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峦山下
  • 点击:3512评论:122019/07/15 10:30

前言

东晋十六国时期,那时的大大小小的国家连年你争我夺,华夏大地满目苍夷,中原被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国家蚕食,东晋退守长江以南,史称五胡乱华。各国间战争不断,你打我,我打你,弱肉强食,曾经安居乐业的中原业已面目全非。中原汉族士族或只要能凑齐旅费的民众纷纷南迁,与南方人民的资源争夺不可避免,经济条件好的人家留在长江流域,贫苦民众只能继续南行,到达赣闽粤山区,僻地垦荒,从头开始,一千六百多年前的这些南迁的中原移民,便是今天许多客家人的最早的先祖之一。

在我居住的城市深圳,有很多原住民是客家人,他们的祖先是不是与五胡乱华的那段历史有关呢?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到达深圳的呢?这一疑问长时间留在我脑海,网上各种回答的都有,可我更相信眼见为实。一个在坪山区政府工作的朋友建议我去马峦山下的大万世居看看,那里说不定有我想要的答案。当时我正在写一篇有关川南游击纵队的文章,本来就有计划去坪山的马峦街道了解一下在中国抗日史上大名鼎鼎的东江纵队的想法,既然大万世居也恰好在马峦街道,索性两件事一起办了。于是,在2019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98岁生日当天,我独自驾车,驶往坪山。


东江纵队

我计划先去东江纵队纪念馆。有人称东江纵队为中国革命时期最成功的游击队之一,朱德总司令将它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一起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与东江纵队相反,川南游击纵队在川南却以失败告终,这支中央直属纵队组建时约四百人,在红军长征一渡赤水、扎西整编后被留在川南,目的是配合红军主力长征,建立川南根据地。纵队坚持了两年,三次壮大到千多人,三次被国民党川滇黔三省会剿而最终失败。在实地采编和写作过程里,一种深深的悲凉感染着我的心,神经为这些前赴后继的英烈们绷得紧紧的,一直难以释怀。因工作原因,最近总是在关注历史上一些负面的事件,比如战争、屠城、灭族等,尽管时间已遥远,但多多少少对心情有影响,所以也需要些正面而积极的故事来调剂一下。或许东江纵队成功的历史能给我带来好心情。

我从平湖出发,经丹平快速公路和水官高速,再转入横坪快速公路,很顺畅。从横岗到坪山,一路上都是大大小小的山丘和山坳,一穿过山区便看到一幢幢高楼平地而起,基建工地处处可见,这就是深圳坪山区,一座崭新的城市已具雏形。而在不久前,坪山还是属于龙岗区的一小偏远小镇,深圳郊区的郊区,中国的城市发展速度,在当今世界还真是无人能及。

东纵纪念馆在东纵路边,属坪山城区范围,我到达时早上十点,艳阳高照,天空白云朵朵,蓝得清亮,只是阳光太犀利,不敢在广场上久留,疾步走向大门,运气很好,恰好碰上一个几十人的团队正在排队入馆,我跟着他们亦步亦超,因为是大团,讲解员和行程都安排好的,一不小心当了回南郭先生。这样挺好的,有讲解员的讲解和解释,比让我去摸索容易得多。

讲解员先给我们放了一段十分种的记录片,再带我们一个展厅一个展厅地去讲解,一个流程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一楼的展厅主要是东江纵队的创建、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纵队的战斗故事。二楼是纵队司令员曾生的展厅、放映厅和大堂。1938年10月,日军在大亚湾登陆,侵占广东南部大部分地区。12月,共产党员曾生从香港回到家乡坪山,成立惠宝游击总队,与王作尧在东莞领导的东宝惠边游击大队协同作战,打击敌人,这便是东江纵队的前身,到1943年12月2日,两支部队正式合并,改编成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部队发展迅速,到抗战胜利前夕,纵队拥了一支一万一千人的队伍,根据地和游击区总面积达六万余平方公里,人口达四百五十万人,对日、伪军作战达一百四百余次,反击国民党反共顽军作战三百余次,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日军占领香港时,游击队挺进港九秘密大营救,救出了爱国民主人士、文化界知名人士、华侨、国际友人、友军等共八百多人。

东江纵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交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其中许多故事都已编成书籍或影视剧。辉煌和成功受到的关注总会尤其多一些,可辉煌背后的付出和代价呢?纪念馆一楼展厅里,一幅手绘的东移路线示意图引起了我的注意,其注释写着:“在被迫东移海陆丰的过程中,主要领导成员和骨干保存下来,一九四零年五月八日,中共中央及时发来指示,为曾、王两部指明了斗争方向。”

