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这块磁铁
  • 点击:7872评论:102019/07/24 22:09


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就像一块硕大的磁铁,哪引着方方面面的人才和数以千万计普通务工人员。三十多年里,我几乎所有的家人,都曾被这块强有力的磁铁吸引,在这块近二千平方公里土地的角角落落,留下了数不清歪歪扭扭的脚印。


大姐与深圳

大姐是在1995年来深圳的。在龙岗与东莞搭界之地的一家工厂里,大姐找了份清洁工。那时的她已经四十多岁了。

大姐出来打工,一个原因是穷,家里翻修房屋后,背了很多债。还有一个原因,是出于对女儿的担心。她的女儿,未成年就来深圳打工,懵懵懂懂,找了一个广东普宁的小伙做男朋友。大姐不想让女儿嫁这么远。女大不由娘,大姐终究不能改变女儿的心愿。

那年初夏里的一个周末,我特意去看了一回大姐。大姐那天不休息。我找到她时,她穿着米色工衣,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拖着一个大纸箱。看到我时,她惊喜地合不拢嘴。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大姐穿工衣很好看。这个印象的得来,或许是在老家时,大姐从来就没有一身像样的衣服穿吧。

大姐手脚麻利,胆大心细。即使远离亲人,她也不胆怯,不怕受人欺负。

大姐在外打工时,体弱多病的大姐夫留守老家。他们俩人分开几个月后,村子里多舌头的人,在大姐夫面前开玩笑,说他这样随随便便放大姐出去,就不怕大姐变心飞了?

一次两次,大姐夫不在意,一笑置之。可是多舌头的人说得次数多了,大姐夫竟真地担心起来。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打给大姐,直到大姐放弃了那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返回老家。

大姐在深圳短暂的打工生活,意犹未尽。挣到的钱也非常有限,对家庭处境的改善,作用不大。大姐心有不甘。接下来的日子,大姐夫的身体每况愈下。且因为缺钱,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两年后,大姐夫离开人世。

祸不单行,大姐夫去世不久,大姐也查出了直肠癌,不得不做了手术。大姐在生的最后日子,病魔折磨得她苦不堪言,痛不欲生。可是,她还记挂着挣钱机会多多的深圳,记挂着在深圳发展的她的小弟我。我听外甥女,也就是大姐的女儿说,大姐生前有两个遗憾,其中一个,就是没能到我谋生的南山来好好看看。大姐最后把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托付给我,希望在我的帮助下,她的小儿子能闯出一条不同于哥哥姐姐的致富路。

大姐的小儿子,有头脑,勤快、待人热情,敢于尝试。我没什么能耐,对他的帮助微乎其微。多年后,他凭自己的顽强拼搏,在深圳宝安有了安身立命的事业,结婚生子,买车买房。大姐在天有灵,应该倍感欣慰吧。

如果人真的有灵魂,如果灵魂真的不会死,脱离了痛苦皮囊的大姐,她一定在不为我知的某个日子,又回过深圳,来过南山,也去过她的小儿子设在宝安的工厂的。看到我们的日子过得好,大姐她一定非常非常地高兴。


大哥与深圳

大哥老实巴交,没有手艺,肚子里也没多少墨水。大哥最早到深圳挣钱贴补家用,是在1987年前后。深圳东部有个叫三洲田的地方,农闲时,大哥跟随几个老乡,在那里修马路,建房屋。深圳早期的基本建设,大哥洒下了无数汗水。

日历翻到1994年下半年,我也到了深圳。一个叫葵涌镇的地方,我和大哥都在这里谋生,住处隔得很近。海浪日夜冲击海岸,声音訇然。每次潮起,都会把一些细小的沙粒推到岸边。这些细沙,成了大哥及一帮湖南老乡取之不尽的财源。大哥他们把细沙铲拢,装进尼龙袋子,手提肩挑到靠近公路的空坪上。当公路边的沙子堆到一定高度时,就会有买家开货车来拉走。

