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往南方开
  • 点击:34073评论:192019/07/23 17:00

1.今夜我在人流的入海口

***

千禧年正月初二,天还没亮,父母给了我六百块钱说:去吧!我期待已久的《西游记》续集即将在这晚的央视一套首播了。我只得错过西游记,拎上包跟着老乡奔往广东。我要去写自己的南游记了。

翌日清晨到达东莞黄江。下车后我嗅了嗅,这里的空气果然不同,飘荡着浓郁的荷尔蒙和机器的气味。黄江简直就是第二个老家,到处是乡音。近十年不见的童年玩伴从黄牛埔乔丰礼品厂里成群结队涌出来。这些小伙伴初中一毕业或尚未毕业就来到了广东。他们把自己的青少年活活地移植到异乡工厂。乔丰厂正月初八开工。有些人已经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长年在外读书,几乎快忘了他们。他们头顶碎发,嘴叼香烟,相互打着小算盘,唾沫横飞地聊着昨晚港片里的叶玉卿和方中信,好像自己也是那个花花世界里的人。

带我出来的勇,是带头大哥,每晚四处安顿我的住宿。第一夜带我避开宿舍保安监视住进了集体大通铺,第二夜把我安排在一个公司为员工租下的套房里,第三夜是在工友租的单间里。那间房四面是墙,刚好摆下一张小床,其他一切只能塞在床底。实在无处可去,一个在裕元工业园做保安的老乡收留了我。出门前他父亲跟我说一定要去找他。我去找这位老乡时,老乡说,你应该早点来找我,我一般不跟那些老乡来往,他们太没劲了。

那时裕元竣工不久,精成厂尚在建设。放眼望去,园区内到处施工,大片大片的红壤被挖机开膛破肚,打桩机日夜怒吼着咣咣地撞击地心。园区保安住在一排临搭的铁皮房里。老乡把单人床的一半让给我。白天他忙他的执勤,我去找我的工作。从黄牛埔到北岸,从龙见田到鸡啼岗,从黄江到樟木头再到常平,我逐步扩大圈子,徒步走过一个又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名字。望见密密匝匝的工厂便格外兴奋,只要远远瞧见厂子门口贴着纸,苍蝇见血似的扑过去。我相信这么多工厂总有一个会接纳我,需要一个像我这样在简历上写着“剑鸣匣中,期之以声”的人。

我在路边的招聘栏上看到公明一家制衣厂招储干。“无需经验”这四个字吸引了我。我乘大巴去公明,转一趟摩的,到了这家制衣厂。这是一栋地处闹市小巷的民房,底楼门面摆了几台电车。一个年轻男子瞥一眼我的简历说:要先交20元,做一套题。他的理由是:免得人人都来,泄了题目。堂堂大学生,不怕考。我认真地伏在桌上答题。试卷上尽是这样的填空题:

一英尺等于(  )公分

一英里等于(  )米

一英磅等于(  )公斤

我明白自己碰上了有趣的套路。有个夜班老乡要跳槽,白天和我结伴找工。我们走过了磁带厂,走过了胸罩厂,走过了金碧辉煌的太子大酒店。走着走着天就黑了。夜晚人真多。每次回来时,我倚在裕元工业园围墙栏杆上看老乡带着一群保安在虎虎生风地打擒敌拳。老乡曾在新疆当武警,练得一身好拳脚,抓捕过重案犯。他是领拳人。拳打得真不错——就像那个血脉偾张的年代。我入神地看着下班的人流,期待也能穿上那么一套工衣。从初二到十六,去掉二百元路费,钱袋很快见底了。迎着南方的夜风,我写下了海子式的矫情的诗句:“爸爸,今夜我在人流的入海口。”

正月十七,常平桥沥一家电线电缆厂要招两名男普工。园区里草坪整齐,厂房崭新高大,听说工资不错。下午两点工厂门口聚了六十多人。前排的人像壁虎一样被压在铁栅栏上,后排的人挥着身份证喊:“拿我的,拿我的!”人事经理选了几个人进厂考试。保安对剩下的人说:“不招了,散了。”大家久久不愿离去,似乎还等待着奇迹降临。有个小伙子隔着铁栅栏向经理求情。

我准备离开,刚迈出几步,听见背后人事文员喊:“排成一排,不要挤。”他们又要临时增招两人。在保安的指令下,大家列成两队,每人向前伸出自己的毕业证,我羞愧地亮出了大而扎眼的红本本。先筛过一遍证件,初中文凭出列,高中以上的留下,人事把我们领进一间会议室。又是笔试。这回考了两道二元一次方程、一元二次方程和几个有关颜色的英语单词。按成绩高低录了四名:两个湖北人,一个河南人,还有我。只有我是大专。

