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岸
  • 点击:6403评论:52019/04/05 15:58

师兄您好:

冒昧给您发邮件。您早已毕业离校了,但任课老师经常提起您,说您十分优秀,擅长在重要人生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经常拿您当年果断离开报社为例。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师妹,我确实有一些问题向您讨教。我内心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是职考,二是考研,两条路都不好走。同班同学们也大都只有这两条路,当然,家在本地的那些同学除外,他们可以不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土豪,房产多得数不清,怪不得他们会开车来上课。像我这样南国海边小镇人家的女儿,当然要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

如果我的高考分数多一分或少一分,便与鸟城大学无缘,恰恰是比重本分数线低一分,我才没有被重点院校录取,正好是低一分而不是低两分,我才能顺利收到鸟大的入学通知书。新生报到的那个秋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我的心砰砰直跳,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既兴奋又胆怯。我原以为那天是我第一次踏足鸟城,不过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带我来这座城市旅游,去过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拍的照片还在:一个留着锅盖刘海的女孩儿,两只小胖手搭在一条蜡黄色露着尖牙的海鱼标本上。十多年过去,转眼已到芳华之龄,在备战高考的岁月里我日夜憧憬如何度过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我想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里不应缺少爱情。

考研我在准备,职考我也去了,都不顺利。您毕业那年,文学院改名为人文学院,淡化了文学属性,也是顺应潮流,毕竟教师和学生队伍里都没人搞文学创作了。考研规则也变了,推免生占去了绝大多数名额,也就是说,若是本科阶段表现不够好,无法推免,考研之路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说说职考吧!奇怪得很,鸟城教育部门招小学语文教师,只在外地设置考点,害得我们长途跋涉去考试。有次考点竟然设在了遥远的东北,我们只好穿越大半个国家赶去考试,光是机票和住宿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僧多粥少,能被选上的概率微乎其微,残酷程度堪比高考。                                                                                                 

东北那场考试我也去了,不仅没考上,还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冻病了。作为一名南方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去北方,实在没想到冬天那么冷。更恼人的是另外一次招考,招考部门把考点设在了北京。我也大老远过去考了,面试的时候,他们竟然公开声称不招收鸟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招考面向的只是国家重点师范院校毕业生,害得我白跑一趟。我就不明白,既然不招收鸟城大学的毕业生,为什么不在招考条件中事先说明呢。他们肯定想不到,也不会想,我这样一名娇弱小女生,用平时做家教攒下的钱,长途跋涉去考试,毫无理由吃了闭门羹,孤身一人走在北方寒风中的感觉。我有时也想毕业后到公办学校当代课教师,可听从事教育行业的学姐们说,没编制的教师待遇不到有编制教师的一半,还会受同事欺负。我真想不明白,在我们国家,编制到底意味着什么。敬爱的师兄,原谅我抱怨了那么多,我的罗嗦应该会惹你厌烦的,听老师说,您惜时如金。

祝您春日快乐!

婉儿,2018年3月3日上午


婉儿你好:

我有些疑惑,你干吗非要考编制呢。在我看来,编制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早晚会被取消。坦白而言,你们确实有点想不开,总觉得考上编制生活才有保障。最重要的不是考编制,而是培养硬本领。没有本领,身居庙堂之高不过尸位素餐,有了本领,身处江湖之远依然如鱼得水。我觉得,靠着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取生活必需,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个社会,还没糟糕到把一个勤劳的人饿死的地步。我们寄居的鸟城,更是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里。我一直觉得当年自己决定南下是最大的幸运。可能是我在北方多个城市生活过的缘故,南北之对照才如此明显。我在北方时有天在办公室看书,同事看到我在读《荷马史诗》便一齐嘲笑我,这事成了他们的笑柄,动不动就提起,直到我辞职南下彻底离开他们。我真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后来我想,在他们褊狭的意识中,精神追求是可耻的,任何异乎常人的举动都可笑,若想相安无事,只能成为庸众的一员。

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场跟编制有关的考试,凭着勤奋读书活了下来,还收获了许多快乐。生活有许多十字路口,面临许多选择,大多数人进行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性选择,极少数人进行了自由的个体选择。适应性选择虽然暂时尝到了甜头,却是平庸的开始。个体的自由选择势必要度过困难时期,却通往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了,我推荐一本谈生活方式的书给你,希望对你能帮到你。那本书是,莎拉·贝克韦尔写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祝愿安好!

张潮,2018年3月3日下午


师兄您好:

没想到您回复如此之快,我受宠若惊啊。当然,我也不能拖延,坐在宿舍书桌前,给您写回信。

我跟其他备战职考的同学一样,期待自己早点上岸。哈哈,您在信中提到自己从来没参加过编制考试,肯定不知道上岸是什么。这是我们小圈子话语,上岸就是入编,意味着从茫茫苦海上岸了。我隐约感到您对编制的话题不感兴趣,那我向您谈些别的事情吧。大三下学期,我去中国文化大学当交换生。整体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尤其是当我和同学一起登上阳明山观风赏景的时候,内心十分舒畅,觉得前程似锦。直到现在,我们那几位一起当交换生的同学,每隔半年,都要聚会一次追忆往昔。

可是,自从去宝岛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我的好运用完了,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

出发时,男友Z送我到机场。半年后,我从宝岛回来,Z却早已牵手他人。那女生并不漂亮,我自以为没我漂亮。那段“蓝瘦香菇”的日子令人难以释怀,那时我常到白石路扶着栏杆凝望大沙河缓缓涌动的水流,不知不觉视野开始模糊……为了振作起来,我练习长跑、舞蹈,只为用汗珠替换泪珠,用忙碌填补失落。可是,关于Z的回忆还是不断袭来。

