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温
  • 点击:4177评论:122019/06/04 17:54

1

想去西藏。这念头有好几年了,最初是想一个人去,去阿里看看。联系上红叶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想在五十岁或者六十岁以后,带着她去藏南,在错那或墨脱度完余生。那些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温暖湿润,烟雾缭绕,离拉萨也不太远。看着红叶从网上找来的有关错那和墨脱的图片,我心动了几天几夜。但是,我最后一次从成都回来不久,红叶却离婚了,我也离了婚,加上胃反反复复痛着,单位的效益越来越差,我的情绪很是低落,觉得去不去西藏已不重要了。

再后来,我认识了高师父,突然又有了去西藏的想法。

那天晚上能认识高师父挺偶然的。春节前,他们单位想搞一个大型公益活动,但上头给的经费不足,她的同事小西又找到我,希望再合作一次。小西先前跟飞翔合作过几次,他的意图很明显,不外乎让飞翔赞助一点钱,冠名搞搞活动。活动的名目每年都变着花样,内容却大同小异:有时去山区支教,有时去老人院搞临终关怀,有时去特殊学校看看孩子,有时对离异的男女疏导疏导,有时组织一批退休老同志去山区扶贫采风,有时则是些群众文体活动。那时飞翔公司在当地也算个大企业,每年都有专项资金用于公益活动。小西这小子嘴甜,勤快,很会来事,到了飞翔公司几乎每求必应。这些活动看上去高大上,实际干活的却多是志愿者,一个项目究竟支出多少余下多少可能只有小西才清楚。小西却总是叫穷,说钱不够啊哥,网络社会讲的是宣传效应,你知道的,一万两万能干啥呢?报纸的半个版面都买不到。他见我迟迟不肯把方案报上去,又打来电话说,我们一弄就是整版啊,图文并茂还上新媒体直播呢,我们的新媒体帮人家做一篇软文拍个小视频都收一两万呢。

在当时,几万块钱对于飞翔来说确实不算个事,有几次我们捐灾区都一二十万呢。当然,在深圳比我们公司更有钱的也不少,这事儿莫法比,只要董事长王先生喜欢就好。王先生喜欢热闹,像某些干部,好在媒体上露脸。此外,我们公司的部分业务属公家外包服务,人家的产品靠质量打天下,我们得靠企业文化和宣传包装求生存。支持公益事业,取之于民用之民,王先生觉得天经地义,只要我肯把小西的想法报上去,他都会大笔一挥欣然应允。

春节前的这次大型公益活动非常成功,五六家报纸七八个网站都报道了,连我的名字也排在了王先生后面。花小钱办大事,王先生很开心,要我这个财务经理在飞翔年会时招待一下小西和他的同事们。

那天晚上的年会饭局,我几乎全程陪着小西。但我的胃病越来越严重,还要开车,只能以茶代酒意思一下。高师父坐我左侧,碰杯时我才认真看了她两眼。她面目清瘦,右嘴角有一颗比芝麻稍大的黑痣,着一身咖啡色圆领长衫,不喝酒,只吃了几条青菜和一小碗白粥。大家杯觥交错时,她却静静地捏着胸前的小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饭后,董事长王先生又让我安排他们去唱歌。我以为高师父不会去,她看看手机却跟着去了。那天晚上她几乎没讲话。有同事说她唱歌挺好听的,她也不争辩,微笑着摆摆手,然后盘腿坐在后排角落里,继续数着佛珠。

