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这块磁铁
  • 点击:2537评论:102019/07/24 22:09


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就像一块硕大的磁铁,哪引着方方面面的人才和数以千万计普通务工人员。三十多年里,我几乎所有的家人,都曾被这块强有力的磁铁吸引,在这块近二千平方公里土地的角角落落,留下了数不清歪歪扭扭的脚印。


大姐与深圳

大姐是在1995年来深圳的。在龙岗与东莞搭界之地的一家工厂里,大姐找了份清洁工。那时的她已经四十多岁了。

大姐出来打工,一个原因是穷,家里翻修房屋后,背了很多债。还有一个原因,是出于对女儿的担心。她的女儿,未成年就来深圳打工,懵懵懂懂,找了一个广东普宁的小伙做男朋友。大姐不想让女儿嫁这么远。女大不由娘,大姐终究不能改变女儿的心愿。

那年初夏里的一个周末,我特意去看了一回大姐。大姐那天不休息。我找到她时,她穿着米色工衣,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拖着一个大纸箱。看到我时,她惊喜地合不拢嘴。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大姐穿工衣很好看。这个印象的得来,或许是在老家时,大姐从来就没有一身像样的衣服穿吧。

大姐手脚麻利,胆大心细。即使远离亲人,她也不胆怯,不怕受人欺负。

大姐在外打工时,体弱多病的大姐夫留守老家。他们俩人分开几个月后,村子里多舌头的人,在大姐夫面前开玩笑,说他这样随随便便放大姐出去,就不怕大姐变心飞了?

一次两次,大姐夫不在意,一笑置之。可是多舌头的人说得次数多了,大姐夫竟真地担心起来。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打给大姐,直到大姐放弃了那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返回老家。

大姐在深圳短暂的打工生活,意犹未尽。挣到的钱也非常有限,对家庭处境的改善,作用不大。大姐心有不甘。接下来的日子,大姐夫的身体每况愈下。且因为缺钱,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两年后,大姐夫离开人世。

祸不单行,大姐夫去世不久,大姐也查出了直肠癌,不得不做了手术。大姐在生的最后日子,病魔折磨得她苦不堪言,痛不欲生。可是,她还记挂着挣钱机会多多的深圳,记挂着在深圳发展的她的小弟我。我听外甥女,也就是大姐的女儿说,大姐生前有两个遗憾,其中一个,就是没能到我谋生的南山来好好看看。大姐最后把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托付给我,希望在我的帮助下,她的小儿子能闯出一条不同于哥哥姐姐的致富路。

大姐的小儿子,有头脑,勤快、待人热情,敢于尝试。我没什么能耐,对他的帮助微乎其微。多年后,他凭自己的顽强拼搏,在深圳宝安有了安身立命的事业,结婚生子,买车买房。大姐在天有灵,应该倍感欣慰吧。

如果人真的有灵魂,如果灵魂真的不会死,脱离了痛苦皮囊的大姐,她一定在不为我知的某个日子,又回过深圳,来过南山,也去过她的小儿子设在宝安的工厂的。看到我们的日子过得好,大姐她一定非常非常地高兴。


大哥与深圳

大哥老实巴交,没有手艺,肚子里也没多少墨水。大哥最早到深圳挣钱贴补家用,是在1987年前后。深圳东部有个叫三洲田的地方,农闲时,大哥跟随几个老乡,在那里修马路,建房屋。深圳早期的基本建设,大哥洒下了无数汗水。

日历翻到1994年下半年,我也到了深圳。一个叫葵涌镇的地方,我和大哥都在这里谋生,住处隔得很近。海浪日夜冲击海岸,声音訇然。每次潮起,都会把一些细小的沙粒推到岸边。这些细沙,成了大哥及一帮湖南老乡取之不尽的财源。大哥他们把细沙铲拢,装进尼龙袋子,手提肩挑到靠近公路的空坪上。当公路边的沙子堆到一定高度时,就会有买家开货车来拉走。

