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艺
  • 点击:5593评论:12019/06/10 12:06

手艺

       ——To Mark Knopfler


1

日子像渐渐发福的身体

气氛正好

趋向一种饱和

有人

从别处的经验中伸出耳朵

你伸出手来

排布一两刻的好时间

随时引向

你旧日的苏格兰


2

此刻,公路正没过我的腰

因为你的手艺

有一些钢铁融化了进来

你继续歌唱,鼓和吉他围着你

跳跃或呜咽围着你

灯光与闪烁的爱情围着你

欢呼和泪水围着你

炮火也加入进来

枪声与剑的形式

也融化进来

你让情感继续

以言述得体的方式

越过这个夜晚

越过一片枯燥的森林

越过一些鬼影与等待黑暗的人群

将他们

变成镜子



注:

“你明天过来,明天!你早一点,现在就买票!我盘了个店面,很便宜,挺好的,太便宜了,就怕被骗!”

“能有我住的房间大吗?”

“比你住的房间大,你明天过来吧!不然我感觉我一个势单力薄。”

“那我今天晚上就过去吧。”

“不用,你明天早点过来就可以了,今天晚上就买票。”

“那我明天买吧,我电脑都关了,明天直接去火车站买吧。”

“今天就买!电脑关了,再开吧!”

“行吧。”

独孤长沙的餐馆最终落地在东莞虎门镇卢向北村。一个巨大的乐购开在他的餐馆附近,我在接到他的电话后,第二天出了火车站就打车找到那儿。那儿周围的烧烤、火锅、特色小吃和德国啤酒都挤在一块,所幸他们做的大都是晚餐和夜宵生意,独孤长沙望了望便盘算好要退出黑夜的竞争,逐鹿正午。

可是正午的生意仍旧不甚好做,好几个月了,都是不温不火。我偶尔过去看他们一下,旁边有个河南面馆的老板说我每次过来都能改善他们的伙食,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吃饭往往都就围着那么一两个素菜。后来我每次去虎门一下火车就往菜市场里钻。我之前从来没怎么去过菜市场,那儿着实让我开了开眼界。

我经常在他的馆子里和人说起,我们第一次在网上聊天,我顺口问他在哪,他回答说他在赵国。但是赵国太大了,那能在哪,他是楚国人,去赵国多半不是无名之地,难道有典?我想了很久,也不敢问他,我怕露怯。后来知道他是在邯郸,当年赵国在那定都长达一个半世纪。只是他并没有在那里学会更优雅的步伐。

他抽空带我到处耍,这儿林则徐公园,那儿威远炮台。我说生意忙算了。他说,哪有生意啊。

后来独孤长沙还是把馆子关掉回了湖南衡阳老家。他从东莞走时打电话到深圳跟我说,他父母年纪大了,家中还需要有人料理葡萄。我们长吁短叹,在观念与命运往来的玩笑间相约有缘再见。

再后来他又宣称他要结婚了,我早已习惯这个说法,只是一味唱诺,但我半点不信他能收获爱情果实的样子。后来他反复跟我保证是真的,我都不信。他女朋友我也认识,聪明,倔强,不久前还跟他闹矛盾呢,怎么会突然就答应结婚。他说不信你来衡阳给她做娘家人,我答应了,生活的童话在衡阳高铁站等我。我从深圳北站上车,才三个小时,景物繁复的路途烟消云散,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我当了一回娘家人。

遥想当年,独孤长沙追随爱情漂泊到杭州的时候,我到汽车北站去接他,恍如隔世。当时他拖着行李从公交车上下来,扭捏半天,才说是因为女朋友的工作调动才跟着来的。我心想那你跟我住啥?但嘴上没问,我估计那都是扭捏的原因。三墩的幸福里是我和几个朋友合租的住处,那时我经常出门,而他整天窝在房间里郁闷。偶尔出来炒点什么吃,惊艳世人。他掂着勺的时候,门就一扇扇都开了,大家都猫着腰,跟着鼻子到了厨房。

看看,都炒了点儿啥呀?

老坛酸菜方便面。

炒方便面能这么好吃吗?

能。

他锅里还有一小半,我招呼大家大张旗鼓地分食了。本来我只是想活跃活跃气氛,至少让他平时心情能好点。

可是不食还好,大家平日里土豆丝、酱豆干、木耳白菜也能就合,这一食反而搜肠刮肚,就那点面条居然激荡胸腹,把退隐江湖许久的馋虫都全给翻出来了。这可把我们馋坏了,我玩儿命怂恿,可是独孤长沙仍然不出来。我说这饥饿营销是从你开始的呀,他也不搭话。过两天再炒另一个花样,大家的鼻子激动复如是,蹭吃的过程很欢乐,只是量仍然少。独孤长沙也仍然躺着。

和我当时合租的朋友都爱好摆弄一些乐器,口腹被哄开心了,礼尚往来,大家就想法取悦他的耳朵。所以那一阵,在那屋子里,各色音乐花样翻飞,吃喝玩乐在我们那个屋子里轻易的实现了。大家(主要是我)都不厌其烦给他介绍,这是铁娘子,这是酷玩,这是大门,这是蝎子,这是金属,这是朋克,这是布鲁斯,这是爵士,这是……独孤长沙均无动于衷。我明白在一种情绪铺底之后,哪怕沸腾在脑海里的音乐是“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也仍然只会体味出一种绝世的荒凉感。

一天下午我从外面回来,看见他又躺在床上玩手机。我知道他苦闷,但我忍不住逗乐,一进门就玩命跟他客气:孤独老师好!独孤老师下午好!独孤老师姿势躺得好!他也翻身起来回敬了我一句,然后又躺回去了。当时下午四点,我从上午六点开始,已经跑了一整天了,我很疲惫。我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完澡我再回到房间,打开我那个芬达的小破音箱放起音乐来。节奏是舒服的,我又抱本书坐沙发上读。刚读了两页,独孤长沙突然认真问我,这是什么歌?我说怎么了。他突然很想知道这种风格叫什么。他继续问我,中国有这样的歌么。那首歌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也一直很喜欢那首歌,那首歌的作者也是我的偶像,那首歌是恐怖海峡乐队的Brother In Arms,作者是Mark Knopfler。他的技艺和创作都让人沉醉。他也写作。

  • 1
  • 关键词:音乐手艺记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咦,是不是还没写完?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8989
  • 19
  • 181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