填入职表格时,人事文员阿霞善意提醒:工作很辛苦,你能吃苦吗?我答:我是农村来的,能。她说:前面走了一位,要有心理准备啊。我又被带到了人事经理办公室。一个年轻帅气的台湾人在大班椅上挺直上身,优雅地问:我随便问问,与招聘无关,请你讲一讲从家里到广东一路求职的经历。

一个普工值得他接见吗?提这个问题究竟有何目的?没准是个好机会。我把自己找工的经历和个人抱负倾诉了一番。后来我才醒悟过来,我的身份证还挂着北京户籍,他以为我是北京人。他只是好奇一个北京人怎么会一路南下跑到这里来做普工。

两个高个儿分到二楼装配部门做搬运工。两个矮个子——我和一位湖北中专生,分在一楼车间,也是搬运工。我们同在一台机:制四课电线外被押出组第5号机。他白班,我夜班。第一次站在卡钟前,我独自一人拿着硬皮工卡不知所措琢磨半晌。来了一个工友,教我把卡槽推至夜班的位置,然后把工卡插入卡钟。咔嗒一声,我拔出工卡,上面印了一个猩红淋漓的时间印戳。我第一次走进车间。高大延伸的押出机,发烫的胶粒,正在交接的工友,以及车间里嗡嗡响成一片的轰鸣。我在心里默念着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全身的细胞在燃烧。穿白色工衣的课长在下班前最后巡视机台,白夜两班的红衣QC、绿衣工人穿梭往来。有几个人斜了一眼我鼻梁上的近视眼镜。

每台机配技术员、QC和打杂各一名。搬运工就是打杂的,俗称打包的,除了调机以外,要包揽机台所有的活儿。5号机夜班组合很巧,技术员来自双牌,QC来自祁阳,我来自冷水滩,全是永州人。比我矮半个脑袋的技术员打量我的眼镜说:很累的,你受得了吗。我回答很肯定。我像一头初生的牛犊,对一切都是新鲜的,浑不吝的。不管干什么,能从一个多年的消费者即将变成一个生产者,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已经准备好把自己交给工厂了。


***


一晚,手掌被电线割伤,两根手指被打卷机撞破皮。副课长叫我去找一块木板。我急急忙忙转遍整个车间,终于找来了一块木板。当这块木板摆在他面前时,这位来自湖南益阳的副课长脸被气歪了。原来他要的是堆货的木栈板,但是他习惯叫木板。我笨手笨脚,忙得满头冒汗。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当晚忘了给我餐券。工友们吃完夜宵回来,忽然想起我,提示我去找副课长。

当我从副课长手里拿到一张餐券赶到食堂时,人快走空了。我吃着最后一份炒河粉,看着墙上的电视,想起了曾听过的美国曲子《新大陆》,吃着吃着,河粉倏然酸溜起来。挺住,我说。下半夜睡意袭来,摇盘机依然转,四秒转出一个线卷。四秒,一个,四秒,一个……我一边瞌睡一边打卷。人睡着了,手还在卷。如果手放错了位置,大概就会跟前任一样。多年后我的肌肉记还牢牢地记着这个打卷的动作。后来我知道这是最脏最累的一台机,因为这台机要经常打卷,因此经常换人。前一任因手掌被摇盘机压掉了,还在打着官司。

手掌逐渐糙了,攒了几个茧,瘦的手臂鼓起了肌肉。我很满意。

所谓的杂工,包括搬原料、送成品和退废品。去原料仓搬胶粒,每袋胶粒额定25公斤,每种料号用颜色命名:BK亮,green,grey。每堆料都犬牙交错摞得很高。仓管只管告诉你料在哪个位置,领料搬料要自己动手。有的料压在底层,要先把上面的料翻到一边,再把它们起出来,一袋袋搬上手动叉车,然后再把上面的料重新叠好。拉料进车间时,入口处有一段斜坡,每次都要事先冲锋起跑,借着惯性把胶粒拉上来。有时拉料太多,力量不济,叉车在坡上又慢慢地往回倒。旁边的铜线课工友会主动搭把手,在后面推一把。

搬了胶粒,再跑到机台后端给技术员装芯线。芯线穿过高温融化的胶粒,经过水槽冷却,电线成型,被押出机牵引到机台前的胶桶里。胶桶里撑开一只编织袋,每袋装两千米电线。技术员要多拿奖金,把机器的速度开到了最大。看着计数器,两千米一到,就换下一桶。我把袋中电线压实,挂上标签卡,使劲勒紧袋口,用塑料绳扎好,再一批批送入成品仓。下班时再把废品过磅退回原料仓。这个工作只跟力气有关。我看不出解一个二元一次方程与它的关系。