这种辛苦活,收入并不见得有多高。可毕竟是无本生意,越来越多找工无着的劳动力加入进来。粥少僧多,矛盾终于激化。一帮后来的安徽人与大哥这帮湖南人干了一仗。

印象中,大哥是个天上掉下一片落叶都怕砸痛脑袋的人,断不会惹事生非。事后,我问大哥,有没有动手。

“你说呢?人家抢我们的饭碗,难道任由他们抢去?”大哥眼睛睁得大大的,反问我。

我仔细看看大哥,身上倒没有明显伤痕。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彼情彼景,大哥他们就是一群被逼急的兔子吧。可大哥他们到底还是没能守住这块黄金宝地。在海边私自采沙卖,当地政府不容。不久后,大哥他们寄宿的简易工棚被推倒,采沙被明令禁止。

据说是一个在码头当保安的老乡向有关部门告的密,大哥他们对这个老乡恨地牙痒痒。恨归恨,到底还是无可奈何,捆了行李早早回家。

后来的十余年里,农闲季节,大哥基本上都是在老家卖苦力,做建筑小工,下小煤窑等等。一直到2007年,大哥再次南下深圳,托熟人的福,进了一家塑胶厂做杂工。大哥本来手脚就不麻利,加之已年近半百,做起事来免不了比年轻人慢半拍。管事的看他不惯,贬损他的话说了几箩筐。笨拙人也有尊严,大哥实在呆不下去。那时,我在南山的旧书生意比较红火,忙不过来,需要帮手。大哥于是辞了工,帮我卖上了旧书。大哥在我这里,一干就是十年,一直到2017年底。大哥帮忙守的书档租金每年都增加,最后租金实在太高,无利可图,只好关门大吉。

大哥做我的帮手不久,在地摊上花20元,买了副老花眼镜。眼镜架在鼻梁上,手里再拿上一本书时不时翻一翻,那架势,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他是个满腹经纶的老学究。

大哥卖书的这些年里,心情愉快,身体胖了许多,也认识了许多买书的热心顾客。大哥的普通话说得不好,有次一个在深圳大学工作的韩国学者,开玩笑说我大哥不是中国人,说的普通话他听不懂。这个韩国学者跟大哥年龄相仿,他们两个很谈得来。韩国学者多次送大哥小礼物,来自韩国的糕点、烧酒等。

一个下暴雨的晚上,大哥关了书档回住房的路上,捡到一个黑色皮包。到了住房后,打开皮包,看到里面不仅有银行卡、身份证、驾驭证等各种证件,还有近两千元现金。这个粗心丢包的人,发现丢包后一定心急如焚。幸好大哥在包里又发现了失主的名片,名片上有联系电话。大哥不贪意外之财,随即拨通了失主的电话。物归原主,失主当即拿出包里的全部现金来感谢大哥。大哥毫不犹豫地伸手把那叠不薄的钞票挡回去。失主一再坚持答谢,大哥不得已从那叠钞票里取了一张,才算勉强摆平。失主还是过意不去,又拿出手机给我和大哥拍照,接着特意走到我们书店门口,咔嚓咔嚓,边拍边说要把这件好人好事发到朋友圈曝光。

大哥在深圳打工多年,挣到的一点小钱,送儿子上了大学,把老家的小平房翻修成三层小洋楼。如今,六十出头的他,在老家帮忙照看外孙。空闲时间里,他常去附近的水库捞点小鱼小虾,日子过得很惬意。前不久,大哥托人给我带了一大包干鱼仔,这是我最爱吃的家乡美味。

大哥离开深圳一年多了,经常还有热心顾客向我问起他。


二姐与深圳

2014年,二姐家里花费几十万元,建了新楼,经济紧张起来。光靠二姐夫一个人挣钱还债及养家,很吃力。

我在深圳的小生意比较稳定,二姐投奔我而来。我只能给二姐提供短期的免费食宿,至于找工作,爱莫能助。

二姐跟大哥一样,都是“文革”期间耽误的一代,既没文化,也无技术特长,只能找些粗活干。二姐运气还算不错,在熟人介绍下,很快在海岸城的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洗碗工。

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人,论性格,大姐、三哥性子急,脑瓜子灵光,胆子大,手脚麻利。而大哥、二姐则性子缓,做事不温不火,慢条斯理,胆子也小,手脚不大放得开。我大约居中间,性子偏缓。

