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故乡,入深圳
  • 点击:5886评论:132019/06/28 16:04

22岁以前,我是属于故乡的,就像没长大的孩子属于父母一样。但我不是故乡的山水田园风景,也不是故乡的新长成的庄稼,也不是故乡的祖传财富,更不是故乡的独生子,我只是故乡的万千子女中的一个。那时的我,虽然成绩很好很优秀,但我很幼稚,很无知。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高中学校,去过最大的城市是我们的县城。不过我听过一个好地方,叫深圳。具体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农民去到那里之后就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就等于出息了。用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说,深圳到处是钱,弯腰就能捡到钱。我知道,那是一种修辞手法,叫夸张。但这个说法很符合我父母在深圳时的职业。我还从一些在深圳打工的人嘴里听到,深圳有很多工厂,有很宽的马路,有很多高级的车子,有很多很高很大的房子,有很多穿着时髦的漂亮姑娘,有很多发家致富成功立业的机会……

深圳到底有多好呢?在我真正见过深圳的样子之前,这一直是个问题。所以我很想亲眼看一看这样一个好地方。在山村里长大的孩子应该都有过我这种想法。这种想是因为没见过世面,羡慕而向往。人对未知的世界总是充满美好的向往。真正去了之后,我的想法就变了。

我的父亲很早就加入了南下打工的队伍。高中二年级暑假那年吧,我第一次坐上南下的大巴。人家第一次出远门是父母千送万送,我呢,是从学校直接去的深圳,没有人送。不过动身前,跟父母通过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少不了千嘱咐万叮咛。深圳离故乡有点远,比多年不走的亲戚还要远。听说,坐长途大巴要一天一夜才能到。我当时愚蠢地想,为什么要把深圳安在那么远的地方呢?为什么我们的县城不能打工呢?坐上大巴之后,我就回答自己的问题:深圳是个地方,从古到今都在那里,它不可能像人一样坐上大巴到我们希望它在的地方。邓小平同志当年去的是深圳,如果他当年去的是我们县城,那五湖四海的人就会到我们县城来打工。大概像我这么没见过世界的无知的人都这么想过。

那时的治安很乱。我们坐大巴从故乡到深圳的路上就发生过不少像我这种无知的人根本想不到的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吃饭。穷苦人家的孩子的抗饿能力一般很强,为了省钱,可以两天不吃饭。但坐上这个大巴,你不吃都不行!大巴在公路上走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别人的故乡,翻过一座又一座比我故乡的山还要高大险峻的山。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叫的有人下车。有多偏僻呢?这么说吧,前后十几里应该都找不到第二座房子。等满满的一车人下了车之后,就会有人把车门锁上,谁都上不去。然后一个生得高大魁梧、身上文了一个狼头的人在前面喊话:“吃饭了吃饭了啊,大家赶紧去吃,早吃完早出发!”这时人群中就会有人说:“我不饿,我不想吃!”也有人说:“我自己带了吃的!”晕车的人是没有时间说话的,早跑到一边去吐去了。有经验的人就会对身边的亲朋好友说:“到了这里,你不吃也不行!”像我这样头一次出门的人肯定就会问:“我不吃,他咬我啊?”有经验的人就说:“不咬你,打你!”我正听着这些话,喊话的人就说:“不吃没关系,过来一人交十块钱就可以了!”同时,不远处正有人在打架。打人的人凶巴巴地一边打一边说:“往哪跑啊你,你跑得掉吗?不吃也要给钱!”被打的人可能也是骨头硬,坚持不吃,也不愿意掏钱。但打的人手不留一点情面,结果“逃饭”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最后,“逃饭”的人交了十块钱才了事。我也不想吃。因为我知道我手里的钱来之不易,十块钱一份饭,太贵了,我不舍得。我就想偷偷地躲开那些盯梢的人。结果没躲成功。没办法,为了避免挨打,我只能让钱吃亏了。

到了深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凌晨了。因为那时没有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所以我父母没办法来接我。不过出发前他们告诉过我,到了公明车站之后,就打个摩的,5块钱,十几分钟就到李松蓢了。对了,我父母的根据地就在李松蓢。下了大巴之后,我张着大嘴巴、睁着大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向往已久的大城市。果然是宽阔的大马路,果然有很多高级的车,果然到处是高楼大厦,果然是一个不夜城……我终于来到这个大城市了。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不再是农民的儿子了,而是一个城里人了。我开心,兴奋,激动。我想发泄。于是,我冲着天空大吼了两声。我这一吼,把不远处的一对情侣吓了一跳。女的骂了一句“神经病”,我没理她。我心想,都这个点了,还在外面搞浪漫,就不怕别人笑话吗?很明显,我的爱情观还停留在书本上的“封建思想”上,见了这种场面会为他们感到羞耻。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突然呼地飞过一部摩托车。我抬眼追过去,想叫住师傅载我一程,结果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摩托车上坐着两个人,经过那对情侣的时候,后座的那个人快速地伸手扯下了女人脖子上的项链,女人因此重重地倒在地上。我当时吓得全身冒冷汗。这就是我向往的深圳吗?我想起出发前母亲跟我讲过,深圳乱得很,下了车一定要小心,叫摩的一定要叫年纪大的师傅、看起来老实的师傅。

