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枚青芒从窗前落下
  • 点击:6846评论:72019/04/15 11:54

我从小就喜欢舞蹈。上初中后,母亲为我请了一位专业教练,就是高明老师。高老师第一天来上课就问我住哪儿,我说桃湖街附近,我妈没告诉你吗?

桃湖街是个别墅区,我想一般人应该都知道,据说很多年前我们家在那里也有一个小院子。

我有三年没见过高老师了。高考前那几个月,我老是梦见他。那些梦时好时坏,令人特别难受。我没将这些梦说给父母听。他们看着我精神不振的样子,觉得是考前过于紧张造成的,一边咨询心理医生一边变着花样为我搭配饮食,效果却不理想。

这是我的心病,没人知道,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我相信高老师早已离开这座城市了,即便他真的仍生活在这里,我们偷偷见了面,那些梦仍会继续。

上高中以后,因为一次意外(我觉得那纯属意外),我再也练不成舞蹈了。文化课太差,得继续考艺校,我的专业便改成了书画。半路出家,情绪不稳,高考结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看得出来,父母对这样的结果不太满意,但也只能接受。他们清楚,能勉强被二本院校的艺术系录取,我已经尽力了。

离开学尚有两个月。母亲想陪我去法国转转,说是熟悉一下那边的生活,便于将来留学读研。父亲却有不同想法。他觉得过两年去法国也行,我上大学前应该先去敦煌熏陶一下,那里的石窟是国内最顶级的绘画艺术品。

最后,他们问我怎么想?

我说这些年的假期你们老陪着,天南地北跑遍了,结果呢?别说中央美院,连三流美院也望尘莫及。我想独自过完这个特别的假期,去哪里都行,最好你们别再跟着。

他们讨论了一阵子,觉得我的想法有些道理,应该试着融入社会,大致同意了,只希望我找个同学一起在市内打短工,每个周末回家住一晚。

我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但不想同学跟着,估计也没同学愿意去打暑假工。你想想,能在我们实验学校读书的,谁家里差钱?谁想过打短工?我们学校的艺术教育在全市都有名的,初中时我的专长是音乐和舞蹈,理想是成为一名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人。但后来发生了意外,在一次训练中受了伤,至今走路仍不太方便,才“转行”学了绘画。

这是六月的最后一天,我在房间里待到傍晚才出门。我觉得晚点出去会更有意思。母亲准备的水壶、洗漱用品以及零食等我统统没要。我只带了几身单薄的衣物,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在芒果树下,我朝母亲笑了笑,转身骑着电动车便出了小区大门。

到了地铁口,父亲打来电话,说正在单位加班,很担心我,妈希望我倒回去。我说我许过愿了,要在这个暑假出去独自生活一段时间,我已经迈出这一步了,你们担心也没用的,我就在市内,满大街都是警察和监控啊,怕啥?

他们给了我三千多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若有意外,随时都会把钱打进卡里。这个城市很大,交通发达,身处最偏远的角落三小时内也可返回家里。我觉得我没去国外已经令他们省心了。如果他们实在催我回去,我就带着护照去更远的地方。

我把电动车停在地铁出口,在街边的树下坐了一会儿。其实我是不想骑车出来的。我骑车出来是想让母亲放心一些,我不会跑太远,说不定在隔壁街就能找到一份洗碗或销售的活儿。大街上贴着不少招工启事,在这座城市里找一口饭吃并不困难,何况我身上有钱,也很少听说哪里发生过刑事案件。再说我越来越胖了,走路的样子有些滑稽,真不明白他们有啥担心的。

这电动车我买好快三年了,仅在寒暑假骑过几次。我们家三个人,三台车。忙于高考我没去考驾照,我的红色小宝马常常被母亲开出去打夜麻将。买车时我才十六岁,母亲想让我高中毕业后拿个驾照开着去上大学。车卖回来之后,父亲却说她太张扬,一个学生成天开着宝马在校园里东游西荡像什么话?父亲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他不希望出什么乱子。他常常在家里跟母亲说起哪个同事又进去了,哪个老板判了多少年,哪个领导家人都移民了,说着说着就跑到阳台上抽烟,心事重重的样子。或许,这也是他不让母亲在这个假期带我去法国的另一个原因吧。

