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浴血川南
  • 点击:18842评论:32019/07/01 21:28

前言

那是一段传奇的岁月,红色革命轰轰烈烈,武装斗争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当年革命的火种传到哪里,哪里便会燃起熊熊烈火,涌现无数为之奋斗和献身的英雄和烈士。位于川南偏远小县城——兴文县也一样,一个叫秦青川的本地年轻人,机缘巧合,留学法国,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上世纪二十年代,把共产主义思想带回了老家兴文,兴文革命之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在兴文这个革命老区实地走访了数周时间,在这个老区里,红军游击队的足迹遍布每个乡镇,处处流传着这些英雄的故事,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革命理想,毫不犹豫地投身到战斗里,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着,但活一天,就要战斗一天。

类似兴文县这样的县级革命老区,遍布除新疆、青海、西藏以外的二十八个省。光是四川省就有八十一个。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们每天都被感动。书上的文字,只是纯粹的故事。而把故事融入这些英雄战斗过的土地,文字受了土地的滋润,也会活起来。这便是我们不停行走探寻这些英雄故事的初衷。

这篇文章里,红军长征也是主题之一,为此,我查阅了不少资料,有几支青年军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几支军队,军团或军队首长们年龄都只有二十多岁。现摘录如下:

红二方面军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26岁,政委王震26岁,参谋长谭家述25岁。

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王宏坤25岁,副军长许世友29岁。

红四方面军红三十军,军长程世才22岁,政委李先念25岁。

而当时中共中央总负责博古27岁,遵义会议后,王稼祥接替博古位置时也才28岁。

其它的就不多举例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和红军,师级以上将领,大部分年龄是二字头。本文所写的几个阶段的英烈们,在他们牺牲时,也都不超过三十岁。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或许我们可以回过头来,也审视一下自己,二十多岁时,我们又在做什么或者做了些什么呢?


朱德碑

听说香水山上有块朱德诗碑,一直想抽空去看看。在一次聚会上,我跟志愿者周四哥聊起关于朱德碑的事,周四哥马上说我找对人了,他说他是印酬大师,是香水山寺住持方丈印中大师的师弟。我还没明白过来,旁边的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印酬大师就是应酬大师,周四哥是业余品酒师,应酬自然多。不过周四哥的确跟印中大师很熟,当着我们的面,跟印中大师打了电话,便约好了上山时间。

朱德碑立于香水山山顶,原来的芙蓉寺旧址,芙蓉寺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印中大师亲自带我们一行人上了山顶。山顶有一小块平地,用矮墙围成了一个院子,建有几栋铁皮房,为信佛居士的临时住所,其中一间供着一尊佛像,禅烟缭绕,印中大师每天都要上山来上香。院子的正中间,便是著名的朱德诗碑,诗碑连着巨石基座,总高度达三米,诗碑上用隶书刻着朱德的一首七律:

已饥已溺是吾忧,急济心怀几度秋。

铁柱幸胜家国任,铜驼漫作棘荆游。

千年朽索常虞坠,一息承肩总未休。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

这是朱德在1916年随蔡锷将军讨袁护国时,任第三支队队长,率部击败川军后,在古宋休整,前后半月有余。闲暇之时,朱德带随从数名,同游香水山,触景生情,即兴呤诗,副官把诗写芙蓉寺墙壁上。芙蓉寺被毁三十年后,为纪念朱德元帅,弘扬革命传统,1987年由兴文老干部们集资重建诗碑。

自1916年率部离开古宋后,朱德没有机会再次过来,时隔九年后,却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时,结识了一位来自古宋的同学秦青川。正是这位叫秦青川的27岁的年轻小伙子,把共产主文革命的火种带回了兴文,在兴文的广阔的土地上,生生不息地燃烧了近二十年。

1919年12月9日,秦青川从上海启程,和聂荣臻等150名学生,乘远洋轮船赴法国,飘洋过海求学。当时的秦青川意气奋发,热血澎湃,出身于川南小县城,能走到这一步,挺不容易。而在法国,等着他的将是更为艰苦的生活,勤工俭学是中国文弱学生破茧成蝶,成为坚定的民主革命战士的一场艰苦的修行。秦青川写信回来说:“我们时而是工人,时而是学生,工作吃饭,吃饭工作,不工作便不能吃饭”。逆境出人才,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锻造出了许多未来党和国家的杰出的领导人,如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陈毅等。

秦青川入法两年后,于1922年9月,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随后转为中共党员。1925年经党的安排,赴苏联同朱德等30人进入东方大学学习军事。一年后同朱德被党中央派回四川做军运工作,出色的完成了改造第七混成旅的任务,后该旅于1929年发动起义,成为红军四川第一路军。

因政治环境的变化,1928年2月,秦青川秘密返回家乡兴文休整待命,在女校和高等小学授课,发动群众,宣扬革命。培养了青年学生刘复初、文功元、常化知、张友德等后来的兴文党组织骨干。

可惜革命之路刚刚开始,却英年早逝。1929年初,秦青川突发重疾,由于躲避当局追捕,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于2月21日不幸辞世,临终前捶胸疾呼:“大事未了!大事未了!”。外面的世界已风起云涌,革命的大风暴即将来临,而他却只能卧病在床,抱憾而去。在秦青川去逝的一年多以后,他在苏联军事学院的同学朱德,已经不再是登香水山时的迷茫青年军官,他同毛泽东在井岗山建立了中央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任总司令。朱总司令带领红军在随后的二十年里,横扫五湖四海,一统中国。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这个胸怀大志的青年军官,他在借诗来宣告,看这莽莽世界,群龙无首,乱七八糟,以后就看我的了,只有我才能把这个浊世变清流。他最终实现了他当年在香水山吟诗时的夙愿:他和他领导的红军以及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造福万世。