随后,我翻阅了由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由陈一民先生主编的《南北征战录》一书,其中收录了曾生写的一篇回忆录,回忆录里对“东移事件”有较为详细的介绍,总的来说,1940年上半年,是纵队生死存亡的半年,国民党守军突然倒戈,数千人对游击队围攻,好不容易突围出去,又遭到国军的围追截堵,企图一举消灭游击队。曾、王游击队向东转移至海丰时,最后只剩一百余人。这一幕与川南游击纵队的遭遇很相似——看到游击队壮大了,生怕养虎为患,赶紧出动正规军去围剿。不同的是,东江纵队与党中央的通讯是畅通的,东江纵队及时得到党中央的指示,重返东惠宝地区继续战斗。而且还派来了游击战经验丰富的林平领导游击队,很快就又一次发展壮大,一年后,粉碎敌人多次进攻和围剿,顺利建立大岭山区和阳台山区两个根据地。

因为受先前文章的影响,我心里时不时在给川南和东纵这两支游击纵队做对比。川南纵队的主力是红军正规军,主要领导都是师级干部,经验丰富。而东江纵队源于地方武装,在抗日战争,迅速壮大,成功建立根据地。我想川南纵队的失败,并不在于指战员,其指战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军官,当时的级别和资历甚至还高过东江纵队。失败根本原因并不是军事指挥的原因,而是环境和群众基础。当年日军并没有侵入川南,国军统治虽然腐败,但对广大民众的生计并没有严重的影响,缺少让广大民众舍身革命的动力,革命只是少部分人的孤军奋战。而东江纵队却完全不一样,他们抗击的是日本侵略者,广大民众全民拥护抗日,敌人构成虽然复杂,有日军、伪军和国民党反共军队,且战斗频繁,但有了民众的支持、舆论的支持、海内外侨胞的支持,何愁不胜呢?

纪念馆对面是东江纵队灵魂人物曾生的故居,我顺便也参观了一下。曾生故居一共才三间矮房,父亲是海员,年轻时出海澳大利亚,找到了工作,定居下来。曾生也因此接受了海外教育,有了国际视野,这也让曾生领导的根据地在文化和舆论建设上别具一格,各种报纸如《东江民报》、《前进报》等办得红红火火。在舆论的宣传下,全国人民都知道,东江纵队是一支正义之师。与之对比的是川南纵队,他们是四川地方媒体眼中的“顽匪”,没有根据地,四处流窜……可悲可叹!

1937年冬,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出生入死、脱离虎口的川南纵队女战士李桂红含着泪花向周恩来副主席汇报纵队斗争情况,周恩来沉默许久说出这样一句话:“战斗频繁,扎不下去,拖得太厉害了,这是长征付出的代价啊……烈士们的精神永存。”是的,周恩来总理对失败的原因分析得很透彻,那是因为“扎不下去”呀!东纵纵队就不一样,他们成功扎下去了,甚至正好扎到了敌人的心脏。

从曾生故居出来后,我特意又折回纪念馆,去买那本名为《南北征战》的书,一本值得我们好好读一读的书,收录在书里的文章作者或文中的主角们,都是距离我们最近的英雄。临走时,我随口问起卖书给我的馆员:“曾生和大万世居曾氏有什么关系?”

馆员回答说:“他们同出一房,曾生的爷爷是从大万世居迁到石灰陂的。”

原来如此!换个角度看的话,是不是可以说,东江纵队也可以算是客家人历史的一部分?而全球一亿二千万客家人里,又有多少传奇的故事呢?


大万世居

我查了一下地图,从曾生故居到大万世居才2.7公里,开车十分钟即可。如果步行的话,才1.6公里。曾生是在坪山读的小学,他应该是经常跑去老宅玩的,那座有名的大宅里,住的都是他的宗亲。

抗战期间,曾生和老宅的故事也有很多。在1940的初,曾生遭国民党顽军围剿时,便在大万世居落脚,和王作尧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决定向海陆丰突围转移。这个会议的召开地便是大万世居的炮楼。抗战期间,世居也是曾生和游击队经常活动的地方。抗战胜利前夕,据说日军包围了大万世居,但由于世居的防御工事坚固无比,日军的炮弹只把墙壁炸出了几道裂缝,始终没能攻进去。