进入地铁站之前,天快黑了。六月将尽,空气异常沉闷,手机不时发来台风逼近的消息。紧张的高考终于结束了,成绩也公布了,同学群里有不少人在这地铁站附近聚会。他们知道我唱歌好听,不停@我去喝两杯唱一曲。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唱过歌了。我一唱歌就会情不自禁地跳舞,一跳舞总会有人尖叫。这尖叫包涵两层意思,一是赞许,毕竟我接受过专业训练。另一层意思呢?我的左腿不太方便,再怎么努力那舞步都显得别扭。当然,我不想去唱歌还有另一个原因,每当音乐响起,我就会想起高明老师。

高老师是父亲为我请的舞蹈教练,一对一教学。我不知道我们家究竟有多少套房子,收房租的事都是母亲请人打理的。但我知道海边有一套,当年父亲把它装修成了我的练功室,供我节假日去那儿练习舞蹈。上初中后,我的身体像和了苏打的面团,似乎一夜间就发泡了。高老师说我很努力有跳舞的天分,但要出成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怕吃苦,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努力完成每一个动作,但他要求我把胸脯束得紧紧的确实令人难受。

那是初三下学期的一天傍晚,练完几套规定动作,我出了一身热汗。趁高老师去茶室休息时,我悄悄溜去洗手间脱掉训练服,换上宽松的体恤,让被勒得生痛的胸脯放松放松。

凉悠悠的空调吹得我浑身酥麻,每个毛孔都喷发着轻爽。我从洗手间出来时,高老师已回到练功房。他偷偷看了我一眼,我的心便“咚咚”跳着。我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勒令我倒回去重新装束一番,但是没有。他盯着木地板想了一会儿,对着墙壁上的大镜子说,好吧,继续练。

两年多来,第一次穿着便服浑身舒展面对面贴着高明,我闭上了眼睛,双手不停颤抖。他搂着我不停地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那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一定是疯了。在快速旋转中,我的双手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他的胸膛热乎乎的,一股魔力将我的嘴唇送到了他的嘴边。

他没有躲避。他让我飞了起来,让我看到漫山遍野的鲜花在春风中摇曳。我身子在空中悬着,双唇不肯离开。我已经想不起来究竟是从他手里摔在地上的还是他放下我时跌倒的。事后,我强忍着疼痛一拐一瘸地回到家里。我不敢告诉母亲伤得有多严重。我坚持了一个星期,最后腰疼得实在直不起来才让母亲带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坐骨神经受损,可能会留下一些遗憾。

金钱方面的赔偿对于我们家来说毫无意义。母亲难以接受是我主动挑逗的。父亲只能由着我,接受了这一切。最后,他们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保密,二是高老师必须从这座城市里消失。

临走时,我和父亲还把高老师送到了机场。父亲希望他忘掉一切,去别的地方换一种职业谋生。他点点头,眼窝里蓄满了泪水。

事后,母亲常常为父亲的这决定而冒火。我理解父亲的难处。我对母亲说,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再纠缠下去,大学毕业后我就去找他。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们为我的叛逆和决绝达成了默契,此后再也不提及我的腿伤了。在孩子面前,他们难得一见地低下了头。

我还能再见到他吗?坐在地铁里,我又想起了高老师。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甚至连他是否有女朋友哪里人都不清楚。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除了讲解舞蹈,我们很少交谈。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那件事怎么就发生了。我无法与人谈及,更无法过多地跟亲人们解释。我常常在课后偷偷画出他的样子,然后扔进垃圾桶。我曾无数次梦见自己独自穿行在这座城市里。梦里的城市总是因为一场场巨大的灾难而受到了严重破坏,每一处废墟上都贴满了我为他画的像。它们时而像浑身是伤的天使,时而像万箭穿心的魔鬼。大街上空荡荡的,我在黑暗里一遍又一遍抚摸着他的脸,亲吻着他脖子上的伤口。当我醒来时,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他的脖子上画下伤口,而且每一道伤口都流着深绿的血。

