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故乡,入深圳
  • 点击:1818评论:112019/06/28 16:04

22岁以前,我是属于故乡的,就像没长大的孩子属于父母一样。但我不是故乡的山水田园风景,也不是故乡的新长成的庄稼,也不是故乡的祖传财富,更不是故乡的独生子,我只是故乡的万千子女中的一个。那时的我,虽然成绩很好很优秀,但我很幼稚,很无知。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高中学校,去过最大的城市是我们的县城。不过我听过一个好地方,叫深圳。具体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农民去到那里之后就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就等于出息了。用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说,深圳到处是钱,弯腰就能捡到钱。我知道,那是一种修辞手法,叫夸张。但这个说法很符合我父母在深圳时的职业。我还从一些在深圳打工的人嘴里听到,深圳有很多工厂,有很宽的马路,有很多高级的车子,有很多很高很大的房子,有很多穿着时髦的漂亮姑娘,有很多发家致富成功立业的机会……

深圳到底有多好呢?在我真正见过深圳的样子之前,这一直是个问题。所以我很想亲眼看一看这样一个好地方。在山村里长大的孩子应该都有过我这种想法。这种想是因为没见过世面,羡慕而向往。人对未知的世界总是充满美好的向往。真正去了之后,我的想法就变了。

我的父亲很早就加入了南下打工的队伍。高中二年级暑假那年吧,我第一次坐上南下的大巴。人家第一次出远门是父母千送万送,我呢,是从学校直接去的深圳,没有人送。不过动身前,跟父母通过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少不了千嘱咐万叮咛。深圳离故乡有点远,比多年不走的亲戚还要远。听说,坐长途大巴要一天一夜才能到。我当时愚蠢地想,为什么要把深圳安在那么远的地方呢?为什么我们的县城不能打工呢?坐上大巴之后,我就回答自己的问题:深圳是个地方,从古到今都在那里,它不可能像人一样坐上大巴到我们希望它在的地方。邓小平同志当年去的是深圳,如果他当年去的是我们县城,那五湖四海的人就会到我们县城来打工。大概像我这么没见过世界的无知的人都这么想过。

那时的治安很乱。我们坐大巴从故乡到深圳的路上就发生过不少像我这种无知的人根本想不到的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吃饭。穷苦人家的孩子的抗饿能力一般很强,为了省钱,可以两天不吃饭。但坐上这个大巴,你不吃都不行!大巴在公路上走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别人的故乡,翻过一座又一座比我故乡的山还要高大险峻的山。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叫的有人下车。有多偏僻呢?这么说吧,前后十几里应该都找不到第二座房子。等满满的一车人下了车之后,就会有人把车门锁上,谁都上不去。然后一个生得高大魁梧、身上文了一个狼头的人在前面喊话:“吃饭了吃饭了啊,大家赶紧去吃,早吃完早出发!”这时人群中就会有人说:“我不饿,我不想吃!”也有人说:“我自己带了吃的!”晕车的人是没有时间说话的,早跑到一边去吐去了。有经验的人就会对身边的亲朋好友说:“到了这里,你不吃也不行!”像我这样头一次出门的人肯定就会问:“我不吃,他咬我啊?”有经验的人就说:“不咬你,打你!”我正听着这些话,喊话的人就说:“不吃没关系,过来一人交十块钱就可以了!”同时,不远处正有人在打架。打人的人凶巴巴地一边打一边说:“往哪跑啊你,你跑得掉吗?不吃也要给钱!”被打的人可能也是骨头硬,坚持不吃,也不愿意掏钱。但打的人手不留一点情面,结果“逃饭”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最后,“逃饭”的人交了十块钱才了事。我也不想吃。因为我知道我手里的钱来之不易,十块钱一份饭,太贵了,我不舍得。我就想偷偷地躲开那些盯梢的人。结果没躲成功。没办法,为了避免挨打,我只能让钱吃亏了。

