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浴血川南
  • 点击:4860评论:32019/07/01 21:28

前言

那是一段传奇的岁月,红色革命轰轰烈烈,武装斗争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当年革命的火种传到哪里,哪里便会燃起熊熊烈火,涌现无数为之奋斗和献身的英雄和烈士。位于川南偏远小县城——兴文县也一样,一个叫秦青川的本地年轻人,机缘巧合,留学法国,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上世纪二十年代,把共产主义思想带回了老家兴文,兴文革命之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在兴文这个革命老区实地走访了数周时间,在这个老区里,红军游击队的足迹遍布每个乡镇,处处流传着这些英雄的故事,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革命理想,毫不犹豫地投身到战斗里,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着,但活一天,就要战斗一天。

类似兴文县这样的县级革命老区,遍布除新疆、青海、西藏以外的二十八个省。光是四川省就有八十一个。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们每天都被感动。书上的文字,只是纯粹的故事。而把故事融入这些英雄战斗过的土地,文字受了土地的滋润,也会活起来。这便是我们不停行走探寻这些英雄故事的初衷。

这篇文章里,红军长征也是主题之一,为此,我查阅了不少资料,有几支青年军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几支军队,军团或军队首长们年龄都只有二十多岁。现摘录如下:

红二方面军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26岁,政委王震26岁,参谋长谭家述25岁。

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王宏坤25岁,副军长许世友29岁。

红四方面军红三十军,军长程世才22岁,政委李先念25岁。

而当时中共中央总负责博古27岁,遵义会议后,王稼祥接替博古位置时也才28岁。

其它的就不多举例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和红军,师级以上将领,大部分年龄是二字头。本文所写的几个阶段的英烈们,在他们牺牲时,也都不超过三十岁。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或许我们可以回过头来,也审视一下自己,二十多岁时,我们又在做什么或者做了些什么呢?


朱德碑

听说香水山上有块朱德诗碑,一直想抽空去看看。在一次聚会上,我跟志愿者周四哥聊起关于朱德碑的事,周四哥马上说我找对人了,他说他是印酬大师,是香水山寺住持方丈印中大师的师弟。我还没明白过来,旁边的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印酬大师就是应酬大师,周四哥是业余品酒师,应酬自然多。不过周四哥的确跟印中大师很熟,当着我们的面,跟印中大师打了电话,便约好了上山时间。

朱德碑立于香水山山顶,原来的芙蓉寺旧址,芙蓉寺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印中大师亲自带我们一行人上了山顶。山顶有一小块平地,用矮墙围成了一个院子,建有几栋铁皮房,为信佛居士的临时住所,其中一间供着一尊佛像,禅烟缭绕,印中大师每天都要上山来上香。院子的正中间,便是著名的朱德诗碑,诗碑连着巨石基座,总高度达三米,诗碑上用隶书刻着朱德的一首七律:

已饥已溺是吾忧,急济心怀几度秋。

铁柱幸胜家国任,铜驼漫作棘荆游。

千年朽索常虞坠,一息承肩总未休。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

这是朱德在1916年随蔡锷将军讨袁护国时,任第三支队队长,率部击败川军后,在古宋休整,前后半月有余。闲暇之时,朱德带随从数名,同游香水山,触景生情,即兴呤诗,副官把诗写芙蓉寺墙壁上。芙蓉寺被毁三十年后,为纪念朱德元帅,弘扬革命传统,1987年由兴文老干部们集资重建诗碑。

自1916年率部离开古宋后,朱德没有机会再次过来,时隔九年后,却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时,结识了一位来自古宋的同学秦青川。正是这位叫秦青川的27岁的年轻小伙子,把共产主文革命的火种带回了兴文,在兴文的广阔的土地上,生生不息地燃烧了近二十年。

1919年12月9日,秦青川从上海启程,和聂荣臻等150名学生,乘远洋轮船赴法国,飘洋过海求学。当时的秦青川意气奋发,热血澎湃,出身于川南小县城,能走到这一步,挺不容易。而在法国,等着他的将是更为艰苦的生活,勤工俭学是中国文弱学生破茧成蝶,成为坚定的民主革命战士的一场艰苦的修行。秦青川写信回来说:“我们时而是工人,时而是学生,工作吃饭,吃饭工作,不工作便不能吃饭”。逆境出人才,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锻造出了许多未来党和国家的杰出的领导人,如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陈毅等。

秦青川入法两年后,于1922年9月,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随后转为中共党员。1925年经党的安排,赴苏联同朱德等30人进入东方大学学习军事。一年后同朱德被党中央派回四川做军运工作,出色的完成了改造第七混成旅的任务,后该旅于1929年发动起义,成为红军四川第一路军。

因政治环境的变化,1928年2月,秦青川秘密返回家乡兴文休整待命,在女校和高等小学授课,发动群众,宣扬革命。培养了青年学生刘复初、文功元、常化知、张友德等后来的兴文党组织骨干。

可惜革命之路刚刚开始,却英年早逝。1929年初,秦青川突发重疾,由于躲避当局追捕,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于2月21日不幸辞世,临终前捶胸疾呼:“大事未了!大事未了!”。外面的世界已风起云涌,革命的大风暴即将来临,而他却只能卧病在床,抱憾而去。在秦青川去逝的一年多以后,他在苏联军事学院的同学朱德,已经不再是登香水山时的迷茫青年军官,他同毛泽东在井岗山建立了中央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任总司令。朱总司令带领红军在随后的二十年里,横扫五湖四海,一统中国。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这个胸怀大志的青年军官,他在借诗来宣告,看这莽莽世界,群龙无首,乱七八糟,以后就看我的了,只有我才能把这个浊世变清流。他最终实现了他当年在香水山吟诗时的夙愿:他和他领导的红军以及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造福万世。