地铁走走停停,人们上上下下。我靠在车厢接驳处,疾驰的冷风灌进脖子里,让人怀疑盛夏已至,台风即将到来。我想,到了大学,我会继续画他,我会把他所有的画像存起来。待父母去世后,我要卖掉一处房产,用它们做一幅公益广告的背景,贴满地铁的每一节车厢。它们适合做什么样的公益广告呢?我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地铁在城市底部奔驰着,“呼啦啦”的响声异常刺耳。每到一个换乘点,我就拐上另一条线路。我不知道要去往哪里,我只想在这个台风临近的夜晚,让身体在黑暗中随意流浪,直到地铁停运才去街面上吃个夜宵。

然后呢?我真不知道。也许迎着台风一直走下去,也许躲进酒吧唱几曲。

最后一班地铁抵达终点站已是夜里十二点。我从C出口出来,站在河滨路与望山大道交汇处,空气变得更加沉闷了,厚厚的云层像一个巨大的铅盖悬在头顶。我的祖祖辈辈都生长在这里。我出生时,这里已是南中国最繁华的地方。电视和网络告诉我们,十多年来,大江南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去过北京、上海,也去过西藏、黑龙江,还去过纽约、悉尼、莫斯科和奥斯陆。所有的旅程都是在父母的陪伴下完成的。这么些年了,我却从未独自走出家门好好看一眼这座城市。两个月后,我将离开这里去内地学习,去开启新的生活。高老师离开这座城市三年多了,我仍偷偷保存着他的qq号,却从未联系。当然,他也从未打扰过我。我们都知道,在我父母看来,这是底线,我们必须坚守。

手机里不时传来台风即将掠过城市上空的消息。我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想像着独自光着头走在风雨里的样子。

台风在这个季节时有发生。是的,在这个假期里,首先陪伴我的将是一场台风雨,但我更期待着与高老师在某个路口相遇,哪怕我去到另一个城市。

大概十点钟左右,母亲发来消息,问我找好住处没有。我坐在地铁上说找好了,正准备睡觉呢。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打来视频,被我摁掉了。我憋着嗓门,睡意惺忪地回了一段语音给她。我说放心吧妈咪,没事的,你闺女明天就去找活干了。过了一会儿我又说,你们再这么烦,我就换个手机号,让你们找不到我,然后“哈哈”大笑。

回完信息我就把手机关了。出了地铁站,我打开手机,以为母亲会给我发一长串哭哭啼啼的语音,结果呢,就两个字和一个表情:好吧,加油!

母亲知道我的脾气。如果我成天被他们电话骚扰,会很不开心的,会真的把手机号换掉消失两个月。这次肯让我独自出门,我想他们已做好心理准备。

滨河路上的大部分食档已关门。我在一个烧烤摊前坐下来,要了两串羊肉和一条河鱼。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美食了。每次母亲带着我出门都会绕过路边摊,给我讲一大堆有毒食品的负面新闻。我知道这些闻起来特别香的食物对身体没啥好处,但也未必会像毒药一样恐怖,偶尔吃一次说不定还能抵消我体内的某些毒素。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成长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19-04-22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15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段这是什么套路,都写女人,还是舞蹈的人女,似乎文笔变得不计较隐晦了一点
  • 回复
  • 好看,有点意犹未尽的,看的过程很怕说碰到是老爸的小三了,那样就落俗套了。。
  • 回复

  • 路数变了,没有写完的样子。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4/15 16:28:13
    • 分享到:
  • 是篇有想法的作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0
  • 72679
  • 100
  • 202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