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男友
  • 点击:28514评论:42019/04/01 17:38

(一)

大叔大叔大叔,呼叫大叔,赶快过来呀!!!

前两天来住过的那个小玉姑娘又回来了,一直在客厅等你,但我们女生房间木有了床位哦,你赶紧过来安排一下吧。

这是在我的旅舍长住的小铃铛姑娘给我发来的微信。

我是个在深圳开青旅的小老板,但在这里住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说我知性和蔼,像他们的家长,都不叫我老板,都亲切地叫我大叔,当然我也很乐意充当一下他们的临时家长。

好滴,我过去看看。我立即回复了微信,立即赶了过去。

那天是元宵节,我回家和家人过节了,没在旅舍。


(二)

这是小玉姑娘第三次来住我的旅舍了。

她第一次来住我的旅舍,是今年春节前半个月的时候。

我的旅舍说是青年旅馆,但和那些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旅游区里正规的青旅的客人,大都是来旅游的人士,而深圳的青旅所接待的,绝大部分是来深圳找工作的年轻人,另外一部分是找到工作后因难以负担深圳高昂的房租、只好在这里包租一个床位的长租客。

我的旅舍来客状况有个规律,就是在深圳这样的移民城市,每年春节前大家都要回家过年,住客寥寥无几,几乎都是空房,偶尔来一两个客人,也大多是赶火车回老家过春节的人——我的旅舍开在布吉深圳东火车站旁的龙围花园里,离东站不到三百米,乘火车特别方便。

今年春节前,也就是公历二〇一九年元月底,我却很稀罕接到协程酒店预订平台来的一个住十天的长订单,一直要住到二月二号,即春节的前两天——今年的春节是二月五号,客人就是这个叫小玉的姑娘。

预订的日期到了,小玉肩膀上斜跨着一个大红色的小包、手里拖着一个同样是大红色的大行李箱风风火火地如期而至。

她高高的个子,圆脸微胖,皮肤白皙,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滴溜溜水灵灵好像会说话一般,按部就班扫描身份证、登记、安排床位、备好床上用品,就住下来了。

安顿好了后,诧异于放年假后其他人都心急火燎地往老家赶、而她却偏要在旅馆住到那么晚才回老家过年,我顺口问了一句,小玉姑娘,你这么早放年假了,干吗要拖到那么迟才回老家,这多匆忙,是没有买到火车票吗?

不是没买到火车票,她回答我说,我是等要我的男朋友,我男朋友还没放年假,我要等他放了年假后,和他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

这样啊,恭喜恭喜!我祝贺了她。

扫描身份证的时候,我知道了她出生于一九九〇年,不小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个年龄段,在深圳这样的脱单难于脱贫的大都市里,如愿找合适的意中人太不容易了,值得嘉许。

谢谢大叔啦!她欢快地向我致谢,幸福满脸,笑魇如花。

意外的是,只住了一晚,她就要退房。

大叔,我现在就要回老家,我能提前退房吗,第二天一早她找到我提出退房要求。

可以退的。你是在协程预订的房间,你打电话给协程客服,说行程有变要提前退房,然后协程客服会打电话给我协商退房,我接到平台协商退房的电话后,会通知平台给你退房,就行了。我教了她退房的办法。

为什么要退房呢,你不是要等你的男朋友放年假后和你一块回襄阳老家过年的吗?我忍不住又追问。

哎……他,不跟我回老家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郁郁寡欢地说,声音又小又短。

退房后,小玉拖着她的大红色行李箱,一脸落寞、形单影只的回老家了。

这一次,她没有等到那个人。


(三)

春节在热闹或喧闹中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快到了元宵节,回老家过完春节的人们又陆续回深圳打拼了,我的旅舍又开始忙碌起来,床位紧张。

元宵节的前两天傍晚,我刚从外面吃了晚饭,走回到旅舍楼下,看到小玉姑娘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在等我。

大叔新年好,恭喜发财,我正在等你呢,我要到你的旅舍住几天。小玉见了我就给我拜了年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小玉新年好,欢迎常回家看看,没问题,今晚刚好还有一个床位。我热忱以待。

