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枚青芒从窗前落下
  • 点击:31602评论:132019/04/15 11:54

我从小就喜欢舞蹈。上初中后,母亲为我请了一位专业教练,就是高明老师。高老师第一天来上课就问我住哪儿,我说桃湖街附近,我妈没告诉你吗?

桃湖街是个别墅区,我想一般人应该都知道,据说很多年前我们家在那里也有一个小院子。

我有三年没见过高老师了。高考前那几个月,我老是梦见他。那些梦时好时坏,令人特别难受。我没将这些梦说给父母听。他们看着我精神不振的样子,觉得是考前过于紧张造成的,一边咨询心理医生一边变着花样为我搭配饮食,效果却不理想。

这是我的心病,没人知道,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我相信高老师早已离开这座城市了,即便他真的仍生活在这里,我们偷偷见了面,那些梦仍会继续。

上高中以后,因为一次意外(我觉得那纯属意外),我再也练不成舞蹈了。文化课太差,得继续考艺校,我的专业便改成了书画。半路出家,情绪不稳,高考结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看得出来,父母对这样的结果不太满意,但也只能接受。他们清楚,能勉强被二本院校的艺术系录取,我已经尽力了。

离开学尚有两个月。母亲想陪我去法国转转,说是熟悉一下那边的生活,便于将来留学读研。父亲却有不同想法。他觉得过两年去法国也行,我上大学前应该先去敦煌熏陶一下,那里的石窟是国内最顶级的绘画艺术品。

最后,他们问我怎么想?

我说这些年的假期你们老陪着,天南地北跑遍了,结果呢?别说中央美院,连三流美院也望尘莫及。我想独自过完这个特别的假期,去哪里都行,最好你们别再跟着。

他们讨论了一阵子,觉得我的想法有些道理,应该试着融入社会,大致同意了,只希望我找个同学一起在市内打短工,每个周末回家住一晚。

我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但不想同学跟着,估计也没同学愿意去打暑假工。你想想,能在我们实验学校读书的,谁家里差钱?谁想过打短工?我们学校的艺术教育在全市都有名的,初中时我的专长是音乐和舞蹈,理想是成为一名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人。但后来发生了意外,在一次训练中受了伤,至今走路仍不太方便,才“转行”学了绘画。

这是六月的最后一天,我在房间里待到傍晚才出门。我觉得晚点出去会更有意思。母亲准备的水壶、洗漱用品以及零食等我统统没要。我只带了几身单薄的衣物,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在芒果树下,我朝母亲笑了笑,转身骑着电动车便出了小区大门。

到了地铁口,父亲打来电话,说正在单位加班,很担心我,妈希望我倒回去。我说我许过愿了,要在这个暑假出去独自生活一段时间,我已经迈出这一步了,你们担心也没用的,我就在市内,满大街都是警察和监控啊,怕啥?

他们给了我三千多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若有意外,随时都会把钱打进卡里。这个城市很大,交通发达,身处最偏远的角落三小时内也可返回家里。我觉得我没去国外已经令他们省心了。如果他们实在催我回去,我就带着护照去更远的地方。

我把电动车停在地铁出口,在街边的树下坐了一会儿。其实我是不想骑车出来的。我骑车出来是想让母亲放心一些,我不会跑太远,说不定在隔壁街就能找到一份洗碗或销售的活儿。大街上贴着不少招工启事,在这座城市里找一口饭吃并不困难,何况我身上有钱,也很少听说哪里发生过刑事案件。再说我越来越胖了,走路的样子有些滑稽,真不明白他们有啥担心的。

这电动车我买好快三年了,仅在寒暑假骑过几次。我们家三个人,三台车。忙于高考我没去考驾照,我的红色小宝马常常被母亲开出去打夜麻将。买车时我才十六岁,母亲想让我高中毕业后拿个驾照开着去上大学。车卖回来之后,父亲却说她太张扬,一个学生成天开着宝马在校园里东游西荡像什么话?父亲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他不希望出什么乱子。他常常在家里跟母亲说起哪个同事又进去了,哪个老板判了多少年,哪个领导家人都移民了,说着说着就跑到阳台上抽烟,心事重重的样子。或许,这也是他不让母亲在这个假期带我去法国的另一个原因吧。