那时候校园还没有禁摩,电摩穿梭在各个小径,走路要非常小心,因为不知何时身后就会想起哔哔的鸣声,等回过神来一辆电摩风驰而过,带动裙摆飞起。在校园里,成排成列的电摩是一道风景线。放眼全国高校,鸟大校内电摩数量如此之多实属罕见,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说,他们母校校园里全是上着链条锁的破旧自行车。一个冬夜,我坐在Z的电摩后座,一起前往文山湖食堂吃宵夜。离开时,Z打包了室友爱吃的蜜汁鸡翅。饭堂只提供单薄的塑料打包袋,Z打算把鸡翅放进电摩座椅底下的暗格里。我见状嗔怪道:“放在屁股底下的鸡翅我可不敢吃。”Z嘻嘻笑地说:“天气冷,鸡翅需要保温。”说着便把座椅板啪地往下一扣。

Z是鸟城二代,他熟知这座城市好玩的角落。有次在电话里Z说:“周六我们去欢乐海岸吧,那里刚开张没多久,唉,我还有一门‘线代’没考呢。”我安慰他说:“‘现代’还好啦,考试不难。”电话挂了以后,室友用手肘戳了戳我,说:“他的‘线代’是指‘线性代数’,不是我们的‘现代汉语’。”周末如期而至,我和Z沿着公园长堤边走边聊。他指向海面对岸说:“那边是港城,以前很多人从这里游泳偷渡过去。我爷爷当年就是偷渡客,不过不走运,吃了枪子,死在海里,尸体也没找着,估计喂鱼了。”海水冲击着形状各异的巨大石块,人们可以躺在大石块上仰视天空。记得那天温度很低,阳光却很温暖,迎面吹来的冷风夹杂着海腥味,催人头脑清醒。来到欢乐海岸,那里确实是刚开张的模样,营业的铺位三三两两,游人寥寥无几。不过最让Z称道的是那里有全城首家IMAX电影院,不久《泰坦尼克号》3D版重新上映,我们去那家影院看了。约会时光轻松愉快,但Z的‘线代’挂科了,第二年重考依然没及格。

现在说点开心的事情吧,Z劈腿后,X走进了我的生活。X比我大两岁,是室内设计师,擅长作图。认识X时我正准备学校舞蹈比赛,每夜都训练至接近宿舍关灯时间才回去,X不放心我走夜路,只要晚上不加班就会来送我回宿舍,然后他再骑自行车回家。X在蛇口工作,刚买了房,他说只等着给这个房子找位女主人。

舞蹈比赛结束以后,我稍有空闲,X便常带我去蛇口吃冒菜,那时我正在节食减肥,只喜欢吃清汤烫菜。从冒菜店出来,再步行两条街就是海上世界,那儿有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有船身描着一圈梦幻绿光的明华轮,有三五外国人举杯欢饮的风情酒吧。某个春夏交接的夜晚,我和X在人来人往的海上世界里并肩而走,气氛奇怪而尴尬。在一个意料不到的瞬间,X说:“我很喜欢你。”我说:“但我不……”从那以后我和X很少见面,只在微信上交流日常见闻。每当周末X结束代购兼职,从口岸乘车返回,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时,他都会发来短信说:“我经过你。”

还有一次,台风过境。我原本约了同学去海岸城聚餐,无奈雨大难行,只好返回宿舍,刷刷朋友圈,发发牢骚。过了不久,X发来短信:“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又惊又喜的我匆匆下楼,只见X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一碗打包好的冒菜,两脚趿拉着拖鞋,裤管卷到膝盖上方,头发和额上还挂着水珠。还没等我开口问情况,他已递来了冒菜,说:“拿上去吃吧,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哦。”话音刚落,X从挎包里掏出一幅白色相框,里边裱着我的肖像画。此时我内心感动,连忙说:“谢谢……谢谢……”不知现在X是否已经为他的房子找到了女主人,也愿他快乐。

我的倒霉远不止这些。

还在宝岛当交换生的时候,我联系辅导员老师开一份盖章的成绩证明邮寄,他推脱了月余才给开,险些误事。到了学期末我即将返校的时候,那位辅导员却主动联系我,让我给他带几瓶金门高梁酒。我出于对老师的尊重,用打算买新裙子的钱买了两瓶酒。买多了过海关麻烦,并且我也没那么多钱。

那老师约我晚上去办公室送酒。行政楼一些窗口还亮着灯,楼道里一片漆黑,我不停地跺脚以点亮声控灯。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我装着酒的纸袋子走了进去。我放下酒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他却叫住了我,说他让我带酒并不是送酒,要给我酒钱,让我先在沙发上坐会。出于女生的本能,我有些害怕,默默盯着他,他站在衣架旁摸索着什么,掏出钱包翻看着。过了片刻,他说没零钱了,让我加他微信,通过微信转账。就在靠在一起互加微信的时候,他突然说很喜欢我的小酒窝。我很害怕,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不瞒您说,我在宿舍趴在枕头上哭到半夜。

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慢慢发觉中学时代所看的校园偶像剧都是那么荒诞可笑,没有“霸道总裁”、没有“长腿欧巴”,普通大学生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奖学金、考资格证书、参加大小竞赛、铺设工作人脉,才能在毕业之际应对自如。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求学爱情友谊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 回复
  • 先站个位置,有空再好好拜读!看掌门人所评“太先锋主义了”,本人估计貌似难以读懂作品的内涵!
  •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4/08 22:11:25
    • 分享到:
  • 形式新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5700
  • 31
  • 386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