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温
  • 点击:29795评论:122019/06/04 17:54

1

想去西藏。这念头有好几年了,最初是想一个人去,去阿里看看。联系上红叶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想在五十岁或者六十岁以后,带着她去藏南,在错那或墨脱度完余生。那些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温暖湿润,烟雾缭绕,离拉萨也不太远。看着红叶从网上找来的有关错那和墨脱的图片,我心动了几天几夜。但是,我最后一次从成都回来不久,红叶却离婚了,我也离了婚,加上胃反反复复痛着,单位的效益越来越差,我的情绪很是低落,觉得去不去西藏已不重要了。

再后来,我认识了高师父,突然又有了去西藏的想法。

那天晚上能认识高师父挺偶然的。春节前,他们单位想搞一个大型公益活动,但上头给的经费不足,她的同事小西又找到我,希望再合作一次。小西先前跟飞翔合作过几次,他的意图很明显,不外乎让飞翔赞助一点钱,冠名搞搞活动。活动的名目每年都变着花样,内容却大同小异:有时去山区支教,有时去老人院搞临终关怀,有时去特殊学校看看孩子,有时对离异的男女疏导疏导,有时组织一批退休老同志去山区扶贫采风,有时则是些群众文体活动。那时飞翔公司在当地也算个大企业,每年都有专项资金用于公益活动。小西这小子嘴甜,勤快,很会来事,到了飞翔公司几乎每求必应。这些活动看上去高大上,实际干活的却多是志愿者,一个项目究竟支出多少余下多少可能只有小西才清楚。小西却总是叫穷,说钱不够啊哥,网络社会讲的是宣传效应,你知道的,一万两万能干啥呢?报纸的半个版面都买不到。他见我迟迟不肯把方案报上去,又打来电话说,我们一弄就是整版啊,图文并茂还上新媒体直播呢,我们的新媒体帮人家做一篇软文拍个小视频都收一两万呢。

在当时,几万块钱对于飞翔来说确实不算个事,有几次我们捐灾区都一二十万呢。当然,在深圳比我们公司更有钱的也不少,这事儿莫法比,只要董事长王先生喜欢就好。王先生喜欢热闹,像某些干部,好在媒体上露脸。此外,我们公司的部分业务属公家外包服务,人家的产品靠质量打天下,我们得靠企业文化和宣传包装求生存。支持公益事业,取之于民用之民,王先生觉得天经地义,只要我肯把小西的想法报上去,他都会大笔一挥欣然应允。

春节前的这次大型公益活动非常成功,五六家报纸七八个网站都报道了,连我的名字也排在了王先生后面。花小钱办大事,王先生很开心,要我这个财务经理在飞翔年会时招待一下小西和他的同事们。

那天晚上的年会饭局,我几乎全程陪着小西。但我的胃病越来越严重,还要开车,只能以茶代酒意思一下。高师父坐我左侧,碰杯时我才认真看了她两眼。她面目清瘦,右嘴角有一颗比芝麻稍大的黑痣,着一身咖啡色圆领长衫,不喝酒,只吃了几条青菜和一小碗白粥。大家杯觥交错时,她却静静地捏着胸前的小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饭后,董事长王先生又让我安排他们去唱歌。我以为高师父不会去,她看看手机却跟着去了。那天晚上她几乎没讲话。有同事说她唱歌挺好听的,她也不争辩,微笑着摆摆手,然后盘腿坐在后排角落里,继续数着佛珠。