离婚后,我差不多半年没来过歌舞厅了。若非王先生要我招待他们,我连公司的年会都不想参加。我开始厌倦热闹了,只想一个人在夜里躲在屋子里看看书,或者开车去郊外的山上坐坐海边走走。晚宴前我还想着要不要早点离开酒店或者端着茶杯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热闹。见到高师父后,我改变了想法,觉得她很有眼缘。去歌厅的路上,我安排她坐在副驾位。小西和一个年轻女同事都喝多了,在后排说着胡话。我时不时斜高师父一眼,她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我在飞翔干了八九年,从普通员工到后勤部长再到财务经理,歌厅里的喧嚣场面见得太多了。在灯红酒绿里,看着安安静静的高师父,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她看上去跟我前妻唐小乐的年纪差不多,四十出头,干瘦,近视,戴着眼镜像一名中学老师。唐小乐的近视是早年在工厂焊螺丝时落下的,她高中没毕业就来深圳福田打工了,结婚第二年,她说眼睛痛便到了飞翔公司做厨工,后来又离开飞翔开了酒楼,再后来就跟我离了。这高师父的近视大概是读书太多造成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便打听,毕竟歌厅里除了小西跟我认识外其他人都不熟悉。

我没上台唱歌。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听过一首完整的歌曲了,连先前常听的《那一天》也好长时间未听过了,车上的音响也不知哪天被我弄坏了。我坐在角落里,一边抽烟喝酒,一边看着高师父。歌厅里的啤酒很淡,我曾一夜独自喝过八扎。后来胃被喝穿了,每次进了酒吧或歌厅,我就像品功夫茶一样端着酒杯呡两口。但那天晚上我是真喝了。我很久没这样坐在歌厅里一边喝酒一边细细地看过女人了。我坐在西边的角落,高师父坐在东边的角落。其他人喝酒划拳,唱唱跳跳开着玩笑,打几声招呼便不再理我们。我看着高师父,听着熟悉的歌声,回想着这些年来的人和事,觉得应该也找一串高师父这样的佛珠挂在脖子上数数。

是的,我得坐过去。

我踩着恍恍惚惚的灯光来到高师父身边,坐下,打开微信请她加上。她望着我笑了笑,然后摸出手机,却发现有未接电话,便赶紧打了过去。

歌厅里很吵,她讲得很大声,虽是当地土话我也能听出个大概。她丈夫在楼下等她有一阵了,要她立即下去,说表哥家出了什么事。

她挂掉电话,又笑了笑说,下次再加吧,我手机快没电了,老公在楼下接我回家。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婉拒,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嘈杂的歌声里,我觉得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快速走向前台,交待几句便朝楼下跑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午夜,门口守着好几个代驾,我随便叫了一个。出了停车场闸口,我指着前面的黑色奥迪对代驾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跟上就行。

代驾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叫我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了。

车上滨海大道时,代驾突然冒出一句,您看上去很清醒啊,老板。

我没吭声,递给他一支香烟。他摇了摇头。

我确实没醉,我说,我已经很久没醉过了。我摇下一丝儿车窗,任冷风硬硬地灌进脖子里。年末的午夜,街上仍车水马龙,路旁花池周围仍有女人捧着鲜花靠在男人怀里。

我相信这是一位出色的老司机,会安全地把我送到高师父家楼下。我喝了不到一瓶啤酒,很清醒,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在南方喝醉的那天晚上的事。

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怎么想那些事了。

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午夜的事。我在福田一个酒吧做服务生,下班前不小心打烂了一个杯子,当场被女主管炒掉了。我背着铺盖卷,独自走在离这里二三十里外的小镇上。那时候那个小镇较到处是农田和鱼塘,工业区不多,没几个酒吧。一个男人突然被扫地出门,想找个扫地的活路都非常困难。我穿过一条老街,又穿过两条巷子。夹在趾头间的“人字拖”老是脱落,我只好在一棵老榕树下坐下来修鞋。这“人字拖”底的洞太大,我怎么也修不好了,又舍不得扔,便放在被子里面,然后去对面士多店新买了一双。那也是年末的一个午夜,我又冷又饿。穿上新拖鞋,见士多店快关门了,我又买了一包鱼皮花生和一瓶五加白。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边走边喝酒。

一瓶五加白喝到三分之二时,我来到一个工业区门口,想看看有没有招工启示,却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在对面荒地里哭泣。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提着铺盖卷和酒瓶子向荒草里走去。

我靠近那个哭泣的女人时,男人已经把事情办完了,似乎正在安慰她。后来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多犹豫一下,想多一点或者少喝两口酒,也许他们就修成了正果。

