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男友
  • 点击:11065评论:42019/04/01 17:38

(一)

大叔大叔大叔,呼叫大叔,赶快过来呀!!!

前两天来住过的那个小玉姑娘又回来了,一直在客厅等你,但我们女生房间木有了床位哦,你赶紧过来安排一下吧。

这是在我的旅舍长住的小铃铛姑娘给我发来的微信。

我是个在深圳开青旅的小老板,但在这里住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说我知性和蔼,像他们的家长,都不叫我老板,都亲切地叫我大叔,当然我也很乐意充当一下他们的临时家长。

好滴,我过去看看。我立即回复了微信,立即赶了过去。

那天是元宵节,我回家和家人过节了,没在旅舍。


(二)

这是小玉姑娘第三次来住我的旅舍了。

她第一次来住我的旅舍,是今年春节前半个月的时候。

我的旅舍说是青年旅馆,但和那些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的客人,大都是来旅游的人士,而深圳的青旅所接待的,绝大部分是来深圳找工作的年轻人,另外一部分是找到工作后因难以负担深圳高昂的房租、只好在这里包租一个床位的长租客。

我的旅舍来客状况有个规律,就是在深圳这样的移民城市,每年春节前大家都要回家过年,住客寥寥无几,几乎都是空房,偶尔来一两个客人,也大多是赶火车回老家过春节的人——我的旅舍开在布吉深圳东火车站旁的龙围花园里,离东站不到三百米,乘火车特别方便。

今年春节前,也就是公历二〇一九年元月底,我却很稀罕接到协程酒店预订平台来的一个住十天的长订单,一直要住到二月二号,即春节的前两天——今年的春节是二月五号,客人就是这个叫小玉的姑娘。

预订的日期到了,小玉肩膀上斜跨着一个大红色的小包、手里拖着一个同样是大红色的大行李箱风风火火地如期而至。

她高高的个子,圆脸微胖,皮肤白皙,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滴溜溜水灵灵好像会说话一般,按部就班扫描身份证、登记、安排床位、备好床上用品,就住下来了。

安顿好了后,诧异于放年假后其他人都心急火燎地往老家赶、而她却偏要在旅馆住到那么晚才回老家过年,我顺口问了一句,小玉姑娘,你这么早放年假了,干吗要拖到那么迟才回老家,这多匆忙,是没有买到火车票吗?

不是没买到火车票,她回答我说,我是等要我的男朋友,我男朋友还没放年假,我要等他放了年假后,和他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

这样啊,恭喜恭喜!我祝贺了她。

扫描身份证的时候,我知道了她出生于一九九〇年,不小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个年龄段,在深圳这样的脱单难于脱贫的大都市里,如愿找合适的意中人太不容易了,值得嘉许。

谢谢大叔啦!她欢快地向我致谢,幸福满脸,笑魇如花。

意外的是,只住了一晚,她就要退房。

大叔,我现在就要回老家,我能提前退房吗,第二天一早她找到我提出退房要求。

可以退的。你是在协程预订的房间,你打电话给协程客服,说行程有变要提前退房,然后协程客服会打电话给我协商退房,我接到平台协商退房的电话后,会通知平台给你退房,就行了。我教了她退房的办法。

为什么要退房呢,你不是要等你的男朋友放年假后和你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的吗?我忍不住又追问。

哎……他,不跟我回老家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郁郁寡欢地说,声音又小又短。

退房后,小玉拖着她的大红色行李箱,一脸落寞、形单影只的回老家了。

这一次,她没有等到那个人。


(三)

春节在热闹或喧闹中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快到了元宵节,回老家过完春节的人们又陆续回深圳打拼了,我的旅舍又开始忙碌起来,床位紧张。

元宵节的前两天傍晚,我刚从外面吃了晚饭,走回到旅舍楼下,看到小玉姑娘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在等我。

大叔新年好,恭喜发财,我正在等你呢,我要到你的旅舍住几天。小玉见了我就给我拜了年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小玉新年好,欢迎常回家看看,没问题,今晚刚好还有一个床位。我热忱以待。