到了深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凌晨了。因为那时没有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所以我父母没办法来接我。不过出发前他们告诉过我,到了公明车站之后,就打个摩的,5块钱,十几分钟就到李松蓢了。对了,我父母的根据地就在李松蓢。下了大巴之后,我张着大嘴巴、睁着大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向往已久的大城市。果然是宽阔的大马路,果然有很多高级的车,果然到处是高楼大厦,果然是一个不夜城……我终于来到这个大城市了。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不再是农民的儿子了,而是一个城里人了。我开心,兴奋,激动。我想发泄。于是,我冲着天空大吼了两声。我这一吼,把不远处的一对情侣吓了一跳。女的骂了一句“神经病”,我没理她。我心想,都这个点了,还在外面搞浪漫,就不怕别人笑话吗?很明显,我的爱情观还停留在书本上的“封建思想”上,见了这种场面会为他们感到羞耻。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突然呼地飞过一部摩托车。我抬眼追过去,想叫住师傅载我一程,结果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摩托车上坐着两个人,经过那对情侣的时候,后座的那个人快速地伸手扯下了女人脖子上的项链,女人因此重重地倒在地上。我当时吓得全身冒冷汗。这就是我向往的深圳吗?我想起出发前母亲跟我讲过,深圳乱得很,下了车一定要小心,叫摩的一定要叫年纪大的师傅、看起来老实的师傅。

这是我出故乡入深圳时的最初记忆。

我的父母在深圳干的是收废品的工作,也就是“弯腰就能捡到钱”的那种工作。虽然父母脱离了农民的身份,但干的还是体力活。用父母的话说,没有文化,只能卖苦力。那个暑假,我几乎天天跟着父亲出去收废品。母亲怕我中暑,叫我莫跟着父亲出去。我不听。我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如果我连太阳都怕,将来还会有什么出息?父亲倒是不阻拦我,只是在路上他会特别小心,尽量走阴凉的道路,还很大方地买冰水、冰西瓜给我解暑。收废品的时候,父亲就会叫我站到阴凉的地方,不让我动手帮忙。我一个大小伙,哪里能眼看着父亲满头大汗地干活自己不伸手帮忙?我从来就不是那种偷懒耍滑的人。记得上初中那会儿,父亲在乡建筑队打工。小叔也跟父亲一起。有一回,小叔要在家犁田,不能去工地干活。这样,建筑队就相当于少了一个小工。我知道了以后,就自告奋勇地说:“爸,我去吧,我顶叔叔的位!”父母肯定是心疼我的,怕我中暑,更怕累坏我,不准我去。父亲一开始也是不答应的,后来经不住我一番央求,最后答应了。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在父亲面前“长大了”。但很可惜的是,那次我中暑了。父亲帮我刮完痧,叫我坐在一边休息。我是个犟脾气,认为自己是个男子汉,怎能被一个“中暑”就打倒了?我坐了一小会儿,又起来接着干。父亲怕我出事,时不时地过来叮嘱我:“你出工不出力就行了!”为了帮我完成我的工作量,父亲就拼命地干活。最后,父亲也中暑了。每每想起这件事,我心里都会隐隐作痛,觉得自己有愧于父亲。所以在父亲面前,我从来都不娇气,我会表现得很坚强,很男人。所以,跟父亲一起收废品的时候,我会主动帮他,而父亲虽然嘴上说不用我帮,但也不会真阻拦。父亲心疼儿子的方式跟母亲不一样,他一边是心疼我,一边又想让我体验一下残酷的生活,好让我明白卖苦力挣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

那时,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爸要是多读几年书,在深圳早就当大老板了,哪里还要你跟着我受苦。我知道,父亲说的是实话,也是鼓励我的话。父亲连小学都没念完,12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生得高大的父亲不得不辍学,直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那年暑假除了跟父亲在村里转生意,我还时常跟父亲或母亲去垃圾池捡垃圾。那种“弯腰”在很多人眼里是低贱的,是以尊严为代价的。但我没觉得低贱,也没觉得父母的尊严比别人的廉价,我反而觉得很伟大。因为父母的弯腰,支撑起了整个家。那个时候,吃饱穿暖有书读就是最大的富贵。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的父母在深圳“弯腰”给了我最大的富贵。所以,我也很乐意以同样的姿势向给我富贵的垃圾池弯腰。

