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兰花开
  • 点击:36490评论:62019/04/29 14:00

1

二十岁的马兰肤如凝脂,身材丰满而匀称,走到哪都似一朵香气扑鼻的鲜花,让人不由得要多看几眼。

那时候马兰的眼睛是朝上的,她知道自己好看。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很冷傲,像个拒人千里的公主,不好接近。

其实,马兰并非是恃姿色而骄,她只是不善于和人打交道而已。临毕业前,她内心里焦灼不安。在广州上了四年大学,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南方温暖的气候,她多想在这找到一份体面又高薪的工作啊。

那是2000年的夏天。马兰无意中听同学说深圳有很多就业机会。于是她来到深圳,按照同学说的找到罗湖区人才市场,买了入场券,随着拥挤的求职大军挤进去。只见里面像摆摊一样,一个摊位一家公司,上面贴着些求职信息。她好不容易挤进一个摊位前,人家不耐烦地问她,“你简历呢?留下来我们看看,合适再通知你到公司去面试。”她手上只有一份简历,不敢给出去,连忙去找复印机复印了几份。

简历倒是给出去了一些,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下文。因为没有手机,她留的是一位室友的手机号,如有录用请代为转告。她挤出人才市场,感到又渴又饿,看见不远处有家快餐店,便进去点了个六块钱的盒饭。顾不上淑女形象一扫而光,又找服务员要了一碗免费的汤喝下去,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她想着在这坐一会,下午再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

服务员过来收钱,马兰打开自己的包,才发现不知何时,背包竟被人划了个口子,里面的一百多块钱踪影全无,只有一张身份证空荡荡地躺在那里。她大脑一片空白,又窘迫又沮丧,这可如何是好啊?服务员等了一分钟没等到她掏出钱,就跳过她收别人的钱去了。

不一会,快餐店的老板,一个外形油腻、踩着拖鞋的中年男人朝她走过来,问,“小姑娘,遇到小偷了?”

她红着脸点点头,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何苦呢?回到家乡去就找不到工作吗?在家千日好,出门万般难。在家里你们都是父母心尖上的肉,哪会让你们吃不上饭?!看看这人才市场,每天人山人海,又有几个人能找到满意的工作?!唉!”

没有人接他的话,可能大家觉得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吧?你有店开,有钱赚,就觉得别人在深圳是瞎浪费时间吗?没有这些涌到深圳来的年轻人,你这店还不喝西北风啊!

中年男人在马兰身旁坐下,说,“小姑娘,回家去吧,找个踏实的男孩嫁了,少在外受罪。”

马兰闻言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就掉下来了,落在手上,热热的。

“别呀,小姑娘——”中年男人见把姑娘说哭了,慌忙扯过一卷纸巾递到她面前。纸巾十分粗糙,上面还有杂色。马兰没有去接,而是抽泣起来。这个男人让她忽然想起了父亲,她是父亲的心肝宝贝啊。

父亲很少在家,长年在外面干建筑活。父亲话极少,但是他对妻女十分疼爱,每年的收入都一分不少地带回来,交给母亲。父亲的年纪说起来并不算大,也只是比母亲大两岁,可看起来比母亲大了二十岁似的,满脸沧桑,让马兰不忍细看。

每年春节前后父亲会在家呆半个月左右,他那双粗糙的大手不停地劳作,家里家外,他恨不得要把一年的活都干了。马兰很心疼父亲,可母亲似乎无动于衷。母亲从不因父亲难得在家而刻意为他做道好菜,更不阻挡父亲的忙碌。只要父亲在家,马兰就觉得特别踏实,她总跟在父亲身后,看他干活,在她眼中,劳动的父亲全身都发着一种阳光般温暖的光芒。但父亲从不让她干活,他说,你这双手是写字的手,不能弄脏了。只要父亲在家,他也不舍得让母亲干活,他总说,“让我来。”马兰觉得自己心里对父亲的爱远远深厚过了母亲,但是她和父亲一样内向,从来不曾对父亲说过一句表达父女感情的话。

每次父亲离开家去外面做工的时候,母亲都不去送他,甚至连一个亲热的举动,一句贴心的话都没有。他就那么孤独地走了,永远是背着那个破蛇皮行李袋。马兰望着父亲佝偻的背影,眼睛总会潮湿,她想多送他一段路,可是她又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让眼泪落下来,那样父亲看见了会心疼的。