血战凌霄城

凌霄城,建于凌霄山顶。山顶有水源,常年不竭,有土地百亩,可耕种粮食,寨门下便是万丈悬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此险要之地,自古以来便是兵家战略要地。从史料和地方志上来看,民国前的凌霄城上有过多次大战。其中以南宋长宁军抗元最是惊魂动魄,其时,长宁军的一去,在凌霄城上驻扎抗元长达九年。而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战是明万历年间的汉僰凌霄城之战,那一战,凌霄城上的僰人只坚持了三天。我们为此特意去实地探查了凌霄城。的确,凌霄城的寨门前只有羊肠小道相通,两侧都是万丈悬崖,只要守卫得当,凭冷兵器时代的武器,是很难想象三日就被攻破。时隔四百多年,后人已经很难猜测当时的情况。

无论如何,凌霄城的雄险再次被一班血性汉子所证实,那就是共产党所领导的四川第四路红军游击队。队长王泽嘉,政委袁敦厚,都是邻县长宁县人,凌霄城之战后,两人均壮烈牺牲,时仅28岁。

28岁,多好的年华!正是青春怒放的时候,大部分人在这年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可这些年轻人,却扛着枪,为理想和革命和抛头颅洒热血。我站在凌霄城山顶的残砖断坦上,环顾四周,不禁万般感慨。王泽嘉和袁敦厚,他们的家境并不是贫困,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富裕,特别是袁敦厚,其父当时已是太平乡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乡团总。袁敦厚放在少爷不当,跑去闹革命,很多人都不理解,更有甚者,袁敦厚领导的长宁农民武装第一枪,打的就是太平乡公所,其父的老窝。

1030年2月1日,袁敦厚、王泽嘉率领战士180余人进驻凌霄城,开僻根据地。引起四川军阀刘湘恐慌,紧急派沈眉荪带两个营的正规军,会同各县民团数千人进行围剿,多次组织进攻,都被成功地阻击在寨门外,进攻兵士非死即伤,无法推进一步。同时,敌军多次组织王和袁的亲人上山劝降,都无功而返。“生应当人杰,死亦为鬼雄”,王和袁就是这样回答他们的亲人的。

无奈之下,孙眉荪只有以围代攻,任何人都不准上下山,企图困死山上的将士。王和袁率领众人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苦苦支撑了四个多月,直到1930年6月7日,弹尽粮绝……

凌霄城,不愧为英雄之地。南宋的长宁军守军和红军第四游击队队员,每一个人都是英雄。在山顶,我们看到唯一的一栋完整的两房土屋,目测有六七十平方,并排找地铺可以睡三四十人,隔壁的三圣庙当年还没有被拆,占地面积约有二百平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山顶已没有其它完整房舍,多余的人便只有露营了。或者,一半人入屋休息,一半人防止警戒,轮流休整。这样神经紧绷连续四个多月,多少人能受得了?这是一群铁铸的汉子,如果明朝的剿夷总帅曾省吾碰到的是这样一群汉子,估计他也没有可能得意洋洋地在他的《平蛮报功疏》写上:“三日破凌霄”了。

我打心底里希望这个故事有个更好的结局:王泽嘉和袁敦厚准备了足够半年多的粮草和足够的粮食种子,比如高粱和玉米等,一年收两季,做好长年抗战的准备。如此一来,敌人就没辙了,正规军不能长守,敌退我进,敌进我守,很有可能在兴文拓展出一片完整的根据地来。最坏的情况,坚持五年,等到1935年2月红军长征过兴文,也能得到红军救援而解围。

但假设毕竟是假设,一穷二白起家的游击队,筹集粮草并非易事。事实上,在粮草供给问题上,王泽嘉和袁敦厚也提前做了安排,他们派了二个支队在山下筹集粮草武器和军费,同时策应战斗,没想到支队在云南长官司被团防打散,没有粮草武器和后援的支持,后果可想而知。据《兴文县志》记载:6月中王泽嘉和袁敦厚率众下山突围,被敌军发现尾追,激战于长宁县青山乡,袁敦厚为掩护王泽嘉和主力部队,壮烈牺牲。王泽嘉率余部转移到兴文周家乡,遭敌军阻击而牺牲。敌人随即展开大搜捕大屠杀。兴文历史上第一支红军游击队和惟一的一块还未成形的根据地建设以失败告终。

但兴文革命的火苗并没有熄灭,凌霄城之战后,剩存党员转入中共宋兴特支继续战斗。四年后,年仅二十四岁的宋兴特支书记刘复初又一次扛起武装斗争的旗帜,成立红军南六游击队,打乡团,打土豪,破仓分粮,威震一方。


红军岩

如果你跟任何兴文人问兴文最有名是什么?他们都会很自豪的告诉你,在兴文,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兴文石海,现在是国家级风景区,是联合国第二批世界地质公园之一,我国喀斯特地貌发育最完善的地区之一,兴文石海是兴文旅游的一张名片。

我们问当地志愿者,石海除了僰苗文化外,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人文因素吗?石海景区对僰苗文化打造我们也略有耳闻,已经建好一座全竹木结构苗寨和一座全石块结构的僰寨,僰苗文化当然是石海人文不可缺的一部分,但毕竟是新建的景区配套,我们对真正古的东西其实更感兴趣。志愿者也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他明白我们的意思,当即告诉我们,大漏斗南侧叫红军岩,当年有一个女红军在那里跳崖牺牲。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红军游击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6:26
    • 分享到:
  • 这文笔,真服气
  • 回复
  • 首先为革命牺牲的无名英雄点赞,其次,希望作者继续更新这类记录历史,探究真相的作品。
  • 回复
  • 红与黑,你什么都能写,就服你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7525
  • 18
  • 167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