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赎两部曲
  • 点击:6407评论:22019/05/07 08:36

一、救赎之十年恍然如一梦


开篇

一大早,刚毕业来学校实习的小胡老师像一阵旋风卷进了办公室,一张青春可人的小脸儿神神秘秘地凑向我:

“江老师,您可要请客哟!”

“嗯?怎么啦?”

“校长说这次县里评优秀教师,得奖的是您呢!开不开心?!意不意外?!快快群里发红包哟!”

“哈哈,不要逗我老人家啦,哪能会是我呀?!学校优秀的老师那么多,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只是一个数学老师而已,还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呀,比如初三1班任班主任二十年的张老师,还有隔壁初三4班的彭老师……”

我还没说完,就被忍不住的小胡老师打断了,“真的啦,江老师,刚刚校长找我们英语组的老师开会,他接电话时提到获奖名字是您,我悄悄听到啦!我不骗您的!”许是见我没有表现出她预期的激动,她更着急了:“江老师,我说的是真的,您相信我,我没撒谎!”

听了她最后这句话,我怔了怔,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我抬起因一直在备课而没怎么看她的头,眼前这张年轻的星星点点了几颗象征着蓬勃生机青春正年华的痘痘的脸,因为极力要我相信她而着急辩解略带了点红润,甚至带了点因不被信任的小小羞辱,她大大的双眼也写满了诚恳。  

我耐心地认真回答她,“嗯嗯,好的,谢谢你哈,那我们一起开心地耐心地等校长宣布这个好消息吧!”

小胡老师因为我的答复开心得重新露出甜甜的灿烂笑容,她终于满意地离开了,留给我的背影是一头黑黑亮亮垂在苗条身后的直长发,一套碎花连衣裙配了双白色高跟鞋。她是出自名校的高材生,学校点派来实习一年后再回校硕博连读的重点栽培的苗子。呵,这真是一个青春可人活力四射前程似锦的孩子呀!

可是,这张因我的不信任而受到莫大伤害的脸,是这么的熟悉呵!

有些人,生来便是天使

是呵,我的那两个孩子呢?此时她们又在何方呵?她们应该与眼前这位小胡老师一般年纪,可是,她们在哪了呵?…我的回忆已然阻挡不住地冲开了阀门:

十年前,任初三2班班主任的我同时也任该班的数学老师。

班里有两个很可爱很特别的孩子,一个叫李芳芳,另一个叫刘梦晓。这两个孩子的英语和语文极具天赋,分别任班上的英语和语文课代表,同时她们也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两个孩子从来都是像天使一样,笑容可爱,乖巧可人,懂事有礼貌,成绩拔尖。其实于她俩,说实话我的内心深处是略带些偏爱的。特别是教英语的周老师和教语文的赵老师,也曾和我说过多次这两个孩子对语言学有天赋,有灵气未来必能有所成就。赵老师也是常拿刘梦晓的作文当范文在全班朗读。

如果没有十年前冬天里的那场篮球联赛,如果没有冬天里那个顽固不化的我,想必这两个孩子的前路应该会是多姿多彩前程似锦的吧。

我还记得那天非常寒冷,上完最后一节课后,作为班主任的我在讲台上宣布了本班的体育尖子周惠同学和另两位女同学,与邻班几位女同学组成一支篮球队,将对战同年级的另两个班,希望同学们多给她们加油打气!冬天的黄昏很冷,很暗,乡里的孩子上学都住的远,我知道孩子们都想早点回家,所以我也不做硬性要求或规定便宣布放学了。

等我开完校会再回到教室时,天已暗沉了不少,全班的学生都已经回去了,唯有两个例外的存在:李芳芳和刘梦晓。只见这两个孩子正趴在窗户边给楼下校园里的周惠她们拼命加油呐喊!

我心头一热:“你俩还没回去呀?!”

“我们在给周惠她们加油呢,老师!”