二姐刚进酒店上班那阵子,并不急着住进员工宿舍去。她去员工宿舍看过,上铺才有空位。二姐体胖,住上铺很不方便。二姐每每下班回到我这里,我一眼就能看出她很疲惫,且怏怏不乐。我便问她上班的情况。二姐是个肚子里存不住事的人。她告诉我,有两三个同事总嫌她做事慢。有个四川婆娘更出格,总是将洗碗盆、餐具等重重地甩在二姐身边,溅二姐一身水,一身油。不仅如此,四川婆娘还常常指桑骂槐,仿佛二姐前世就跟她有血海深仇。

我安慰二姐,如果实在做不下去,就辞工另找。二姐咬咬牙,一忍再忍。她清楚自己做事慢,就比别人多做些时间。

老实本分的人容易招人欺负,但好欺负弱者的人,在富有正义感的强者眼里,更难容忍。二姐在酒店做得久了,再有人故意刁难,就有厨房的师傅挺身而出说公道话。刁难的人到底自觉无趣而闭了嘴。

二姐在深圳打工这段时间,我们年逾八旬的母亲也在我这里小住。二姐上班虽然辛苦,但只要能腾出一点时间,就会陪着母亲。她时不时给母亲买些好吃的零食,经常带母亲到我们住处附近的文心公园去玩。母亲年轻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二姐未成年时,从母亲身上得到的爱护最少。但成年后的二姐从来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当然,每个儿女都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二姐出嫁后,我看得出来,母亲对她的牵挂,很上心。二姐在深圳打工的这段时间,母亲担心这家酒店正不正规,对员工好不好,担心二姐能不能胜任工作,会不会受人欺负……母亲担心这担心那,几次要求二姐有空了带她去看看现场。

二姐在深圳的这份工,坚持了大约半年时间。二姐家建房,我借给她两万元。二姐近半年的工资收入,还清了这笔债。我并不急着要她还的,她执意要早还。二姐辞工不是因为受不了辛苦,而是身体出了状况,她的眼睛出了毛病,双手也因为长期长时间泡在水里,加剧了原本就有的风湿病。

二姐依依不舍离开深圳时,跟我说她还会再来的。深圳较高的工资,干净的街道,美丽的公园,吸引着她。


三哥与深圳

三哥十八九岁就外出闯荡。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即使改革开放的实验田深圳,能够提供给一个少不更事的男孩的工作,也少得可怜。三哥人又矮,想搞基建不招人待见。他在大街小巷和荒野流浪了一天又一天。被人打劫,睡马路,挨饿。后来,他也到了三洲田,跟大哥一起。

三哥夹在一众身强力壮干苦力的人中间,如鸭入鹅群,碍眼得很。好在三哥一次次面对粗活重活的考验,一点都不退让。他能吃能喝,力气并不小。说起话来语气铿锵,头头是道。开工之初,工头很瞧不起三哥。三哥在工头面前不亢不卑,工头故意刁难,他据理力争。几个回合后,工头反而服了他,安排他干拾柴火的轻松活,工钱反而比大哥等人略高。

