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惑之年
  • 点击:988评论:12019/06/30 23:10

王秋实失业了,在那个夏季燥热的午后。公司突然宣布深圳宝安区业务部全体解散,不管新人老人,无论工龄长短,公司一律不用。理由只有一个,公司亏不起。王秋实就职的公司是以销售方便面食品为主要业务,这两年生意惨淡,销售额直线下滑,这种现象并不是被同行打垮的,而是另一个行业的兴起。看看满大街的外卖小哥就明白了,饿了吗,美团……如异军突起,跨行业的打倒了传统的方便食品行业,不是同行的对手才真的可怕,商场上看不见的敌人,让对手到死都没有还手的机会。

王秋实今年四十五岁了,入职公司二十年,从小王熬成老王,从业务员干到区域老总,突然公司的一个决定,王总就什么都不是了。想想当初他也是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他除了赔偿金多一些外,和普通员工一样都成了无业游民。这让他觉得憋屈却又无处诉说,公司的这个决定不是阴谋而是阳谋,是痛定思痛后的断尾求生。

王秋实是甘肃人,早些年在深圳按揭了两套房子,膝下一儿一女正在上高中,父母年龄大了在老家,这都是老王这个年龄正在承担的责任。在家里人眼里,他算是个成功人士了,亲戚们也都以他为榜样,失业前确实是这样,但现在大厦坍塌一片废墟,什么都不是了。

他离开公司走在大街上突然不知道该去哪儿了,街上照样人潮汹涌,人们步履匆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不知道这样回去怎么面对老婆孩子,怎么面对那些月底的账单……。

这两年也是多事之秋,国家经济增速放缓,去产能侧结构抓环保,许多行业受到影响,加上中美发生贸易战更是雪上加霜,深圳的中信公司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被迫裁员的,两个月前,中信的一个网络工程师因受不了被裁员的打击,从中信的办公楼上纵身而下,结束了生命,这个工程师在深圳有两套房,并且公司赔了他七十万。许多人想不明白,都中产阶级了,为什么还要去死。但又有人算了一笔账,说他在深圳一个月没有3--5万元过不下去,两套房要按揭,两个孩子要供养,失去了工作,七十万也花不了多久,所以想不开也是情理之中。

王秋实站在深南大道的天桥上,看着下面滚滚的车流发呆,此刻他最能理解中信那个工程师的心情,自己只需轻轻往下一跳,就可以一了百了,再也不用去考虑那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账单,那天下午的天空是灰色的,他的心情也是灰色的。

当然老王是不会跳的,他觉得自己至少要做出些努力,再想想办法。他拿出手机在微信上查看好友,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眼前――杜一鸣,这个人和他有几十年的交情,现在是大老板了,俩人当年打工时睡上下铺,后来他下海经商,在东莞做百货生意,两年前来深圳看过自己一次,那时都开上奔驰车了。这两年虽然没见,应该混得不错吧,找他帮忙渡过难关,应该最合适不过了。

想起杜一鸣,一股暖意浮上心头,杜一鸣年青时对新鲜事物特别感兴趣,爱赶时髦,也爱显摆。刚出手机那会,一般人都买不起,他硬是攒下几个月的工资拉着王秋实一起去买,当时手机入网要一个过程,卖手机的人说:买了暂时也不能用,得等几天。杜一鸣眼都没眨就把钱交了说:等几天可以,手机我得先拿着。就这样他挂着部不能用的手机在公司到处显摆,嘴都咧成了裤腰带。谁知当天夜里气温骤降,他冻得在上铺缩成一团,不停地咳嗽。幸亏王秋实借他20元买了床被子,才渡过一劫。为这事,他念了老王好几年。

王秋实打通了杜一鸣的电话,电话那头杜一鸣大骂道:老王,这么久你死哪里去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呢?他还跟以前一样咋咋呼呼。

王秋实说:平时太忙了,没时间,现在空闲了,想找你聊聊。

杜一鸣说:好呀!你过来吧,我请你喝酒,我也真的想你了,到了打我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王秋实买了去东莞的车票,匆匆赶了过去。出了车站天都快黑了,他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心里嘀咕,咋还没看到杜一鸣的奔驰车呢?

正在焦急时,忽然一辆电瓶车开到了身边,司机摘下头盔冲着他喊:老王,看什么的呢?我在这儿。快点上车

王秋实定晴一看,原来骑电瓶车的人正是杜一鸣。他还是年青时那副放荡不羁的样子,王秋实忙跳上车,两个戴上头盔走了。路上王秋实心想,是不是有钱人现在都崇尚绿色环保了,都不开车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你的奔驰车咋不开呢?

杜一鸣答到:卖掉了。

王秋实一惊,不再问了。不一会他们到了一个小餐馆,老板热情安排他俩在一个小雅间,俩人坐定后,王秋实又问道:你的车咋卖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老王疑惑的样子,杜一鸣微微一笑说:这两年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投资股市,没多久大盘暴跌结果亏惨了,血本无归。这两年网购盛行,实体店的生意也不好做,我的百货公司也接连亏损,后来也关门了,房子,车子卖了才偿清了债务。我现在总算无债一身轻,现在又在开网店,这叫与时俱进……。

杜一鸣侃侃而谈,平静的就象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王秋实听得心潮澎湃,没想到这两年杜一鸣的生活竟有这么大的变化。真让人感叹命运多舛世事无常。想想自己的现状不觉悲从心起。本想投靠老朋友,让他提携提携,没想到他现在比自己还惨。他一言不发端起酒杯喝了起来,一杯接着一杯,仿佛杯中之物就是那些失意,委屈,不满,郁闷……。

