题吗?脑子有问题会怎样呢?脑子有问题会不会跳楼吗?

她是想跳楼吗?

这个念头一闪,我即如五雷轰顶,脑袋轰的一声炸裂了,不由得毛骨悚然,吓出一身冷汗。

万一她在我的旅舍里跳了楼,那事就闹大了,我这么个小小的旅舍怎能承受得起,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请神容易送神难,得赶紧想办法把她送走。

小玉,小玉,到沙发上聊。我战战兢兢把正在女生房间里的小玉叫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你……你……你,小玉,你想好了到哪去住吗?我紧张得说话都有点哆哆嗦嗦、结结巴巴。

还没呢。小玉倒显得轻松。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家可靠的同行,你到他那家青旅去住行吗?我趁机提议。

这家青旅条件还好吗?卫生干净吗?安全可靠吗?小玉有点担心。

你是我的老顾客,我能害你吗,你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信誓旦旦保证。

那行吧。小玉有点无奈。

她答应了,尽管有点勉强。

我暗喜,随后联络了一家同行,叫他到我的楼下来接人。

人家就在楼下等你,我们下楼吧。事不宜迟,速战速决,越快越好,得立马把这尊大神请走,否则后患无穷。我不由分说,不顾年纪大体力弱,提起小玉的大红色行李箱,催促她下楼。

在我的催促下,小玉对着阳台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跟着我走下楼来。

一到楼底,就看见了站在单元门外等着我们的同行。

小玉,这位就是我刚才给你联系的同行,你放心跟他走吧。我把她的大红色行李箱放到地上,想把她引领给同行。

小玉突然神色恍惚、目光迷离、身子晃荡起来,口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叫着什么,完全置她那个从不离身大红色行李箱于不顾,也不管正在等着她的我的同行,闪身扑向面向通往东站的路边的铁围栏,趴在围栏上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条路上看。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痴情等待男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 平凡2019/04/04 23:21:06
    • 分享到:
  • 多谢指教!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Mstill科1布衣2019/04/03 11:55:23
    • 分享到:
  • 很痴情的人,对期待的人报有绝对的信心,固然是好事。但是理性去面对,认真的辨别眼前的人,才能不至于辜负时光,不负卿。
    • 平凡2019/04/04 23:19:43
    • 分享到:
  • 谢谢!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恼。

    回复

  • 最近来访
  • 平凡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30498
  • 5
  • 218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