大叔,还有个问题,我的身份证回老家的时候丢了,我只有我们镇派出所开的身份证明书,可以入住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到网上预订,直接入住行吗?她提出了她的疑虑。

没事的,只要有你们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就没问题,另外直接入住更好,还可以省去网络预订平台的抽成,更实惠。我打消了她的顾虑。

她小心翼翼从她的大红色包包里拿出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镇派出所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展开,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我,并特意指着上面载明的有效期给我看。是在有效期内,我用手机拍了照,上传给辖区的警务室备案,安排她入住了。

这是小玉第二次住我的旅舍。

刚从寒冷的襄阳老家过来,小玉高高的身子上还穿着细方格银灰薄呢大衣,稍显臃肿,或许是过年大鱼大肉吃的有点多,她似乎比年前更见白皙丰腴了,除此之外,就是眼睛不如之前活灵活现,明显的木讷了许多。

回老家过年好玩吗,吃的很好吧,我看你比年前更白更胖了,不过也更性感了更动人了,你男朋友见了你肯定会更加动心哦,是赶回深圳上班吧?一边给她办理入住手续,我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在老家过年,什么杀年猪、磨豆腐、烫豆折、打糍粑呀,什么炸米花、粘糖馃、捆缠蹄、酿米酒呀,什么贴门神、剪挂联、拜大年呀,名堂很多,年味很浓,更有味道。我们那里最著名最有特色的活动是司老爷查街表演,两个假衙役肩膀上抬着一根碗口粗的竹杠,在晃荡的竹杠上骑着司老爷,他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八字胡,手舞三尺长的旱烟袋,在一颠一簸有弹性的竹杠上表演坐杠、腾杠、立杠等高难动作,后面有个男扮女装老太婆,扮演司老爷太太,右手拿蒲扇,左手拿旱烟袋,夸张地扭扭捏捏地骑着黑叫驴,跟在抬着司老爷的竹杠后面走,前面还有二名假衙役打着肃静、回避的牌子,一名假衙役鸣锣开道,另有三名衙役扛着扫帚、拿着木锨、挑着夜壶随行,挨家挨户去检查过年的卫生搞得是否干净,很热闹很有趣,笑死人了。老家好吃的东西更不用说,简直大多了,什么缠蹄、夹沙肉、盘鳝呀,什么夜壶油茶、牛油面、玉带糕呀,我肚皮每天都吃得圆滚滚的,胖了好多,丑死了。我倒不急着上班,大叔,我男朋友这两天要来看我,叫我到这里等他。我不经意的两句闲聊,引得小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

她又要在我的旅舍等她的男朋友。

奇怪的是,和上次一样,第二天一早她又来找我退房。

我男朋友这两天有事,过来不了,要等几天再过来看我,大叔,我走了。小玉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又一次失望的走了,更显落寞、孤伶。

第二次,她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


(四)

等我辗转三趟公交再乘六站深圳地铁三号线赶回旅舍,已是傍晚时分。

我一进门,看见小玉站在阳台上,向外张望着什么,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神情专注。

旅舍是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改建的,大门正对着阳台。

小玉,又回来啦。我也走到阳台,招呼她。

她随即转过身来,回应我的招呼,是的,大叔,我回来了。

小玉已脱掉了从老家穿来薄呢大衣,换上了适合深圳气候的春装,在乳白色半截风衣衬托下,越加白皙,也轻盈飘逸了许多,不过一照面,我还是留意到她比前两天更见迟钝木讷,似乎有点神情恍惚,可想而知她男朋友两次的等而不来,对她的打击之大、伤害之痛、影响之深。