杜一鸣看出了他的情绪,他说:说吧,今天来找我喝酒,肯定遇到什么事了吧?说出来会好受一些。

王秋实愣了一会,所有的情绪被他的这句话点燃了,他再也控制不住,扒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杜一鸣也不劝他,在一旁自斟自饮起来。他知道能在自己面前哭得如此失态,那是真正当自己是朋友。人生中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幸运的。

好一会,老王不哭了,他抬起头把自己失业以及眼前的困难都说了出来。最后又说:本来以为你这里还有条路走,没想到你也碰到困难了,老天爷真不长眼,不给我留条活路。

杜一鸣听完后点了一支烟缓缓地说:还记得我们刚打工时的情形吗?那时一副行囊就是我们的家当,当月的工资就是我们的身价,那时我们一无所有却无所畏惧,跌倒了再爬起来,从来就没怕过什么。倒是现在,拥有的东西多了,反而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没有想法,没有激情就是混吃等死。

王秋实说:现在是没那个心劲了,人到中年,工作又不好找,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杜一鸣说:人到中年又咋样?到了中年就可以不动如山了?就可以抱着保温杯指点后生了?生存本来就需要争取,什么时候成了理所当然?哪有那么完美的人设?

王秋实又说:可是我们这个年龄,精力体力都跟不上了,再创业恐怕都不行的,再说我一个区域老总放低身段和年轻人一样的找工作,我的脸往哪儿搁?

杜一鸣说:你又错了,前红塔集团的老总褚时健,一生历尽坎坷,70多岁了还出来创业,靠种植橙子又东山再起,人家当年比你风光吧?人家就可以放低身段何况你?再说我吧,这几年赔光钱和公司后,我痛定思痛总结经验,现在从网店开始,目前已有了眉目,相信不出几年,我一定可以东山再起。这是一个速生速朽的年代,没有哪个行业能为你提供一世的安稳,所有人都要做好失业,转轨,重启的准备,咱不能以不变应万变,就象手机出现call机倒闭一样,与你的职场规划没有关系,与人生的前半场没有关系,而是时局至此,势不可逆……。

杜一鸣滔滔不绝既象是对王秋实说,又象是对自己说。老王这下如同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了:是呀!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我们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普通人而已,承认自己的普通就好了,就没有那些牵绊自己的桎梏了,想生存,总会想到办法的,但有个前题,你不能怂。

王秋实举起杯说:说得好!我们兄弟就应该拿出当年的勇气,我们不能怕,更不能怂,我明天就去找工作,想办法挣钱养孩子,供房子。

杜一鸣说:好,这就对了,单枪匹马你别怕,一腔孤勇又如何?一路上你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有我在你身边,你可以哭,但你不能怂,来,干杯!

两人相视大笑,豪气冲天,仿佛又回到二十年前。

那晚王秋实醉了,杜一鸣扶着他去了一家小旅馆。他睡得很死,也很踏实。直到中午才醒。

下午杜一鸣骑着电瓶车送王秋实去坐车,分别时王秋实说:以后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谢谢你,这是你给我的最好的帮助。

杜一鸣说:好!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好好干,别灰心,记住资产本来就是危急时用来解难的,顶不住了就卖掉一套房,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加油!

王秋实用力拥抱了他一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王秋实的心情非常开朗,天是蓝的,地是绿的,一切看上去又生机勃勃,又充满希望。

赶回深圳,走出车站天已经快黑了,王秋实急着往家里赶,忽然听见路边有人在喊:看相算命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为你指点迷津,化解灾难……。王秋实一看算命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中年人,戴副眼镜,圆圆的脸盘,穿一身僧服,倒有几分大师的气质。王秋实平时不信这个,但今天鬼使神差地坐到对面,他问道:算一次多少钱?

算命的说:10块钱。

王秋实伸出左手说:好,给我算一次。

算命的抓住他的手,嘴里念念有词,好一会才说:老板应该是最近有难,我算你命中此时必有一劫。

王秋实说:是的,现在碰到了困难,有办法化解吗?

算命的说:老板福大命大,自有贵人相助,定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王秋实笑了:请问贵人是谁?

算命的说:你的贵人就是你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朋友,关健是自个儿要成全自个儿,遇见生命中那个最好的自己,就是你今生最大的贵人。

王秋实哈哈大笑:好!说得好!这话听着提气。说着他从钱包里掏出50元递给算命的说声:不用找了。然后起身而去,背后听见算命的连声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他感觉自己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他在路边等车时,发视那个算命的中年男人也向他这个方向走来,忽然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迎了上去,那个男人跑上前伸手接住孩子,兴奋地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挽着女人一起向前走,他的步伐是那么的坚定与自信,女人温顺地依偎着他,幸福的笑着。快走到跟前时,王秋实背过身去,只听见算命的男人对女人说:刚刚最后一单,有个老板给了我50元,真是遇到贵人了,今天你就别做饭了,我们去外面吃火锅……。

老王转过身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远去的背影感慨万千,幸福原来如此简单,生活就是这样,你简单对它,它也简单对你。男人不管你身处何位,在家里都是顶梁柱,也许在别人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但在家人眼里你就是一片天。想到这里老王眼眶湿润了,他拿出电话打给老婆:我等会就到家了,我们一起吃晚饭。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5:53:36
    • 分享到:
  • 结束的有点突然,我还打算看看后续怎么崛起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600
  • 8
  • 68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