搬运不是最累的,日常作业才叫辛苦。打卷作业是其中最累的。有一种打卷机,要反复装卸线盘,速度快得惊人。5号机最大的考验就是摇盘机。这台机器飞速转动,每四秒吐出一卷,人要在四秒内把这卷线用薄膜包裹一圈,且要包得严实,饱满,不起皱。上班第五天,白班那位湖北中专生自动离职了。他在外面有所依靠,我是没有退路的。半个月后,我终于可以一个人不产生堆积,能轻松地卷出让QC赞叹的线圈了。有一回,一位女工来替班,我吃完夜宵后回到车间,岗位上堆了一片。副课长训斥我:你怎么留下她一个人在这打卷,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你是不想干了吧。我想要发作,但是忍而未发,斜了他一眼。这是什么话!平时都是这样换班,偏这位工友是他老乡,我一个人能做,别人就金贵了。

打卷机需要在人手的掌控下卷线,手指经常被高速中的线缆割伤。我的手开始向父亲靠拢。我给父亲打电话报信。“上班还好吧?”“还不错。”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厂里最底层打杂,不能让他失望。

几天后转白班,5号机停了。副课长说:去拖地。等我拖完一边,准备要走。他走过来说:后面的通道怎么不拖,你吃饭难道吃一半?我又装上一桶水接着拖。课长又上来了:傻呀,这是清洁工拖的地。

杂工是这里最没地位的。QC和技术员也常拿我们出气。QC的标配是一把剪刀、一把游标卡尺。每次开机时,她拿着卡尺量电线的外径,常常会有一堆尺寸超标的废品。她拼命喊:大了!大了!调小!技术员故意不理她。她拿起剪刀,喀嚓,喀嚓,撒了气使劲地剪,把废线甩在地上踩在脚下。我弯腰蹲下去把一段废线拾起来丢进废品袋。一次技术员从机台后端跑过来,对我发脾气:怎么搞的,丢这么多线。我说,这是QC员丢的。技术员说:你不会自己看啊,这是好线。我没卡尺,拿什么看!我想发作,又生生地憋回去。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所的挫败。无论从年龄上还是身高上,技术员和QC在我面前都应该叫大哥。我在大学里学的那些微积学、统计学、市场营销学和消费者心理学,还有马克思主义经济政治学在这里严重碰了壁。

听说品管课在招人,我悄悄向品管课投了份简历。“期之以声”,终于有了回声。人事部阿霞引荐了一个管仓库的台湾经理和我面谈。他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啊,应该多吃吃苦,就当作是锻炼身体。凡事要换过角度,你看我桌上这半杯水,悲观的人认为我只有半杯水了,乐观的人会说我还有半杯水呢。日本有个业务员去一个世世代代赤脚的小岛卖鞋,一般的人肯定要绝望了,你猜他是怎么想的?他说,这么多人都没有穿鞋,他们都是我未来的客户啊。”