大叔,还有个问题,我的身份证回老家的时候丢了,我只有我们镇派出所开的身份证明书,可以入住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到网上预订,直接入住行吗?她提出了她的疑虑。

没事的,只要有你们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就没问题,另外直接入住更好,还可以省去网络预订平台的抽成,更实惠。我打消了她的顾虑。

她小心翼翼从她的大红色包包里拿出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镇派出所开具的身份证明书,展开,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我,并特意指着上面载明的有效期给我看。是在有效期内,我用手机拍了照,上传给辖区的警务室备案,安排她入住了。

这是小玉第二次住我的旅舍。

刚从寒冷的襄阳老家过来,小玉高高的身子上还穿着细方格银灰薄呢大衣,稍显臃肿,或许是过年大鱼大肉吃的有点多,她似乎比年前更见白皙丰腴了,除此之外,就是眼睛不如之前活灵活现,明显的木讷了许多。

回老家过年好玩吗,吃的很好吧,我看你比年前更白更胖了,不过也更性感了更动人了,你男朋友见了你肯定会更加动心哦,是赶回深圳上班吧?一边给她办理入住手续,我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在老家过年,什么杀年猪、磨豆腐、烫豆折、打糍粑呀,什么炸米花、粘糖馃、捆缠蹄、酿米酒呀,什么贴门神、剪挂联、拜大年呀,名堂很多,年味很浓,更有味道。我们那里最著名最有特色的活动是司老爷查街表演,两个假衙役肩膀上抬着一根碗口粗的竹杠,在晃荡的竹杠上骑着司老爷,他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八字胡,手舞三尺长的旱烟袋,在一颠一簸有弹性的竹杠上表演坐杠、腾杠、立杠等高难动作,后面有个男扮女装老太婆,扮演司老爷太太,右手拿蒲扇,左手拿旱烟袋,夸张地扭扭捏捏地骑着黑叫驴,跟在抬着司老爷的竹杠后面走,前面还有二名假衙役打着肃静、回避的牌子,一名假衙役鸣锣开道,另有三名衙役扛着扫帚、拿着木锨、挑着夜壶随行,挨家挨户去检查过年的卫生搞得是否干净,很热闹很有趣,笑死人了。老家好吃的东西更不用说,简直大多了,什么缠蹄、夹沙肉、盘鳝呀,什么夜壶油茶、牛油面、玉带糕呀,我肚皮每天都吃得圆滚滚的,胖了好多,丑死了。我倒不急着上班,大叔,我男朋友这两天要来看我,叫我到这里等他。我不经意的两句闲聊,引得小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

她又要在我的旅舍等她的男朋友。

奇怪的是,和上次一样,第二天一早她又来找我退房。

我男朋友这两天有事,过来不了,要等几天再过来看我,大叔,我走了。小玉还是拖着那个大红色行李箱,又一次失望的走了,更显落寞、孤伶。

第二次,她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


(四)

等我辗转三趟公交再乘六站深圳地铁三号线赶回旅舍,已是傍晚时分。

我一进门,看见小玉站在阳台上,向外张望着什么,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神情专注。

旅舍是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改建的,大门正对着阳台。

小玉,又回来啦。我也走到阳台,招呼她。

她随即转过身来,回应我的招呼,是的,大叔,我回来了。

小玉已脱掉了从老家穿来薄呢大衣,换上了适合深圳气候的春装,在乳白色半截风衣衬托下,越加白皙,也轻盈飘逸了许多,不过一照面,我还是留意到她比前两天更见迟钝木讷,似乎有点神情恍惚,可想而知她男朋友两次的等而不来,对她的打击之大、伤害之痛、影响之深。