但我没有犹豫,我吞下最后一口五加白,一个箭步冲上去,“哗”一瓶子砸在男人头上,然后拉着女人跑出了荒地。

我穿着拖鞋跑得飞快,耳边的风呼呼地响,感觉那女人特别有劲儿,跑到最后是她提着我似的。绕过第三条巷子,我们爬上了一棵老榕树。我骑在树叉上,死死抱着女人,不一会儿就有七八个手持钢管菜刀的年轻人从树下跑了过去。我骑在树叉上想,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就狠狠亲一下怀里的女人,摸摸她热乎乎胀鼓鼓的奶子,然后纵身跳下去。可是他们比猪还笨,只顾着朝前跑,也没有杀回马枪。

后来我们才听女人的老乡说那个男人伤得并不严重。他带着一帮人寻找了一整夜,最后以为女人跳海了,反倒害怕有人找他麻烦,第二天就离开了工厂。

我们连夜离开了那个小镇。她不敢回工厂取身份证,也不敢写信回家说自己究竟为什么离开了工厂。她说裤子上流了好多血,我便带着她去药店买了消炎药,然后又去天桥底下帮她办了一张假身份证。那时候办假证非常容易,以至于后来她大着肚子去乡上扯证用的也是那张叫“唐小乐”的假证,直到后来孩子上户口,她才去补办了身份证,用的仍是“唐小乐”,她觉得“唐小乐”比原来的“唐秋菊”更有文化。

关于我和唐小乐的事情,特别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一直想写一本书,或者找一个会写书的人帮我记录一下,却一直未能实现。看到高师父时,我觉得她应该读过很多书,说不定可以把我想说的话完完整整记录下来。她看上去那么面善,我相信她听了我的讲述会帮这个忙的。要搞到她的联系方式,其实问问小西就行了。但我不想这么做,我得让她明白,我是真的有很多故事要讲给她听的。

车停了在风和小区。

代驾看了看我。我说先放这儿吧,明天自己过来开。他说你还是回家吧,人家都回家了。我说我家就在对面小区,几步路就到了,过年了,我给你个小红包。

我家确实就在对面小区里,我完全可以把车停过去。但我还是让他把车停在了高师父楼下。当时我甚至想退掉对面的租屋把家搬过来。其实我也没多少东西要搬。我记得办完离婚手续,我拧着一个小包拖着一箱子衣服随便租了个一室一厅。我只想着尽量把房子租远一点,我甚至还动员过唐小乐把飞翔公司旁边的房子卖了,免得时不时看到她。唐小乐说房子是我的干吗要卖掉?你不想看到我可以换个工作滚远一点啊。我说好吧,那我搬远点好了,反正飞翔的业绩也越来越差了,迟早都会挪窝的。

没想到一搬就搬到了高师父对面。

我坐在我家对面的风和小区绿化带上抽烟。夜越来越深,小区里进出的车辆和行人也越来越少。飞翔公司已经放年假了。其实放不放假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我干了这么些年,王先生巴不得我离开呢,我也早有了年后辞职的打算。我再次望了望13楼,里面的灯仍亮着。看来,天亮之后我得给人事经理去个电话把工作辞了,然后静下心来做点别的。说不定高师父会教我点什么呢。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余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谭家幺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06-10
  • 媚子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9-06-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06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4
  • 尹强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6-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 回复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观音咒》,现实中却追求着《黄金咒》,最后却过成了《大悲咒》。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习惯这一切的,即便是身体余温散尽的那一刻。”
  • 这么长你都看完了,真是佩服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7/16 15:50:02
    • 分享到:
  • 这篇写得好。大赞!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06 15:29:40
    • 分享到:
  • 看完以后有一种想放下一切去西藏追寻灵魂的冲动,但是我可能处于黄金咒阶段,还是忍住了。现实比较重要!
  • 回复

  • 人都懒了,光打赏不评论了
  • 也不能只评不赏
  • 不带这么要赏的。我是想赏的,可你的投资人甚多,我就不去抢别人的机会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0
  • 72679
  • 100
  • 2021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