你要到我的旅舍住吗,可是今晚没有床位了。我对她说明了情况。

真的没有床位了吗?她似乎还有点不信。

确实没有了,你是老顾客,我们都这么熟了,有的话我还能不给你住吗。我尽量给她解释。

真没有的话,我就睡沙发可以吗?她又提出这个要求。

沙发位也没有了,早就给人包月了。这是实情,有个川妹子早在几个月前就包了沙发睡,我继续解释。

那我想想怎么办吧。说完,她从阳台走到姑娘们住的房间里去了。

这时,长住的小伙子可寒迅速走到我身边,悄悄地告诉我:大叔,我看这个姑娘脑子有点问题,我看到她整个下午都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一动不动,连我到阳台抽烟——我规定旅舍内不能抽烟,要抽烟只能到阳台上抽——她都不走开。我刚才在阳台抽烟怕熏着她,就叫她回客厅去,并把玻璃门拉上了,以免烟雾飘进客厅,可是没过两分钟她就把玻璃门打开了,走了出来,继续站在阳台上盯住楼下看,我又赶她回客厅又拉上玻璃门,她又打开又站到阳台上又总盯住楼下看,也不怕烟熏,如此反反复复好几回,怎么也赶她不走。阳台下面什么也没有,有啥看头,大叔你说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阳台下面是小区的铁围栏,围栏外面,是通往深圳东站的路,也是这个小区通往外界的唯一的出路。

阳台下或者那条通往东站的路上,有什么可看之物、可看之人抑或是可看之事吗?

我向阳台下瞧了瞧,阳台下面空无一物,只有漆成灰色的锈迹斑斑的铁围栏和好几颗去年被台风山竹刮折的光秃秃的大榕树桩,孤独的静静的矗立着,铁围栏外的路上,行人稀稀落落,影影憧憧,看不太分明。

没啥值得一看的东西呀!

可小玉为啥总是去阳台?她为啥总是站在阳台上?她为啥总是目不转睛盯着阳台下面看?

她是脑子有问题吗?脑子有问题会怎样呢?脑子有问题会不会跳楼吗?

她是想跳楼吗?

这个念头一闪,我即如五雷轰顶,脑袋轰的一声炸裂了,不由得毛骨悚然,吓出一身冷汗。

万一她在我的旅舍里跳了楼,那事就闹大了,我这么个小小的旅舍怎能承受得起,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请神容易送神难,得赶紧想办法把她送走。

小玉,小玉,到沙发上聊。我战战兢兢把正在女生房间里的小玉叫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你……你……你,小玉,你想好了到哪去住吗?我紧张得说话都有点哆哆嗦嗦、结结巴巴。

还没呢。小玉倒显得轻松。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家可靠的同行,你到他那家青旅去住行吗?我趁机提议。

这家青旅条件还好吗?卫生干净吗?安全可靠吗?小玉有点担心。

你是我的老顾客,我能害你吗,你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信誓旦旦保证。

那行吧。小玉有点无奈。

她答应了,尽管有点勉强。

我暗喜,随后联络了一家同行,叫他到我的楼下来接人。

人家就在楼下等你,我们下楼吧。事不宜迟,速战速决,越快越好,得立马把这尊大神请走,否则后患无穷。我不由分说,不顾年纪大体力弱,提起小玉的大红色行李箱,催促她下楼。

在我的催促下,小玉对着阳台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跟着我走下楼来。

一到楼底,就看见了站在单元门外等着我们的同行。

小玉,这位就是我刚才给你联系的同行,你放心跟他走吧。我把她的大红色行李箱放到地上,想把她引领给同行。

小玉突然神色恍惚、目光迷离、身子晃荡起来,口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叫着什么,完全置她那个从不离身大红色行李箱于不顾,也不管正在等着她的我的同行,闪身扑向面向通往东站的路边的铁围栏,趴在围栏上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条路上看。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痴情等待男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 平凡2019/04/04 23:21:06
    • 分享到:
  • 多谢指教!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Mstill科1布衣2019/04/03 11:55:23
    • 分享到:
  • 很痴情的人,对期待的人报有绝对的信心,固然是好事。但是理性去面对,认真的辨别眼前的人,才能不至于辜负时光,不负卿。
    • 平凡2019/04/04 23:19:43
    • 分享到:
  • 谢谢!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恼。

    回复

  • 最近来访
  • 平凡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30498
  • 5
  • 206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