你要到我的旅舍住吗,可是今晚没有床位了。我对她说明了情况。

真的没有床位了吗?她似乎还有点不信。

确实没有了,你是老顾客,我们都这么熟了,有的话我还能不给你住吗。我尽量给她解释。

真没有的话,我就睡沙发可以吗?她又提出这个要求。

沙发位也没有了,早就给人包月了。这是实情,有个川妹子早在几个月前就包了沙发睡,我继续解释。

那我想想怎么办吧。说完,她从阳台走到姑娘们住的房间里去了。

这时,长住的小伙子可寒迅速走到我身边,悄悄地告诉我:大叔,我看这个姑娘脑子有点问题,我看到她整个下午都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一动不动,连我到阳台抽烟——我规定旅舍内不能抽烟,要抽烟只能到阳台上抽——她都不走开。我刚才在阳台抽烟怕熏着她,就叫她回客厅去,并把玻璃门拉上了,以免烟雾飘进客厅,可是没过两分钟她就把玻璃门打开了,走了出来,继续站在阳台上盯住楼下看,我又赶她回客厅又拉上玻璃门,她又打开又站到阳台上又总盯住楼下看,也不怕烟熏,如此反反复复好几回,怎么也赶她不走。阳台下面什么也没有,有啥看头,大叔你说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阳台下面是小区的铁围栏,围栏外面,是通往深圳东站的路,也是这个小区通往外界的唯一的出路。

阳台下或者那条通往东站的路上,有什么可看之物、可看之人抑或是可看之事吗?

我向阳台下瞧了瞧,阳台下面空无一物,只有漆成灰色的锈迹斑斑的铁围栏和好几颗去年被台风山竹刮折的光秃秃的大榕树桩,孤独的静静的矗立着,铁围栏外的路上,行人稀稀落落,影影憧憧,看不太分明。

没啥值得一看的东西呀!

可小玉为啥总是去阳台?她为啥总是站在阳台上?她为啥总是目不转睛盯着阳台下面看?

她是脑子有问题吗?脑子有问题会怎样呢?脑子有问题会不会跳楼吗?

她是想跳楼吗?

这个念头一闪,我即如五雷轰顶,脑袋轰的一声炸裂了,不由得毛骨悚然,吓出一身冷汗。

万一她在我的旅舍里跳了楼,那事就闹大了,我这么个小小的旅舍怎能承受得起,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请神容易送神难,得赶紧想办法把她送走。

小玉,小玉,到沙发上聊。我战战兢兢把正在女生房间里的小玉叫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你……你……你,小玉,你想好了到哪去住吗?我紧张得说话都有点哆哆嗦嗦、结结巴巴。

还没呢。小玉倒显得轻松。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家可靠的同行,你到他那家青旅去住行吗?我趁机提议。

这家青旅条件还好吗?卫生干净吗?安全可靠吗?小玉有点担心。

你是我的老顾客,我能害你吗,你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信誓旦旦保证。

那行吧。小玉有点无奈。

她答应了,尽管有点勉强。

我暗喜,随后联络了一家同行,叫他到我的楼下来接人。

人家就在楼下等你,我们下楼吧。事不宜迟,速战速决,越快越好,得立马把这尊大神请走,否则后患无穷。我不由分说,不顾年纪大体力弱,提起小玉的大红色行李箱,催促她下楼。

在我的催促下,小玉对着阳台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跟着我走下楼来。

一到楼底,就看见了站在单元门外等着我们的同行。

小玉,这位就是我刚才给你联系的同行,你放心跟他走吧。我把她的大红色行李箱放到地上,想把她引领给同行。

小玉突然神色恍惚、目光迷离、身子晃荡起来,口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叫着什么,完全置她那个从不离身大红色行李箱于不顾,也不管正在等着她的我的同行,闪身扑向面向通往东站的路边的铁围栏,趴在围栏上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条路上看。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痴情等待男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 平凡2019/04/04 23:21:06
    • 分享到:
  • 多谢指教!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Mstill科1布衣2019/04/03 11:55:23
    • 分享到:
  • 很痴情的人,对期待的人报有绝对的信心,固然是好事。但是理性去面对,认真的辨别眼前的人,才能不至于辜负时光,不负卿。
    • 平凡2019/04/04 23:19:43
    • 分享到:
  • 谢谢!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恼。

    回复

  • 最近来访
  • 平凡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32993
  • 6
  • 24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