这是我出故乡入深圳时的最初记忆。

我的父母在深圳干的是收废品的工作,也就是“弯腰就能捡到钱”的那种工作。虽然父母脱离了农民的身份,但干的还是体力活。用父母的话说,没有文化,只能卖苦力。那个暑假,我几乎天天跟着父亲出去收废品。母亲怕我中暑,叫我莫跟着父亲出去。我不听。我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如果我连太阳都怕,将来还会有什么出息?父亲倒是不阻拦我,只是在路上他会特别小心,尽量走阴凉的道路,还很大方地买冰水、冰西瓜给我解暑。收废品的时候,父亲就会叫我站到阴凉的地方,不让我动手帮忙。我一个大小伙,哪里能眼看着父亲满头大汗地干活自己不伸手帮忙?我从来就不是那种偷懒耍滑的人。记得上初中那会儿,父亲在乡建筑队打工。小叔也跟父亲一起。有一回,小叔要在家犁田,不能去工地干活。这样,建筑队就相当于少了一个小工。我知道了以后,就自告奋勇地说:“爸,我去吧,我顶叔叔的位!”父母肯定是心疼我的,怕我中暑,更怕累坏我,不准我去。父亲一开始也是不答应的,后来经不住我一番央求,最后答应了。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在父亲面前“长大了”。但很可惜的是,那次我中暑了。父亲帮我刮完痧,叫我坐在一边休息。我是个犟脾气,认为自己是个男子汉,怎能被一个“中暑”就打倒了?我坐了一小会儿,又起来接着干。父亲怕我出事,时不时地过来叮嘱我:“你出工不出力就行了!”为了帮我完成我的工作量,父亲就拼命地干活。最后,父亲也中暑了。每每想起这件事,我心里都会隐隐作痛,觉得自己有愧于父亲。所以在父亲面前,我从来都不娇气,我会表现得很坚强,很男人。所以,跟父亲一起收废品的时候,我会主动帮他,而父亲虽然嘴上说不用我帮,但也不会真阻拦。父亲心疼儿子的方式跟母亲不一样,他一边是心疼我,一边又想让我体验一下残酷的生活,好让我明白卖苦力挣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

那时,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爸要是多读几年书,在深圳早就当大老板了,哪里还要你跟着我受苦。我知道,父亲说的是实话,也是鼓励我的话。父亲连小学都没念完,12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生得高大的父亲不得不辍学,直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那年暑假除了跟父亲在村里转生意,我还时常跟父亲或母亲去垃圾池捡垃圾。那种“弯腰”在很多人眼里是低贱的,是以尊严为代价的。但我没觉得低贱,也没觉得父母的尊严比别人的廉价,我反而觉得很伟大。因为父母的弯腰,支撑起了整个家。那个时候,吃饱穿暖有书读就是最大的富贵。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的父母在深圳“弯腰”给了我最大的富贵。所以,我也很乐意以同样的姿势向给我富贵的垃圾池弯腰。

我父亲是最早一批到李松蓢收废品的人,那时的李松蓢还没几家工厂,也没有多少人。当时的垃圾池都没有人管的,谁占了,垃圾池里的垃圾就归谁。我父母当时占了3个垃圾池。为了不让别人占了去,我母亲经常在3个垃圾池里守着(当然,一次只能守一个,但她会来回跑)。工厂里倒出来的垃圾里总有些宝贝是可以卖钱的,比如废铁啊,废铝啊,铜丝啊,锡线啊,易拉罐啊,等等。每到傍晚,就是最忙的时候。父亲一边要忙着整理白天收回来的废品,然后拉到废品收购站去卖掉;一边要去几个固定的客户——小商场、小超市收纸皮等废品(有的超市要等他们收档的时候才能去收)。母亲呢,做完饭就会匆匆地去垃圾池翻捡垃圾。我去了以后,我就可以帮父母分守一个垃圾池。哥哥下班早的话,也会去帮忙。那个暑假,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唉哟,你儿子这么能吃苦啊,不怕脏,不怕苦,也不怕丢人,天天跟着你们在这里翻垃圾!”父母听了就乐呵呵的。我听了就在心里想,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一个人在守垃圾池的时候,也有人过来抢垃圾。我虽然脾气大,而且血气方刚的,觉得自己是个大男人了,应该替父母保护自家的“财产”,但在陌生的地方,对着陌生的人,我也不敢对人家怎么样,只能很礼貌地跟人家理论,说这是我家的垃圾池。人家要么不理我,继续翻;要么嘲笑我,说:“你怎么不说深圳你是家的呢?”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没办法,我只能等父母过来解决。等我父母过来之后,那人还不走,还气势汹汹地想把垃圾池占为己有。我父亲虽然人老实,但他生得高大,大声说起话来还是蛮威风的,而且他在村里也认识一些二五八的人。我父亲就拿话吓对方:“你要想占这个垃圾池,你先在李松蓢打听打听我大胡子!你要有本事,我今天就让你占着!明天你会不会有什么事,我就不敢保证了!”在当时那个很乱的深圳,出门在外的人,再怎么眼红钱,也怕遇着事,怕丢了性命。经我父亲那么一吓,那人就走了。