这种辛苦活,收入并不见得有多高。可毕竟是无本生意,越来越多找工无着的劳动力加入进来。粥少僧多,矛盾终于激化。一帮后来的安徽人与大哥这帮湖南人干了一仗。

印象中,大哥是个天上掉下一片落叶都怕砸痛脑袋的人,断不会惹事生非。事后,我问大哥,有没有动手。

“你说呢?人家抢我们的饭碗,难道任由他们抢去?”大哥眼睛睁得大大的,反问我。

我仔细看看大哥,身上倒没有明显伤痕。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彼情彼景,大哥他们就是一群被逼急的兔子吧。可大哥他们到底还是没能守住这块黄金宝地。在海边私自采沙卖,当地政府不容。不久后,大哥他们寄宿的简易工棚被推倒,采沙被明令禁止。

据说是一个在码头当保安的老乡向有关部门告的密,大哥他们对这个老乡恨地牙痒痒。恨归恨,到底还是无可奈何,捆了行李早早回家。

后来的十余年里,农闲季节,大哥基本上都是在老家卖苦力,做建筑小工,下小煤窑等等。一直到2007年,大哥再次南下深圳,托熟人的福,进了一家塑胶厂做杂工。大哥本来手脚就不麻利,加之已年近半百,做起事来免不了比年轻人慢半拍。管事的看他不惯,贬损他的话说了几箩筐。笨拙人也有尊严,大哥实在呆不下去。那时,我在南山的旧书生意比较红火,忙不过来,需要帮手。大哥于是辞了工,帮我卖上了旧书。大哥在我这里,一干就是十年,一直到2017年底。大哥帮忙守的书档租金每年都增加,最后租金实在太高,无利可图,只好关门大吉。

大哥做我的帮手不久,在地摊上花20元,买了副老花眼镜。眼镜架在鼻梁上,手里再拿上一本书时不时翻一翻,那架势,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他是个满腹经纶的老学究。

大哥卖书的这些年里,心情愉快,身体胖了许多,也认识了许多买书的热心顾客。大哥的普通话说得不好,有次一个在深圳大学工作的韩国学者,开玩笑说我大哥不是中国人,说的普通话他听不懂。这个韩国学者跟大哥年龄相仿,他们两个很谈得来。韩国学者多次送大哥小礼物,来自韩国的糕点、烧酒等。

一个下暴雨的晚上,大哥关了书档回住房的路上,捡到一个黑色皮包。到了住房后,打开皮包,看到里面不仅有银行卡、身份证、驾驭证等各种证件,还有近两千元现金。这个粗心丢包的人,发现丢包后一定心急如焚。幸好大哥在包里又发现了失主的名片,名片上有联系电话。大哥不贪意外之财,随即拨通了失主的电话。物归原主,失主当即拿出包里的全部现金来感谢大哥。大哥毫不犹豫地伸手把那叠不薄的钞票挡回去。失主一再坚持答谢,大哥不得已从那叠钞票里取了一张,才算勉强摆平。失主还是过意不去,又拿出手机给我和大哥拍照,接着特意走到我们书店门口,咔嚓咔嚓,边拍边说要把这件好人好事发到朋友圈曝光。

大哥在深圳打工多年,挣到的一点小钱,送儿子上了大学,把老家的小平房翻修成三层小洋楼。如今,六十出头的他,在老家帮忙照看外孙。空闲时间里,他常去附近的水库捞点小鱼小虾,日子过得很惬意。前不久,大哥托人给我带了一大包干鱼仔,这是我最爱吃的家乡美味。

大哥离开深圳一年多了,经常还有热心顾客向我问起他。


二姐与深圳

2014年,二姐家里花费几十万元,建了新楼,经济紧张起来。光靠二姐夫一个人挣钱还债及养家,很吃力。

我在深圳的小生意比较稳定,二姐投奔我而来。我只能给二姐提供短期的免费食宿,至于找工作,爱莫能助。

二姐跟大哥一样,都是“文革”期间耽误的一代,既没文化,也无技术特长,只能找些粗活干。二姐运气还算不错,在熟人介绍下,很快在海岸城的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洗碗工。

