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岸
  • 点击:10229评论:52019/04/05 15:58

师兄您好:

冒昧给您发邮件。您早已毕业离校了,但任课老师经常提起您,说您十分优秀,擅长在重要人生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经常拿您当年果断离开报社为例。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师妹,我确实有一些问题向您讨教。我内心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是职考,二是考研,两条路都不好走。同班同学们也大都只有这两条路,当然,家在本地的那些同学除外,他们可以不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土豪,房产多得数不清,怪不得他们会开车来上课。像我这样南国海边小镇人家的女儿,当然要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

如果我的高考分数多一分或少一分,便与鸟城大学无缘,恰恰是比重本分数线低一分,我才没有被重点院校录取,正好是低一分而不是低两分,我才能顺利收到鸟大的入学通知书。新生报到的那个秋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我的心砰砰直跳,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既兴奋又胆怯。我原以为那天是我第一次踏足鸟城,不过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带我来这座城市旅游,去过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拍的照片还在:一个留着锅盖刘海的女孩儿,两只小胖手搭在一条蜡黄色露着尖牙的海鱼标本上。十多年过去,转眼已到芳华之龄,在备战高考的岁月里我日夜憧憬如何度过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我想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里不应缺少爱情。

考研我在准备,职考我也去了,都不顺利。您毕业那年,文学院改名为人文学院,淡化了文学属性,也是顺应潮流,毕竟教师和学生队伍里都没人搞文学创作了。考研规则也变了,推免生占去了绝大多数名额,也就是说,若是本科阶段表现不够好,无法推免,考研之路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说说职考吧!奇怪得很,鸟城教育部门招小学语文教师,只在外地设置考点,害得我们长途跋涉去考试。有次考点竟然设在了遥远的东北,我们只好穿越大半个国家赶去考试,光是机票和住宿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僧多粥少,能被选上的概率微乎其微,残酷程度堪比高考。                                                                                                 

东北那场考试我也去了,不仅没考上,还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冻病了。作为一名南方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去北方,实在没想到冬天那么冷。更恼人的是另外一次招考,招考部门把考点设在了北京。我也大老远过去考了,面试的时候,他们竟然公开声称不招收鸟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招考面向的只是国家重点师范院校毕业生,害得我白跑一趟。我就不明白,既然不招收鸟城大学的毕业生,为什么不在招考条件中事先说明呢。他们肯定想不到,也不会想,我这样一名娇弱小女生,用平时做家教攒下的钱,长途跋涉去考试,毫无理由吃了闭门羹,孤身一人走在北方寒风中的感觉。我有时也想毕业后到公办学校当代课教师,可听从事教育行业的学姐们说,没编制的教师待遇不到有编制教师的一半,还会受同事欺负。我真想不明白,在我们国家,编制到底意味着什么。敬爱的师兄,原谅我抱怨了那么多,我的罗嗦应该会惹你厌烦的,听老师说,您惜时如金。

祝您春日快乐!

婉儿,2018年3月3日上午


婉儿你好:

我有些疑惑,你干吗非要考编制呢。在我看来,编制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早晚会被取消。坦白而言,你们确实有点想不开,总觉得考上编制生活才有保障。最重要的不是考编制,而是培养硬本领。没有本领,身居庙堂之高不过尸位素餐,有了本领,身处江湖之远依然如鱼得水。我觉得,靠着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取生活必需,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个社会,还没糟糕到把一个勤劳的人饿死的地步。我们寄居的鸟城,更是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里。我一直觉得当年自己决定南下是最大的幸运。可能是我在北方多个城市生活过的缘故,南北之对照才如此明显。我在北方时有天在办公室看书,同事看到我在读《荷马史诗》便一齐嘲笑我,这事成了他们的笑柄,动不动就提起,直到我辞职南下彻底离开他们。我真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后来我想,在他们褊狭的意识中,精神追求是可耻的,任何异乎常人的举动都可笑,若想相安无事,只能成为庸众的一员。

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场跟编制有关的考试,凭着勤奋读书活了下来,还收获了许多快乐。生活有许多十字路口,面临许多选择,大多数人进行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性选择,极少数人进行了自由的个体选择。适应性选择虽然暂时尝到了甜头,却是平庸的开始。个体的自由选择势必要度过困难时期,却通往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了,我推荐一本谈生活方式的书给你,希望对你能帮到你。那本书是,莎拉·贝克韦尔写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祝愿安好!

张潮,2018年3月3日下午


师兄您好:

没想到您回复如此之快,我受宠若惊啊。当然,我也不能拖延,坐在宿舍书桌前,给您写回信。

我跟其他备战职考的同学一样,期待自己早点上岸。哈哈,您在信中提到自己从来没参加过编制考试,肯定不知道上岸是什么。这是我们小圈子话语,上岸就是入编,意味着从茫茫苦海上岸了。我隐约感到您对编制的话题不感兴趣,那我向您谈些别的事情吧。大三下学期,我去中国文化大学当交换生。整体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尤其是当我和同学一起登上阳明山观风赏景的时候,内心十分舒畅,觉得前程似锦。直到现在,我们那几位一起当交换生的同学,每隔半年,都要聚会一次追忆往昔。

可是,自从去宝岛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我的好运用完了,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

出发时,男友Z送我到机场。半年后,我从宝岛回来,Z却早已牵手他人。那女生并不漂亮,我自以为没我漂亮。那段“蓝瘦香菇”的日子令人难以释怀,那时我常到白石路扶着栏杆凝望大沙河缓缓涌动的水流,不知不觉视野开始模糊……为了振作起来,我练习长跑、舞蹈,只为用汗珠替换泪珠,用忙碌填补失落。可是,关于Z的回忆还是不断袭来。