除了这些,那个暑假我还见识过很多新鲜的事物。最让我感到惊讶的就是那些开着好车穿戴整齐的有钱人。我在想,他们哪来那么多的钱?他们哪来的本事?同样是人,为什么我父母在捡垃圾,他们开着好车过着好日子呢?难道真的是生得好没有人家住得好吗?为什么邓小平同志不去湖南画个圈,要跑到深圳来呢?……无数的问题困扰着我。最终,我还是“想明白了”:人家是命好。命好的人,少奋斗几十年;我们呢,命苦,生在农村,祖辈是农民,也没有第二个邓小平同志去我们那里走走看看画个圈,所以我们只能跟现实做斗争,只能跟命运做斗争。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出故乡入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7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1
  • 方华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9 22:39:20
    • 分享到:
  • 我不禁要感谢老亨的创意《入深圳记》,让我窥见很多老朋友与众不同的一面,如春丽,张旭,卫平,还有柏青。虽然与柏青也认识四五年,但只是知道他是位很勤奋的小伙儿,喜欢文学,选择去做了校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我突破。我知道校对不容易,但相信柏青找到了初心。与文学为伍永远不会太晚,真正有理想的人一定会秉持着这份初心,将实现理想当作永恒目标,而非急功近利。而且以柏青的文字功底,写出来也是指日可待。
  • 从文中看得出,柏青并非一帆风顺,高考三年皆失败,但又不甘与父亲一样将一辈子交给废品。于是他努力改变自己,完善自我,最终在微小说领域取得一定成绩,祝贺。我知道,柏青内心是骄傲的,他的远方在文字里。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7/05 12:58:59
    • 分享到:
  • 文字很真实,情感更真诚。父母的不易,同时又对你寄予厚望,而你又想早早出来,为父母分忧。种种辛酸,都化作了你文字的脉脉温情。在深圳打拼的十多年里,在现实和梦想中,你最终选择了梦想,选择了文学。祝福你,亦如文中的那句话——我在深圳等你。深圳,在我的文字里等你。
  • 谢谢老师来读来评,希望在各位老师的指导下一天天进步。问好。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9/07/01 10:50:02
    • 分享到:
  • 七里老塞是我在邻家社区认识多年的兄弟。我与他皆是邻家八仙之一。他小小的个子,很精干的样子,还戴着一幅度数不小的眼镜。虽与他相识良久,但还真不知道他有这样一个出故乡,入深圳的精彩且悲壮的故事。他写诗也写小说,尤其是小小说写得非常棒,很少见他写散文,然而今次这篇《出故乡,入深圳》之散文,让我感觉他写散文也是一把好手。散文的真谛其实就是真诚两字。七里老塞用他的真诚把我打动,我相信此篇散文会打动更多的人!
  • 谢谢华吉兄,向你学习。问好。
  • 很有营养的入深记,读过这篇出入,就觉得是老友记了,以前见许多面、喝许多酒、说许多话,都不及细读一遍入深圳记。

    回复

  • 老弟的文字苍凉中又充满了温情,做父母的都是希望儿女多读书成才,虽然没把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一句总是挂在嘴上,但实际上,现在富裕的家庭自然舍得出钱让小孩多学,不富裕的家庭同样也是,只是懂得节俭些,自己节衣缩食,在学习上、生活上并没有亏待该子。刚刚改革开放时,我还是个学生,是听到有人说,在深圳,弯腰就能捡到钱。实际上,这些年,我也明白了,想要有钱,还得看是怎么弯腰,怎么捡。
  • 谢谢姐姐精彩好评。向姐姐学习。

    回复

  • 我听过一个好地方,叫深圳。具体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农民去到那里之后就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就等于出息了。
  • 谢谢老亨关注我的小文,谢谢打赏。要是有批评有更好了。哈哈。

    回复

  • 虽然过程很辛苦,幸运的是你没有放弃写作,文字是用来记录,用来温暖人心的,我相信喜欢它的人会明白。
  • 谢谢老师精彩好评。向老师学习。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5
  • 44048
  • 130
  • 1932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