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灿烂的中午
  • 点击:1676评论:02019/07/25 10:18

这一天阳光明媚,我赤身裸体地闲躺在一间屋子的中午里,突然饥饿的叫唤,控制了我肚子里深处的胃。叫喊让我用口腔转换成了一个声音,我在大声呼唤某个人的绰号。很快一阵满屋子乱窜的回音,给我送来了绝望的鸣叫。我知道我的父母又下定决心,让我一人在家自生自灭了。于是我穿上了一条三角裤叉,在一栋空洞的房子里,开始了像往常一样的自力更生。我找到了我的父母早晨匆匆撤离时,从他们嘴角上省下来的食物,我还在被电流电得全身哆嗦的冰箱里,收获了一罐开启了的可口可乐。镇压了肚子的抗议,温暖便又开始它的阴谋,所以我又重新回到了四面楚歌的被窝里,这次我带了一个床上伙伴,我们一起仰身躺着,一遍一遍地召唤离家出走了的睡意。可是不论我提供怎样的诱惑,睡意还是在出走的路上迷失了方向,它丢掉了回家的路。突然一丝阳光从窗玻璃外面偷偷钻了进来,覆盖了我仅有几平厘米的眼皮,很快温暖便在我整个身体内,像逃犯似的,四处流窜了起来,这让我想起自己好久没有去阳光下散步了。

我没有思考太多,就兴致勃勃地朝连接外面世界的我家屋门跑去了。在我打开它的瞬间,一丝凉风趁机偷袭了我的身体,我也因此揭开了自己竟然只想挂着一条裤叉出门的邪念。我觉得这样让自己展示在人眼前毫无道理,所以又转身回去装裱身体。我已经很久没这样打扮自己了,我像一个新郎一样仔细地装饰自己,整理了头发又彻底淘洗了一遍五官,还披上了一身让我无法认清自己是谁的皮。当我感觉自己的外表,有点人模人样之后,我又给自己喷了一身剔除人味的法兰西香水。

就这样,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摇摆着两条自由闲荡的手臂,在一条人声鼎沸的街道上,开始了我久违的散步。我任由两条大腿无精打采地走着,在它们的帮助下,我重逢了很多张熟悉的脸,于是我又重温了许多远去了的回忆。我在一个水果摊的不远处停住了脚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具使用了许多年头的躯体,他佝偻着身子用呆滞的目光守卫着一伙五颜六色的水果,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飘了起来:“爷爷,你的苹果多少钱一斤?”这个声音让我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那时我刚进入这个城市不久。有一天,我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来到这个水果摊前,我说:“叔叔,你的苹果多钱一斤?”

“一块钱两斤。”

“我没带钱,那我可不可以尝尝你的苹果甜不甜啊?”

“走开,走开,没钱吃什么苹果呀。”

一开始,我以为这样一直看下去,就能清年轻时候的自己,不料一群盲目的歌声,切断了我与过去的联系。我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左顾右盼了起来。我的眼睛在注视前面的道路,它们看到一伙手牵着手的小孩,在一条像老人头发一样花白的马路上,一边排队过马路,一边嘹亮地唱着“红灯停,绿灯行”的儿歌。紧接着一辆汽车从孩子们身旁驶了过去,汽车屁股上喷出来的烟雾像是突然降临的黑夜一样笼罩了一切,我站在那,期待孩子们能像黎明一样重新出现。

然而我看见的却是自己的童年。在一条长长的乡村小道上,我和一伙孩子使劲地在它身上踏出尘土飞扬。那是一个下午,我们围住一间被废弃了很久的旧宅掷石头,我们是在努力把定居在里面的小燕子赶出来。我们跟着燕子焦躁不安的啼鸣声,欢快地奔跑了一个下午,直到所有离家出走的小燕子,被一伙赶来的大燕子领了回去,我们才朝彼此挥手说:“明天见呀。”随后我们就各自往自己家的方向奔去。

不知不觉,在回忆的召唤下,我竟然在现实里狂跑了起来。我把自己累得满头大汗,依然没有找到刚才那伙消失在路口的小孩,直到我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换气,才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我弓着身子双手撑在弯曲的膝盖上,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气,突然我听到了女子的抽泣声,她说:“就是他。”我不知道她说他是谁?我也没空去打听那个他,无奈好奇心仍旧提起了我的头。但我很快吓出一身的冷汗,一个胳膊粗过我大腿的男子,怒气冲冲迈着坚定的脚步朝我靠了过来。我没有用目光去迎接他,而是伸长脖子探头探脑去东张西望,可是我发现此处除了我,他不可能有其他攻击的目标。这时,他的声音,加深了我的恐惧,他说:“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这个人我跟他不熟,我不知道他遗传了谁的基因,所以我很坚决地对他说出了心里话:“我不认识你。”

我很是欣慰,我的话使男子展示了一片迟疑。他的目光饥渴似地望向了那个女子,他显然是想要获得某种支持。现在的我还没打算与眼前的他相认,所以我又接着说:“你看她也没用,我说过不认识你,就是不认识你。”谁知那个女子对我的话,给予了致命的一击,她指着我斩钉切铁地说:“就是他,他就是孩子的爸爸。”

“孩子的爸爸,我?”女子的话顿时使我迷惑了起来,迷惑是否某个人回来了。我赶紧去看那个女子的脸,然而我只看到一片莫名其妙,这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于是我立刻跳了起来,我指着女子的脸说:“我也不认识你。”