进入地铁站之前,天快黑了。六月将尽,空气异常沉闷,手机不时发来台风逼近的消息。紧张的高考终于结束了,成绩也公布了,同学群里有不少人在这地铁站附近聚会。他们知道我唱歌好听,不停@我去喝两杯唱一曲。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唱过歌了。我一唱歌就会情不自禁地跳舞,一跳舞总会有人尖叫。这尖叫包涵两层意思,一是赞许,毕竟我接受过专业训练。另一层意思呢?我的左腿不太方便,再怎么努力那舞步都显得别扭。当然,我不想去唱歌还有另一个原因,每当音乐响起,我就会想起高明老师。

高老师是父亲为我请的舞蹈教练,一对一教学。我不知道我们家究竟有多少套房子,收房租的事都是母亲请人打理的。但我知道海边有一套,当年父亲把它装修成了我的练功室,供我节假日去那儿练习舞蹈。上初中后,我的身体像和了苏打的面团,似乎一夜间就发泡了。高老师说我很努力有跳舞的天分,但要出成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怕吃苦,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努力完成每一个动作,但他要求我把胸脯束得紧紧的确实令人难受。

那是初三下学期的一天傍晚,练完几套规定动作,我出了一身热汗。趁高老师去茶室休息时,我悄悄溜去洗手间脱掉训练服,换上宽松的体恤,让被勒得生痛的胸脯放松放松。

凉悠悠的空调吹得我浑身酥麻,每个毛孔都喷发着轻爽。我从洗手间出来时,高老师已回到练功房。他偷偷看了我一眼,我的心便“咚咚”跳着。我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勒令我倒回去重新装束一番,但是没有。他盯着木地板想了一会儿,对着墙壁上的大镜子说,好吧,继续练。

两年多来,第一次穿着便服浑身舒展面对面贴着高明,我闭上了眼睛,双手不停颤抖。他搂着我不停地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那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一定是疯了。在快速旋转中,我的双手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他的胸膛热乎乎的,一股魔力将我的嘴唇送到了他的嘴边。

他没有躲避。他让我飞了起来,让我看到漫山遍野的鲜花在春风中摇曳。我身子在空中悬着,双唇不肯离开。我已经想不起来究竟是从他手里摔在地上的还是他放下我时跌倒的。事后,我强忍着疼痛一拐一瘸地回到家里。我不敢告诉母亲伤得有多严重。我坚持了一个星期,最后腰疼得实在直不起来才让母亲带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坐骨神经受损,可能会留下一些遗憾。

金钱方面的赔偿对于我们家来说毫无意义。母亲难以接受是我主动挑逗的。父亲只能由着我,接受了这一切。最后,他们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保密,二是高老师必须从这座城市里消失。

临走时,我和父亲还把高老师送到了机场。父亲希望他忘掉一切,去别的地方换一种职业谋生。他点点头,眼窝里蓄满了泪水。

事后,母亲常常为父亲的这决定而冒火。我理解父亲的难处。我对母亲说,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再纠缠下去,大学毕业后我就去找他。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们为我的叛逆和决绝达成了默契,此后再也不提及我的腿伤了。在孩子面前,他们难得一见地低下了头。

我还能再见到他吗?坐在地铁里,我又想起了高老师。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甚至连他是否有女朋友哪里人都不清楚。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除了讲解舞蹈,我们很少交谈。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那件事怎么就发生了。我无法与人谈及,更无法过多地跟亲人们解释。我常常在课后偷偷画出他的样子,然后扔进垃圾桶。我曾无数次梦见自己独自穿行在这座城市里。梦里的城市总是因为一场场巨大的灾难而受到了严重破坏,每一处废墟上都贴满了我为他画的像。它们时而像浑身是伤的天使,时而像万箭穿心的魔鬼。大街上空荡荡的,我在黑暗里一遍又一遍抚摸着他的脸,亲吻着他脖子上的伤口。当我醒来时,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他的脖子上画下伤口,而且每一道伤口都流着深绿的血。

地铁走走停停,人们上上下下。我靠在车厢接驳处,疾驰的冷风灌进脖子里,让人怀疑盛夏已至,台风即将到来。我想,到了大学,我会继续画他,我会把他所有的画像存起来。待父母去世后,我要卖掉一处房产,用它们做一幅公益广告的背景,贴满地铁的每一节车厢。它们适合做什么样的公益广告呢?我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地铁在城市底部奔驰着,“呼啦啦”的响声异常刺耳。每到一个换乘点,我就拐上另一条线路。我不知道要去往哪里,我只想在这个台风临近的夜晚,让身体在黑暗中随意流浪,直到地铁停运才去街面上吃个夜宵。