天不怕地不怕,是三哥性格中硬的一面。其实他还有软的一面。三哥乐于助人,在深圳期间帮助过的人很多。

三哥有次拾柴火的路上,碰到一个讲家乡话,找工不顺落了难的老乡。老乡脚上穿的拖鞋破破烂烂,人也饿得有气无力。三哥马上给老乡买来面包、矿泉水和一双新拖鞋,接着又为老乡联系工作。这个老乡姓刘。几年后,刘老乡在一家中港合资企业当上了主管。他一直记着三哥对他的情义,为了报恩,凡与三哥有点瓜葛的人,只要找他,他都尽心尽力帮忙。1994年,我从家乡的小工厂停薪留职出来,就是刘老乡帮忙介绍,才进了一家合资厂做仓管。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外来务工人员的酸甜苦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青青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8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6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徐建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07/29 16:59:00
    • 分享到:
  • 碎片化的文字,再加上以一系列小人物的视角真实再现深圳浮生记中的酸甜苦辣咸,仿佛在与别人拉家常。从这篇文章中我们不难发现,时间跨越三十余载,乘改革开放春风迅速崛起的深圳,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大凡来此的人,只要肯弯下腰来,必能捡拾到价值不菲的财富;同时,发展中的深圳,胸怀更显得广阔和大气,令异乡人来了就不想走。
  • 回复
    • 青青草1布衣2019/07/26 19:35:22
    • 分享到:
  • 把深圳比做一块大磁铁,好!数十年里,全国各地无数人被吸引过来。有学有所长的专家学者,更多的则是普通百姓。不管是谁,无不揣着美梦而来。这些五彩缤纷的美梦,有最后成真的,也有被残酷现实挤压而烟消云散的。不管我们个人是成功还是失败,生命之树上硕果累累还是一无所获,往宽处想,深圳的崛起,总是事实。现在的深圳,已成为世界东方冉冉升起的明星,吸引全球目光。这份荣耀,属于在这片热土上留下过脚印的所有建设者。
  • 回复
  • 深圳是块磁铁吸引了千千万万的人来到这座城市,这些人为了深圳的建设努力打拼,为经济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你的哥姐来深圳打拼,你自己来到深圳扎根。现在以淘旧书为职业。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淘书是一件苦差事,淘到了书,要卖到客户的手中才算数。如果所淘的书别人用不上,还会像山一样堆积在家。深圳变化太大,许多的人在这里安家落户,把深圳作为第二故乡。我家五兄妹,已经有十多个人在深圳工作。
  • 回复
  • 相比你的哥哥姐姐,你还是幸运多了,儿子从小在这里上学直至考上大学,真正体现出了“来了就是深圳人”的观念,叙述着这个城市对非深户的包容。你对哥哥姐姐在深圳所经历的一切一一娓娓道来,朴实生动。特别是读到你大姐夫的因病去世及大姐也得了直肠癌,我的眼泪都落下来了。你的文字,是所有来过深圳的人的一个缩影,那些悲欢与离合,离开时对深圳的不舍,再来时 的无限欣喜,折射出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精神面貌。
  • 回复
    • 徐建英5进士2019/07/25 10:37:51
    • 分享到:
  • 非常有共鸣的一篇,写出了万千个外漂深圳人的心声。这之间的点滴,或许就有你或者我的影子。文章中真实记录着"我"兄弟姐妹五人与深圳之间的关联,我们与深圳,相互求索,紧密相连,我们因深圳而生存,深圳因我们的建设更美丽。酸甜苦辣中磨合,又收获着相互间包容过后的安定和安逸,之中百味杂陈,以最后的结束语"来了就是深圳人"而更彰显出了这座城市的魅力。
  •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7/25 10:22:52
    • 分享到:
  • 感谢朋友们的热心打赏、赐评和关注!如果说深圳是一块硕大的磁铁,那么我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则都是微不足道的铁屑。对铁屑来说,他们被磁铁吸引,这是宿命。铁屑为什么要飞扑磁铁而去?因为他们不想湮没在逼仄一隅的尘埃里,窝窝囊囊了此一生。虽然是铁屑,依然有铁的内心,坚韧、顽强。而千千万万颗铁屑凝聚一起,磁铁不再是原来的磁铁,他必将体能倍增,日益壮观。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7/25 10:19:03
    • 分享到:
  • 深圳一直影响着许多人,包括我,以前从未想过会来深圳,而今就快10年。它的魅力在于处处是商机,处处是机遇,是文化和科技一夜崛起的城市。短短40年小渔村升级为一线城市,在这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 感谢朋友的热心支持!深圳不只变化快,确实是越来越好了,这是最值得欣慰的。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9/07/25 10:02:39
    • 分享到:
  • 深圳日益完善、人性化的政策措施,日益美好的城市环境,日益发展的经济和文化,带给千千万万如我们一样的小家庭以安稳和幸福。
  • 感谢老兄热心支持!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79132
  • 39
  • 8120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几次点开这首长诗,几次试着好好阅读。然而抱歉得很,对于我这个不懂诗的人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但我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在这里写下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我认识作者,他是我老乡。我知道他的一些事,也领略过他的才华横溢。一直以来,作者的处境都不是很好。这种处境,凡是痴迷文学的人,都不难理解。我真诚地希望作者能不负自己的文学才华,不向厄运屈服,写出真正能够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流传千古的文字。