离婚后,我差不多半年没来过歌舞厅了。若非王先生要我招待他们,我连公司的年会都不想参加。我开始厌倦热闹了,只想一个人在夜里躲在屋子里看看书,或者开车去郊外的山上坐坐海边走走。晚宴前我还想着要不要早点离开酒店或者端着茶杯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热闹。见到高师父后,我改变了想法,觉得她很有眼缘。去歌厅的路上,我安排她坐在副驾位。小西和一个年轻女同事都喝多了,在后排说着胡话。我时不时斜高师父一眼,她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我在飞翔干了八九年,从普通员工到后勤部长再到财务经理,歌厅里的喧嚣场面见得太多了。在灯红酒绿里,看着安安静静的高师父,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她看上去跟我前妻唐小乐的年纪差不多,四十出头,干瘦,近视,戴着眼镜像一名中学老师。唐小乐的近视是早年在工厂焊螺丝时落下的,她高中没毕业就来深圳福田打工了,结婚第二年,她说眼睛痛便到了飞翔公司做厨工,后来又离开飞翔开了酒楼,再后来就跟我离了。这高师父的近视大概是读书太多造成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便打听,毕竟歌厅里除了小西跟我认识外其他人都不熟悉。

我没上台唱歌。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听过一首完整的歌曲了,连先前常听的《那一天》也好长时间未听过了,车上的音响也不知哪天被我弄坏了。我坐在角落里,一边抽烟喝酒,一边看着高师父。歌厅里的啤酒很淡,我曾一夜独自喝过八扎。后来胃被喝穿了,每次进了酒吧或歌厅,我就像品功夫茶一样端着酒杯呡两口。但那天晚上我是真喝了。我很久没这样坐在歌厅里一边喝酒一边细细地看过女人了。我坐在西边的角落,高师父坐在东边的角落。其他人喝酒划拳,唱唱跳跳开着玩笑,打几声招呼便不再理我们。我看着高师父,听着熟悉的歌声,回想着这些年来的人和事,觉得应该也找一串高师父这样的佛珠挂在脖子上数数。

是的,我得坐过去。

我踩着恍恍惚惚的灯光来到高师父身边,坐下,打开微信请她加上。她望着我笑了笑,然后摸出手机,却发现有未接电话,便赶紧打了过去。

歌厅里很吵,她讲得很大声,虽是当地土话我也能听出个大概。她丈夫在楼下等她有一阵了,要她立即下去,说表哥家出了什么事。

她挂掉电话,又笑了笑说,下次再加吧,我手机快没电了,老公在楼下接我回家。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婉拒,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嘈杂的歌声里,我觉得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快速走向前台,交待几句便朝楼下跑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午夜,门口守着好几个代驾,我随便叫了一个。出了停车场闸口,我指着前面的黑色奥迪对代驾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跟上就行。

代驾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叫我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了。

车上滨海大道时,代驾突然冒出一句,您看上去很清醒啊,老板。

我没吭声,递给他一支香烟。他摇了摇头。

我确实没醉,我说,我已经很久没醉过了。我摇下一丝儿车窗,任冷风硬硬地灌进脖子里。年末的午夜,街上仍车水马龙,路旁花池周围仍有女人捧着鲜花靠在男人怀里。

我相信这是一位出色的老司机,会安全地把我送到高师父家楼下。我喝了不到一瓶啤酒,很清醒,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在南方喝醉的那天晚上的事。

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怎么想那些事了。

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午夜的事。我在福田一个酒吧做服务生,下班前不小心打烂了一个杯子,当场被女主管炒掉了。我背着铺盖卷,独自走在离这里二三十里外的小镇上。那时候那个小镇较到处是农田和鱼塘,工业区不多,没几个酒吧。一个男人突然被扫地出门,想找个扫地的活路都非常困难。我穿过一条老街,又穿过两条巷子。夹在趾头间的“人字拖”老是脱落,我只好在一棵老榕树下坐下来修鞋。这“人字拖”底的洞太大,我怎么也修不好了,又舍不得扔,便放在被子里面,然后去对面士多店新买了一双。那也是年末的一个午夜,我又冷又饿。穿上新拖鞋,见士多店快关门了,我又买了一包鱼皮花生和一瓶五加白。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边走边喝酒。

一瓶五加白喝到三分之二时,我来到一个工业区门口,想看看有没有招工启示,却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在对面荒地里哭泣。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提着铺盖卷和酒瓶子向荒草里走去。

我靠近那个哭泣的女人时,男人已经把事情办完了,似乎正在安慰她。后来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多犹豫一下,想多一点或者少喝两口酒,也许他们就修成了正果。