然后呢?我真不知道。也许迎着台风一直走下去,也许躲进酒吧唱几曲。

最后一班地铁抵达终点站已是夜里十二点。我从C出口出来,站在河滨路与望山大道交汇处,空气变得更加沉闷了,厚厚的云层像一个巨大的铅盖悬在头顶。我的祖祖辈辈都生长在这里。我出生时,这里已是南中国最繁华的地方。电视和网络告诉我们,十多年来,大江南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去过北京、上海,也去过西藏、黑龙江,还去过纽约、悉尼、莫斯科和奥斯陆。所有的旅程都是在父母的陪伴下完成的。这么些年了,我却从未独自走出家门好好看一眼这座城市。两个月后,我将离开这里去内地学习,去开启新的生活。高老师离开这座城市三年多了,我仍偷偷保存着他的qq号,却从未联系。当然,他也从未打扰过我。我们都知道,在我父母看来,这是底线,我们必须坚守。

手机里不时传来台风即将掠过城市上空的消息。我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想像着独自光着头走在风雨里的样子。

台风在这个季节时有发生。是的,在这个假期里,首先陪伴我的将是一场台风雨,但我更期待着与高老师在某个路口相遇,哪怕我去到另一个城市。

大概十点钟左右,母亲发来消息,问我找好住处没有。我坐在地铁上说找好了,正准备睡觉呢。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打来视频,被我摁掉了。我憋着嗓门,睡意惺忪地回了一段语音给她。我说放心吧妈咪,没事的,你闺女明天就去找活干了。过了一会儿我又说,你们再这么烦,我就换个手机号,让你们找不到我,然后“哈哈”大笑。

回完信息我就把手机关了。出了地铁站,我打开手机,以为母亲会给我发一长串哭哭啼啼的语音,结果呢,就两个字和一个表情:好吧,加油!

母亲知道我的脾气。如果我成天被他们电话骚扰,会很不开心的,会真的把手机号换掉消失两个月。这次肯让我独自出门,我想他们已做好心理准备。

滨河路上的大部分食档已关门。我在一个烧烤摊前坐下来,要了两串羊肉和一条河鱼。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美食了。每次母亲带着我出门都会绕过路边摊,给我讲一大堆有毒食品的负面新闻。我知道这些闻起来特别香的食物对身体没啥好处,但也未必会像毒药一样恐怖,偶尔吃一次说不定还能抵消我体内的某些毒素。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成长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米欣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9-02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19-04-22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15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01 23:03:48
    • 分享到:
  • 老段竟然写少女青春心理小说了,而且还写得如此细腻幽深、回味悠长。这篇我读了三遍,被其意境吸引不能自拔,竟至玩味再三。能把小说里的各有前史后续的人物强行符号化、并且创造间离感,给读者的阅读制造障碍、创造更多联想空间,这是一种了不起的功力,老段应该是颇有心得了。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5 17:20:26
    • 分享到:
  • 我承认我是一边满怀坏坏的笑看完这篇老段的小说的,这篇非常不像他的作品,尤其以第一人称写,始终无法将他的形象和文中高中应届毕业生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不过,这是虚构作品嘛,也无所谓了。一枚青涩的芒果能带来什么?如同这样一个略显叛逆却又不是那么完全离经叛道的女孩,将自己的舞蹈老师驱逐到外地,独自一人旅行喝酒,完全一个“坏女孩”形象。有点像电影嘉年华里的文淇。
  • 结尾明灭不定,有点暧昧,不知道情节如何发展,却更加“担心”她的命运——我一度认为她会被谋杀或拐卖。而貌似“二奶”的黄总,让她一起去见领导,这样就有点意思了。她会是那个青涩的“礼物”吗?
  • 欢迎写续集

    回复

  • 老段这是什么套路,都写女人,还是舞蹈的人女,似乎文笔变得不计较隐晦了一点
  • 回复

  • 好看,有点意犹未尽的,看的过程很怕说碰到是老爸的小三了,那样就落俗套了。。
  • 回复

  • 路数变了,没有写完的样子。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4/15 16:28:13
    • 分享到:
  • 是篇有想法的作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6871
  • 103
  • 2103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