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人,论性格,大姐、三哥性子急,脑瓜子灵光,胆子大,手脚麻利。而大哥、二姐则性子缓,做事不温不火,慢条斯理,胆子也小,手脚不大放得开。我大约居中间,性子偏缓。

二姐刚进酒店上班那阵子,并不急着住进员工宿舍去。她去员工宿舍看过,上铺才有空位。二姐体胖,住上铺很不方便。二姐每每下班回到我这里,我一眼就能看出她很疲惫,且怏怏不乐。我便问她上班的情况。二姐是个肚子里存不住事的人。她告诉我,有两三个同事总嫌她做事慢。有个四川婆娘更出格,总是将洗碗盆、餐具等重重地甩在二姐身边,溅二姐一身水,一身油。不仅如此,四川婆娘还常常指桑骂槐,仿佛二姐前世就跟她有血海深仇。

我安慰二姐,如果实在做不下去,就辞工另找。二姐咬咬牙,一忍再忍。她清楚自己做事慢,就比别人多做些时间。

老实本分的人容易招人欺负,但好欺负弱者的人,在富有正义感的强者眼里,更难容忍。二姐在酒店做得久了,再有人故意刁难,就有厨房的师傅挺身而出说公道话。刁难的人到底自觉无趣而闭了嘴。

二姐在深圳打工这段时间,我们年逾八旬的母亲也在我这里小住。二姐上班虽然辛苦,但只要能腾出一点时间,就会陪着母亲。她时不时给母亲买些好吃的零食,经常带母亲到我们住处附近的文心公园去玩。母亲年轻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二姐未成年时,从母亲身上得到的爱护最少。但成年后的二姐从来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当然,每个儿女都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二姐出嫁后,我看得出来,母亲对她的牵挂,很上心。二姐在深圳打工的这段时间,母亲担心这家酒店正不正规,对员工好不好,担心二姐能不能胜任工作,会不会受人欺负……母亲担心这担心那,几次要求二姐有空了带她去看看现场。

二姐在深圳的这份工,坚持了大约半年时间。二姐家建房,我借给她两万元。二姐近半年的工资收入,还清了这笔债。我并不急着要她还的,她执意要早还。二姐辞工不是因为受不了辛苦,而是身体出了状况,她的眼睛出了毛病,双手也因为长期长时间泡在水里,加剧了原本就有的风湿病。

二姐依依不舍离开深圳时,跟我说她还会再来的。深圳较高的工资,干净的街道,美丽的公园,吸引着她。


三哥与深圳

三哥十八九岁就外出闯荡。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即使改革开放的实验田深圳,能够提供给一个少不更事的男孩的工作,也少得可怜。三哥人又矮,想搞基建不招人待见。他在大街小巷和荒野流浪了一天又一天。被人打劫,睡马路,挨饿。后来,他也到了三洲田,跟大哥一起。

三哥夹在一众身强力壮干苦力的人中间,如鸭入鹅群,碍眼得很。好在三哥一次次面对粗活重活的考验,一点都不退让。他能吃能喝,力气并不小。说起话来语气铿锵,头头是道。开工之初,工头很瞧不起三哥。三哥在工头面前不亢不卑,工头故意刁难,他据理力争。几个回合后,工头反而服了他,安排他干拾柴火的轻松活,工钱反而比大哥等人略高。