血战凌霄城

凌霄城,建于凌霄山顶。山顶有水源,常年不竭,有土地百亩,可耕种粮食,寨门下便是万丈悬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此险要之地,自古以来便是兵家战略要地。从史料和地方志上来看,民国前的凌霄城上有过多次大战。其中以南宋长宁军抗元最是惊魂动魄,其时,长宁军的一去,在凌霄城上驻扎抗元长达九年。而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战是明万历年间的汉僰凌霄城之战,那一战,凌霄城上的僰人只坚持了三天。我们为此特意去实地探查了凌霄城。的确,凌霄城的寨门前只有羊肠小道相通,两侧都是万丈悬崖,只要守卫得当,凭冷兵器时代的武器,是很难想象三日就被攻破。时隔四百多年,后人已经很难猜测当时的情况。

无论如何,凌霄城的雄险再次被一班血性汉子所证实,那就是共产党所领导的四川第四路红军游击队。队长王泽嘉,政委袁敦厚,都是邻县长宁县人,凌霄城之战后,两人均壮烈牺牲,时仅28岁。

28岁,多好的年华!正是青春怒放的时候,大部分人在这年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可这些年轻人,却扛着枪,为理想和革命和抛头颅洒热血。我站在凌霄城山顶的残砖断坦上,环顾四周,不禁万般感慨。王泽嘉和袁敦厚,他们的家境并不是贫困,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富裕,特别是袁敦厚,其父当时已是太平乡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乡团总。袁敦厚放在少爷不当,跑去闹革命,很多人都不理解,更有甚者,袁敦厚领导的长宁农民武装第一枪,打的就是太平乡公所,其父的老窝。

1030年2月1日,袁敦厚、王泽嘉率领战士180余人进驻凌霄城,开僻根据地。引起四川军阀刘湘恐慌,紧急派沈眉荪带两个营的正规军,会同各县民团数千人进行围剿,多次组织进攻,都被成功地阻击在寨门外,进攻兵士非死即伤,无法推进一步。同时,敌军多次组织王和袁的亲人上山劝降,都无功而返。“生应当人杰,死亦为鬼雄”,王和袁就是这样回答他们的亲人的。

无奈之下,孙眉荪只有以围代攻,任何人都不准上下山,企图困死山上的将士。王和袁率领众人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苦苦支撑了四个多月,直到1930年6月7日,弹尽粮绝……

凌霄城,不愧为英雄之地。南宋的长宁军守军和红军第四游击队队员,每一个人都是英雄。在山顶,我们看到唯一的一栋完整的两房土屋,目测有六七十平方,并排找地铺可以睡三四十人,隔壁的三圣庙当年还没有被拆,占地面积约有二百平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山顶已没有其它完整房舍,多余的人便只有露营了。或者,一半人入屋休息,一半人防止警戒,轮流休整。这样神经紧绷连续四个多月,多少人能受得了?这是一群铁铸的汉子,如果明朝的剿夷总帅曾省吾碰到的是这样一群汉子,估计他也没有可能得意洋洋地在他的《平蛮报功疏》写上:“三日破凌霄”了。

我打心底里希望这个故事有个更好的结局:王泽嘉和袁敦厚准备了足够半年多的粮草和足够的粮食种子,比如高粱和玉米等,一年收两季,做好长年抗战的准备。如此一来,敌人就没辙了,正规军不能长守,敌退我进,敌进我守,很有可能在兴文拓展出一片完整的根据地来。最坏的情况,坚持五年,等到1935年2月红军长征过兴文,也能得到红军救援而解围。

但假设毕竟是假设,一穷二白起家的游击队,筹集粮草并非易事。事实上,在粮草供给问题上,王泽嘉和袁敦厚也提前做了安排,他们派了二个支队在山下筹集粮草武器和军费,同时策应战斗,没想到支队在云南长官司被团防打散,没有粮草武器和后援的支持,后果可想而知。据《兴文县志》记载:6月中王泽嘉和袁敦厚率众下山突围,被敌军发现尾追,激战于长宁县青山乡,袁敦厚为掩护王泽嘉和主力部队,壮烈牺牲。王泽嘉率余部转移到兴文周家乡,遭敌军阻击而牺牲。敌人随即展开大搜捕大屠杀。兴文历史上第一支红军游击队和惟一的一块还未成形的根据地建设以失败告终。

但兴文革命的火苗并没有熄灭,凌霄城之战后,剩存党员转入中共宋兴特支继续战斗。四年后,年仅二十四岁的宋兴特支书记刘复初又一次扛起武装斗争的旗帜,成立红军南六游击队,打乡团,打土豪,破仓分粮,威震一方。


红军岩

如果你跟任何兴文人问兴文最有名是什么?他们都会很自豪的告诉你,在兴文,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兴文石海,现在是国家级风景区,是联合国第二批世界地质公园之一,我国喀斯特地貌发育最完善的地区之一,兴文石海是兴文旅游的一张名片。

我们问当地志愿者,石海除了僰苗文化外,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人文因素吗?石海景区对僰苗文化打造我们也略有耳闻,已经建好一座全竹木结构苗寨和一座全石块结构的僰寨,僰苗文化当然是石海人文不可缺的一部分,但毕竟是新建的景区配套,我们对真正古的东西其实更感兴趣。志愿者也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他明白我们的意思,当即告诉我们,大漏斗南侧叫红军岩,当年有一个女红军在那里跳崖牺牲。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红军游击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6:26
    • 分享到:
  • 这文笔,真服气
  • 回复
  • 首先为革命牺牲的无名英雄点赞,其次,希望作者继续更新这类记录历史,探究真相的作品。
  • 回复
  • 红与黑,你什么都能写,就服你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04125
  • 17
  • 160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