所以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考上大学,一定要找个好工作,让父亲不用再出去做工,让他少受些苦。但是这些想法,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今年春节,父亲没有回来。马兰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他没有拿到工钱,回来干什么呢?”马兰着急了,“没有拿到工钱为什么就不能回来呢?这是他的家啊!”可是母亲没有理会她,母亲和往年一样照旧张罗着过年要准备的美食。

父亲不在,母亲居然还精心准备了团圆饭,把叔叔一家请过来一起吃。母亲红光满面,她好象被岁月遗忘了,还没有老,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这种漂亮,相处久了并不会察觉,但是一对比,马上就显出来了。婶婶比母亲小三岁,但看起来比母亲大了十岁似的,十足的黄脸婆,远不如细皮嫩肉的母亲看着顺眼。

团圆饭开吃前,母亲举起酒杯,向叔叔婶婶说了一些客气话。叔叔对母女俩还算照顾,每年寒暑假,叔叔都会背着婶婶塞给马兰一叠钞票,让她买文具买书。可是马兰对叔叔就是亲热不起来,甚至还有一种天生的敌意。对此她仔细地想过,她对叔叔的反感源于一个铁打的事实:叔叔对母亲很是温柔,言听计从,可对婶婶却是大吼大叫,不屑一顾;而母亲对叔叔,从来都是笑脸相迎,又关心又体贴,与对父亲的态度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让她很是别扭,她觉得,母亲应该像对待叔叔那样对父亲,叔叔应该像对待母亲那样对待婶婶,可偏偏他们弄反了。

这个春节,马兰实在是笑不出来,她一直板着脸。她觉得没有父亲的春节,不叫春节。因此熬过大年初三,她就提早返回了学校。学校里寂静冷清,她独自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一边看书,一边想着可怜的父亲。父亲为了省钱,连手机都舍不得买。

一想到父亲她就心痛。在母亲面前,父亲永远显得卑微低贱,为什么?母亲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父亲的血汗钱换来的?难道就是因母亲长得漂亮?马兰从小到大,就一直为父亲打抱不平。

马兰决定给父亲写封信,可是提起笔来,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写,才能表达她对父亲的思念,她怕自己的信让父亲抹眼泪,她希望父亲永远是看她时的表情,幸福而快乐的。

没有回家过年的父亲,此刻在干什么呢?没有拿到工钱,他还有钱吃饭吗?她忍不住落下泪来,她丢开书,从包里翻出父亲去年春节离家时留的一个固定电话。父亲说,那是工地守门老头的电话,除非有紧急重大的事情,老头一般不会喊他听电话,但是会转告他。马兰知道父亲做活辛苦,所以从来不曾拨打过这个电话。

可是现在她有了个强烈的念头,要和父亲说话,要听父亲的声音!她甚至后悔,过年时没有跑到村长家去打个电话给父亲。

马兰跑下楼,在学校的公用电话亭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可是打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哦,现在是过年啊,工地上的守门老头一定回家过年去了。

她怅然若失地回到宿舍,想着父亲,伤心着,就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连宿舍门都没有反锁。

马兰被母亲拍醒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晨,她睁开眼,看见母亲和叔叔站在自己床前。她马上想起父亲,她想,如果是父亲和母亲站在自己面前该有多好啊。

“你们来干什么?”她带着强烈的反感问他们。

“我们大老远的坐车来看你,你就这个态度吗?”母亲有些生气,被叔叔制止了,叔叔对她说,“兰子,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跑回学校了,你知不知道你妈多担心你啊。”

马兰突然从床上坐起,冷冷地问叔叔,“你怎么知道她担心我呀?”

母亲见女儿这样的态度,想伸手教训,被叔叔拦住了,叔叔对母亲说,“迟早是要说的,你就说了吧。”

母亲收回手,默默地在对面的空床铺上坐下。马兰示威似的扫了她一眼,心想,看你们想说什么。然而这一扫她竟然惊讶地发现,母亲额上居然有了三条皱纹。她怎么会有皱纹呢?她不是一直都那么年轻漂亮的吗?

“马老大死了。”她还没从发现皱纹的惊讶中缓过神来,母亲面无表情地开口了。

“马老大?”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跟着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叔叔接着说,“是的,你爸——马老大死了。”

马兰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头死死地盖住。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发抖,连心都掉进冰窖了。

“马兰!马兰!”母亲和叔叔怕她捂死自己,拼命地拉扯她的被子。眼看着就守不住被子了,她咬牙切齿拼尽全力地喊出憋在心里十几年了的话:“这下你们开心了是吧?!奸夫淫妇!”