天不怕地不怕,是三哥性格中硬的一面。其实他还有软的一面。三哥乐于助人,在深圳期间帮助过的人很多。

三哥有次拾柴火的路上,碰到一个讲家乡话,找工不顺落了难的老乡。老乡脚上穿的拖鞋破破烂烂,人也饿得有气无力。三哥马上给老乡买来面包、矿泉水和一双新拖鞋,接着又为老乡联系工作。这个老乡姓刘。几年后,刘老乡在一家中港合资企业当上了主管。他一直记着三哥对他的情义,为了报恩,凡与三哥有点瓜葛的人,只要找他,他都尽心尽力帮忙。1994年,我从家乡的小工厂停薪留职出来,就是刘老乡帮忙介绍,才进了一家合资厂做仓管。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外来务工人员的酸甜苦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青青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8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6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徐建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07/29 16:59:00
    • 分享到:
  • 碎片化的文字,再加上以一系列小人物的视角真实再现深圳浮生记中的酸甜苦辣咸,仿佛在与别人拉家常。从这篇文章中我们不难发现,时间跨越三十余载,乘改革开放春风迅速崛起的深圳,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大凡来此的人,只要肯弯下腰来,必能捡拾到价值不菲的财富;同时,发展中的深圳,胸怀更显得广阔和大气,令异乡人来了就不想走。
  • 回复
    • 青青草1布衣2019/07/26 19:35:22
    • 分享到:
  • 把深圳比做一块大磁铁,好!数十年里,全国各地无数人被吸引过来。有学有所长的专家学者,更多的则是普通百姓。不管是谁,无不揣着美梦而来。这些五彩缤纷的美梦,有最后成真的,也有被残酷现实挤压而烟消云散的。不管我们个人是成功还是失败,生命之树上硕果累累还是一无所获,往宽处想,深圳的崛起,总是事实。现在的深圳,已成为世界东方冉冉升起的明星,吸引全球目光。这份荣耀,属于在这片热土上留下过脚印的所有建设者。
  • 回复
  • 深圳是块磁铁吸引了千千万万的人来到这座城市,这些人为了深圳的建设努力打拼,为经济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你的哥姐来深圳打拼,你自己来到深圳扎根。现在以淘旧书为职业。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淘书是一件苦差事,淘到了书,要卖到客户的手中才算数。如果所淘的书别人用不上,还会像山一样堆积在家。深圳变化太大,许多的人在这里安家落户,把深圳作为第二故乡。我家五兄妹,已经有十多个人在深圳工作。
  • 回复
  • 相比你的哥哥姐姐,你还是幸运多了,儿子从小在这里上学直至考上大学,真正体现出了“来了就是深圳人”的观念,叙述着这个城市对非深户的包容。你对哥哥姐姐在深圳所经历的一切一一娓娓道来,朴实生动。特别是读到你大姐夫的因病去世及大姐也得了直肠癌,我的眼泪都落下来了。你的文字,是所有来过深圳的人的一个缩影,那些悲欢与离合,离开时对深圳的不舍,再来时 的无限欣喜,折射出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精神面貌。
  • 回复
    • 徐建英5进士2019/07/25 10:37:51
    • 分享到:
  • 非常有共鸣的一篇,写出了万千个外漂深圳人的心声。这之间的点滴,或许就有你或者我的影子。文章中真实记录着"我"兄弟姐妹五人与深圳之间的关联,我们与深圳,相互求索,紧密相连,我们因深圳而生存,深圳因我们的建设更美丽。酸甜苦辣中磨合,又收获着相互间包容过后的安定和安逸,之中百味杂陈,以最后的结束语"来了就是深圳人"而更彰显出了这座城市的魅力。
  •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7/25 10:22:52
    • 分享到:
  • 感谢朋友们的热心打赏、赐评和关注!如果说深圳是一块硕大的磁铁,那么我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则都是微不足道的铁屑。对铁屑来说,他们被磁铁吸引,这是宿命。铁屑为什么要飞扑磁铁而去?因为他们不想湮没在逼仄一隅的尘埃里,窝窝囊囊了此一生。虽然是铁屑,依然有铁的内心,坚韧、顽强。而千千万万颗铁屑凝聚一起,磁铁不再是原来的磁铁,他必将体能倍增,日益壮观。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7/25 10:19:03
    • 分享到:
  • 深圳一直影响着许多人,包括我,以前从未想过会来深圳,而今就快10年。它的魅力在于处处是商机,处处是机遇,是文化和科技一夜崛起的城市。短短40年小渔村升级为一线城市,在这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 感谢朋友的热心支持!深圳不只变化快,确实是越来越好了,这是最值得欣慰的。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9/07/25 10:02:39
    • 分享到:
  • 深圳日益完善、人性化的政策措施,日益美好的城市环境,日益发展的经济和文化,带给千千万万如我们一样的小家庭以安稳和幸福。
  • 感谢老兄热心支持!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96721
  • 39
  • 854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