那时候校园还没有禁摩,电摩穿梭在各个小径,走路要非常小心,因为不知何时身后就会想起哔哔的鸣声,等回过神来一辆电摩风驰而过,带动裙摆飞起。在校园里,成排成列的电摩是一道风景线。放眼全国高校,鸟大校内电摩数量如此之多实属罕见,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说,他们母校校园里全是上着链条锁的破旧自行车。一个冬夜,我坐在Z的电摩后座,一起前往文山湖食堂吃宵夜。离开时,Z打包了室友爱吃的蜜汁鸡翅。饭堂只提供单薄的塑料打包袋,Z打算把鸡翅放进电摩座椅底下的暗格里。我见状嗔怪道:“放在屁股底下的鸡翅我可不敢吃。”Z嘻嘻笑地说:“天气冷,鸡翅需要保温。”说着便把座椅板啪地往下一扣。

Z是鸟城二代,他熟知这座城市好玩的角落。有次在电话里Z说:“周六我们去欢乐海岸吧,那里刚开张没多久,唉,我还有一门‘线代’没考呢。”我安慰他说:“‘现代’还好啦,考试不难。”电话挂了以后,室友用手肘戳了戳我,说:“他的‘线代’是指‘线性代数’,不是我们的‘现代汉语’。”周末如期而至,我和Z沿着公园长堤边走边聊。他指向海面对岸说:“那边是港城,以前很多人从这里游泳偷渡过去。我爷爷当年就是偷渡客,不过不走运,吃了枪子,死在海里,尸体也没找着,估计喂鱼了。”海水冲击着形状各异的巨大石块,人们可以躺在大石块上仰视天空。记得那天温度很低,阳光却很温暖,迎面吹来的冷风夹杂着海腥味,催人头脑清醒。来到欢乐海岸,那里确实是刚开张的模样,营业的铺位三三两两,游人寥寥无几。不过最让Z称道的是那里有全城首家IMAX电影院,不久《泰坦尼克号》3D版重新上映,我们去那家影院看了。约会时光轻松愉快,但Z的‘线代’挂科了,第二年重考依然没及格。

现在说点开心的事情吧,Z劈腿后,X走进了我的生活。X比我大两岁,是室内设计师,擅长作图。认识X时我正准备学校舞蹈比赛,每夜都训练至接近宿舍关灯时间才回去,X不放心我走夜路,只要晚上不加班就会来送我回宿舍,然后他再骑自行车回家。X在蛇口工作,刚买了房,他说只等着给这个房子找位女主人。

舞蹈比赛结束以后,我稍有空闲,X便常带我去蛇口吃冒菜,那时我正在节食减肥,只喜欢吃清汤烫菜。从冒菜店出来,再步行两条街就是海上世界,那儿有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有船身描着一圈梦幻绿光的明华轮,有三五外国人举杯欢饮的风情酒吧。某个春夏交接的夜晚,我和X在人来人往的海上世界里并肩而走,气氛奇怪而尴尬。在一个意料不到的瞬间,X说:“我很喜欢你。”我说:“但我不……”从那以后我和X很少见面,只在微信上交流日常见闻。每当周末X结束代购兼职,从口岸乘车返回,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时,他都会发来短信说:“我经过你。”

还有一次,台风过境。我原本约了同学去海岸城聚餐,无奈雨大难行,只好返回宿舍,刷刷朋友圈,发发牢骚。过了不久,X发来短信:“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又惊又喜的我匆匆下楼,只见X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一碗打包好的冒菜,两脚趿拉着拖鞋,裤管卷到膝盖上方,头发和额上还挂着水珠。还没等我开口问情况,他已递来了冒菜,说:“拿上去吃吧,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哦。”话音刚落,X从挎包里掏出一幅白色相框,里边裱着我的肖像画。此时我内心感动,连忙说:“谢谢……谢谢……”不知现在X是否已经为他的房子找到了女主人,也愿他快乐。

我的倒霉远不止这些。

还在宝岛当交换生的时候,我联系辅导员老师开一份盖章的成绩证明邮寄,他推脱了月余才给开,险些误事。到了学期末我即将返校的时候,那位辅导员却主动联系我,让我给他带几瓶金门高梁酒。我出于对老师的尊重,用打算买新裙子的钱买了两瓶酒。买多了过海关麻烦,并且我也没那么多钱。

那老师约我晚上去办公室送酒。行政楼一些窗口还亮着灯,楼道里一片漆黑,我不停地跺脚以点亮声控灯。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我装着酒的纸袋子走了进去。我放下酒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他却叫住了我,说他让我带酒并不是送酒,要给我酒钱,让我先在沙发上坐会。出于女生的本能,我有些害怕,默默盯着他,他站在衣架旁摸索着什么,掏出钱包翻看着。过了片刻,他说没零钱了,让我加他微信,通过微信转账。就在靠在一起互加微信的时候,他突然说很喜欢我的小酒窝。我很害怕,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不瞒您说,我在宿舍趴在枕头上哭到半夜。

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慢慢发觉中学时代所看的校园偶像剧都是那么荒诞可笑,没有“霸道总裁”、没有“长腿欧巴”,普通大学生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奖学金、考资格证书、参加大小竞赛、铺设工作人脉,才能在毕业之际应对自如。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求学爱情友谊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 回复
  • 先站个位置,有空再好好拜读!看掌门人所评“太先锋主义了”,本人估计貌似难以读懂作品的内涵!
  •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4/08 22:11:25
    • 分享到:
  • 形式新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55700
  • 31
  • 392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