“嗯,那好的,你们待会要早点回去哈,天快黑了!”

“嗯,好的,老师!”

误会的起源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办公室,周惠红着眼睛进来了,显然是刚哭过了。

“怎么啦?惠惠,谁欺负你啦?”

“老师,我昨晚打完球回到教室,发现我妈妈给我的100元不见了。”

“啊?你放哪里的?”

“我一直放在书包里的。”

“你打完球回教室,教室里还有其他有人吗?”

“没有别的人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回的教室。”

“你确定是在书包里吗?”

“嗯,我下去比赛时还特意看了的。”

“好的,你先回座位上课吧,我会好好调查的。”

周惠带着眼泪回教室去了,这孩子是我老同学的幺女,就住在学校附近,才初三个子却已窜到近1米7了,教体育的孟老师说她有体育天赋,想要好好培养她,让她作为体育特长生考去北京体育学院!

无情的审判

周惠这孩子我几乎看着长大的,首先她是不可能撒谎的,她在打球时教室就只有李芳芳和刘梦晓在!偷钱的不是她俩那还会有谁?!惊诧之余的我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意,真是没想到,那两个平日里看着乖巧的孩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我越想越生气,放下手中修改试卷的笔,怒气冲冲地来到了还在上早自习的教室,我径直来到她俩桌边,语气极为严厉地说:

“你俩跟我来下办公室!”

全班的同学都看了过来,吓得不知所措的她俩乖乖地跟着难掩怒意的我返回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已来了好几位老师了,英语周老师和语文赵老师全来了。

我依然板着脸:“说吧,昨晚周惠丢的钱,是你们谁偷的?!”

一句话下去,周老师赵老师全扭了头过来,李芳芳她俩的小脸更是一下子吓得灰白,想必我当时确实是很生气很严厉的。刘梦晓的泪珠也马上滚了出来,她俩几乎是异口同声:

“老师,我没有偷她的钱!”“老师,我也没偷别人的钱!”

“不是你们还能会是谁?!当时教室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在!”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偷!”“老师,我也没偷!”

“你们还想隐瞒是吧?!哈?还不承认,除了你们两个人,教室里就没其他人了!”

看着哭起来了的刘梦晓,赵老师从办公桌边起身走了过来:

“江老师,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呀?我觉得不可能是她们两个,她俩不会是那种孩子的!”

“是啊,江老师,她俩不会的!”正在备课的周老师也放下了笔转过身来附和着。

“事实摆在了眼前,她们还想抵赖!”

于是我就把昨晚看到的教室里就她俩在加油的事给两位老师说了,她们似乎还是不太赞同我的观点:

“江老师,会不会是后来又有其他的人也来过了呢?!”

“不可能有其他人来过,我离开教室不久球赛就结束了的!全程就只有她们俩!”

涨红着脸的李芳芳一言不发,而刘梦晓早已哭得稀里哗啦,抽抽嗒嗒,依然坚定到:“老师,你相信我们,我们没撒谎!老师!”

普通的推理与逻辑思维于教数学的我简直就是得心应手,我怎么可能看错?!

突然我心烦意乱了起来,因为自小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极为严格,从不允许撒谎,所以我平生最讨厌撒谎的学生!用带着怒意的双眼仔细地在她俩身上扫描的同时,我也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动手搜查她们衣服的口袋,不过以我近40年的人生经验,她们肯定不会笨到放在随身口袋里,应该在书包里?不,肯定是昨晚带回去就偷偷藏在家里的某个角落了!

算了,看着眼前她俩一个咬着嘴唇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一个早已眼泪泛滥双眼红肿,我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她们说:

“你们先回去上课吧,我随时在这等你们来自首哈!不要以为我就这么轻易了结这事儿!”

看着她俩离开时的背影,我突然计上心头,不如试试三十六计中的“离间计”吧,凭我这个数学天才,我就不信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于是,我暗暗地有了个计谋,甚至详细方案也很快地天衣无缝地谋划好了!