“哇——”母亲像个孩子似的放声大哭,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骂,她实在是又气又羞,恨不得寻自尽一了百了。

“你,你太不像话了!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叔叔以长辈的口指责她。

“你以为你像话吗?滚!你们都滚,我不想看到你们!”马兰竭斯底里地怒吼,此刻,她只想把忍了十几年的愤怒发泄出来。

母亲和叔叔不再说什么,他们低着头,灰溜溜地低头走了出去。母亲似乎深受打击,摇摇欲倒,叔叔一直扶着她。

宿舍里恢复了安静。“啊——”马兰忽然怒吼一声,将枕头、被子狠狠地扔到地上,然后,她终于无助地哭了。父亲,你怎么会死呢?不会的!你说过,以后要像疼我一样疼我的孩子的,我还没有结婚呢,父亲!

哭累了,马兰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冲出宿舍。母亲和叔叔并没有走,他们蹲在宿舍外的墙角,相对无言。看着马兰发疯一般地冲下楼去,他们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

马兰又拨通了那个电话,这次,终于有人接了。

“您好,我找马老大。”马兰说,“他是我的爸爸。”

“马老大?”守门的老头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求证道,“你是找那个在工地上干活的、东北的马老大吗?”

“是的,他是我爸爸。”马兰满怀期待地等待着。

“哦,你是他女儿呀?他活着的时候,经常在我这儿等你的电话,他说你又漂亮又聪明,将来会很有出息的。”

等我的电话?马兰全身又开始冷的发抖,活着的时候——这五个字让她悲痛欲绝。

“是啊,他晚上经常蹲在这儿等你的电话。”

“那,请您帮我叫他来听我电话好吗?”

“什么——姑娘,你爸爸年前就出事走啦,你还不知道吗?唉,姑娘,你爸是个老实人啊。”

“不!爸爸!我是兰子,快来听我的电话呀!”

父亲是从十五楼掉下来摔死的,那栋楼总共只有十五层,就快要竣工了,父亲已经定好了十天后回家的火车票。可是他摔下来了,他的生命就此停止。他死的时候,口袋里装着一双手套,那是马兰织给他的,可是,他舍不得戴,怕弄脏。但是他每天都将它带在身边,放在贴身衣物的口袋里。

为什么?!为什么母亲要骗她,不让她去见父亲最后一面!她好恨啊,父亲死了,他们居然还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团圆饭,家里一点悲伤的气氛都没有,甚至,连父亲的遗像都没有挂。

  • 1
  • 2
  • 3
  • 4
1/12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打工情人亲子复合老板马兰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520周冠打赏50000,共计50000
  • 2019-05-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闯深圳的人,每个人都是一部活色生香的小说。如何讲述一个人的创业史?本文作者的喻体和意象很有味道。琐屑笔墨,烹制生活气息浓郁、感情充沛的烟火故事,处处深圳细节,步步奋斗脚印,落地生根,梦随花开!
    • 青初2019/09/09 10:35:07
    • 分享到:
  • 感谢您的精彩评论。每个人都是一部作品,父母只是初创者,后期的打磨全靠自己,精不精彩全靠自己。精彩也罢,平淡也罢,努力过,便无愧无悔。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9/03 16:11:22
    • 分享到:
  • 马兰的经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者大部分外来求职人员,从懵懵懂懂地出入人才市场,到落脚于某栋知名大厦或者工业区某个角落。在深圳,哪个年轻人不是一边流着汗,一边努力干?很多人因为在深圳打拼,忽略了亲情,丢掉了爱情,这又怎样呢,为了拥有更宽广的天空,哪怕挥汗如雨也得努力前进。马兰做了二奶,但在做二奶的路上,又何尝不是布满艰辛呢?来了就是深圳人,有时候,努力才能成为深圳人更准确些。马兰花开,终于花开。
    • 青初2019/09/03 16:13:28
    • 分享到:
  • 历经风雨,终见彩虹,努力的人,终会闻到花香。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4/29 14:48:14
    • 分享到:
  • 这段感情故事,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有朴实的情感。文字不少,值得一读。期待新作!
    • 青初2019/04/29 15:10:57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您的鼓励!让我有了前行的动力!

    回复

  • 最近来访
  • 青初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学是我幼时的理想,曾经以为早已实现。为了生活曾经远离,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应该是我一生的梦想与毕生的追求,此生不会再放弃。
  • 文学是我幼时的理想,曾经以为早已实现。为了生活曾经远离,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应该是我一生的梦想与毕生的追求,此生不会再放弃。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69090
  • 8
  • 158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