但我没有犹豫,我吞下最后一口五加白,一个箭步冲上去,“哗”一瓶子砸在男人头上,然后拉着女人跑出了荒地。

我穿着拖鞋跑得飞快,耳边的风呼呼地响,感觉那女人特别有劲儿,跑到最后是她提着我似的。绕过第三条巷子,我们爬上了一棵老榕树。我骑在树叉上,死死抱着女人,不一会儿就有七八个手持钢管菜刀的年轻人从树下跑了过去。我骑在树叉上想,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就狠狠亲一下怀里的女人,摸摸她热乎乎胀鼓鼓的奶子,然后纵身跳下去。可是他们比猪还笨,只顾着朝前跑,也没有杀回马枪。

后来我们才听女人的老乡说那个男人伤得并不严重。他带着一帮人寻找了一整夜,最后以为女人跳海了,反倒害怕有人找他麻烦,第二天就离开了工厂。

我们连夜离开了那个小镇。她不敢回工厂取身份证,也不敢写信回家说自己究竟为什么离开了工厂。她说裤子上流了好多血,我便带着她去药店买了消炎药,然后又去天桥底下帮她办了一张假身份证。那时候办假证非常容易,以至于后来她大着肚子去乡上扯证用的也是那张叫“唐小乐”的假证,直到后来孩子上户口,她才去补办了身份证,用的仍是“唐小乐”,她觉得“唐小乐”比原来的“唐秋菊”更有文化。

关于我和唐小乐的事情,特别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一直想写一本书,或者找一个会写书的人帮我记录一下,却一直未能实现。看到高师父时,我觉得她应该读过很多书,说不定可以把我想说的话完完整整记录下来。她看上去那么面善,我相信她听了我的讲述会帮这个忙的。要搞到她的联系方式,其实问问小西就行了。但我不想这么做,我得让她明白,我是真的有很多故事要讲给她听的。

车停了在风和小区。

代驾看了看我。我说先放这儿吧,明天自己过来开。他说你还是回家吧,人家都回家了。我说我家就在对面小区,几步路就到了,过年了,我给你个小红包。

我家确实就在对面小区里,我完全可以把车停过去。但我还是让他把车停在了高师父楼下。当时我甚至想退掉对面的租屋把家搬过来。其实我也没多少东西要搬。我记得办完离婚手续,我拧着一个小包拖着一箱子衣服随便租了个一室一厅。我只想着尽量把房子租远一点,我甚至还动员过唐小乐把飞翔公司旁边的房子卖了,免得时不时看到她。唐小乐说房子是我的干吗要卖掉?你不想看到我可以换个工作滚远一点啊。我说好吧,那我搬远点好了,反正飞翔的业绩也越来越差了,迟早都会挪窝的。

没想到一搬就搬到了高师父对面。

我坐在我家对面的风和小区绿化带上抽烟。夜越来越深,小区里进出的车辆和行人也越来越少。飞翔公司已经放年假了。其实放不放假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我干了这么些年,王先生巴不得我离开呢,我也早有了年后辞职的打算。我再次望了望13楼,里面的灯仍亮着。看来,天亮之后我得给人事经理去个电话把工作辞了,然后静下心来做点别的。说不定高师父会教我点什么呢。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余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谭家幺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06-10
  • 陈素云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9-06-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06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4
  • 尹强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6-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 回复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观音咒》,现实中却追求着《黄金咒》,最后却过成了《大悲咒》。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习惯这一切的,即便是身体余温散尽的那一刻。”
  • 这么长你都看完了,真是佩服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7/16 15:50:02
    • 分享到:
  • 这篇写得好。大赞!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06 15:29:40
    • 分享到:
  • 看完以后有一种想放下一切去西藏追寻灵魂的冲动,但是我可能处于黄金咒阶段,还是忍住了。现实比较重要!
  • 回复

  • 人都懒了,光打赏不评论了
  • 也不能只评不赏
  • 不带这么要赏的。我是想赏的,可你的投资人甚多,我就不去抢别人的机会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6871
  • 103
  • 2103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