群鸦的盛宴

第二节课后,我单独找来了李芳芳,她自始至终都没流一滴泪,但明显双眸失去了往日的纯真,隐隐充满了仇恨,短短两个小时,她似乎换成了另一个人。

无暇顾及太多了的我直接进入了主题:“李芳芳,你就承认吧,刘梦晓刚悄悄告诉我了,说她看见你偷的钱!”

“江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刘梦晓不会为了保全自己而编出这样的谎言!”

眼前这倔强的小丫头片子着实让我头疼,但为了我那计谋的全局实施,我唯有隐忍不发,

“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了?!”

我知道在班上她俩是最好的朋友,每次班级分座位都要坐同桌,不过,我始终相信在“名誉”面前,但凡是人都会自私的,相信眼前这两个十五岁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她也没偷!”她依然是这句话。

脸再一次涨得通红的她倔强地抬着脸看了我一眼,不等我说话她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气得快要七窍冒烟的我后脚便跟着她出了办公室,正好碰上从对面过来了的刘梦晓,为了不让她俩交换信息,以免坏了我全盘的计划,我马上截住了刘梦晓,招手示意她来办公室。

因是课间休息时间,所以办公室回了不少的老师在座位。“你就承认吧,刚李芳芳说了,钱是你偷的!”

“老师,我没偷别人的钱!还有,李芳芳也没看到我偷,她是不会乱说的!”刘梦晓还没开口就哭了起来,她和李芳芳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的?你放心,老师不会告诉李芳芳的!”

胆小柔弱的刘梦晓抽搭着,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老师,那天看球赛我和她一直在一起,我们谁也没有去过周惠同学的座位!您离开后我们两个就听您的话一起放学回家了。”

坐前排邻班的班主任吴老师,也就是刘梦晓的表姑父,从前排座位过来大声训着:

“你这个孩子,你真的偷你同学钱啦?!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带着满脸眼泪的刘梦晓猛地抬起头,还夹杂着一丝委屈和被侮辱了的表情,大声喊道:

“我说了,钱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偷别人的钱!李芳芳也没有偷,我们都没有偷任何人的钱!!”

说完,她捂着嘴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气得实在是不行了的我给吴老师详细说了这事,最后我做出了总结:“您说,事实就摆在这儿,我怎么可能冤枉了她们嘛!”

吴老师没来得及说话上课铃声响了,他夹着课本匆匆忙忙地上课去了。

我烦躁的心难以平静,实在快要气晕了,拿出早几日拟出的入团申请书,我毫不犹豫地把里面这两个孩子的名字划掉。虽然明明推理出绝对是她们俩偷的,但她们坚决不承认我也就黔驴技穷了,又因为平时教务工作实在是太繁重,所以这件事也就只能暂时搁浅下来了。

从那后,以前总爱踊跃举手回答问题的李芳芳和刘梦晓慢慢变得总是趴在课桌上,很少抬起头来,而我,上课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鼓励的目光总爱停留在她俩的脸上。即使偶尔她们举手想要回答问题,我也从不给她们机会,直接跳过她们去叫别的同学回答问题。

哪怕她们的成绩不再像以前那样名列前茅,我也都不感兴趣了,我也不愿意去管她俩自己怎么解决了,于她俩,我几乎完全不再关心了,一个确实是初三毕业班的工作太多身为班主任的我实在分身乏术,另一个当然是我自己内心对她俩的厌恶!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救赎误会错误放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老练之一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5-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 谢谢老师的耐心指导,后续会结合老师的意见完善以后的篇章。这两篇小故事是基于身边真实故事改编。唉,时间总是这样,既能坚守些什么,又能改变些什么,不论如何,她总能为每个人铺好一条路,或平坦或曲折……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学天学地学文化,走山走水走人间。
  • 学天学地学文化,走山走水走人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491
  • 8
  • 118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