在这些故事里,大万世居固若金汤,一般的战斗根本没法把它攻破。和平时期里,它只是个普通的村落,战争时代,它就是保卫儿孙的堡垒。大万世居的建造者曾传周,曾子的127代传人,终于实现了他建造世居的初衷。

我抵达大万世居的时刻恰是正午,没有一丝风,阳光异常猛烈。从大门进去,宽阔的大万广场空无一人,烈日炎炎,几乎没有游客。大万广场的末端连着一个半月形的人工湖,湖的对面还是大万世居的围墙和三个大门,中间的是正门,两边各一个侧门。大万世居呈方形,宽124.3米,长123.5米,占地面积达15000多平方米。四面围墙高达8米,厚1米,四个角设有高达三层的炮楼,正面墙壁上下两排砌有葫芦形的枪眼。从世居的外围结构来看,只有从正门可以进攻,炮楼、枪眼、又厚又高的围墙和人工湖组合成一道完美的防御工事。难怪当年日军没法攻入。

从正门进入后,才真正发现世居有多大,其格局为九天十八井,即有九条主街,十八个天井,主街间由纵横交错的小街小巷纵横连通。可以说,感觉像进入了一个古代的迷你小城,围墙是城墙,正门便是城门,城墙厚实无比,坚不可摧,除非用战斗机密集轰炸,一般的枪炮很难成功。不过世居也有缺隙,目标太明显,敌人一围城,粮草不继,便支撑不了多久。游击战以灵活性为主,所以活动区域大多还是在山里。

世居的创建者传周公的远见卓绝。创建世居时还处于乾隆盛世,世道太平,繁荣昌盛,但客家人骨子里那种防患于未然的观念让他随时都在为未来的危机做准备,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哪怕他自己这一代平安富贵,可后代呢?事实证明,一百多年后,世居终于向世人证明了它的实力,为中国革命,为曾家子孙尽了它应有的力量。

传周公一生财丁两旺,生有四子,至他去世前,已经五代同堂。可以想象当年世居里的盛况,传周公端坐在正厅的太师椅上,后代们济济一堂,依次上前问安。他的几个大孙子,都已做了爷爷,后辈们开始独立谋生,部分人留在坪山,部分人外出他省另谋出路,还有部分人去了南洋甚至欧美。这些后代,在他们新的旅居地繁衍生息,周而复始,演绎着传周公类似的故事。中华民族的其它千百姓氏,也都在演绎着类似的传承,一代代的开枝散叶,形成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璀璨夺目的文明,而连接着这些枝枝叶叶的,是各家各姓的族谱,族谱是中华文明的基石和经脉。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客家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放学别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520周冠打赏29000,共计29000
  • 2019-07-2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看完以后是激动,是感动,更多的是感慨。我们只了解直系亲属关系,从未想过祖先原来并未在一个地方生根。历史上的迁移大部分是迫于战争为了生存的无奈之举,但也是迁移让文化和风俗得到了变化,结合成了新的文明,新的历史篇章。
  • 回复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 回复
  • “这个八角亭的位置绝佳,四面皆景,它的南方,整个大鹏湾尽收眼底,东面是东部华侨城,北面是我们经过的罗屋古村,西面是重重山峦,越过群山,便是淡水和大亚湾。”八角亭,其实上下两层各有四角的四角亭,西面是东部华侨城,东面才是大鹏。
  • 我以为面海向南呢方向有误,要改,要改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5 11:34:30
    • 分享到:
  • 又出新作,可以可以!
  • 谢谢

    回复

  • 上周,冬十年一马当先,车着邻家一行人,行走马峦山,这不是他唯一一次到马峦,也不是他才开始关注马峦,他对马峦早就熟稔在胸,饱有故事,就欠我们一行人的印证而已,这才有今天这么厚实的文本出来。即便如此,邻家小妹说,还是有点短,大可以10万字的长文,以专著方式发表
  • 呵呵,一万字花了二周,十万字,马不停蹄,也得花上至少二十周呀。不容易!不容易呀!
  • 撺掇你把文章写长的人,那都是为了表达读者对作者的滔滔之情,譬如对于文章不看完就出重手打赏的人,我也是服了
  • 看完文章才打赏-那是对作品的滔滔之情;不看文章就打赏,那是对作者的滔滔之情。都心领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3807
  • 17
  • 155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