    淘书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1 11:24:48
  • 看下来,感觉更像非虚构,小说的味道淡了点,但作为邻家新人,也是值得鼓励的。任何迈出的第一步都是需要勇气的,作者首先做到了这点。文章是一段简单的创业励志故事,加了点爱情的佐料,人生沟沟坎坎,波波折折,似乎也就那么一回事,哪有那么多一蹴而就的人生,即便我们熟知的二马一任也是历经过谷底的。创业本身也需要勇气,何况是凭借一双三指的手,其间艰辛自然可知。而那段感情更像狗血剧,最终也没好结果,

    江飞泉三指人生

    2019/8/21 11:19:13
  • 从进入小说开始,我就一直心不在焉地看,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走马灯地出现。我嘀咕着,作者到底想玩什么花样。类似小说中的这些小花招,已经很难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小说走到今天,没有什么花招或者技术前人没有玩过的。也不是说,前人玩过的花招,我们就不能玩了,我想说其实是,有些花招可能对叙事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如果没有这个尾声,我肯定这是一篇失败的小说。但这个尾声拯救了这篇小说,也拯救作者。它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曾楚桥捕蛇者说

    2019/8/21 11:17:10
  • 认识小林兄也很多年了,每每看到他朋友圈发的作品发表或获奖消息,真心替他高兴。这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而且是很认真生活的人,这点跟林涛兄很像。从短短的文章看得出来,文学一直是小林兄对抗生活困难和人生挫折的武器,因为有了文学人生被点亮了,不再那么灰色黑暗,连别人看你的眼光都会不同。而文学带给我们的又不仅仅是虚无的荣誉或者几乎对生活没太多帮助的收入,更多的是对人生努力的犒赏和慰藉,

    江飞泉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1 11:08:08
  • 荣姐这位热心的邻家大姐,给社区增添的温暖与欢笑,数也数不完。记得去年的某天,荣姐到我们的小书店来,特意给我和我的爱人带来礼物。这份真诚的心意,不能不令人感动。我们原本即不沾亲也不带故,仅仅因为共同的爱好,相识在邻家这个平台。我读过荣姐笔下的一些文字,对于文学,荣姐和我等大部分人一样,似乎并不具有天赋,但这并不防碍她去热爱。我看到了她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她的爱心,让文字有了温度,让文友们内心温暖。

    淘书乐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1 11:01:46
  • 顺着作者的散文诗再看这篇散文,记住了“火要空心,人要虚心”这句话,似乎也成了格言式的至理名言,我记得我祖母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作者笔下的母亲质朴、谦卑、良善,是很多乡下母亲的集合体,她们身上有着我们日渐消退的珍贵品质,这是镌刻着某个年代特有的品质,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泯灭,反而会熠熠生辉。乡下的母亲没有太多华丽的言语和说教,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言传身教的朴素真情。而母亲在家庭的角色如此重要

    江飞泉母亲的格言

    2019/8/21 10:23:39
  • 这是这几天让我惊喜的作品,也可能是生面孔,所以有着莫名的新鲜感。散文诗其实难写,且不论它的体裁还有待定论,介于诗歌和散文之间,俨然成为一种蔚然大观的文学生态。单单它的文字和架构如果没有张力,要么会流于说教,要么会显得空洞无物,不然就是一大堆形容词堆砌,不及物的浮夸无法掩饰。作者展示的组章首先语言漂亮,没有那种华丽的形容词,但词语之间清雅文静,风韵十足;

    江飞泉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10:01:50
  • 吴小林是最普通最草根的作家。他收过去垃圾、当过去清洁工,现在在做保安。因为心中有爱,对文学弃而不舍。闲下来的时间都有用在创作上。别看他没有多少专业知识,正因为他生活在第一线,给他积累了许多的生活素材。他细心观察身边的人与事,哪怕是有趣的对话,或是平凡的人物,在他的笔下写得有滋有味。因而许多名报都有有他的作品发表,还获得许多的大奖。不打牌,不抽烟,有时间就在家里写,人的喜怒忧伤在他看来都是财富。

    春风妙语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1 1:21:10
  • 世间有这样一批人,被上帝打错了信息,从此他们就这样不对称的活着,活在这五十度灰的空间地带,从此他们要做一个戏精,演绎各种角色,唯独忘了演绎自己。这样一个特殊维度,一不小心让作者看到了,恰好她有独特的视角和语言,写给了深圳,写给了读者,而时下,深圳正在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石来乐池楠的婚礼

    2019/8/20 23:22: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