我父亲是最早一批到李松蓢收废品的人,那时的李松蓢还没几家工厂,也没有多少人。当时的垃圾池都没有人管的,谁占了,垃圾池里的垃圾就归谁。我父母当时占了3个垃圾池。为了不让别人占了去,我母亲经常在3个垃圾池里守着(当然,一次只能守一个,但她会来回跑)。工厂里倒出来的垃圾里总有些宝贝是可以卖钱的,比如废铁啊,废铝啊,铜丝啊,锡线啊,易拉罐啊,等等。每到傍晚,就是最忙的时候。父亲一边要忙着整理白天收回来的废品,然后拉到废品收购站去卖掉;一边要去几个固定的客户——小商场、小超市收纸皮等废品(有的超市要等他们收档的时候才能去收)。母亲呢,做完饭就会匆匆地去垃圾池翻捡垃圾。我去了以后,我就可以帮父母分守一个垃圾池。哥哥下班早的话,也会去帮忙。那个暑假,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唉哟,你儿子这么能吃苦啊,不怕脏,不怕苦,也不怕丢人,天天跟着你们在这里翻垃圾!”父母听了就乐呵呵的。我听了就在心里想,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一个人在守垃圾池的时候,也有人过来抢垃圾。我虽然脾气大,而且血气方刚的,觉得自己是个大男人了,应该替父母保护自家的“财产”,但在陌生的地方,对着陌生的人,我也不敢对人家怎么样,只能很礼貌地跟人家理论,说这是我家的垃圾池。人家要么不理我,继续翻;要么嘲笑我,说:“你怎么不说深圳你是家的呢?”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没办法,我只能等父母过来解决。等我父母过来之后,那人还不走,还气势汹汹地想把垃圾池占为己有。我父亲虽然人老实,但他生得高大,大声说起话来还是蛮威风的,而且他在村里也认识一些二五八的人。我父亲就拿话吓对方:“你要想占这个垃圾池,你先在李松蓢打听打听我大胡子!你要有本事,我今天就让你占着!明天你会不会有什么事,我就不敢保证了!”在当时那个很乱的深圳,出门在外的人,再怎么眼红钱,也怕遇着事,怕丢了性命。经我父亲那么一吓,那人就走了。

除了这些,那个暑假我还见识过很多新鲜的事物。最让我感到惊讶的就是那些开着好车穿戴整齐的有钱人。我在想,他们哪来那么多的钱?他们哪来的本事?同样是人,为什么我父母在捡垃圾,他们开着好车过着好日子呢?难道真的是生得好没有人家住得好吗?为什么邓小平同志不去湖南画个圈,要跑到深圳来呢?……无数的问题困扰着我。最终,我还是“想明白了”:人家是命好。命好的人,少奋斗几十年;我们呢,命苦,生在农村,祖辈是农民,也没有第二个邓小平同志去我们那里走走看看画个圈,所以我们只能跟现实做斗争,只能跟命运做斗争。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出故乡入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7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1
  • 方华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熊宗俊1布衣2019/07/05 12:58:59
    • 分享到:
  • 文字很真实,情感更真诚。父母的不易,同时又对你寄予厚望,而你又想早早出来,为父母分忧。种种辛酸,都化作了你文字的脉脉温情。在深圳打拼的十多年里,在现实和梦想中,你最终选择了梦想,选择了文学。祝福你,亦如文中的那句话——我在深圳等你。深圳,在我的文字里等你。
  • 谢谢老师来读来评,希望在各位老师的指导下一天天进步。问好。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9/07/01 10:50:02
    • 分享到:
  • 七里老塞是我在邻家社区认识多年的兄弟。我与他皆是邻家八仙之一。他小小的个子,很精干的样子,还戴着一幅度数不小的眼镜。虽与他相识良久,但还真不知道他有这样一个出故乡,入深圳的精彩且悲壮的故事。他写诗也写小说,尤其是小小说写得非常棒,很少见他写散文,然而今次这篇《出故乡,入深圳》之散文,让我感觉他写散文也是一把好手。散文的真谛其实就是真诚两字。七里老塞用他的真诚把我打动,我相信此篇散文会打动更多的人!
  • 谢谢华吉兄,向你学习。问好。
  • 很有营养的入深记,读过这篇出入,就觉得是老友记了,以前见许多面、喝许多酒、说许多话,都不及细读一遍入深圳记。

    回复

  • 老弟的文字苍凉中又充满了温情,做父母的都是希望儿女多读书成才,虽然没把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一句总是挂在嘴上,但实际上,现在富裕的家庭自然舍得出钱让小孩多学,不富裕的家庭同样也是,只是懂得节俭些,自己节衣缩食,在学习上、生活上并没有亏待该子。刚刚改革开放时,我还是个学生,是听到有人说,在深圳,弯腰就能捡到钱。实际上,这些年,我也明白了,想要有钱,还得看是怎么弯腰,怎么捡。
  • 谢谢姐姐精彩好评。向姐姐学习。

    回复

  • 我听过一个好地方,叫深圳。具体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农民去到那里之后就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就等于出息了。
  • 谢谢老亨关注我的小文,谢谢打赏。要是有批评有更好了。哈哈。

    回复

  • 虽然过程很辛苦,幸运的是你没有放弃写作,文字是用来记录,用来温暖人心的,我相信喜欢它的人会明白。
  • 谢谢老师精彩好评。向老师学习。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5
  • 44004
  • 130
  • 1928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