“她认识你就行。”男子重新坚定了他之前的脚步,而我的腿却在开始想对策,它们在寻求撤退的最佳路线。

男子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我还没想好如何逃跑,他便豁出了茁壮的胳膊,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准备与他大打一场,但一看到他一脸的怒气冲杀和强壮的身体,我就知道他能顷刻间扭断我的胳膊,所以我立马放弃到了先前的打算。他像拎只小鸡一样,让我脱离了与地面的联系。他露出一副恨不得吞了我的模样吼叫说:“你弄出了人命,就想跑,门都没有。”

“我没有杀人,”我用吼叫回应了他,“我的父母可以为我作证,他们可以证明我一年都没有出过家门。”

“你看,那不就是你弄出来的人命嘛?”他指着刚才的女子叫我看。

“她不没死嘛,她坐在那红光满面。”我理直气壮地说。

“我说的不是她,是她的肚子。”

“她的肚子关我什么事?”

“那里面躺着你的孩子。”

在他的点拨之下,我开始仔细地去打量那个坐在树荫下的女子。那是一张年轻皎洁的面孔,但它没有显示自己到底用了几个年头,紧接着呈现的是一具苗条的躯体,如果不是躯体的腹部有一块隆起的地方,我想每个男子见了,都要垂涎三尺。可是我不认识她,不晓得她是谁生的,也就更不可能知道她怀了谁的孩子,因此我重复了先前的话:“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她。”

“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有过一个女朋友。”我以为男子会继续强迫我与他们相认,谁知他却揭起了我旧的伤疤。

“你怎么知道?”我吃惊不小。

“你承认就好,”男子说,“我再问你,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怀孕了?”

“谁告诉你的?”这时,我已有些底气不足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我想起了那黯然心伤的过去,那是一年前的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我交往了五年的女友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外,她撑着一把黑雨伞站软绵绵的雨下大声呼喊我,我以为她想我了,所以兴致勃勃地跑出去迎接她。我对她说:“你不用亲自来看我,你打个电话,我自会把自己送上门去看你的。”

“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告诉你,我要与你分手。”

“为什么?”

“我怀孕了。”

“那我就娶你。”

“孩子不是你的。”她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了。一年多来我一直躲在屋内琢磨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那是谁的?可是我始终找不到孩子的父亲。后来,我又去了那个我们用身体肉搏的老房子找她,就是在这个房子里,她躺在我的怀里对我说:“洛州,我爱你。”但一切犹如过眼烟云,我再也回不去从前。我曾经绞尽脑汁地怀念过去,但脑海只是不断重现一句话“孩子不是你的”。此时这话又蹦了出来,我决定让它派上大用场。我大声对男子说:“孩子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是谁的?”男子怒吼说。

“我怎么知道。”我得意地说。我想他肯定无话可说了,谁知他的话又困扰了我,他说:“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我不敢拒绝他,因为他的面目让我胆战心惊,所以我就把那张印有我头像的塑料卡,递到了他伸出的手掌上。他接过我身份证看了一眼说:“你是不是叫陈洛州?”

我说:“是呀。”

“那他是不是你,”他指着我身份证上的头像叫我认。

“是我呀。”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很快,男子的反应让我来不及思考其他,只见他哈哈大笑拍着大腿说:“对了,就是你嘛,走,跟我走。”他把手从我肩上移了下来,然后抓起我的一只手,拖着我向那女子走去了。

“去干嘛?”我心里被一团迷雾笼罩着。

“到了你就知道。”这时男子已牵起了女子的手,他就像牵自己的两个孩子似,一路兴致勃勃地朝我不知道的地方走去。我时不时地转过头去看那个女子,她总是给我送上满面的微笑,笑得我春心荡漾。

就这样,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本想出门散步沐浴一样久违的阳光,回味一下逝去了的岁月,谁知却与一个陌生的男子和一个不知怀了谁的孩子的女子为伍,而且我还被男子强迫做了女子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的爸爸。我们一起手牵着手像那群盲目的孩子一样欢快地前行,我们就这样并排地走着,而且越走越兴奋,男子为找到了我哈哈大笑,女子因肚子里的孩子有了父亲而偷偷欢喜,我却因女子的笑容,不禁喜上心头。不知走了多久,我们闯入了一栋高楼大厦,在它的腹部内,男子把我和女子交给了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妇人。我们笔直坐在妇女的面前,接受她审问犯人似的提问:“你们为什么想结婚。”

“她怀孕了。”我指了指女子的肚子说。

“哦,奉子成亲呀!”中年妇女用眼睛扫描了一下女子鼓鼓的肚皮,接着摇摇头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办事效率真高。”随后她就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张红皮的结婚证书。

然后我就和女子一起手牵手走出高楼大厦,从新回到了阳光里。这次牵手,没有那个男子的份了,我们只顾笑着一遍又一遍地欣赏彼此,而把他抛在了一边。我看着身边的女子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呀?”她只是笑着不答。但她的笑容,把我带回了那段初恋的日子,那时的我总是春风满面笑意昂然,就像现在的我。但突然一个疑问在我脑子里冲了出来,我把头掉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神没有迷离地看向女子而是满眼疑惑地盯着走在我身旁的男子,我对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孩子的父亲?”

“不是你,还有谁呀?”男子笑着说。

“那为什么就不是你?”我说。

“我是她哥哥。”

“我女朋友,以前就总喊我哥哥。”

“我是她亲哥。”男子说着举手欲打我,而我却早已拉起女子的手奔跑了起来,就像奔跑的童年……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18600
  • 20
  • 204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