  • 1
  • 2
  • 3
  • 4
1/10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南方深圳公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11-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7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7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段福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老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1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8/27 12:12:30
    • 分享到:
  • 今年适合怀念,深圳特区不知不觉也39岁了。当年我们这些来自小城市、乡镇的青年们背着简单的行李,风尘仆仆来到这片热土,我们在这里欢笑哭泣,在亚热带的溽热夜里辗转难眠。那些恶狠狠地压榨过我们的台湾老板香港老板,让我们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产生了最初的困惑和愤怒。然而那时的我们全然不知,一道庄严的大幕已从我们手中开启。这篇非虚构文笔太漂亮了,情绪克制而情感浓烈,节奏感把握十分得当,读来竟有读史诗的错觉。
  • 回复
    • 叶紫4举人2020/10/26 14:04:25
    • 分享到: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2 08:54:11
    • 分享到:
  • 经历就是收获,种种记忆,被刺痛,又写下来激励自己,继续努力前行,是特别好的历练。其实还有很多人,喜欢安稳的工作,在一间工厂上班二三十年,不折腾,有追求的人,总是不断折腾,不断寻找新的机遇,去实现梦想。文中的每一个片段都似曾相识,上班,加班,遇到颐气指使的上司,交到相见恨晚的朋友,在工作中坚持,又在工作中突破自己。深圳的包容,让很多人有归属感,只是,深圳的很多工厂渐渐撤退,转型升级会变成高科技城市。
  • 回复
    • 段福平1布衣2019/08/01 22:02:35
    • 分享到:
  • 看了萧相风老师写的一直开往南方,打工的经历与我们同饮,我们七零后都有一段经历,苦是代名词,也是我们的基石,作者的经历比常人还苦 更大的优势就是能忍,对生活充满阳光,看到文章就想起当年的我,就好给我写的经历,确实感人。
  • 回复
    • 老末2童生2019/08/01 16:19:09
    • 分享到:
  • 2017年清明节前,45CM三位伙伴聚会,相风提出了一个很有创意的想法:重走当年打工路。我们一拍即合,利用三天的清明假期前往东莞凤岗、黄江,寻访昔日打工的工厂,拜访当年的工友和老乡。有了这样的经验,在阅读这篇参赛作品时,我有很强的代入感——除了对文中出现的地名和厂名感觉亲切,作为相风的同龄人,我还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严格来说,它不仅是相风一个人的打工史,更是我们那个年代所有打工者经历的集体缩影。
  •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7/31 18:28:09
    • 分享到:
  • 不易啊,每个闯深圳的人,都有一部血泪史!读罢也意犹未尽,似乎尚未交代完,至少大概说说怎么求职成功,过上稳定的生活,又如何走到今天的。你的一连串打工的经历,更具代表性,这才是深圳那段发展历史的本色。大多数来深打工者,多数进去一两家工厂,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干着重复的工作,过着重复的日子。
  • 回复
  • 每个人的入深圳记都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刻骨铭心有故事。作者无数次的找工作。电线厂的杂工到去七鹏厂。还到过电子厂五金制品厂等等。在他身边,也有许多底层人的故事,比如老哥被炒鱿鱼,端子机下的四川女孩等等。作者换了无数个工作,但写排遣心绪的诗从没弃过。文章中有句话说得好:成功的叫煅炼,失败了叫磨练。有时候做业务可改变性格,改变命运。南下,一直南下,坚持就是胜利。读过作者与先佑等人的44厘米,非常不错。
  • 45厘米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4 16:23:51
    • 分享到:
  • 看了亨老板的评论,吓得我删掉了已经打出的100余字,原来是非虚构写作界的大咖。但我看了那些似曾相识的过往,仍然想写一点什么,也许,这就是共鸣。初次南下,感觉一切都是恍恍惚惚的,至今好像也未曾清醒。街上长年挂着的“大放血”“大清货”“明天就走”“今晚撤场”的条幅,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出租屋……下班时,人山人海的工业区道路,下班后,冲向饭堂的人群,打饭窗口前,一只只伸出去的手……因为经历,倍感亲切。
  • 还在学习中。多谢李玉兄点评。善做自媒体,向你学习。
  • 这些往事,看似琐碎,转眼就不存在了。东莞一个鞋厂,几万人,一夜之间撤了,上百栋宿舍,空无一人,鬼都害怕。往昔的拥挤与热闹,也都随人散而曲终。所以,我们要赶紧记录下来。

    回复

  • 深圳书展作者见面会上,我撺掇相风:“别参赛了,当评委吧!你们三剑客搞的非虚构写作实践,在中国已经是现象级了,该提携后进了。”相风不好意思地说:还参赛一次吧,最后再参赛一次!原来,手里已经有宝贝了。作为平台运营负责人,我由衷感谢各位作家们的对邻家写作平台的垂青!奖金不高,获奖名额太少,真是难以回报各位大咖的心血之作。虽然如此,大家不离不弃,唯有感恩!感恩!
  • 你笑言,今年主题就是为45厘米三人准备的。我刚好有个现成的,就投过来。我这个,是写我相,虽有众生,但境界小。先佑那个《四种深圳》写众生相,境界好。今年再参加一次。明年如蒙不弃,就做评委。谢谢老亨打赏。
  • 回复

    • 老末2童生2019/08/01 16:20:14
    • 分享到:
  • 老家谋而不得的工作、长途大巴、扫街找工、打卡、暴戾的课长、出租屋、暂住证、夜市、8元店……这些熟悉的事物和景致,已经成为千禧年前后闯广东人的共同记忆,读来依然令人唏嘘。在这篇文章里,我还似乎看到了另一个相风——沿街推销工具箱的相风、爱上车间打端子女孩的相风、操着铁块要和课长拼命的相风。想来,这样的经历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印记,因为,我实在无法把它们与现实中的相风联系在一起。不多说了,抱一个!
  •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7/25 22:23:58
    • 分享到:
  • 逐字逐句读完,意犹未尽。
  • 好像还没结尾,意犹未尽的感觉

    回复

  • 经历似乎都大同小异,但是落到个人身上却是属于自己最独特,最宝贵的记忆。
  • 是的。我只是千万中的我,在文中,是一条串连的线。多谢点评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8100
  • 6
  • 87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